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兩人緩緩登上比武台,相對而立,注視著對方。

「山靈院,錢湯。」山靈院那邊的青年說道。

「青石學院,百變會,嚴宵。」青石學院這邊也是自報姓名。

錢湯在山靈院中的排名也不低,可以排進前百,此次被有幸參加兩院的友誼賽自然是很興奮,決定用自己的本事來證明自己。

可第一場的比賽就這樣輸了,那石幫在山靈院內排進前五十的人物,就這樣被一個比他小很多的少年給擊敗了,這樣他明白,這友誼賽並沒有他想象的那樣簡單。

而此刻,在他面前同樣是一名不過十九的少年,溫潤爾雅,僅僅只有著極境二層的實力,可是在之前石幫一戰之後,他卻是對這些少年們沒有半點的輕視之意。

「嚴宵兄弟,待會戰鬥的時候,你可要下手輕點吶。」錢湯呵呵一笑,說道。

「我只會盡自己的努力。」嚴宵淡淡地說道。

錢湯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反正這只是一句玩笑而已,誰也不會在意,他更不可能真的希望嚴宵會手下留情,同樣,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既然雙方都沒問題,那比賽現在開始吧。」裁判員朗聲說道。

雙方沒有說話,風好似在此時都靜止了一般,淡淡地火藥味瀰漫而出,大戰一觸即發。

「重(zhong)爪十二擊。」錢湯動了,雙手微曲,呈鷹爪狀,有著綠色的原力瀰漫而出,向著嚴宵奔去。

這是山靈院的一門上等原訣,分為十二擊,一擊要比一擊強,最後一擊甚至能徒手穿透山甲犀,那可是一種防禦極好的靈獸,可想這原訣的厲害。

嚴宵不慌不忙伸出自己的雙手,表面有著淡白色的原力涌動,他使出的每一個招式都很怪異彆扭,卻是可以阻擋住錢湯的每一次攻擊。

《重(chong唐)混元手》這是一門聽起來很繞口的原訣,但此原訣卻是極其的難以修鍊,不為別的,在修鍊之時必須保持平和的心態,不驕不躁,必須壓制體內中的戰鬥與殺戮之欲,望,再通過時間的打熬,方可成功,而在成功之後,此術有著四兩撥千斤之奧妙。

想必,這嚴宵在當初進入學院的原訣殿的時候,得到這門《重唐混元手》之後,便是一直潛心修鍊,憑藉著自身的悟性以及耐力,已經將這門極為難的原訣練出了幾分火候。

砰!砰!砰!

僅過十幾息而已,兩人便是對戰了幾十招,而錢湯卻是越打面色越是不好看,因為自己的《重爪十二擊》已經使過六擊了,可嚴宵依舊是表現的那麼風輕雲淡,而且原訣異常怪異,感覺就像拳頭打在棉花上,空氣中,根本就是使不出一丁點的力道,而他的《重爪十二擊》,是大開大合,至陽志剛,如今卻是發揮不出三分威勢,照這樣下去,恐怕這一局又要以失敗告終了。

一想到這裡,錢湯心底微沉,這是一次難得的展示機會,打贏了,說不定自己便是可以得到院內的重點培養,所以,他不能輸。

「六擊合一。」錢湯大喝一聲,手中青色原力大展,帶著一股強大的鋒銳之感,轟向嚴宵。

這是《重爪十二擊》後面的六擊摺疊在一起,使其威力更猛,足以開裂巨石,這錢湯顯然打算著用這一擊來結束戰鬥。

「重唐混元手,混元霹靂。」嚴宵在面對錢湯的猛攻,並沒有露出絲毫畏懼的神色,而他的動作不再緩慢,而是變得快速起來,由以前的放手轉化為了進攻。

混元霹靂是重唐混元手中的一式殺招,卻是跟整套重唐混元手有些南轅北轍,畢竟這門原訣是柔和的,四兩撥千斤的原力,而這一式混元霹靂卻是要凌利,迅猛,感覺起來背道而馳,卻是處在一門原訣中。

