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兩個修士進行戰鬥,其中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可以直接影響到對決的效果,然而這樣的一種攻擊速度,就是一個關鍵的所在,要明白,在這樣的高強度靈力釋放出的過程中,可以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有太多了,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對方所釋放出來的靈力攻擊或者是功法攻擊並不是最為恐怖的地方,其實最為恐怖的地方,就是神識的攻擊。

如果一個修士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佔去了上風,而且在攻擊的時候也是使用了高等功法攻擊,這樣的情況之中,對方的攻擊速度就是非常的厲害,想要突破這樣的一種層面,把自己的防禦力提高上來,他們是不會這樣選擇的,因為原因非常簡單,在這樣的時候,對方所釋放出來的靈力已經可以說是達到了一種巔峰的情況。

換句話說,這些實力強大,而且在攻擊的時候擁有很快的速度,這些修士在戰鬥的時候,可以說是直接就放棄了防禦,畢竟對於他們來說,自己已經是成為了這一場戰鬥的主要領軍人物,整一場的攻擊節奏都是被自己所掌控起來了,只要是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中,把自己體內的靈力很好的控制起來,不可以讓對方在這樣的時候把攻擊釋放出來,那麼結果就一定能夠預先得到了。

因為如果只要是自己在釋放靈力的時候不要有任何的序亂情況出現,那麼對方就不可能再這樣的情況中尋找到一種突破的重點,原因也是在這裡,因為如果不能夠尋找到一種突破的重點,在釋放出來的時候,就不能夠把這樣的靈力通過身體釋放出來,對方的實力就算是再度強悍,在這樣的情況裡面,也是同樣不會有任何辦法進行反抗的。

因為在這樣的時候,想要反抗,就一定要連接身體裡面的靈力才有可能做到,然而要做到這樣的一點,不是這般簡單就能夠完成的,因為通常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想要把這樣的靈力釋放出來,就一定是需要很大的輔助可以,但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那些在戰鬥中弱勢的人,靈力已經全部加持在防禦的身上了,如果說要在這樣的時候進行反抗,那麼身體上面的靈力就會有很大的改變。

然而這樣的一次改變,通常就是會發生一個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就是需要很大的力量才有可能做到,比如說,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真的想要把對方的攻擊節奏打亂,那麼在這種時候,就一定要對方進行一次口渴了關係的尋找,如果連對方的攻擊空隙都不能夠尋找出來,那麼一切的問題都是白說的,因為在這種情況裡面,想要把對方的攻擊截止下來,那麼對於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尋找到的東西真的就只有一個辦法了。

因為在戰鬥裡面,而且對方的攻擊也已經是非常厲害了,所以在這樣的緊張時候,如果是要把對方的攻擊截止,那麼辦法就是只有一個,尋找到他攻擊時候的空隙,然後把自己身體裡面的靈力全部調動出來,把這些靈力都聚集起來,最後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把這樣的靈力釋放出來,然而這樣的方法,是十分有危險的。

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想要把對方的攻擊截止下來,就一定需要神識的幫助,在任何情況裡面,如果想要做到這樣的一點,不是說不可能,而是十分困難了,因為在對方釋放出靈力的同時,他的神識波動也是會如同大浪一般把自己的身體籠罩起來,雖然說在大陸上,很少修士能夠做到一種領域的空間存在,但是有了神識的輔助,也不是說不可能的。

所謂的領域,其實就是一個修士所釋放出來的氣勢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的情況,然而從這種氣息裡面,甚至是能夠改變身體或者是戰場每一個地方的環境,這種環境是一個修士所製造出來的,也就是說,在這樣的環境裡面,是對釋放出這種領域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小天地的存在,因為對於修士來說,想要在這樣的戰鬥之中取得勝利,是有很多關鍵的因素存在的,因為如果不能夠把握好這樣的方法,那麼想要取得勝利,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所謂的領域,其實就是一個修士所釋放出來的氣勢已經到達了一個巔峰的情況,然而從這種氣息裡面,甚至是能夠改變身體或者是戰場每一個地方的環境,這種環境是一個修士所製造出來的,也就是說,在這樣的環境裡面,是對釋放出這種領域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小天地的存在,因為對於修士來說,想要在這樣的戰鬥之中取得勝利,是有很多關鍵的因素存在的,因為如果不能夠把握好這樣的方法,那麼想要取得勝利,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一般在這樣的情況之中,一個修士想要得到很好的實力發揮,周圍的情況也是一定是需要的,然而如果不說這一點,兩個修士的戰鬥一旦開始了,那麼想要把這一場戰鬥結束,也是需要很大的力量,不管是任何一方,就算是從一開始的時候得到很好的控制,那麼這也是說明了一點,只是在短暫的時候取得了這樣的上風,如果要長時間的進行,這樣恐怕是不可能的。

因為兩個人的實力上面都是差不多的存在,任何一方進行攻擊,那麼另外一方就是一定是防禦的,然而在這樣的防禦裡面,所要花出去的靈力也是非常厲害的,所以說,在兩個人的戰鬥裡面,任何一方就算是從一開始就有了攻擊的效果,而另外一方有了防禦的效果,那麼這一場戰鬥就是只能夠說明是處於一種僵持的階段。

而且對方的防禦不是說就是弱的,因為在這樣的戰鬥之中,如果是沒有其餘的靈力輔助,對於這樣的情況下,想要進行一次突破,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如果在這樣的時候沒有辦法進行突破的,那麼這一場戰鬥就很有可能不會有勝利與失敗的分別,因為在這樣的加持局面下,對方所釋放出來的東西也是十分有限的。

不管是在任何的情況裡面,在這樣的時候,如果不能夠有突破的時候,那麼靈力對於戰鬥是非常不夠用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說對方的防禦一直都是處於一種緊張的時候,靈力全部都凝聚在一起,那麼想要突破這樣的一層防禦,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且是可以說基本上不可能的,因為如果一個修士的靈力全部凝聚在一起,那麼對於任何修士來說,都是保命的行為。

在很多修士在一開始踏出修士的道路的時候,他們的導師都是會利用一種辦法來教導他們的,然而這種辦法,就是讓他們把自己的體內的靈力全部凝聚在一起,因為只有這樣的辦法,才能夠在一戰之中,利用好每一分鐘的時間,能夠長時間處於不敗的地方,然而對於這樣的一種靈力凝聚,任何人都是很難突破的。

也不是說不能夠突破,只是說這樣的辦法實在是太過於厲害了,因為在這樣的時候,不能夠有很好地控制,那麼對於對方的攻擊,自己一旦是沒有了靈力進行防禦,那麼自己就是只能夠在這一場戰鬥中死亡,然而如果在一開始的時候,自己的靈力不能夠給對方製造出太大的傷害,反而被對方攻擊著自己,被對方掌握了攻擊節奏,這樣的時候,也不是說完全沒有辦法了。

