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見一艘嶄新的烏蓬船駛了過來,不等軒轅三光叫喚,船上已有一個簑衣笠帽的梢公對二人招手喚道。

軒轅三光一扭頭,兇相畢露大吼道:「呔,那老頭!老子這幾天總感覺有人跟着,是哪個龜兒子包下的船。」

其實不止是這艘船,這一路三天下來,他們一行吃住都已有人提前打點,那人就是峨眉神錫道長。

三天前,神錫道長聽說惡賭鬼在山腳,便想下山驅除惡人,然後便見着任意先一步帶走了他,為感任意解禁地之禍,這道士便一路為他們打點了一切。

船上梢公被叫罵卻一點都不生氣,笑呵呵道:「贖小老兒不便多嘴。」

軒轅三光一瞪眼,大喝道:「由不得你不說。」

他騰身一掠,雖看起來像頭飛起來的黑熊,卻速度極快,氣勢極猛,直接向那梢公抓了過去;可沒想道這小老頭一閃身,竟躲過了這一抓。

軒轅三光怔了怔,咧嘴笑道:「還是個高手。」

正當他又要動手之時,忽聽耳畔傳來:「住手!」

「是。」

人老老實實的站住收手了,就如一個最乖巧聽話的孩子。

「撲哧」一聲,船艙內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一雙大眼睛老是往忽然出現的任意身上瞟,見着軒轅三光乖巧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

白髮梢公喚道:「雲姑快出來,我們要開船了。」

「哦!」

叫雲姑的少女從船艙走出,看着軒轅三光又忍不住捂嘴發笑,然後坐在船沿上,露出白嫩的小腳把船艙讓了出來。

任意沒進船艙,就站在船頭欣賞江上景色。

軒轅三光還是死死盯着白髮梢公,那梢公咳嗽兩聲道:「老漢姓史,人家都叫我史老頭,我那孫女叫史蜀雲。」

軒轅三光還不依不饒道:「說,是誰派你……」

「閉嘴!」

軒轅三光閉上了嘴,老實的坐了下來。

史蜀雲見着,又笑了起來,她昂頭看向任意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惡賭鬼見了你都這麼怕。」

「我叫任意,若你武功比他好,他也會怕你。」

史蜀雲眨著明亮的大眼睛,問道:「你武功很厲害?」

任意低頭看着她,道:「比天下人都厲害一些。」

史蜀雲笑道:「那你豈不是說自己天下無敵。」

任意也笑道:「我要贏,天下人只能輸。」

史蜀雲嬌笑道:「你還真不害臊,我看你連我爺爺都打不過。」

任意瞥了一眼史老頭,回頭微笑道:「我若一掌向你爺爺拍過去,怕是你就要為了你爺爺披麻戴孝了。」

史蜀雲立即止住了笑聲,狠狠地瞪了任意一眼,接着便轉過頭去,不再理他,小嘴裏開始哼起著小曲。

蒼穹湛藍,江水金黃,長江兩岸,風物如畫。

任意也看着江面上的景色,軒轅三光就坐在船頭,捧着他的寶貝秘籍,一時驚嘆連連,一時又搖頭嘆氣,他那隻眼睛睜得大大的,像是恨不得一口就將這本秘籍吞下肚裏。

突然身後傳來大喝:「前面的船停下。」

見任意沒有叫停,史老頭也理也不理,長竿一起,繼續撐船。

就在這時,一艘快船自他們後面趕了上來,船頭插著面鏢旗,迎風招展,十分氣派,鏢旗紫緞金花,綉著的是頭獅子,更顯威武不凡。

船上十幾個赤著上身的彪形大漢,其中一個錦衣華服顯然是這些人的首領。

這人紫面短須,神情甚是沉猛威嚴,目光一掃,繼而就停在了任意身上,他當即就問道:「你可是從峨眉山而來?」

任意點頭道:「對。」

華服大漢大笑道:「找的便是你,你劫了我金獅鏢局的鏢,還不……」

任意反手,已一掌按在了虛空。

他明明沒碰著人,他們明明相隔三丈之外,但「蓬」地一聲,華服大漢立即就碎了,碎成了屍塊,爆成了血花!

屍塊橫飛,血花四濺,血霧迷漫了每個人的眼睛,血花驚飛了每個人的魂魄!

