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南天恆霍地抬起頭,長腿這一刻化作神鞭,直接抽向不遠處的一片虛空。

轟!

爆炸聲響起,那片虛空在這一刻直接坍塌,露出恐怖的時空深淵。

如今的神域虛空屏障很脆弱,普通低階至尊都能夠輕易轟碎,更何況是一名七轉強者的含怒一擊!。 第1013章

慕安安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這個女人。

這個,她剛還在電視里看到的女人。

挽著七爺的手臂,在上車之前,莫名朝鏡頭看了一眼,正面在鏡頭面前停留了幾秒,卻足夠讓人記住她的長相。

足夠讓晚上的江城沸騰。

畢竟這是七爺第一次公開,帶著除了小公主之外的女人出現。

而慕安安對她並不陌生。

她便是……

「鍾婷啊。」慕安安很漫不經心喊出了這個人的名字,「是很久不見了。」

「很抱歉,我答應了安安小姐,永遠不會踏入江城,可是因為不可抗拒的原因,我毀約了。」

鍾婷話是這樣說的,可是態度上一點都沒有所謂的抱歉,反而還有那種小嘚瑟的感覺。

不過這種感覺很淡。

鍾婷長了一張初戀臉。

就是電視上那種初戀女神,清清純純,淡淡的,好像與世無爭,只想讓人保護起來。

而之前,因為七爺頭疼頑疾的緣故,慕安安之所以選中鍾婷,就是看這個人驕傲,內心有自己追求,可奈何經濟條件不好。

慕安安只是做一個中間人,把鍾婷送到她夢寐以求的國外留學,提供資金。

甚至後期被勒索,慕安安也沒有怎樣。

畢竟能用錢解決的事,從來就不是事。

只是沒想到,這個女人還會回來。

並且,跟著老爺子一起回來。

「我比較好奇一件事,不知道你能否回答我?」慕安安沒有過多的情緒表現出來。

沒什麼憤怒,也沒有什麼質問,只是很平靜,很高傲。

就好像對待任何傭人的態度。

冷靜、淡然。

鍾婷臉上帶著笑,「安安小姐,有什麼問題,直接說就是,我一定好好回答,畢竟怎麼說,我在國外的期間,您一直給我提供資金幫助我。」

「你怎麼搭上老爺子這條線的?」慕安安問的也夠直接,「今天晚上,你們又怎麼騙七爺跟你一起參加宴會的?」

看到鍾婷這一刻,慕安安直接想到,剛跟小九面基的事。

那時候在咖啡廳里幫小九寫卷子。

意外看到了一個很像鍾婷的背影,慕安安還讓小九幫忙查,但後期視頻影像傳回來,並不是鍾婷。

之後慕安安就沒多想了。

但今天鍾婷出現,慕安安很自然的把那件事聯想到一起。

她甚至大膽覺得,那時候撞見的就是鍾婷。

鍾婷恐怕比她設想的要早回國,以及聯繫上老爺子。

「安安小姐,你這個問題……我還真不好回答,我一直在國外,是老爺子找到我,帶我回來,說是要給我做主的,我也是被動的。」

鍾婷表現的自己很無辜。

慕安安笑了,懶得多說,「沒事的話,離開房間。」

鍾婷笑了笑,「不好意思,安安小姐,我以後就要在這個房間,你讓我離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走。」

慕安安沒說話。

鍾婷已經表現出愧疚,「很抱歉,我知道你對七爺的感情,可我必須留在這裡,我也是無心破壞,我逼不得已的,我……」

「你在說什麼?」慕安安直接打斷了鍾婷的話。

與此同時,房門重新被人推開。

慕安安沒有看房門情況,心裡已經清楚鍾婷演什麼戲碼。

裝無辜?扮綠茶?

呵,段數太垃圾。

慕安安直接說,「你能回來我很高興,我會找人安排好你,我也沒什麼不開心的,畢竟當初你和鍾嬸都不容易,我也會好好照顧你的,想留在御園塆也沒有關係,不把我當主人,我也不會在意,主人和下人我向來不會太計較。」

慕安安這話大大方方說完,房門已經完全被人推開,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在氣氛僵硬的時候,雙方都有自己的小動作。

「菲利普,一會我假裝解除變身,你就立刻換成Luna,然後我用金屬長棍把亞樹子救回來!」

「翔太郎,我覺得我們還是先按他的做吧,我的身體不在這裏,如果沒找到我,他們暫時是不會對你們做什麼的,到時候我用Fang來……」

「但是把命交給對方這種事情,太過於危險了吧!還是想辦法把亞樹子救回來吧。」

「可是,那要是失敗了怎麼辦?那不是總得有個備用計劃吧?」

「那種事,隨機應變吧!」

而亞樹子和Stalk這邊。

亞樹子悄悄動了動脖子,然後小聲說道:「喂,給我放開一點啊,卡得好難受!」

「你這樣子,還想繼續待在事務所嗎?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快回大阪吧,假面騎士的戰鬥可不是過家家。」Stalk低聲道。

