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內心深處不停地傳來警示,是在告訴方回,危險。

這下子真的危險了,方回強自鎮定,說道:「你們主人還真是看的起我,竟然出動5個武士九品的武者,就為了對付我,我才武士六品而已啊。」

中年男子說道:「為了以防萬一,小心一點還有很有必要的。」

方回呵呵一笑:「還真是謹慎,竟然做了雙重準備。」

「是呀,如果殺手能殺掉你的話,皆大歡喜,如果殺手殺不掉你,我們也只能自己補刀了。」

方回說道:「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是誰要殺我,你看,反正我也跑不掉了,讓我臨死之前做一個明白鬼,這總不為過吧?」

中年男子說道:「哼,休想耍什麼花招。」

方回一攤手,說道:「我能耍什麼花招,就算你們不相信我,總要對你們自己有信心吧?有你們在我肯定是跑不了了,我只能想做個明白鬼而已。」

也許是方回的話起了總用,對面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要你死的,是方潮。」 果真是方潮,看來猜想的沒錯。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答案,方回就沒必要再往天妖山脈那裡跑了,一切都很明了了,方潮早已經有了反叛之心。

必須要將這個消息告訴姐姐和父親,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逃跑。

方回明白,既然中年男子肯說實話,就說明他們有絕對的把握留下自己。

不過自己是那種會束手就擒的人嗎?

方回觀察了一下四周,他的退路全部被眼前的五人給封鎖了。

既然逃不掉了,那麼,戰吧。

方回只感覺內心深處的戰意已經突破天際了,彷彿要把他整個人給燃燒掉。

方回將剛剛得到的火雷子偷偷藏在自己的衣袖之間,然後將得到的5個陷阱分佈在自己的四周,然後他偷偷拿出了一張傳訊符,偷偷將消息傳了出去。

他在叫外援,就是他的便宜師侄長青道人。

方回可不認為他真的能打得過眼前的五個人,手裡有資源,當然要盡量利用起來。

可惜方回的這些小動作被領頭的中年男子發現了。

「他在傳送消息,快,不能讓他得逞。」

中年男子話語還在半空中,他的人竟然已經飄到了方回的身前。方回吃了一驚,沒想到武士九品的武者速度這麼快,不過好在他埋下的陷阱起了作用,這五個陷阱打了對面一個措手不及,等他們從陷阱中衝出來的時候,傳訊符已經燃燒完畢了。

將消息傳了出去,方回就有了底氣,他哈哈大笑道:「傻眼了吧,孫子們,等我師侄過來,分分鐘滅掉你們。」

說著,方回刷刷刷甩出三枚火雷子,逼退眼前的五人,然後,撒腿就跑。

那五個人在方回的各種陰謀詭計下,到是沒受傷,但是他們也被搞得灰頭土臉的,形象大損,更關鍵的是,方回發出了救援消息,必須速戰速決,要不然,方回跑了,他么就算回去也是死。

既然橫豎都是死,那麼就拼了。

中年男子一發狠,說道:「都吃狂暴丹,一定要將方回殺掉。」

「是。」

其他四人沒有絲毫異議,各自從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顆丹藥,直接服下。

服下丹藥之後,五個人的眼珠子齊齊變得通紅,像是要冒火一樣,整個人的氣息直接增強了一倍。

這下子,方回剛剛拉開的距離,竟然一下子就被拉近了。

五個人速度激增,不一會就將方回給圍了起來。

方回看著五個人的氣勢,深感無奈,這是做了什麼孽,本來如果那五個人不吃狂暴丹的話,他還有一戰之力,現在完全是被虐的份啊。

老公,情深不淺! 方回突然就想到氣運值降低的事情,難道這就是系統說的諸事不順?

