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見一個白白胖胖的粉嫩小娃娃,正甩著頭,用頭頂著長著的巨大蓮花攻擊她。

「……」

用手比量了一下這小娃娃的大小,還不及她一個腳掌大,頓時安錦瑤就笑了。

手指輕輕一勾,就將憤怒攻擊她的小娃娃給掂了起來。

「嗯哼!讓姐姐我猜猜你是誰?九轉聖蓮對不對?」

這人蔘娃娃般的小模樣,而且四肢還是蓮藕,頭是蓮花,不是九轉聖蓮又是什麼?

「@#¥%;###;**……」

「說得啥玩意?能不能好好說人話了?」

見被自己掂在手裡的小娃娃一臉憤怒的神情,正鼓著一張胖嘟嘟的包子臉怒瞪著她。

嘴裡還亂七八糟的說了一大推聽不懂的語言,安錦瑤的眼角頓時無語的掛滿了幾道黑線。

「@#¥%@@###¥¥;**……」

這次的小娃娃聞言,情緒和話語更加激動了起來,拚命甩動著身子想擺脫安錦瑤的鉗制。

「嘶!好疼!」

手背冷不防的被狠狠咬了一口,安錦瑤一時吃痛,忍不住鬆開了手。

重獲自由的九轉聖蓮,當即一溜煙的掉頭就跑。

「站住!」

安錦瑤的反應還算快,立刻狂追在了九轉聖蓮的身後。

九轉聖蓮用那兩隻蓮藕般的小腿跑啊跑啊,直到在前方看見了躺在地上的某道人影之後,方才展露出了歡快的笑聲。

笑得那是「咯吱咯吱」的,清脆悅耳極了。

軒轅奕琦?

前面昏迷倒地的男人不是軒轅奕琦又是誰?

雖然只是一個後背的輪廓,並未正臉相對,但安錦瑤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九轉聖蓮果然和昏迷中的軒轅奕琦在一起! 就在安錦瑤加快了速度,準備趕超在九轉聖蓮之前到達軒轅奕琦身邊的時候,變故在此發生。

哪知化身為小娃娃的九轉聖蓮,忽然之間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得力氣,口中噴出了一股強悍的水流,朝安錦瑤的臉上射去。

這水流看似清澈瑩潤,但安錦瑤卻在一瞬間便感知到了它的可怕。

措不及防的捂著眼睛,往身旁就地一個翻滾,避開了這股水流。

看著水流所經過的地面,立馬灼燒成了灰燼,什麼都蕩然無存。

安錦瑤在心中嚇得鬆了口氣。

辛苦她躲得及時,要不然她這張精緻如畫,世間難尋的臉可就毀掉了。

可等她再次怒氣沖沖的看向九轉聖蓮的時候,原地哪裡還有那個可惡小娃娃的身影?

無奈之下,安錦瑤只好走向了昏迷中的軒轅奕琦。

手還未觸及到軒轅奕琦的身體,九轉聖蓮忽然就猶如鬼魅般從軒轅奕琦的衣服里跳躥了出來。

對方張著大嘴,露出了一拍拍潔白的虎牙,對著她的手指又是咔嚓咬了一口。

「好疼!好疼!」

痛得實在受不了,安錦瑤狂甩了甩手,忙放在唇邊吹了吹。

此刻的九轉聖蓮見偷襲成功,無比得意的甩了甩頭上的大蓮花,似是那動作正在鄙視著安錦瑤。

「……」

這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九轉聖蓮鑽進軒轅奕琦的衣服裡面了?

而且看這護犢子的樣子,深怕她對軒轅奕琦不利似的。

難不成這九轉聖蓮已經認了軒轅奕琦為主?

不要啊!

九轉聖蓮只能是她的!

她還指望這個對她態度極其惡劣的死蓮花來凈化喚魔經呢!

喚魔經不除,魔界的魔君就有機會復活。

而魔君復活了,天下必將大亂!

「嘿嘿!小蓮蓮,告訴姐姐你是不是看上這個人了?」

「@#¥%**……」

九轉聖蓮雙手叉腰,一副指著大惡人的凶煞模樣對著她狂噴口水,還說著火星文,令安錦瑤當即就無語的臉黑了。

這交流有障礙啊!

「點頭代表是,搖頭代表不是!」

話落,安錦瑤就看見九轉聖蓮狂點了點自己的蓮花頭。

不僅如此,九轉聖蓮還當著安錦瑤的面,縱身跳進了軒轅奕琦的懷中,先是伸出肥嫩的舌頭在軒轅奕琦的俊容上噁心巴拉的舔了舔,隨後一口咬住了軒轅奕琦的脖子,開始大口大口的吸起血來。

「靠!老娘總算知道你這個小妖精是怎麼快速幻化成人形的了!」

這明明就是憑藉著吸收軒轅奕琦體內的靈力精華而提升修為的啊!

敢把她安錦瑤的男人當成免費的飼料口糧,這九轉聖蓮的膽子可真不小!

看她不好好的收拾它!

