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先前戰至極高空分明要碎虛到邊緣以外,而如今簡直就是再一次衝擊宇宙戰場本源的震撼啊!最終魔神猛地被渾身支離破碎的葉天以那星炎洶湧的手掌扼住喉嚨,只是目光森冷地竭力反攻,卻被這最強狀態的葉天熔滅魔軀更一擊攻下,就像是最悲慘卒般被生生拍入了那最深處魔漿內的絕密之處,一股聖氣澎湃,生命源力驚天的氣息成泉洶湧而出,穿過神魔,填滿淵壑,上至雲霄!

再一度死戰的神魔們驚愕地看到這簡直比起聖者本源都更為『精』粹的生命氣息噴泉般湧出,而在宇宙戰場之外的不少聖者皆是面『露』異『色』,處於最近處的宇宙戰場更是面『色』『陰』沉了,右手成拳置於左『胸』,卻在輕捶著。

一擊撼世,竟令宇宙戰場本源裂!這是整個宇宙戰場的源泉啊,一絲便可供養整個宇宙戰場生靈億萬元棲息,此時葉天與被葉天掐住的最終魔神受如此生命本源力量滋潤,本應該衰竭的氣息竟有增強之勢,那一股氣實在可怖,宇宙戰場的本源力量似乎也在自動防衛與反擊,竟是將拼殺到此處的兩大神之盡頭強行衝出坑『洞』之外,兩股極致殺意再起沖霄!

但沒有等神魔心懸,震撼的轟然已經擊出,暗金『色』星炎的龐大手臂竟是將蒼白身軀直接擊穿,強如最終魔神居然在此時被轟碎了所有自創逆天戰技的戰威,已經全力爆發的葉天自然毫不留情,立於宇宙本源柱內神威蓋聖,鋪天蓋地星炎將最終魔神全體包裹,只能見到其中的最終魔神身軀僵硬眸中『射』出冰冷邪芒,緊接著卻在這星炎內徹底灰飛煙滅,便連魔魂也絲毫不存。

「最終魔神隕落了?」萬魔駭然,就是諸神也震撼,魔族最後的神之盡頭,就被星炎神這麼徹底斬殺了?

「未到最終。」有蒲扇輕搖,嘆息傳出。只有戰場上極少數強者眼中光芒凜然,他們依舊怒吼而戰,卻在宇宙戰場本源之柱消散的同時竟是有無邊虛空之力浩『盪』,一根蒼白手指如同長槍刺出,是最終魔神!

面對那分明恢復到巔峰狀態的最終魔神攻伐葉天毫無驚訝,只是漠然將那威勢鎮壓天地的相同巍然一指出,蒼白手指俱碎的同時一柄聖刀更是直接劈出,剛剛復生的最終魔神竟是被一刀腰斬,吐血,神『色』更是寒漠。

「不管你能復生幾次,都將死在我刀下。」葉天冷冷開口,他怎會不知道最終魔神有這重生類自創逆天戰技,但即便他能重生也不是星炎神,還將被斬殺!

「盡可一試!」最終魔神雙掌分別化作血與蒼白,那被斬斷的下半身竟化作蒼白斗篷披於這可怕魔神身後,腰部的血骨如若成為枯榮萬物的魔鼎之口眾生皆懼,他調集無上魔勢殺出,源自最深地底的魔邪滾滾而來,邪氣化狼煙!

「無雙聖神斬!」星縱宙界,火掠諸天的威勢炸散,葉天冷然將另一招可怕殺招顯化,一柄通天聖刀以四凝一斬下,卻被最終魔神瓦解破碎,無邊殺力凝聚成一段魔橋,竟是要架入魂空,一招弒本源。

一億破滅般輪迴重轉,葉天擋住這絕世凶伐,竟是又凝熾龍御鎮時空『亂』、屠魔妖戮殺、蒼生祭祀聖血繪、穹劫白果滴龍潭四大自創逆天戰技齊出,最終魔神肩膀炸碎,身後蒼白披風被扯下一塊成甲骨隕落於地表乾枯,又成這魔域恐怖凶煞傳承的循環,就算他號最終也無法將其阻止。

更可怕的是在最終魔神周圍環繞那一朵朵血雲卻是轉化為白金『色』,一股股與其墮落枯雷完全不同的劫罰雷霆滾滾洶湧,那才是真正令周圍罪孽不斷絕滅的審判雷電,也正是這整個宇宙戰場的天劫,專為大罪孽者出!

