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半響,相柳這才說道:「刑天,我已經推算過天機,從現在開始大夏有幾百年混亂。你我恐怕都是阻擋不了。就算你這時壓下,也有人來破壞規矩。九州結界減弱,已經不能限制高手的修為。我看還不如順天而行,那樣結果還在預料之中。」

刑天臉色複雜起來,半響說道:「也罷,算我勉強答應你們。不過我不希望看到不滅聖武身損,不然哪怕是你相柳,我也要你好看,擊殺幾個不滅聖武我還是有這本事的。當然前提是有人能夠擋住我不能出去!」

其實現在天機雖然混亂,對於高手來說,還是能夠參悟一些。幾百年混亂是免不了的,除非下一位大王登基。不然就會一直亂下去,刑天也是儘力而為。相柳一聽微笑起來,這時說道:「放心部落之中最多不朽期高手參戰,至於那些准聖大圓滿的老古董,就讓他們自相殘殺就行了。」

事情決定下來,大家都是散了,刑天愣了一下,當年祖巫都是不能逆天而行,差點滅族,現在又是這樣子,刑天都是有點有心無力。相柳你不要以為你的打算我不知道,只不過還沒有超出底線,不想武殿和魂殿兩敗俱傷,便宜其他人而異。部落大戰,難道就是你想的那樣。恐怕不一定吧。雖然刑天不會掐算天機。

不過武殿的祭祀依舊能夠推算命運。這一戰結果難以預料呀,不行還得前去看看。就不知道誰來攔我。刑天對於那些聖人知道的比較多。自己想把四大神殿,大夏帝國,十大部落擰成一股繩子。聖人不會答應,肯定要算計。

部落大戰一下也好,就支持一下自己的勢力,他們獲勝,奪取氣運,最後才有可能和聖人一戰。想罷傳下命令。刑天一步跨了出去,就在這時一陣歌訣傳來:」混沌從來道德奇,全憑玄理立玄機。太極兩儀並四象,天開於子任為之。地醜人寅吾掌教,黃庭兩卷度群迷。玉京金闕傳徒眾,火種金蓮是我為。六根清靜除煩惱,玄中妙法少人知。二指降龍能伏虎,目運祥光天地移。頂上慶雲三萬丈,遍身霞繞彩雲飛。閑騎逍遙四不相,默坐覺檀九龍車。飛來異獸為扶手,喜托三寶玉如意。白鶴青鸞前引道,后隨丹鳳舞仙衣。羽扇分開雲霧隱,左右仙童玉笛吹。黃巾力士聽敕命,香煙滾滾眾仙隨。闡道法揚真教主,元始天尊離玉池。」

歌聲飄渺,彷彿大道韻律,只見天降金花,地涌金蓮,又有仙女引路,群仙搖拜。虛無飄渺,隱隱約約。紫氣浩浩蕩蕩十萬里。一個中年道人大袖飄飄而來。手中一柄三寶如意。長得好相貌,面白如玉,頜下三縷鬍鬚,滿臉威嚴,一舉一動彷彿和天地轟鳴。

似乎人影就是大道化身,一下子攔住刑天這時說道:「刑天,哪裡去!」話音一落所有的金花。金蓮等等異象全部消失。刑天一愣,沒有想到元始天尊親自來了。這時說道:「本座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怎麼原始老兒,你難道還要限制本座不成!」

原始天尊呵呵一笑說道:「刑天且慢,千年前你來崑崙,和我切磋一招,今天我就來了結這番因果!」刑天大聲說道:「原始,難道你要對巫族趕盡殺絕?」「趕盡殺絕,刑天說哪裡話,不要說現在巫族血脈和人族想合,貧道無法趕盡殺絕。就是後土道友力輪迴,就是天大功德,巫族怎麼也不會絕。今天就是了解因果而來。算了我出手,就算欺負你後土道友哪裡也不好看。不若文比你我輪到一番如何!」

話音一落也不管刑天答應不答應,身邊景色就是一遍。居然來到一個仙境模樣的地方。只見煙霞散彩,日月搖光。千株老柏,萬節修篁。千株老柏,帶雨滿山青染染;萬節修篁,含煙一徑色蒼蒼。門外奇花布錦,橋邊瑤草生香。嶺上蟠桃紅錦爛,洞門茸草翠絲長。時聞仙鶴唳,每見瑞鸞翔。仙鶴唳時,聲振九泉霄漢遠;瑞鸞翔處,毛輝五色彩雲光。白鹿玄猿時隱現,青獅白象任行藏。細觀靈福地,果乃勝天堂。

真是一幅人間仙境洞山福地。刑天鬱悶了,今天不論道也是不成了。心中也是暗暗埋怨原始天尊的小氣,千年前不過大上昆崙山而已,當時刑天已經進入玄功九轉,相當於當年祖巫的水平。想要試試和聖人的差距,誰知道一招之下,就是敗了,兩招就是重傷。

好在原始天尊也是沒有下殺手。這才得以走脫,億萬年來,聖人也是沒有歇著,當初祖巫水準和聖人戰鬥力差距也是不大。沒有想到現在卻是不堪一擊。當然那僅僅是試探性的攻擊,原始天尊沒有動用法寶,刑天也是沒有使用干戚斧。