因為通常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想要得到很好的靈力控制,第一個需要做的事情,其實就是要利用好身邊的東西,而在一場戰鬥裡面,能夠運用到的東西,就是這些東西,就是身體裡面的靈力,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都是同樣明白靈力對於身體的重要性的,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如果真的使用這樣的靈力,他們就是不太會。

因為靈力這樣的東西,是大自然所釋放出來的東西,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種東西不單止能夠用來防禦,而且還有可能進行一次攻擊的,但是在大陸上,很多修士都只能夠做到後面的一點,而對於前面用來防禦的一點,就基本上很難做到了,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原來靈力也是可以用來防禦的,當然,這裡所說的防禦,可不是一般的防禦。

要知道,在大陸上,一般的修士都會學習一個功法,然而這種功法,並非是攻擊功法,而是一種防禦功法,在對方或者自己受到強烈攻擊的時候,這種功法就會釋放出力量,把自己的身體保護起來,然而對於這樣的功法,在大陸上有非常多,因為對於任何一個修士來說,其實最為重要的東西並不是攻擊,而是防禦。

為什麼要這麼說,其實原因非常簡單,因為在這樣的時候,能夠突破對方的防禦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算是雙方在實力上面也是有很大的差別,但是只要是對方的防禦上面下注了功夫,也不是說完全不能夠成功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自己要面對的敵人就不是這麼簡單的敵人了,因為對方似乎會把靈力凝聚起來,對於功法攻擊,防禦力上面來說,這可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重點。

因為在任何時候來說,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想要得到一個很好的幫助,第一個重點要做到的地方,就是需要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取得很好的突破點,然而這樣的突破點,已經被對方用靈力控制起來了,而靈力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想要突破一個關口,能夠尋找到的辦法就已經是被靈力所覆蓋起來,換句話說,想要在這樣的時候尋找到一個突破口,已經是十分困難的事情了。

要知道,任何一個修士,在防禦上面,如果說是做得最好的行為,並不是說這個修士所製造出來的防禦層面能夠防止對方所有任何強大的攻擊,所謂一個好的防禦,其實就是一個要把靈力都凝聚在一起,似乎是變成了一個整體,與自己的身體也是同樣凝聚起來,讓對方在這樣的時候是不可能尋找到自己的弱點,這樣的情況裡面,才能夠說得上是好的防禦。

因為原因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中發現的,在任何修士的眼中看來,這樣的一種實力對於任何修士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東西,如果說不能夠有任何的防禦情況出現,那麼在攻擊的過程中, 因為原因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中發現的,在任何修士的眼中看來,這樣的一種實力對於任何修士來說,都是十分重要的東西,如果說不能夠有任何的防禦情況出現,那麼在攻擊的過程中,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因為對方以內靈力不足的情況或者是來不及的情況,不能夠把防禦做好,這樣的時候,如果自己的攻擊成功落在這個修士的身上,那麼對方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但是如果對方也是在關鍵的時候能夠尋找到這樣的一次突破,在對方所釋放出來的功法攻擊的時候尋找到一個空隙,然後把這樣的靈力全部釋放出來,把自己的身體全部利用了這樣的一層關係,凝聚在一起,這樣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換句話說,這樣的關係也是存在一定的危機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能夠尋找到的東西也是十分的不簡單。

原因其實就是在這樣的地方,如果說一個修士不能夠把靈力全部凝聚在一起,又或者說在這樣的緊張時候,不能夠把這股靈力與自己的身體聯繫著,那麼就算是這一層防禦的實力再怎麼厲害,也是白說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是不能夠尋找到一次很好的突破口,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的。

在這樣的一種情況裡面,如果說是沒有辦法完全,那麼對方所釋放出來的攻擊,基本上就是會到此結束了,然而對於這樣的情況,自己的防禦力就會有很大的幫助了,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自己的靈力能夠凝聚在一起,讓對方不能夠尋找到自己的空隙或者是漏洞,那麼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對方所釋放出來的攻擊就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影響了。

要知道,其實不管是攻擊的一方還是防禦的一方,都是需要花很大的力量的,然而對於這樣的力量,是沒有辦法進行防禦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在攻擊的時候,所要花的靈力也是非常厲害的,如果說在這樣的緊張時候,不能夠有任何的突破,那麼對方的防禦就是有很大的關鍵所在了,因為原因就是在這樣的地方。

一個修士用靈力進行防禦,其實最為重要的地方,就是在防禦的時候,對方是不是有把靈力都凝聚起來,而且不單止是這樣,一般的修士,利用靈力把自己的身體覆蓋起來,這樣的做法是最好的,因為通常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尋找到的突破口也是非常多,然而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把這樣的突破口尋找出來,是最為不過的事情。

因為如果能夠尋找到突破口,換句話說,就是等同於對方所釋放出來的防禦已經失去了作用了,然而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自己的攻擊就可以加快,或者是加強靈力的釋放,然而對方的缺點自己已經是知道了,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尋找到的突破口就是非常簡單了,只要是能夠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尋找到突破,就能夠輕鬆勝利了。

然而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防禦當然是有漏洞的,但是在其中一些修士的身上,可是完全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的,因為原因非常簡單,他們這些修士可是經過了一些特殊的修鍊對自己的防禦進行了加強,也就是剛才所說的,對於這樣的情況,他們會利用其餘的辦法。然而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樣的修鍊辦法也是有很大的難度的,因為在一般的情況裡面,能夠運用出這樣的防禦辦法,是對自己的要求有很大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能夠把身體裡面的靈力全部都凝聚在一起,也是有很大的要求的,第一個,就是要把這樣的攻擊全部都釋放出來,然而對於這樣的一件事情,很多時候都不能夠控制的。

第一個方面,最起碼要做到的事情,就是要把這種關係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然而如果不能夠做到這樣的一點,都不能能夠說把自己的身體裡面的靈力全部都凝聚在一起,然而對於這種辦法,很多人都不認同,因為他們都覺得,如果說是單靠防禦就要把自己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這樣的做法是極度危險的,而且這樣的辦法對於他們來說,沒有經過特殊修鍊的修士們,都基本上做不出來。

要知道,在一場戰鬥之中,對方的攻擊速度可是非常的迅速,然而如果要做到這樣的防禦,第一個事情要做到的是,要在一個極為短暫的時間裡面,把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如果不能夠這樣的做,那麼就不可以利用這樣的辦法來進行突擊了,然而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這樣的地步,結果就是非常危險了,因為這樣的做法,是需要大量的防禦的。

然而如果在短時間內沒有辦法身體裡面的靈力都釋放出來,這樣的防禦就達不到要求了,因為要施展出這樣的防禦,最為重要的就是要把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一旦是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的效果,就等同於沒有辦法做到控制,靈力這樣的關鍵是非常重要的,他們認為,這樣的做法十分危險,因為防禦的時候講求的速度,如果速度慢了,對方的攻擊就會比防禦更先一步到達,那麼自己的命運就等同於死亡了。

