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見蘇羽冷冷一笑,在其即將要咬碎那幾顆假牙的瞬間,一把抓住了起下巴,單手迅若閃電的深入,竟是將那幾顆藏毒的假牙徹底的拔了個乾淨!

「呵呵,想死?沒那麼容易,說不出你的僱主是誰,你沒有資格去死。」繼續冷冷的笑著,將那幾個假牙輕輕地從掌中滑落,蘇羽雙眼如寒冰一眼的看著那七花忍者。

「實驗證明,咬舌是不會自盡的,所以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

見自己還沒實施的尋死方式已然被對方所彩頭,這七花忍者徹底的放棄了抵抗!連死都無法做主的恐懼,徹底的佔據了他的心頭。

「我說……是羅子明讓我們來殺你的……他說你羞辱了他,讓你死……」

「呵呵,騾子明?我不認識這號人,不過我很好奇,在華夏京城這種地方,你們伊賀流的七花忍者,是怎麼進來,並且又是怎麼和這些官宦家族接觸到的呢?」

「這是你搞錯了,我不是什麼七花忍者,也不是什麼伊賀流,我只是東北那疙瘩的,去年才來的京城。」心中明顯震驚蘇羽再次提及他的真實身份,但那七花忍者面上並沒不承認。

「呵呵,裝,你繼續裝,你再怎麼裝,你所謂的天照大神也不會保佑你哪怕半點!在倭國老子都殺過忍者,在華夏,更不用說了!算了,你不說的話,我也沒心思問,反正你所謂的天照會的分部,我已經清楚了,留著你也沒什麼用了!去死吧!」說著,蘇羽抬起一掌便向那七花忍者的腦袋拍去。

「什麼!這不可能!你這個外鄉人怎麼可能知道天照會!這絕對不可能!」生死之際,那七花忍者不可置信地震驚道。

而這句話,被正在與人纏鬥的趙子楓,聽了個清清楚楚。天照會,是一個存在於閩南粵東等南方地區,由倭人建立的一個很隱秘的組織,陳錚他們圍剿過很多次都未曾將其斷絕。但趙子楓沒有想到,這倭人的天照會,居然滲透到了京城來,而且還和羅康有關聯!

能為了羅康的兒子而賣命,顯然背地裡有著不可見人的貓膩!而能夠聯繫上羅康,必然能夠練習上其他人,這,絕對是非常嚴峻的問題!

然而在這震驚之下,趙子楓卻是一時疏忽,被那六花忍者一掌轟在胸口,而後借著他的助力,那六花忍者飛速地向著身後樹林遁逃了出去。

「哎,子楓,你學藝不精啊,怎麼能讓他跑了呢?」看著那逃遁而去的六花忍者,蘇羽刺激了下趙子楓的同時,隨手一甩,一記無影鏢嗖的一聲向著那忍者破空追去,不偏不倚地正中起後頸,割破動脈,直接取了其性命。

「我艹!你也太厲害了吧!就不知道給哥們點面子啊……」尷尬的看著那具屍體,趙子楓無語地說道。

「好了,咱們兄弟之間要屁的面子,不過你這修為的確是該幫幫你了。天照會的事情,你怎麼看?」

「凡事有白就又黑,京城自然也是有著幫派勢力的,但這些幫派勢力並沒有這麼明目張胆,而且也都是華夏人。現在居然有倭人滲透到了帝都,並且和羅康勾搭在了一起,這事情就鬧大了!說不定,牽扯到了涉密和間諜,必須要嚴肅對待了!」身為兵王,同時又身為京城大家族的人,趙子楓的覺悟是非常高的,所以瞬間就想到了關鍵之處。

「泄密這種事兒,我一個平民無從插手,不過搞掉他幾個分部,哥們還是能行的,今晚召集人手,哥們幫你一把。至於大事兒上,你自己拿捏吧,人交給你,拿回去審問吧。」將那苦逼的七花忍者穴道迅速封住,蘇羽笑著說道。