任意掌一收,又是彈出了兩根指頭,食指、中指連彈,只聽一陣疾銳的響聲,彷彿漫出了刀音槍嘯,指風指勁破空而去……

無形之力,劃過長空彌留下一縷縷,一道道既消的痕迹。

血霧還未散的時候,十幾條大漢全都死了,不是被梟了首沒了頭,就是癱軟在地,成了爛泥。

這一幕讓史家爺孫兩人和軒轅三光都看的目瞪口呆,只覺得不可思議,心中當即生出了一種驚悚駭然感覺……

任意淡淡道:「走吧!」

船繼續滑動,史蜀雲回過神來,並沒有想像中的害怕,反而問道:「你劫過他們的鏢,現在又殺了他們?」

任意搖頭道:「我的確殺了他們,卻沒劫過什麼鏢。」

史蜀雲奇道:「那他們為何說你劫了鏢。」

任意道:「因為他們是江南金獅鏢局的人,想要找人麻煩,總要先找個借口。」

史蜀雲歪著頭道:「那他們為什麼要找你麻煩?」

任意道:「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任意點頭。

史蜀雲道:「那你為什麼不先問問他們?」

任意笑道:「因為我並不想知道。」

史蜀雲瞪着雙大眼睛,道:「你這人真是奇怪,不過武功的確很高。」

史老頭喃喃道:「金獅鏢局自來說什麼獅虎成群,其實也不過是狐群狗黨而已。」這一叉凌厲果斷,鎮住了所有人。

張勇的手像蝦米一樣在桌子上蜷曲掙扎,卻拔不出來。

鮮血橫流。

我猛然一腳將叉子踏的更深,在張勇的慘叫聲中,陰冷的瞪向保鏢:「聾了?」

保鏢哆嗦了一下,勸我別衝動,然後急匆……

《屍家禁地》第164章與虎謀皮齊星河一想就明白了過來,看來他想要找到陳虎的下落,就需要到李新翰要對蘇雅靜做禽獸之事的那個房間里去看看了。

「好的,多謝。」齊星河沖張耀文微微一笑表示感謝。

「陳虎對這個張耀文,應該是很信任的。」齊星河心想。

……

《都市修仙大佬》第251章滅邪修 好在張琳已經脫離危險期,李初晨也總算鬆了一口氣。

剛才,如果不是李初晨出手,任由李主任他們為張琳做手術。

恐怕,張琳會有很大的可能性,要死在手術台上。

因為,她的情況,真的很嚴重。

已經到了手術都沒有辦法挽救的程度。

李初晨運用針灸治療的方式,把張琳從死神的手裡,搶奪回來。

但是,張琳是宮外孕。

她這個情況,最終還是需要手術,清理腹腔內的東西才行。

李初晨結束針灸治療之後,就把銀針收拾好。

然後,他走到李主任面前,說了一句「得罪了」,同時,李初晨又出手,解開李主任身上被封的穴位。

穴位解開后,李主任就能活動自如,也能開口說話了。

發現他已經恢復正常,李主任就急忙活動了一下有些酸麻的四肢。

然後開口,對李初晨說道:「神醫,你就是外界流傳的那個神醫嗎?」

「李主任過獎了,我不是什麼神醫,就是學了點皮毛而已!」

李初晨擺了擺手,一臉謙虛地說道,「張琳的情況,比較複雜,」

「我用針灸為她治療,雖然保住她的性命,但是,」

「張琳的腹腔中,還有壞死的胚胎和淤血,需要清除。」

「李主任,這件事情,你們更加專業,就有勞你們了。」

李初晨說完,又走向李主任的那些助手,一一為他們解開被封住的穴位。

然後,李初晨也不多說,轉身就往手術室外面走去。

「神醫,請等等……」

李主任還想讓李初晨留下聯繫方式,他想跟李初晨做個朋友。

以後若有機會,李主任還想向李初晨學習針灸這門醫術。

但是,李初晨的速度太快了!

一轉眼,李初晨就已經離開手術室,來到手術室外的走廊里。

孫欣然一直焦急地等在這裡。

她看見李初晨走出來,立刻飛奔著迎上前去,抓住李初晨的手,著急地問道:「姐夫,怎麼樣了?張琳她怎麼樣了?」

「放心,她已經脫離危險,沒事了!」

李初晨微笑著安慰道,「我替她治療之後,她的恢復也很快。」

「接下來,醫院的醫生,會幫張琳清理她腹腔內的雜物。」

「手術是需要時間的,我感覺,應該還要一個多小時,張琳才能離開手術室。」

「哦哦,張琳她沒事了就好,姐夫,謝謝你哈!」

孫欣然感激地看著李初晨,心想,有個醫術高明的姐夫真是好。

聽到孫欣然道謝,李初晨就笑著拍了拍孫欣然的腦袋,語氣溫和地說道:「欣然,我們一家人,就別這麼客氣了!」

「對了,我剛到九江就被你拉來醫院,都還沒有來得及去看你姐和盼盼。」

「欣然,我就不陪你在這裡等了,我得先回孫家大院。」

「嗯嗯,姐夫,那你先回去吧!」孫欣然內心有點失落。

這種時候,她需要一個人來陪。

但李初晨說的沒錯,他剛到九江,就被她拉到醫院來。

說起來,她已經很自私了,當然不能再要求李初晨留下來陪她。

「欣然,你要回家的時候,打個車,或者打電話給我也行,我開車來接你。」

李初晨留下這句話,就轉身離開醫院,開著孫家的車子,迅速回到孫家大院。

這時的孫家大院,裡面,傳出一陣吵鬧的聲音,好像有人在吵架。教室裏面的學生要不是看到林老師黑著老臉,也跟着去看熱鬧了。

沒辦法,他們只能留在教室等消息。

不過,包括正副班長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陳凌等人就是在裝逼,對方這麼一去,肯定沒好果子吃。

沒多久,林賢已經帶着陳凌等人,風風火火來到學校的監控室。

這個時候,監控室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396章:這麼自信? 「……」

葉天傾滿臉無語。

我讓你鬧這麼大動靜了嗎?

我不就是讓你們,給我找幾輛豪車嗎。

誰讓你們,將整個天北市的豪車,都給我找過來了?

當然!

就二十多輛豪車,肯定不會是天北市的所有家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