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公海之上,亞比亞號航母正在以正常航速返回,此次亞比亞航母的任務,就是為了接回傑克,當然,這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威懾紅顏島。

救回傑克,算是個意外的收穫,全世界都以為傑克已經死了,卻不想傑克竟然還活著。

船艙中,經軍醫的診斷後,傑克服用了一些藥物之後就沉沉睡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看到接他的那個少校已經坐在床邊。

傑克眼中露出一絲警惕,隨即又放鬆下來,這裡只有少校一人,而且這少校手中並沒有拿著槍,反而是拿著一台筆記本,說明他並沒有被識破。

傑克對此心中驚訝的很,他知道,航母上的人肯定會對他進行檢查,卻沒想到葉無天弄的藥膏,竟然能輕易的騙過這些人。

「傑克,你醒了,你的家人要和你通話。」少校見傑克醒來,長出了一口氣,他已經在這裡等了半個多小時了。

若非看傑克實在太過疲倦,他都要推醒他了。

傑克點點頭,又搖搖頭,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少校皺了下眉頭,帶著疑問問道,「你不能說話?」

想起自從傑克被帶回來,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少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難道葉無天對傑克動了什麼手腳?

傑克點點頭,實際上他在來的時候,葉無天就給他服用了一種藥丸,讓他短時間內喪事了開口說話的能力,就是怕萬一被人發現破綻。

「該死的傢伙,我饒不了他。」少校有些抓狂。

而就在這時,他手中的筆記本震動了下,少校連忙打開筆記本,點開在線視頻,視頻中,一個五十多歲的婦人出現在畫面中,正是如今的m國第一夫人。

「傑克,我可憐的孩子,真的是你嗎?」第一夫人有些激動,更有雙手捂住了嘴巴。

傑克點了點頭,眼睛有些微紅。

「傑克,你知道媽媽有多擔心你嗎,你想死媽媽了,快回到媽媽的身邊來,好嗎?」

傑克有些感動,卻並沒有說話。

「怎麼了,孩子,你不跟媽媽說說話嗎?」第一夫人發現了不對,傑克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

「夫人,傑克現在不能開口說話,是那該死的葉無天對他做了什麼,我建議回國后做全面的檢查。」少校將視頻鏡頭對準了自己並提出建議。

「什麼?可惡,上帝怎麼不懲罰那個惡魔。」第一夫人先是一呆,繼而憤怒的說道。

少校還要說什麼,可突然,筆記本被一隻手合上了,少校驚訝的看著傑克,卻看到傑克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的笑。

少校有些不明所以,「傑克,你不想和你媽媽再聊一會嗎?」

傑克搖搖頭,指了指少校的臉。

少校先是有些不解,可隨即,一股鑽心的疼痛突然毫無癥狀的出現,手中的筆記本啪的一下掉落在地。

少校強忍身上的刺痛,震驚抬頭看了眼傑克,想要問為什麼,卻說不出話來,如果有鏡子,他就能看到,他的臉,已經變得通紅,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隨即臉上出現了麻疹一樣的斑點。

偽裝成傑克的維特將少校打暈過去,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然後麻利的接下少校身上的手槍,不免有些緊張。

「該死的葉,你要是敢騙我,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維特咒罵著,迅速來到船艙門口,小心的等待著。

他在看到少校臉上開始紅暈的時候,就知道被他帶上航母的藥粉起了作用,只是他不知道,航母上有多少人會被藥粉沾染上,不得不小心。

夜幕已經降臨,海面上升起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將航母籠罩,航母上大多人都已經開始休息,唯有駕駛艙中的人仍然各就各位,每一組人員都在各自的位置上,主管駕駛的駕駛組,主管信息通信的信息科,主管預警的預警組等,有條不絮。

所有人都有些懶散,作為當今世界上的軍事經濟最強國,從來都是只有他們找別國麻煩的時候,誰敢來找他們的麻煩,尤其是他們這裡可是航母,從來沒有什麼不長眼的人,敢找航母的麻煩。

「嘿,羅斯,你的臉怎麼紅的跟猴子的屁股一般,剛才喝酒了?」駕駛組的一個大鬍子指著身邊的同僚,哈哈大笑道。

「你才喝酒了呢,難道想我被送上軍事法庭嗎,該死,別胡說。」那叫羅斯的少尉瞪了眼,這話可不能亂說的。

作為航母的駕駛員,若是在執崗的時候喝酒,按照條令可是要被槍斃的。

可很快,羅斯少尉就瞪大了眼睛,見鬼般看著調笑他的同僚,手指顫巍巍的,「韋斯利,你的臉怎麼紅了,你可是黑人,靠,不會是你自己喝了烈酒吧,該死的傢伙。」

韋斯利一愣,伸手抹了把自己的臉,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然也隱隱變的有些紅了,頓時意識到了什麼,「不好,有情況。」