「這一次,說不得得X大隊出動了,涉及間諜泄密的事件,由他們來處置的話會比較好一些。」心中似乎預見到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京城裡將會掀起一場很大的風暴,趙子楓喃喃地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你隸屬於特戰部隊,倒是也有資格參加這次戰鬥,就看到時候你的上級會不會徵召你了。」趙子楓說道。

「徵召不徵召,這個我說了不算,不過晚上這事兒我肯定是要參加的。至於善後,我想你有的是辦法。」雖然蘇羽隸屬於X大隊,但除了隊員知道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就連趙子楓,蘇羽也同樣沒有告訴。

因為X大隊本就是安全戰線上的,和一半的軍隊編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關於身份,有著很強的保密措施和規定。現在知道蘇羽在X戰隊的,也就只有蘇默茹一人了。

「嗯! 寵婚:愛妻至上 這事兒關係重大,我就不陪你逛街了,你自己先回酒店吧。」茲事體大,趙子楓自然無暇顧及蘇羽,第一時間便帶著那個被點穴了的七花忍者上了車,迅速離去。

雖然蘇羽早已經通過神識了解到了這傢伙腦海中的所有東西,不過凡事還是得低調一些的,所以蘇羽是不會告訴趙子楓他知道的線索,留給他自己去審問犯人吧。不過做些手腳,讓那七花忍者有什麼說什麼,蘇羽還是完全能夠辦到的。

看著趙子楓面色凝重的離去,蘇羽微微一笑,轉身看了看九具倒在地下的屍體,神識一掃,化屍水便出現在手中,將這些屍體處理乾淨之後,悠哉悠哉地離開了公園,隨手打了個車,便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預感到不是晚上就是明天必然會有一場大的清繳行動,蘇羽掏出手機,與陳錚聯繫上,告知了陳錚他在京城的事兒。不過沒有多聊,便掛斷了電話。

循著從七花忍者腦海中獲得的訊息,蘇羽從住處折返之後,便易容搞了一輛車,自己開著車悠哉悠哉地前往了那七花忍者平時藏身的地方,神識展開,收集起了線索。

有夏目和小稻田做實驗,蘇羽每天都在研究倭人忍者,不僅語言這一關早就過了,連他們意識防禦的機制也都早就搞明白了。

所以,在距離那處會館還有兩公里的時候,蘇羽便展開了神識仔細地搜索著其內的一切,包括每一個人腦海中的意識,以此來搜尋關於天照會在京城的主要基地以及行蹤。

然而搜尋了一圈之後,蘇羽卻並沒有發現太多有價值的線索。好像這處基地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一樣,與其他的倭人並沒有任何聯繫,其內近百個人里,很少有人知道向上一級的線索,所知道的東西,也僅限於著一處會館,和這一個基地。

「不太對勁啊,看來這幫忍者的管理體系十分嚴密,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上一級的線索,彼此腦海里也沒有除了這個地方之外的他們同夥的信息。不對,很不對勁!如果僅僅是這一處的話,完全配不配稱為天照會,但他們又確確實實是天照會的人……」觀察著那些人的腦海,沒有發現太多有價值線索的蘇羽,眉頭緊鎖地喃喃說道。

按照那七花忍者腦中的記憶,他應該是這一處基地的頭目才對,可包括他在內,似乎並不知道更多的信息,就算是他,也是接到了上級通知,才去幫羅子明教訓自己,如此說來,對方應該是有著一整套的保密體系,越是往上,就越是保密。

想通了這個關節,蘇羽倒是不急著走了,呵呵一笑,將車停在附近的停車場中,一邊閉目養神,一邊守株待兔。

因為根據蘇羽的猜測,雖然此刻這一處基地的總負責人不在,但想必他一定是會回來的!既然是上傳下達,守密森嚴,那麼蘇羽想要的信息,應該就在主要負責人的腦中,而其他嘍啰,是根本不知道。

這種感覺,十分像軍隊里的上傳下達,普通士兵只知道執行命令就行,只有高級將領才知道整個任務,這樣一來,就算是其中一個分部出現了問題,只要這個頭目跑掉,那麼就不會對整個機構造成重大的影響。

「沒想到,這幫倭人想的還挺周到的嘛。」想明白了所有關節,蘇羽悠哉悠哉地一邊睡覺,一邊觀察期內的狀況。

不過其然,在儘力了三個小時之後,那頭目才緩緩的出現在了蘇羽的眼中。而且出世的時候看過去,根本看不出那是這裡的頭目!因為對方的穿著和一舉一動,根本就和大嫂的勤雜人員一模一樣!

