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另外那一千多武士,就跟隨他掩護幾萬族民,一起進山躲避戰亂。

靈宣洛側耳傾聽神殿動靜,對那邊暫時放了心,便將注意力轉回南風這邊,繼續目不轉睛地盯著金蠶鏡面。可他對鏡子反映出敵情,依然百思不得其解。

「火鈴兒的魂魄,被姑姑收入曦穆靈珠后,一直供奉在仙靈冢里,由四靈看守,只等百年後再入六道輪迴,怎可能和南風勾結在一起?但若不是他,這魔嬰童熒光,又該如何解釋?」

他再對火焰細加分析,更覺心驚,能將魔嬰寶血的成分與火相容,這點自己無論如何都做不到,而此人卻有這種本事,豈不是說,他的法力有可能在自己之上?

「師祖姑姑,宣洛多希望你能陪伴在側,為我指點迷經,告訴我這許多事情的背後,究竟還有哪些我不知道的隱情?亦或者,有些事連你都不甚了解?」

南風火筒里噴出的火,其威力看上去相比普通火焰,強出十倍都不止,所以它燒毀桑林的速度,遠快於蠱境里人們的預料。

正在進食的金蠶,突遭這橫禍,紛紛驚恐地從桑林里逃散,想爬回無影溪,可濃烈的火勢一席捲過來,就被燒得成片化去。

金蠶數量不斷減少,構成無影門的溪水在從外端蒸發,門形越來越淺,靈宣洛一顆心,也越揪越緊。

他眼睛盯著金鏡,手卻死死扎住蛟虯劍,片刻都不敢放鬆。他已不願再躲在石洞里,只打算南風一出現,就衝出去與他硬戰。

沒過多久,就聽無影門處響起「嘩啦」聲,那道弧形拱門的虛像,在蠱境這邊也顯現出來,且不停劇烈搖晃。一顆顆水珠飛濺開去,不及落地,便化作了團團白霧狀的蒸汽。

這一切猶如發生在片刻之間,待蒸氣散盡,無影門被攻破了。(未完待續。) 世界上什麼生意最賺錢?

是在雨天賣傘?

是在災年賣糧?

是在半夜三更的搖一搖上面賣小電影?

亞索表示,這些生意和在高考考場上賣答案比起來,真是弱爆了!

如今在這決定著能否晉陞中忍的最終時刻,亞索的捲軸簡直就是暴利的代名詞。

哪怕二十萬的價格對於任何一個下忍來說都是天價,但依然讓人趨之若鶩。

下忍和中忍,許多人一輩子都有可能無法跨越的鴻溝,如今只要二十萬,只要二十萬就能擺平!

又有誰能夠恪守本心,不為所動呢?

在絕地求生試煉中,考生們跳傘之時只有一條單衣,裝備全靠搜索撿取,自然身上是沒錢的。

但是沒關係,亞索早就準備好了一份份協議文書,只要按個手印,通關捲軸帶回家。

其實有不少忍者,尤其是外村的忍者,簽字畫押的時候內心是冷笑著的。

區區一紙協議,也想讓本大爺拿錢嗎?

出了考場,本大爺就是中忍了,是自家村子重視的對象了,欠錢不還你又能怎地?

難不成你一個十三四歲的中忍,還有足夠的排面,能帶著木葉暗部拘留我不成?

呵呵,可笑!

……

亞索當然不會去揣摩這些大肥羊的內心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甚至還有點想笑。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白紙黑字的,讓無理也要攪三分的亞索佔據了道德的制高點,下場可想而知。

大不了到時候,把這些老賴統統送去黑水礦業有限公司的黑煤窯裡面服役個一二十年就好了。

反正木葉飛艇設計之初就是油電混合的,除了宇智波能源以外,也是要燒煤炭的。

煤炭的產能不足也一直是個大問題,勞工苦力都是大大的缺。

……

看著生意興隆的攤子,毛利翔子忍不住懷疑,這些捲軸該不會都是贗品吧?