史上最強狂帝 警惕的韋斯利剛站起身來,突然覺得心臟猛地抽出了一下,繼而渾身刺痛,所有的力氣瞬間被抽空了一般。

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

… 驚恐萬分的韋斯利想要去按身邊不遠處的警報器,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突然眼前一黑,直接暈倒過去,同樣暈倒過去的,還有駕駛艙中所有的人,就是那些一直連著外界通訊的人,也沒能將預警發出去。

與此同時,航母的各個船艙之中,同樣的事情在先後發生著,短短几分鐘內,整艘航母的人竟然暈了過去,此時的航母,更像一艘鬼船。

二十多分鐘之後,航母仍然在以正常的速度航行著,附近海域上出現一艘改裝了馬達的漁船快速的靠近,目標直接航母。

一條纜繩從漁船上拋向航母,強力吸鐵石瞬間將纜繩固定在船上,隨即,更多的纜繩拋了上去,形成一座繩索橋樑。

劉浩雲臉色塗抹著迷彩顏料,走出船艙,看著巨大的航母,不由得裂開了嘴,「兄弟們,動作快點,你們可想到我們兄弟有一天,竟然能俘虜一艘航母,哈哈哈,今天這事要是辦成了,就算是立刻死,也值得了。」

劉浩雲的話讓霸虎幫一眾精幹手下全部歡呼起來,臉上掛著激動,在劉浩雲一聲令下,所有人帶上手套,順次爬上航母。

在劉浩雲身後,臨時緊急抽調來的幾個一直不知道這趟出來是幹嘛的技術高手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

被葉無天抽調來之後,他們就被關在了船艙之中,如何也沒有想到,葉無天這次要下手的對象,竟然是亞比亞號。

「老大,一切正常,裡面的人都睡死了。」最先上去的人先是搜索一番,立刻報告。

劉浩雲頓時放心下來,拉了把身邊的陳彬偉,一臉的慎重,「陳先生,一切就靠你們了,我的弟兄都是些粗人,不懂技術活。」

陳彬偉也是興奮的不行,狠狠的點頭,在劉浩雲的幫助下,陳彬偉等人上了航母,直撲駕駛艙。

進入駕駛艙后,陳彬偉先是讓人將航母的航速減緩下來,但卻並沒有讓航母停下完全停下,他知道此時天上有衛星盯著,一旦航母停下必然會被發現不對勁,實際上,若非他在漁船上裝了干擾裝置,就憑普通的漁船想要靠近航母,怕是在萬米之外就被發現了。

控制了母速度后,陳彬偉關了航母上的監控系統,隨即用隨身的筆記本接上航母的埠,雙手快速的敲動著,隨著他的電腦病毒侵入航母的智能系統,一場尖端的黑客攻防戰就此拉開。

在陳彬偉開始進攻航母的智能系統的時候,那些技術人員也沒閑著,紛紛開始收集這航母中的各種高新科技的資料。

這些技術人員都是這方面的高手,很一個個在極度亢奮之中,拼了命的撈好東西。

在陳彬偉他們開始工作的時候,劉浩雲帶來的霸虎幫的弟兄也沒有閑著,一個個拿著相機,搜索各個艙室,以防有漏網之魚的同時,將所有遇到的像是資料的東西,都收集了起來,至於那些昏迷的大兵,誰也沒有動一下,哪怕遇到航母上身材火辣到爆的女兵和醫護人員。

誰都知道,這次的事情有多大,若是走漏的一點風聲,不用葉無天拆了他們的骨,他們自己都得先抹脖子,甚至連家小都難以保全。

劉浩雲則是拿著信號跟蹤儀,直接朝著維特所在的船艙走去,若非維特身上有特殊的信號源,打死劉浩雲也無法在茫茫公海中找到航母的位置。

維特很緊張,握著手槍的手都冒著虛汗。

實際上,換做任何一人都會緊張,這可是打入航母內部,一個不小心別人發現,分分鐘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不過誰讓他被葉無天給誘惑了呢,只能咬著牙等著。

當他聽到腳步聲朝著這邊來的時候,維特更是緊張了,直到聽到門口有人敲門,三長兩短一重拳,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這是葉無天和他約定的信號,這樣敲門的,就是自己人。

