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此時他被暴打,竟然絲毫不敢還手。

他怕的並不是這些出手之人,而是站在那裡,一直冷眼旁觀的蘇淺淺。

他背叛了外選者,害怕蘇淺淺怪罪下來,他必死無疑。

「直接殺了!」

那些人妄圖宰了歐陽朝風,方回終於出手,將歐陽朝風救了下來。

直到這時,歐陽朝風才放下心來,對著方回說道:「謝了!」

方回卻說道:「你想多了,我並不是要救你,只是覺得親手殺你更好一點。」

畢竟歐陽家族是方回拜託君山氏做得,他自己盡點心意是應該的。

「你!」

歐陽朝風死不瞑目,想不通為什麼方回敢違逆蘇淺淺的意思。

事情發展太快,反轉太多,一群人都傻眼了。

易逍遙見方回救下歐陽朝風,憤怒的情緒還沒有醞釀完成呢,這邊就又給殺了。

損失了一個手下,余怒誠還能笑眯眯的,但是他的臉色,卻有些難看了。

「打狗還要看主人呢,你直接將我的狗給殺了,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余怒誠此時正視方回,不再輕視。

剛剛方回雷霆出手,翻手間救下歐陽朝風,讓余怒誠知道方回的實力不弱。

但是余怒誠也並不擔心,方回實力再強,他不相信會強得過他。

這是北離弟子的底氣和自信。

「哦?你難道不是狗嗎?」

余怒誠終於不笑了,殘忍的說道:「很好,等會你想怎麼死?」

卡巴卡巴,余怒誠脖子扭動間,全身骨骼在響,身上的強橫氣息爆發。

方回淡淡說道:「我想你死!」

轟!

這一句話,徹底引爆余怒誠,他凝聚全身的力量,一時間周身能量躁動不已。

「天地神拳!」

余怒誠早已經是半步問道的境界,拳頭揮動間,天下大片能量傾斜,這些能量匯聚成一個個山川般的拳頭,朝著方回轟擊。

拳之規則,一開始就是狂暴出手!

拳頭沒到,但是上面的濃縮能量,就颳得近處的人皮膚生疼,有絲絲鮮血流出。

看到這一拳,易逍遙臉色大變,王採薇也是俏臉冷了下來,有些不平靜。

太強了,就這一拳,他們兩人絕對接不下來。

倒是林旋風帶著面具,看不出悲喜,他此時站在原地,倒是很平靜。

「你說,這個傢伙能扛得住余怒誠幾拳?」

「我看三拳足以。」

「三拳,你太看的起他了,我覺得兩拳就足夠了。」

「呵呵,一出手就是天地神拳,兩拳可能真的可以。」

旁邊,章碣和曹松很輕鬆,品頭論足,一點都不緊張。

他們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對現在的衝突看的津津有味。

甚至兩人希望余怒誠能在對決中受傷,但是方回現在還不出手,像是嚇傻了一般,他們已經不抱希望了。

咚!

突然,天地間有鼓聲響起,震徹天地。

方回一步踏出,竟是直接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余怒誠的身前。

伸開手掌,擋住了余怒誠的天地神拳。

一切能量皆泯滅,天地平靜。

怎麼可能?

余怒誠吃驚,隨後臉色大變。

方回一隻腳抬起,對著余怒誠就是一腳。

轟!

余怒誠倒飛出去,直接撞斷幾座山峰,非常狼狽。

余怒誠臉色僵硬,胸前凹下去了一塊,血液灑落。

他在咳血,更是在震怒。

余怒誠接受不了,忍受不了。

「你惹怒我了,真的惹怒我了。」

余怒誠不再小覷方回,再次催動規則銘紋,天地能量沸騰,從天上突然衝下來一個巨大的拳頭,貫穿在余怒誠的身上。

他的身上,此時像是穿了一件甲胄一般,金黃奪彩。

更重要的是,余怒誠身上的氣息還在攀升,實力變得更強。

「他還能提升實力?」

易逍遙和王採薇默然,難怪這些人不怕他們聯合在一起,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余怒誠再次出手了,這次他不再大意,全力以赴,左右手同時捏出印訣,其中竟然有聖天術的影子。

余怒誠的雙手邊上,不停有虛空被撕裂,氣息太狂暴了。

這等融入聖天術的攻伐技法,方回從來沒有見過,聖地出來的弟子,果真不一樣。

但是方回不懼,不閃不避,就要和余怒誠硬剛。

他自從軀體重塑,體質解封之後,從來沒有痛快的體質對戰過,這次碰到這麼好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方回甚至主動散掉了身上的規則氣息,要靠純體質力量和余怒誠爭鬥。

方回一拳轟出,如彗星撞擊般,和余怒誠對轟了起來。

轟轟轟轟轟!