這正是宇宙戰場之主的設置,他本意即是為宇宙戰場軍取得勝機,只是他此時都放棄宇宙戰場控制權無法直接『操』控天劫力量,天劫只能按照他最初設定的規則——也即是平衡行事,如今最終魔神被葉天壓制,按照平衡規則本應不對最終魔神施壓,然而天劫卻是不得不出的,絕無放過可能,比起之後遭受重創的最終魔神,唯有在他剛剛重生鼎盛狀態降下天劫他方有機會扛住,不然必在最虛弱狀態下被星炎神所滅!

極度寵愛,總裁的替身嬌妻 但就算是處於巔峰狀態,面臨著葉天與天劫同時進攻的最終魔神也承受不住了,就連一尊天魔也看得出他的劣勢,古往今來第一戰神的威光終究蓋過了凶邪,而遠遠比起葉天更深的罪孽使其此時無路可退,這尊魔神顯得依舊是如此的冷漠高傲,但他還能在星炎神最為輝煌的暗金之力中接住幾招?

蒼白『色』四散,又一次轟然破碎,最終魔神的狀態差到了極。

「要敗了?」手持蒲扇的魔極為苦惱地愁眉,抬起頭,看到了魔『潮』狂退,乃至那一柄血紅『色』的神槍『逼』近。

熊光焰焰的聖刀更在斬下,直取最終魔神!

諸神屏息,這一場最終決戰,到底要在此時分出勝負了嗎?

然而一切皆被顛覆。

碰撞一處的葉天與最終魔神眼中同時流出超出自我生死的駭然。

他們感覺到了那股力量的湧現,那是一股邪惡的魔力,卻是絕不屬於神級領域的魔力。

一方破碎,一道衝天。

一聲狂笑,『盪』戰場世間!

聖道,降臨了! ?第二千一百七十三章:魔聖道臨,星炎不朽!(神界篇終章)

突然而來的變故超出了任何一尊神魔的預料,即便身為最後主角的葉天與最終魔神也駭然震動,分明感受到了比自身立斃更駭的衝擊。,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就連宇宙戰場外的整個世界都被突然間衝破宇宙戰場而出的那一股非神境力量震動,而見到這一股力量從宇宙戰場衝出之時即便神將神皇、獸帝獸皇、妖王妖皇乃至更可怕的魔帝等一尊尊最尖聖者皆感到一絲震動,這在他們看來,同樣不可思議。

「這一場最終決戰,竟出現了聖者?」開口的是一尊神聖宇宙中新晉不久的聖者,分明即是霖新至尊,只是他眼中的震動甚至難以掩蓋。

他便是在最終決戰中突破成聖的,但有這種經歷的他卻對此時的變故根本無法承受。

還有一尊尊聖者,其中也包括在最終決戰中悟道的存在皆心悸震動,至高的三大神皇對視,眼中似乎沒有表『露』任何情感,但瀰漫在足可窺見這戰勢外相的神聖宇宙聖者之間的分明是惆悵無奈。

這一次最終決戰,竟會突破出一尊聖者?

這似乎是極為相悖的疑論,因為在一代代最終決戰中突破的聖者實在不少,也不乏有神級強者在那最艱難局勢下伐聖的歷史,然而這一場最終決戰絕不同。因為最終決戰事實上並不是促生聖者的,它是壓抑聖者出世的!因為這最終決戰乃是神級領域強者的戰爭,豈能容許聖者參與?那根本就將是毫無懸念的一面倒屠戮!因此整個世界會降下制約桎梏,壓制悟道成聖的可能,而類似霖新至尊這些聖者卻是在『激』戰中將自身命運超越,憑無上意志擊碎了成聖桎梏的存在,他們事實上面臨大阻約,卻在最終決戰的兇險中生生將其突破了,這便是最終決戰的矛盾所在,既是壓抑成聖又『逼』人成聖,而在六大宇宙看來能在這種壓制中突破成聖的存在便是勝者,他們也是允許以此終結一場最終決戰的。

可這一場最終決戰,是古往今來最恐怖『激』烈的一次啊!神之淚蝕君、虹霄神@@@@,m.□.絕、理府戊子、星炎神,妖之華夢魘、無雙侯、震真侯,魔之鳳凰王、善慈聖魔、最終魔神,獸之橆暝雀、太煌龍,還有那棄魔投妖的瘋魔芙蘭西『露』多,一共有十三尊神之盡頭參戰!而世界級天才為星炎神、青劍皇、血天尊、創天相、鋒『蒙』王、魁隱主、兔逸神、龍凌武、鵬霄、妖明寂、空若賢、雷山主、厲古智、煉獄金烏、倚刀御天、瘋魔、石羅滅、幻羅剎一共十八尊!更不用其中兩大神之盡頭外還有青劍皇神弒盡頭、兔逸神三絕驚世、妖明寂重演噬宙葬天、厲古智布出聖陣近乎違背常理的這些絕妖孽之輩!

