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傲爽因為靈魂境界高,所以在第一時間便是感受到了身後眾人情緒的波動:「剛才在這裡,有兩名聖階蓋世級強者的靈魂出手,這才使這裡好似一片末日般的場景。不過直到現在這片天地劍還彌留著二者的渾厚氣息,但這也讓這裡變得非常安全。」

誰知傲爽不說還好,這句話就好像往平靜的水面扔進一顆巨石般,掀起驚天的波浪!

「聖……聖階蓋世級強者的靈魂?!」

「看來遠古戰場之中不止有遠古強者的戰意,還有千年不滅魂!」

「其實我感覺和傲爽身體中那萬丈的巨龍來說,聖階強者的靈魂真不算什麼」

……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個沒完,從岩漿奔涌說到峽谷坍塌,從千丈的斷海碎天斧說到萬丈的墨龍身軀……

傲爽為什麼要跟他們說關於聖階強者出手之事?其實還不是想讓他們心裡有些準備?傲爽打算明天清晨和雪虎王前往西部之前便把六階靈獸和七階靈獸的事情告知眾人。

峽谷的盡頭處,是一個黑幽幽地山洞,此時山洞內還不時有一些勁風吹出來,顯得陰森森的。好像是一隻遠古凶獸的巨口,能夠將進入裡面的人全部吞食。

棄女復仇:總裁的桃花債 。這倒不是傲爽不信任伊靈心,而是出於他那天生謹慎的性格。

隨即給蠻濤傳音道:「一會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利索點,聽見了么?」

蠻濤一楞,眼睛眨了眨,好像在想著什麼,但也沒怎麼猶豫:「行。」

「蠻濤!」這時傲爽轉過身來看著蠻濤,臉上的疲憊之色極為濃郁:「我現在狀態實在不行,你去裡面打探一番。記住,速度一定要快一些,別讓大家等著急了。」

「啊?哦,好!」蠻濤看著那黑幽幽、陰森森的洞口,他實在不想自己是第一個進去的人,正所謂槍打出頭鳥,如果裡面真有什麼可怕東西的話,第一個遭殃的肯定會是自己。

「放心吧!」但傲爽既然這麼說了,以現在二人的關係來說不可能害自己,又是蠻濤裝作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龍行虎步、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

眾人面面相覷,發現所有人眼中都是疑問之色,心中均是想到:這蠻濤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了?這若是在原來,蠻濤肯定會讓自己的追隨者們進裡面去探查一番自己再進去。

過了一會兒,蠻濤晃晃悠悠地走了出來,滿臉愜意之色:「山洞內沒有任何的靈獸,甚至連靈獸屎都沒有。」


「哈哈!」

聽著蠻濤這粗鄙的話語,眾人不禁樂出聲來。

當然更多的,還是因為得知山洞內非常安全後來自心底的欣喜之色。

從這裡殺到古城,又從古城殺回來!

這一路的艱辛,只有經歷過的人才動。

就在這時,傲爽眼前一黑,身子緩緩向後倒去……

「傲大哥!」

「傲爽,你怎麼了?」

眾人沒想到傲爽剛才還好端端地可現在居然就要就要摔倒,連忙就要上前扶持,可一道身影卻以極快地速度來到傲爽的身後穩穩地將傲爽扶住,正是距離傲爽最近的伊靈心。

她剛才就感覺到傲爽此時的氣息很微弱,隨時都有直接倒下去的可能,所以傲爽剛閉上眼睛之時伊靈心就動了,急速的來到了傲爽的身後。

看著傲爽那虛弱的神情和此時湧上來的人群,伊靈心感覺他們的關心是那麼的虛假,心中頓時升起一絲無名之火,沖著所有人吼道:「都滾!如果不是你們的話,傲大哥又怎麼會好端端地突然累的昏倒過去?我以赤元令起誓,如果傲大哥真出了什麼事,你們誰也跑不了!」

怒極的伊靈心,恨不得殺幾個人泄憤!

聽到伊靈心的話,眾人堂目結舌地看著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連二品宗門赤元門的赤元令都拿出來了,他們還能說什麼?或者說他們還敢說什麼?