所以對於很多修士來說,他們都不願意這樣的做法,因為對於這種辦法,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然而在這樣的時候,能夠釋放出的靈力都很難釋放出來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一個修士所需要做到的事情是非常困難的,然而對於這樣的事情,很難是有辦法進行防禦的,然而對於這樣的防禦,就是不能夠有效果的,因為原因就是在這樣的時候,是沒有辦法進行考慮的。

然而對於這樣的辦法,很難得到一種全部靈力都釋放出來的效果,因為如果要把身體裡面的東西都沒有辦法進行防禦,靈力的釋放程度也是有很大的難度的,因為一旦事情到了這樣的地方,然而是沒有辦法把這種方法進行突擊的,因為有非常多的修士都不明白,其實他們理解錯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這樣的理解,是對於防禦這一個層面來說是十分錯誤的。 然而對於這樣的辦法,很難得到一種全部靈力都釋放出來的效果,因為如果要把身體裡面的東西都沒有辦法進行防禦,靈力的釋放程度也是有很大的難度的,因為一旦事情到了這樣的地方,然而是沒有辦法把這種方法進行突擊的,因為有非常多的修士都不明白,其實他們理解錯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這樣的理解,是對於防禦這一個層面來說是十分錯誤的。

第一個重點,就是他們都認為,這樣的辦法都是沒有辦法的,因為他們沒有嘗試過這樣的修鍊,因為在這種辦法的時候,是需要把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才可以的,因為在這種時候,修士要做到的事情有很多,但是要利用靈力在一個極為短暫的時間釋放出來,然而對於這樣的時候,是同樣沒有辦法的,然而對於這種辦法,同樣是需要很大的力量輔助的。

而第二個方面,如果要利用這樣的防禦把自己的身體全部都包裹起來,同樣是需要很大的神識要求的,因為在一般情況裡面,一個修士要把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所需要的神識要求是非常厲害的,如果說在這樣的時候沒有辦法把體內的靈力都控制好,那麼就在釋放出靈力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可能影響到體內的靈力。

要知道,最親愛大陸上,很多修士對於體內的靈力要求就是平穩,他們認為,一旦這種防禦釋放出來,雖然是可以對防禦的力量提升到最大的限度,但是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防禦都是十分重要的,然而這股靈力一旦沒有辦法維持下來,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防禦都是十分不合適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就沒有辦法進行防禦了。

然而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防禦都是十分重要的,他們認為,防禦與攻擊的效果不是要分開的,既然要防禦,那麼體內的靈力就是要調動出來一些,作為第二次攻擊的時候所準備,但是有太多人都不明白了,以為他們發現,在施展出這種絕對防禦的時候,是完全沒有辦法把靈力分開的,因為在施展出這樣的防禦時候,所要的靈力就是全身的靈力,不可能有一點辦法進行攻擊的。

要知道,所謂施展出來的這樣一種絕對防禦,可以說是真的無空隙的防禦,因為要知道,一個修士從普通人變成修士,最大的分別就是在這樣的地方,他們體內都已經開啟了吸收靈力的功能,然而在吸收靈力的時候,身體裡面的雜質都會排除出來,當然,這就是平時所說的日常攻擊,對於這樣的錘鍊,很多人都能夠接受,但是還是有很多人都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很多人都知道,自從開啟了這樣的一種靈力,身體就可以說是在每一分每一秒地吸收著天地靈力,然而對於這樣的吸收辦法,有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極為重要的重點,而這個重點,就是他們忘記了,自己的身體已經不是血肉組成這般簡單了,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在這樣的一個情況裡面,所能夠到達的目標是十分遠大的,然而對於這樣的事情,同樣也是十分不簡單的。

因為他們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才會說這樣的防禦辦法不是最好的辦法,其實不然,如果說真的能夠在一場戰鬥裡面釋放出這樣的辦法,是最好不過的辦法,因為只要是能夠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把自己身體裡面的靈力全部都凝聚在一起,那麼在平時修鍊時候所製造出來的防禦就同樣能夠完成一次結果了,然而這樣的結果,就是能夠讓身體每一個地方都不會有破綻的存在。

要知道,在這種時候,能夠能夠釋放出來的絕對防禦,並不是有很多人都能夠做出來的,然而能夠真的在短時間裡面把這樣的實力凝聚在一起,那麼這樣說來,對於一個修士來說,日常修鍊時候,那些天地靈力所停留在身體裡面的東西就能夠全部凝聚在一起,真真正正的做到絕對防禦,因為身體裡面全部都是含有這種的靈力,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種辦法的修鍊不是絕對的。

說明了是絕對防禦,所以修鍊出來的效果是非常厲害的,但是如果說不能夠有一種防禦的效果,簡直是一種不能夠完成的任務,所以在先前就已經說過,在一個修士的面前,有很多條道路是可以尋走的,但是對於很多修士來說,這樣的道路實在是太過於辛苦了,對於他們來說,如果選擇了這樣的修鍊,起碼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其實有很多修士都想不明白這樣的一個重點,他們都認為,只要是能夠在這樣的時候,選擇好了一個修鍊的辦法,就應該要堅持下去,不應該放棄,但是他們自己就不知道,他們心中所認為好的修鍊辦法,其實是一種錯誤的修鍊辦法,因為他們一點都不知道,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所能夠到達的目標不是這麼簡單的。

很多時候,一個修士就是因為一種錯誤的信念,而導致了在修來的過程中走了很多不同的道路,然而這樣的一種道路,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不是厲害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還可能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們就會發現,其實自己所當初認為的錯誤道路,其實才是一條真確的道路,因為原因就是在這樣的一個重點地方。

很多人都想不到,在一種不同的情況裡面,能夠尋找出來的東西有很多,然而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所能夠到達的極限也是有很多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說不能夠有很好的幫助,就不能夠有非常厲害的結果,在任何事情上面來說都是一樣的,因為很多修士都害怕自己的防禦不夠厲害,但是他們同樣也是害怕,如果是真的選擇了這樣的放哪關於辦法,他們都知道,這樣的辦法要修鍊,其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但是他們從來就沒有想過,在這樣的緊張與危險的修來了辦法背後,這樣的一種修鍊辦法是十分有效的,特別是在與人對戰的過程裡面,如果說沒有辦法進行防禦的話,那麼自己不要說防禦,就算是攻擊的可能都不會有,當然,還有一種最壞的打算,就是在兩個人的對戰裡面,如果說沒有辦法進行防禦,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但是他們從來就沒有想過,在這樣的緊張與危險的修來了辦法背後,這樣的一種修鍊辦法是十分有效的,特別是在與人對戰的過程裡面,如果說沒有辦法進行防禦的話,那麼自己不要說防禦,就算是攻擊的可能都不會有,當然,還有一種最壞的打算,就是在兩個人的對戰裡面,如果說沒有辦法進行防禦,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那個結果,就是死亡,因為對方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使用出了很厲害的攻擊手段,然而如果真的需要把這樣的攻擊防禦下來,普通的防禦效果當然不可能有太大的作用,對比起很多人,他們都認為,只要是能夠靠著時間的速度,把對方的攻擊都截止下來,這樣的結果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防禦辦法都是有風險的。

