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元成立即將名主之戒裡面的其餘8張名人卡取了出來,細細的觀察著,希望有所收穫。

最終一無所獲!

名人似乎還是只有當名主在使用名人卡時,才會產生覺醒度吧!其他的情況,幾乎不可能。

對此,元成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沒有收穫那是很正常的,畢竟,他才剛剛獲得名人卡沒多久,想要獲得名人們的認可,可不是那麼的容易的。

將全部的名人卡收好,元成依舊盤膝打坐,按照《養心箭典》進行調息養氣。

雖然明明知道依靠自己的修鍊效果很差,但元成依舊願意嘗試。

自己的悟性天賦是不行,但是毅力呢?或許大毅力沒有,但是,簡單的堅持還是有的,堅持修鍊的決心還是有的。

本來依照《養心箭典》的修鍊方式,第一步最好是打熬肉身、強化筋骨皮膜、壯大血氣、然後調息納氣,以氣養氣,形成氣感,最後才是以氣養心,以心養箭。

可惜,目前身處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元成就算是想慢慢的打熬肉身,打好根基,也沒有那個條件和物資啊!

所以,元成就直接的跳過了第一步,直接進行了第二步。那結果可想而知。

跳過了築基,沒有絲毫的根基,而異想天開的想感應天地間的元氣,想將之導入體內形成大小周天循環。

那種難度可想而知,至於想形成什麼氣感那就更是痴人說夢了。

可是,元成依舊沒有就此放棄,他依舊按照《養心箭典》的修行方式進行2個小時的引氣導氣工作,雖然的確沒有見效;可元成並沒有灰心。

起身簡單的活動了一下筋骨,隨後來到不遠處剛剛建造的簡易射箭場,拿起一旁擺放整齊的弓箭,對著箭靶開始練習射箭。

在50米開外,原本從未練習過射箭的元成,竟然憑藉短暫的記憶,慢慢的模擬養由基的射箭手法和技巧,既然射出的箭矢有十之八九都射中箭靶,雖然未中靶心。

但是,也算是不錯的成績了。

天色漸黑之後,元成才停止練習。 請別叫我蕭太太 而四周則靜悄悄的,經過元成原先的一番殺戮,附近已經很難聽到什麼野獸的吼叫聲,只有一些風聲和樹枝的搖曳聲。

在這裡,在山洞的方圓10里內,元成在此之前就進行了大清理,稍微有些危險的動物全部被獵殺了。

並且在樹林裡布置了不少獵人陷阱和一些強大巨獸的排泄物。

讓這座小島的其他野獸都明白,這個區域已經被人佔據了,讓它們不要來打擾自己。

元成的這些布置的確是有效果,在這之後的幾天里,這裡沒有出現什麼危險。

元成的日子依舊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每天堅持修鍊《養心箭典》和射箭。偶爾還會穿梭在叢林中,取獵取一些小動物和野果來改善伙食。

就這樣,10天一晃而過,元成又可以開始新的許願,新的征程。

等到天上的許願星光芒慢慢的變成最亮的那一刻。

元成握著許願珠,對著許願星許願道:「我許願,我想要讓名主之戒擁有感應、定位到的許願珠的能力,在方圓百里的範圍內都內感應到。」

隨著元成默念完畢,手中的藍色許願珠就驟然巨變,散發出耀眼的紫色光芒,等光芒驟然消失。

許願者元成腦中獲得了新的任務考驗。 ?季單煌醒過來的時候,眼前一片漆黑,身上到處都在隱隱發痛,他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已經摔散架了。

腦袋暈暈乎乎的,好像那層骨殼裡裝的腦漿已經在不知什麼時候被人換成了糨糊。季單煌想要爬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不會動了。

哎?什麼情況?

季單煌心中有些發怵,努力將眼珠子瞪到最大,好像只要這樣就能硬生生在這一片黑暗中瞪出一片光明似的。耳聽似有細細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好像是人的呼吸。

這是被綁架了嗎?開什麼玩笑!像他這麼一個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的窮小子,誰眼瞎了來綁架他!

難不成是那群小『混』『混』?