這千年刑天進步不少已經達到九轉玄功第九轉中期,也可以和原始天尊交手一番了。不提刑天被原始天尊擋住交手、論道、且說武殿收到暴虎的信息,又是得到刑天的命令自然知道怎麼辦了。

暴虎部落之中,好不容易安排妥當,暴虎這才了解了王天帶來的人的實力。就是一個洪明老祖,暴虎部落也算高枕無憂了。頓時下定決心儘力一戰。不但要擊敗兩個部落的攻擊,還要吞併兩個部落,真正成為中級部落。

要知道暴虎部落現在人口也不過幾百萬,吞併兩個部落人口就能達到數千萬。就在暴虎部落剛好做好準備的時候。之間四面八方猛然殺氣衝天。靈識掃描出去。之間四面都是其他部落的高手。肉身飛行而來。一個個修為最低的都是靈武高手。

殺氣騰騰,氣勢震天,領頭的正是爆熊部落族長爆熊和長蛇部落族長長蛇。仙武百萬,神武數萬,聖武幾十個,就是不朽期的聖武都有五人,簡直就是精銳盡出,純碎就是要一次屠滅暴虎部落。

來到暴虎部落,力部落一百餘里,爆熊就是大聲喝道:「暴虎速速出來投降,不然本族長就是踏平你暴虎部落!」「踏平暴虎部落,好大口氣,爆熊你的膽子也是太大了。難道不怕神殿制裁。」暴虎身體一晃出現在高空說道。

「神殿制裁,笑話,我就是魂殿太上長老,誰能制裁!」這時一個不朽期的聖武大聲說道。顯然這一次出戰魂殿也是插手了。那人繼續說道:「奉魂殿之命,暴虎部落歸降爆熊部落,長蛇部落可以免去一死。暴虎你還可以得到本殿太上長老的地位,不然格殺勿論!」 暴虎大怒大聲說道:「這裡又不屬於你魂殿的管理範圍,如此說話,簡直豈有此理,暴虎部落只有戰死的勇士沒有投降的軟骨頭!」長蛇這時哈哈大笑起來,大聲說道:「暴虎,你可要想好,看在同是部落中人的份上,再給你一次機會,立刻投降,還有活路。不然我們就動手了!」

話音一落,那些兩個部落的大軍逐步靠近。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暴虎部落靈武以上高手,僅僅幾十萬,神武數萬,聖武就是僅僅五人。若是王天他們沒到,這一戰怎麼說也是暴虎部落敗亡。不過王天他們一來,就是有了根本的變化。

在洪明這樣的高手面前,數百萬大軍,幾乎舉手可滅。看到暴虎毫不回應,爆熊族長大喝一聲:「殺!」話音一落,只見無盡大軍殺了過來。不過部落中人不是軍隊,依舊散亂的攻擊,倒是法寶神兵術法首先向著暴虎部落居住的地方砸了下來。

就在這時石狼已經指揮暴虎部落的勇士開始了反擊。說起來石狼、花琅對於王天軍隊比較熟悉,早就把暴虎部落的人像王天軍隊那樣訓練了。頓時暴虎部落的勇士升空,弓箭舉起激射過來,都是滅神箭枝。一隻只凌厲異常,直接形成箭雨向著四面八方激射過去。

什麼法寶神兵全部擋住,就是術法在箭雨面前也是湮滅,接著箭枝射入人群之中,慘叫聲聲不斷,一個個屍體跌落下去。爆熊。長蛇都是一愣,居然這樣大的損失。不過人數眾多,還是無所謂,部落勇士依舊向前衝殺過去。

憑藉著人數優勢,神武高手不懼弓箭,慢慢靠近那暴虎部落勇士的方陣。王天這時來到空中,對著暴虎說道:「族長我看只有斬殺兩個部落的族長才有機會獲取勝利,不然拼下去,恐怕不輸,就算勝利也是剩不下幾人!」

暴虎點點頭,王天這時向著雪山姥姥說道:「前輩,你看對方的不朽期高手,不知道前輩能夠對付幾人!」雪山姥姥呵呵一笑說道:「不過就是一些不朽期初期,中期的小輩,時間足夠全部擊殺也不是問題。一時間倒是可以對付兩人,那魂殿的和爆熊修為最高,就交給我了。剩下的三人,你們看著辦,只要堅持一段時間,解決兩人,我就來解決其他的!」

暴虎這時說道:「長蛇族長就交給我了!」木青這時對著王天說道:「大哥,剩下的兩個我來對付!」話音一落,幾人就是向著對方衝殺過去,身體彷彿一道道靈光,橫掃過去,光芒閃耀之間,擋住他們前邊的法寶,神兵,術法人群全部破碎,慘叫聲連城一遍。血霧翻滾之間就是來到那些人面前。

頓時激戰起來,同時王天、鳳舞,石狼。花琅、銀狐等人也是隨著衝殺過去。那魂殿聖武一愣,沒有想到暴虎部落的聖武倒是衝殺過來了。心中高興起來,大聲說道:「我們也一起動手,只要擊殺暴虎部落的這些聖武,暴虎部落就是全部完了。」話音一落,數十個聖武向著王天他們殺了過來。

