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入道武學,只有以武入道的武者才能理解,若是有一個這樣的師父,指點他怎麼做,莫問或許還能勉強修鍊三耀之法,否則憑他現在的閱歷,想修鍊三耀之法,太難了一點。

突然,莫問的目光定格在大殿中的一個盤龍柱上面,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立刻起身往最近的一根盤龍柱走去。

之前他就發現,大殿里的這十八根盤龍柱上面,都雕刻中一些類似於演示武學的人影,那些武學顯然很不簡單,很有可能是入道武學。

不過可惜的是,莫問根本就看不見,強行觀看結果差點把他的靈魂震傷。

如果能觀看那些盤龍柱上面的武學演示,或許對他參悟三耀之法有著突破性的幫助。

莫問再次走到一根盤龍柱前面,試圖通過努力看清那些人影動作,雖然他知道很困難,但現在除了這個辦法,他也找不出別的辦法了。

然而,令莫問有些意外的是,這一次觀看盤龍柱上面的人影,居然沒有了之前那若有若無,迷迷糊糊的感覺,反而一眼望去,便很清晰的感覺到,那些人影的任何變化。

哪怕只是最細微的一個動作,居然都能很清晰的出現在他眼中。

「怎麼回事?」

莫問眼中升起一抹驚訝,這一次觀看盤龍柱,與之前迥然不同,簡直就是天差地別的待遇。之前他拼了命都沒有看清盤龍柱上面的人影,現在卻一目了然,簡直就像發生在自己面前一般。

「難道……與脫胎換骨有關?」

莫問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他現在的身體,與之前顯然有著很大的不同,除了更加強大,應該還有別的變化,三根翎羽如此做,所不定隱藏著什麼用意。

他現在都有些糊塗了,自從得到了那根赤金翎羽,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似乎都是它在引導一般。

幾根死物引導他一個大活人,莫問想想都有些怪哉,不過這樣一來,他對那三根翎羽,越來越好奇了。他從來都不懷疑天地間有著這種神奇的身體,甚至更神奇的神物,他都知道。

現在他反倒是有些期待,那七星天火扇,到底是什麼層次的寶貝,難道是傳說中的聖寶?

法寶有五個階層:靈器、玄器、寶器、聖寶、仙寶。

仙寶那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莫問所知道的,真實存在的,最高階的法寶,便是聖寶。

當年的神丹宗,據說便供奉著一件驚人的聖寶,威壓寰宇,方圓百萬里內,無人敢前來挑釁神丹宗的地位。

莫問對聖寶不了解,只是傳聞中聽過,不過七星天火扇哪怕只是一件寶器,那也是天下間罕有的東西。寶器與靈器、玄器不同,完全是存在於另一個層次上的修仙者法寶,一些武者通過特殊的方法,或許可以使用靈器、玄器的力量,但絕對不可能激發出寶器的力量。

莫問把心中的雜念拋開,七星天火扇再怎麼逆天,那也必須等他把七根翎羽找到才能體現出來。

眼下的情況,他都有些自身難保,如果不能參悟出三耀之法,那他很有可能困死在這裡。

莫問聚精會神的往盤龍柱上面的那些人影望去,起初他還只是看著,但隨後,他的身軀猛地一震,精神力不受控制的傾斜而出,紛紛鑽入了眼前的盤龍柱中。

下一刻,驚人的一幕出現在,似乎轉換了天地,他的意識中,出現一座高峰,那座高峰不知道有多高,像是天柱。一個白衣老者站在峰頂,正在演練一套拳法。

莫問似乎就站在那老者三米之外,但不能說話,只能用眼睛看。

一切都發生在眼前,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那老者演練的拳法很簡單,似乎只是在練習一套最普通的拳法,但此時莫問整個人的心神,都沉浸在老者的拳法中。

不知過了多久,莫問才緩緩回過神來,眼前依舊是那龐大的盤龍柱,山峰不見了,老者不見了。

但莫問卻渾然不在意,像是呆了一般,久久地站在盤龍柱前一動不動,眼中光芒變幻不定,許久才恢復平靜。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化腐朽為神奇,武學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斷把神奇的東西化為簡單,再把簡單的東西化為神奇,反反覆復,周而復始……」

