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惜錢財會使人迷惑了心智,有些貪官拿着國家的發展基金挪成私款,以下犯上,還壓榨百姓利益從中獲得油水。

這個貪官叫錢多利,他見到凌葉似乎在說天天不是,於是以爲眼前的小夥子怕他頓時心裏底氣十足,又在次說道:“還不放開我,我乃朝廷命官,凌葉帝君親點的人,要是我傷了分毫,小心滅了你們九族。”說到帝君他還十分神氣的雙手朝上抱了抱拳,以表示對帝君的尊敬。

天天放開了錢多利的衣裳,不過眼中的神色倒是有些怪異。

“張老伯,我念你年事已高,又在這裏收留了那麼多孩子,看起來象個好人,現在怎麼家裏鬧出了這些叛逆之人啊?”錢利多一副仗勢欺人的樣子,手指着凌葉和天天,不過當他看到房屋中的女人時,眼睛硬是一瞪,看的眼珠子都突了出來。

“乖乖,多美的幾個人兒,我以前怎麼就沒碰到如此絕美的美人呢?”錢利多臉上露出**的笑容,就差流口水了。

………… “哼!大膽,本宮是你看的麼?還不跪下!”瑩瑩雙手向腰那麼一插,老氣橫秋的喝道。

錢利多明顯是被嚇到了,身體一縮,“奴才該死,奴才該死,姑奶奶饒命啊!”他慌忙跪了下去,低頭就跪拜,身體哆嗦的,在這官場混久了,錢利多在一些重要場合都忍不住多看人兩眼,可醒悟過來卻發現看的人是他不該看的,如果不是他二哥在都城比較有勢力,他早死不知道多少回了,如今聽到瑩瑩的嬌喝聲,更是自然反應的求饒。

“哈哈!”看到錢利多那好笑的樣子,凌葉都忍俊不禁了,肚子笑的有些疼。

凌紫嫣開心的坐在牀頭拍着手,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還一邊笑道:“打壞蛋,凌葉哥哥打壞蛋……”

不過張老伯的臉上卻怎麼也笑不起來,神色十分爲難,眼前這人可是平民區一代的惡霸啊,聽說是上頭派來開發東區一代的經濟發展官員,可是錢利多卻坑害百姓,不但經濟沒發展起來,還說要多交錢來開發地區。

葉城因爲建造時間十分急促,所以有些地方完工的比較馬虎,象這塊地方本來就是葉城前身“野火城”一切居住貧民區的地方!

看來葉城雖然稱爲史上建造最快的大城市,但建造過快也隱患多多啊,還需要不斷的完善每一部分,需要開發。

錢利多可是這裏的惡霸,普通老百姓沒人敢招惹他,收錢就收錢把,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他,以後就別想過好日子了。

“咦?不對啊?我爲什麼要怕你們?”錢利多撓着腦袋,疑惑的看了看眼前這些笑話對自己的人,突然他發現自己幹嘛要跪下?

“看來最近是被嚇怕了,錢利多啊,錢利多瞧你那點出息,不就貪污了點公款去賭博麼?成天提心吊膽的,還被這幾個小人物給嚇到了?可真丟人、”錢利多心裏暗想着,突然他猛的站起了身子,頭擡的老高了,眼睛一瞪,大喝道:“大膽刁蠻,竟敢恐嚇本官,你門可知道這是死罪?”

不過看到屋子裏幾個絕美的人兒,他臉上少有的凌厲神情又變成了奉承的樣子,“嘿嘿,不過這幾位姑娘我倒是可以放過,你們趟若願意嫁……”

“啊~,不,不大人饒命啊,饒命……”他話還沒說完,凌葉身形就如鬼魅般來到了他身前,錢利多根本沒反應過來,已經被一個重物踢種了肚子,胃一下被踢中難受的很,腿一軟就滾~到了地面。

