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兩人同時怒吼一聲,姜躍揮動那脹大的右臂,一拳,掄在血色長槍上,長槍身上傳來一股巨力,並且還有一股震蕩之力,姜躍感覺胸口發悶,但卻忍住,不滅麒麟臂的狂暴力量洶湧而出。

血色長槍竟真的被彈開,雷凌虛也連連退後了三步。

這樣的結果,讓雷凌虛有些錯愕,「竟然將我擊退了三步。看來,我小薔你了,你,有資格讓我出第二槍。」

「震山裂虎!」雷凌虛再次殺去。

這一次,他身上的氣息更加強盛,彷彿裹挾著一股天地大勢。

姜躍神色有些凝重,這一槍,威力很大,他能夠擋下,但那樣做對他沒有一點好處。

「瞬風、白虎步!」姜躍心中暗道一聲,右腿上,青光閃現,擂台上的空氣流動的速度加快了好多。白虎虛影和麒麟虛影並排站在一起。

一道青色氣流涌動,姜躍躲開了雷凌虛這一槍。

「什麼,這樣,都能躲開,好恐怖的速度。」有人驚訝道。

「風之白虎乃是我幻羽位面傳說中的神獸,這個小子,看來沒有那麼簡單。」幻璃心道。

「你竟然躲過了這一槍?」雷凌虛再次驚訝起來。

作為一個曾今斬殺過青銅三階境界的高手,雷凌虛是相當自傲的,普通的青銅一階高手,沒資格擋下他的第一槍。

普通二階高手,也沒資格擋下他第二槍。

但姜躍卻做到了,他只是一個赤鐵九階的高手而已。

「運氣夠好的,竟然能夠逼我使出第三槍。」雷凌虛冷笑一聲,血色長槍縮回,口中一聲大喝,「氣沖凌霄!」

這一槍,速度極快,快到極致,姜躍剛反映過來,穿雲槍就出現在他身前。

不過,姜躍並沒有慌亂,依然施展瞬風白虎步,身體化作一道青煙,再次躲過了這一槍。

他的瞬風白虎步雖然還沒能突破到小成境界,但只差一層膜了,這讓他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些,他全力施展,速度應該可以媲美青銅三階境界的強者。

先前那一槍,雖然很兇險,但卻成功躲過了。

這已經是第三槍了。

「竟然躲過了第三槍?你太讓我驚訝了,不過,接下來,你必死無疑。」

雷凌虛,施展了第四槍,這一槍,他竟然凝聚出了一頭咆哮紫色巨牛蠻獸,無比狂猛,姜躍無法閃避。

只能硬擋。

轟隆~

一聲悶響,姜躍的身體,順著地面,劃了出去,他滑過的地方,地板全部破碎,留下了一條溝壑。

咳咳~

一縷血跡從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他受傷了,受到了一點輕傷,雷凌虛的戰力,的確太強悍了,不愧是擊殺過青銅三階的高手,他估計,雷凌虛可能是鐵隕殿第一高手。

比之雷暴天,還要更強。

姜躍心驚的同時,其他人也很心驚,一個赤鐵九階的高手,和一個擁有青銅三階實力的強者,竟然過了這麼多招,而且只受到了一點輕傷,這實在是一件難以置信的事情。

就算用妖孽,也難以形容姜躍的恐怖。

「還沒死?竟然,讓我出第五槍了,真的,小子,你值得自傲了。」雷凌虛冷笑一聲,施展出了第五槍。

這一槍,更加霸道,長槍在空中震動,彷彿將虛空也給震碎了一般,根本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 不是非要嫁給你 看著這一槍,姜躍知道,就算利用不滅麒麟臂去擋,很有可能也無法擋住,對方的武器是風階中品,肯定會附帶有穿甲效果。

「金剛、螣蛇軀!」姜躍心中低吼一聲。

濃郁的土之力覆蓋在他身上,長槍接觸到那個濃郁的土之力,速度下降,並且威能也逐漸減弱,當接觸到姜躍的本體時,威能已經消失了。

姜躍輕輕一拍,穿雲槍便飛了出去。

第五槍,他擋住了雷凌虛的第五槍。眾人已經麻木了,姜躍的手段,實在太多,而且,連續使用的三門武技,竟然都強大的可怕。

雷凌虛收起了一開始的不屑,施展出了第六槍。

「這一槍下去,那小子應該沒有辦法抵擋了吧。」有人道。

第六槍,姜躍還是擋下來了,不過,再次受傷,再次吐出一口血。

「既然將我逼迫到了這一步?小子,你真的足以自傲了,就算死,應該也沒有遺憾了。」

雷凌虛咬著牙,施展出了震雲碎的最後一槍。

「震天碎凌霄!」

一槍出,風起雲湧,烈陽的光芒,也被這一槍的光芒所遮掩下去,看著令人心驚膽顫的強大一擊,眾人心頭在吶喊,在呼嘯,

「這一槍,他總該死了吧。」有人道。

,望著這一槍,姜躍的神色無比凝重,這一槍的威力,就算他有了金剛螣蛇軀,估計擋下來,也會非常吃力。

暫避鋒芒吧!