瞬間就是激戰到一起,接著向著高空打去。不然聖武全力出手,恐怕不用幾招,周圍其他修為的勇士就是全部身亡了。王天幾人瞬間就是衝進聖武之中。頓時幾個聖武向著王天包圍過來。法寶翻飛,神兵飛舞,又有漫天術法轟擊過來,只見王天身形晃動間,速度達到極致,幾乎不見人影猛然出現在一個聖武面前,一拳轟擊出去。

轟的一聲,神兵破碎,那聖武立刻爆炸開來,頓時身損,接著又向著下一個聖武衝殺過去。鳳舞也是飛射過來,瞬間被幾個聖武包圍,先天離火旗揮舞,五色火光發出,彷彿五道絞殺一切的神光,又似乎是大道顯化,直接絞殺過去,頓時慘叫聲發出一個聖武,立刻被火光剿滅化成飛灰,接著又是向著下一個聖武攻擊過去。

同時身上五色火光閃耀,轟擊過來的神兵、法寶全部都是擋住。暴虎又是不同,頭頂猛然出現暴虎真靈,瞬間真靈入體,化成一隻猛虎,爪子揮出,直接就是抓碎法寶,撕裂聖武,一路衝殺過去,所向無敵。

雪山姥姥更是厲害,反手一掌劈出,一隻巨掌從天而降,霸氣無雙直接破開虛空,空間都是坍塌,一掌拍飛幾個聖武,慘叫聲聲就有人死去。木青彷彿一道青光所過是出翠綠色細絲刺出,不停刺入一個個聖武體內,瞬間就是吸收他們的精華,那些聖武飛灰湮滅。

倒是石狼,花琅,銀狐、白蛟他們戰鬥力比起王天他們有所差距,僅僅擋住一兩個聖武苦戰起來。頓時在高空戰鬥到一起,直打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空間黑洞,空間風暴四處激射。

不消片刻就是死傷十多個聖武,就是爆熊。長蛇也是心中鬱悶不已,立刻幾個不朽期的高手前去攔截雪山姥姥、木青和爆熊,只有他們閃人是不朽期高手,攔住三人,其他的就是交給其他聖武消滅了。他們就是不信幾十個聖武還對付不了王天幾人。

瞬間爆熊和魂殿太上長老谷坡就是擋住了雪山姥姥,只見爆熊真靈和肉身合一化成一頭爆熊,手中握住一根大棍向著雪山姥姥衝殺過去,每一擊都是光芒閃耀擊碎空間裂開蒼穹,彷彿大道顯化,凌厲無匹。無窮棍影就是一道道本源法則凝聚的光芒激射過去。罩住雪山姥姥。

谷坡又是不同么,心神一動之間,靈魂本源之力射了出來,向著雪山姥姥轟擊過去。彷彿大道符文閃現。雪山姥姥長嘯一聲,頭髮飛舞,美麗的臉上露出一絲霸道無邊的氣勢,大喝道:「九天十地唯我獨尊!」話音一落一根根頭髮激射出去。

彷彿一柄柄利刃割裂空間,無盡法則本源涌動,直接和撞擊起來,同時一掌劈出,一隻巨掌憑空出現,巨掌之上大道符文閃耀,無盡光芒閃爍。所過之處空間鎖定,一切都是湮滅霸道無比,直接印向那谷坡。

反手一拳轟出,無盡法則本源涌動,氣勁都是化為大道符文向著爆熊轟殺過去。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頭髮碰撞不休,直接炸裂,頓時氣勁四射,爆炸聲聲,天地都是動蕩起來,無盡毀滅之力,亂流四處飛濺,空中都是混沌一團。

同時那爆熊,谷坡也是感到巨大威脅,爆熊立刻人棍合一化成一道璀璨光芒向著那拳勁符文撞擊過去,谷坡手腳揮舞,無盡術法轟擊過去,一時間雷霆滾滾,隕石衝撞,飛劍激射向著巨掌而去。

不過激射到巨掌之上,就是消散,雖然巨掌似乎也是縮小一些,不過依舊不能完全擋住,最後只得運盡全力化成一道雷光擊射過去。轟轟兩聲巨響,巨掌、拳頭和光芒。雷光碰撞,頓時巨掌炸裂,雪山姥姥身體一頓,光芒。雷光卻是震飛出去,還在空中就是爆炸開來,瞬間化成一團肉泥,蠕動一下又是變成爆熊,谷坡模樣。心中發寒,這雪山姥姥也是太厲害了。

轉身就是飛遁而走,雪山姥姥哪裡能夠放過他們,身體一晃之間,化成一道白色光芒追殺過去,剛好追出億萬里就是追上谷坡、爆熊兩人。攔住去路,接著手掌翻飛又是無數掌劈了出去,每一掌霸道異常,大道符文激射,翻飛交織一起,滅殺一切。

谷坡、爆熊露出一絲陰笑,大聲說道:「有請老祖出手!」話音一落,猛然間一隻遮天巨掌轟擊下來,頓時天地似乎都是定住,就是雪山姥姥的攻擊都是頓了一頓。無窮壓力壓下。就是那雪山姥姥攻擊出去的掌勁都是猛然消失,這一瞬間,雪山姥姥都是心中驚悸不已,那遮天巨掌,彷彿蘊含無盡大道,躲無可躲避無可避,毫無阻擋之力,一掌劈下必死無疑。

