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要他們留有後人,生死,早已不重要了!

「感謝的話就不用說了,回頭好好修鍊,這些丹藥你們先拿回去!」

「這麼多!」

有人看着手裏的丹藥,一臉震驚,他們都是小門小戶,不是沒見過丹藥,可殿主夫人給的丹藥,足足二十瓶!每瓶裏面十顆,就是兩百顆!!!

在看他們一共十五個教派,三千顆丹藥……

有人暗戳戳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的直皺眉,這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夢。

「我等謝過夫人厚愛,定不辜負夫人栽培之恩。」

花琉璃點點頭,道:「說的好不如做的好,時間不早了,都回去吧,抓緊時間修鍊,別給本夫人丟臉就是。」

「是!」

等十五個家主(掌門)離開后,花琉璃對羅管事吩咐道:「找兩個端茶倒水的侍女過來,本夫人在與人商討事情的時候,都無人端茶!」

「是!」

羅管事看着被一掃而空的糕點盤子,夫人這是心疼糕點了!剛剛那幾個人的動作別以為他看不見。

「記住,跟阿月關係不錯的不能來這裏侍候!」

「夫人,這個您大可放心,在您沒來之前,阿月咋子神殿之中很孤傲,沒有什麼交心的人,甚至被不少人討厭!自從您來了之後,阿月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之前殿眾認為成為殿主夫人非她莫屬很多事敢怒不敢言,可殿主將您帶來了,還將整個神殿交由您打理!如今殿中的人,一個個卯足勁兒的想討好您!」

討好她?

。 裴重熙眸光瞬斂,深深望他一眸。眼中染了凝重,有人想要殺雞儆猴。山東那邊也不安分了么?

月色疏冷,盡鋪於瓦檐上。遠處的政事堂仍舊燈火通明,似乎並沒有人注意到這裏發生的一幕。

「大殿下可知道?」裴重熙走到不遠處的圍欄邊負手而立。夜風吹得他身後的披風簌簌作響。

「大殿下應當是不知道的。」樂德珪搖首苦笑一聲,「畢竟如她所說朝局複雜多變,陷阱密佈。她未必能時時護住我。況且這是我自己?的路……」

聞言裴重熙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此事我會告知她。你在查什麼,就繼續查什麼。其他的不必顧忌。」

「是。下官遵令。」

正當他準備離去時,裴重熙突然出言。

「謝郎將,你挑幾個可靠的人送樂主事回去。另外再派幾個防閣守到比部。」裴重熙挑眉看了眼樂德珪,沉聲道:「即入朝堂,危險往往接踵而至。你得她看中得入朝堂,那麼你安則她安。所以你應當明白自己能要什麼。」

「微臣多謝裴中書指教。」

樂德珪聞言躬身作揖恭送那襲紫衣飄遠。

剛踏上政事堂前的石階,裴重熙忽地止步望着樂德珪遠去的背影。偏首看向一旁的內侍,低語了幾句。

「走一趟棲鳳宮。告訴大殿下一句,當心山東。」話落裴重熙推門進了政事堂,神色如常似乎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樂德珪在金吾衛的護送下,沿着長長的廊廡而行。廊廡下的燈籠被游來的夜風吹得左右擺動,就連投下的影子也七零八落。

睇目四周,只見六部的公房內皆是燈火通明。樂德珪蹙眉嘆息一聲,也不知道今年的年能不能過得安生。

「樂主事,比部公房到了。」隨行的郎將朝他一拱手,將手中的食盒遞了過去,「這是裴相公讓某轉交給你的。還望樂主事小心謹慎,朝中不比得他處。」

謝過護送的金吾衛后,樂德珪提着食盒進了比部。見韋主薄正躺在一旁的榻上呼呼大睡,搖了搖頭。

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打開食盒。食盒內的食物都非常的精緻,正當她感慨的時候。原本在榻上睡覺的韋主薄不知何時起身湊到他身邊,一臉好奇地盯着食盒裏的食物。

「樂兄,你這是從哪弄來的?」韋主薄剛想要伸手去拿糕點吃。想起自己剛剛把人家夫人做得稞子全吃了,有些不好意思。訕笑兩聲后將目光移到他處。

「是,裴…..這個啊,是攸寧託人帶來的。」樂德珪笑眯眯地看着韋主薄,將手中的碟子遞了過去,「韋主薄也知道,我與攸寧的關係還算不錯。我剛巧遇見他……」

韋主薄聞言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拿起糕點自顧自地咬了一口,「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是去找了大殿下呢。不過說起來我也好奇,你明明是大殿下提拔到比部來的。怎麼公廚那邊苛刻里伙食,也沒見她來管。」

「大殿下日理萬機的,哪有功夫管這些事情。更何況並不在乎這些。」樂德珪望了眼碗裏的熱粥,眼中閃過猶豫。

知曉這位同僚是個話不多的人。吃飽喝足后韋主薄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回到榻上去睡覺。

