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冰兒將烈焰交給了語嫣兒,即刻讓她離開了,自己望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吃喝玩樂很快樂,可是他們容不得,就算這世事容得,自己所為卻面對的不是世事而是他們。

冰兒丹田內,幾個靈像靈體聚在一起相互看了一眼,在他們的體內都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牽動,來自主靈契約的牽動,這裡要變天了。

龍珠內,紫幽嘆了口氣,然後終於舒心的笑了,他知道的他推測出的,他不想冰兒最後成為祭品,那個人的祭品。

上面鴻蒙和陰陽依然幽幽的閃著微光,自那日在鴻蒙結界出來之後,陰陽好像得到了不少的補充,就這樣一直微微亮著。

裡面陰陽幾分無奈幾分抱怨道:「你看看,你非要讓她去鍛煉心性手段,這回好了,我們成多餘的了。」

鴻蒙哈哈大笑,道:「多餘?沒了我們她能壓制住那幾個靈體,沒了我們她到天界會知道如何修鍊?」

「這裡除了我們知道的還有兩個人吧。」冰兒孩子心性卻並不笨,何必非要將她激怒,她一般不怒,怒了一般也就好不了了。

鴻蒙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道:「那兩個人能知道多少,就是你又知道多少。在好的潛質也不是實力,她不變日後恐怕連成為祭品都不夠資格。」

(求推薦,求收藏~~~) 冰兒仰望著天空,何時炎炎的烈日已變成了滿天星斗。這一路在下面她看見了太多的破敗山村,破滅城廓,空無一人的城市。

修魔之人何以稱為魔,何以讓人懼怕,遭人唾罵,大概就是因為這個。

焦黑的屋樑,腐敗的屍體,早已五人管制的家畜或者野狗,聚集不散的怨氣,滿地的腥污。還是抬頭看看天上,能讓心情好一點。

語嫣兒走了,冰兒再無言語,一路疾馳,幾天後終於到了器軒。

還是那座城,天荒城,還是那些輝煌的建築,器軒樓群,還是那座精緻小閣樓,器軒藏寶閣,還是那個人,宇軒昂。

冰兒端坐在藏寶閣外上次和宇軒昂見面的那間屋室,一切如舊,只是前面的小桌上沒有放著鑒妖珠。

宇軒昂依舊坐在正首,滿是嘲弄的看著冰兒道:「記得七年前,你還是個小丫頭,比那桌子也就高出了一點。那日你師父帶著你來找我,說是要給你探尋身世。」後生可畏,現在她可還將自己看在眼裡?

冰兒端坐,沒有飲茶,沒有表情,「還要多謝師伯當日相助,如今身世已明,也算了了冰兒的一樁心愿。」對他應是有幾分敬意的吧,可是現在的心情,實在不怎麼地。

「你心愿是了了,老夫也有一個心愿,不知賢侄能否相助。」

「您說。」一晃只是七年而已,七年前師父帶著自己第一次下山見見世面,七年後依舊認為自己還是一個孩子,卻要試著獨當一面。

「老夫是器軒第一百零八代掌門人,一百多代的積累才有了今天,器軒不能毀在老夫手上。」宇軒昂眼裡滿是迷離、痛苦和無奈。迷離的是修道界為何要爭俗世之地,痛苦的是器軒此次爭鬥中可能會亡,無奈的是自己沒有力量挽救。

冰兒還是面無表情,道:「不知師伯接下來想要如何?」

「你為何事而來?」剛剛聽說這丫頭還在符魔城,想來是被魔宗抓了,怎麼如此快的就到了這裡。

冰兒猜測的看了宇軒昂一眼,道:「我和宗翼打了個賭。」天下不管好壞,有些事傳的極快。

宇軒昂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這道是了,我就說以符魔城的實力,你怎麼可能如此快的逃了出來,還第一步先來了老夫這裡。」