「或者說,武學沒有最高境界,只有在這種循環中,找到更高的境界。」

莫問長出了一口氣,這一刻的他,眼神出奇的純凈,像是一片秋水,又寧靜,又清澈。

他沒有任何猶豫,再次走到第二根盤龍柱前面,情況與之前如同一撤,只是這一次白衣老者演練的武學,與之前並不相同。

又過去兩天,整整兩天的工夫,莫問都在參悟那武學的奧秘,他把十八根盤龍柱上面的武學奧義全部都參悟了一遍,廢寢忘食。

武學奧義,並不是實質的武學,而是武學的最基本的道理,或者說一切武學的總綱。

事實上那盤龍柱上面,根本就沒有任何武學,只是在傳授你最基本的武學道理。例如人在學文章之前,必須要學會認字。能只有認識字,才能寫出好的文章。

但是,不同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自然也不同。

那個站在山峰的白衣老者,正是烈焰星君。莫問現在對武學的理解,早已經突破了原有的瓶頸,達到了另外一個層次,遠遠高於尋常武學的層次。

「原來如此!」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歡欣的弧度,之前或許還有些一知半解,但現在他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入道武學。而且他可以肯定,雷耀、風耀與雲耀絕對不是尋常的入道武學,因為即使一個化仙之後,以武入道的武者,都未必能參悟出三耀之法。

但現在,莫問卻有了參悟出三耀之法的信心,一切都基於烈焰星君的傳授。(未完待續。。)

… 莫問像是經歷了一場精神上的脫胎換骨,這一刻的他眼神格外明亮,一個原本只見過江河的人,終有一天見到了大海,內心自然是嘆為觀止。[.

以前修鍊過的武學,他現在再施展出來,絕對是另一番境界。

接下來的兩天,他都在修鍊三耀之法,因為掌握了足夠的武道領悟,這一次修鍊格外順利,自然而然,一切都水到渠成。

雷耀之法,精髓在於力量與爆發力,不動則已,動若雷霆!

一旦將雷耀之法修成,第一階段可以將自己的力量瞬間提升到2-3倍,戰鬥力相當可怕。

風耀之法,精髓在於速度與空間。一旦修成風耀之法,便可以像風一樣,來無影去無蹤。風耀之法第一階段,可以領自身的速度提高至2-3倍,若是有著壞境優勢,還可以更快。

莫問可以肯定,只要把風耀之法修鍊到第一階段,那金丹巔峰境界的武者恐怕都追不上他。

至於雲耀之法,則相對複雜,精髓在於玄妙巧力,或者說,雲耀之法,乃是無招勝有招之術,化腐朽為神奇,哪怕簡簡單單的一拳,都可以有著無數變化。

三耀之法中,雲耀最為難學,若能稍稍掌握雲耀之法,必能成為一代武學宗師。

兩天之後,莫問從修鍊中走了出來,人看似沒有什麼變化,但氣質與之前相比,卻迥然不同。居然沒有了之前的飄逸與出塵,反而內斂樸實了很多。

返璞歸真,兩次脫胎換骨形成的氣質變化,再一次回到了原點,此時的莫問,便面上看,與進入獸窟之前。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三耀之法已初步修成,怎麼才能出去?」

莫問握著三根翎羽,黑著臉道。他困在這個地方五六天了,雖然葯靈戒中有足夠多的食物,但誰也不願意自由受到限制。

這一次,莫問所獲良多,但他可不想一輩子呆在這個大殿里。

那三根翎羽似乎能聽懂莫問的話一般,話音剛落,那根赤金翎羽便猛地發出一團金光燦燦的光芒,那光芒掃過整個大殿。把大殿照耀成一片金色,金色的光芒中,有一束特別璀璨的光芒,直接照射在那烈焰星君的遺脫上。