更不用還有綠元天帝、學霸王、訶道煋主、業盤死神、地獄嚴悚、鳳靈終、蟲帝臨、宙嶺界君、鐵菱兒、凈秀亭、瞳破泰魔主、煌舞衣、落妖神魔這一尊尊最為可怕的最尖存在,他們可是來自一個又一個強盛時代的絕對稱霸者,就如鋁崬宗『門』掌等稍弱者也絕不簡單,都是尖超級玄神層次,可橫掃時代!哪怕不及他們的每一尊超級玄神無不是曾經的世界級天才或能夠突破神極桎梏的佼佼者,可這樣的存在在戰場上有多少?根本數不勝數!超級玄神?除非是最尖的層次,不然在葉天、最終魔神這樣的神之盡頭眼中不過炮灰螻蟻,只手可滅!

乃至那數量兆億不可計的天神天妖天獸天魔存在,如此多的上位神級強者可不是以創造之法創出的,都是在漫長歲月中逐漸崛起者,哪怕比之神之盡頭、超級玄神為雲泥之別,可他們也都是傳存在,一心即為宇宙,可拓無垠未來,他們結成戰陣在這片戰場上征殺,代表著整個大宇宙文明的底蘊,更代表著種族的榮譽,是不屈的脊樑!他們俱代表著無上意義,豈可為草芥枉死?哪怕是在法則衝撞的余『波』中泯滅者,其氣沖『盪』天宙不絕,歷史永遠地將其銘刻。

更不用這一戰還有蛋毒出世,有虛無皇座降臨,有足可制約法則軍陣的連橫大結界,有十大殿,諸聖器,亦有自古不滅者孟單戈、妖忶宇,生命祭傀寂王頌之主,最強病毒宙噬生這等存在出現,如此戰爭哪怕在六大宇宙鼎立以來一次次最終決戰中也分明是極盡之一,每一尊神的存在都產生制約,導致了宇宙戰場的無比廣闊乃至隔絕異變產生,但事實上最大的制約在於成聖,在這種戰爭中有太多一流玄神、超級玄神,更有神之盡頭,早已踏立在聖者以下的邊緣,受如此大戰刺『激』要臨道又有何困難?可是要成聖卻太艱難!可以根本就斷絕了一切機會!

但在這種情況下,在這場最終決戰本該因此分出勝負之時這一股聖道之力降臨,每一尊聖者出現都可震世,諸聖皆已經確定在宇宙戰場中真的有一尊聖者出現了,而那一股凜然聖道卻分明呈邪並直通魔邪宇宙,這是魔聖之氣,降世者魔聖!

就算是世鴻神皇也見不到此時宇宙戰場中的真實場面,也不知此時正是葉天在壓制著最終魔神並終將取勝,然而這一股魔聖氣息的出現使一切都顯得毫無意義。

最大的意外出現,最終決戰的原本格局顯得毫無意義!

即便是諸聖此時也絕對無法干涉到這場戰爭中,他們只能感受著這一股邪氣凜然的魔道與整個世界接軌,明白這一場最終決戰終究陷入了最悲哀的境地。

……

「哈哈哈哈哈哈!十八萬宙了,十八萬宙了,本座終於突破了!」一尊瘦乾枯的屍魔張開雙臂肆意大笑著,他的身軀不過五尺高,身為屍魔無論皮膚骨『肉』都顯得異常乾癟,只是在他的身上卻分明爆發出一股將整個魔域甚至宇宙戰場都給傾覆的恐怖氣勢,一道道帶著腐朽氣息的魔流原本不過百萬辰此時卻在它周身成百萬宙般浩『盪』環繞洶湧,只要其中一道環流的力量轟下就足以將此處無數神魔打得湮滅,而這尊看似乾癟可笑的屍魔老者卻表現出了一股高於此處任何生靈的生命氣息,那是生命本質的超越,是完全超越神級以上的存在!

就算葉天與最終魔神的本源層次與他相比都要弱上甚至不止一籌,身為古往今來第一戰神的葉天緊盯著這一尊腐朽氣息環繞發散的屍魔老者,他的狂笑聲顫裂了這方天地,也使將最終魔神都給壓制的葉天感受到了最可怕威脅。

這尊屍魔的氣勢此時已經完全超越了葉天,甚至超越了神魔兩方的總和,浩『盪』軍勢還有所謂神之盡頭在他面前顯得多麼微不足道,魔氣衝破了天宙,直接溝通大宇宙本源乃至宇宙戰場之外的神秘領域,輕而易舉就做到了葉天與最終魔神竭命碰撞才能實現的開闢,而他的氣勢分明還在攀升,就像是無止境的泉涌,登絕豈休?