看著那頭目,蘇羽微微一笑,神識不緊不慢的探了過去,在起腦海中緩緩的滲入。果不其然,唯有這個頭目,才掌握著重要的信息,才知道與這個分部平行設立的另外五個分部。並且,天照會再不京城的總壇,他也知道地點。

雖然總壇的主事修為有多高從他的腦海里並沒有辦法獲悉,但對於蘇羽來說,也沒什麼好怕的。自己只要掌握了足夠的線索就好,剩下的,諾大的京城,就不信沒有能制服他的人了!

至於這個頭目,和夏目小稻田一樣的七花忍者,根本不足為據。在獲得了足夠的信息之後,蘇羽便沒有去管他。反正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時候一到,他就是個死人了。

知道了那總壇和其餘幾個分部的位置,蘇羽自然是要迅速趕去打探了。其餘五個分部倒是還好,蘇羽全部都將其線索一一掌握,但惟獨那總壇,讓蘇羽多少有些失望。

因為去到地點之後,那總壇居然只有幾個倭人在守衛,高層和主事根本不在!即便是蘇羽在附近遊走了接近兩個小時,依舊不見其蹤跡。而那處總壇的位置,也頗為敏感,就藏身在鬧市區之中的商業中心,而且還是一家很有名的企業。

如此一來,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們涉密的話,還真的不好對他們下手。不過對蘇羽來說,這些他並不關心,將獲得的信息整理過後,蘇羽便折返回酒店,等候陳錚的電話了。

果然如蘇羽所預料的那樣,在趙子楓那邊審訊出結果之後,立刻與負責諜報和諜戰X大隊溝通,而蘇羽作為X大隊的得力幹將,恰好在京城,自然是少不了的被通知參加這次任務了。

「好的,隊長,我現在立刻歸隊。剛好我也有重要情報向您彙報。」語調正式的回復著,蘇羽微微一笑,掛斷了電話。

兩個小時之後,也就是傍晚時分,蘇羽便再次到達了X大隊的基地。依舊是一身休閑裝,依舊是大墨鏡,依舊是出現在了一身軍裝嚴陣以待的小隊十一人面前。

但這一次,絕對沒有人在去鄙視他,而是一個個目光極為友善,極為崇拜!因為在西非的那一次,蘇羽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他是小隊中的最強兵王!同樣,他也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什麼叫大兵,什麼叫兄弟!

如果沒有蘇羽的儘力營救,莫說是碧玉狐,就算整個小隊,恐怕都要陣亡在那個該死的鬼地方了!所以,從西非一役之後,所有隊員,那絕對都是把蘇羽當親兄弟看待的。

「哥們,你終於來啦!我還以為下次再見到你,不知道猴年馬月呢。」灰熊孫成剛大笑著說道。

因為這會兒還不算是正式集合,所以所有人第一時間走了過來,熱情地和蘇羽攀談著。尤其是被蘇羽救下的碧玉狐,此刻看著蘇羽的目光之中,激動萬分。

雖然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或許這次行動之後,碧玉狐就會退出小隊了。因為她已經向上級遞交了辭呈,希望能夠轉變工作崗位,不再在一線工作。

而陳錚也是同意了她的請求,這次任務,將是她最後一次小隊任務。畢竟上一次,如果沒有蘇羽的奮力營救,她已經犧牲在了西非。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那的確是恐懼異常!雖說她是潛行高手,可畢竟也是一個人,所以退役或許對她也是一件好事。

還沒等碧玉狐滿懷激動的向蘇羽道謝,陳錚卻依然走了過來,「呵呵,小子,你終於來了啊!」

「報告隊長,獵鷹歸隊!對了隊長,介意不說話,有重要情報彙報。」

「嗯?那進作戰室去。」蘇羽有重要情報彙報,對於陳錚來說絕對是倍感意外,但他從來不會懷疑蘇羽的情報能力,因為南疆那一次如果不是蘇羽精準的情報和鬼魅般的實力,軍隊怎麼可能彈無虛發而且幾乎兵不血刃的收回那些被佔領的地方!