姜躍選擇了躲避,他的身影,突然消失在擂台上,這一槍,對方竟然落空了。失去了攻擊的目標! 金剛螣蛇軀加上青靈,讓姜躍有了遁地的能力,和蛇人一樣,不過,卻沒有蛇人那般靈活速度快,但用來躲避先前那一擊,還是足夠的。

這一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無比震驚,遁地的本領,只有踏入了黃紋境界的蛇人才能擁有,姜躍明明是個人類,卻也能夠擁有遁地的本領?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他修鍊的,究竟是什麼武技,火之力,風之力,土之力,這到底是什麼武技?」眾人感覺快要崩潰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掌握如此多種不同屬性的力量,而且還都修鍊到了這種程度,一個人,真的有那麼大的精力?

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解答,姜躍自己也不能,因為,他也是依靠了系統才有今天的。

雷凌虛感覺快要崩潰了,對方的戰力,在他眼中,簡直不堪一擊,但對方的手段,卻多到令他頭皮發麻。

震雲碎乃是一門強大無匹的武技,但是,完整的七槍下來,竟然只給姜躍造成了一點輕傷,雷凌虛有點不能接受。

「小子,有本事出來和我正面一戰,躲躲藏藏,算什麼英雄好漢?」雷凌虛大喝道。

一直遁地底是不行的,姜躍不得不重新回到擂台上。

看著雷凌虛,姜躍冷笑道,「別激我,你本身境界就比我高,難道還不准我逃跑,你要是個男人,就將境界壓制到這個地步,我們來一場公平的較量,如何?」

「公平的較量?哪來的公平較量,我比你強,就是比你強。」雷凌虛喝道。

「所以啊,你不是個真男人,只會那境界壓我,那你有和資格說我只會躲避,不敢光明正大一戰?」姜躍無奈的聳肩。

「你……」雷凌虛被說的語塞,臉色有些漲紅。

姜躍的手段實在太多,速度快,還會遁地,對方鐵了心不和他正面交手,他根本無法擊敗姜躍,超出姜躍三個境界,但卻無法打敗他,這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小子,這是你逼我的,能夠讓我展現最強的力量,你,足以自傲。」雷凌虛的目光變得無比銳利。

一道道強橫的能量波動,從他體內擴散,虛空中,竟然出現了道道細小的雷霆,那些雷霆落在姜躍身上,令他感覺頭皮發麻。

「這是?」姜躍的目光,變了變。

擂台下,赤牙的目光也變了,他能夠感受到那股力量,很熟悉的力量,他也擁有。

「竟然,竟然成功的凝聚出了【道種】,而且,看著樣子,還是極其狂暴的【霸雷之道】。」赤牙的表情,無比凝重。

【道】,是每一個強大的聖物師所必須領悟的,他現在,就走在了追求道的路上,不過,他並沒有凝聚出屬於自己的道種,還差了一點。

赤牙的話響起,更是讓其他人震驚起來。

對於很對人而言,道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離他們太遠,太遠,遠到根本無法觸摸。

但很對人,都知道【道】的意義。

【道】,需要用一生去追尋,是一個聖物師追求自己,突破自我的一條路,凝聚了道種的人,在同境界的情況下,能夠輕易擊敗沒有凝聚道種的人。

而且,凝聚了道種的人,越階戰鬥也並不不可能。哪怕在青銅境界。

「果真是凝聚了【道種】,姜小友危矣。」焱炆心驚道。

「想不到,在赤鐵州域,竟然真的有凝聚了道種的人存在,可惜,可惜,這一戰不是我上場,否則,我應該能夠記住那種力量,凝聚出屬於我自己的道。」赤牙嘆息道。

姜躍幕牆的處境,極其危險,危險無比,但赤牙卻完全沒有要出手幫忙的樣子。

生死擂台戰,外人不得干涉。對於赤牙這種嗜戰的人而言,戰鬥是神聖的,是不容破壞的,哪怕自己的兄弟有危險。

「【道種】,【霸雷道種】?想不到啊,這個雷凌虛,竟然如此恐怖。」姜躍心頭無比凝重。

雷凌虛的身上,出現了一道道閃耀的雷霆,強橫的氣息,毫不保留的綻放。

「我說過,能夠死在我的霸雷道種下,你已經足夠自傲了。」雷凌虛冷冽的道。

他的手,緩緩的伸向虛空,隨後,一道狂暴的雷霆,突向姜躍,雷霆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姜躍毫不遲疑,立刻遁入底下,那恐怖的雷霆,擊打在地板上,竟然滲透到了底下,那股狂暴力量,有一部分作用在姜躍身上。

