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劉曄顫巍巍地站起來,扶著身邊的柱子站著。

一旁的劉衡見狀,忙道:「三叔,我……」

「閉嘴!」一聲怒哼從大廳里傳出來:「這些年我花費了無數財力物力,才將你留在白鹿學院,保住了你雜物教習的身份,是有大用處的,沒想到你這個蠢貨,竟然因為一件小事就丟了教習的身份,浪費我心血,實在是該死!」

「三叔恕罪,三叔恕罪啊,這事也有那個人背後傳訊過,否則……」劉衡連忙求饒。

「哼,幸好這次曄兒進入了學院,這事還來得及補救,罰你一年例錢,退下去了,這件事情的內幕,不許對任何人說,否則你到時候死無葬身之地。」

威嚴蒼老聲音聲色俱厲地道。

「是是是……」劉衡鬆了一口氣。

片刻之後。

劉衡劉曄這對叔侄相互扶著走出主院,無比落魄。

「這口氣,不能就這麼算了!」劉衡咬牙切齒,恨透了葉青羽。

劉曄沒有說話。

只是他的眼睛,也在黑暗之中閃爍著陰毒仇恨的目光。

……

……

白鹿學院。

今天是學院招生結束之後開學第一天。

許多一年級新生來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來報道。

按照學院的規定,學員的父母親人以及護衛們,只能送到學院大門口,不能進入學院,因此正門口車水馬龍,極為擁擠,到處都是殷殷囑咐的父母和迫不及待的少男少女。

每一年白鹿學院開學之日,都是這樣熱鬧奇特的景象。

在學院正門兩側,各自樹立著一面十多米高的石鏡。

石鏡以罕見的白英雲石整體雕琢而成,鏡面光滑如玄冰一般,在日光的照射之下,翻動著淡淡銀色微光氤氳,有隱晦的元氣波動擴散,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白色鏡面之上,有一個個墨色字跡在閃爍。

石鏡排榜!