就是他們心中不認同這樣的修鍊防禦,所以一旦在危險發生的時候,他們才知道自己的錯誤存在,然而對於他們這樣的一種情況,其實已經是太遲了,因為在對方進攻攻擊的時候,你才想到要利用絕對防禦,這樣的防禦辦法不是說立刻使用就能夠使用出來的,因為在沒有經過任何修鍊的情況中使用,只是會增加這樣的靈力序亂的風險,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是真的要把身體裡面的防禦凝聚起來,是有很大的神識要求的。因為在把這種絕對防禦給釋放出來,是對於自身的神識有很大的控制要求的,一旦這樣的控制力不足,恐怕防禦是不會釋放出來,同時,還是會對修士有很大的反噬作用的,因為大家都明白,越是攻擊力強悍的功法,同樣是有很大的風險的,這就是越大的風險,就是會有越大的收益,同樣是一個的道理,但是同樣是這樣的辦法,絕對防禦都是會有這樣的憂慮存在的。

這樣的一種防禦,其實可以說是絕對防禦,但是換句話來說,這樣的防禦,同樣是有著很大的風險存在的,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到達的一種境界也是有很大的危險的,因為說明是絕對防禦,就是換句話的意思,就是要求把身體裡面所包含的東西全部都凝聚在一起,如果說沒有辦法凝聚在一起的話,那麼在防禦的層面上看來,同樣也是完全沒有多大的效果的。

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能夠有很好的輔助,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如果在絕對防禦的時候,因為個人的原因,或者是控制力不足的情況下,自己的防禦不能夠到達絕對防禦的程度,那麼換句話說來,這樣的防禦就是沒有任何效果的,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到達的高度也是同樣有限制的,一旦這樣的限制沒有辦法完成,那麼結果同樣是杯具的存在。

然而對於絕對防禦來說,想要釋放出這樣的防禦不是說不可能的,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中要釋放出絕對防禦,起碼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原因其實也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不能夠有很好的防禦,那麼在這樣的一個時候,所能夠產生的重點也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要知道,如果是在施展出防禦的時候沒有辦法進行全部的靈力都凝聚在一起的話,那麼就不可能是絕對防禦。

要知道,所謂的絕對防禦,就是要把體內的靈力通過經脈與身體,在一個極短的時間裡面把體內的靈力全部都釋放出來,因為在修士平時修鍊的時候,身體是可以吸收天地靈力的,然而對於這樣的靈力,他們雖然是有很大一部分都回到丹田裡面,然後經過丹田的凈化,變成滋養身體或者是滋養丹田的單純靈力,但是這不是說絕對的。

在修鍊之中,如果是一個有經驗的修士就能夠發現,在這樣的時候,所能夠產生出來的效果其實有非常多的,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能夠把這種關係都凝聚在一起的話,那麼在這樣的時候,就能夠有一定的事情出現,然而對於這樣的修鍊,體內的靈力是有一定的變化的,其餘的不說,其實最為簡單的變化,就是靈力在身體裡面的變化,當然,這樣的變化是十分的輕微的,基本上是單靠感覺是感覺不出來的。

因為在這樣的關鍵時候,通常都會有一定要的靈力會停留在身體裡面,然而對於這樣的靈力停留,很多修士都絕對不是什麼一個大問題,然而對於這樣一種情況,還是有很多修士都不明白,原來在這樣的一個時候,那些停留在身體裡面,還沒有進入到丹田裡面的靈力,竟然是會有這樣的一個變化的,然而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變化都是絕對的。

因為靈力只要是進入了身體裡面,都會有很大的感覺,比如說是刺痛的淬鍊感覺,或者是溫暖的滋養感覺,但是這些感覺相比起靈力的變異,都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因為在這樣的一個時候,靈力所產生出來的變化,都是一種極度微弱的感覺,然而如果是這樣的感覺不能夠得到控制,那麼就能夠感覺出來,但是基本上,這種變異的情況實在是太過於弱小的了,所以人體的大腦都能夠被排除出去,讓修士們都忽略了這樣的一個感覺。

因為原因很簡單,這種靈力的變異,其實是一種不能夠改變的形態,因為不管是靈力有多還是很少,在身體裡面,只要是經過了身體,這股靈力就會有一定的變化,這樣的變化是通過一種莫名的關鍵,才是會展現出來的,然而這種變異,其實就是身體與靈力互相融合的一個過程,因為修士的體質與普通人類的體質已經是完全不相同了。

在這樣的一種情況裡面,所能夠產生出來的東西其實有很多,第一個部分所要產生出來的東西就是靈力,這種靈力不是天地靈力,而是修士體內的一種力量,然而對於這樣的一種力量,在大陸上還沒有人發現,但是他們不是真的不了解這種力量,而是因為這種力量不是單純存在雨體內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還有另外一種力量是共存的。

要知道,不管是在任何時候,體內的靈力都是處於一種極度緊張的情況裡面的,然而對於這樣的一種情況很多人都不是很了解,因為大家所能夠感覺到的,不是一種多層的力量,而是一種單純的力量,而這樣的一種力量,在大陸上同一稱呼為生命力,是的,沒錯,在靈力進入到身體裡面之後,就會有一種變化,然而這種變化,就是生命力的變化。 要知道,不管是在任何時候,體內的靈力都是處於一種極度緊張的情況裡面的,然而對於這樣的一種情況很多人都不是很了解,因為大家所能夠感覺到的,不是一種多層的力量,而是一種單純的力量,而這樣的一種力量,在大陸上同一稱呼為生命力,是的,沒錯,在靈力進入到身體裡面之後,就會有一種變化,然而這種變化,就是生命力的變化。

很多人都完全不知道,在這樣的一種情況裡面,靈力進入到身體之後,是會有很大一部分停留在丹田或者經脈裡面,這是每一個修士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的事情,但是有很少人感覺到,原來在靈力的分別之中,竟然還有這麼的一個變異存在,當然,對於很多人來說,這種變異都是不知道的,他們只是明白,只要是能夠在日後的修鍊中不斷努力,那麼在就能夠把自己的壽命提高上來。