這就是此時出現在宇宙戰場中完全意外的存在,一尊魔聖!

顯然他自己都沒有意料到這一幕,他竟能在這場最終決戰中突破成聖!此時他喜極若狂,直接將肺腑之言震世而發,有一些神認出了這屍魔,其所言非虛,的確是足足修鍊了數十萬宙的一尊一流玄魔,其名為皋潼斯,修鍊成玄魔就消耗了他七千餘宙,而修鍊成一流玄魔則消耗了接近九萬宙,接著他便停留在這個層次,直到如今,十八萬宙。

是的,只是一流玄魔,在這最尖超級玄神乃至神之盡頭征戰的戰場上,一尊一流玄魔突破為了聖者,直接將任何一尊至強者超越。

令人窒息的恐怖魔氣在凶『盪』,這名停留在神極層次十八萬宙的魔頭顯然極為愉悅,任誰經歷了這一切都是如此。他不過一流玄魔而已,卻是知曉這場最終決戰會有多麼兇險的。哪怕神之盡頭這種屹立歷史絕巔的存在來此也要面臨最兇險戰勢,他一尊一流玄魔於尋常時代倒也可雄踞,可在這樣的戰爭中他的生命就顯得太過可笑。

無論是稍強的超級玄神亦或神軍妖軍的軍勢之力都可以將他輕易碾殺,裂地攻防戰、殤涯之戰、帝休會戰、魔域決戰,任何一戰都隕滅了不知多少玄魔存在,他看似凶狂,在其中不過苟且求生,要面對神、妖、獸這些可怕強敵的軍勢碾壓乃至超級強者追殺,更有可能被鳳凰王、最終魔神或者任何一尊超級玄魔隨意作為犧牲品吞噬獻祭,他,一流玄魔到底算得上什麼?甚至難以抵擋較強的超級玄神哪怕一瞬,更不可能在神之盡頭或超級軍勢的碰撞中有任何反抗機會。他只希望能多殺幾尊神滿足自身毀滅**而已,他心中也有著籍此突破超級玄魔的渴望,但超級玄魔又算什麼?不過依舊戰爭炮灰,更會被洪荒宇宙第一獸、血天尊視為眼中釘,決勢滅殺!

但他此時竟是得到如此眷顧,在那幾乎致命的失神中窺到了被完全封閉的大『門』之縫,那一刻他悟了,接著便是聖道降臨,魔氣衝天,感受著此時自身擁有,遠遠超過包括所謂神之盡頭在內任何一尊神級領域強者,並且還在不斷攀升完整的絕對力量,乾癟醜陋的屍魔皋潼斯已然蛻變為了魔聖,在生命層次上完全超越。

此時的他可狂笑,無視這戰場上一切威脅阻礙,只以為他為聖,一尊聖者足可睥睨任何的神,即便神之盡頭也一樣。

強如葉天,連諸聖也需敬重,但那是敬重,論真正戰力哪怕是神之盡頭終究與聖者領域有著一條不可填平的溝壑天埑!即便最終魔神,即便古往今來第一戰神,此時在力量爆發上輸於這魔聖皋潼斯太多了,更不用生命本質上的絕對差距那更是不可彌補的。

「既然本座已為聖,當立聖號。」乾癟醜陋的屍魔渾身上下卻洶湧著難當霸氣一重重震懾宇宙戰場,儘管只是剛剛成聖,外表彷彿毫無變化,實則他的心『性』已經根本改變了,被壓抑太久的強者傲意終可盡出,在他灰『色』的枯眸中這戰場上任何一尊神、魔、獸都不過螻蟻,他可肆意,在這宇宙戰場已沒有什麼能令其忌憚的存在。

「你以為取什麼聖號為好?」皋潼斯突然指向了一名生長著兩對牛角,渾身皮膚光滑深黑的超級玄魔,那尊超級玄魔渾身一顫,有著三十一成神極之力的他在之前可以一腳將這皋潼斯碾碎,但在現在被對方隨意一指,他感受到的卻只有最深魔淵的恐怖。

「我以為可稱腐朽魔聖……」這超級玄魔縱然心中有些對這幸運突破暴發戶的強烈鄙夷,卻不得不低下頭以誠懇姿態想出自己心中的恰當聖號。

這皋潼斯成聖,此時悟出的分明便是腐朽之道,這也是他作為一流玄魔時唯一領悟的極限法則。

「腐朽魔聖?」皋潼斯哦了一聲,手指落下,未等那超級玄魔鬆氣,一道便像是針『毛』蟲的骷髏魔氣衝出,直接貫穿了這超級玄魔的身軀,前所未有的痛苦令這超級玄魔不由怒吼咆哮,此時以赤紅的魔瞳怒視著皋潼斯,終究動了魔『性』,寧可死斗!