雪山姥姥鬱悶起來,出山第一戰就是戰死,這倒是么有想到,不過束手待斃,可不是雪山姥姥的風格,立刻施展秘法,瞬間身體膨脹起來,修為提高十倍以上,就要攻擊出去。

就在這時一聲嘆息出現,瞬間雪山姥姥就是發覺,自己暴漲的修為壓制下來,身體猛然復原。就在那將要落下的巨掌這一瞬間似乎都是威力下降不少,似乎毫無威脅起來。

這時一個聲音說道:「可惜億萬年苦修毀於一旦,春秋你不該來歷劫,更不該參加今天的戰鬥。最不該今天出手!」話音彷彿大道韻律,說話間似乎天地轟鳴,那遮天巨掌就在話語聲之中消散開來。

一句話就是化解這樣的攻擊,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就在這時空中出現一道人影,身穿麻木色的道袍,大聲喝道:「誰,是誰敢插手本老祖的好事!」說話間神色俱厲。顯然有點心虛。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顯化出來,正是那洪明老祖,春秋老祖一愣,洪明老祖他不認識。看著洪明老祖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大聲喝問到:「可是你來管老祖閑事,找死!」說話間,手中出現一隻樹枝,一半枯葉,一半翠綠色葉片,樹枝刷出。

春秋之氣顯化,綠色,潢色光芒閃耀直接向著洪明老祖刷了過去。那光芒璀璨至極,彷彿大道符文閃耀,凌厲無匹,說過之處空間都是湮滅。洪明老祖說道:「你不過就是一隻後天靈根,感春秋之氣得道,居然敢向老祖出手!那就死吧!」

話音一落,大嘴一張,一股強大吸力發出,春秋老祖,幾乎毫無抵抗之力,就連那攻擊過去的光芒,也是被洪明老祖一起吸收進入體內。就這樣輕輕鬆鬆就是解決一個老祖。不但爆熊,谷坡,就是雪山姥姥都是呆住了。這是什麼神通。

那可是無敵的老祖,相當於不滅期聖武的高手。頓時暴熊。谷坡一口涼氣從頭落到腳。這樣的高手坐鎮,就是十大部落之中來一個部落也不一定能夠滅殺暴虎部落,這一次撞上鐵板了。

哪裡還敢怠慢,立刻遁逃。那洪明老祖僅僅看了一眼,就是不理。兩人高興起來,瞬間就是逃出億萬里。就在這時猛然無數掌影轟擊過來,彷彿就是無數大道符文籠罩兩人。兩人立刻心慌起來,怎麼就是忘了還有那雪山姥姥。立刻品級全力一擊,轟轟的響聲不斷,兩人震飛出去,化成血霧,身體還未凝聚出來。巨掌又是落下,抓到手中。

這時顯出雪山姥姥身影,手掌不停拿捏一次又一次捏碎兩人的身體,數十次之後,總算磨滅兩人身體,直接滅殺,留下兩個頭顱,雪山姥姥這才身體一晃,消失無蹤。 這邊倒是解決了,那邊戰鬥達到白熱化的程度。這時那些爆熊部落和長蛇部落的勇士已經接近暴虎部落勇士的陣營,頓時激戰起來。刀槍飛舞,各種真靈齊飛,無盡術法落下,混戰到一起。慘叫聲,兵器交擊聲,術法碰撞聲。自爆聲連城一遍。

殘肢斷臂四射,無盡刀兵跌落。每時每刻都有人身損,好在暴虎部落中人是以軍陣對敵堪堪擋住。不過實力相差太大,恐怕不久之後軍陣被沖亂那就危險了。那邊石狼,花琅、白蛟、銀狐已經打出火氣。狀若瘋狂,渾不怕其他聖武攻擊,招招都是拚命打法,才堪堪擋住了幾個聖武的圍攻。

那邊木青對付兩個不朽初期的聖武卻是大佔上風,樹枝刷出之間,綠色光芒閃耀細絲亂刺,彷彿大道符文閃耀,大道顯化,橫衝直撞滅殺一切。渾不在意兩個不朽期聖武的刀劍攻擊。

就是刀劍攻擊到木青身上,就是火星四濺奈何不得,最多就是出現一道道小小傷口,瞬間生命力發出,就是復原,反而每一樹枝抽了過去,都是勢大力沉,擊退兩人抽到兩人身上,就是皮開肉綻,甚至身體破碎。

不過不朽期的聖武,不是那麼好滅殺的,恢復力強大,身體強悍,不久就是一陣蠕動,瞬間身上傷勢復原。三人激戰起來打的空間坍塌,空間黑洞,空間風暴出現。幾乎毀天滅地。

就在這時木青大喝一聲,「樹木之身,吞噬一切!」話音一落,立刻化成一枝樹枝,無盡細絲彷彿,直接向著那兩個不朽期聖武罩了過去。每一根細絲都是法則本源涌動,細絲之上大道符文顯化,瞬間就之內。

任憑兩個聖武刀劍齊揮,細絲都是很難斬斷,斬斷一些細絲,又有無盡細絲出現,遠遠不絕,瞬間就把兩個聖武包裹在兩個綠色巨繭之中。同時樹枝飛了過去,腳下樹根出現直接就是刺入繭子之內。