「切,不就是被掐脖子嗎,我能行!」亞樹子撅起嘴,惡狠狠道。

「別忘了,我們還有場苦情戲,到時候可是真的會死人的哦,你知道的吧,我有復活人的能力。」

「所以哪怕翔太郎死了一次,也沒關係啊,但死亡的感覺,可不會好受,如果你感覺不行的話,不如你就趁早退出這場戰役如何?」Stalk輕聲勸道。

「我可是所長,爸爸可是把事務所交給我了,怎麼可能區區一點小困難,就把我打倒呢?!」亞樹子哼聲道。

Stalk低聲笑了笑,聽起來怪滲人的:「那就隨便你了,到時候哭鼻子我可不會管你。」

聊完,Stalk一抬頭看見W慢吞吞的樣子,就明白了W的小動作,抬手就是一發煙霧槍,打掉了手中藏着的Luna。

「fuhhhhh,很有趣的想法,但是很可惜,被我識破了呢。」Stalk怪笑道。

「所以,老實點吧!」

砰!

又是一發煙霧槍,不過這次的子彈,是擦著亞樹子臉頰飛過的,子彈摩擦空氣的聲音,恍若還在耳邊。

亞樹子整張臉都嚇得慘白了:「玩,玩真的啊?」

「沒錯,玩真的!「Stalk低聲道,就像是魔鬼的呢喃。

只有這樣,你才能在未來活下去,堅強起來啊,在那種悲慘的未來面前,這種場面還只是小兒科啊。

一定,一定要阻止!

「快放了亞樹子!」雖然不知道Stalk和亞樹子的互動內容,但W還是能看出亞樹子的狀態不是很好。

頓時,變成w的兩人都是心急如焚。

一隻看在眼裏的Stalk心中默念著道歉:抱歉了,翔太郎前輩,菲利普前輩,亞樹子醬,還有大叔……

下一刻,Stalk猖狂地笑道:「那就把變身解除了,不然……」

咔!

子彈上膛,槍口對着亞樹子的太陽穴,濃濃的殺氣透出:「下一槍,就是爆掉她的腦袋!」

「不要!」×2

「啊!翔太郎菲利普!」亞樹子一下子被嚇得哭了出來,她感覺背後的人,好像換了個人一樣。

「那就解除變身吧。」Stalk輕佻地昂了昂頭。

「我知道了。」翔太郎深吸了一口氣,內心暗道。

『菲利普,你一會醒過來,直接回事務所,把放在窗戶上的蝗蟲罐頭拿走,然後立刻用它聯繫肖龍!』

『我知道了。』

「吸。」得到肯定的回復后,翔太郎堅定着目光,緩緩閉合了驅動器。

fu~

一陣風吹過,帶走了脫落的碎片。

「哼哼哼哼哈!」Stalk緩緩扶著額頭,放下牆,開始怪笑。

「真是有趣,這就是騎士啊。」Stalk說完,身影一閃,出現在翔太郎面前,然後重重一拳打在翔太郎肚子上。

「唔!你這混蛋……」翔太郎捂著肚子,感受着腹部強烈的痛感,緩緩從牙齒中擠出幾個字,然後昏了過去。

園咲家,門矢將睜開眼睛后,舒展了下身子。

「時間不早了嗎?那我準備一下,就去接若菜下班吧。」門矢將看了眼時間。

系統空間內,一個飛蝗罐嘟嘟,嘟嘟地叫着。

系統很快發現了飛蝗的異常,立刻通知了門矢將。

「什麼?飛蝗罐在響?」門矢將一愣,迅速取出飛蝗罐,一般情況下,翔太郎他們是不會用飛蝗聯繫自己的。

除非出了問題,但是門矢將仔細一想,又想不起最近有什麼事情。

叮!

一聲提示音后,兩個飛蝗接通了,對面傳來菲利普氣喘吁吁的聲音:「肖龍,不好了,亞樹子和翔太郎被一個叫Stalk的怪人,抓走了!」

「什麼?!」肖龍唰地站了起來,被Stalk抓走了?

不可能,別人不知道,肖龍還能不知道Stalk是誰嗎?但是越聽下去,肖龍臉色越加深沉。

猛擊者——人體改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