冰兒轉頭看向了外面,這裡是天荒最高的建築,外面一片開闊,視野極好。「我和他賭,輝耀帝國最後的歸屬。」

「你賭歸誰?」問題來了。

「你說呢?」天下沒有太過完美之事,她也不想白出力氣。

「玄天宗。果然還是直接動手了,俗世的力量有時候用起來不利索啊。」宇軒昂莫名的有几絲失望。

「不錯。若不納入玄天宗之下,就算這次能防住魔宗的進攻,下次呢?」冰兒說完,猛然轉頭看向了宇軒昂,她要確切答案。

宇軒昂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現如今能夠和魔宗對抗的也只有玄天宗了,不過,老夫想知道,納入玄天宗勢力範圍之後,爾等帶我器軒如何?」

冰兒淺笑,竟有了几絲歉意,道:「師伯多慮了,怪小侄沒有說明。這次前來只是想請師伯和我走一趟輝耀城,說服輝耀皇室歸屬玄天宗之下。至於器軒當然還是器軒,就像冰雪宗還是冰雪宗。」

「哦?」宇軒昂哈哈大笑,道:「這俗世老夫也不貪得,也不必與你們爭這些,既如此老夫與賢侄走一趟輝耀城便是。就是不知,輝耀皇室你要如何對待?」

「輝耀城可以給他,當他們當個城主。」

「就這樣?」宇軒昂笑著,卻有几絲不信。不過器軒終究是無礙了,輝耀皇室有那麼幾千年的交情,能幫的話還是希望能幫上一把。

「就這樣。師伯可是認為有何不妥?」

「輝耀城是輝耀帝國幾千年的帝都,其繁華富貴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玄天宗還在乎這些,就算都給了龍武帝國,他們還能對玄天宗多出幾分力不成。」

宇軒昂梳著鬍子,點了點頭,道:「此話有理,不過你可做得了主?」

「可以。你老傢伙是不是活糊塗了,她在玄天宗什麼地位,連這點主還做不了不成。」什麼時候又來了個人。

冰兒和宇軒昂一起向遠處望去,只見吃一個跟頭從下面跳了上來,口中還繼續說著:「聽說你被魔宗抓住了,我還想著事情要麻煩一些,怎麼跑出來的?」

冰兒笑了,這人來的倒是快,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問道:「你來這兒幹嗎?」

吃拿出一根雞腿,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啃了起來,「你來這兒幹嗎,我來這就幹嘛。」火燒眉毛忙的連雞腿都沒時間吃了,這下可以放鬆下了。