然而理智告訴她,這並不可能。

這次的主考官可是凶名赫赫的志村團藏,傳聞中,那可是一個以手段嚴酷狠辣著稱的老牌忍者,恐怕沒有誰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這種事情。

而且自己的恩師,溪流老師也是這次考試的副考官,有他在,誰又能翻起風浪呢,應該足以保證試煉的公平了。

這樣想著,毛利翔子搖了搖頭,神色複雜的瞟了一眼抱著一堆通關捲軸傻笑的表哥,然後腳步堅定的向橋對岸走去。

……

「五個捲軸!」

就在此時,一個閃亮的小光頭出現在了亞索案前。

「一百萬?」

這個金額讓亞索眉頭一揚,看著眼前這個禿瓢也順眼起來了,哪怕他曾經抓過自己的領子。

「青木司,沒必要買這麼多吧,我覺得兩枚捲軸已經非常保險了啊。」毛利十藏忍不住開口道。

小光頭無視了十藏的勸告,在貨攤左側的某一堆捲軸中,迅速地抓取了五個,傲然的開口道:

「哼,我們青木家族雖然沒有你們毛利家地位高,但如果只是論財富的話,青木可是不會輸給任何家族的,還有,如果你繼續和這些木葉的小鬼走那麼近的話,我可不能保證,村子里不會傳出什麼流言蜚語。」

「你別瞎說,我和亞索只是老朋友而已。」

「呵呵,木葉遲早是我們的敵人,你這種愚蠢的傢伙,就不配擁有毛利的姓氏,更不配做翔子的表哥!」

……

「那個,那個對捲軸是……」

與此同時亞索,愣愣的看著青木司抓取捲軸的位置,想要解釋一下,畢竟對於土豪,亞索始終都有一顆和他做朋友的心。

但是青木小光頭顯然有說rap的天賦,語速快得始終讓亞索插不上嘴。

最終,青木司甩下一個霸氣側漏的背影,屁顛屁顛地朝著毛利翔子遠去的方向,快步趕了上去。

「翔子小姐,翔子小姐,我這裡有五個捲軸了,保險起見,我分你一個好嗎?」

————————————————

大肥羊畢竟有限,直到最後亞索的捲軸也沒賣完。

掏出手錶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亞索使喚自來也收拾了攤位,然後一行人晃晃悠悠地去往了橋對岸。

「木葉小鬼,你這是詐騙!你這是犯罪!」

亞索剛剛抵達,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聲便驚起雀鳥無數。

在數個暗部忍者的控制之下,青木小光頭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憤怒的嚎叫道:「你這個騙子,你賣給我的五枚捲軸,全是假的,假的!」

廢話,我當然知道那些都是假捲軸啊,我也沒打算賣啊,我也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誠信儒商啊!

亞索嘆了口氣,無奈皺眉道:「小伙汁,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說我販賣通關捲軸,這可是誹謗啊!」

聽到亞索這顛倒黑白的話,小光頭更加憤怒,表情扭曲,對一旁的考官道:「剛才就是這個紫發的小鬼賣給我假捲軸的,二十萬一個,一共五個捲軸!他這是擾亂考試秩序!」

為了顯示公平,彰顯木葉的大氣,這裡的考官不僅有木葉的,也有少量雨忍的,而青木小光頭找上的這個考官,便是一名雨忍。

「呵呵!」

不等雨忍考官說話,亞索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考官大人,這個小光頭是血口噴人啊,通關捲軸這麼寶貴的東西,我怎麼會拿去賣呢,不信您可以問問其他的考生,他們願不願意把自己用性命換來的捲軸賣掉。」

「別的考生!對對對,除了賣給我,這小子還賣了許多捲軸給別的考生,不信您可以問問,他他他,還有他,都買了!」

隨著狀若瘋癲的青木小光頭手指一頓亂點,被點到的考生全都色變。

開什麼玩笑,老子好不容易花錢當上了中忍,你這個光頭居然想拖我下水,實在太過可惡!