繭子之內,兩個不朽期的聖武,驚慌起來。刀劍依舊揮舞不停,法則本源涌動,化成各色光芒不停割裂細絲,同時細絲也是刺了過來,偶爾一根細絲突破刀劍的防禦圈刺入兩人體內,瞬間又被兩人體內的本源之力磨滅。更多的時候。根本就是刺不進兩人身體。

隨著繭子縮小,兩人活動範圍越來越小。細絲更加密集起來刺入體內的細絲越來越多。兩人感覺越來越危險。就在這時幾根樹根直接刺了進來,任憑兩人刀劍劈砍上去,火星四濺,最多破皮,流出一絲液體,幾乎不能摧毀,直接就是來到兩人面前。狠狠刺入兩人體內。

頓時兩人臉色大變,體內的本源之力,不但不能磨滅那樹根,反而被樹根不停吞噬,吸收。立刻知道不好,心中一狠就要自爆。

可惜已經晚了,提聚起來的修為瞬間就是被樹根吸收怎麼也是爆炸不了。「啊、啊」,的慘叫聲發出。不消片刻,兩人就是被吸食一空化為飛灰,最後就連那聖器也是被樹根吞噬。光芒一閃露出木青的樣子,臉色有點發白,腳上裂開一些口子。

身上法則本源波動不停,猛然長嘯一聲,身體「咔、咔」,一陣響,終於消化兩人的修為,功力又是增加一些。同時王天出手越來越快,擊殺的聖武越來越多,不久就是擊殺十多個聖武,終於被聖武初期,戰鬥力強悍的三個聖武包圍起來。

這三人都是達到聖武初期巔峰,開始法則練體,兩個武修,一個魂修。武修一人使搶,一人使棍,魂修卻是舉手投足之間術法不停向著王天轟擊。三人頭頂都是冒出幾股法則本源光柱,倒卷下來,彷彿形成一個領域包圍王天。

長槍揮舞,彷彿蛟龍出海,化成一道道黑色光芒,不停轟向王天,大棍揮舞,無盡潢色光芒射出彷彿大道符文閃現,向著王天不停轟擊。那魂修不停結出法印,一座座大山猛然出現向著王天壓了過去。真靈波動,一股股靈魂之力化成海浪衝殺過去。

王天依舊拳頭揮舞,每一拳都是勢大力沉,彷彿開天闢地一般,擊破虛空,又似乎一方世界碾壓過去,無盡拳勁之中世界本源涌動,彷彿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激射過去,「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直接擋住所有攻擊。

一時間打得空間坍塌,黑洞出現,混沌亂流飛舞,激射。難解難分。慢慢的王天攻擊越來越凌厲,速度越來越快。空中形成幾股光芒相互撞擊。每一擊都是空間坍塌。就在這時王天猛然聽到一聲熟悉的慘叫,還有石狼的巨喝:「我跟你們拼了!」靈識掃描出去,卻又是發現,花琅這時受了重傷,石狼化成一隻玄武橫衝直撞,顯然拚命了。

不過在聖武的圍攻下。兩人處境越來越不妙起來,很快就要損落。王天不敢怠慢心神一動之間,斬仙葫蘆出現在頭頂。猛然間一個七寸嬰兒出現在葫蘆之上,毫光發出,立刻定住了石狼、花琅身邊的幾個聖武。

接著白光閃耀,幾聲慘叫發出,幾個聖武就是被斬仙飛刀擊殺。接下來毫光不停閃耀,白光不停射出。一個個聖武慘死於斬仙飛刀之下。斬仙飛刀不愧為第一殺器,幾乎所向無敵。同時那邊鳳舞攻擊依舊凌厲,先天離火旗飛舞。

無盡火海出現,又有無盡鳳凰飛舞,燃燒一切,擋住四面八方聖武的攻擊,心神一動,頭頂冒出五色火光,絞殺出去,每一次都是絞殺一個聖武。就在這時一個聖武初期巔峰的高手衝殺過去。

手中舞著一柄長鐧,長鐧揮舞間,無盡法則本源涌動,化成一道道金色光芒,彷彿大道符文閃耀,直接破開火海向著鳳舞攻擊過去,就是五色火光絞殺過來,也是憑藉長鐧死死擋住,加上其他聖武圍攻,總算壓制住了鳳舞的攻勢。一時間難分難解起來。

就在這時,雪山姥姥已經回來,王天斬仙飛刀已經祭起。木青終於消滅對手。這時又是向著其他對手衝殺過去,只有暴虎和長蛇還在苦戰不休,一人化成一頭猛虎,一人化成長蛇。碰撞起來,鮮血橫飛,皮開肉綻。打得空間坍塌,空間混沌一團。

雪山姥姥一回來,就是大聲喝道:「暴虎一死,投降不殺!」就在這時木青沖了過去,樹枝一刷就是細絲髮出綁住了已經精疲力竭的長蛇,也是喝道:「長蛇一驚擒拿,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不然全部擊殺!」

聲音傳了出去,先前還激戰不休的戰場。猛然一靜,暴虎部落的人不僅發出一聲歡呼,幾乎沒有損失多少人。看起來是滅族的戰鬥就是結束了。爆熊部落,長蛇部落的人驚呆了。這一次動員一半以上部落精銳前來沒有想到居然這樣結束。

