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冥蝶也拔出長劍準備迎敵,劍尖直指那急速俯衝的飛行妖獸。

飛行妖獸的視覺比人類出色,飛到了一半便發現了下面的兩人是誰,翅膀驚慌失措的連連撲閃,竟是立即掉頭。

許戰皺起眉頭,不得不換上狙擊槍,冥蝶也搖了搖頭,收起了長劍。能在這麼遠的距離擊殺飛行妖獸,除了許戰,她可做不到。

輕輕扣動扳機,巨大的后坐力猛推許戰肩膀,一道精純到極點的念氣彈破開空間,射向那飛行妖獸。速度極快,甚至產生了音爆。而許戰體內的念氣,也瞬間空了大半。

那飛行妖獸突然慘叫一聲,如同斷了線的風箏,重重的摔落下來,落在地上,仍然掙扎著煽動翅膀,可它的左翼卻被打斷,只有右翼,甚至想要保持平衡的站起來都不能夠。

「槍法變差了……」許戰在小蘿莉的鄙視眼神中檢討著,與冥蝶來到了那飛行妖獸旁。正準備拿出聚焦噴火器當場活烤了這隻鳥,這鳥卻驚恐的連連後退,口上不算求饒。

「許戰?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你可別殺我!」飛行妖獸急忙道。

「誰跟你說我死了?」許戰不解,從對方的語氣判斷,自己身死似乎是件很確定的事實?

「你若沒死,你的那些同學和守衛全被抓了,你怎麼毫無動靜?」飛行妖獸繼續道。

「你說什麼?」許戰眼中閃過危險光芒,冷聲道:「不要以為你幾句話就能讓你從我手中活命,你知道我的手段。

飛行妖獸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搖頭,「我真沒騙你,你的那些同學和守衛的確被抓了,就關在古城之中,不信你自己去看。」

許戰心裡咯噔一下,這下可糟了。如今同學們和那些守衛落入獸人手中,萬一……

飛行妖獸繼續道:「你放心,狐靈兒要跟你談判,並沒有魅惑那些人,不過這一個月來到處都找不到你,大家都說你已經死了,她正準備殺了那些礙事的人族呢。」

許戰冷哼一聲,「看來你們妖獸跟獸人聯合起來,倒是聰明了許多。連這種高明的伎倆都會用了。不過你們也太小看我了。」

說完,許戰直接按動開關,火蛇狂舞瞬間將飛行妖獸燒死,直至燒成焦炭許戰才罷手。

冥蝶在一旁關心的問道:「你沒事吧?你不也說了嗎,這是獸人的伎倆……」

許戰嚴肅道:「不,在這裡,他們比我們更有耐心,而且還處於優勢。他們知道我早晚都會找上他們,所以他們根本就必要使出這種手段。」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真的要去自投羅網?」冥蝶擔心的問道。

「自投羅網?」許戰搖頭輕笑,「我有的是底牌,他們不是要找我談判嗎?那我就去跟他們談談!」 古城,北城門樓下。

一排排木樁立了起來,每一個木樁上都綁著一個人。長雲學院的學生和那兩百守衛,盡在其中!每個人臉上都是凄然一片,一臉死灰。

他們身上多處有傷,顯然經過了一番惡戰,仔細數一數,會發現原本兩百的守衛,如今只剩下了寥寥幾十,甚至比那些同學的數量還少。

「都怪你,非要提前與獸人決戰,現在好了吧,大家都成了階下囚,就算不死,以後我們也成了獸人的傀儡了!」金萬山抱怨著。

歐陽帆冷哼一聲,道:「怪我?我當初決定攻打古城,你們可都是同意了的,憑什麼失敗了責任要推給我?」

「都已經這麼丟臉了,你們還有心思吵架?」上官紫萱不忿道:「早知當初就不該讓許戰離開,他若還在,絕對不會讓我們落到這般境地。」

現在,所有人都開始念起許戰的好,懷念與許戰一起的日子。

其實在許戰剛離開他們時,這些人中的大部分人就已經開始後悔了。命令下達的不徹底,根本就是毫無目的。什麼時候該幹什麼,許戰還在的時候誰都不要操心,而且許戰的命令別人都心服口服。可一到他們自己做決定,每一次都自亂陣腳。

尤其是與獸人和妖獸戰鬥時,哪怕自己佔優勢,打起來也總是吃虧。

而且許戰一走,他們遭遇的伏擊和圍攻的次數也越來越多,誰都做不到如許戰那般,洞察敵人的舉動,事先做好應對。

一個月來,所有人幾乎都精疲力盡,最終歐陽帆提議大家直接攻向古城,與獸人決一死戰。可小規模戰鬥都打不贏的他們,怎麼攻城?