想到小『混』『混』,季單煌的糨糊腦子終於開始正常運轉了。沒錯,在失去意識之前,他確實遇到了一群小『混』『混』。

思緒瞬間轉到昏『迷』前的那個夜晚。剛剛開學沒多久,早已被老師丟到「肯定考不上大學」名單中的超級動漫『迷』季單煌逃學在家看新出的幾部動漫,看到半夜肚子餓了準備去路邊攤吃碗面,結果一出街口,迎面便撞上了那一群頭髮染得『花』『花』綠綠的小『混』『混』。

說起來,這群小『混』『混』也算是季單煌的「老朋友」了,他們從季單煌這裡搶走的錢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順帶附贈他一身青紫『色』。按理來說,已經被搶習慣了的季單煌,本該老老實實把錢奉上,然後乖乖領一頓揍跑路,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但是——

那天晚上的季單煌真不知道是吃錯了『葯』,還是被剛看完的熱血動漫刺『激』到了,亦或是看某cosplay社團的舞台劇看得太過興奮,腦子一『抽』,在某部動漫中看到的一句話就冒了出來。

戰鬥吧!戰鬥吧!輸了就得死,但贏了就能活下去!

於是,季單煌抖著一身『肥』『肉』,大喊一聲:「老子要代表月亮消滅你們!」攥緊口袋裡最後那張好不容易留下來準備買手辦的粉紅『色』『毛』爺爺,張牙舞爪就像一隻大狗熊似的向那群小『混』『混』沖了過去。

估計是季單煌的體型起到了威懾作用,那一群小『混』『混』乍看到一隻狗熊一樣的東西沖了過來,全都愣住了,攔路搶劫的念頭一下子就被撞出了九霄雲外,目瞪口呆地看著季單煌張牙舞爪地從身邊跑了過去。

很多人都知道,狗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你越跑它越追你。之後的幾分鐘里,季單煌便開始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深深地懊悔,身後這群小『混』『混』簡直就是一群把『毛』染得五顏六『色』的狗,他越跑他們就越追。

跑得肺都快熟了的季單煌,正要認命地轉身抱頭等著挨揍,卻沒想到上天給了他一次擺脫被揍命運的機會。慣『性』使得季單煌沒有來得及收住腳,「撲通」一聲掉進了一個丟了井蓋的巨大的長方形下水道里。

再然後,季單煌暈過去了,醒來后就一動不動地躺在這兒了。

理清了思路,感覺有些憋悶季單煌轉了轉眼珠,鼓起腮幫子向眼前吹氣。他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臉上正蓋著一層厚厚的東西。

「咣!」

一根很沉的類似大『棒』子的東西忽然就砸在了季單煌的『胸』口上,砸得他差點兒沒背過氣去。本來就感到憋悶的季單煌,這下更是喘不過氣了。

完了完了,要死人了!

季單煌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哼,隨即一大口新鮮空氣就灌進了嘴裡,同時迎面撲來的還有明亮的光線,以及一聲親切的問候。

「嘿!你醒了啊!」

光線一下子被擋住了,一張過分『逼』近的臉孔將季單煌的視線擋了個嚴嚴實實,嚇得季單煌「哇」的一聲叫了起來,條件反『射』地一掀身子,額頭一陣劇痛。

「梆!」

毫無疑問,季單煌的額頭和眼前這張臉的額頭來了個親密接觸。

痛痛痛痛……

季單煌被撞得眼前直冒金星,還沒緩過神來,就聽一串責備灌進耳朵,震得他腦袋嗡嗡直響。

冷酷殿下拽拽愛 「喂喂喂!有你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好不容易把你從下水道撈出來,連聲謝謝都沒有,直接就撞過來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沒禮貌了,都不知道尊敬老人。哎哎哎,世風『日』下啊!」

聽完了一連串的嘮叨,在季單煌眼前『亂』轉的星星們才算是蹦躂夠了,歡快地退出季單煌的視野。至此,季單煌總算是有機會看看周身環境了。

織錦緞的被套,古『色』古香的傢具,以及眼前這個……剛剛把大『腿』從自己『胸』口挪開的古裝漢子!

季單煌只覺大腦「嗡」的一下,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什麼情況?自己掉進下水道穿越了?還穿越到了……一個男人的炕上?

下意識地用被子將自己包嚴實,季單煌一邊驚恐地瞪著眼前這個不知道是哪個朝代的男人,一邊檢查著自己身上的衣物。當手指毫無阻攔地『摸』到自己的皮膚時,季單煌的世界瞬間崩塌了。

完了完了,自己遇上『精』神病了。真沒想到古代人的審美如此奇妙,自己長成這個樣子都能被人那啥了,難道他是穿越到了唐代了?

黑衣古裝美男看著驚恐瞪著自己的季單煌,笑得一臉燦爛:「hello!你還好嗎?」說著伸手在季單煌的眼前晃了晃。

?這個古代人竟然跟自己說英語?不對不對,是他理解錯了吧。眼前這個漢子應該不是古代人,而是……

cosplay!

