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剛剛那個年輕人,名叫化忌,是化苦長老最看中的一個玄孫,也是他的血脈之中,天賦比較高的一個。

現在年紀不過只有區區百歲左右,已然步入了初階聖境了,只是相對於單雄還是差不少,畢竟單雄是中階聖境了現在。

十年前,因為單雄在與他爭寶的過程中,佔了一點先機,這傢伙便記恨了他十年,一直懷恨在心,想找機會除掉單雄,只是苦於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下手。

而且十年間,兩人能遇到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十三玄天太大了,就算是一個小小的冥地,也大的令人膽寒,想要在十年間遇上幾回,真的很不容易。

尤其是單雄是外門的執事長老,經常要出去,而這化忌,卻很少離開冥地府弟周圍,一般不會遇上的。

化忌走了后,單雄便帶著葉楚在這冥地府轉了起來。

不過因為他的級別並不高,即使是在這裡,得到了進來的允許,許多地方他也是無法進去的,只能在遠處看看罷了。

葉楚倒是很清楚這個地方的布局,因為他有天眼,可以看到這裡所布置的法陣和封印。

那化苦長老應該就住在這棟大樓的頂層,那一個小小的塔尖處,下面有幾十道法陣和封印,足見這傢伙也挺怕死的,而且他的修為確實是進入了絕強者之境。

只不過這個化苦長老,可能也是剛剛才進入絕強者之境不久,相對於葉楚來說還是弱了許多的,如果真要對戰起來的話,葉楚有把握可以輕易的滅殺他。

對,就是滅殺,而不是重傷他。

這就說明,對方的實力也不怎麼強,葉楚還不至於將一個新晉的絕強者放在眼裡。



(l~1`x*>+` (貓撲中文)2820

只不過這個化苦長老,可能也是剛剛才進入絕強者之境不久,相對於葉楚來說還是弱了許多的,如果真要對戰起來的話,葉楚有把握可以輕易的滅殺他。(800)/

對,就是滅殺,而不是重傷他。

這就說明,對方的實力也不怎麼強,葉楚還不至於將一個新晉的絕強者放在眼裡。

「前輩我們不再上去嗎?」見葉楚並沒有讓自己再帶他上去,單雄有些擔心,以為葉楚不想替他復仇了。

葉楚傳音告訴他:「想個辦法,將他給引出去,不然的話這麼多人不好辦。」

這個化苦長老也不是什麼善茬,葉楚將對方吞了也就吞了,將他化作元陰之氣,再進行融合併不成問題。

只是他許多年沒有用過這種生猛的吞噬之法了,現在到了這十三玄天,則是有必要這麼做了。

既然這裡有這裡的法則,那自己就給他們打破這樣的法則,什麼規矩,都是人定的,自己破了也就可以拍死他們,再進行融合了。

而且自己也不需要毀滅對方的軀體,只需要將對方體內的元陰或者是元煞之氣給引出來,導入自己的陰陽墟洞就可以了。

「將他引出來?」

單雄想了想說:「可能沒有這麼容易呀,我都無法進到裡面去,還需要層層通報,除非有什麼事情可以引得他主動現身。」

「那你就編一個。」

葉楚說:「在這裡也不好動手,這周圍還有幾位長老,對付一個還行,要是對付三個就有些麻煩了掌中大世界最新章節。」

這些也就是葉楚故意這樣講的了,就算是同時應付這裡的三大長老,他也有信心,不殺了他們,至少也會讓他們受傷,起碼自己不會被困。

只是這裡畢竟人數太多了,還有其它的人,最少也得有上萬人吧。

而且葉楚看得出來,這整個冥地府就是一個攻伐大陣,若是陷入其中的話,確實是有大麻煩。

一時半會兒要想破解了這攻伐大陣,要耗費比較長的時間,也容易被發現,所以不如引那化苦長老出去,然後一個一個對付,採取各個擊破的手段。

「好,我想一想。」

單雄想了想后說:「有了!我就讓人去通報,說是發現了一座仙墓,請示他如何處置。」

「這個主意不錯。」

葉楚點了點頭說:「你去吧,我先離開這冥地府,你帶他出來之後,我會立即跟上來。」

「你不在這裡跟我一起嗎?」單雄有些發怵了。

葉楚不在身邊,他就是說句假話,也有些沒底氣了。

「哼!」

「你要是這點也辦不到,還報個屁的仇……」

葉楚咧嘴笑了笑,單雄咬牙道:「好吧,您先出去吧,我等下就引他出來,我相信他一定會中招的。」