滋滋~

姜躍感覺全身發麻,那種滋味,很不好受。

「你以為躲在地下就有用了?別天真了,霸雷道種的威力,不是你能想象出的。」

雷凌虛的手掌中,再次出現一道雷霆,姜躍再次飽受了一番雷劈的滋味。

「不行,這樣下去,我會被這些雷霆之力給活活劈死,怎麼辦,該怎麼辦?」姜躍有些慌亂起來。

他根本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如此恐怖,凝聚了道種。

地底根本無法藏身,姜躍乾脆不在躲藏,回到了地上。

「知道沒用了吧,乖乖束手就擒,我給你留一副全屍。」

「霸雷道種一出,姜躍無法在掙扎了,死定了。不過,確實,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很妖孽了,赤鐵州域天才中,他稱第二,估計沒人敢稱第一。」

姜躍還不想死,他還有很多事,很多夢想沒完成,說好的上最美的女人,喝最烈的烈酒,站在異界之巔,笑傲看天下群雄呢?

「給我去死吧!」雷凌虛的手掌中,浮現了更為狂暴的雷霆,這道雷霆之力要是擊中姜躍,姜躍必死,不會有任何意外。

怎麼辦,怎麼辦,遁入底下都沒用,到底該怎麼辦?

姜躍盯著那在瞳孔中不斷放大的雷霆,耳畔掠過一陣清風,頓時,姜躍感覺腦袋一陣清明,困擾他數日的難題,在這一刻,解決了。

在生死的壓迫下,他終於捅破了瞬風白虎步的最後一層膜,瞬風白虎步,突破到了小成境界。初期境界,這門神通的速度可以媲美青銅一階高手,小成境界,足以媲美青銅四階高手。

這種速度,有多恐怖?雷霆落在姜躍面前時,他的右腿輕輕移動,白虎許虛影咆哮一聲,他的身體化作一道青煙,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什麼?」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雷凌虛的霸雷道種攻擊速度快到沒有邊際,但竟然被姜躍給避開了。

姜躍的速度,達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步。

「這個小子,修鍊的到底是什麼武技?」雷暴天心道。

姜躍修鍊了什麼武技,沒有人能夠回答上來。

雷凌虛也顯得無比錯愕,沒有領悟道種的人,是不可能理解道種的威力,先前那一擊,就算是青銅三階的高手,也很躲避。

卻被姜躍給避開了,這是何等的驚人?

「小子,你的運氣不錯,竟然這都避開了。接下來,你不會再有那麼好的運氣了。」雷凌虛雙腳踏地,雷霆的力量纏繞他的周身,狂暴的雷霆力量,令人那些場外的人都感覺頭皮發麻。

「瞬風白虎步已經小成,我的速度,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低,差不多可以媲美青銅五階,雷凌虛的攻擊雖然強橫,但出招的速度,卻根本無法追上我。想要擊敗他,只能用拖延的手段了。」姜躍心中有了解決的辦法。

懸空擂台上,兩人你來我往,狂暴雷霆光芒閃爍,所到之處,雷霆密布,陰雲暗生。

姜躍根本不和對方硬碰硬,只用瞬風白虎步來進行閃避,這種打法很賴皮,但卻是最為穩妥的打法,最起碼,他不會有危險。

「那小子是打算和雷凌虛比消耗嗎,看誰撐不住?」

「估計是這樣的打算,他也只有這樣才能有獲勝的機會了。」眾人議論道。

姜躍的想法很明顯,雷凌虛也感受到了,可是,他不能停下,他必須速戰速決,雷霆道種的攻擊,的確強大的無解,但消耗極大,一盞茶時間不到,他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了將近一半,並且,體力還出現了下滑。

拖延下去,對他是非常不利的。

「雷霆牢獄!」雷凌虛怒吼一聲,懸空擂台上姜躍立足的那塊區域,被九天神雷籠罩,形成了一個囚籠般的牢獄。

「竟然還有這種手段?」姜躍臉色一變。

這是他所沒有想到的。

「給我死!」雷凌虛的鐵拳之上,包裹著閃電雷霆,衝殺向姜躍。

姜躍當即遁入地底,雷霆之力能夠潛入地底,但威力要削減許多,和雷凌虛的一拳比起來,傷害要小很多。

雷凌虛有些無可奈何,姜躍根本就不給他任何接觸到他的機會。

「廢物,有本事出來和我正面交手,躲躲藏藏,算什麼好漢?」雷凌虛怒喝道,他已經快發瘋了。

姜躍聽到了,但卻不回話,一直遁入地底,藉助金剛螣蛇軀,倒也還能扛住。

雷霆牢獄是有時間限制的,感受到雷霆之力削弱后,姜躍離開了地底,重新來到懸空擂台上。

雷凌虛體內的能量已經快消耗乾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