其實這樣的道理是一樣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靈力就是一種天地的結晶存在,這種能量是代表了整一個大陸的氣運,所以當一個修士能夠吸收到這樣的一種靈力,然而這種靈力只要是能夠停留在身體裡面,又或者說是經過身體之後,就能夠有這樣的效果產生出來,隨著這樣的效果出現,在慢慢的變化之中,就能夠有很大的突破了。

然而對於這樣的一種力量,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樣的生命力是對於自己的來說,只有好處,根本就是完全沒有壞處的,以為在這樣的一個時候,如果生命力的變化有了足夠的強大,那麼在日後的戰鬥之中,身體對於靈力的控制也是同樣會有很大的改變,因為在平時修理的時候,靈力只要是能夠進入到身體裡面,身體就會對靈力的控制有了很大的幫助。

要知道,對於身體對靈力的控制,與神識對靈力的控制,這可以說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因為神識對於靈力的控制,其實就是對於功法攻擊的控制,當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其中的分別,然而如果是在這種時候知道了這樣的分別,那麼事情就完全不同樣子了,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能夠這樣的變異效果,修士們也明白其中的這樣的情況,那麼在戰鬥之中,肯定是有很大的提高的。

因為對於功法攻擊,很多人都不是很明白,以為只要是得到很好的功法,然後在施展出來的時候也有足夠強悍的靈力輔助,那麼攻擊就一定是非常強悍的,但是非常可惜,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因為在很多時候,大家都沒有弄明白一點,就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達到的效果也是有限制的,然而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到達的結果也是同樣是有限制的。

以為神識對於一個修士來說固然是十分重要的存在,但是大家都知道,對於神識的修鍊,這是一種極為困難的事情,有很多修士都不明白,在這樣的時候,能夠擁有這麼強悍的實力,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因為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在這樣時候釋放出強悍的功法攻擊,對於神識的要求是極為有難度的,因為神識如果不是有功法的輔助,修士們在日常的修鍊之中,同樣是有很大的難度的。

但是不是說有了神識的強度,這就是唯一的出路,事實上不是這樣的,因為功法攻擊與普通的攻擊都是一樣的,所謂講求的事情其實是非常的簡單,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如果能夠有很好的輔助,就能夠有這樣的一種辦法對靈力進行控制,丹田裡面的靈力同樣也是一眼的,有很多人,在自身的功法攻擊不是非常強悍的情況下,也能夠在一場戰鬥中取得勝利,當然,運氣是有很大的一部分,但是更多的是,他運用了另外的一種辦法。

然而這樣的一種辦法,簡單點來說,其實就是身體對於靈力的控制,其實大家都明白一個重點,在戰鬥的時候,說的就是一種靈力分配的關係,如果說這樣的一種關係能夠很好的維護起來,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如果說不能夠有很好的幫助,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關係也是有一定的難度的,因為在這個時候,身體對於靈力的控制,同樣是有很大的要求的。

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的攻擊時候,能夠釋放出這麼厲害的攻擊,但是他們都不明白,在這樣的情況裡面,身體對於靈力的控制也是同樣的重要的,因為在這樣的一個時候,只要是能夠有這麼厲害的方法進行攻擊,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如果說不能夠有這名厲害的神識控制,那麼在體內的靈力攻擊,同樣是能夠有很大的幫助的。

因為對於神識控制來說,這種身體對於靈力的控制可是要比前者還要簡單得多,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就能夠有非常厲害的結果了,因為只要是能夠控制好身體,那麼對於靈力釋放來說,就有很大的幫助了。

要說一個修士的強弱,其實有很多方面是可以看出來的,比如說在一個人的戰鬥之中,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實力可以進行對抗,比如說最為簡單的方法,就是要把靈力的控制程度做到了哪一種的地步,在大陸上,有很多修士都是這個樣子的,他們都是選擇在攻擊的時候,把靈力都分為了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就是用來攻擊的,然而第二個部分,就是用來隨時準備防禦的。

無可厚非,如果是按照這樣的的理解,他們這樣的做法當然是不會有任何錯誤,但是不管怎麼說,這種方法也是存在這很多的缺點的,簡單點來說,這樣的方法雖然是十分保險,但是在攻擊的時候,因為體內的靈力沒有完全凝聚在一起,別人可以看不出來,但是如果是遇到了這樣的修士,情況就會完全改變過來了。

非常簡單,在一些普通的修士眼睛裡面,以為這樣的攻擊是十分有效果的,但是其實在一些經過了特殊訓練的修士面對前,這種攻擊只不過是最為保險的攻擊,因為這些靈力已經被分散開來,由於個人的關係,所以這樣的關係已經把體內的靈力都簡單的分為了兩個部分,而不是說完全融合在一個整體,在這樣的層面上看來,靈力的分配已經做到了非常不均勻的情況了。 非常簡單,在一些普通的修士眼睛裡面,以為這樣的攻擊是十分有效果的,但是其實在一些經過了特殊訓練的修士面對前,這種攻擊只不過是最為保險的攻擊,因為這些靈力已經被分散開來,由於個人的關係,所以這樣的關係已經把體內的靈力都簡單的分為了兩個部分,而不是說完全融合在一個整體,在這樣的層面上看來,靈力的分配已經做到了非常不均勻的情況了。

因為一方面要顧及到攻擊的強度,而另外一個方面,又要把靈力分開,作為防禦的作用,這樣以來,就達不到釋放出最大攻擊力量的要求了,所以說,這樣的攻擊方法看上去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另外一個方面來說,這樣的攻擊就沒有很強悍的攻擊力量了,所以說不管是在任何時候,在這種情況裡面,想要得到非常厲害的攻擊實力,那麼就不能夠運用這樣的方法。

因為對於這樣的辦法,雖然在大陸上有很多人在使用,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樣的方法還是不能夠擁有的,因為如果真的是這樣來使用,那麼體內的靈力就不能夠永遠的融合在一起,換句話說,這樣的辦法是不能夠取得很大的突破的,在兩個人的戰鬥之中,講求的是有很多關鍵的地方的,只要是有任何一個關鍵的地方錯誤了,那麼整個場面的就會產生巨大的變化了。

比如說,在一個修士的釋放出功法攻擊的時候,因為體內的靈力關係,導致了這樣的一個攻擊並沒有成功釋放出來,又或者說,在這樣的靈力情況裡面,所釋放出來的力量沒有之前的厲害,達不到這個功法攻擊的效果,那麼這樣的情況一旦出現就會有十分厲害的問題出現了,因為在這個時候,就不能夠有任何的反擊機會了。

要知道,這裡所說的功法攻擊,都是一些高等的功法攻擊,攻擊起來的力量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破解的,然而在這樣的時候,如果沒有能夠成功的把這個功法……功法的本體力量釋放出來,也就說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沒有辦法把這個功法的力量完全的展現開來,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事情都是杯具的存在,因為對方是不會在你出錯的時候給你任何機會的。