當時很多人提出反對,可是他們繼續游斗下去,只會被逐漸蠶食。如果鋌而走險拼一把,只要能衝進古城,打開傳送陣,他們相信在傳送陣的另一邊,學院的人絕不會放棄他們,那時他們根本不用滅掉所有獸人和妖獸,也算是戰鬥成功。

只不過他們把一切都想的太簡單了,剛一交手,就發現這古城中的獸人根本就不是好啃的骨頭,別說攻打進去,剛一交手,他們就潰不成軍。

畢竟獸人的數量太多了,整個秘境內的所有獸人都集合了起來,足有數千人。還不算那無窮無盡的妖獸。戰鬥打響之後,所有人只顧著戰鬥,根本就沒人指揮。就算指揮也都是亂糟糟的,他們甚至連自己本身的戰力都沒有完全發揮出來。

終於得到了血淋淋的教訓,當戰死了大半守衛后,所有人被包圍了起來,而後被屈辱的綁在木柱子上。

每個人心中都後悔莫及。

「還這麼生龍活虎?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投降吧,臣服於我的主人也比你們這般被綁著來的有尊嚴。」司馬炎帶著幾名獸人前來給這些人喂飯,他可不想讓這些人都餓死在這。

「呸!叛徒,垃圾!」金萬山重重的吐了口吐沫,但面對獸人喂來的飯食,還是忍住屈辱狼吞虎咽。

本來所有人都不願吃飯,但李大仁卻告訴了他們一件事情。

曾經有一次他問過許戰,如果我們被俘虜了,該怎麼辦。

許戰笑著說道:「那就想辦法讓自己保存戰力,過得相對舒坦一些。因為只有這樣,才有力量反抗。」

現在吃獸人喂來的飯食,所有人心裡並不是苟且偷生,而是希望找到機會能夠反擊。只不過時間一天天過去,他們心中也逐漸喪失了信心。

司馬炎抹掉臉頰上的吐沫,笑著說道:「金萬山是吧?可惜了,如果你現在歸降,你就可以吃到山珍海味了,實話告訴你,這些食物可都是獸人吃剩下的殘羹剩菜,堂堂帝國首富之子,吃這些未免也太委屈了。」

「有能耐就殺了我們,看看你們拿什麼與許戰交換籌碼!」金萬山怒道。

「交換籌碼?」司馬炎哈哈大笑起來,「你以為許戰有什麼資格配跟我們談條件嗎?他手上有主人的一件東西想拿回來,而且……主人對他很感興趣。」

「做夢,許戰是絕對不會妥協的!」夏憐雪也憤怒的喊道。

「嘖嘖嘖,可惜了這般美人,」司馬炎連連搖頭,看向夏憐雪和上官紫萱,惋惜道:「以你們倆的姿色,可以稱得上是絕代雙驕了,若不是我心中全是主人,或許我倒是會對你們有想法。」

「骯髒,噁心!」上官紫萱輕呸道。

司馬軒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此時深吸一口氣,道:「大哥,清醒一點吧,別在執迷不悟了,你被獸族的那個狐狸精魅惑……」

「住口!」司馬炎臉色一變,來到司馬軒面前,伸手用力掐住了司馬軒的脖子,道:「別以為你是我弟弟,就可以出口侮辱我的主人!我的傻弟弟呀,我看你才要清醒一點,早點站到我的身邊,咱們兄弟倆一起輔佐主人,豈不是更好?藉助主人的力量,咱們甚至可以讓司馬家族成為長雲第一世家!去他嗎的什麼四大家族,以後人們只知道有我們兄弟的司馬家族!」

金萬山哈哈一笑,諷刺道:「就憑那隻騷狐狸?她除了使那些陰險的魅惑手段,還有什麼本事?」

司馬炎咬牙切齒,手掐指決,一道火球穆然出現,在金萬山臉上烤著。

彷彿有頭髮烤焦的味道傳出,金萬山忍著灼痛,眼神絲毫不讓的與司馬炎對視,「有種殺了老子,老子不怕!」

司馬炎突然呵呵笑了起來,「沒錯,你是不怕,可你有害怕的!」

說完,火球對準了一旁的夏憐雪,在夏憐雪的驚呼中,司馬炎再次看向金萬山,說道:「我知道你喜歡她,不如咱們打個賭,我若是給她毀了容,我賭你絕對不會再喜歡她。」

金萬山焦急道:「垃圾,有什麼手段就沖我來!欺負她你算什麼男人?」

司馬炎滿意的看著金萬山,繼續道:「實話告訴你們,這麼多天了,我們幾乎派人走遍了整個秘境,哪怕是許戰躲藏起來,也該得到消息了。他到現在都沒有出現,只有兩個結果,要麼是他放棄了你們,自己獨自偷偷溜了,要麼就是他早就死了。不過依我看來,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你說呢?」

