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去死。吼。。”見到趙雲的攻擊再次襲來,張飛不得已,再次怒吼一聲。

張飛的大吼,傳出去很遠,讓周圍觀戰的戰將都是目瞪口呆,有些離得近的士卒,竟然直接被震死,當然了,一些玩家死傷更是慘重。

“叮。西瓜死亡。”

“叮。無畏死亡。”

“叮。蔡先生死亡。”

。。。

李易身邊的玩家竟然都死了,誰讓他們離戰場太近,如今都死了。

“呼。多虧炳元和羽卒了。”李易也是十分緊張,他的血量如今也是下降了一半,要不是他等級在五十以上,成功三轉,在加上週倉和管亥的保護,他也是會死亡的。

“主公沒事就好, 狂妃難馴,王爺你要乖 ,真是神奇。”周倉看着張飛的神勇,很是羨慕。

要知道他當初可是和張飛打成平手的,如今他倆要是再戰,估計會被張飛直接秒殺,一點懸念也是沒有。

實在是張飛成長的太快,他遠遠不是對手。


“羽卒,那就是你說過的張飛張翼德!實力怎麼會如此之強。”管亥也是看着張飛,不相信是周倉說的那個人。

“就是他,當初他還有一個二哥,竟然和趙雲不相上下,不過如今的趙雲可是更強,不知那人在哪。”周倉聽完,四處開始大量,想要看看關羽在哪。

李易也是看去,但是一來太遠,只能看到趙雲張飛戰鬥那裏,二來袁紹聯軍戰將那裏還有幾百人,人數衆多,看也是看不清。

“吼。”趙雲也是一聲怒吼,不過這不是讓人發暈的吼聲,而是讓人清醒的龍吟。

一聲龍吟過去,直接蓋過了張飛的怒吼,把一些收到攻擊,但是沒有死亡陷入眩暈的人,都是喚醒了,也是解除了張飛的技能。

“去死。”見到趙雲解除了他的技能,張飛大怒,一矛重過一矛,狠狠的刺去,他要用力量壓死趙雲。

“做夢。”趙雲則是使用白龍槍法,這是力量和技巧都有的槍法,並且兩者各佔一般,只要不是力量超過他幾倍的人,根本無法破解。

一條白色真龍開始攻擊,把張飛的力量轉移,反擊,讓張飛自食惡果,雖然張飛攻擊的兇猛,但是無法對趙雲造成任何危險。

張飛是越攻擊越着急,實在是打的太鬱悶了,力氣怎麼加大也是無法打破趙雲的槍法,漸漸的漏洞百出,被趙雲連連搶攻,到了最後,竟然只剩下招架的力量。

而袁紹聯軍戰將大營中,兩人正焦急的看着張飛和趙雲的戰鬥。見到張飛落入下乘,都是萬分着急。

“雲長,去幫幫三弟吧。不然三點肯定要吃虧的。”劉備着急的說道。

“大哥,可是三弟有言,不讓咱們幫忙。這可如何是好。”關羽在一旁也是十分着急。

但是張飛出發前,就和他倆說過,他無論出現什麼事情,都不需要幫忙,他要證明自己,把自己逼入絕境,逼出自己的極限。

“可是。。。雲長,咱們是兄弟,一方有難,我心不忍啊。”劉備實在是太擔心張飛了。

要是張飛佔據上方,哪怕是平手,他也是不會擔心,但是趙雲那是壓着張飛在打,如今張飛的身上傷痕無數,人都變成了一個血人,那是他自己的鮮血。

再說,他們三兄弟,桃園結義,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張飛這一死,他兩怎麼辦,是跟着張飛一起死,那他的宏圖霸業怎麼辦,要是不死,那就是背信棄義,以後還有誰追隨於他。