眾人紛紛怒道:「你這光頭佬吃錯藥了吧,這捲軸明明是我自己得來!」

「就是,那可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啊!」

「……」

說著說著,可能是想到了即將償還的巨款,幾個准中忍越說越心痛,越說越心酸。

最後不知是誰帶頭,汪的一聲哭了出來,不多時,整個考場便哭聲一片。

本該喜慶的時刻,卻幾乎所有的准中忍都紛紛落淚,這還是自各個忍者村建成以來的第一遭。

這樣的場面都快趕上一年一度的慰靈碑紀念了,簡直是聞者傷心,見著落淚,實在是太慘了。

看著這些衣衫襤褸,面有菜色的考生們,就連雨忍考官也沖著青木司露出了不喜之色。

這些孩子們,都是經歷了多大的磨難才脫穎而出的啊,你居然就這樣污衊他們的付出,實在是不當人子啊!

「你們,你們……」

青木小光頭見勢不妙,連忙四下環顧,見到一旁的毛利翔子面無悲色,便像是看到了救星:「翔子小姐,你沒有得過那小子的好處,你快說說他有沒有賣捲軸!」

毛利翔子聞言露出了些許遲疑之色,目光閃爍地瞥了一眼抱著緊緊抱著捲軸的毛利十藏,最終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沒有,我不知道賣捲軸那種事情……」

「翔子小姐,居然連你也……」

噗的一聲,青木司氣急攻心,吐出了一口老血。

「夠了,還嫌不丟人嗎,按你的說法,這麼多人都買了這個小鬼的捲軸,那他豈不是起碼找到了一百枚捲軸?你覺得這種事情可能嗎?」

「咳咳咳!」

亞索咳了咳,淡然的道:「考官大人,那樣子的話,就是一百二十枚,這個小光頭真是良心大大滴壞,完全是把您當傻瓜在哄騙啊!」

亞索一邊說著,一邊從背包里取出了整整二十枚捲軸,放在了驗收台上……

————————————————

那個……關於封面,其實這個封面是本書第一個封面,換成小新的時候也是被罵過的,現在燒賣真不知道哪個好了,在這裡投個票吧。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靈宣洛獨守紅林長廊,希望無影門能盡量支撐得久,以為神境里的普通百姓,爭取更多逃亡時間。

不料南風用的所謂妖火,竟是含魔嬰寶血的怪火,且火力猛烈,僅用片刻就燒毀桑林,燒死所有金蠶,令無影門化去。

曾被傳得神乎其神的金蠶蠱境,在那怪火的進攻下,變得不堪一擊,在享受了五百年世外桃源的美妙生活后,就這樣消失得不留痕迹。

南風長老站在曾經長滿桑樹的空地上,放肆地大笑。這可是他被獰滅天子滅去一隻眼以來,乾的最為得意的一件事–募須神族的蠱術享譽天下,卻被他用一隻小小火筒,輕而易舉地破解,這消息若在中原傳開,他今後的名頭得有多響?

自從變了獨眼龍后,他的脾氣比過去更加暴躁。他實不甘心就這樣瞎眼,發誓必報此仇。

但是,雖然把他傷成這樣的是妖王,他卻不願真把仇算到他身上。

等事過後冷靜下來,他借回憶分析當時的情況,再結合水鈴兒能那樣快速地由指天禪六層,晉級到第七層,並因此在通仙大典上獲得稽洛留仙身份,得到仙號靈宣洛,這林林種種的因素混一起,他就明白了獰滅躲進宇宙心境,到底在進行什麼,關鍵是,到底在保護什麼。

他始終固執地認為,獰滅從小與他關係不錯,根本不會這樣與他對著干。他之所以變成今天這模樣,皆因曦穆彤不知用什麼法術,狐惑了他,才導致他作出這種種在他南風看來,是失常的舉動。