雙手詭異的變動,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將錢湯的雙手擒拿住,雙手的五指分別按在錢湯雙手的幾處穴道上,讓後者的原力傳輸不到手臂中,徹底的失去反抗能力。

「奪命剪刀腿。」錢湯見自己的雙手已經是被制住,便是放棄掙脫,身體向後一仰,身體以一種詭異的自身翻而後

起,雙腿向著嚴宵的脖頸夾去。

這一式比較很辣,嚴宵一旦被夾中脖頸,只能是放棄抵抗,不然只要錢湯微微一發力,他就要與世長辭了。

嚴宵果然不敢硬來,雙手猛然送開錢湯,好似不敢迎其鋒芒,錢湯自然不肯放過這個好機會,雙腳依舊是剪向嚴宵,無奈後者早已退避,使得他的這一招沒有發揮效果。

錢湯剛立定身子,還未喘口氣,便是舉拳再上,卻是發現嚴宵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他的心中本能的感覺到不好,突然,身體中有著一股奇怪的氣流在涌動,使他的體內的原力造成短在的獃滯,根本不能自如的運用原力。

「這是什麼?」錢湯看向嚴宵低聲問道。

他確定這原力必定是嚴宵打進自己體內的,只是他很疑惑,這是在什麼時候打進自己身體中的。

「這是混元之氣,可以暫時抑制你體內的所有原力,讓你在短時間內成為一個沒有原力的普通人,放心,這種現象很快便會好的。」嚴宵淡淡地說道。

錢湯心中一驚,而後又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將這混元之氣打入我身體內的?」

「在你六擊合一之時,我用混元霹靂,將混元之氣在無形之中打入你的體內。」嚴宵說道。

「原來如此,我敗了。」錢湯麵帶頹廢,他知道自己敗了,如果他早一點使用六擊合一,說不定自己會敗的更快,只是讓這比自己小的少年給擊敗,他心中真是很不甘,可也沒什麼卵用。

「青石學院,嚴宵,勝!」裁判員朗聲宣讀結果。

「好!」

「乾的漂亮!」

青石學院這邊歡呼連天,第一天不止是拿到一個開門紅,而且還是連勝兩場,這是一個無比好的開端。

反觀山靈院那邊,則是臉色很不好看,畢竟,不僅沒有拿到開門紅,反而讓青石學院連勝兩場,士氣多少有些低迷。

「葛長老,貴院承讓了。」穆黎拱了拱手,微微笑道。

「哼…貴院新招收的學員,可真是人才濟濟啊。」葛長春一甩袖子,微微蠕動嘴唇,只是冷哼一聲,說道。

「承蒙誇獎。」穆黎依舊是一副笑眯眯地模樣,說實話,他很樂意看到山靈院這副吃癟的模樣。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好了,今天的比賽到此為止,明天新的比賽……」穆黎起身,聲音傳遍整個演武場。