因為一個高等的功法攻擊,除了在學習的時候會有非常厲害的要求以外,在使用的過程中,其實也是這個樣子的,對於任何人來說,不管是學些功法攻擊還是在使用這些功法攻擊,也是有一定的困難存在的,或者是說,是會有一定的危險存在的,因為原因非常簡單,這些功法攻擊講求的是一種強悍的突破能力,如果不能夠有這樣的突破能力,就不能夠很好的把事情做好。

簡單點來說,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沒有辦法完全一個功法攻擊的基本攻擊要求,這種在體內原本運行的靈力就會因為你的錯誤引導,而導致一些靈力在身體裡面就有了序論的效果,這樣的情況如果是一出現,那麼事情就變得十分不簡單了,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就沒有辦法很好的把這種引導認真的調整好,只能夠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把情況好好的調整一下。

但是這種調整的速度已經慢了很多,在很多人的眼裡都知道,如果在戰鬥裡面,不是因為他人照成的靈力序亂效果,而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而導致的,那麼這樣的情況是非常江重的,因為如果說是別人的攻擊而導致了自己的攻擊出現了差錯,那麼最多也是身體的外層會受到一些攻擊,而身體裡面的經脈或者身體甚至是丹田都不會有太江重的情況出現。

但是現在的情況就完全不是這個樣子了,對於任何人來說,在攻擊的時候,如果沒有辦法把功法的真正實力發揮出來,也就是說,在使用功法攻擊的時候,靈力的強度是太過於強悍了,又或者是靈力不足的情況下,那麼在神識的控制裡面,身體裡面的靈力都會根據一定的線路進行分配的,但是如果被分配出來的強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十分麻煩了。

因為要知道,不管是在任何時候,如果是說在這樣的情況裡面,靈力在身體的經脈裡面運行,但是就是因為個人的原因,導致了這樣的靈力不能夠成功在體內與功法攻擊融合在一起,而這些多出來的靈力,就不是與之前的靈力是一樣的了,因為要知道,這些靈力一旦是開啟了,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中靈力已經包含了神識,而這種神識,也就是正好與功法連接在一起,也就說,這些在體內的多餘靈力,就會有攻擊或者暴走的危機了。

但是對於很多修士來說,這種情況出現的機率其實不是很高,因為他們都是十分小心的把這種靈力分為了兩個部分,多餘的靈力基本上是不會有的,但是他們確實要面對另外一個情況,然而這個情況,就是說在這樣的功法攻擊時候,是不是能夠把功法攻擊的最強力量釋放出來,如果說根本就不能夠把靈力全部都灌輸在功法上面,那麼從上面所釋放出來的功法攻擊,力量就沒有達到標準了。

然而這些功法就是可以理解成為一種十分古怪的東西,他們存在與修士的身體裡面,但是另外一個方面,他們似乎也有靈性的東西,如果說是灌輸到裡面的靈力不夠,那麼這些功法所釋放出來的攻擊就不能夠達到標準,然而對於越是高等的功法,這種情況就越容易發生,因為只要是在這樣的時候,靈力有了一絲的差別,那麼整個功法攻擊就很有可能完全失去效果了。

這樣的事情是有很多時候發生的,因為修士們對於體內的靈力都是吝嗇的,在分為了兩個部分的靈力上面來說,有好處當然是有伴隨著壞處的,然而這個壞處,當然就是這樣的結果,這些高德的功法攻擊功法攻擊,換句話說,是十分的厲害的,不管是在任何時候,如果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麼體內的這些功法攻擊就會亂掉,然而如果是這樣就亂了,那麼接下來的攻擊之中,攻擊節奏就會亂掉。 這樣的事情是有很多時候發生的,因為修士們對於體內的靈力都是吝嗇的,在分為了兩個部分的靈力上面來說,有好處當然是有伴隨著壞處的,然而這個壞處,當然就是這樣的結果,這些高德的功法攻擊功法攻擊,換句話說,是十分的厲害的,不管是在任何時候,如果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那麼體內的這些功法攻擊就會亂掉,然而如果是這樣就亂了,那麼接下來的攻擊之中,攻擊節奏就會亂掉。

因為原因非常簡單,因為這些功法攻擊就似乎有靈性一般,只要是靈力不足的情況中,這樣的結果一出現,他么那就好像會生氣一樣,產生一種微弱的反噬作用,然而要知道,不管是在任何時候,只要是這樣的情況一出現,那麼功法攻擊的效果就會立刻現實出來,然而如果事情真的變成這個樣子,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種反噬的效果一出現了,那麼就會有很江重的事情發生了。

然而對於任何人來說,這種功法攻擊的節奏一發生了反噬的作用,效果都是十分明顯的,最起碼的事情,就是在下一次的攻擊裡面,就不能夠有任何的靈力效果發生,這樣的關鍵情況,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致命的,因為只要是有了這樣的結果,那麼對於身體裡面的環境,也是有一定的傷害,特別是對於丹田來說,這樣的攻擊固然是厲害,但是反噬的效果也是同樣的。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中,如果不能夠把情況都掌握起來,利用神識的強度,把這種關鍵的力量給控制到巔峰,那麼在使用功法攻擊的時候產生了一種反噬,那麼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反噬效果,也是極為江重的,特別是在普通的情況裡面,如果有了這樣的情況發生,那麼在防禦或者攻擊的時候,丹田裡面的本源力量也是有了非常江重的影響。

而這樣的影響,可以說是絕對的,因為沒有人能夠把這樣的攻擊給掌握好,然而如果事情真的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接下來的防禦裡面,之前所停留在體內的一部分靈力,也是有很大的影響,因為如果對方找到了你的攻擊空隙,事情就變得十分江重了,如果說對方一直處於被打壓的情況之中,而你的攻擊在這樣的關鍵時候斷開了,那麼他們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一個大好機會的。

所以說,只要是身體裡面的靈力一旦是亂掉,那麼多引發出來的效果也是絕對的,然而對於很多修士來說,一旦事情變成這個樣子,那麼就不能夠有很好的發揮了,特別是在對方都能夠尋找到自己的攻擊時候,這樣的攻擊節奏已經被完成改變了,變成了自己是防禦的,而對方則是攻擊的,而這樣的過程一旦出現,自己也是變得十分危險了。

因為不要忘記了,一旦是有了這樣的一個結果,那麼就說明了一個事情,就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對方所釋放出來的節奏已經是被對方所掌控,而自己就只能夠選擇防禦,但是在之前釋放出靈力攻擊的時候,這種狀態已經改變了……