「恩。」

葉楚立即離開了冥地府,因為他覺得如果那化苦長老到了近前的話,可能可以利用這裡的法陣,觀察到自己的存在,所以自己出去是最保險的。

在外面,那傢伙肯定發現不了自己。

到時候要滅殺他,只要一擊即可,也是時候試試青龍神火蓮的威力了,對付單獨的修行者,會是什麼樣的效果,葉楚還沒有正兒八經的試過呢。

……

冥地府高樓頂層中,一張紙飛了上來,飄落在了窗戶上。

殿中的一個黑袍老者,睜開了雙眼,瞄了瞄那張紙,就像是一個會飛的鳥一樣,在那裡上竄下跳的,似乎是一個急信。

「開……」

老者眉眼閃了閃,那張紙就自動的打開了,然後在虛空中化作了一張小光幕,上面出現了一些明亮的字體。

「仙墓?」

老者皺了皺眉,心中一怔,難道那傢伙真的是找到了仙墓了?

光幕在虛空中化開,重新凝聚成紙,不過馬上就化為灰燼了。

「那小子不會是給我下了個套吧?」

化苦眉頭緊鎖,然後在身前凝聚出一張光幕來,光幕上顯示的是下面殿中的情況,單雄出現在光幕上,他正在殿內急得團團轉,走來走去的一副十分焦急的模樣。

「看來他並不知道,當年是我暗算了他。」

化苦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笑,然後這才身形一閃,瞬間就出現在了單雄的面前。

「長,長老……」

單雄立即跪伏在地,對化苦十分的恭敬,謹小慎危的說:「長老,屬下發現了那個仙墓的入口,之前好像還看到了化音他們出去了……」

「恩,老夫明白紫氣凜然。」

化苦長老將單雄扶了起來,然後問他:「那仙墓現在何處?」

「離這裡比較遠,在我們冥地府弟的西北方向,至少有二百萬里,我這也是一路趕到這裡,不過緊趕慢趕還是慢了一步,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知道了。」單雄說。

「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們走。」

化苦長老心裡卻暗笑,這小子哪裡知道,那兩大長老都在閉關呢,現在只有自己出關了,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座自己苦尋了八百年的仙墓,就是歸自己所有了。

一旦得到了仙墓底下的傳承的話,自己豈止是在這裡當一個小小的長老,就算是統治這十三玄天,也不是什麼妄想的事情。

有化苦長老親自帶領,很快單雄就得以離開了冥地府,出來的瞬間,他的眼角還在瞟四邊的動靜,想看看葉楚是不是跟過來了。

不過馬上就有一個聲音,傳到了他的耳邊:「放心,帶他遠一些,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往北面走。」

「好。」

單雄大喜,一邊對化苦長老獻著殷勤,一邊心裡在冷笑,心想你個老傢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你是怎麼發現仙墓的?」

往北面行走了大概一萬里左右,化苦將速度給降了下來,詢問單雄發現仙墓的過程。

「也沒什麼刻意發現,就是在我在路過華安城的時候,意外聽到一個小修士說過一個什麼古墓,好像那裡會吃人」

他說:「後來我就跟過去看了看,結果在那裡發現了一座仙陣,而且外面還寫著冥冥之中由天定,七個大字。」

「冥冥之中由天定?」

化苦喃喃自語,體會這七個字的深意,想了一會之後,還真覺得這七個字很有仙韻。

他問道:「旁邊有古碑嗎?」

「古碑倒是沒有,只有在仙陣之下,有一個十米見方的入口,入口處被烙下了封印。」單雄的話,都是葉楚跟在他周圍,臨時對他說的。

「仙封?」

化苦越發的覺得,那真有可能是仙墓,只有仙墓才會在入口處烙封印,連自己的後人都不得入內。

「長老,那會是仙墓嗎?」單雄小聲的問。

化苦說:「現在還不知道,去看了才知道,不過仙墓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的,而且是吉是凶也不知道。」