「這名號太平常了。」皋潼斯只是淡淡看著他,縱然竭力也無法掙脫魔氣,那赤紅魔瞳反倒直接腐朽了,一尊超級玄魔怒吼中帶著劇痛哀苦,根本無法承受聖道的腐朽之痛,在這期間他的生命本源魔氣分明不斷湧入皋潼斯的體內,他在朝著聖者領域不斷蛻變的魔體正氤氳聖之氣息顯得愈發恐怖,在每一尊神眼中看得都愈發飄渺,因為他的生命層次、時空地位、維度級別、命運高度都上升到他們無法想像的地步。

超級玄魔依舊陷入腐朽恐怖之中,縱然他魔心可怖,此時被完全超越了他的聖級力量徹底束縛,哪怕是想要燃燒本源的機會都沒有!

「本座便號屍朽盡頭,你們以為如何?」皋潼斯摩挲下巴,經過深思般終究開口,並望向了這戰場上任何一尊魔族,在他們恭聲崇敬並投出驚惶與敬畏目光中轉向了神軍一方,似乎也需要詢問諸神的意見,聽聽神界文明有什麼法,這聖號究竟是好與不好。

但就在這時有一道白『色』流光便像是擊空流星般朝他擊來,皋潼斯挑了挑那如同蛆蟲的眉『毛』,乾枯的右手抬起令一道道灰『色』屍氣開散迎擊,這些屍氣緩慢漂浮,卻是在白『色』流光距其不過百宇距離時令其止住,顯出的竟是那身披著殘破蒼白披風,魔體碎散,臉『色』也顯得難看的最終魔神。

皋潼斯——也便是魔聖屍朽盡頭望著那粉碎了灰『色』屍氣冷冷走出的最終魔神,也終是微微收縮了自己的瞳孔,卻帶著幾分輕蔑好似看著從未見過觀賞品般地上下打量著最終魔神,似是將最終魔神從頭到腳,將所有魔軀細胞,任何魔力流動,一切法則玄奧都光明正大地窺探了一遍后終於了頭,彷彿艱難地下了決心,才似終於看到這位魔族神之盡頭般,老臉『露』出了乾枯的笑容。

「最終魔神閣下,何必與本座如此招呼?」

聽得屍朽盡頭此言,最終魔神眼中顯然有著近乎可以殺滅諸世的恐怖魔氣將出,他的冷漠神情也更難看了一分。

屍朽盡頭好似完全沒有注意到最終魔神的不快神情,卻繼續笑道:「最終魔神以為本座這聖號如何?」

「與閣下頗為相稱。」最終魔神神情冷漠,卻不得不拱手開口,深深的恥辱在他心中澎湃。

他怎會不知道先前屍朽盡頭顯然是動了殺心的,魔族本就是最嗜殺與瘋狂的種族,哪怕到了聖者領域這種『性』質也不會減少,甚至將更為強烈,在那隨時有可能徹底死亡的兇險中突破成聖的屍朽盡頭自然壓抑了太強烈殺『性』,這種殺『性』無論對神魔皆可釋放,先前他看待最終魔神顯然就是看待獵物的眼神,一尊神之盡頭,那可是被魔邪宇宙無數魔聖覬覦著卻碰不得的最妙獵物啊。

只是屍朽盡頭終究放棄了,他知道這場最終決戰後他還是終要回到魔邪宇宙的,而一尊神之盡頭對血閻魔帝來講有大用,他在此將最終魔神隨意滅殺雖然諸聖皆無法窺知,可最終決戰以後卻是絕對隱瞞不了的,倘若血閻魔帝生怒,隨手就可將其滅殺!

看著最終魔神的冷漠神情,屍朽盡頭心中也是同樣充滿了不屑的,哪怕這是先前還高高在上可掌控整個魔域的最終魔神,但再怎麼最終也還是魔神,與身為魔聖的他有天壤之別!哪怕登臨於神級領域最巔峰又如何?不過是無法悟道成聖的存在,可笑不自量!