凌葉拍了拍手,指着跪在地上求饒的錢利多,冷冷的哼了幾句,“你個狗官,貪污公款,坑害百姓,想當土皇帝是把?這裏就是葉城,雖然葉城很大,分了很多縣區,但天大地大也不容你這種狗官。”

“啊~”錢利多顫抖一聲,突然被罵的狗血淋頭,他心裏有些噓噓的,或許他今天是撞到鐵板上了,如果真碰到什麼達官貴人,那他的官場生涯不但完了,可能命也丟了。

他後悔啊,不過隨即他看了看四周,心裏暗想:“不對啊,這裏是貧民區,那些有權勢的公子哥那會來這裏?看來是我多想了,不過此人可能是個修煉者,哼哼,不過我被抓出來的時候已經派人通知我二哥了,等二哥來了,你們都要死……”

錢利多心裏陰笑着,可是明面上卻老實殷勤的很,現在還是要買乖的。

“是,是是,我是狗官,我該死……”錢利多練練饒命說道。

“哼,殺了你不解恨……”瑩瑩怒罵道。

這時房間內傳來一個清脆的童音:“給我掌嘴!”

衆人紛紛看向正躺在牀上滿臉可愛怒容的紫嫣,生在帝王之家,紫嫣自然非常熟悉這句話了,“掌嘴嘛!”

“呵呵!對就是要要掌嘴!”落欣也附和道。

“沒聽見剛纔說的話?快點掌嘴,否則……”凌葉的聲音有些冷,嚇的錢利多頭都不敢擡起來了,滿臉腐肉的臉都流着豆大汗珠,顯然是在掙扎什麼。

天天也來湊熱鬧了,手中拿着一把鋒利匕首在手中比了比,喃喃說道:“還是夠鋒利了,五階魔獸的皮毛都能切開,不過好久沒喝人血了,兵器會不會變鈍啊?”

天天說着,還故意將眼神看向錢利多那臃腫的身材,不鹹不淡的加了句:“這人血真多……”

錢利多聽到這句話,差點沒當場昏倒,連忙道:“刁……不,這位大爺……兵器哪有喝人血的啊,喝人血那纔會變鈍呢!”

“奧?”天天疑問,眼珠子轉了轉,又微笑道:“那咱們就試試,看看這匕首喝了人血會不會變鈍呢?”天天滿臉笑意的拿着匕首緩步走向錢利多,這可把他給嚇壞了。

“哎,哎別……我是騙人的,武器和了人血不會變鈍,您可千萬別信……”錢利多滿臉驚恐,看來是睡安穩覺睡多了,變得膽小怕事了很多。

“哎呀,你們這是幹什麼啊?這鬧下去咱們都得死的……莉莉小姐你帶他們和孩子們快點走,不然官府的人抓到你們,誰都走不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張老伯終於開口說話了,語氣非常重,顯然是非常着急了,張老伯也非常恨這個錢利多的貪官,最近還搜刮了不少居民的錢財,其中就包括他的,要不是莉莉小姐的朋友身上有些錢,這伙食費都成問題了。

可是這錢利多勢力很大,他的二哥是朝廷裏的大臣,掌握着這裏的治安,東區二十幾萬人口都在他的管理範圍,有了這樣的二哥誰敢得罪這錢利多呢?

長老伯這也是有苦難言啊。

莉莉這時急忙扶住了身體不倒的張老伯,她道:“張老伯您彆着急啊,沒事的,那些官府的人奈何不了我的這位哥哥!”

“這小夥子啊?”張老伯指着凌葉左看看,右看看,老頑固的搖了搖頭:“他啊,我看不行,你們還是感覺跑把……要知道這個錢利多的二哥可是掌握東區所有兵權的王東,他可是朝廷的二等官員,哎,你惹不起的呀……”

老人家搖了搖頭,勸凌葉趕快離開。

錢利多此刻心裏倒是得意了,得瑟的暗道:“哼,現在後悔已經晚了,等我二哥帶部隊來,你們統統都走不了,

到時候房屋內的三個美人兒分我大哥兩個,我也能得到一個啊,乖乖那個都是傾國傾城的佳人。”


張老伯話還沒說完呢,房屋外面就傳來了“噠噠”整齊劃一的腳步聲。

凌葉眉頭皺了皺,“軍隊?”