這時一個沒死的暴熊部落聖武說道:「我們投降,可以享受部落征戰的待遇嗎!」自古以來,部落之間戰鬥就是不少,很多時候相互吞併。為了裝大部落,很有些規矩。比如這兩個部落勇士一旦投降,就算暴虎部落中人。

就可以跟隨暴虎部落征討其他部落。當然本身部落沒有摧毀以前,可以拒絕征討原先的部落。那樣也就不會出現征討一個部落就是全部擊殺,引起部落決戰到最後一人。每一次勝利都要消耗不少的境地。

這時石狼說道:「我以暴虎部落族長的名義答覆你們,只要投降,一定遵守部落規矩。你們就是成為暴虎部落的奴軍只要立下戰功,就是暴虎部落的子民,享受一切暴虎部落的待遇。現在對著天道發誓吧!」

這話一出,兩個部落沒死的人都是紛紛放下兵器。開始對著天道發誓效忠暴虎部落。這樣一來這一戰總算落下帷幕。接下來就是關押看守這些降軍,清點損失。一戰之下,擊殺爆熊部落和長蛇部落,以及魂殿聖武三十多人,剩下幾個聖武沒有身損。

擊殺爆熊部落和長蛇部落士兵幾十萬。暴虎部落損失士兵幾萬,總體來說雙方的損失都是不大。接下來自然就是打掃戰場商議對策。今天一戰,僅僅是部落大戰的開始。 一番商議,很快得出結論,說起來王天他們這次定計有點嚇人。居然是直接殺上長蛇部落和爆熊部落。要知道雖然這一次擊敗兩大部落大部分精銳。剩下的力量也不可小看。兩個部落,還有不朽期聖武各自兩人。

靈武以上的勇士每一部落,都是還有一百多萬。仙武近二十萬,神武幾萬餘人。聖武初期高手,每個部落還有將近二十餘人。這兩個部落都是白虎部落幕下。這樣一反擊,恐怕就要和白虎部落扛上了。

暴虎部落說起來,最多能夠和一個部落剩餘的實力持平而已,想要絕殺對方,還有些不足。不過他們的計策施展起來,也是有幾分把握。王天他們依舊採取突襲戰術,乘著兩個部落不知道交戰的結果,直接突襲,擊殺收服那些聖武,吞併下來,暴虎部落就會勢力大漲。

就算在白虎部落後邊安下一顆釘子。那樣一來,至少可以減輕鳳凰部落,朱雀部落的壓力。商議完結,暴虎和王天,加上雪山姥姥等聖武就是出發,倒是留下石狼,花琅等人鎮守暴虎部落,其他勇士都是沒有帶領。直接就是聖武出發直接殺向最近的爆熊部落。

爆熊部落,就在數十億里之外,對於王天他們這些聖武轉眼就到。來到這裡,一個個收斂氣息。僅僅王天靈識有些靈妙,查探不容易被人發覺。立刻放出靈識,瞬間就是查探到爆熊部落大長老黑熊的下落。

現在這時間,居然還在閉關。顯然對於征討暴虎部落,覺得十拿九穩了。其他一個長老也是不朽期,卻是和一些聖武初期的長老在商議些什麼打盡。王天立刻指點出,那些長老的住處。大家這才偷偷的潛伏過去。

擊殺大長老黑熊的任務,當然就是交給雪山姥姥了。畢竟大長老修為最高,已經達到不朽期中期的程度。剩下的當然由王天。暴虎。霸王龍、金毛吼、木青等人解決。

至於那不朽期的長老就是交給木青和暴虎對付。很快王天他們就是潛伏到那些長老議事的地方。就在這時靈識交流,說了一聲動手。頓時幾人都是想著自己預定的目標衝殺過去,速度快到極致。

首先就是木青,暴虎出手,暴虎瞬間化成一頭虎頭人身的怪物沖了過去,手中出現一柄大鎚,直接就是一錘向著那不朽期高手砸了下去。同時木青身形也是猛然出現在那人面前,樹枝飛舞,彷彿無窮大道符文閃現,直接破開虛空,向著那人轟擊過去。

變化太快了,幾乎所有人都是沒有做出反應,那長老僅僅來的及招出一個罩子一樣的法寶護住自己。轟轟的兩聲響,那罩子一樣的法寶在大鎚和樹枝的轟擊之下,立刻爆炸破裂開來。瞬間大鎚就是擊打到那人身上。那人頓時皮開肉綻。顯然暴虎一錘被那罩子阻擋一下,力量已經衰弱。沒有一擊必殺的能力。

不過木青的樹枝就是不同了,直接抽到那人身上,轟的一聲,那人身體立刻炸裂,同時無數細絲刺入那人體內,瞬間就被樹枝制住。光芒一閃那人頓時被收進樹枝之中,被控制住了。

就在同時王天也是選擇了一個聖武初期巔峰,法力波動強大的高手,身體一晃,彷彿不見人影一樣衝殺過去。那人心中猛然驚悸起來。幾乎來不及反應,就是身體炸裂直接被王天一擊擊殺。就在這時,王天身影一晃,又是殺向另外的聖武高手。