現在曦穆彤大勢已去,靈宣洛的勢頭正在崛起,於是他自然將新仇舊恨,一股腦兒都歸咎給了靈宣洛。

再說雲清,這該死的鬼女答應過他,在他入定去見獰滅時,要好好為他護法。若她真是一直守在鹿鳴殿里,見到他反應不對,就該把他喚醒,這樣他還能保住那隻眼。誰知她不但未盡保護職責,還偷偷溜進禪室,不知用什麼方法搜出火靈閣,見了在火硝水缸里韜光養晦的魔嬰童火鈴兒。

徒弟如此不肖,他懊惱自己收了這麼個獸性的蠢物,同時也怪自己教徒無方,自是憤怒難當。但他殘暴的本性,相比他那女弟子,也沒好去哪兒,雲清這樣,只能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想想這點,只能自認倒霉。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雲清與火鈴兒見面的結果還不算差,火鈴兒不光沒為難她,對她的印象還好過以前,這倒讓他大為吃驚。

另外雲清聽從火鈴兒的建議,真就跑去雲南尋找募須神族,意圖奪回鬼王印信,真正坐上鬼王寶座以延續將盡的鬼命,也算她是在做正事。

不過這鬼徒弟不管做什麼,老天好像都在和她過不去,她的圖謀基本都以「一敗塗地」四個字收場,這次也沒例外。

這不,幾日前,他忽然失去了她的消息,無論怎樣打探,都再見不到她的影像,這鬼女就好像已人間蒸發。

他生怕她是大限到,直接就在蒼山的老林里化作黑粉,煙消雲散了,那麼即將發動的六界之戰,那八萬鋼魂兵由誰領導?這不是拆他的台嗎?

他急忙鑽進火靈閣找火鈴兒拿主意,那怪物卻哈哈大笑,說這種情況不必問,就是雲清已被仙族人俘虜,關進仙族結界,他自然就找她不到了。

(未完待續。) ?南風長老從火鈴兒處得知,雲清失去聯絡,是因為被仙族人俘虜,關進了結界。

其實就他本心來說,他實在不願為了救她,就興師動眾地出兵雲南。對於這個徒弟,他素來只有膩煩,沒有感情,而她對他懷的是啥心思,他心裡也一清二楚。

這因利益而勉強聚在一起的師徒,百年來貌合神離,只是彼此利用,所以哪怕她真從世間消失,他也不會有何惋惜,相反還會因擺脫了一個累贅而慶賀。

不過南風無法對她放手的原因,是她握在手上的,統御那八萬鋼魂兵的兵權。那些鬼兵經歷過火硝水的洗禮,思想已固如磐石,無論如何都不會再背叛她。

他南風雖有邪功風雷破,幾百年來,也用陰損招數贏過不少人,可實在是沒啥統兵的本事。單說那幾十萬即將背叛獰滅的妖兵,也是他憑藉三寸不爛之舌,遊說天使將軍得來。說白了,統兵大權還歸於那幾位將軍,他壓根就用不著操心。

所以控制雲清,就等於控制了直屬於她的鋼魂兵,這他可捨不得丟,於是趕緊從西王山的大牢里釋放顏九,向她說明此行目的是救她主帥。

顏九對雲清忠心不二,自然趕快行動,召齊二萬鋼魂兵,就隨南風浩浩蕩蕩殺向了雲南。

出兵前,火鈴兒再次找來南風,向他面授心機。

募須神族擅長用蠱,當年達瓦央吉完全是用蠱蟲封境,才成功將神族從現實世界隱去。只要首先找出無影門,再除盡蠱蟲,便可破除蠱術,讓神境顯露原形。

南風聽得瘦小的身子更矮了半截,火鈴兒說的這兩條,他可一條都做不到。

火鈴兒見他如此不中用,氣惱萬分,不過再想想,南風無能,不是更顯得出他的機智嗎?所以他這氣,是來得快消得也快。

火鈴兒告訴南風,這兩件事,自己都可助他辦到。首先通過安插在昆明部落里的人,為蠱境里的眼線送信,那人就會在約好的時間內,讓無影門顯形。

至於殺死蠱蟲,更加簡單。蠱蟲怕火,但不是用普通的火就能燒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