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是……”大熊守衛搓了搓熊掌,似乎很是爲難。

野狼王不明所以,還在那裏威脅道:“你的族長是黑熊王吧,當初我可以咬過它的,你再敢攔路,小心我吃了你。”

“還有你,你的族長是白蛇王吧,白蛇王當初可是被我打得蛻掉好幾層皮才緩過來,你莫非也想要蛻皮不成。”

白蛇守衛吐了吐蛇信子,結果被野狼王用眼睛一瞪,瞬間便將蛇信子吞了回去。


源塵有些二和尚摸不到頭,怎麼源塵就是反駁了一句,這野狼王卻要跟對方開戰的架勢。

現在源塵終於明白了爲何野狼王會有那麼多敵人了,這張嘴一開口就會將大妖得罪死,專業揭老底。

然後呢,源塵便非常糊塗的進了臥龍城鎮。

臥龍城鎮,非常大。

僅僅從看守臥龍城鎮需要兩股勢力的生靈便可見一斑。

不過在這裏,源塵就沒有見過憂靈客棧了,這倒是一件好事情。


鬼知道魔界情報網到底爲何推廣的這麼遠,似乎無論是溯源大陸的哪個角落,都有着憂靈客棧的勢力。

憂靈客棧就像是幽靈一樣,遊走在整個溯源大陸。

其實這一點倒是沒什麼例外,畢竟這一代的魔主野心很大,似乎有着吞噬世界的實力,但是卻有沒有付諸行動。

源塵可以肯定,用不了多久,魔主就會忍耐不住而行動起來。

“我去,怎麼會有這間客棧?!”源塵見到一個客棧後,徹底懵逼了,這客棧的名字難不成是撞衫了?

“落塵客棧!?”

落塵客棧源塵雖然不曾進去過,但是卻也去排過隊。

其實落塵客棧還是很不錯的,美譽遠揚。

但是給源塵的第一印象卻不好,究其原因還是那個聖域。

那個叫楠楠的小女孩可是將他坑的不淺,雖然那都是幻想,但是還是讓源塵打心底裏覺得這家店有些陰森恐怖。

所以源塵下意識不願意進去,可是都已經到了門口,而且在門口的時候他還見到了老熟人。

“陳浩洲?”源塵揉了揉眼睛,他發現自己沒有認錯,一年不見,陳浩洲已經更加成熟了。

陳浩洲這人在重生前一直跟着他,是一個老好人,但是源塵懷疑對方接近自己的原因就是想用聖域控制他。

更讓源塵牙疼的是,對方想要控制的竟然誅仙劍的持有者,聽楠楠那個兩歲小女孩說的,誅仙劍的持有者似乎是大惡魔,需要以聖域鎮壓。

但是怎麼可能呢,幸好現在源塵不是誅仙劍主了,不需要擔心對方對付自己。

他不再躲藏,開始大步走進去。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落塵客棧中一定有貓膩。

至少他斬殺的那幾個怪物一定是不是人類。

只可惜當時逃跑的太匆忙,無法確認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源塵忍不住想要找陳浩洲的麻煩,畢竟對方可是坑了自己兩世,若不是這一世源塵實力飛速的提升,恐怕還會慘遭對方的毒手。

他進門的時候不小心被門檻絆了一下,然後直接將陳浩洲拱了出去。

然後陳浩洲手中的酒便飛了出去,在空中打了個轉,然後就撞在了地上。

咔擦!

破碎聲隨之響起,陳浩洲卻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是低着頭轉身離開。

源塵眉頭一皺,這傢伙怎麼會變得這麼老實。

難道是楠楠出事了?

源塵擋住陳浩洲,有些惱怒道:“將我衣服都弄髒了,你不道歉嗎?”

“對不起。”陳浩洲說了聲,然後轉身就上了樓。

源塵腦袋裏全是問號,這傢伙是怎麼了?怎麼成了綿羊了?

其實在源塵腦海中,陳浩洲都是一個老奸巨猾、滿嘴胡話的大騙子,但是現在看到對方這副模樣,還真是令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突然相見,對方性格確實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確實讓源塵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可思議。

他並不知道,因爲他的改變,到底改變了多少事情。

陳浩洲如果協助楠楠用聖域掌控了誅仙劍主,楠楠也不會那麼迅速的返回家族,自然也不會撞上那件事情。

陳浩洲也就不會出現在這裏。

其實聖域門對誅仙劍主有着一種視死如歸的執著。

可以說如果想要知道誅仙劍的下落,找聖域門是絕對不會出錯的。

不過現在的源塵不在執着於尋找誅仙劍,畢竟那玩意現在可是個危險品,他可不想被擁有劍柄的人掌控。

至少現在可以肯定的是,誅仙劍劍柄一定在某人手中,甚至連誅仙劍的劍靈都可能在搞鬼。

失去了誅仙劍,現在源塵反而能夠變得更強。

太過依賴於外物,到最後被掌控也只能是順其自然。

目送陳浩洲離開,源塵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時候野狼王走了過來,笑道:“龍神大人,房間我已經辦好了,你還需要吃點什麼嗎?”