而久經官場的錢利多自然也知道這是軍隊到來的聲音,他聽到這個聲音似乎被踢中的肚子也不疼了,像個沒事人一般立馬站直了腰桿,指着房間內的衆人:“哈哈,我二哥帶軍隊來了,你們的末日到了知道麼?”

不過場中除了張老伯,其他人倒是鎮定自若,絲毫沒有害怕的跡象,不懂事只有五歲的凌紫嫣躺在穿上還喊着“大壞蛋的口號”,但凌葉這些人明顯是懂事的成人,怎麼碰到這種場面還如此鎮定呢?

“咦?你們還真不怕死啊?”錢利多說起話來吐沫橫飛,剛纔那副求饒的模樣完全沒有了,這時候房間外進來一個一個身材着盔甲,身材一米八的魁梧大漢,眼神十分銳利,一看就象是個久經沙場的軍人。

張老伯到時急了,嘆了口氣:“哎,才叫你門離開又不走,非要等現在官兵來了,走了不了把,我一把老骨頭了死了就一了百了把,可這裏那麼多孩子都會遭殃的啊!”說着老人家就差點到過去,還好莉莉扶住了他。

錢利多看到眼前的場景更是得意了,看到自己二哥表情嚴肅,已經走進了房間,他微笑說道:

“哈哈,二哥您來了啊,這裏就是抓走我的叛……啊,二哥您怎麼跪下了啊……”錢利多驚訝的看見自己的二哥“王東”直直跪了下去,全名也叫錢王東,但因爲不大喜歡這名字,王東就喜歡讓人這麼叫他。

“王東跪見帝君!”話語中鏗鏘有力,看起來像個漢子,不與錢利多那等的貪生怕死之輩相同。

“什麼?帝君?他是帝君?”聽到二哥參拜的聲音,頓時他腦海就如被**炸開了鍋一般,腦海一陣雷聲,確實這個消息就如晴天霹靂一般嚇到了錢多利,“帝君?”

錢多利意識還是清醒的,他糊塗的搖了搖腦袋,“眼前的人不可能是帝君,帝君那可是堂堂天子,怎麼會來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這不可能,不可能”錢利多還是不相信,可是自己二哥那冰冷的聲音已經響起:“給我把他帶走。”旋即幾名侍衛快速衝入了房間。

“是。”錢利多直接被幾名侍衛拖走,滿臉還不解的神情。

“帝君是屬下失職,我三弟冒犯了您我會將他打入地牢,就請帝君定罪。”王東是個軍人,他說話眼直心快也不知道彎彎繞繞的。

凌葉沉思的摸了摸下吧,最終說出了一個字:“斬。”

王東聽到這個字的時候身體還是顫抖了下,可是他三弟確實該殺了,如果不是娘護着他,讓王東不處置他,他早就將自己這個三弟給壓入牢房了,貪污公款本來就是死罪,可惜王東給過他悔改的機會,如今確實沒機會回頭了。

“是。”王東領命離開,但走路的步伐卻有些沉重,這不是凌葉狠心了,是這錢利多該死,冒犯他到時無所謂,但這貪污公款,讓百姓受苦的事情他是絕不容忍的。

“哎,利多啊,要怪就怪你不聽我的話,太貪心了,如今的下場也是你自找的。”王東走到站在外面的錢利多身前,拍了拍他肩膀話語中有些深重。

“不,二哥到底是怎麼回事,裏面的那個年輕人是誰?不,他肯定不是帝君,帝君怎麼會在這裏呢?……”錢利多抹了抹額頭的汗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茫然無知的被士兵帶走……等待他的也就是死亡了。

………… 在房屋內,張老伯一時都沒反應過來,他親眼看見東區管理二十幾萬人口的王東大人都跪在了這個年輕人身前,難道他真是咱“葉之國”的帝君,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張老伯活了這麼些年,可遇到這種事情還是十分緊張的。

莉莉攙扶着張老伯,她介紹道:“我的堂哥 就是咱帝國的帝君,不過張老伯您不用緊張,我們這次只是來看大家的,說起來好要謝謝您呢!”

