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只有到了這時,才能成為引導體內神力或是魔力的引信,使神力或魔力瞬間膨脹,從而使得神體或是魔體爆開,依靠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給對手造成重創。

真神以上的強者,很少有人使用這種方式,因為一旦使用靈魂之力引爆了**,就是真正的靈魂寂滅,連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自曝是一種極端的方式,陸青峰沒想到,這個魔君竟然使用這種方式和自己同歸於盡。

他被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擊飛到千里之外,神體不斷的翻滾著,憑藉他的修為,也不能自主的控制神體。

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神體懸浮在空中,神識掃描了肉身,並沒有什麼變化,在被衝擊波擊飛的瞬間,為了保險起見,五行空間圖化作五彩戰衣,給自己增加了一層保障。

如今,霸體已然小成,吸收到體內的神力,還有大部分強化著肉身,因此,也讓他修為的提升變得很緩慢。

還有就是,突破到真神以後,五行神力已經合一,變成了真正的混沌神力,肉身在霸體小成的基礎上,更是成為了混沌體,相同級別的人使用先天靈寶,也不能傷害到他的神體。

轉身看向身後,是距離爆炸中心千里開外之處,數千真神和魔神被衝擊到這裡,雖然沒有人隕落,卻也因此造成了輕重不等的傷勢。

還沒回過頭來,魏波和陸青城從身後沖了上來,看到陸青峰站在此地,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大哥,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正在和一個魔神打鬥的起勁呢!抽冷子就被衝擊到這裡了,幸好沒有受傷,還算幸運。」

「青城,別提了,和我打鬥的一個魔君自爆了魔體,本來想好好戲耍此人一番,沒想到這傢伙行事這麼極端。」

陸青峰和陸青城說著,臉上顯露出一股哭笑不得的神色,雖然是魔體自爆,但是,這些真神所造成的傷勢,也和自己脫不了干係。

魏波聽了陸青峰所說,驚訝的說道:「魔君強者的自爆,果然非同尋常,以前我也只是聽說很厲害,從來沒見過,恐怕我老爹都沒見過,今天算是開眼了。」

「大哥,你就在這個自爆的魔君身邊,我們都受了些傷,你就沒事嗎?」

陸青峰呵呵笑道:「我已經霸體小成,再加上混沌體的雙重疊加,這樣的強度要讓我受傷,還差那麼一點。」

陸青城看著大哥,羨慕的說道:「大哥,你真是變態啊!和你相比,我簡直什麼都不是了。」

魏波看著陸青城的神色,頓時安慰道:「青城,你和誰比不好?非得和他比?人比人會氣死人的。」

陸青峰聽著二人的談話微笑不語,神識向整個戰場掃描出去,頓時發現了情況。

「魏道友,青城,你們現在要是抓緊的話,也許還能有仗打,我就不陪你倆了。」

說完,直接瞬移而走,一步就到了千里之外,而和陸青峰相對的方向,龍飛和龍嵐兄妹二人也沒閑著,他們的對手,是一個魔君巔峰的強者,看此人的魔力渾厚程度,離魔祖只有一步之遙。

當陸青峰和那個自爆的魔君打鬥時,他們兄妹的對手就是此人,這位魔君自爆的一刻,衝擊波瞬間波及到打鬥的三人。

三人同時向戰圈外翻滾出去,龍飛擔心對手要逃,他雖然不能控制神體的翻滾,卻可以控制神體以更快的速度飛行,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翻滾著的魔君。