而後,又是找到一個執法隊中的弟子,道:「你帶領葛長老等山靈院的眾貴客去休息吧。」話罷,便是與孫一青長老一起離開了。

葛長春帶領著山靈院眾人,面無表情的離開了演武場,向著青石學院的某一處地方飛去。

而青石學院這邊的眾多學員紛紛起身,列隊成群的,邊討論著今天的兩場精彩比賽,便離開了演武場。

蘇醒找到俞東來等人,便是一起返回了幽語閣。

「蘇醒哥,你說這友誼賽為什麼不能在一天之內比完呢?你看,那麼多的決鬥台都不用,還要比五天,有什麼意思呢?」回到幽語閣中,俞東來找了一個凳子坐下,便是開口問道。

「誰知道呢?」蘇醒隨意回答道。

「雖然,不怎麼樣,可韓虎跟嚴宵的實力還真不是蓋的。」俞東來又很隨意的說道。

「嗯,那兩個人的實力恐怕也能進入青原榜的前百名了。」蘇震很難得的接了話茬。

「不。」蘇醒搖了搖頭,道:「他們兩個人的實力,就算是進入青原榜前五十都不是什麼蹊蹺事,他們都是有著極高的天賦,想來以後都不會弱於青原榜后前十末尾的存在。」

「話雖如此,不過,我們更相信蘇醒表弟你的實力。」蘇震笑道。

蘇醒卻又是搖了搖頭。

「怎麼,蘇醒哥,你覺得還有人更強不成?」俞東來一下子來了興趣。

「嗯。」蘇醒一點頭,「那個陽天你們還記得嗎?」

「陽天?那個烈陽盟盟主?」蘇震想了一下,說道。

「對,就是他。」蘇醒點頭。

「不會吧,除了面貌可以與你比上一二外,沒看出來他有多厲害啊?」俞東來一臉的不相信。

「你就凈扯這些沒用的。」蘇醒呵斥一聲。

「他是我遇見的天賦最好的,也是最看不透的一個人。」蘇醒臉龐略帶凝重,道。

「怎麼回事?」這一下便是勾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此人很神秘,雖然在平常的時候看著很普通,可是他本身的實力絲毫不弱於我。」蘇醒說道。

「真有這麼強?」眾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蘇醒的真實實力他們可是有目共睹的,你絕對是可以用妖孽來稱呼,這陽天居然不弱於前者,這的確讓人難以相信。

「嗯。」蘇醒再次點了點頭。

其實,蘇醒說的很模糊,這陽天與自己抗衡,那是在沒有使用變異的凡鼎之體,以及一些神界招數的情況下,這樣也足以說明後者的天賦之恐怖。

「既然蘇醒表弟都這樣說了,我們在平常的時候,多注意一下陽天以及他的烈陽盟便是了。」蘇震也是點頭,說道。

蘇醒恍若未聞,因為一提起這個陽天,他便是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遇見,卻是有著熟悉的感覺,而這種感覺還是那種厭惡型的。

「他為什麼長的如此像天尊呢?」蘇醒獨自嘀咕了一句。

對,蘇醒之所以會有一種熟悉而又厭惡的感覺,就是來源於陽天長得很像天尊,那個害自己變成這個模樣的偽君子。

突然,心中再一次升起了那個,他已經想了好多遍的猜測。

陽天是天尊之子。

唯有這種猜測,才能解釋為何陽天身懷如此強大的傳承,而且又有著妖孽般的天賦,如果,他的背後沒有一個龐大的勢力或是古老家族,根本就打造不出如此的天才。

………………………………

「蘇醒哥,今天我們就在這裡再大吃一頓吧。」俞東來絲毫沒有發現蘇醒的異常,大大咧咧地說道。

這一聲詢問打斷了蘇醒的胡思亂想。

「沒問題。」蘇醒點了點頭,便是掏出自己的令牌,發出一道信息。

「蘇醒師弟。」有著聲音自門口處傳來。

眾人看去,是阮戰天,他身體斜依在門框上,面帶微笑,看著屋內的一干人。

「阮師兄。」蘇震,俞東來等人,皆是起身一拜。

這是他們的偶像,也是奮鬥目標。

阮戰天點頭示意,目光落在那坐著一動不動的蘇醒身上,語氣略帶哀怨,但:「我說,你小子就不能尊重一下師兄我嗎?」

「以後你來的時候有點禮貌,別這樣神出鬼沒的,我就尊重你。」蘇醒淡淡地說道。

「你……唉!」阮戰天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就納悶了,為什麼整個學院的新生都對自己推崇之至,而蘇醒卻是愛答不理的,有時他都懷疑,兩個人的身份是不是進行了對調。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蘇醒看著阮戰天,道。