在同僚的呼嚕聲中,樂德珪也沒心思繼續勾賬。抱起擱在一旁的裘衣,又拿了個手爐窩到外間去點燈對賬。

那位傳信的內侍,疾步走在宮道上。眼看着就要到棲鳳宮的時候,從一側的假山旁躥一人,給了他一記悶棍。

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內侍,那人冷笑一聲。緩步往棲鳳宮而去,在月色下依稀可見同樣是一身宦服。

在棲鳳宮門口停了下來。四下打量眼見門口站了兩名值夜的內侍,含笑上前施禮。

「兩位中侍,不知大殿下此時可有歇么?」來人躬身笑了笑,「小人奉了裴中書的命令有要是稟報大殿下。若是大殿下沒有歇下還望二位能夠通傳一句。」

二人聞言對視一眼。

「你在這等著。」

棲鳳宮內桓儇正倚在火盆旁看書,墨發隨意的披散下來。忽然聽見門口傳來徐姑姑和中侍的交談聲,抬眸疑惑地望了過去。

「大殿下門外有人自稱是奉了裴中書的命令有要事稟報您。」徐姑姑走到她身側壓低了聲音道。

桓儇聞言頷首,端茶飲下一口,「讓他進來吧。」

「小人叩見大殿下。」恭敬行過禮后,那人懼怕地看了眼桓儇,欲言又止。

「他讓你來做什麼?」

「裴中書讓小人轉告大殿下一句要小心關隴他們。樂主事在比部似乎查到了些對關隴不利的事情。」說着來人打量了眼桓儇神色,確認無異後繼續道:「今晚差點遭人下毒。」

話落桓儇眸光驟冷,目光銳利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內侍。

「本宮知道了。你下去吧。」桓儇斂眸擺擺手示意來人退下。等來人走了后,又道:「徐姑姑,讓人跟着他去看看。」

「喏。」

將手中書冊翻過一頁。桓儇的目光凝在了其上的隴西二字上,皺眉深吸一口氣。

「曇華,你那邊的事情的查如何了?」桓儇偏首望向正在簾后抄書的韋曇華,語氣里裹了疲倦。

「差不多。根據攸寧給的名錄,我和她們私下接觸過幾回。聽她們的意思經常去落雪觀煮茶品茗。」掀簾而出,韋曇華將手中整理好的紙箋遞了過去,躬下身,「您要不要瞧瞧?」

接過韋曇華遞來的賬冊。桓儇仔細翻閱起來,又抬眸看向韋曇華,「你覺得是關隴的賬有問題么?」

「這個恐怕要問樂主事。但是曇華記得近幾年關隴不景氣,又遭旱災又遭兵禍。他們若是有錢,也不至於向朝廷哭窮。但是曇華就擔心有人中飽私囊,讓關隴過不下去。」韋曇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手中的紙箋,沉聲道。

「也許是有人故意為之。經過上次的事情關隴悉數投了景思。山東那邊又一向對景思意見頗多。這一回也許另有蹊蹺。」桓儇掀眸望向暗示的博山爐,視線逐漸深邃起來。

「您的意思是有人故意離間您和熙公子?」

「也許吧。明天一早去比部看看不就知道了么?本宮倒是想看看這些人之後還有什麼花招。」

說到這裏,桓儇不由挑唇輕笑起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屠龍殿最新章節、屠龍殿七尺青鋒、屠龍殿全文閱讀、屠龍殿txt下載、屠龍殿免費閱讀、屠龍殿七尺青鋒

七尺青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屠龍殿、

。 「羅伊斯摔倒在了禁區里!點球!點球!」

無論穆勒怎麼喊,都沒讓主裁判卡紹伊改變判罰,哨聲始終沒有響起,多特蒙德這邊,球迷們的噓聲震耳欲聾!

不過,他們很快收聲了。

皮克踢到羅伊斯后,他自己也沒能控住球,只是勉強把球踢給禁區外回來接應的布斯克茨,但齊策搶在了布斯克茨身前。

僅僅是那麼一秒,他比布斯克茨快那麼一秒,在足球場上,一秒可以改變很多東西,齊策率先拿到了球,然後,開啟了巔峰附體。

用身體抗住布斯克茨,面前出現了另外一個身影,是伊涅斯塔。

齊策的第二反應讓他馬上做出了動作,正面防守的伊涅斯塔和身後的布斯克茨,齊策腳下靈動一閃,晃開了伊涅斯塔的上搶。

油炸丸子!

齊策利用邁爾的技術在伊涅斯塔這位炸丸子大師面前秀了一把,事實證明,兩個伊涅斯塔可能也防不住一個伊涅斯塔!

隨後,射門!

有角度了,就射門!

羅伊斯在禁區內引起的混亂和一次疑似點球,對巴塞羅那造成了影響!

皮克不顧一切的衝上前來封堵,還是晚了一步!

齊策的射門,在賽前強化過的射門能力上得到了回饋,足球從巴爾德斯雙手上方就那麼一兩厘米的位置,沖進球門!