伸手抓住了這個魔君的一條腿,龍飛這一抓倒好,本來翻滾著的神體頓時穩定下來,筆直的向遠處飛了出去。

二人一直飛到千里之外,他們和數千人類和魔族的真神停在了這裡,他們不是和這兩人一樣抓在一起,在這裡再次開始了一場混戰。

二人剛停下,龍嵐就追了上來,龍飛抓著此人的腳脖子,迅速輪了起來,這個魔君在空中不斷的轉圈,龍飛抬腿踢在此人的額頭上。

「龍爺爺非踢死你不可,你說你額頭上長著一隻尖角幹嘛!人不人鬼不鬼的多難看,我乾脆給你踢掉了算了。」

這一腳下去力道過大,正好踢在這個魔君的尖角根部,尖角倒是沒折,而是被龍飛直接從根部踢飛。

這個魔君還被他輪著在半空轉圈,雙手迅速捂住了額頭,鮮血順著手指縫流淌出來,瞬間的功夫,臉上都淌滿了鮮血。

「臭長蟲,把你家嗤光爺爺的角踢沒了,爺爺和你沒完,有種的你把爺爺放下來,和我光明正大的大戰一場。」

原來這個魔君叫嗤光,在被龍飛抓著轉圈的同時,嘴裡還罵罵咧咧的不停大叫著。

「哦?你原來叫嗤光啊!嗤明、嗤雄、嗤青是你什麼人?想必你們一定是一個種族的,都長著一樣的尖角。」

「臭長蟲,你說的三個人是我大哥、二哥、三哥,我是他們的四弟,我三個哥哥都毀在了你們的手上,有種的你就別放下我來,否則我和你沒完。」

「媽了個巴子的,我讓你一口一個長蟲的叫個沒完,你家龍爺爺是巨龍,是英俊倜儻的巨龍。」

尖角踢沒了,龍飛的大腳丫子不停,在嗤光的魔體上胡亂的猛踢,逮住哪裡算哪裡,根本就沒有準確的目標。

很快,嗤光被龍飛踢得面目全非,龍嵐在不遠之處觀看,就算對手是人類深惡痛絕的魔族,她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哥,你還是把這個嗤光放下來吧!你這樣打一個沒有還手之力的魔族有什麼意思啊!你把他放下來,小妹和你一起收拾他。」

自從確認了龍嵐是他親妹妹后,龍飛對妹妹的話更是言聽計從,只要是龍嵐說的話,他從來就不反對。

「好的,嵐兒,哥知道你現在是手癢了,我這就把他交給你處置,是殺是留隨你的便。」

龍飛說完,雙手抓住嗤光的兩條腿,輪的越來越快,然後對準了龍嵐的方向,猛然把嗤光甩了出去。

龍飛甩飛嗤光產生的速度,和剛才自爆的衝擊波相差甚遠,嗤光很快就穩住了魔體,手裡瞬間出現一柄魔劍,正好遇到迎面衝上來的龍嵐。

「你是那個臭長蟲的妹妹是吧!感謝你剛才替我說情,所以,我就先打發你回老家。」

嗤光迅速沖向龍嵐,魔劍直指龍嵐眉心,劍身上散發出冰冷的寒意,黑光迅速閃亮起來。

嗤光的用意很明顯,他要把在龍飛那裡吃得虧,在龍嵐那裡都找回來。

以前兄妹聯手的時候,龍嵐只是輔助龍飛,所以,龍嵐的強悍並沒有充分的發揮出來,吃柿子要挑軟的吃,嗤光也懂得這個道理。

只是嗤光忘了一點,兄妹二人都是巨龍,巨龍的**堪比先天靈寶,當嗤光的魔劍到了龍嵐眼前時,龍嵐迅速伸出左手,一把抓住刺來的魔劍。

看到兵器被龍嵐抓住,嗤光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握劍的手上,想要從龍嵐的手裡奪過自己的魔劍,可是,他無論他怎麼努力,魔劍仍然被龍嵐緊緊抓著。