維特連忙拉開了門,看到劉浩雲的那一刻,維特激動無比,差點沒掉下眼淚,很有種終於找到組織的感覺。

劉浩雲早見過傑克的相片,知道找對人了,立刻張開雙臂,狠狠的抱了維特一下,「兄弟,牛逼。」

維特笑了,笑的很開心,這趟刺激的行動,終於是安全了。

一個多小時后,陳彬偉終於成功的將航母的智能系統癱瘓,開始下載航母中的各種資料,陳彬偉和劉浩雲,可以說在這趟行動中,唯一知道葉無天想要幹什麼的兩人了,因此準備的很充足,帶來了足夠容量的硬碟,足以將所有資料容納。

在等待下載的時候,陳彬偉並沒有閑著,開始瀏覽航母上的監控錄像,很快找到了航母上的人開始出現異常的畫面,沒有任何猶豫的,陳彬偉將所有之後的錄像盡數徹底刪除,以他的技術,就算是事後有人找到這航母的超級黑匣子,也絕對無法還原。

做了這事之後,陳彬偉有用電腦對航母上的一些系統做了手腳,一切都完成之後,這才長吐口氣。

又是一小時之後,航母上的智能系統存儲的資料都被下載下來,陳彬偉立刻招呼所有人撤離,那些技術人員戀戀不捨,這裡面有太多的好東西,可惜無法帶走,讓他們糾結不已。

「各位,走吧,總有一天,我們會自己製造出同樣先進的航母的。」陳彬偉笑著,用手中的電腦發送了最後一組病毒。

所有人都撤回到漁船上,收回纜繩后,有人才發現,航母正在改變方向,並持續的開始加速。

「陳先生,這亞比亞上留下了我們的一些痕迹,不會有問題吧?」 總裁賴上俏祕書 有人擔心的問道。

陳彬偉神秘的一笑,「你們可以留意明天的頭條新聞,不過我猜,回去之後,我們所有人都將會被隔離一段時間,所以,暫時先等著就是。」

那些技術人員面面相覷,這才想起,自己這次接受的任務是何等的駭人聽聞,不過聽陳彬偉這麼一說,他們卻是放心下來,看來這個神秘的高手,早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

回到漁船后,劉浩雲立刻吩咐全速返航,兩小時后,漁船駛出了足夠的距離,劉浩雲這才拿起專線電話,撥通了葉無天的號碼。

葉無天正在辦公室等著,陪同他的人,是專門從京城趕來的卓老頭。

卓老頭比葉無天還緊張,不時拿眼神瞪他,如果可以,真的想一槍斃了葉無天,這小子這次可是真的把他給嚇著了,膽大包天不說,偏偏這混蛋用的人手,竟然是幫派中人,這讓卓老頭都不知道說他什麼好。

不過,不得不承認,巨大的誘惑讓卓老頭無法淡定下來,同樣也讓上面某些人冷靜不下來。

那可是技術!頂尖的技術。

終於,在兩人的焦急的等待之中,葉無天的手機響了,卓老天立刻從座椅上蹦躂了起來,一臉的緊張,好久沒這麼不淡定過。

「成了。」

葉無天看著卓老頭那緊張兮兮的模樣時不由好笑,嘴角微微翹起,輕吐了句。

聞言卓老頭面色潮紅,像小孩子般跳了起來,臉上肌肉也因為激動而一顫一顫的,葉無天都要懷疑卓老頭是不是要發羊癲瘋。

斗羅之造梗抽獎系統 「卓局,淡定,淡定知道不,還一把手呢,這麼點小事,瞧把你給激動的,小心心臟病都弄出來。」葉無天也是開心不已,不過開心不妨礙他調侃一些這個名義上的上司。

卓老頭聽了這話時差點沒摔倒在地上,這混蛋,有這麼氣人的嗎?