這是白鹿學院用來公示入學考試成績的方式。

兩面石鏡周圍,都擠滿了人,水泄不通。

「總榜排名第一的果然是秦無雙,城主秦戰之子,據說是一位擁有血脈之體的天才呢,不到十歲的年齡,已經是凡武境巔峰,這一次排到第一,絕對是實至名歸。」

「秦無雙畢竟是家世顯赫,自從出生之日起,就有秦家為他鋪好了路,各種天才地寶當糖豆吃,能不天才嗎?倒是這排名第二的燕行天,更令人震驚啊!」

「是啊,以寒門子弟的身份,居然能夠壓住宋青蘿、劉淚、南天涯等貴族世家子弟,這個燕行天有點兒恐怖啊!」

「總榜前二十,也就只有燕行天一個寒門子弟呢。」

「咦?葉青羽呢?怎麼沒有進入前二十?不是說他王者歸來,在昨日的考試之中,表現的明艷無雙嗎?居然只是排在總榜第二十一位?」

「聽聞葉青羽有一項沒有考。」

「什麼?這怎麼可能?開玩笑吧,如果真的是這樣,少考一門,居然位列第二十一,那可就有點兒恐怖了啊……」

「是真的,我昨天親耳聽到孔空大教習所說,讓葉青羽只考五門就可以了!」

「天,那就太妖孽了!」

「如果葉青羽六門都考,豈不是穩穩壓住秦無雙和燕行天,穩居第一了?」

人群議論紛紛,各種各樣的說法都有。

葉青羽站在人群外圍,聽到這樣的對話,心中得意之餘,也有點兒小鬱悶。

看看,多好的出風頭的機會啊,如果考了血氣測試的話,自己就是總榜第一哦,什麼秦無雙、燕行天、宋青蘿等等,還不是都被我踩在腳下……

不過還有機會,等進了學院,再慢慢來吧。

想到這裡,葉青羽拎著一包隨身雜物,朝著白鹿學院大門走去。

在守門的二年級學員看了一眼孤身一人的葉青羽,再看看他破破爛爛的衣服,目光之中帶著警惕和狐疑。

葉青羽笑笑,交了荒木名牌。

那學員拿著名牌微微感應,看到了其內記載的姓名和成績,頓時面色一變,看著葉青羽的目光里,多了幾分笑意,遞迴名牌,很客氣地放他進去。

一隻腳踏過門檻。

這是葉青羽第一次進入白鹿學院。

白色大理石鋪制的道路縱橫交錯,猶如蛛網一般,通向不同的方向。

大片的草地和樹林點綴其間,還有假山流水,噴泉流觴,雕閣樓台,水榭環廊,一座座建築美輪美奐,在這樣的美景之中若隱若現。

一種極為清新的氣息撲面而來。

彷彿這學院里的空氣,只要吸一口,都會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白鹿學院佔地極廣,足足萬畝有餘,分為六大區域。

葉青羽等一年級的准新生,在升入二年級之前,只能在最外圍的區域起居修鍊生活,但僅僅是這最外圍的區域,也極為雄偉迤邐,連綿不絕,猶如宮殿群一般。

這種身在其中的美景,絕對是站在大門之外所無法看到和感受到的。

路邊標有路牌,且一直都有二年級的學員在進行引導,葉青羽順著新生人流,很快就來到了報道之處,按照荒木名牌序號進行分班事宜。

據聞這一次白鹿學院總共招收了兩千名新生,再加上之前沒有成功升級的一百多名留級生,分為二十一個班。

分班結束之後,葉青羽發現自己所在的班級,正是最末尾的二十一班,總共有一百人,其中十一名留級生,被安排在了甲字住宿區5號樓。

由於是報到的第一天,各處多多少少都顯得有些忙亂。

葉青羽領取了自己的學員服飾,靠著手中領到的一本《新生報道諸事指南》,找了許久,才來到5號樓。

走進自己在三樓的宿舍的時候,裡面已經有三個陌生的室友正在忙碌。

葉青羽笑著向三人打了個招呼。

但是這三人隨意掃了一眼葉青羽,看到他一身寒酸的穿著,頓時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葉青羽也未生氣,搖搖頭,轉身走進了自己的單間。

白鹿學院的學員宿舍也挺有意思。

5號樓總共有三層,為磚石建築,而一層樓共有十個類似於客廳一般的大開間,每個大開間連著四個小單間,這樣一來,每一個學員都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單間,一應生活設施應有盡有。

畢竟武道修鍊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極為私密的事情,修鍊過程中不允許任何的干擾,所以每個學員配備單間是必須的。

輕輕關上門,葉青羽仔細打量自己的單間。

單間大約四十多平米,有床和桌椅,都是石質材料,堅硬而又冰冷,窗戶向陽,外面有一株白楊樹,樹葉在風中嘩啦啦作響,房間里白色的牆壁上,有著若隱若現的符文烙印,可以起到加固和防衛的作用。

———

縱橫的活動出來了,搶收藏,搶盟主,搶樓,都可以得到各種禮品。

看看誰手氣好,能得到IPAD。

大家給力點啊。

謝謝各位兄弟姐妹們的打賞和月票 門鎖也以符文封印代替,可以自行設定解封方式,只有葉青羽手中的荒木銘牌才能開啟。

在這個元氣武道高度發達的世界里,大多數人的生活,都與元氣符文之術息息相關。

而對於葉青羽來說,這個相對隱私封閉的空間,就是他接下來學員生活的最重要場所之一了。

葉青羽身無長物,將自己一點小小雜物塞到儲物櫃裡面。

然後他小心翼翼地將一個缺了一角的紅色小花盆擺在窗檯,花盆裡孤零零地生長著一株柔弱的雛菊。

這是他從父母的墳前帶來的唯一念想。

葉青羽要等到菊花盛開的時候,帶著盛開的鮮花,回父母墳前。

與此同時——

客廳里,葉青羽的三位舍友正在討論著什麼。

這三人顯然都是出自於富庶貴族之家,錦衣佩玉,闊氣奢華,之前看到葉青羽來的時候,只是隨意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絲毫沒有打招呼的意思。

這三人很顯然並非是鹿鳴郡城中的貴族,所以也不知道葉青羽事迹,更不知道葉青在這次入學考核中的成績。

重生躲美錄 三人的確是鹿鳴郡城之外的貴族。

他們都有點兒困惑。

為什麼這個寒門窮酸,居然能夠和他們三個貴族一起,被分到整座樓裡面最好的宿舍之一?