「呸!就算你死了,獸人都死絕了,許戰也不會有事!是你們無能,根本就找不到許戰,不然你們也不會用這種方法逼許戰出來!」金萬山大聲吼道。

「哼,隨便你怎麼說,反正事實擺在眼前。我今天就把話撂下,主人已經失去了耐心,打算放棄你們這些只會浪費糧食的飯桶。我現在再問一句,想要歸順的,立刻就有錦衣玉食,心裡還抱著幻想的……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司馬炎開口說道。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下來,一些人臉上的堅定神色漸漸動搖。

歐陽帆心中急怒交加,此時怨恨道:「許戰的確沒死,我敢肯定,他就在一旁看我們笑話!反正面對這種情況,就算他不出面,別人也無法說他什麼。他一定是在記恨我奪了他的權!他一定是在介意,我們要搶他的功勞!」

「事到如今,你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誰跟你我們?你根本就不配與我們為伍!」金萬山大聲罵道。

「精彩,精彩!繼續吵,說不定我心情好了,可以讓你們多活一會。」司馬炎笑著拍手道。

「司馬炎,你等著,許戰不會放過你的!」金萬山狠聲道。

「哎呀,我好怕,有本事你讓他現在就出現在我面前啊?」司馬炎不屑的笑著。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如同見鬼了似的看向司馬炎身後。

「怎麼?死到臨頭還想戲弄我?哪有這麼容易?」司馬炎輕哼一聲。

「我好像聽到了你在叫我?」許戰穿著超能戰甲,從隱形中恢復過來,如果他不想,蛻靈境之下沒人能發現他,包括用眼也一樣。 司馬炎的臉突然僵硬起來,轉過身來赫然發現自己身後多了一人,不是許戰還能是誰?

身旁的獸人立刻戒備起來,城樓上也人頭攢動,有獸人大聲喊著:「許戰出現了!」

於此同時,城外埋伏的一些獸人也都紛紛沖了過來,只不過他們都一頭霧水,想不明白。許戰到底是什麼時候,又是怎麼從他們眼皮子底下穿過的。

金萬山大聲喊道:「許戰,你快走!這裡危險!」

其他同學也都紛紛勸說,李大仁等一眾守衛也想不明白,許戰為何要單刀赴會。

對於眾人的勸說,許戰不為所動。他看向周圍戒備站起來的獸人,將他團團圍住,仍然面不改色。

許戰雲淡風輕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我之前一直在修鍊養傷,出來后得知你們被俘,我立刻就趕來了。」

所有人都露出感激之色,歐陽帆卻不以為然道:「少說這些漂亮話,不過是想顯示出你有多重要罷了。我懷疑你早就投靠了獸人,不然為什麼偏偏獸人想殺我們的時候,你才出現?」

同學們和守衛對歐陽帆怒目而視,許戰則是掏了掏耳朵,皺眉道:「我有多重要,你們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需要我刻意作秀嗎?」

司馬炎冷冷的打斷道:「許戰,沒想到你竟然真敢自投羅網,你以為你來到這裡還能好好的活著出去不成?」

許戰聳了聳肩,道:「我或許不能好好的活著出去,但他們能。」

說完,指了指同學們和一眾守衛。

「你也太自大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否從這裡救走一個人!」司馬炎眯起眼睛,在這天羅地網之下,許戰就算插翅也難逃!

這時,從城門處走來一隊人,為首的則是狐靈兒、貓妃兒和嗜血長臂猿首領。

此時那嗜血長臂猿首領雙目通紅,見到許戰之後直接狂奔而來,巨大的體格瞬間出現在許戰面前,大手猛地用力拍下,似乎想要立刻將許戰拍成肉泥。

而許戰卻不為所動,靜靜的看著嗜血長臂猿首領。

見到許戰毫不反抗,狐靈兒和貓妃兒臉色一變,雙雙沖了過來,合力擋下了嗜血長臂猿首領的攻擊。

「冷靜點,許戰對我們還有大用!」嗜血長臂猿的一擊讓狐靈兒氣息起伏不定,她急忙開口說道。

「那是對你們有用!在我心裡,只想著將他碎屍萬段!」嗜血長臂猿當然不願罷手,作勢就要攻擊。

貓妃兒寒聲道:「真要打起來,你不見得能殺的了許戰。此事還得從長計議,別忘了你嗜血長臂猿族群還有許多精英戰士,難道他們你也不管了嗎?撕破與我們之間的協定,那我們之前答應你們妖族的事情可就統統作廢了!」