到底是一把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翻江魚,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卓老頭快速的恢復了平靜,但雙眼中那種綻放的精光,卻是深深的將他出賣,那眼神無疑等於告訴別人,還是很激動。

「小子,做的不錯。」卓老頭豎起大拇指,讚歎的說道。

葉無天撇撇嘴,「卓局,你可別想就這麼兩句話把我打發了,這事兒,我可是冒著很大風險的,你總得意思意思吧?」

卓老頭臉色一僵,隨即苦笑,「小天啊,你現在也就比我低那麼一級,莫非想奪我的位子不成,我倒是願意,可你肯來嗎?」

葉無天可不上他的當,笑道,「卓局,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總不能讓我白乾吧,我就是答應,我手下的弟兄可都未必答應呢,有了這東西,你完全可以跟上面獅子大開口,你要是不好意思,就說我說的,我想上面應該不會像你這般吝嗇才是?」

卓老頭氣的不行,「我怎麼小氣了,你小子每次都惹出一大堆亂子,哪次不是我給你擦的屁股?還有,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對小靈做了什麼,擱幾年前依照我的脾氣,你小子腦袋已經搬家了。」

葉無天狂汗,「我說老頭,男女之間你情我願的事情,你也要管,你煩不煩啊?」

「什麼你情我願,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卓老頭很是鄙夷。

那目光,讓葉無天訕訕的笑了下,這才說道,「卓局,這點小事你也拿出來說,真是太沒有風度了,要是你對亞比亞的資料不感興趣的話,我相信感興趣的會有很多人,你要是不要的話,我可就賣出去了啊。」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你敢。」卓老頭雙眼瞪的跟鬥雞眼一般,大有要跟葉無天拚命的架勢。

「瞧,這不就是了,你又不讓我賣給別家,你總得給我點好處吧?這事兒我知道你做不了主,讓上面頭疼去吧,你跟我急也沒用。」葉無天得意的道。

這一票,估計上面那些老頭得有一陣子頭疼了,而對葉無天來說,既報復了m國那些不長眼的東西,又能撈一票狠的,何樂而不為。

最重要是,有這些技術,紅顏集團將來也可以弄幾艘航母玩玩,那樣對紅顏島的安全將會更有保障。

卓老頭氣暴跳如雷,真想一槍崩了這小子,什麼玩意?

「卓局,做人要大度,做事要大氣,犯得著這樣嗎,淡定。」葉無天一個勁的壞笑,能讓向來穩重的卓老頭如此焦急,也挺過癮的。

卓老頭狠狠瞪了葉無天一眼,努力平緩了氣后說道,「這事我會向上面請示,你小子確定沒留下手尾?這事不能開玩笑。」

「放心,那些人都是可靠的,我什麼時候做過沒把握的事情?就是你的人被收買,我的人也絕對不會背叛我。」葉無天自信的說道。

自從他接掌霸虎幫,就進行過整頓,留下來的精幹成員都是經過多重考核的,而且葉無天對手下是從來不吝嗇,想要拿錢收買他的手下,那可得比他錢多才行。

「你能確定他們都能守口如瓶?不是我看不起那些人,他們可以暫時或許可以守口如瓶,但時間久了呢,這可是要命的事情。」

卓老頭一想到那後果,就不寒而慄,雖然這些年國內的實力也在穩步增長,可相比於m國還是有很多的差距,葉無天這麼一攪和,若是事情敗露,弄不好就要開戰了。

葉無天明白卓老頭的擔憂,但卻絕對不能因此就把劉浩雲等人關押起來,若是這樣的話,以後誰肯給他賣命?

「小天,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卓老頭苦笑不已,這傢伙怎麼就分不清輕重呢。

「那我不管,反正我的人誰也不能動,你也不行。」葉無天一擺手,這事沒得商量。

卓老頭氣苦,卻奈何不得葉無天,不說這傢伙自己折騰起來的紅顏集團,就是這次的收穫,都足以讓所有人忌憚了。

「要不這樣,我將他們都收編了,加強一下保密意識,這總行了吧。」卓老頭很是無奈,想了想,毅然道。

葉無天訝異不已,「卓局,你招收隊員,不是都要身家清白經得起考驗的嗎,這可是一傢伙幾十號人。」

卓老頭頓時翻白眼,「你已經是特例了,再特例幾個,也不是問題,這事我還是能做主的。」

「他們的事不用你擔心,我向你保證,他們不會對外界亂說。」葉無天說。

「就這樣?」

「就這樣。」葉無天點頭:「那麼多人,你能怎辦?」

卓老頭仍不甘心,更不放心,總覺得還有更保險的方法。

「最近東城來了很多外地人,光憑你們國安在這裡的人手,根本看不過來,所以我讓霸虎幫多布置點眼線,至少在東城這片地面上,我不想再看到什麼意外發生

「僅僅是這樣?」卓局平靜下來,若有所思。

「那你以為是怎樣,說實在的,你的人,有時候未必有我的人那麼信的過,之前又不是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葉無天意有所指。

卓老頭頓時面紅耳赤的,恨不得將那些叛徒挖出來挫骨揚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