張老伯聽到這話眼冒金光的看了看凌葉,心裏嘀咕着:“這凌葉帝君看起來和個普通人差不多啊,人隨和!是個好帝王!”

“草民張鐵魁跪見帝君。”說着張老伯就雙膝曲地,要跪下來。

但張老伯卻發現自己的腿怎麼也彎不下去,而是被一股無形的空間之力給拖了起來,張老伯自然不知道這是空間魔法了,只是覺得十分神奇。

“呵呵,張老伯不用下禮,咱們葉之國是一個平等的國家,百姓和帝君都只是一個稱呼,大家都平等……”凌葉雙手攙扶住張老伯,老伯久久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

“哎,可惜要改變現在的社會現象恐怕很難,要做到絕對的民主幾乎不可能……”凌葉嘆了口氣,擺擺手:“算了這些事情需要一步步的來,艾爾南大陸的權貴主義太強,根駐紮的太深,一時間根本不可能拔除。”

落欣和瑩瑩則是坐在牀邊和紫嫣玩了起來,妹妹“紫嫣”本來今天見到自己的哥哥就很開心,如今有人陪她玩了,總是會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但笑聲中總是夾在這虛弱的咳嗽聲。

“看來妹妹的病情已經開始惡化了,必須去配哪幾項藥材也行,但這種藥材的煉製也非常之難,就算找到了“頭蛟”這個最重要的藥引子,但能不能成功煉製成藥還十分困難。”

凌葉憂心忡忡的看着正樂呵呵的妹妹,心裏默默發誓:“哥哥一定不會讓你在受苦了,”

“張老伯就是收留我們在四合院住宿的好心人,這裏總共有四戶人家,居住的都是貧民普通人。”莉莉簡單的將張老伯幫助他們的事情告訴了凌葉。

凌葉點點頭,不過房間外面的院子裏似乎很多未經世事的小孩在玩耍,他看着外面說道:“四戶人家就生了那麼多孩子啊,挺熱鬧的哈。”

莉莉看了看張老伯,無奈的說道:“這些孩子啊都是老伯這個人收留的,都是流浪街頭的孩子,老伯爲了能多養活這些孩子總是早出晚歸,非常辛苦的買幾個小菜,可還是經常吃不飽飯,周圍鄰居都說他是一個老頑固,怎麼勸他都不願意放棄這些孩子,自己吃不飽也要給這些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吃飽。”

“張老伯不是老頑固,是個好人啊……”凌葉心靈有些顫述,就這樣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伯,還負責了七八位孩子的起居,重要的是這些孩子都是被遺棄的孤兒,與他並沒有任何關係,真是個了不起的老伯!

凌葉內心的感動,也對張老伯尊敬了許多,這樣的人不值得尊敬還有誰值得尊敬呢?

“張老伯真是了不起啊,一個老人家能照顧的了那麼多孩子!”凌葉豎起大拇指,朝着張老伯說道。

“呵呵,帝君說笑了,我老人家孤寡無依,有這些孩子作伴也不虛晚年啊……”張老伯撓了撓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接受凌葉的誇獎,可隨後老伯的神色卻黯淡了許多。


“可惜啊,我人已經老了,以後就不能照顧到那麼多孩子了……”話語中有些傷感的味道。

莉莉衝張老伯一笑道:“老伯這還不簡單麼,叫堂哥把這些孩子交到大戶人家收養,孩子們肯定能過上好的生活!”

“是啊,您瞧我這個老糊塗,帝君這件事情只有您可以幫助我了。”張老伯拍了拍夾着着白髮的頭,眼神有些期待的看這凌葉。

凌葉微笑道:“呵呵,老伯不必客氣,您替我照顧妹妹“凌紫嫣”我還沒感謝呢,這點小事情何足掛齒啊!”