“再看看,要是三弟不中,我就出手。”關羽聽到這裏,決定出手了。

就算是張飛以後埋怨他,他也要出手,實在是不能讓張飛有事,自從結義後,他對這個三弟很是在乎。


因爲他的潛力甚至比他還強,並且爲人豪爽,很對他的脾氣,兩人的感情甚至比對劉備還好。

“你倆是真傻,還是假傻,在不出手,那人就要失血過多而死了。”一旁聽到兩人對話文丑直接說道。

“是啊,我看你倆還是給他收屍吧。”文丑後邊顏良也是說道。

如今場上的變化很快,就在關羽兩人商議的時候,張飛竟然爆發了,實力增加一大塊,力量也是增強了三成左右,但是仍舊不是趙雲的對手。

張飛變強,趙雲也是在變強,他是拿張飛作爲磨刀石,本來白龍槍法還有許多不如意的地方,經過和張飛對戰,如今越來越如意,這是槍法大乘的表現。

並且擊殺三十餘名戰將的獎勵也是到來,他的實力也是增加一大塊,並且在和張飛的對戰中,把實力都化爲己有。

“呀呀呀。。。去死。”張飛知道在繼續下去,他必輸無疑,甚至連逃跑的希望也是沒有,這一刻,直接拼命了。

手中的蛇矛不管其他,直奔趙雲的要害而去,而趙雲的攻擊他是不管不顧了,這是要和趙雲同歸於盡,張飛拼命了。

“不好,三弟我來也。”關羽見到張飛拼命了,也不管其他,直接拍着坐下紅色寶馬,直接衝向兩人的戰場。

這是要幫助三弟,共同對戰趙雲,手中的青龍偃月刀高高擡起,一條青龍顯現,那是關羽最近研究出的青龍刀法,這一下直接是大招放出。 「說出你的條件!」閉目沉思許久后,余白眉緩緩睜開雙眼,緊緊盯著地獄老人全身上下唯一裸露在外的那雙渾濁雙眼,沉聲道:「只要條件不過分,我可以考慮!」

境界的提升,不管是相師,還是天人,抑或是鍊氣士,都是無法阻擋的誘惑。。更多最新章節訪問:。尤其是如余白眉這樣,修為已經到了瓶頸,想要再往前一步,艱難如登天之人。

哪怕能夠謀求到寸進的機會,只有寥寥一線,他們都會竭盡全力一試。更不用說,如今地獄主人拿出來的這東西,已經讓余白眉幾乎有了十足十突破的把握。

余白眉很清楚,這種機會,這輩子恐怕就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無法把握到手中。所以他必須要留住這次機會,只要地獄主人提出的條件不過分,他就絕不能錯失良機。

「余門主是敞亮人,說話夠痛快。」對余白眉的反應,地獄主人沒有任何吃驚,因為在這樣的誘惑面前,根本沒有任何人能有意志去抵抗,淡淡一笑后,他接著道:「我的條件很簡單,余門主你暫時放棄報仇,暗中併入我地獄。當然我們只是合作關係,你還是上清宮的主人。一年後的大比,你我聯手對付林白!功成后,河圖洛書歸餘門主所有,我只要不死葯!」

余白眉聞言沉默不語,眉頭緊皺,眼珠滾動,思忖不已。說句老實話,相對於能夠讓自己獲得境界的提升而言,地獄主人提出的這個條件實際上並不過分。

而且他自信經過自己這麼久的經營,上清宮早已是鐵桶一塊,為他號令是從。就算地獄主人再有辦法,也不見得就能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便把上清宮據為所有。只是讓他多等待一年,再為余少卿復仇,他實在是有些不甘心。

「余門主,俗話說得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以我之見,以你如今的修為,若是貿然前往燕京,恐怕就只是去送死的份。一年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倒也不長。與其現在沒有任何把握的過去,何不如一年之後,信心滿滿的前往,一舉將林白此獠誅殺!」

見余白眉神情有些猶豫,地獄主人趁熱打鐵的說了一句后,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笑容,淡淡道:「而且余門主你春秋正盛,又豈是那種沒有子嗣的命理。難道你就不想讓自己再有一個兒子,讓這上清宮的大權,能夠世世代代的掌控在你們余家人的手中。」

聲音一字一頓,雖然嘶啞,但卻是帶著一種詭異的蠱惑力,就如同是海妖的歌聲般。

余白眉沉默不語,不過面上的神情卻是緩和了許多,甚至沒有對地獄主人的後半段話表露出任何不滿的情緒。誠如地獄主人所言,上清宮乃是他畢生心血的結晶,為了上清宮的現在,他付出了無數精力。他實在不願在自己百年後,讓上清宮的大權旁落他人之手!