安錦瑤氣得捋起了袖子,就朝軒轅奕琦懷中專註吸血享受的某隻小娃娃惡狠狠的撲去。

然而,安錦瑤還是低估了九轉聖蓮的靈敏度。

幾乎是在自己撲上去的一瞬間,九轉聖蓮就腳底抹油溜走了。

撲了個空的安錦瑤抬頭就看見九轉聖蓮跑到了軒轅奕琦的頭頂上,沖著她吐著舌頭,耀武揚威道。 模樣很欠扁,笑得那「咯吱咯吱」的清脆嗓音更是欠扁。

於是安錦瑤鼓足了勁兒,再次朝九轉聖蓮撲去。

結果這次很悲催,又撲了個空。

不僅撲了空,腳底下還被再次開溜的九轉聖蓮給絆了一腳,讓她狼狽的跌落在了軒轅奕琦的身上。

氣得準備再次起身的安錦瑤,冷不防的卻看見軒轅奕琦醒了。

一下子睜開了雙眼的軒轅奕琦,最先看見的就是安錦瑤一張放大版的容顏。

四目相對之下,安錦瑤瞬間就覺得尷尬了。

這人早不醒晚不醒的,怎麼偏偏這個時候醒了?

那啥?

這姿勢有點曖昧,他不會誤會我趁著他昏迷之際,想對他偷偷摸摸的做些什麼吧?

一睜眼就看見了安錦瑤,而且還是離他的臉這麼近,軒轅奕琦的神情出現了一抹微微的詫異。

就那麼眨了眨如蝶翼般的睫毛,一瞬不瞬地看著安錦瑤,也不主動開口說話,也不起身。

「……」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安錦瑤被軒轅奕琦這股認真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默默偏過了頭。

支撐了下有些發酸的身子,安錦瑤心念自己應該趕緊起來。

可還沒剛從軒轅奕琦的身上爬起來,就又被一股力道猛然拉了回去。

「你幹嘛啊!有病啊!喜歡我壓著你是嗎?」

再次措不及防的摔進了軒轅奕琦的懷中,安錦瑤這次是真的惱了,劈頭蓋臉的就朝身下的軒轅奕琦訓斥了幾句。

「是!我就是喜歡被壓著的感覺!」

一隻手不容拒絕的拽緊了安錦瑤的手腕,讓她無處動彈,另一隻手則攀附在了后腰,將其往自己的身上緊貼而去。

於是原本還留著一絲縫隙的兩具身體,這回是徹底密不透風的貼在了一塊。

自己胸前的兩隻小白兔對著身下結實瘦狀的胸膛,自己的花心對著某人的兩腿之間,這部位貼得還真是精準。

感受著這完美契合的身體,安錦瑤有些鬱悶和無語。

「不是說可以忍受永遠都沒有我,寧願跟一本破書過一輩子嗎?」

「……」

什麼鬼!

什麼跟一本破書過一輩子?

軒轅奕琦開口問出的第一句,是徹底讓安錦瑤眼角黑線了。

聽這酸酸的語氣,還在生她的氣,吃那本經書的醋。

「那是最壞的情況!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跟一本破書過一輩子的。」

安錦瑤乾笑了幾聲,強行擠出了一抹笑容,實話實說道。

「你還真的有想跟一本破書過一輩子的打算啊!」

軒轅奕琦不能理解一本破書的魅力到底跟他比起來勝在哪裡了!

什麼書那麼重要!

居然連他一個功能各方面都正常的男人也比不過!

感受到腰身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疼痛,安錦瑤連忙搖頭解釋道:「不,不是的!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這麼說,你還是願意找個正常的男人過一輩子咯?」

這次完全不給安錦瑤任何開口的機會,軒轅奕琦就一下子吻上了那近在咫尺,一直誘惑著他的紅唇。 汗!

她說得跟軒轅奕琦說得的,根本就不在一個頻道好嗎?

先是吃曉月姐夫的醋,這次居然喪心病狂的連一本經書的醋都吃上了!

勉勉強強的任由軒轅奕琦在自己的唇齒間纏綿悱惻了好幾下,直到軒轅奕琦最後緩緩放開了她,安錦瑤才弱弱的看著他詢問了一句,「現在不生我的氣了吧?」

「生氣!」

「……」

怎麼還在生氣呢?

她都任由他隨便親她了。

還跟他誠心誠意的解釋了那麼多,原來都對牛彈琴呢!

見安錦瑤不高興的噘嘴皺眉,軒轅奕琦撫了撫她的眉心,進一步說道:「怎麼我吻你,好像是我強迫你似的。」

方才安錦瑤那既不反抗,又不回應的僵硬態度,實在是軒轅奕琦心中沒譜。

「……」

無語了片刻,安錦瑤吞吞吐吐道:「我,我這不是沒有身經百戰的你經驗豐富嘛!」

「身經百戰?」

幾乎是一句話,瞬間惹得好不容易緩和過來的氣氛,霎時又癱瘓了。

「你嫌棄和懷疑我?」

陰鷙冰冷的語氣,把安錦瑤凍得不行。

「沒,沒有!是我!是我的原因,我對做這些事情有恐懼的陰影!」

許是覺得安錦瑤這種解釋太敷衍牽強,軒轅奕琦心情不好,倒也沒有再繼續追問。

尷尬和糾結是安錦瑤此刻最強烈的情緒。

不過好在最後是被忽視掉的九轉聖蓮刷存在感的時候,解救了她。

不知何時,一直被他們兩個忽略掉的九轉聖蓮爬到了軒轅奕琦的肩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