張老伯點了點頭,有了凌葉給的這承若,這個年過花甲的老者最後的心願也就完成了。

“不過老伯,我到是有一個幫助流浪兒童的很好提議。” 剛纔凌葉腦海一道念頭閃過,他開口說道。

“奧?什麼提議?” 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凌葉身上,特別是張老伯,那已經有些遠視眼的眼睛彷彿都亮堂了許多,光芒閃爍、

“我們可以在葉之城辦一家專門收留流浪兒童的學院,在配備普通學校一樣的教師,一樣的教學環境,我相信這些流浪兒童會比普通孩子更努力學習知識,長大以後還能爲國家做出貢獻,最重要的就是不至於讓這些孩子落泊街頭,活活餓死。”

“這個好,這個好啊,如果這樣的學校真的能辦成,那麼葉城就不會再有流浪兒童餓死街頭了。”張老伯最先反應過來,他其實在早年間就有辦免費學校專門收留流浪兒童的想法,可惜現實殘酷,他根本沒有太多的資金籌備,就算開起了,也不可能長期免費供人讀書。

而莉莉,落欣,瑩瑩聽了都鼓掌,天天也是一個勁的拍着手,看着大家都拍手,我們可愛的小紫嫣也揮着小手:“好好好!哥哥說的好!”

如果說別人提出這個建議張老伯肯定會嗤之以鼻,因爲辦那種學校龐大的開銷就不是普通人能承受起的,就算是大戶人家也很難維持資金,但現在眼前這位開口說話的可是泱泱大國葉之國的帝君“凌葉”!說話自然分量很重。

“那麼好,這件事情就這樣辦下去把,回去的時候我就會通知宋明朝籌備資金,這個學院校長就由張老伯來擔任!”

凌葉親描淡寫的說道,可是後面的話語卻讓張老伯十分震驚,“什麼,要我當學院的院長?這不是做夢把?”張鐵魁心裏暗暗心驚,他急忙道:“這萬萬不可啊,我張鐵魁沒什麼本事,活了大半年就會買菜營生,那乾的了大事情啊~”


凌葉搖了搖頭,他走到張老伯身前,拍了拍他肩膀,“張老伯你肯定能行,幹買菜營生怎麼了?至少你比那些坐擁千億資產的富翁更強,他門只知道賺錢,卻不知道賺錢的意義,而你知道,這收留流浪兒童的學院院子非你莫屬了!”

張老伯聽了這番話,心裏都是暖滋滋的,以前他幹這些事情都被人說是腦子有問題,還說他木魚腦袋,可現在有一個認同自己的人了,而且是個大人物,葉之國的帝君!

他雙手有些顫抖,“我,我真的比那些千萬資產的富翁強?我張鐵魁真的有那能耐!”

凌葉目光堅毅的看着張老伯,他道:“你行,你比他們有能耐!相信自己!”

此刻張老伯面部表情十分奇怪,一時喜一時卻又古怪,看來是太激動的原因了!突然張老伯衝出了房間,在院子裏喊道:“哈哈,我張鐵魁不是神經病,我以後就是院長了,院子了!”

年過六旬的老伯,聽到這個消息也沉不住氣在院子裏吶喊發泄,可以想象張老伯這些年來受到的壓抑,瑩瑩已經走到了凌葉身邊,她微笑說道:“我也想去兒童收留院工作……”

“我也是……”落欣也急忙舉手。

而莉莉也要湊熱鬧,她道:“堂哥我也要去當老師!”

凌葉看着三女期待的目光,他道:“去可以,但我希望你門不是三分鐘熱度,人家張老伯收留孩子一幫就是幾十年,我不要求你們做到這點,但至少我需要你門不放棄不拋棄!”

三女看着凌葉嚴肅的神情,她們也一意識到這不是件玩的事情,而是工作真正的工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