霸王龍出手也是不慢。大喝一聲:「空間鎖定!」天賦神通發出,黑光繚繞間,就是鎖定幾個聖武,手掌立刻拍了過去,轟轟轟幾聲就是擊碎幾人身體,當場就是擊殺一個,重傷兩人。金毛吼更是快捷。

身體一晃彷彿一道金光伴隨著雷霆閃耀,似乎大道符文閃耀直接撞擊過去,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瞬間就是撞碎幾人身體,擊殺重傷他們。鳳舞身體一晃,就是五色火光閃耀卷了過去,嗤嗤嗤的響聲不絕於耳。頓時一個聖武立刻被擊殺,接著又是向著其他聖武衝殺過去。

轉眼間就是發生這樣的變化,爆熊部落的人不死也傷,就是那些聖武都是沒有回過頭來。這時暴虎大聲喝道:「你們二長老已經擒獲,大長老已經被擊殺,投降免死!」這話一出,爆熊部落的聖武才回過神來。

暴虎話音一落,王天等人盤算了一下,就算這些聖武不投降擊殺也是翻手之間。頓時放棄了繼續追殺。暴虎部落的一個聖武說道:「暴虎,怎麼可能,你沒死。族長他們怎麼樣了。想要我們投降沒門,就算你戰勝我們和長蛇部落也是沒用。白虎部落不會放過你的。」

在他們心中,暴虎部落,就是暴虎爭奪白虎部落的戰鬥失敗以後,分離出來的一小撮人。對於十大部落之一的白虎部落,只是一個笑話。隨手都是可以滅掉。當年若不是神殿插手,早就不存在白虎部落了。

暴虎這時喝道:「廢話少說,降還是不降,不降就是格殺勿論。至於白虎部落,自然有人要對付他們。」其他幾個受重傷的聖武交換了一下神色。這時說道:「部落戰爭勝者為王。只要大長老戰敗我們投降也可!一切實力說話!」

部落中人就是這樣,輸了就要整個部落投降,或者斬盡殺絕。先前說話的那聖武暴怒起來,大聲說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爆熊部落只有戰死的人,沒有投降的長老。再說這樣一來,併入暴虎部落,就是要和白虎部落,魂殿作對,你們!」

話還未說完,王天心神一動,斬仙飛刀直接發出,立刻白光一閃,那長老頭顱落下,立刻身亡。同時王天大聲喝道:「廢話連篇,不降就死!」話音一落黑熊修鍊的地方一陣震動,接著光芒一閃雪山姥姥猛然出現手中握著一顆人頭,正是大長老黑熊的人頭。

這樣一來,大長老已經死亡,二長老被擒。族長爆熊也是被擊殺。無奈下爆熊部落只有投降了。這一戰解決的乾淨利落。出乎暴虎的意料之外,還以為要經過一場大戰。沒有想到轉眼間就是勝利了。

接著自然讓十來個沒死的爆熊部落長老發誓效忠。立刻傳出信息讓銀狐、白蛟前來收拾爛攤子。王天幾人又是向著長蛇部落而去。長蛇部落也是在億萬里之外。瞬息王天幾人就是趕到那裡。

靈識掃描出去,長蛇部落的長老分散很開,或者修鍊打坐,或者練習神通術法。大長老,二長老都是不朽期高手,這時正在一個山洞。和一個魂殿高手商議著什麼。王天靈識掃描過去。

那魂殿高手,就是眉頭一鄒,大聲喝道:「誰,給本座出來!」顯然魂殿高手,主修靈魂,感覺比一般聖武厲害一些,發覺了王天的窺探。這話音傳出,王天就是知道不妙,幾乎沒有商議,雪山姥姥、木青、暴虎就是向著那山洞衝殺過去。

鳳舞先天離火旗一揮,立刻射了出去,化成五面大旗,圍住那山洞,化成先天離火大陣。讓那三人不得逃脫。頓時烈火熊熊包圍山洞,一個陣法空間出現,裡邊烈火滔滔。同時雪山姥姥、暴虎、木青出現在那陣法空間之內,雪山姥姥二話不說,就是一掌劈了出去,向著那大長老轟殺過去。一隻巨掌憑空出現,法則本源涌動,大道符文閃現。

掌還為落下,就是壓碎虛空一般,就連那三人都有一種巨大的壓力。同時暴虎化成虎頭人身的模樣,大鎚揮舞,砸了過去。木青也是樹枝揮舞,擊殺過去。瞬間六人戰成一團。直打得空間坍塌,亂流橫飛。

這樣大的動靜,立刻驚動了長蛇部落中人,修鍊的聖武叫了一聲不好,身體一晃就是來到山洞面前,看著那滔滔火焰,有點為難起來。部落中人大多數不擅長陣法。當然修鍊到他們這個地步,對於陣法還是有所了解。正是因為有所了解。一個個都是拿不定注意,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火焰之中,王天、霸王龍、金毛吼都是走了出來,鳳舞繼續操縱陣法。王天他們出來倒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畢竟他們的看法之中,王天幾人應該憑藉陣法對抗怎麼也不會走出來。