嗜血長臂猿首領悲恨的收手,雙眼死死的盯著許戰,威脅道:「小心點吧,你一定會死在我手裡!」

「呵呵,我真希望那一天能儘快到來。」許戰乾笑一聲,面對嗜血長臂猿首領的威脅,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嗜血長臂猿首領又是一怒,還是冷哼一聲走開。他不想再待在這裡,怕自己隨時可能忍不住出手殺了許戰。

許戰看著狐靈兒和貓妃兒,笑道:「又見面了,這時間過的可真快呢。」

「少啰嗦,你知道我想要什麼。如果你想救這些人,那就將那東西交出來吧。」狐靈兒直截了當的開口道。

許戰輕輕搖頭,「別急,我還沒感謝你們剛才救了我呢。不過也正是因為你們的相救,才讓我有機會送你們一份大禮。」

「你又有什麼陰謀?」貓妃兒與幾名獸族後退一些,甚至有獸族躲在了人族修士背後。就算許戰想要召喚出高爆手雷與他們同歸於盡,他們也不怕。

「看你們一個個嚇的,我的這份禮物,一定會是一個驚喜。」許戰說完,輕輕打了個響指,一枚絢麗的五彩晶石出現在他的手中。

晶石上散發著美輪美奐的光彩,滲透出一股奇異的氣息,讓人忍不住好奇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貓妃兒問道。

許戰拿著晶石朝狐靈兒比劃了一下,可狐靈兒也看不出這晶石到底是什麼東西。

許戰無奈道:「一群沒見識的傢伙。」說完直接鬆開了手,那五彩晶石竟是憑空懸浮,靜靜的飄在許戰身前。

一陣風吹過,那晶石似乎要隨風而去。

許戰一把又將竟是抓在手中,道:「這下該明白了吧。」

「是神靈晶石!」牛頭人急忙跑了過來,神色激動中透著一股忌憚。

「神靈晶石?」狐靈兒眼中精光一閃,喜道:「太好了,如果有了這枚晶石,咱們豈不是……」

牛頭人面色沉重道:「的確可以直接進入那最高級神靈秘境,可是……這晶石若是被毀掉,那這整個秘境也就崩塌了。我們所有人都將被傳送出去,傳送到秘境主要出入口那裡。也就是……長雲學院!」

「什麼?」

「怎麼會這樣?」

所有獸族心中嚇了一跳,人族同學們和守衛們卻突然大喜起來。

這簡直就是驚天逆轉!

「還算有個識貨的。」許戰笑了起來,毫不客氣的說道:「行了,既然知道這神靈晶石有什麼用,那麼放人吧。」

狐靈兒一陣沉默,眯著眼睛打量著許戰,道:「這該不會是假的吧,你想故意詐我們?還以為我們會上你的當?」

許戰聳了聳肩,道:「就算我要詐你們,你們付的起這代價嗎?」

狐靈兒頓時一噎,而牛頭人卻瞬間後退幾步,來到上官紫萱身旁,粗糙的大手直接扣在上官紫萱的脖頸上,威脅道:「就算你能毀掉這神靈晶石,可在這之前,得有人會死!」

大手用力,上官紫萱的臉色漲紅起來,喘不過氣,隨時可能窒息而死。

「別這麼緊張,如果我想毀掉神靈晶石,我早就做了,也不會等到現在。你們不是想找我談判的嗎?這就是我的籌碼。」許戰開口說道。

牛頭人手上鬆了松,上官紫萱劇烈的咳嗽起來。

歐陽帆此時卻破口大罵道:「許戰,你到底想幹什麼?明明都救我們,你卻非要讓我們陷入死地?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許戰盯著歐陽帆,神色漸冷道:「我說過,這妖獸獵場,我必須捍衛!就憑這些獸人、妖獸這樣的烏合之眾就想搶走這妖獸獵場,還是我有我許戰在的情況下,簡直就是做夢!」

「你!」歐陽帆羞的臉龐通紅,半晌才說出一句話:「你想逞英雄,有沒有考慮過我們?我們憑什麼要跟你一起承擔風險?」

「這妖獸獵場是你們自願來的,獸人的陰謀與聯合妖獸又不是我讓他們這麼乾的。你們有沒有風險跟我有關係嗎?」許戰攤了攤手,道:「有能耐你走啊?」

歐陽帆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其他同學和守衛也都羞愧的低下了頭。

「行了,我們可不想浪費時間聽你們吵架,說吧,你想怎麼談判?」狐靈兒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