看來,跑是不能跑了,要是繼續跑的話只能死的更快。

「方回,別掙扎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哼,憑你們還收不了我的命。」

方回看準一個實力相對弱點的武者,沖了過去,那個武者卻突然出拳,直達方回的面門,方回無奈,出手硬生生受了一拳。

那個武者向後退了5步,而方回卻又被逼到了五個人的包圍圈裡。

方回揉了揉那隻隱隱發麻的右手,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好強。

剛剛僅僅是一擊,他的右手就差點被廢掉,到現在還隱隱作痛。

不行,痛感會影響我的戰鬥力,關閉痛感。

方回將痛感關閉了起來,立馬感受不到了自己的疼痛。

然後方回發動三疊唱,繼續攻向之前的那個武者,那個武者猙獰一笑,使出全身力量,準備將方回的右手手臂廢掉。

方回不閃不避。

碰,咔嚓。

毫不意外,方回的右手手臂直接被震斷,但他面無表情,硬生生止住自己的身體,左手猛然出擊,噗,一拳將這名武者的腦袋敲碎。

「叮咚,殺死杜家死衛,獲得經驗值800,額外經驗值80.」

「叮咚,宿主升級,現在7級(武士七品),0/4000。」

由於實力得到晉陞,方回的傷勢在一瞬間完全好了,整個人變得生龍活虎,而且比之之前更加強大。

「五弟。」

一聲悲泣聲傳來,中年男子沒有想到,兩人交手,死的竟然是他的五弟,而且看方回的狀態,甚至都沒有受傷?

這不可能,他剛剛明明看到方回的右手手臂被震斷了,現在為什麼會好了?

「哼,原來你們是杜家死衛,難道方潮和你們聯手了?」

通過系統提示,方回也弄明白了這些人的來歷,心裡頓感吃驚。

這方潮倒底許諾了杜家什麼好處?竟然讓杜家將死衛都派了出來?