「你這個魔君真是白活了,既然知道我們是巨龍一族,難道你就不知道龍族的肉身堪比先天靈寶?」

此時,龍飛也從後面追了上來,不管龍嵐還在和嗤光僵持,挺劍就向嗤光后心刺了出去。

看到龍飛動手,龍嵐也懶得和他廢話,長劍對著嗤光握劍的手腕削了過去,情況危機,嗤光來不及考慮,急忙撒了手裡的魔劍,閃身向旁邊躲開。

嗤光躲得還是慢了一點,龍飛刺來的長劍,從他的右肩胛骨刺了進去,龍飛接著又抬起左腿,一腳踹在嗤光的腰上。

嗤光讓龍飛一腳踹飛,在飛出去的瞬間,手裡再次出現了一柄魔劍,嗤光看著手裡的魔劍,嘴裡還沒忘了嘆息道:「後天靈寶?這還能打鬥嗎?」

先天靈寶並不是每人都有,能擁有一件就算很了不起了,在這個戰場上,大部分的人類和魔族都使用的後天靈寶,使用先天靈寶的,都是一些出類拔萃的存在。

魔劍只能向其中注入魔力,到了她的手裡也沒用,如果到陸青峰手裡就不同了,可以瞬間把混沌神力轉化成魔力,注入到魔劍之中,同樣是一柄殺人利器。

握著這柄魔劍,看著衝上來的兄妹二人,嗤光心裡一點底都沒有,這兄妹二人手裡握著的可都是先天靈寶,一旦碰到對方的兵器,自己的魔劍非斷了不可。

「嗤光,你也太寒酸了,魔君巔峰強者還用這麼破爛的魔劍,我要是還用先天靈寶和你打,未免顯得我太欺負你了,我們乾脆用拳頭怎麼樣?」

龍飛說完,馬上收起了長劍,迅速向嗤光沖了過去,龍嵐也同樣收起長劍,從另外一個方向向嗤光衝去。

嗤光仍然握著魔劍,一步就瞬移到龍飛對面,魔劍揮動,眨眼就刺到龍飛面門。

「小樣的,和你說了別用劍,你怎麼不聽話呢?我妹妹搶了你的魔劍,你家龍爺爺就毀了你的魔劍。」

龍飛說著話,手已經伸向了刺來的魔劍,一把讓他抓在手裡,手腕猛一用力,只聽咔吧一聲脆響,魔劍從劍身中間讓龍飛撅成兩半。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修士到了真神級別以上,或是魔族之人的修為到了魔神以上,靈魂發生了根本蛻變,此時的靈魂不死不滅,釋放出來的靈魂之力更是異常強大。【全文字閱讀.】

只有到了這時,才能成為引導體內神力或是魔力的引信,使神力或魔力瞬間膨脹,從而使得神體或是魔體爆開,依靠爆炸產生的衝擊波,給對手造成重創。

真神以上的強者,很少有人使用這種方式,因為一旦使用靈魂之力引爆了**,就是真正的靈魂寂滅,連轉世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自曝是一種極端的方式,陸青峰沒想到,這個魔君竟然使用這種方式和自己同歸於盡。

他被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擊飛到千里之外,神體不斷的翻滾著,憑藉他的修為,也不能自主的控制神體。

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神體懸浮在空中,神識掃描了肉身,並沒有什麼變化,在被衝擊波擊飛的瞬間,為了保險起見,五行空間圖化作五彩戰衣,給自己增加了一層保障。

如今,霸體已然小成,吸收到體內的神力,還有大部分強化著肉身,因此,也讓他修為的提升變得很緩慢。

還有就是,突破到真神以後,五行神力已經合一,變成了真正的混沌神力,肉身在霸體小成的基礎上,更是成為了混沌體,相同級別的人使用先天靈寶,也不能傷害到他的神體。

轉身看向身後,是距離爆炸中心千里開外之處,數千真神和魔神被衝擊到這裡,雖然沒有人隕落,卻也因此造成了輕重不等的傷勢。

還沒回過頭來,魏波和陸青城從身後沖了上來,看到陸青峰站在此地,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

「大哥,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正在和一個魔神打鬥的起勁呢!抽冷子就被衝擊到這裡了,幸好沒有受傷,還算幸運。」