足球進門的一瞬間,巴塞羅那的球員們都懵了,本來還在為點球沒有判罰而有些沾沾自喜,而多特蒙德球員們大部分還沒注意到齊策上來了,距離最近的萊萬多夫斯基直接跑向裁判告訴他應該判罰點球,甚至還沒注意到身後發生了什麼。

「球進了!絕殺!」

進球的瞬間,現場解說席上來自各國的解說員都發出了激動的吼聲,但穆勒此刻的聲音卻似乎很冷靜。

他自己也很意外,原本以為會徹底歇斯底里的怒吼慶祝,但球沖進球門的一瞬間,穆勒反而有點冷靜了下來。

這可能也是物極必反的原理!

他可能還有點懵,還不確定這粒進球是否能算數,總之這個時候,他用冷靜的聲音向球迷們播報著:「這粒進球,我們的冰王子沒有去問裁判要點球,他馬上衝上去拿球,過人,然後射門,足球有的時候,就是這麼簡單!」

「如果賽季前有人說多特蒙德要奪三冠王,所有人都會說我們在痴人說夢,沒有人相信我們能做到那個,事實上,我們也從來沒有把三冠王當做我們的目標。」

「多特蒙德人很少會去這麼想,夢想和現實總會有一點點的差距,很多人,包括我們自己都認為,多特蒙德和這樣的夢想之間的差距還不僅是一點,甚至很多。」

「但是我們做到了……不論如何,我們做到了。」

穆勒在說出「但是我們做到了」的時候,球迷們都能聽清楚他的更咽聲。

「我們做到了,在尤爾根·克洛普的帶領下,在我們的隊長凱爾,在多特蒙德的孩子馬爾科·羅伊斯,在凱文·格羅斯克羅茨,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下,最重要的是,在我們的王子,來自中國的齊策帶領下,我們做到了!」

場上時間,已經超過了九十分鐘。

巴塞羅那的球員們從懵逼中回過神來,開始向卡紹伊申訴,認為多特蒙德慶祝的時間太長了,應該給比賽多一點補時的時間。

實際上,齊策這粒進球衝過球門線的一瞬間已經是九十分鐘,多特蒙德才剛剛慶祝了不到一分鐘而已。

「快!去熱身!」克洛普和助理教練布瓦奇激情慶祝之後,他狂奔到替補席上,把凱爾拉了起來:「快,準備上場!」

和普約爾上場的意圖一樣,凱爾很顯然只是來捧杯的。

就在剛剛,巴塞羅那還興高采烈地準備迎接冠軍,讓隊長普約爾出場,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現在變成了多特蒙德。

場上。

齊策跑到痛苦倒地的羅伊斯身邊,他趴在地上表情很痛苦,但看到球進了,又想爬起來慶祝,又趴下了,看上去有點滑稽,他抽筋了。

然後羅伊斯那張帥氣的臉上表情十分奇怪,他一邊哭一邊笑,也不知道是因為疼,還是情難自禁的喜悅之淚。

齊策伸出手,托著羅伊斯的腿,伸直了后按住他的腳底用力往下壓,這次慶祝進球就變成了給羅伊斯緩解抽筋了,不過興奮的隊友們可顧不上這些,格策直接跳到齊策背上興奮的吼著,格羅斯克羅茨則趴在羅伊斯身邊。

同時,換人牌打出。

5號凱爾出場,換下了11號羅伊斯,不過羅伊斯還躺在地上呢,巴塞羅那的球員們有點不耐煩了,阿爾維斯跑到禁區來催促著羅伊斯趕緊起來,隨後格羅斯克羅茨不幹了,站起來沖著巴西人大吼:「沒看到抽筋了嗎!」

阿爾維斯本來就處於被絕殺的惱火中,一看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後生仔竟然沖自己大吼大叫,雖說他聽不懂格羅斯克羅茨說的德語是啥意思,不過也喉嚨響了起來。

雙方爭執當然是多特蒙德樂意看見的,越拖時間,對他們來說就越有利,已經超過九十一分鐘了。

出場不久的巴塞羅那隊長普約爾拉開了阿爾維斯,並好聲好氣的勸說著格羅斯克羅茨,作為隊長,他清楚現在巴塞羅那面臨的處境,說實話,他覺得扳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能輸球又輸人。

對於豪門來說,面子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更何況現在阿爾維斯越吵,時間也會拖延的越長。

終於,在時間完全超過九十二分鐘的時候,羅伊斯慢慢站起來,往邊上走去,和隊長凱爾擁抱了一下,一瘸一拐的走到替補席上坐了下來。

凱爾一邊跑上來,一邊指揮著隊友們:「往後退!不要讓他們進入禁區前沿就可以了!」

卡紹伊一邊看著手錶,一邊伸出手,比賽重新開始,此時,場上時間是92:16,已經超過補時時間十六秒。

巴塞羅那在後場草草傳了兩下球,皮克往前掃了一眼,就大腳往前開去。

此時,多特蒙德球迷這邊已經開始拚命鼓著腮幫子吹口哨,提醒卡紹伊時間已經到了。

卡紹伊也在看錶。

蘇博蒂奇在和梅西的爭頂中輕易頂到了球,直接將球往中線頂過去,又高又飄,萊萬在中場用身體和布斯克茨爭奪位置。

萊萬頂到了球,他一甩頭,往巴塞羅那的半場頂過去。

多特蒙德球迷這邊,滿場的口哨聲突然變成了歡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