一個聖武,心中覺得有點不妙,走出來戰鬥,就是有絕對的信心。立刻那聖武發出求救的信號。王天他們一出來,三長老就是喝道:「哪裡來的蟊賊居然敢襲擊本部落,給我死來!」

話音一落,一掌拍出,直接向著王天轟擊過去,速度極快,一隻巨掌憑空出現,直接擊殺下去。其他聖武也是法寶神兵揮舞,向著王天三人攻擊過去。一時間法寶紛飛,術法漫天,神兵出擊。只見無盡光芒激射過去,空間都是坍塌,山脈瞬間就是消失,毀滅。

王天三人呵呵一笑。王天身形一晃,立刻消失,那三長老劈下的一掌頓時落空,一掌劈到地上,大地都是顫動起來,一個手掌模樣的大坑出現在地面之上。同時王天身形在那三長老面前出現,狠狠一拳轟擊過去,速度太快,就是三長老都有一點猝不及防的感覺。

好在修鍊到他這樣的地步,也不是那麼好解決的。心神一動間,幾種法則本源身上冒出來,瞬間形成無數光芒,交織一起,組成一道防線,轟的一聲王天的拳頭直接就是砸碎那些光芒。一拳狠狠砸在三長老身上,。三長老立刻被震飛出去。

胸腹凹陷下去,吐出幾口鮮血,一個照面就被擊傷。王天還想繼續追殺過去,就在這時其他聖武的攻擊已經向著王天轟殺過來,一座大山一樣的法寶,長槍,大刀都是攻擊過來,每一擊似乎都是開天闢地一般,凌厲異常。

王天不躲不閃,拳頭揮舞,直接砸了過去,彷彿一方世界碾壓過去。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立刻震飛大山,擊碎大刀,彈飛那長槍。同時身體一晃,追上一個剛好震飛出去的聖武,一拳轟擊過去,就是擊殺。 那邊霸王龍又是不同,巨手投足之間黑光繚繞,就是攻擊過去的法寶神兵似乎都是頓了一頓。接著手掌揮舞,無盡氣勁發出,化成一頭頭小一點的霸王龍,飛射過去,什麼法寶神兵術法全部擋住,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

金毛吼雖然戰鬥力不必霸王龍強悍,不過他的速度太快了,僅僅比不上王天,身體彷彿一道金光,又是夾雜著無盡雷光,直接穿了過去,撞飛法寶,碰碎神兵,術法幾乎對他毫無效果。瞬間就是衝殺到一個聖武面前,一抓一抓抓出。

瞬間就是擊飛那聖武的神兵,一抓穿心,立刻破開法則本源的防禦,心臟都被直接抓了出來,接著一口吞下,這才向著另外的聖武擊殺過去。那聖武,抽蓄一下,身體立刻化成飛灰,倒是真靈還在。顯然金毛吼忘記擊殺真靈了。

不過這會兒四處激射的氣勁,亂流直接就是剿滅那真靈。王天三人對戰十多個聖武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絲毫不落入下風。就在這時,長蛇部落的其他人都是圍了過來。遠遠觀戰。不敢靠近。哪怕神武巔峰的存在,遇上泄露的氣勁也要被絞殺。

更多的長蛇部落中人,都是遠遠飛走,王天他們交手之間,天崩地裂,山脈倒塌,不用多久長蛇部落所在地,就是化為廢墟,無盡岩漿噴射出來。不過王天他們絲毫不關心這些,依舊奮戰不休。

陣法空間之內,雪山姥姥找上大長老,巨掌揮舞,拳頭轟擊,頭髮飄蕩,出手快速無比,彷彿一道道光芒傾瀉而出,那大長老揮舞權杖,法則本源涌動。化成一條條長蛇激射出去,擋住一波一波的攻擊。

可惜修為相差巨大,雖然擋住大部分攻擊,依舊有光芒橫掃到大長老身上,悶哼聲聲傳出,大長老身上立刻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皮開肉綻,血流不止,久久不能癒合。就在這時雪山姥姥大喝一聲:「九天十地唯我獨尊!獨尊拳!」

話音一落,一拳緩緩轟擊出去,看起來緩慢無比,卻又是彷彿充滿天地至理,一拳轟擊出去,拳勁化成無數大道符文,直接絞殺過去,一股霸道無比,唯我獨尊的氣勢發出,立刻擊破大長老的防禦。

一拳砸在大長老的權杖之上。看也不看大長老一眼,轉身過去,就是向著已近把暴虎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無反手之力的二長老那邊走去。這時大長老身體爆炸開來,就是權杖也是粉碎,化成一股飛塵消失。一拳直接轟殺不朽中期的大長老,雪山姥姥名不虛傳。

那邊木青和那魂殿高手激戰著,這魂殿高手,也是不朽期的高手。舉手投足之間,術法漫天,無盡法則本源激射出去,化成道道光芒,個個大道交織一起,向著木青絞殺過去。木青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樹枝揮舞,無盡翠綠色光芒閃耀,彷彿大道符文轟擊不休。那些光芒頓時被擋住,吸收消化起來。一時間兩人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時那魂殿聖武,大喝一聲:「靈魂風暴!」頓時一股股強大的靈魂力量散發出來,直接向著木青衝殺過去。彷彿一波一波的波動,震碎空間,滅殺真靈。木青呵呵一笑說道:「此小道耳,看我大腐蝕術!」話音一落一道腐蝕法則本源從頭頂冒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