「青城,別提了,和我打鬥的一個魔君自爆了魔體,本來想好好戲耍此人一番,沒想到這傢伙行事這麼極端。」

陸青峰和陸青城說著,臉上顯露出一股哭笑不得的神色,雖然是魔體自爆,但是,這些真神所造成的傷勢,也和自己脫不了干係。

魏波聽了陸青峰所說,驚訝的說道:「魔君強者的自爆,果然非同尋常,以前我也只是聽說很厲害,從來沒見過,恐怕我老爹都沒見過,今天算是開眼了。」

「大哥,你就在這個自爆的魔君身邊,我們都受了些傷,你就沒事嗎?」

陸青峰呵呵笑道:「我已經霸體小成,再加上混沌體的雙重疊加,這樣的強度要讓我受傷,還差那麼一點。」

陸青城看著大哥,羨慕的說道:「大哥,你真是變態啊!和你相比,我簡直什麼都不是了。」

魏波看著陸青城的神色,頓時安慰道:「青城,你和誰比不好?非得和他比?人比人會氣死人的。」

陸青峰聽著二人的談話微笑不語,神識向整個戰場掃描出去,頓時發現了情況。

「魏道友,青城,你們現在要是抓緊的話,也許還能有仗打,我就不陪你倆了。」

說完,直接瞬移而走,一步就到了千里之外,而和陸青峰相對的方向,龍飛和龍嵐兄妹二人也沒閑著,他們的對手,是一個魔君巔峰的強者,看此人的魔力渾厚程度,離魔祖只有一步之遙。

當陸青峰和那個自爆的魔君打鬥時,他們兄妹的對手就是此人,這位魔君自爆的一刻,衝擊波瞬間波及到打鬥的三人。

三人同時向戰圈外翻滾出去,龍飛擔心對手要逃,他雖然不能控制神體的翻滾,卻可以控制神體以更快的速度飛行,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翻滾著的魔君。

伸手抓住了這個魔君的一條腿,龍飛這一抓倒好,本來翻滾著的神體頓時穩定下來,筆直的向遠處飛了出去。

二人一直飛到千里之外,他們和數千人類和魔族的真神停在了這裡,他們不是和這兩人一樣抓在一起,在這裡再次開始了一場混戰。

二人剛停下,龍嵐就追了上來,龍飛抓著此人的腳脖子,迅速輪了起來,這個魔君在空中不斷的轉圈,龍飛抬腿踢在此人的額頭上。

「龍爺爺非踢死你不可,你說你額頭上長著一隻尖角幹嘛!人不人鬼不鬼的多難看,我乾脆給你踢掉了算了。」

這一腳下去力道過大,正好踢在這個魔君的尖角根部,尖角倒是沒折,而是被龍飛直接從根部踢飛。

這個魔君還被他輪著在半空轉圈,雙手迅速捂住了額頭,鮮血順著手指縫流淌出來,瞬間的功夫,臉上都淌滿了鮮血。

「臭長蟲,把你家嗤光爺爺的角踢沒了,爺爺和你沒完,有種的你把爺爺放下來,和我光明正大的大戰一場。」

原來這個魔君叫嗤光,在被龍飛抓著轉圈的同時,嘴裡還罵罵咧咧的不停大叫著。

「哦?你原來叫嗤光啊!嗤明、嗤雄、嗤青是你什麼人?想必你們一定是一個種族的,都長著一樣的尖角。」

「臭長蟲,你說的三個人是我大哥、二哥、三哥,我是他們的四弟,我三個哥哥都毀在了你們的手上,有種的你就別放下我來,否則我和你沒完。」

「媽了個巴子的,我讓你一口一個長蟲的叫個沒完,你家龍爺爺是巨龍,是英俊倜儻的巨龍。」

尖角踢沒了,龍飛的大腳丫子不停,在嗤光的魔體上胡亂的猛踢,逮住哪裡算哪裡,根本就沒有準確的目標。

很快,嗤光被龍飛踢得面目全非,龍嵐在不遠之處觀看,就算對手是人類深惡痛絕的魔族,她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哥,你還是把這個嗤光放下來吧!你這樣打一個沒有還手之力的魔族有什麼意思啊!你把他放下來,小妹和你一起收拾他。」