那白衣老者的身體上,驀然發出一道璀璨的白光,白色的光芒瞬間把金色光芒蓋了下去。赤金翎羽也不再發光,而是從莫問手中掙脫,嗖地一聲飛到了烈焰星君的遺脫上空。

另外兩根一青一藍的翎羽亦是如此,猛地從莫問手中掙脫。飛到白衣老者上空,三根翎羽不斷的盤旋著,只是釋放出很暗淡的光芒,似乎怕驚擾到了白衣老者一般。

莫問能感受到。那三根翎羽似乎在釋放出一股悲意,那悲傷的情緒居然影響到了他。他心中古怪,難道幾根翎羽,還能有情緒。有著喜怒哀樂。

不過莫問沒有時間過多思考,因為他吃驚的發現,那烈焰星君的遺脫居然在白光中一點點融化。從下而上,身軀一點點消失,化為一道道白色光柱。

他趕緊躬身行禮,面色恭敬,送這位萬年前的老前輩最後一程。不管怎麼說,他在烈焰星殿裡面學到了很多,烈焰星君已經算得上他半個師父。

片刻功夫,烈焰星君的遺脫便徹底消失,只有一團白色的光團懸浮半空中,釋放出萬丈光芒。

「吾之傳承,有緣者得之,有朝一日,希望武神之心歸一,再續武神輝煌。」

一道空靈浩蕩的聲音在大殿上空盤旋,那聲音像是天威一般,聞者心中不由自主的便會升起一股頂禮膜拜之感,堪稱天道之音。

莫問心中疑惑,武神之心,什麼東西?

那團白色光團,猛地飛起,然後撞向他身後的神像。一瞬間,萬丈光芒,神像似是活了過來一般,無盡威嚴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莫問感覺,此刻的他,像是在面對天地意志,萬物的主宰。

剛才烈焰星君的意志,與這一道意志相比,那都是小巫見大巫。

那神像乃是一個中年人,穿著戰甲,手握長劍,鬢髮翻飛,戰意滔天,席捲天地萬界。

一團銀色光芒從那神像胸膛出飛出,只有拳頭大小,剛一出現,便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莫問面前,在下一刻就已經鑽入了莫問眉心中。

轟隆隆!

莫問感覺像是有無數顆炸彈在自己腦海中引爆一般,腦海中一片空白,思維都停止了運轉。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恢復一點神智,微微睜開眼睛,光芒射入眼帘,周圍的景色逐漸清晰了起來。大殿依舊是那個大殿,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只是烈焰星君的遺脫不見了,那高大的神像也倒塌在地上,只有那三根翎羽,依舊懸浮在空中。

莫問眼中有些迷茫,像是剛睡醒的人,然後越來越清晰……

「武神!原來烈焰星君乃是武神坐下五大帝君之一,號稱烈焰帝君。至於武神,據說乃是遠古時期,一個很可怕的存在。」

「武神之心?」

莫問摸著下巴,之前那團從神像中飛出的銀色光團,似乎便是武神之心,不過卻不是完整的武神之心,只是武神之心的五分之一。

據說,那個年代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那個武神不知為何隕落了,只留下一顆武神之心,並且分成了五份,分別給了他坐下的五大帝君,一人得其一。

烈焰星君遺留給他的信息裡面說,武神之心如果合一,誰便是下一任武神。

武神把武神之心一分為五,分給坐下五大帝君,恐怕有著在他們之中選出下一任武神的意思。

不過可惜,當年那場大事,遭到殃及的並不只是武神,他坐下五大帝君還未來得及選出最終繼承者,便一個個相續隕落。

烈焰星君乃是第四個隕落的帝君,他死之後,把他的那一部分武神之心封印在了武神像中,希望有朝一日,他的繼承者能把武神之心合一,完成他的遺願。

莫問摸著下巴,他沒有料到,烈焰星君的傳承還不是此次奇遇的大戲,居然還有武神的傳承。

武神?一個能成神的人,到底是何等存在!之前遇上的那個魔神妖心,難道與武神屬於同一個層次的人?