「方回,你殺了我的五弟,我要殺了你,為他償命。」

方回說道:「你又不是現在才想殺我的,要殺就趕緊的,廢什麼話。」

「小畜生,給我受死。」

轟,剩下四人毫不留情,一上來就出了殺招。

方回大驚,好快,倉促之間,方回也只能用雙手擋住自己的要害。

嘭,方回直接被轟飛了起來,一直撞斷了好幾棵樹木之後才停下來。

咳咳,方回嘴角沁著血,胸前也被打的模糊一片,自身血量一下子掉了一半。

這幸好是晉陞了武士七品,要還是剛剛的實力,現在的方回就已經完全沒有抵抗力了。

不過方回也足以自傲了,硬抗四個武士九品武者的全力一擊而不死,放眼武士七品的武者,根本沒人能做得到。

媽蛋,真當我好欺負。

妖顏魅世 方回也怒了,掏出一張符紙,那符紙上面畫著獨特的紋路,上面有力量流轉,這是自暗刺身上爆出來的符紙,沒想到現在就派上了用場。

「叮咚,是否消耗氣運值,使用狂暴符?狂暴符,越傷越狂,越戰越勇。使用之後,宿主受傷越重,實力越強,實力提升無上限。」

這狂暴符本來必須要靈師的激發才能夠使用,但是現在方回直接消耗氣運值將其威力激發了出來。

使用。

方回使用了狂暴符之後,只感覺自己的力量猛然增強了很多,他無視自己的傷口,鮮血流了一地,但是他毫不在意。

「沒死?你還真是頑強,但這隻會讓你死的更加痛苦。」

中年男子和剩下的三個人聯手,再一次發出攻擊,方回悍然反擊,轟,這一次,方回同樣被轟飛了出去,血量又降了一半,但是對面的杜家死衛卻有一個人的手臂被方回震斷了。

方回哈哈大笑,站起來后完全不管其他人的攻擊,就抓住受傷的那個人打,在付出了一條胳膊被扭斷的代價之後,終於是將受傷的死衛殺掉了。

「叮咚,殺死杜家死衛,獲得經驗值800,額外經驗值80.」 「四弟。」

中年男子一臉的不敢相信,怎麼會這樣,明明方回受傷越來越重了,為什麼他的攻擊卻越來越犀利了。

又殺死一名死衛之後,方回暫時退到一個安全的距離,靜靜感受著身體內部的力量。

「不好,狂暴符的時間快不夠了,必須速戰速決。」

方回看了一眼陷入抓狂的中年人,左手一翻,一把長劍出現,然後方回對著自己噗噗噗連戳三劍,頓時他的血液跟水流一樣嘩嘩嘩流個不停。

而且那些傷口根本不會癒合,血液越流越快,方回一愣,怎麼回事?連忙查看了一下系統,上面顯示:特殊狀態,血流不止。

我去,系統獎勵長劍的時候可沒有說長劍還有這個特殊效果啊。

這他么實力增長的可是沒有血量下的快,這幾件戳的,沒把對面殺死,自己先掛了。

方回罵娘不止,卻無力改變這個事實,他盯著眼前的三個人,只有一個辦法了,殺了他們,然後在血量降為零之前想辦法升級。

這次方回急了,不等中年男子進攻,率先沖了過去,對著三個人就是三疊唱,結果三拳下去,砰砰砰,除了中年男子,剩下的兩個人直接被秒殺了。

「叮咚,殺死杜家死衛,獲得經驗值800,額外經驗值80.」

「叮咚,殺死杜家死衛,獲得經驗值800,額外經驗值80.」

中年男子害怕了,怎麼會這樣,方回的實力怎麼會變得這麼可怕。

逃,趕快逃。

中年男子不敢和方回對拼了,撒腿便跑,但是方回哪能讓他如願,提著劍就追了上去。

奈何方回實力雖然比中年男子強大了,但是他本身的速度卻不及中年男子,方回一直追到了天妖山脈的外圍,都沒有追到中年男子。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方回慢慢變得著急了起來,他開始感受到狂暴符的衰退了,但是流血的特殊狀態卻還在,殺不掉中年男子,他可是要玩完了。

就這樣一追一跑,不知不覺間他們跑到一個奇怪的地方,三面環山,雲霧繚繞,只有一面沒有山體遮擋,但是前路卻看不清楚。

跑到這裡中年男子就聽了下來,反倒是站在原地猙獰這笑了起來,「方回,你本事你過來,我就站在這裡。」

方回疑惑,他感覺這個地方很是熟悉,卻就是記不起來是什麼地方。

方回以為中年男子是跑累了,跑不動了,所以想要拚死一搏,其實方回也沒有退路了,中年男子必須死,而且還要儘快死才行。

所以方回沒有猶豫,直接追了上去。

看見方回真敢追過來,中年男子眼神大亮,他本來是沒有抱什麼希望的,枉死崖,枉死崖,進了枉死崖,都會枉死。

中年男子只是抱著絕望的態度試一試,卻沒成想方回真的追過來。

這一刻中年男子好像迴光返照一樣,在方回進來的瞬間,一下子爆發全部力量,禁錮住方回,然後縱身往後一躍,兩個人一起呈自由落體狀態掉了下去。

「媽的,懸崖!」

方回大驚失色,這是是么鬼地方,三面環山,最後一個出處竟然還是懸崖,懸崖就懸崖吧,你還籠罩這濃霧,這也太坑人了吧。

「哈哈哈,方回,就算你天賦異稟,我打不過你,可你還是要死在我的手中。」

方回惱怒,他算是明白了什麼叫死衛了,這是真的不怕死啊,就算逃跑也在想著怎麼殺掉方回,而不是保命。

也怪方回之前沒有修鍊的經歷,要不然這枉死崖鼎鼎大名,方回絕對不會上當。

方回掙扎了一下,此時他的狂暴符效果已經消失,力量消減的嚴重,現在想要掙脫開中年男子的束縛有些困難。

但是方回並沒有放棄,只要還有意思希望,他絕對不會放棄的,好不容易穿越過來開始崛起了,豈能就這麼死了。

方回眼睛中寒光一閃,立馬把身份屬性中的煉藥師換成了殺手身份。

「叮咚,身份轉換成功,當前身份——殺手,獲得專屬技能一擊必殺。」

一擊必殺,方迴轉換身份,想要的就是這個技能。

他對著中年男子,心裡默念道:「一擊必殺,發動。」

咚,方回只聽到一聲強有力的聲音從中年男子心臟處發出,然後中年男子身體一震,雙眼瞪大,不可思議地看著方回:「你……」

中年男子嘴角流出鮮血,他的心臟剛剛被震碎了,直接斃命。

「叮咚,殺死死衛小頭領,獲得經驗值1500,額外經驗150,氣運值30.」

「叮咚,宿主升了一級,當前等級8級(武士八品)。」

「叮咚,宿主獲得大量氣運值,當前氣運值65,枝頭喜鵲鳴,年年有餘收。」

趁這個時間,方回掙脫開中年男子的束縛,他已經沒精力去聽系統提示了,而是將他和中年男子的屍體翻了一個身,將中年男子的屍體放在他的下面,然後他趴在中年男子的身上,只期望能減輕一點反震之力。

嘭。

方回剛剛調整好姿勢,兩個人就接觸到了地面,中年男子的屍體立即被摔的不成樣子,而方回直接被摔暈了過去,他最後的一個念頭就是:「怎麼這麼痛?」

隨即方回的意識就直接陷入了黑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