源塵給野狼王使了個眼色,野狼王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源塵搖頭道:“不需要。”

在上樓的時候,源塵就發現有很多目光有意無意的鎖定了他,不過源塵倒是不懼,想害他殺了便是。

這裏又不是人間界,自然也沒那麼多的規則。

進了房間前源塵還在疑惑這麼多狼難道都擠在一個房間中?

但是等源塵打開門後,徹底被震驚到了,這是……

一天後。

源塵舒舒服服的躺在嫩草間不願意動彈,這種與泥土直接接觸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土靈力在源塵周身遊走,調節着靈力與妖力的關係。

在土靈力的調解下,源塵也發現了一個讓他咂舌的現象,他竟然感覺妖力也是一種靈力。

是傳說中的混沌力。

只是混沌力需要提煉。

自從發現了這一現象後,源塵簡直樂開了花,開始了自己的瘋狂掠奪以及轉化。

源塵吸收的多,自然排出體外的也多。

不過妖力經過他身體後,就只剩下雜質,根本無法被大妖利用。

不過這個房間祕境中,妖力還是很充裕的,足夠源塵揮霍了。

“族長,我……”給源塵送食物的野狼小跑了回來,他心裏複雜,不知道該不該說。

“怎麼了?難不成是龍神大人出事了?”原本還在曬太陽的野狼王騰地一下便站了起來。

“不是啊族長,我想說的是……”突然這隻野狼小聲在野狼王耳邊輕語,接着野狼王的臉色便精彩起來,似乎有着不敢置信。

說實在的,能在一頭狼的臉上看出不敢置信也是一種能力。

“你說的當真?”野狼王兀自不敢置信的再問了一遍。

“千真萬確。”這隻野狼再次確定了一下,因爲他站在這裏已經嗅到了不一般的氣息。

狼的嗅覺絕對的靈敏,野狼王的嗅覺自己也不一般,他突然乾嘔了一下,差點將剛剛吃下的飯吐出來。

屏蔽掉自己的嗅覺,野狼王冒着乾嘔的風險衝了過去。

此時,源塵還在發現混沌力的喜悅之中,根本沒有發現周圍的草啊花啊什麼的都已經死光了。

甚至他都沒有發現周圍已經出現了濃郁的土黃色氣體。

這些土黃色氣體所過之地,萬物都會死亡,野狼王看到這樣的氣體都差點吐了。

“龍……神大人。”野狼王一張嘴,那種無法自已的氣體便衝入了他的嘴中,嗆得他差點翻白眼。

按理說聖靈境強者不可能會被這種東西近身,但是可惜了,這都是習慣惹的禍。


無論是野狼王還是其他什麼生存在妖神界的生靈,都已經習慣了吸收妖力。

而這土黃色氣體其實就是妖力過多的具現化,這樣說也不準確,應該說是失去混沌力的妖氣的具現化。

本來妖力是分散的,不會像這樣的高濃度聚集,但是源塵的吸收妖力速度太恐怖,他吸收妖力吸收的太狂猛,體內妖力轉化能力也很非凡。

說來也奇怪,源塵自從擁有了龍珠後,便有了這樣的轉化能力。

其實在先前也一直是九彩龍珠在中和妖力與靈力的關係。

在源塵面前,很多巧合湊在一起便會出現令人瞠目結舌的畫面。

這個畫面,真是辣眼睛啊。

“怎麼了?小野。”

這個時候,源塵也睜開了眼睛,從回味無窮中回過神來。


不管以後會遇到什麼,至少現在他已經可以說是不虛此行了。

只是前路還是有很多好東西,他可不會就此回頭。

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也是被震驚到了,他捂着鼻子大叫道:“野狼王,這是誰放的屁,好臭啊。”

源塵雙眼一翻,昏了過去。

這味太濃,他實在是受不了。

野狼王見此一幕,呆立在原地半晌沒動。 野狼王可是看到土黃色氣體都是從源塵身體內涌出來的。

沒想到源塵自己也受不了。

野狼王揹着源塵來到這片小祕境的一處小溪旁,然後直接將源塵放了進去。

效果立竿見影,源塵周身的土黃色氣體全部融入水中,很快小溪變成了土黃色。

其實這樣的房間小祕境有很多,他們彼此隔絕,但是又相互連通。

小祕境與外界空氣是相連通,很快土黃色氣體便消失在源塵所在的小祕境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