莫問對這個世界的修仙界並不了解,想象不出武神到底屬於什麼層次的存在。不過從烈焰星君的強大就可以看出,武神很有可能是他所知道的人中最強的一個。

武神之心,恐怕不是什麼簡單的東西。不過他也知道,如此多年過去了,他能聚齊五個武神之心的可能渺小到幾乎不可能。

所以莫問對武神之心倒沒有太多的想法,就當知道了當年的一些奇聞趣事。

半空中,那懸浮著的三根翎羽驀然釋放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那光柱洞穿天地,光芒所過之處,空間坍塌,裂痕出一片漆黑,像是無盡黑暗。

憑空撕裂空間,製造空間裂縫,莫問都嚇了一跳,那三根翎羽未免也太過神異了一點。

下一刻,三根翎羽飛回到莫問面前,落在他手中,然後一陣天旋地轉,莫問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莫問發現自己一個漆黑的山洞中,只有很微弱的光芒透進來。

他四下望了幾眼,發現這是一個地下通道,前面只有一條路,至於通往哪裡,莫問就不知道了。

「應該已經出了那個碎片空間。」

莫問若有所思的望著周圍的環境,因為他發現,天地間的氣溫又一下徹骨的寒冷了起來。如此驚人的寒意,應該位於獸窟的第五層。

之前在碎片空間裡面,氣溫可很正常,根本沒有這種寒冷。

「居然回來了。」

莫問自嘲的笑了笑,他也沒有料到,自己居然以這個方式出了那個碎片空間。從始至終,似乎都是那三根翎羽在掌控著一切。

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不過一時間想不通,莫問也不去想,畢竟那個層次的東西,他想破頭也不可能想明白。不過這一次碎片空間之行,收穫倒是不小。

他現在的修為,雖然依舊是胎息巔峰,但內氣的雄厚程度,已經逼近金丹中期的武者。而且他的身體,更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可以肯定,現在即使遇上遇上一名金丹中期的武者,他也能輕而易舉的將之擊敗。

莫問沿著通道,一路往前走,雖然他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但沿著路走,總能走出去。

然而,他走了還沒有兩百米,身上驀然亮起一道光芒,緊接著一塊令牌從他衣服中飛了出來。

「傳音符。」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這個傳音符與之前他給陳無輝的那塊傳音符一模一樣,兩塊傳音符之間有著感應能力。

事實上,他現在的能力,還煉製不出真正的傳音符,他的傳音符只能有簡單傳訊的能力,只能傳達一個大概的意思。例如陳無輝無法給他傳遞具體的信息,只能通過兩塊傳音符之間的感應傳達一個大概的意思。(未完待續。。)

… 「既然傳音符有了反應,那一般只有兩個可能,一個就是陳無輝一行人遇到了危險,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他們真的找到了寶藏。.」

望著懸浮在半空中,不斷發光的傳音符,莫問立刻就知道,陳無輝他們應該有了什麼發現。

之前無念門以及那麼多宗門下到這兇險的深淵中,為的不就是落峰宗的寶藏么。

或許他們未必能找到落峰宗的寶藏,但深淵底部,乃是一塊原始荒地,必然有著無盡的寶藏與奇珍,任何一處寶物的出現,恐怕都會引起爭奪。

莫問往那傳音符上面一點,那傳音符立刻發出嗡嗡的聲響,然後猛地向前飛行。

莫問跟在傳音符後面,通過這塊傳音符,他就能很輕易的找到另一塊傳音符,從而找到陳無輝他們。

然而,剛走了不到一百米,傳音符居然不往前飛行了,而是貼在一側的牆壁上,不斷發出嗡嗡嗡的響聲。

「咦,怎麼回事?」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他雖然煉製不出真正的傳音符,但這一塊傳音符也屬於仙家之物,不可能失靈才對。按照正常的情況,傳音符應該會自己選擇能走的路,然後找到另一塊傳音符。

現在是個什麼情況?自己撞牆?

這種情況,只有周圍都封死了沒有了路才對出現。可前面暢通無阻,傳音符不走,反而撞牆什麼意思?

莫問不解的望著傳音符,伸手把傳音符抓了回來,然後往前走了幾十米,再把傳音符放了出來。

原本指望它繼續往前飛,誰知,傳音符居然嗖地一聲又飛了回去,再次貼在那面牆壁上。

「怪了!」

莫問喃喃自語了一聲。轉身走到那面牆壁前,仔細的打量著牆壁。

可看了半天,那牆壁根本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只是一面普通的牆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