「逝者已逝,生者自當奮力進取。余門主是梟雄,我想應該分得清孰輕孰重吧。」地獄主人見狀又是一聲輕笑,淡淡道:「而且余門主也應該知道,這世上想要謀求境界突破的人不在少數,如果余門主你拒絕的話,我根本不愁找不到下家。」

「你為什麼選擇我,而不是去選擇其他宗門?」沉默許久之後,余白眉的心神終於徹底鬆動,只是他心中還有些不解,緊盯著地獄主人的雙眼,沉聲問道。

「因為余門主你很對我的胃口,殺伐決斷,舉手投足間,一夜覆滅巴蜀地下勢力,手上亡魂無數,我需要這樣的人。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可以真正做成大事。」地獄主人聞言先是一愣,而後突然放聲大笑,笑聲落下后,淡淡道:「這個答案,你滿意么?」

我家有間萬事屋 很滿意,你我是同樣的人。我答應你的條件,從即刻起,你我的協議就開始生效,不過我希望我能儘快得到更多的仙血。」余白眉緩緩點頭,轉頭向著大廳上空望了眼后,緊握拳頭,沉聲道:「卿兒,你等著,再等一年,為父就拿林白的頭顱來告慰你在天之靈!」

「很好,余門主快人快語,痛快!你跟我去我地獄大本營走一遭,等到了那裡之後,仙血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地獄主人聞言輕輕一笑,眼眸中突然有妖異神采露出。

余白眉聞言面上頓時露出猶疑之色,但停頓片刻之後,卻還是點了點頭。他知道,這世上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自己否決了地獄主人的提議,不前往地獄大本營,那自己永遠都不會得到仙血。一年的時間並不算長,與其多做爭執,倒不如依言行事。

「聽我的號令!上清宮從即日起封山一年,非我號令,任何人不得外出!」等到地獄主人將那層屏蔽收取之後,余白眉向著周遭那些門徒們掃視了一眼,緩緩道:「一年之後,我將率領諸位,前往奇門大比!我上清宮,必將在那一役之後,名揚四海,為少門主復仇!」

「一年之後,名揚四海,告慰少門主英靈!」聽得余白眉這話,那一眾門徒臉上頓時露出欣喜之色,也不加追問,大聲附和不止。對於他們而言,復仇實在是太遙遠太遙遠,能夠多保住一年時間的小命,能夠再平穩的過上一年,就已是莫大的歡喜。

「帶路吧。」向著一眾門徒掃視了眼后,余白眉側身向著

地獄主人做了個請的動作,然後目中露出一抹遲疑之色,如同在質問地獄主人,又像是在質問般,喃喃自語道:「這一行,前路究竟是康庄大道,還是龍潭虎穴?究竟是攻守同盟,還是與虎謀皮……」

地獄主人淡淡一笑,猶如沒聽到余白眉的話般,一言不發,只是緩步向前踱步而去!

************************************************************************

不管是劉老爺子,還是張三瘋和沈凌風,抑或是劉蕙芸,都是極為知情識趣的人。雖然時隔一年,他們都有一肚子的話跟林白說,但是在決定了一年後鐘山之會後,卻均是把肚子里的話重新放回了肚中,找出一番推脫的借口,便要離去。

「折騰了幾天,實在是有些困了,你這邊的床太硬了,睡著不舒坦,我還是回老宅那邊住去,三瘋、凌風,你們跟我一道,剛好我那有幾瓶別人新送的好酒,咱們打開嘗嘗。」劉老爺子說了個蹩腳的借口后,然後意味深長的向著林白看了眼,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緩緩道:「你要多多努力一些,不要辜負了我的希望。」

聽得老爺子這話,場內頓時響起一陣促狹的笑聲,而賀嘉爾和夏小青幾女的俏臉,也是直接紅到了耳根子。不管是哪個人,都很清楚,劉老爺子要林白努力是努力什麼,不是努力加餐飯,也不是努力提升境界,而是努力給他老人家多弄出來幾個重外孫抱……

「我天相派人丁向來不旺,師兄我已是一大把年紀,沒希望了,這個重任就要交在師弟你肩上了,可千萬莫要讓師父和咱們天相派的列祖列宗失望……」張三瘋也是毫不示弱道。

「你還傻站在這裡做什麼?沒聽到老爺子說要回去休息,沒聽見你三瘋大爺也要走,還不趕緊去攙著!做人寵也沒做人寵的覺悟!」聽著這群人的促狹之語,還有自己一回來,他們就要讓自己當種馬的打算。林白心中暗嘆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但只可惜他思前想後,卻也是沒想到什麼反駁他們的話語,只能向著呆愣在一旁的雩來子怒斥道。

原本還在為諸人之話,而嘿笑不止的雩來子,聽到林白這話后,頓時面如土色,眼中更滿是委屈的神情。自己不就是笑笑而已,用得著這樣訓斥么,難道人寵就這麼沒地位?!