兩人旗鼓相當,戰鬥非常激烈。

「怎麼可能,余怒誠解封自己的全部實力,竟然還不能打敗他,戰況這麼焦灼?」

「這個傢伙怎麼會這麼強?」

方回和余怒誠交手的地方,處處炸響,更是有許多銘紋烙印散逸出去,調動周圍的能量,狂暴無比。

這戰鬥的威勢,太驚人,太狂暴,許多人都沒有見過這種陣仗,當屬巔峰一戰。

許久之後,兩人分開。

余怒誠氣喘噓噓,方回卻和之前狀態沒有什麼區別,高下立分。 方回的雙拳之上,鮮血一片片,血液滴落下來,浸入地面。

「他受傷了。」章碣鬆了一口氣。

方回能和余怒誠對戰到這個地步,很不可思議。

如果方回真能殺了余怒誠,就意味著也能殺他章碣和曹松。

這卻不是兩人希望看到的。

「不,這血不是他的,是余怒誠的。」曹松語氣沉重。

余怒誠的雙拳,此時血肉模糊,有些地方甚至可見白骨。

他的雙手在不停的顫抖,已經不能握緊。

余怒誠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怎麼可能,他怎麼能這麼強?」

方回神色中帶著揶揄,也帶著蔑視,說道:「你不是要我死嗎,繼續來啊。」

方回主動沖了上去,帶著一種捨我其誰的鋒芒。

此時平淡無奇的拳頭,卻讓余怒誠恐懼。

轟!

方回一拳打在余怒誠身上,震斷他的幾根肋骨,再一腳下去,余怒誠整隻胳膊都被踢斷,

余怒誠不敢和方回爭鋒了,在不停的逃竄。

他對著曹松和章碣怒吼道:「再不來幫忙,你們也活不了。」

章碣和曹松沒有猶豫,立刻出手了。

余怒誠的話很有道理,此時不聯手,過會可能真的要遭殃。

「月光封印!」

曹松對著方回捏動印訣,竟然也是武道和聖天術結合的技法。

虛空之中,投射下一道月影,籠罩在方回的身上。

這道月影凝練,沒有殺傷力,卻具有無與倫比的封印力量。

方回只覺得周身的能量被完全鎖死,規則調動不起來了。

「月光倒掛!」

曹鬆緊接著又捏出一道印訣,第二道月光照射下來,和第一道月光重合,頓時方回可以感受到詭異的能量在他的體內亂竄。

噗噗噗噗!

方回的身體各處,都出現傷口,鮮血直流。

同一時間,從章碣的手中射出一道道蔓藤,蔓藤上有猙獰巨刺,末尾處更是連接著一把彎刀。

噗嗤!

彎刀直接卡在方回的肩膀之上,深可見骨,同時無數蔓藤纏繞上去,死死的切割。

兩人配合,非常默契,短時間內直接限制住了方回的大部分力量。

但下一刻,兩人同時變色,齊齊後退。

啪啪啪!

鼓掌的聲音從方回的身後站出,另一個方回出現了。

「你們這麼棒的嗎,配合的這麼默契!」

曹松和章碣震驚,撤掉自己的力量,發現他們攻擊的一直都是余怒誠。

此時余怒誠已經死亡,他的眼睛死死瞪著曹松和章碣,死不瞑目。

「余怒誠會理解我們的。上!」

曹松和章碣一起出手,再次攻擊了上來。

三人大戰在了一起,氣息波動更加可怕,周圍的山峰倒塌,一塊石碑崩碎。

「怎麼會這樣?」

曹松和章碣不可思議,什麼情況,兩人聯手,反倒不能傷到方回絲毫了。

方回有些失望,曹松和章碣兩人都不是特殊體質者,打著不盡興。

「你們兩人如果只有這點實力,那可以說拜拜了!」

曹松的心底處,突然有一種大恐懼感出現,他想都沒想毫不猶豫對著方回大喊:「月讀!」

月光規則的究極技法,曹松的絕招,壓箱底的底牌,就這樣放出來了。

但是一步踏出,月讀丟失目標,打在了一個小弟身上。

那個小弟立刻生機全無,死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