「隊長,這裡是一份名單,雖然很複雜,但絕對對今晚的行動有巨大幫助。」進了作戰室之後,蘇羽立刻將一份自己整理出來的名單交給了陳錚。

看著那份名單上的名字,陳錚不由得眉頭緊皺,因為那名單上的名字有一些他是聽過的,這些都是京城人。而蘇羽說這對今晚的行動有幫助,那麼顯然,這些人可能都是和天照會有關聯的。

「這份名單你是從哪裡得到的?」陳錚眉頭緊皺地說道。

「這次來原本是和投資集團談生意的,不過因為某些事兒需要走流程,閑來無事我和趙子楓基本每天混一起。而說個挺無奈的話,其實天照會這一次暴露,完全是因為替人教訓我。今兒個中午從磁器口出來,那幫傢伙就尾隨了我一路。至於這名單,子楓回去之後我自然不會閑著,真假的話,隊長分析一下應該就能看得出來。」蘇羽淡然一笑道。

「這名單,上至達官貴人,下至三教九流,幾乎什麼人都有,很難讓人相信不是真的。看來,京城又得有一場腥風血雨了……」陳錚喃喃地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你隸屬於特戰部隊,倒是也有資格參加這次戰鬥,就看到時候你的上級會不會徵召你了。」趙子楓說道。

「徵召不徵召,這個我說了不算,不過晚上這事兒我肯定是要參加的。至於善後,我想你有的是辦法。」雖然蘇羽隸屬於X大隊,但除了隊員知道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就連趙子楓,蘇羽也同樣沒有告訴。

總裁,請寵我! 因為X大隊本就是安全戰線上的,和一半的軍隊編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關於身份,有著很強的保密措施和規定。現在知道蘇羽在X戰隊的,也就只有蘇默茹一人了。

「嗯!這事兒關係重大,我就不陪你逛街了,你自己先回酒店吧。」茲事體大,趙子楓自然無暇顧及蘇羽,第一時間便帶著那個被點穴了的七花忍者上了車,迅速離去。

雖然蘇羽早已經通過神識了解到了這傢伙腦海中的所有東西,不過凡事還是得低調一些的,所以蘇羽是不會告訴趙子楓他知道的線索,留給他自己去審問犯人吧。不過做些手腳,讓那七花忍者有什麼說什麼,蘇羽還是完全能夠辦到的。

看著趙子楓面色凝重的離去,蘇羽微微一笑,轉身看了看九具倒在地下的屍體,神識一掃,化屍水便出現在手中,將這些屍體處理乾淨之後,悠哉悠哉地離開了公園,隨手打了個車,便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預感到不是晚上就是明天必然會有一場大的清繳行動,蘇羽掏出手機,與陳錚聯繫上,告知了陳錚他在京城的事兒。不過沒有多聊,便掛斷了電話。

循著從七花忍者腦海中獲得的訊息,蘇羽從住處折返之後,便易容搞了一輛車,自己開著車悠哉悠哉地前往了那七花忍者平時藏身的地方,神識展開,收集起了線索。

有夏目和小稻田做實驗,蘇羽每天都在研究倭人忍者,不僅語言這一關早就過了,連他們意識防禦的機制也都早就搞明白了。

所以,在距離那處會館還有兩公里的時候,蘇羽便展開了神識仔細地搜索著其內的一切,包括每一個人腦海中的意識,以此來搜尋關於天照會在京城的主要基地以及行蹤。

然而搜尋了一圈之後,蘇羽卻並沒有發現太多有價值的線索。好像這處基地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一樣,與其他的倭人並沒有任何聯繫,其內近百個人里,很少有人知道向上一級的線索,所知道的東西,也僅限於著一處會館,和這一個基地。