雖然心中腹誹不止,但他卻也不敢多說半個字,一邊向林白陪著笑臉,一邊急忙起身挽住張三瘋和劉老爺子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摻扶著這兩位,向屋外走去。

一陣哄堂大笑后,諸人向著林白投了幾個打趣的眼神,均是嘻嘻哈哈的向屋外走去。

「老婆們,現在家裡就剩下咱們幾個了,咱們要不要做些已經很久沒做過,但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呢?」緩步走到門口,將門反鎖之後,林白臉上露出一抹促狹笑容,瞥著女那嬌艷如花的面龐,搓手嘿笑不止,那模樣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

「有意思的事情?什麼事情?」賀嘉爾揣著明白裝糊塗,反問了林白一句,然後從酒櫥里拿出一瓶紅酒,斜眼望著林白,嬌笑道;「還是先喝兩杯,再說其他的事情吧。」

雖然林白心中不甘不願,但也不敢逼得太緊,不過肚內卻是有些腹誹。但幾杯酒下肚之後,他心中所有的不快頓時一掃而空,只見在酒精的刺激下,幾女的面頰變得愈發嬌艷起來,在朦朧的燈光下,看上去猶如籠罩了一層薄薄的粉紅紗幕般,看上去美不勝收。

尤其是幾女的目光,隨著酒精的刺激,更是猶如多了一層水霧般,看上去朦朦朧朧,宛若一抨春水,哪怕是盈盈一瞥,都叫人覺得似乎都要把魂魄給勾走了。

越喝興緻越高,越喝眼前美景便愈發美妙,越喝越看,感覺便越來越明顯,便越感激賀嘉爾。這哪裡是打算把自己灌醉,分明是想要和自己與虎謀皮,看一幅美人酒醉圖啊! 岸叫了好久,姐姐怎麼又不理自己了。


「我們還是快點出去吧,等一下你弟弟就著急了」墨昊靳清理一下自己的傷口說。

這麼久了,他們一家人還是第一次一起吃飯呢?

「幽幽這個是愛吃的」洛悠給洛夢櫻夾菜。

「媽咪你們吃吧!不用理我的。」洛夢櫻面前都很多吃的。

「幽幽你快吃吧!你身體剛剛好,一定要多吃點」辰曜也給洛夢櫻夾了菜。


「爹地媽咪你們都只愛姐姐了,都不愛我。」岸看著自己的碗都是自己夾的菜,姐姐的碗都滿了。

「你快吃吧!」墨昊靳給岸夾了。

岸才不敢吃他的東西,姐夫是不是下毒了。

「怎麼不吃了」墨昊靳看著岸都不理自己夾給自己的菜。

岸抬起頭看向這個無事獻殷勤的姐夫,他脖子怎麼了說:「姐夫你脖子怎麼了。」

其他人聽到岸的聲音,都看向墨昊靳了。

洛夢櫻都不敢看了,低頭吃她的東西。


辰曜和洛悠看了墨昊靳一下,有看了洛夢櫻一眼,沒有說什麼,這是笑了一下。

辰曜給岸夾菜說:「吃飯不說話。」

洛夢櫻吃得很快說:「爹地,媽咪,你們吃,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洛夢櫻說完馬上站了起來,被他們看著的目光很不習慣。

「阿靳呀!幽幽不懂事,你們也要注意一下。」辰曜小聲的說。

「是爸,我下次會注意的。」墨昊靳不好意思的說。

「雪姐姐,你在我身邊多久了。」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她都忘記了什麼呀。

「幽幽小姐,我也是在你來帝皇市之後才在你身邊的,差不多半年的時間了」雪姐知道洛夢櫻失去了一些記憶。

「那你知道我之前的事情有多少呀!」洛夢櫻繼續問。

「不多,我一直都是管理帝皇市的事情,後來小姐才讓我接手碧藍深幽的事情」雪姐想到洛夢櫻的事情沒有一件事簡單的。

「那,那剛剛那個男人真的是我的丈夫嗎?」洛夢櫻想著自己的爹地,媽咪和弟弟都在這裡,也看到爹地他們對墨昊靳的態度,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會結婚了。

「小姐是說墨昊靳墨總嗎?你和墨總為什麼小姐你結婚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小姐和墨總結婚才過來小姐身邊的」雪姐才不會告訴洛夢櫻自己是偷蒙拐騙來的。

「你也不知道,那還有誰知道呀!」洛夢櫻沒有忘記雪姐可是帝皇市的管理者呀!怎麼這麼大意,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

「應該除了你和墨總以外沒有誰知道了吧!」雪姐想了一下說:「或者可以問一下墨總的助理成陽,他應該會知道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