「你剛才在偷聽?」冰兒微微皺眉,還是都樣子,自己要是還能那般逍遙該多好。

「對,你丫頭學的夠快,心眼長了不少嗎。要不要加入我們情報組,我讓風花雪月都聽你的。」

「不要。你們早就知了魔宗的行動,為何現在才來?」

吃很快啃完了一根雞腿,迅速的又拿出了一根啃了起來,「知道的時間不長,差不多你被魔宗抓住的時候知道的,正好在輝耀帝國內,要不然也趕不過來,我可沒有破浪舟。」

冰兒無語,自己被抓住到現在都多長時間了,吃說的應該是宗翼在符魔城讓放出消息的時候,自邊境那邊過來倒還真是不慢了。

相吃問道:「可知道玄天宗的情況?情報組的辦事效率好像下降了。」

吃不高興的撇了冰兒一眼,「魔宗行事一向詭秘,要不是有青玄帝國的前車之鑒,這些日子對魔宗盯的緊,說不定到現在還可能不知道呢。」

「符魔城不是魔宗本宗所在,你可到過本宗?」

冰兒點了點頭,道:「在日不落南麓的森林裡,地方挺秘密的。」

吃正咬著雞腿,忽然停了下來,宇軒昂也意外的看向了冰兒,同時問道:「在日不落裡面?」

「對。」

吃一拍大腿,很是激動,「難怪找不到,你是不是去過,說說怎麼走?」

冰兒淺笑,這次是真的有點開心,還是和這群改不了老毛病的傢伙說話有意思。「以後在說吧,他們幾個呢?」

「在邊境。對了,紫冥不是在毒人谷嗎,你怎麼跑魔宗去了?」這一會就是跑魔宗去了,而不是被魔宗抓了。

冰兒有幾分詫異,「你去了毒人谷?」

吃剛咬下一口,點了點頭,稍後說道:「我們去毒人谷借了些東西,要不然就那麼幾個人也攔不住魔宗的軍隊。你那毒師父還真是挺可怕的,那毒人谷的傀儡怎麼回事,給我幾個研究研究?」

「自己跟他要去。你去找我師父要**,是不是太慘絕人寰了點。」毒人谷只有**,只不過師父沒有毒性一般的**,尤其是面對大規模的軍隊。

宇軒昂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毒人谷他沒去過,裡面的人卻是知道的,他的**,吃這傢伙是想屠國!忍不住問道:「你們想在哪下毒?」

吃頭也沒抬,道:「放心,他們幾個帶著**已經潛入到了青玄帝國境內,這毒雖然是下在邊境,也是丹嶺那邊。至於青玄帝國,派過來戰鬥的不過是些試驗品或者傀儡,死了也好少害些人。」

宇軒昂稍稍放心了一點,隔著丹嶺這邊到不至於有事。又聽冰兒問道:「師父給你的什麼**?」

吃想也沒想,「勾魂散,霹靂霜。這**可不好用啊。」

冰兒一驚,道:「他要你們怎麼還?」師父向來不白送人東西,而這兩種**,也算是珍貴。

「不用還。」

「不用?!」冰兒大瞪著眼睛,不用那就是有其他的目的,師父要那麼多魂幹嘛,還要死前折磨一番。

霹靂霜就是折磨人用的,**見氣化氣,從空氣中由皮膚滲入體內,中毒者全身劇痛,就如雷霆擊身不止,直至疼痛而死。

勾魂散和霹靂霜一樣,也可以由氣入體,分離魂靈,強行引出體外,不過這個不是毒,而是煉製傀儡的藥劑。

這兩種**根本不是吃喝嫖賭能夠操控的,更不用說風花雪月,只怕下完毒后老毒頭要親自出手。

冰兒勉強穩住心神,急忙問道:「你們有解藥?」

「給了,一人一枚。喂,你和紫冥怎麼分開了?」這丫頭倒是會打岔,自己問的問題一個也不答。

宇軒昂剛剛放鬆,看見冰兒的反應不覺的又是一身冷汗,希望不要波及到這邊才好。

冰兒稍暗了神色,道:「他要去幽冥,自然就分開了。」

「幽冥?」這回輪到吃大瞪著眼睛了,那種地方是去找死不成,不過自己終究管不了。吃完雞腿繼續說道:「走吧,也該去輝耀城了。」

冰兒點了點頭,起身走到了閣樓邊緣,正要祭出破浪舟,忽然想起了什麼。「我讓語嫣兒去玄天宗叫弟子過來了,他們知道你們下毒嗎?」

吃正摸著嘴,忽然愣了,「怎麼可能知道,你速度倒是快。」一把拉著宇軒昂跨到了冰兒身邊,「還不快走,他們可沒有解藥。」

冰兒急忙祭出破浪舟,載著兩人離開了,舟上冰兒和老毒頭急切的看著邊境的方向。宇軒昂時不時的擦拭一下衣袖,吃抹那一把,怎麼都覺得擦不幹凈,不時也眺望著遠方,吃喝嫖賭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主,這次恐怕又玩大了。