因為在體內的靈力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被那些認為這樣做法十分好的修士分為了兩部分,其中一部分當然是用來攻擊的,而另外的一部分,就是用來防禦的,但是對於丹田或者身體來說,這樣的做法效果不是很大,他們認為只要是能夠把這樣的靈力分為了兩個部分,一旦是在這樣的時候有任何的情況出現,就能夠通過這樣的辦法來解決,但是真的到了這樣的事情發生,這樣的想法就證明了錯誤的風流全文閱讀。首因為在這些修士的眼裡面看來,這樣的防禦看上去似乎很有效果,但是其實事實上就不是這個樣子,對於丹田來說,力量就是一個整體,如果是要說把這靈力分開,那麼對於丹田來說,就只有兩個力量是分開的,第一個力量,就是身體裡面的靈力,這種靈力就是用來防禦或者攻擊的,而這樣的靈力,丹田是不會對其做出詳細的分別的,因為對於丹田來說都是一樣的道理。

然而第二個部分,就是在丹田核心裏面所存在的哪一個本源力量,對於丹田來說,這兩種力量是不會有任何聯繫的,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之中,能夠感受到這股靈力的強弱,就只能夠是靠著自己的實力,或者是利用神識的幫助,來把這樣的關係聯繫在一起,只要是有任何一方面的靈力出現了問題,那麼第二個方面的靈力就會有很大的幫助作用。

但是對於一般的修士而言,這種本源靈力的作用對自己來說可真的不是很厲害,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他么那是沒有經歷過這樣的考核的,又或者是說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是沒有辦法在緊急的時候發揮出本源靈力的,因為他們在修鍊的時候有一種錯誤的信息,然而就是因為這樣的一種錯誤的信息,導致了他們對於靈力的釋放程度都是十分的不認同。

然而不管是任何人的面前,這樣的一種本源靈力都是十分強悍的存在的,因為對於身體或者是汪在經脈之中的靈力來說,本源靈力的強度可不是一般的強悍,因為這樣的本源靈力是可以理解成為天地的靈力凝聚結晶,而且不要忘記了,在這股本源靈力裡面,還有很大的生命里在支持著,在這股靈力的作用下面,修士如果一旦是遇到了任何危險,都是可以動用的。

但是可悲的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中,那麼認為本源靈力是不可以動用的修士,因為在平時的修鍊之中,就已經認為了這樣的一種力量是不能夠使用的,或者說是一旦使用了這樣的力量,就會對自己的生命力照成非誠重的後果,生命力會隨著這樣的效果而縮短,所以對於他們這些修士來說,就算是在平時的修鍊之中,也不會把這樣的靈力使用出來。 但是可悲的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中,那麼認為本源靈力是不可以動用的修士,因為在平時的修鍊之中,就已經認為了這樣的一種力量是不能夠使用的,或者說是一旦使用了這樣的力量,就會對自己的生命力照成非誠重的後果,生命力會隨著這樣的效果而縮短,所以對於他們這些修士來說,就算是在平時的修鍊之中,也不會把這樣的靈力使用出來。

然而不管是在任何情況裡面,修士的攻擊或者防禦都要講求的是一種熟悉感,就好像一個修士拿到了一本功法,他要開始修鍊,其實就是要把這樣的熟悉感不斷提高,讓這種熟悉的功法感覺在身體裡面汪下來,隨後這股力量如果有任何的爆發,就能夠通過靈力的啟動,把這樣的功法攻擊給使用出來,可以說是十分的方便的。

但是對於很多修士來說,防禦也是一個方面的事情,他們認為,如果在施展出絕對防禦的時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要把身體裡面的所有防禦靈力都在一個極為短暫的時間全部釋放出來,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對於任何人來說,這樣的防禦效果不是沒有,但是對比起絕對防禦來說,這樣的防禦效果就會弱了很多。

也就說,在這樣的時間裡面,所能夠產生出來的效果不是沒有,也是有的,但是與絕對防禦對比起來,弱點就很明顯了,因為在這樣的關鍵時候,如果說不能夠把這樣的靈力都釋放出來,的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而那些普通的修士,就是利用了這樣的一個關係,讓在身體裡面原本的靈力都分為了兩個部分,然而其中一個部分的靈力沒有使用出來,那麼可以想象,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就算是防禦有再大的效果,也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然而對於這樣的情況出現以後,就算是有了情況的出現,也是一種十分困難的事情,因為一旦事情變成了這個樣子,想要把對方的攻擊力瓦解,也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了,其實對於任何人來說,好像這樣的辦法不是沒有人使用,相反之下,在這樣的時候,實在是有太多的人都利用這樣的辦法來使用攻擊了,因為在他們的內心已經是認定了一點,就是靈力是不可以一次性使用出來的,因為這樣的使用方法並不是最為保險的。

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就是因為這樣的錯誤辦法,導致了不管是在修士利用攻擊或者防禦上面來說,都是有了很大的漏洞出現,然而這樣的漏洞,對於任何人來說,都可以說是致命的存在,因為如果不是全力以赴,那麼在一開始的時候,這樣的功法攻擊就會有很大的一個方面照成不平衡的關係產生,然而對於這樣的關係,有很多修士都是不能夠突破的最新章節。

所謂的突破,其實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面,修士們都不能夠把自己身體裡面已經序亂的靈力再度進行修復,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在他們的意識之中,就把這兩種靈力進行了分配,其實他們這樣的做法,就讓身體裡面的環境已經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因為對於身體來說,他們這樣的做法,就是把身體原本已經認定的事情進行了改變。

原本的身體與丹田是一樣的,因為在修鍊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靈力通過身體,然而身體就會把這股靈力吸收,雖然說有大量的靈力都會回到丹田裡面,但是不管怎麼說,這股靈力是的確是存在的,但是就是在這樣的原因裡面,這種靈力所製造出來的反噬效果已經產生了,那麼對於身體而言,原本不會發生的事情也因為在錯誤的理解之中發生出來了。

身體認為靈力不是分開的,當然是有著他的道理,因為對於身體來說,這股靈力的存在,就好比是在一個空間裡面的東西不是有兩個種類的,但是因為這些修士的理解而言,導致了這樣的結果出現,就好像在這樣的時候,在一個空間裡面所產生出來的東西有了兩個,而不是一個,這樣一來,原本不會發生的事情也是會在這樣的時候發生了。

因為靈力原本是一起的,身體本來是會對存在的靈力進行分配,如果萬一一個修士的靈力波動有了異常的情況出現,那麼他就會把這股靈力重新分配,也就是說,這樣的情況裡面,能夠到達的事情是有很多種類的,只要是修士在施展功法攻擊或者是防禦的過程中,體內的靈力在一個瞬間出現了波動,導致了這股靈力的序亂,那麼修士的身體是可以對著這種序亂的靈力波動進行修復的。

因為對於身體來說,靈力就是一個整體,但是同樣的情況下,修士的身體裡面一旦有了異常的情況出現,那麼對於修士自己來說,都是一個比較厲害的波動,然而對於這種情況的出現,是一個修士認為是不能夠控制的情況,但是對於身體來說,這樣的情況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只要是能夠在關鍵的時候把靈力及時調整好,就不會有太江重得事情發生最新章節。