……

葉青羽自己的房間,略微整理了一下。

他將整本《新生報道諸事指南》閱讀一遍,弄清楚了很多事情,然後靜靜地坐在窗邊,開始依照那部無名吐納呼吸之法,開始冥想。

明日就要開始學院生涯了,他必須調整到最佳狀態。

葉青羽的目標,可不僅僅是順利的完成學業這麼簡單。

……

第二日。

學院生涯正式開始。

葉青羽一早起來,吐納呼吸完畢,換上了白色的學院長袍,濃密的黑色長發用一根布繩隨意挽住,帶上了學慣用品,準備去上早課。

出來的時候,發現三個其他舍友已經離開。

走出宿舍樓,呼吸著新鮮空氣,認準了方向,葉青羽朝著教室方向走去。

一路上遇到了許多少男少女,都是十歲左右的年齡,三三兩兩嘰嘰喳喳,像是出了籠子的麻雀一樣歡呼雀躍,眼中帶著對於未來生活的無限憧憬……

葉青羽十四歲,又天生身材高大挺拔,比其他人都高了一個頭左右,在這群孩子裡面,顯得極為引人注目。

一開始別人都當他是高年級學員,後來看他也穿著一年級的制服長袍,逐漸也有人向他打招呼。

「嘿,你是葉青羽?那個只考了五門就被首席大教習親點入學的葉青羽,對不對?」

一個小蘿莉湊過來,烏溜溜的大眼珠子好奇地看著葉青羽,寬大的學院制式長袍套在她的身上,像是戲袍一樣,她小心翼翼地拎著前面袍袂,后擺的一大截拖在地上,顯得煞是可愛。

葉青羽笑著點點頭。

面對同級同學,他總是會產生一種這是一群小屁孩的感覺。

養崽崽后本宮躺贏了 「你真厲害!對了,我叫宋小君,」小蘿莉豎起大拇指,然後自我介紹,卻不小心踩到了自己長長的袍裾,腳步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倒。

她憨態可掬,吐了吐粉紅的小舌頭,一臉苦惱地埋怨道:「這袍子實在是太長太長了,真可恨啊,昨天問了一圈,都沒有適合我的小號,以後可怎麼辦啊……」

葉青羽被他的模樣逗樂了,道:「你可以自己修改一下啊,很好做的。」

小蘿莉紅著臉低下頭:「我不會修改衣服!」

很多富庶貴族之家的孩子,之前都屬於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小姐,除了習武之外,生活能力幾乎為零。

而進入白鹿學院之後,不允許有家長和護衛侍女隨行,對於他們來說,剛開始的一段歲月,無疑是最為艱苦日子。

葉青羽笑了笑,道:「下課了來五號樓303找我,我幫你改。」

他對這個自來熟的小蘿莉,有一種特別的好感。

「你還會改衣服?」宋小君瞪大了眼睛,一副無比崇拜的樣子,然後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好呀好呀,我一定去。」

正說著,遠處一個聲音大聲地叫著宋小君的名字。

宋小君吐了吐舌頭,道:「我姐姐找我了,我先走啦。」說完,小蘿莉拎著裙裾,蹦蹦跳跳像是小兔子一樣走了。

這個上課路上的小插曲,讓葉青羽的心情非常不錯。

很快來到教室。

偌大的階梯教室裡面,早已經坐滿了人。

每個人都有固定的作為,按照荒木名牌的號碼來編訂,葉青羽找了片刻,發現自己的座位,竟然是在第一排最中間,這絕對是一個最好的位置,運氣竟然這麼好?

在無數雙羨慕的目光之中,葉青羽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室里喧嘩聲不斷,沸沸揚揚。

隨著悠揚的鐘聲響起,課程終於要開始了。

眾人的注視之下,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教習從側門進來,緩緩地走上講台,教室里逐漸安靜了下來。

這位女教習容貌很普通,一頭黑色捲曲長發束在腦後,穿的也是極為普通的教習長袍,並沒有太強的氣場和力量波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