想到這個詞,愛動漫愛cosplay愛得都快成神經病的季單煌頓時像打了『雞』血一樣,一把抓住古裝美男的手,『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你是coser?古裝控?你在拍內景嗎?需要後勤嗎?你出的是什麼角『色』?你cn是什麼?」一連串問句噼里啪啦地打了出來。

古裝美男一愣,伸手抹掉一臉的唾沫星子:「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不是coser,穿成這樣純屬個人愛好。」

聽到古裝美男的回答,失望頓時爬上季單煌的臉。還以為遇到了cosplay界的大大,還以為能跟著學些東西,卻沒想到人家只是古裝愛好者,不玩cosplay。

看來,自己這種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要手藝沒手藝的窮小子,這輩子算是沒機會穿著cos服裝到處得瑟了。

季單煌正失落著,古裝美男卻湊了上來,笑得更加燦爛了。看著那張人畜無害的笑臉,季單煌只覺脊背發涼,下意識地抱緊了被子。

他……他想幹什麼?

古裝美男笑嘻嘻道:「孩子,我看你骨骼清奇,是塊難得的好材料。你我相逢就是緣分,我收你當徒弟吧。」; ?徒弟?

季單煌有點兒發懵。這古裝美男剛才說什麼?要收他當徒弟?難不成是要教他怎麼做古裝?

這麼想著,季單煌也就這麼問了。古裝美男聞言笑得在**上直打滾:「做衣服?我怎麼會教你這麼沒追求的東西!我收你當徒弟,是要教你修仙!」

「什麼?修仙?」

季單煌聞言嚇了一跳,一臉古怪地瞪著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古裝美男。

這人『精』神病吧?還神仙!老子好歹也是個高中生,又不是幼兒園的小屁孩,會信你?

不過話說回來,他竟然被一個『精』神病救了?天啊!到底是哪家『精』神病院沒關好大『門』讓這貨跑出來了!

古裝美男顯然沒有注意到季單煌那一臉彆扭古怪的表情,一本正經道:「沒錯,就是修仙。別以為神仙不存在,實話告訴你,我就是個神仙,我想收你當徒弟讓你也成仙。」抬眼見季單煌依然傻愣愣地看著自己發獃,不禁有些不耐煩,「哎呀別愣著了,還不趕緊拜師!」擺擺手示意季單煌趕緊磕頭行拜師大禮。

常聽人說千萬不能惹『精』神病,一個不小心刺『激』到人家,那可是會舉著菜刀砍人的啊!季單煌這也是頭一次遇到『精』神病,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支吾半天方才擠出一句話來:「那個……我們好像不熟吧,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就拜師的話……」一邊說著,一邊想怎麼才能從這裡脫身。

他可不想跟一個『精』神病共處一室,即便這個『精』神病剛剛救了他。

古裝美男道:「熟人都是從陌生人演變過來的,你我多接觸一段時間就變成熟人了。哎呀,我真是老糊塗了,都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任碧空,字龍翔。你呢?你叫什麼?」

季單煌臉上『肥』『肉』不自覺地顫了兩下。老糊塗了?這人怎麼看都還只有二十多歲吧,怎麼可能會老糊塗!還有那個什麼,字龍翔?古代人才有字的吧!這人還真是病得不輕,連思維都這麼古老!

心裡雖然一直在犯嘀咕,季單煌還是老老實實地報上了自己的大名。古裝美男任碧空『摸』著下巴想了想,跳下**撲到桌案前,揮毫潑墨甩出三個大字,舉起白宣問季單煌道:「是這幾個字不?」

季單煌定睛一看,只見白宣之上的字跡赫然是「季扇黃」,頓覺十分無語:「姓對了,名錯了。不是扇子的扇,而是姓單的單,煌是仙劍三外傳主角南宮煌的那個煌。」

對於自己的名字,季單煌早已無力吐槽。從小到大,不是被人念錯就是被人寫錯,他已經習慣了。

任碧空點了點頭,提筆重新寫了一遍季單煌的名字:「這麼說,你爸姓季,你媽姓單?」一邊說,一邊將寫錯的那張紙『揉』皺,掌心忽地竄起一團火苗,紙團瞬間化為了灰燼。

看到任碧空徒手生火,季單煌被嚇到了。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季單煌小心翼翼地開口道:「那個……謝謝你把我從井裡撈出來。我……我能不能先回家啊?我明天還要上學呢!」

任碧空笑道:「上學的事,你不用著急。剛才我說收你當徒弟的事你還沒答應呢,這可是大事啊!不過,」突然湊近季單煌,「你急著要走,其實是不相信我是神仙吧。」

季單煌嚇得往後一跳,一臉戒備地看著任碧空,唯恐任碧空突然放火把自己給烤熟了。他一開始確實不相信任碧空會是神仙,可看到任碧空徒手放火,他還真有點兒猶豫了。

一般人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吧。除非說,這人是個魔術師?