這尊魔聖像是要將不快甩出腦中,隨意地往前踏出一步,卻已至千宇之外,而他的身軀分明直接拔高了一尺,僅僅是一尺的差距令其氣勢如同強烈了百倍一般,灰『色』的瞳孔中映出暗金,他見到的是周身星炎環繞,最強姿態的星炎神!

「星炎神,你覺得本座聖號如何?」他開口,如要求證。

「與你般配的謚號。」面對著一尊魔聖,極致的光在閃耀,葉天的戰威攀升到絕巔,竟是主動挑釁屍朽盡頭!

「星炎神此言不甚禮貌。」屍朽盡頭的目光冷了下來,一手直接伸出,沒有運用道威,只是單純以正在轉化的聖體強勢窮擊,時空被輕易擊穿炸裂,甚至連所有的法則都若空消失,葉天感覺到法則起源的聯繫似乎都被這一抓給崩斷了,萬戰不竭的神體在顫抖,產生生命本質的敬畏,這就是聖者,完全超越神的存在!

「老匹夫,何必自詡清流?」葉天冷喝,望聖手擊來毫無畏懼。這一場最終決戰必將以一方的慘烈絕滅收場,本無退路的他怎麼可能與屍朽盡頭虛偽相談,要知道這皋潼斯突破為魔聖此時還在朝著聖體聖魂的狀態不斷轉化,他的實力會越來越強,想要戰他就必須速戰決絕,以無往氣勢與他決死一戰!

更何況他的聖號屍朽盡頭分明就是對這場戰爭中所有神之盡頭的最大挑釁,受此挑釁侮辱的星炎神怎能不戰,他代表著神界文明,又代表著一切神級領域生靈的尊嚴與驕傲,必將戰,縱為聖,我亦戰!

最終魔神敗了,卻還沒有贏得勝利,那麼,就將這魔聖也擊敗,以神伐聖又何妨?

豪門花少:前妻不退貨 屍朽盡頭望著葉天卻是凝聚星炎之勢化龍皇擊來,此時心中卻忽地一跳,彷彿再見先前神之盡頭決戰時令其幾近灰飛煙滅的『波』動襲來,身為一流玄魔的他實在不過螻蟻,顯得太過可悲。

「不過六十三成神極之力而已。」為這等由然而生的惶恐感到極度恥辱憤怒的屍朽盡頭爪上黑筋跳起如同攀附條條玄龍,這一爪含怒,是他為弱者時的所有恥辱壓抑宣洩,他要雪恥,向那擁有著世界氣運庇佑,踏立在神級領域無上巔峰的盡頭者雪恥!

「轟!」在諸神群魔見證中星炎皇龍終究與那魔聖之手碰撞,產生的是難以想象撼世『波』動,被真正重創的最終魔神眼中光芒微閃,卻已經看穿。

不可思議的結果令一名名魔族瞠目結舌,在星炎龍的咆哮聲中屍朽盡頭的魔手竟是退了,星炎的恐怖灼燒攻伐令這灰『色』聖手之上黑筋爆碎,那灰『色』屍膚竟是被強行焚滅一層,『露』出下方的聖體真容,沒有耀眼輝煌的光『色』,澎湃而出的深灰可怖的邪氣,猛攻的星炎之力被強行遏熄了,這即是聖體恐怖。

但,誰都見到了先前的一幕,在與星炎的碰撞中屍朽盡頭的手掌竟是被擊退了,一尊聖者的攻伐,被星炎神擊退!

「所謂魔聖,不過如此!」葉天目光冷然的一聲怒喝,竟是充滿殺機,這使屍朽盡頭驚怒的同時更感到荒謬——有哪尊神敢殺聖?他為一流玄魔時可根本無法想像,就算是星炎神又豈能做到!

可之前的一擊是真實的,身為魔聖的他竟被一擊震退了,哪怕這只是他的一隻手也令其感到侮辱,他在魔中奠定的絕對威勢遭挫,不以星炎血滌又如何雪恥?

「那麼本座便讓你真正見證何為聖威,何為不可逾越!」屍朽盡頭目光『陰』沉,恐怖腐朽氣息環繞其身,將其襯托得愈發『陰』森可怕,更恐怖的是有一股完全凌駕於法則之上的規則在他面前洶湧,輕而易舉的令這世上所有物質、能量、時空、命運甚至天地宇宙本身都枯萎糜爛,遭受徹底侵蝕,這就是腐朽之道,哪怕只是他堪堪領悟的最初級腐朽之道終究也是道,此時他的實力自然是聖者領域中最為弱的,但比起一尊神還是恐怖太多!