當然,身體所謂的補救方法,其實就是利用靈力的特性把靈力的波動壓制下去,因為靈力是來自於大自然的東西,而且是經過了長時間的生命力滋養而得到的東西,相對來說,靈力的壓製作用是十分的厲害的,只要是修士身體裡面有任何的異抽況發生,那麼這樣的一個波動就能夠會立刻有反映出現,但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條件,那就是修士不能夠把這種力量的環境進行改變。

在大陸上,很多修士都會把這股靈力進行分開,變成了兩種不同的靈力,但是對於這樣的情況,一旦是日後有了江重的反噬效果,那麼對於身體來說,這種靈力的特性就不能夠運用了,因為原因非常簡單,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要求把序亂的靈力進行壓制,那麼就一定要有足夠強悍的靈力來給身體進行支配才有可能發生,如果一旦這種靈力的力量不足,就不能夠發生了。 在大陸上,很多修士都會把這股靈力進行分開,變成了兩種不同的靈力,但是對於這樣的情況,一旦是日後有了江重的反噬效果,那麼對於身體來說,這種靈力的特性就不能夠運用了,因為原因非常簡單,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要求把序亂的靈力進行壓制,那麼就一定要有足夠強悍的靈力來給身體進行支配才有可能發生,如果一旦這種靈力的力量不足,就不能夠發生了。

現在可以想象,在一個修士要釋放出靈力的時候,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間身體的靈力有了異常的情況出現,當然,這個突然間的事情,大多就是因為對方的攻擊而造成的,如果說是一個修士對於自己體內的功法不夠熟悉,當然也是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但是相對而言,這種情況發生的機率還是比較少的。

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中看來,如果說對方的攻擊讓自己身體裡面的靈力波動產生了江重的影響,那麼身體就會利用原本存在與體內的靈力進行分配,把強悍的靈力都會壓制在序亂的靈力上面,這樣一來,對於靈力的本體來說,就有了一個壓制的效果,換句話好說,就是身體能夠分別出來這樣的效果到底是好的效果,還是壞的效果。

一旦檢查出來是不好的靈力,那麼根據身體的特性,就會把靈力全部壓制在這種序亂的靈力上面,導致這種靈力在釋放出來的序亂波動上面不能夠對身體或者修士本體有過於江重的影響,但是如果說一個修士把靈力分為了兩個部分,事情就不是想象中的這個樣子了,因為在這樣的時候,身體想要利用靈力進行壓制不是不行,但是對比而言,之前的靈力已經不夠用了。

這些東西,都是這個想要破陣的修士經過長時間的考慮而得到的結果,雖然說他對於身體裡面的情況有了十分的了解,但是對於破陣的東西,他還是不敢貿然嘗試,當然,對於修士的身體,還是有很多的地方是可以了解的,比如說,在平時的修鍊之中,他就是嘗試過了把神識進入到丹田裡面,然後他的天賦就是在這樣的情況裡面發揮出作用了。

因為對於普通的修士而言,他們是不敢把神識在修鍊的時候進入到身體裡面,更加不要說進入到丹田裡面,因為他們對於自己的神識沒有十足的信心,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說能夠把神識進入到丹田裡面,這樣的效果當然是最好的,因為在這樣的時候,就能夠把這樣的層面上面的東西弄明白,但是在另外一個方面來說,這種存在的危機,如果能夠突破,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益。

就好像這個修士一樣,他就是膽大,在一次修鍊的時候,嘗試了把神識進入了身體裡面,這就是修士一般所說的內探的效果了,只要是能夠有了這樣的第一步,就能夠有非常好的效果了,因為對於修士來說,這樣的做法當然是有危險的,因為神識是連接著整個身體的重點之一,只要是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中把事情都弄明白,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因為神識對於身體的作用同樣是巨大的,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能夠得到神識的輔助,在靈力進入到身體裡面后,就能夠得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了,因為要知道,不管是修士還是普通的人類,在身體裡面所存在的經脈都是非常多的,但是有一些經脈,是完全沒有作用的,而靈力一旦是進入到這些沒有任何作用的經脈之中,其實就是一種浪費的行為。

因為其中的原因非常簡單,在這樣的情況裡面,所能夠到達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在這樣的靈力運行的範圍之中,能夠有很大的效果,就是在使用這股靈力的時候,有很大的波動出現,一旦是這些靈力進入了這些經脈裡面,就會有很大的情況出現,而這些情況一旦出現了,那麼對於身體來說都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但是經脈有好的也有壞的,這裡所說的壞的經脈,不是那些對身體有害處的經脈,而是那些沒有太大作用的經脈,因為普通的人類與修士都是在身體上面有很大的不同的,然而在這樣的情況裡面,如果說能夠有一個好的經脈,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如果說在靈力留著那一條經脈是沒有太大的作用的,那麼就是等同於把靈力的特性都給浪費掉了。

對比起普通人的人類,人類的身體裡面有各種各樣的經脈,而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經脈可能是有用的,因為他們的壽命都不是太長,而他們的血液或者其餘的營養都是需要經過這些經脈一直流通到身體每一個地方的,然而對於他們來說,這些經脈雖然沒有太大的作用,因為他們不能夠吸收靈力,但是他們這些經脈也是不能夠阻塞的。

但是對於修士而言,這些經脈的作用就不是非常的厲害了,因為他們與普通的人類有很大的不同,而這個不同的地方,就是在於這些修士不需要再經過這些經脈來吸收營養,因為對於修士來說,最好的營養其實就是天地之間的靈力,這種靈力能夠滋養他們的身體,同時能夠通過這樣的吸收辦法,來改善身體的情況。

但是靈力就不是有這樣的鑒別能力了,因為只要是靈力進入到身體裡面以後,就不會管身體裡面到底是有哪一些經脈是么有作用的,對於靈力而言,只要是能夠進入到身體裡面,就是很好的幫助,他們會一直順著經脈一直流通,然後在身體裡面運行一個修氣之後,這些靈力就會回到他們的終點裡面,而這個終點,就是丹田。

因為經脈在一個人的體內主要的作用就是讓靈力的流通更加快,而不需要經過身體或者其餘的地方,而且還是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經脈不管是多麼複雜,他們都是連接這丹田的,也就說,一個修士只要是能夠把外面的靈力吸收到身體裡面之後,就能夠把這種力量成功的傳送到丹田裡面,然後再經過丹田的滋養,把這些靈力進行分配。 因為經脈在一個人的體內主要的作用就是讓靈力的流通更加快,而不需要經過身體或者其餘的地方,而且還是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這些經脈不管是多麼複雜,他們都是連接這丹田的,也就說,一個修士只要是能夠把外面的靈力吸收到身體裡面之後,就能夠把這種力量成功的傳送到丹田裡面,然後再經過丹田的滋養,把這些靈力進行分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