「不太對勁啊,看來這幫忍者的管理體系十分嚴密,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上一級的線索,彼此腦海里也沒有除了這個地方之外的他們同夥的信息。不對,很不對勁!如果僅僅是這一處的話,完全配不配稱為天照會,但他們又確確實實是天照會的人……」觀察著那些人的腦海,沒有發現太多有價值線索的蘇羽,眉頭緊鎖地喃喃說道。

按照那七花忍者腦中的記憶,他應該是這一處基地的頭目才對,可包括他在內,似乎並不知道更多的信息,就算是他,也是接到了上級通知,才去幫羅子明教訓自己,如此說來,對方應該是有著一整套的保密體系,越是往上,就越是保密。

想通了這個關節,蘇羽倒是不急著走了,呵呵一笑,將車停在附近的停車場中,一邊閉目養神,一邊守株待兔。

因為根據蘇羽的猜測,雖然此刻這一處基地的總負責人不在,但想必他一定是會回來的!既然是上傳下達,守密森嚴,那麼蘇羽想要的信息,應該就在主要負責人的腦中,而其他嘍啰,是根本不知道。

這種感覺,十分像軍隊里的上傳下達,普通士兵只知道執行命令就行,只有高級將領才知道整個任務,這樣一來,就算是其中一個分部出現了問題,只要這個頭目跑掉,那麼就不會對整個機構造成重大的影響。

「沒想到,這幫倭人想的還挺周到的嘛。」想明白了所有關節,蘇羽悠哉悠哉地一邊睡覺,一邊觀察期內的狀況。

不過其然,在儘力了三個小時之後,那頭目才緩緩的出現在了蘇羽的眼中。而且出世的時候看過去,根本看不出那是這裡的頭目!因為對方的穿著和一舉一動,根本就和大嫂的勤雜人員一模一樣!

看著那頭目,蘇羽微微一笑,神識不緊不慢的探了過去,在起腦海中緩緩的滲入。果不其然,唯有這個頭目,才掌握著重要的信息,才知道與這個分部平行設立的另外五個分部。並且,天照會再不京城的總壇,他也知道地點。

雖然總壇的主事修為有多高從他的腦海里並沒有辦法獲悉,但對於蘇羽來說,也沒什麼好怕的。自己只要掌握了足夠的線索就好,剩下的,諾大的京城,就不信沒有能制服他的人了!

至於這個頭目,和夏目小稻田一樣的七花忍者,根本不足為據。在獲得了足夠的信息之後,蘇羽便沒有去管他。反正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時候一到,他就是個死人了。

知道了那總壇和其餘幾個分部的位置,蘇羽自然是要迅速趕去打探了。其餘五個分部倒是還好,蘇羽全部都將其線索一一掌握,但惟獨那總壇,讓蘇羽多少有些失望。

因為去到地點之後,那總壇居然只有幾個倭人在守衛,高層和主事根本不在!即便是蘇羽在附近遊走了接近兩個小時,依舊不見其蹤跡。而那處總壇的位置,也頗為敏感,就藏身在鬧市區之中的商業中心,而且還是一家很有名的企業。

如此一來,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他們涉密的話,還真的不好對他們下手。不過對蘇羽來說,這些他並不關心,將獲得的信息整理過後,蘇羽便折返回酒店,等候陳錚的電話了。

果然如蘇羽所預料的那樣,在趙子楓那邊審訊出結果之後,立刻與負責諜報和諜戰X大隊溝通,而蘇羽作為X大隊的得力幹將,恰好在京城,自然是少不了的被通知參加這次任務了。

「好的,隊長,我現在立刻歸隊。剛好我也有重要情報向您彙報。」語調正式的回復著,蘇羽微微一笑,掛斷了電話。

兩個小時之後,也就是傍晚時分,蘇羽便再次到達了X大隊的基地。依舊是一身休閑裝,依舊是大墨鏡,依舊是出現在了一身軍裝嚴陣以待的小隊十一人面前。

但這一次,絕對沒有人在去鄙視他,而是一個個目光極為友善,極為崇拜!因為在西非的那一次,蘇羽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他是小隊中的最強兵王!同樣,他也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什麼叫大兵,什麼叫兄弟!