腐朽之道終出,一切神光黯然,法則盡皆靡伏,這種壓制實在太大了,哪怕是龍成,還有兔逸神此時也皆是望著這恐怖聖威心顫,先前葉天與最終魔神的戰鬥對他們來講已是無法望其項背的不可思議高度,而如今魔聖出世,這聖道之威更是無法想像,他們怎能相信有一股神力可與之對抗。

可正有這一股神力,其名為,星炎神力!

星炎之力面對著不可思議的聖威顫抖著,更在興奮著,它是屬於古往今來第一戰神的最強自創逆天戰技,本身的存在就應代表無敵,在神級領域內沒有什麼能與之抗衡了,那麼就攻聖吧,以魔聖之血,耀神級無上戰威!

聖者之下皆為螻蟻,但誰道聖不可戰,聖不可殺?先前一場碰撞屍朽盡頭便敗退了,哪怕只是擊退了一隻手卻足可證明聖者絕非不可觸及,不可戰,神能戰聖,能傷聖,更能殺聖!

那一碰撞已是令葉天探到了屍朽盡頭的底細,聖力的確恐怖,即便盡頭神力與之相比也有極大差距,而聖者本身的生命層次就遠高於葉天,這更是使神級領域的多少攻伐都受大威壓限制難以發揮,可這屍朽盡頭不過是剛剛成聖,他的聖力聖體聖魂還未轉化到圓滿,更何況他有著天大缺陷,那就是他的技巧戰意皆遠無法與葉天相提並論,他根本沒有領悟自創逆天戰技,更不用其境界不過一流玄魔層次,還沒有得到聖者領域的沉澱!

星炎之龍終究再一度與聖威碰撞,洶湧極盡的威勢頓時將宇宙戰場的所有塵燼完全超越壓蓋,在這一刻彷彿為灰『色』更無本形的腐朽之道擊入星炎浩『盪』內,分明如同一蟲噬龍,浩『盪』星炎崩潰與傾塌,無論曾經有多少輝煌耀眼終在此時焚滅,這是何其恐怖?已是超出了神所能理解的領域,這就是聖道的腐朽,便連星炎神最強的自創逆天戰技也崩潰。

然而屍朽盡頭見到的不是他期望的古往今來第一戰神屈服亡滅,而是星炎破滅的同時那一道暗金『色』星虹碎宇而來,有一柄刀它屠戮妖魔,它念必殺,它攜著無往念,它為神為戰為殺為『亂』,無所畏懼,斬往魔聖!

「嘶!」一道血痕在屍朽盡頭聖體劃開,儘管未將其貫穿,一片帶有真正聖『性』的枯血灑落,正是他的屍魔聖血,屍朽盡頭像是完全明白感受到先前一擊的恐怖,眼中的凶戾緩了萬分之一始間方才重出,那是極怒。

「放肆!」 結婚,不可能 怒吼響起,無盡屍魔灰氣以魔軀為中心暴涌,好似一條條龍蛇出世,更是帶著至高恨意的枷負鎖鏈,皆攜著屍魔聖氣,更帶有著腐朽之道的恐怖力量鋪天蓋地襲往葉天。

這無疑比起先前的攻伐更恐怖,站在屍朽盡頭顯得高大得多的葉天卻被鋪天蓋地的魔氣覆蓋,這些魔氣上窮碧落下黃泉,就連將整個宇宙戰場完全覆蓋都不在話下,更何況只是包圍一尊神?然而屍朽盡頭竟是見到在他所創的完美聖獄內渾身暗金神光輝煌的葉天竟是衝出,哪怕英武面龐都在腐爛,可他依舊出擊,手中一刀像是比聖更聖,凜然斬下!

「怎會如此?」屍朽盡頭心中的聖刀不斷放大,他的心頭更是大震動,驚的不是這聖刀恐怖,而是葉天竟能從他的腐朽囚籠中衝出,他已經以聖心謀劃得毫無破綻,一尊神完全無法以力破法,這星炎神又怎能衝出!?

葉天看得出屍朽盡頭心中的震撼,他冷笑,趁此關頭更是一擊斬出,又一道血痕從屍朽盡頭額頭垂下,聖刀上的聖血正否決著魔聖的無敵。

屍朽盡頭的囚籠的確可怕,葉天窮儘力量又怎可與聖威正面抗衡?可他所認為的毫無破綻在葉天眼中卻是漏『洞』百出,這比之一招招自創逆天戰技甚至聖陣就顯得太過簡陋,竟被葉天撕開道線將之穿越,以無上神力伐聖!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正在此時一聲怒吼傳出,是龍成,他出手了,血槍破長空!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有月刃劃破長空,兔逸神眼中意味極深,它出手了,寒月照永恆!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殘缺聖器的威光恐怖,血深洗禮無限,修羅王在出手,至死搏殺!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龍膼耀抬起頭來,一身金鱗光輝燦爛,萬爪共現,群龍蔽天!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不過剛剛突破的蒼神也在怒吼,血脈在震顫,發出最終頌言!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一尊尊神、獸眼中光芒分明為焚燃極致,不可思議殺念共起,威無邊!