任碧空扶額嘆道:「好吧,是我太心急了,冒冒失失地跟你一個普通人說我是神仙,你能信反倒怪了。看來,我需要拿出點兒本事來讓你相信才行。」對著季單煌咧嘴一笑,整張臉如水『波』般微微一晃,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副容貌。

季單煌驚愕地看著任碧空,差點兒沒尖叫起來。

這不是知名coser錦麟的臉嗎!這……這是怎麼做到的!就算是武俠,易容也需要個人皮面具吧,可任碧空甚至連手指頭都沒動,就突然變成了錦麟的模樣!

季單煌頓時傻眼了,驚訝地看著任碧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而任碧空顯然還沒玩夠,眼睛一眨,又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的模樣。

這一次,任碧空變成了一個『女』人,同樣是季單煌所熟悉的面孔——知名coser七圓!

哇塞!『女』神啊!這『精』神病竟然還能變成自己『女』神的模樣!

看到季單煌如同被雷劈了一樣的表情,任碧空一臉得意:「怎麼樣?這回要不要相信我是神仙?剛剛我掐指一算,知道你這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cosplay,錦麟和七圓是你心中的男神和『女』神,你非常的崇拜他們。而且,你還很想像他們一樣變成名coser,對不對?」

季單煌除了狂點頭,已經不知道還能幹什麼了。

這個任碧空,真的是神仙?如果跟著他修仙,自己是不是也能這樣隨意大變臉?那以後自己豈不是出什麼角『色』都能達到神還原了?也不用被人罵成狗熊醜八怪了?

季單煌越想越美,「咕咚」一聲拜倒在地對著任碧空磕了三個頭:「師父!弟子給你磕頭了!快教我怎麼變臉吧!」

這一突然舉動,反倒將任碧空嚇了一跳,足足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你要是真心拜我為師,那必須是我教你什麼你就得努力學什麼,可不能偏科!至於變臉什麼的,你一時半會兒還學不會,不過你全身骨骼長得很標準,面部骨骼形狀也非常好,瘦下來絕對是個一流美男,到時候想出什麼角『色』都可以。」他還真沒想到季單煌會轉變得如此之快。

這孩子,對cosplay也太痴『迷』了吧!不過就是變了兩張臉,就能讓他對自己佩服得五體投地。

從懷裡掏出一個『精』致的瓷瓶塞到季單煌的手中,任碧空道:「這瓶仙丹你拿著,一天晚上吃一粒,清一清體內污濁才能修鍊。記住,一次一粒,千萬別多吃。」說完便把大『門』一推,做出了「送客」的手勢。

季單煌捧著瓷瓶,稀里糊塗地出了『門』,一抬眼就是自家的大『門』。 若年少不曾動情 想想剛才的遭遇,季單煌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哎喲!疼!

看來,剛才的經歷不是做夢,他真的遇到了神仙。神仙收他當徒弟,要教他修仙呢!

沒想到,自己一個窮**絲也能有這種際遇!這事兒說出去誰信啊!

看看時間,已是凌晨兩點,再不睡覺明天就起不來了。季單煌迫不及待地吞了一粒仙丹,把自己往**上一扔,滿臉笑容。

哈哈,老子要變帥了!老子要成名coser啦!

****

「季單煌……」

剛剛送走季單煌,任碧空便聽身後傳來低沉憂鬱的聲音,一回頭果然看到那一襲熟悉的藍衫,正立於桌旁,修長手指輕輕覆在他剛剛寫的那三個大字上。

任碧空微微一驚:「大哥……」他才剛剛將人找到,大哥就已經知道了。

藍衣男子略一點頭:「這人如何?」

任碧空一聲長嘆:「資質奇差。」方才他說季單煌骨骼清奇,完全就是扯淡。別說骨骼清奇了,他這輩子就沒見過資質如此差的人!

藍衣男子默然不語,沉默許久之後,方才緩緩道:「她……真的是想和我永別了嗎?」沉鬱的嗓音,透著濃濃的哀愁,凝聚成海一樣藍的晶瑩,悄然垂落。

任碧空神『色』一黯:「大哥,不管怎麼說,人現在已經找到了,就一定還有辦法。你……」卻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同是傷心人,又怎麼互相安慰!

藍衣男子道:「兩年多來,我度日如年,卻不知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五弟,之後的事就辛苦你了,即便傾盡天下之力,也務必要將他的靈魂之力『激』發出來,絕不能有任何差池!」手指一動,勁力四『射』,整張桌子連同上面的物品盡化齏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