破浪舟速度確實是快,可是青玄帝國的軍隊一早就駐紮在邊境,只要開戰速度再快也沒用,現在也只好寄希望於玄天宗的人晚點到了,可是玄天宗離兩國邊境本就不遠。

冰兒悠悠的看了眼毒人谷的方向,希望師父不會將他們一視同仁吧。也希望那幾個人能夠發現同門前來,將其擋在高空,勿要下去才好。

(這段時間看了不少其他的,不過想了半天還是感覺有些東西學不來,有些東西不想學,所以,最後還是決定本著自己的想法來寫、、、唉,順其自然吧) 一路疾馳,幾天後終於到達了兩國邊境,越過丹嶺來到青玄帝國境內,一片安靜。看了趕上了,魔宗還沒有發動進攻,大概是在等符魔城的修道之人到來。

吃用暗號找到了其他幾人,七人正好沿青玄帝國和輝耀帝國的邊境成一條直線,自丹嶺一直排到了無際海之邊。

吃挨個告訴了幾人情況,警戒一點,看見本門弟子就將其攔在空中,不要下到地面。自己更是順著玄天宗來這邊的方向,前往迎了上去,最好提前商量好了,來個援助也好合拍。

丹嶺高大挺拔,軍隊難以跨越,真正的戰場是以丹嶺南脈的邊緣開始,一直排到無際海。

冰兒在高空看著這一條綿長的邊境線,勾魂散和霹靂霜,師父是要魂魄無疑,而且還是凶魂厲鬼,可是這麼長一條邊境線他要怎麼收取魂魄?

冰兒帶著吃挨個將情況告訴幾人後,就和吃分開了。吃負責玄天宗的接應,而冰兒負責輝耀皇室的收服。

輝耀城位於輝耀帝國的中部偏南,這一路找尋幾人正好也來到了無際海邊緣,向回折返一段將吃送到了邊境中段,離輝耀城倒也不算太遠,乘坐破浪舟也就三天的時間足以。

冰兒其實挺想去一趟毒人谷的,師父這次的謀划規模太大,雖然對手是魔宗,可軍隊終究是俗世之人,這種大規模的屠殺終是影響不好。尤其是魂魄萬一不夠,師父該不會順勢給湊夠了吧。

三天後,輝耀城。歌樓酒肆,小攤作坊,繁華依舊,完全沒有一點風雨欲來的感覺。

冰兒載著宇軒昂直直飛進了輝耀皇宮,宮內修行的護衛,早早的看見,卻是不敢阻攔。因為那老頭他們認得,那是器軒軒主。

破浪舟直直的飛進了一座大殿,那裡最是熱鬧,想來找個皇帝應該好找。

承天殿,群臣正是爭論的激烈,忽然一道綠影飛了進來,速度極快,截然而至。上面下來一個老頭和一個小姑娘。

冰兒似笑非笑,來的可是地方,這不是早晨不是中午的,群臣居然正在議事,而輝耀帝皇就在上面,上面那張龍椅之上。

許是這宮內的酒食太香,在這間沒有任何事物的大殿內,冰兒竟然感覺到乾坤袋內旺仔動了起來。

本想出了魔宗就將其放出來的,這一路太急倒是忘了,冰兒心意一動,旺仔飛奔而出,直直衝向了殿外,也不知去了哪裡。

忽然有外人打擾,群臣停下爭議,整個大殿竟瞬間變的鴉雀無聲。輝耀帝皇一見是宇軒昂來此,大喜,急忙從龍椅上跑了下來,行禮道:「見過軒主。」

宇軒昂點了點頭,表示受禮,卻沒有說話。

冰兒問道:「你們這兒倒是熱鬧,有什麼事商議不出結果嗎?」

輝耀帝皇微愣,群臣怒沖沖的看向了冰兒,器軒軒主他們認識,自是尊敬的,這個丫頭是什麼人,竟敢不等軒主問話,以這種口氣質問帝皇。

輝耀帝皇沒有回答,而是詢問的看向了宇軒昂。

宇軒昂微微一笑,道:「這是玄天宗的,冰兒。」他本想說二代弟子著,不過二代弟子就是掌門也要對各國帝皇敬上三分,冰兒的行為倒是失敬了。不過冰兒這個名字他們應該聽過的。