「我隨星炎,征伐魔聖!」極致遠處,身殘魂寂的神帥站起浮現萬理,一身血黯的龍振開九翼,望滔天聖勢,望星炎輝耀,堅毅開口。

浩『盪』神勢聚集,劍起,雷起,陽起,神起!審判共勢,誅魔邪!

屍朽盡頭望著這無邊神勢的聚集,心中無由悸動,面『色』化作猙獰,不斷膨脹的聖力鎮壓天地,隨著他的怒吼,又一股腐朽道威劈下!

「區區一群掌握法則的螻蟻,本座便讓你們知曉聖有多高,統統腐朽,腐朽之道!」

腐朽之道爆發了,不像刀劍、雷火,它如同無聲無息地蔓延,卻註定吞噬一切,暗金『色』的身軀被灰黑淹沒,神軍屹立的不屈身姿也在這一股遠遠比起洪流更可怕的力量中靡倒傾覆,無論審判神雷也好,天使裁決也好,不屈『玉』心也好,洪荒宇宙也好,當魔道者,皆湮滅!

屍朽盡頭心知倘若是連橫大結界不在,有巔峰狀態的葉天、淚蝕君、虹霄神絕、理府戊子帶領再加上最巔峰的神軍共勢,四大神之盡頭聯手加上最強大軍之威還真有伐聖機會,但這隻有一尊星炎神,所謂神軍也不過殘軍敗將,哪怕有世界氣運又怎樣?惟他無敵,違者皆亡!

諸神亡了,在血與火中倖存的戰士們被直接腐蝕,半數就此魂飛魄散,就連手持著修羅深屠的修羅王也陷入徹底的腐朽中,他狂笑,燃燒本源發出血流星宏擊,不過飛蛾撲火,凄然灰敗。

龍成、兔逸神皆在吐血,血從嘴角流下的過程中枯涸,他們的身軀不斷腐朽,哪怕是骨也折蝕,但他們在進,連世界氣運都恐懼著的道無法阻攔他們的腳步,將隨星炎,征伐魔聖!

一名名神在進,最前方的葉天怎會不進,此時分明有六柄聖刀齊出,在眾神的支持下此輝蓋世,堪伐聖者!

見到六柄聖刀融為一刃,屍朽盡頭瞳孔一縮,聖心『抽』搐,竟感覺到了死亡威脅!

「神螻聒噪,蒼生哭,與本座共戰!」屍朽盡頭伸手直接抓取魔軍中一柄帶滿冰棱般金刺的魔槍聖器握於手中,將持聖器而戰!

「屍魔,注意尊卑!」魔槍蒼生哭怒喝,在它眼裡剛剛成聖的屍朽盡頭不過可笑弱者,竟敢趁其無法發揮戰力而直接將其抓握,正是放肆!

屍朽盡頭眼中殺光一閃,終究『露』出幾分商討:「還請蒼生哭與我共戰,將這星炎神滅殺,速取最終決戰之勝。」

「准你隨我。」蒼生哭冷哼著答應了,恐怖的魔槍聖力終究為聖者所用,與腐朽共出的恐怖邪光籠罩長天,崩落世界!

「好!好!好!」感受到手握聖器的力量是何等洶湧澎湃,屍朽盡頭大笑,接著在葉天面前眼神化作冰寒。

「我以此招稱聖,盡頭終腐朽!」屍朽盡頭一聲冷喝,腐朽之道繫於蒼生哭竭力而出,一槍刺出,終與那葉天竭盡全力的六重無雙聖神斬碰撞!

「皆可此招成敗!」龍成、兔逸神、甚至理府戊子、太煌龍皆望這一場絕對碰撞,刀鋒槍尖出的是神聖之間最極限的碰撞,眾神之勢皆蘊含其中,包括龍成、兔逸神也在仰望,他們竭命了。

「嘶!」腐朽之道伴隨的魔槍遭遇了大劫,一道道裂縫竟是張開,葉天踏著無往之路一步一步前進,一步一虛空,一戰場,一世界,明明與屍朽盡頭近在咫尺,這一條路卻將其穿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