如果沒有蘇羽的儘力營救,莫說是碧玉狐,就算整個小隊,恐怕都要陣亡在那個該死的鬼地方了!所以,從西非一役之後,所有隊員,那絕對都是把蘇羽當親兄弟看待的。

「哥們,你終於來啦!我還以為下次再見到你,不知道猴年馬月呢。」灰熊孫成剛大笑著說道。

因為這會兒還不算是正式集合,所以所有人第一時間走了過來,熱情地和蘇羽攀談著。尤其是被蘇羽救下的碧玉狐,此刻看著蘇羽的目光之中,激動萬分。

雖然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或許這次行動之後,碧玉狐就會退出小隊了。因為她已經向上級遞交了辭呈,希望能夠轉變工作崗位,不再在一線工作。

而陳錚也是同意了她的請求,這次任務,將是她最後一次小隊任務。畢竟上一次,如果沒有蘇羽的奮力營救,她已經犧牲在了西非。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那的確是恐懼異常!雖說她是潛行高手,可畢竟也是一個人,所以退役或許對她也是一件好事。

還沒等碧玉狐滿懷激動的向蘇羽道謝,陳錚卻依然走了過來,「呵呵,小子,你終於來了啊!」

「報告隊長,獵鷹歸隊!對了隊長,介意不說話,有重要情報彙報。」

「嗯?那進作戰室去。」蘇羽有重要情報彙報,對於陳錚來說絕對是倍感意外,但他從來不會懷疑蘇羽的情報能力,因為南疆那一次如果不是蘇羽精準的情報和鬼魅般的實力,軍隊怎麼可能彈無虛發而且幾乎兵不血刃的收回那些被佔領的地方!

「隊長,這裡是一份名單,雖然很複雜,但絕對對今晚的行動有巨大幫助。」進了作戰室之後,蘇羽立刻將一份自己整理出來的名單交給了陳錚。

看著那份名單上的名字,陳錚不由得眉頭緊皺,因為那名單上的名字有一些他是聽過的,這些都是京城人。而蘇羽說這對今晚的行動有幫助,那麼顯然,這些人可能都是和天照會有關聯的。

「這份名單你是從哪裡得到的?」陳錚眉頭緊皺地說道。

「這次來原本是和投資集團談生意的,不過因為某些事兒需要走流程,閑來無事我和趙子楓基本每天混一起。而說個挺無奈的話,其實天照會這一次暴露,完全是因為替人教訓我。今兒個中午從磁器口出來,那幫傢伙就尾隨了我一路。至於這名單,子楓回去之後我自然不會閑著,真假的話,隊長分析一下應該就能看得出來。」蘇羽淡然一笑道。

「這名單,上至達官貴人,下至三教九流,幾乎什麼人都有,很難讓人相信不是真的。看來,京城又得有一場腥風血雨了……」陳錚喃喃地說道。 的確如陳錚所說,這份名單上,上至達官貴族,下至三教九流,甚至連收破爛的都有,幾乎是涵蓋了方方面面的人。

或許在別人看來,這是一份駁雜的名單,但在陳錚這個專業的不能再專業的諜報人員看來,這分明就是一份敵特發展線人的名單!

因為這些人涵蓋了方方面面,從官場到教育,再到網路,再到各個企業,簡直可以說,整個京城大部分的系統都有分佈!

敵特的工作和其所收集的情報,並不像是諜戰劇里演的那樣,動輒是戰爭資料,軍事機密。而敵特收集的材料的用途,也不一定是戰爭,也有可能是經濟滲透,或者是文化滲透。總之想要搞垮一個國家,軍事雖然是最直接,但卻是最拉仇恨的事情。

而情報收集,是國家之間最常也是常態化的工作,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放在國家之間也是同樣。所以情報收集工作,對一個國家來說十分重要。

由於歷史的原因,倭國和華夏之間一直不是很和睦,彼此都在競爭。在這種狀態之下,敵特的工作就顯得尤為重要,反間諜工作也更加重要。

這份名單在陳錚心裡的感受,就像是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洗澡被人偷看了個一乾二淨,快連身上的每一顆痣都看清了,這得是多麼的恐怖!