「恩。」

單雄說:「那應該是一座吉墓吧,要不然我到了近前的時候,估計都會被打死了。」

「希望如此。」

兩人繼續趕路,由於這一帶還是有修行者出沒的,葉楚讓單雄將這傢伙給引遠一些,最少得引出個十幾二十萬里的。

反正是越遠越好,不然驚動了這邊的話,畢竟人家也是絕強者之境的強者,哪個絕強者高手沒點保命的手段呢,而自己要的就是這傢伙的命,絕對不允許失敗。

(l~1`x*>+` (貓撲中文)c_t;2821

「希望如此。-79-」

兩人繼續趕路,由於這一帶還是有修行者出沒的,葉楚讓單雄將這傢伙給引遠一些,最少得引出個十幾二十萬里的。

反正是越遠越好,不然驚動了這邊的話,畢竟人家也是絕強者之境的強者,哪個絕強者高手沒點保命的手段呢,而自己要的就是這傢伙的命,絕對不允許失敗。

兩人往北面飛了將近一天,不過因為有化苦帶路,有時候瞬移領路,所以一天下來他們還是行進了三十餘萬里。

只不過與葉楚相比,這就差得遠了,葉楚帶著單雄的話,一天最少趕上百萬里的路,這也讓單雄放下心來,從另一個側面講,葉楚的實力在這方面就遠強於這個化苦reads;。

他一定有把握,將這傢伙給擒獲,讓自己得以復仇的。

……

這一天,單雄和化苦來到了一處大峽谷的上空。

大峽谷下面,是一片焦黑之地,似乎下面有些什麼烈火,將這一帶給燒成這樣子了,寸草不生。

相較於其它地方,百『花』盛開的美景,這個峽谷下方卻顯得有些凄慘了。

「長老,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連續趕了一天一夜的路,單雄對化苦說:「您一直帶著我趕路,現在也累了吧,要不我去給您找點水喝吧。」

「我乾坤世界里有。」

化苦倒也沒反對,只是從乾坤世界裡面,取出了兩壺清涼的靈水,丟給了單雄一壺。

「謝長老。」

單雄嬉笑著說:「長老,我去方便一下,您在這裡等等我。」

「快去快回。」

化苦皺了皺眉,心裡卻在暗自鄙夷,沒得道的人就是沒得道的,都是聖境了,竟然還要去方便。

不過這也是難以避免的,人畢竟還是人,雖說是聖人了,但是也免不了俗,還沒有真正強到,要死之前都不用上廁所的。

這也就是人和仙或者是神的區別,仙,神可以不用排泄,即使是排泄也不會用那樣的方式。

可是人就不一樣了,即使是再強的人,也還終究只是個人而已。

化苦倒也不怕這單雄跑了,他瞬移的時候,就可以輕易的鎖定這傢伙,將他給抓過來。

而且現在是離開了冥天府弟了,要是他不聽話的話,自己就吞了他,也沒有人能發現,這個大峽谷周圍可是一個人影也沒有,這種地方殺人越貨正好不過了。

眼看單雄為了撒泡『尿』,跑到了幾百里開外,自己一個人潛進了下面的峽谷,化苦嘟噥了一句:「真是懶人屎『尿』多……」

「呃……」

就在這時,他突然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峽谷四周升騰起了一股莫名的白氣。

「不好!」

化苦臉『色』大變,立即瞬移沖向了左側。

「砰……」

一股強大的道力,將他給彈回來,彈得直接就吐血了。

「砰砰砰砰……」

從峽谷四周,升騰起了一圈的白陣,將這方圓幾百里全部給困住了,化苦成了一隻被困住的鳥,被這座詭異的法陣給困住了。

「單雄!你給老子滾出來!」

化苦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時候是個傻子都能分辨出,自己被暗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