「你看讓你弄的我,差點連正事都給忘了。」阮戰天一拍腦袋,而後看向蘇醒,「方便嗎?跟我出來一下,有件事需要我轉達你。」

「在這裡不能說嗎?幹嘛還非要背著人。」蘇醒不解。

「蘇醒,這件事他們都幫不上什麼忙的。」阮戰天淡淡說道。其言外之意就是,這件事只能有蘇醒知道。

「蘇醒哥,你就快去吧。」俞東來笑著說道。

「嗯,那就跟我來吧。」蘇醒點了點頭,如此說道。便是帶著阮戰天走向二樓。

走進一個房間后,蘇醒輕輕關上房門,看著阮戰天,問道:「說吧,你找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是關於青石學院與山靈院的一些事情。」阮戰天回答道。

「哦?是什麼事情,能值得你來跑一趟?還有,我只是一個新生,這兩院之間的事也輪不到我來摻和吧。」蘇醒似笑非笑地答道。

「這件事非你不可。」阮戰天說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蘇醒不解地問道。

「是關於艾青雨的。」阮戰天繼續說道。

「她?」蘇醒詫異,繼續道:「她怎麼了?」

阮戰天笑著道:「艾青雨這次可是遇到麻煩了。」

「什麼麻煩?」蘇醒問道。

「還記得山靈院的那個天驕嗎?他貌似與艾青雨的家族有些聯繫,這次的兩院大比是其次,據消息稱,這次那個天驕打算在青石學院向艾青雨求婚,看來他的野心不小啊。」阮戰天說道。

「求婚?那不是很好嗎?再說了與我有關係嗎?」蘇醒不解地問道。

「我說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呢?」阮戰天都被氣樂了。

難道這個蘇醒的腦子真的是漿糊組成的嗎?他不知道艾青雨的心思?當初在離耀之墓中,他就在不知不覺間將艾青雨這個青石學院公認女神的心,給奪走了,自那時起,艾青雨就跟換了一個人似得,這些都是因為蘇醒。

而如今這個當事人,卻是跟個木頭似得,在加上艾青雨太過驕傲,她不允許自己去喜歡蘇醒,她不想利用自身的優勢去霸佔或是與其他女孩共享,以至於自己去承受那份難過。

一個傻,一個倔。

有時候,阮戰天覺得這兩個人不在一起真是太可惜了,畢竟兩個人的性格雖然有差異,可是彼此之間又有著相同的地方,但是,他怎麼想,依舊起不了任何的作用,關鍵還是要看這兩個人最後的決定。

「阮戰天,你如果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孩,你會選擇怎麼做呢?」蘇醒問道。

「我嗎?」阮戰天微微一怔,而後說道:「我會用盡一切去追尋他。」

「即使,自身被梏制束縛也沒有關係嗎?」蘇醒接著問道。

「沒關係。」阮戰天目光中帶著無人能撼動的堅定,說道:「沒有人能夠阻礙我。」

ps:放假啦,大學生活終於結束了,接下來就是休息一段時間,去找工作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蘇醒看著眼神的阮戰天,他清楚的明白後者的決心,同時,心中升起了一種錯覺,自己用這裝傻充愣的模樣,不去看清自己的本心,一味地躲避,真的是對的嗎?

蘇醒非常清楚,阮戰天之所以有此成就,依靠的就是那股毅力,以及就算是天塌下來,都不會改變自己初衷的那份信念。

雖然他蘇醒毅力是阮戰天都無法比擬的,可在這感情上,卻是無比的優柔寡斷,正因為如此,他才會有如此多的煩惱。

其實,有的時候,他都挺羨慕阮戰天的,不管做什麼,都是有著自己那堅定不移的信念。

突然,蘇醒有一個想法,讓他感覺到全身心的放鬆,感覺就好像所有的包袱在這一瞬間,全部放下了。

「呼。」蘇醒深吸了一口氣,而後緩緩吐出,目不轉睛的看著阮戰天。

「你也喜歡艾青雨吧。」蘇醒突然是如此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