而諜報工作之中,上級是不會太去管諜報人員是如何獲得情報的。因為每一個諜報人員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獲得情報的網路和方法。所以蘇羽提交的這份名單,陳錚並不會去問來由,因為他相信蘇羽有這樣的能力。

從苗疆之行蘇羽所展現出來的逆天的偵察能力與情報獲取能力,陳錚就對蘇羽十分佩服了。所以這份報告,在確定了之後陳錚立刻發給了相關部門,命其迅速監控這些人員。

同時陳錚也將這份報告第一時間遞交給了古老。按說通常類似的情報是不至於驚動古老的。但這份名單上,不僅涉及了京城紀檢方面的高官,其他的高官也有不少,若是動這些人的話,必然要掀起大風暴。所以,陳錚不得不請示古老,明確行動範圍和內容。

將名單遞交給古老沒多久之後,古老那邊就來了批複。讓陳錚從嚴處理,特勤局和駐紮京城的最高級別的特戰部隊協同行動,將京城範圍內所有的天照會,一舉殲滅。同時要控制住這些名單上的人,以防其出逃。

尋常事情古老是不會這樣立刻批複的,所以陳錚能看得出來,這一次,古老是動怒了!不過想想也知道,京城是整個國家的中心,在這個國家心臟地帶,敵特竟然如此明目張胆,簡直是太目中無人了!

「古老怎麼說?」看著陳錚不住點頭,蘇羽試探著問道。

「這還用猜么,在京城這種國家心臟,在古老的眼皮子底下這麼多人被人收買,肯定是怒了唄。好了,趕緊去裝備吧,那些地方你比我偵察的還熟悉,等會兒先給大家做一個戰術報告,我們要盡量降低對周圍居民的影響,能不擾民,神不知鬼不覺地清除掉這些倭寇最好!」

「嗯,這個應該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就是不知道這一次軍方還有我方的戰鬥人員,最高實力大概是在什麼程度?」蘇羽問道。

「怎麼?對方有高手?」

「嗯,對方總壇的高手實力我目前還不清楚。但在其他六個分部之中,每個裡面都有一個七花忍者,也就是堪比抱丹的實力。所以,我方人員需要強力。」

「抱丹……看來還真是難啃的骨頭……沒事,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這邊配備的大多都是兵王級別的狙擊手,就算他是真元,老子也給他打成篩子!」陳錚雖然有些意外,但鐵血氣息不改地說道。

「嗯,那好!總壇那邊還是我去吧。下午沒見到對方首領,但我估計,能夠掌控七花忍者的,怎麼也得在抱丹後期甚至是真元境。這樣的實力,光憑灰熊他們還是有些不夠的,如果咱們這邊沒有強援的話,看來還得我來牽制對手。」

「高手倒是有,不過調動這幫人,需要花一點時間。這樣,作戰方案制定之後,午夜十二點,準時發起攻擊。你們儘可能的斬殺敵人,拖住時間,我去活動一下,請那些人出來。」想到問題的嚴峻,雖然陳錚不想跟那幫死神打交道,但看現在這個樣子,的確還得需要這幫人出手幫忙了。

「不過話說回來,你小子現在,居然能跟真元境幹了?要不要這麼逆天?」說完之後,陳錚才反應過來,眼珠子瞪的跟燈泡似的看著蘇羽。

「咳咳咳,還好,還好。能跟真元搞搞,但誰輸誰贏不知道,我只能盡量幫隊長拖延時間,你可別把我當無敵小郎君使啊。」雖說沒有明說,但看著陳錚那化境中期接近後期的修為,蘇羽忍不住臭屁了一下。

「媽的,人比人,比死人!你這小子真的是個妖孽!怪不得上次連古武界那幫高手都對你刮目相看,那朱雀仙子更是有意與你結交!妖孽,真是太妖孽了!」陳錚無奈的甩了甩頭,嘆了口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