眾人驚訝的看著冰兒,無需表明態度,這個時候,這個人定然是代表玄天宗而來。因為就算是她自己的注意,一旦定了,玄天宗十有八九也是同意。

輝耀帝皇尷尬的看著冰兒,有幾分不願的說道:「青玄帝國有可能會向本國出兵,朕和愛卿們正在商量對策。」對於修道人看其為魔宗,而對於他們那依舊是青玄帝國。

「商量出來了?」魔宗行動重在突襲,他們倒是好快的情報。側眼看了一下宇軒昂,老金主曾經找過他,這老頭倒是對輝耀帝國不錯。

輝耀帝皇苦笑,「敢問小道長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冰兒故作天真,面上掛著幾分稚氣,想了想才說道:「就為此事而來,青玄帝國現在就是魔宗的傀儡,魔宗也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出兵。而且魔宗做事,一向都是用修道之人的。」

輝耀帝國的君臣一陣戰慄,修道之人,那他們根本防不住。原因也很簡單,魔宗過來的必有五教弟子,再加上魔宗弟子,或許還有符宮弟子,這邊只有器軒,興許何以算上寧家,可終究是懸殊太大。

而且五教除了紅蓮教位於無際海諸島之上,赤陽教和閻羅教在青玄帝國內,而聖靈教和天陰教就在輝耀帝國之內。

青玄帝國向西是輝耀帝國,向北是玄天宗的不群山脈,魔系宗派想要擴展勢力只能向西來,而且聖靈教和天陰教正好在輝耀帝國之***外可成夾擊之事,攻下並不困難。

而輝耀帝國一方,向來是依靠器軒的,以往修道界安分守己,不參與俗世之事,四國相互制衡倒也和平。

不過現在和平局面已破,在加上魔宗的凌厲手段,輝耀帝國可是吃不消的。就是器軒也吃不消。

寧家也在輝耀帝國,這些大家族在俗世之中比宗派解除的多些,不過各國爭端向來也是不參與的。而這次,寧家不得不參與。

因為青玄帝國內也有兩家,李家和宋家。魔宗突襲,青玄帝國幾天內淪陷,誰也不曾預料,誰也無法倖免。

宋家離北邊略進,出事後及時收拾東西到了玄天宗,損失不算太大。

李家卻是慘了,李家位於青玄帝國南部,靠近無際海,那裡離北邊西邊都不是很近,唯獨離赤陽教和閻羅教比較近,而先前五大家族和玄天宗交好,魔系宗派對之是必滅之心。

所以,李家最後只剩下幾位家族骨幹成員逃到了玄天宗,族內一些弟子早前和宋家的一起送到了玄天宗鍛煉,才算保住了族氏傳承。

這次攻打輝耀帝國,魔宗更是來勢洶洶,尤其是聖靈教和天陰教,見到了赤陽教和閻羅教在青玄帝國易主之後得到的好處,行事的方便,更是頗為積極。

而另一個,紅蓮教,冰兒想見一個人。

(求推薦,求收藏~~) ?輝耀帝皇很是不甘,微微哆嗦著手問道:「不知玄天宗的態度是?」魔宗以修道之人進攻,根本防不住,恐怕也是步了青玄帝國的後塵,頃刻既亡。

「輝耀帝國歸於玄天宗勢力之下,也就是歸於龍武帝國,輝耀皇室可繼續居於輝耀城,認輝耀城主,歷代沿襲。」

群臣又是一個哆嗦,這是前面怕狼後面來虎啊。不甘有有些無奈的看向了輝耀帝皇,畢竟輝耀城主的建議不錯,這輝耀城也足夠富庶繁華,而他們也可以繼續居於此地不動。

輝耀帝皇苦笑,問道:「可能容朕和眾臣商議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