自從確認了龍嵐是他親妹妹后,龍飛對妹妹的話更是言聽計從,只要是龍嵐說的話,他從來就不反對。

「好的,嵐兒,哥知道你現在是手癢了,我這就把他交給你處置,是殺是留隨你的便。」

龍飛說完,雙手抓住嗤光的兩條腿,輪的越來越快,然後對準了龍嵐的方向,猛然把嗤光甩了出去。

龍飛甩飛嗤光產生的速度,和剛才自爆的衝擊波相差甚遠,嗤光很快就穩住了魔體,手裡瞬間出現一柄魔劍,正好遇到迎面衝上來的龍嵐。

「你是那個臭長蟲的妹妹是吧!感謝你剛才替我說情,所以,我就先打發你回老家。」

嗤光迅速沖向龍嵐,魔劍直指龍嵐眉心,劍身上散發出冰冷的寒意,黑光迅速閃亮起來。

嗤光的用意很明顯,他要把在龍飛那裡吃得虧,在龍嵐那裡都找回來。

以前兄妹聯手的時候,龍嵐只是輔助龍飛,所以,龍嵐的強悍並沒有充分的發揮出來,吃柿子要挑軟的吃,嗤光也懂得這個道理。

只是嗤光忘了一點,兄妹二人都是巨龍,巨龍的**堪比先天靈寶,當嗤光的魔劍到了龍嵐眼前時,龍嵐迅速伸出左手,一把抓住刺來的魔劍。

看到兵器被龍嵐抓住,嗤光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在握劍的手上,想要從龍嵐的手裡奪過自己的魔劍,可是,他無論他怎麼努力,魔劍仍然被龍嵐緊緊抓著。

「你這個魔君真是白活了,既然知道我們是巨龍一族,難道你就不知道龍族的肉身堪比先天靈寶?」

此時,龍飛也從後面追了上來,不管龍嵐還在和嗤光僵持,挺劍就向嗤光后心刺了出去。

看到龍飛動手,龍嵐也懶得和他廢話,長劍對著嗤光握劍的手腕削了過去,情況危機,嗤光來不及考慮,急忙撒了手裡的魔劍,閃身向旁邊躲開。

嗤光躲得還是慢了一點,龍飛刺來的長劍,從他的右肩胛骨刺了進去,龍飛接著又抬起左腿,一腳踹在嗤光的腰上。

嗤光讓龍飛一腳踹飛,在飛出去的瞬間,手裡再次出現了一柄魔劍,嗤光看著手裡的魔劍,嘴裡還沒忘了嘆息道:「後天靈寶?這還能打鬥嗎?」

先天靈寶並不是每人都有,能擁有一件就算很了不起了,在這個戰場上,大部分的人類和魔族都使用的後天靈寶,使用先天靈寶的,都是一些出類拔萃的存在。

魔劍只能向其中注入魔力,到了她的手裡也沒用,如果到陸青峰手裡就不同了,可以瞬間把混沌神力轉化成魔力,注入到魔劍之中,同樣是一柄殺人利器。

握著這柄魔劍,看著衝上來的兄妹二人,嗤光心裡一點底都沒有,這兄妹二人手裡握著的可都是先天靈寶,一旦碰到對方的兵器,自己的魔劍非斷了不可。

「嗤光,你也太寒酸了,魔君巔峰強者還用這麼破爛的魔劍,我要是還用先天靈寶和你打,未免顯得我太欺負你了,我們乾脆用拳頭怎麼樣?」

龍飛說完,馬上收起了長劍,迅速向嗤光沖了過去,龍嵐也同樣收起長劍,從另外一個方向向嗤光衝去。

嗤光仍然握著魔劍,一步就瞬移到龍飛對面,魔劍揮動,眨眼就刺到龍飛面門。

「小樣的,和你說了別用劍,你怎麼不聽話呢?我妹妹搶了你的魔劍,你家龍爺爺就毀了你的魔劍。」

龍飛說著話,手已經伸向了刺來的魔劍,一把讓他抓在手裡,手腕猛一用力,只聽咔吧一聲脆響,魔劍從劍身中間讓龍飛撅成兩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