「哼!」伊靈心憤怒地冷哼一聲,一甩袖口扶著傲爽進入了武狂密境內。

伊靈心和傲爽走後,眾人互相看了看,無奈地搖了搖頭,也先後進入了武狂密境的山洞內。受傷的開始恢復自己的傷勢,靈力消耗過多的則是開始恢復自身靈力了。

「如果不是爆發了獸潮,我怎麼會委身在這個破舊地山洞中?」一名少年捏著鼻子,似乎很不喜歡山洞中這股類似於腐朽地味道,眉頭皺著厭惡地說到。

「那你出去待著去吧,外面的空氣好,而且還有『可愛』的靈獸和你做伴。」蠻濤眼角瞥了那少年一眼:「如果不是傲爽,你連這個山洞你都進不來,還委身?架子不小!」

那少年被蠻濤的一席話說得面紅耳赤,四下看了看,發現很多人都是這樣看自己……

「小云云,恢復的怎麼樣了?」蕭義從修鍊中退了出來,來到了陰雲的身邊,此時陰雲一直籠罩在一股深厚地陰氣內,致使他周圍都沒什麼人,可蕭義卻絲毫不在乎。

正在修鍊中的陰雲身體周圍的陰氣徒然一陣扭曲,滿頭黑線地從修鍊中退出出來,右手顫微微地指著蕭義說到:「蕭義,你修鍊速度最好別停下來,要不然我早有一天把你嘴縫上!」

「小云云你怎麼能這麼說我?」

「雲啊~」

……

活動了一下今天從河中被黑鱗鱷咬出幾個血洞的左臂,陣陣厚重的靈氣在蠻濤身邊呼嘯著。此時蠻濤的左臂上哪還有一絲的傷痕?這就是有宗門背景弟子的好處,能在極短地時間內恢復往日的戰鬥力。

左右無事,蠻濤回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心中不禁一陣唏噓。

原本和傲爽的關係僵到都恨不得殺了對方,直到昨天自己還當著眾人的面揚言要殺了傲爽。可經過了一番輾轉周折之後,現在自己好像成為了傲爽的追隨者……

沒錯,就是追隨者。

我要當風雲之王!蠻濤現在回想起從蠻夷山上下來之時和自己師傅所說的豪言壯語,自己都不禁會心一笑,感嘆真是世事難料。

「哎……也許在不經意間,自己就被傲爽那強大的實力所折服了吧。」蠻濤滿臉的悵然之色,嘆了口氣。

「死蠻子你磨叨什麼呢?我問你給孩子起名的事情你想過了嗎?」這時翠花剛從恢復靈力中退出來,看到蠻濤就氣不打一出來上去就拍了蠻濤腦袋一下。

蠻濤捂著腦袋委屈地道:「翠花,我一直想著呢!」

心中暗想著你就不能溫柔一些么?

「想的什麼啊,告訴我聽聽,哼。」翠花冷哼一聲,雙手抱著肩膀說道。

「呃……」其實蠻濤根本都沒想,他一直在想和傲爽之間的事。可現在面對著翠花的質問該怎麼辦呢?就在這時,蠻濤的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如果是男孩就叫蠻子,女孩就叫蠻花!翠花,你是不是感覺我是個天才?」

……

感謝悠悠悠悠、風起旋兩位道友的支持!抱拳了! 「蠻子和蠻花?我認為你是天才?」翠花狐疑地看了看蠻濤,隨後雙眼圓瞪,右手猛然抬起又重重地拍了蠻濤腦袋一下:「你起的這是什麼破名字?還蠻子?還蠻花?」

「翠花,我這名字都是有寓意的。」蠻濤左手揉著被翠花拍的地方,右手擋在身前怕翠花再給他來一下:「蠻子就是我蠻濤的兒子,蠻花就是你翠花的女兒……」


粗線條的蠻濤曾一度被人稱為野蠻人,讓他給孩子起名字確實有些難為他了。

「這就是你所謂的寓意?」翠花被蠻濤氣的無語,犯傻可以,但別明明犯傻了自己還不知道,還很自豪的樣子:「那你怎麼不直接叫蠻兒和蠻女?那不更簡單直接?」

誰知蠻濤竟然說到:「我也想啊,可蠻兒是我大哥的兒子,蠻女是我二姐的女兒……翠花,你絕對是故意這麼問的,你是不是也從其他方面打聽了一些關於我的消息啊?看來你對我真的很好,翠花你放心吧,我蠻濤這輩子都不會負了你!」

翠花聽得滿頭黑線,這蠻濤烏拉烏拉說一通,說得都是哪跟哪啊?

「蠻濤,你給我滾遠點,以後別讓我再看見你!」翠花指著遠處,大聲地沖著蠻濤吼道。

蠻濤那小心肝徒然一驚,詫異地看向翠花:「翠花你怎麼了?我又說錯什麼了?」

「滾!!!」翠花又是一聲暴喝,其聲音之大震得很多正在修鍊中的人都退了出來。還以為是獸潮來襲擊了呢,驚疑不定地看向山洞口處,後來才發現原來是蠻濤和翠花這兩口子正在打情罵俏……

……

入夜,繁星滿天。

黑夜中獸潮好像更加混亂了,平日里白天不會出現的靈獸也加入了獸潮的大軍中。

在遠古戰場的每個叢林或是角落中,不時便會傳來幾聲人類惶恐地尖叫聲。

山洞口分出數十個岔口,每個岔口連接著一個小型的洞穴。

現在每個洞穴中都有著數十名的靈師在休息,但左邊的第一個洞室中,只有傲爽和伊靈心兩個人在。

緩緩睜開雙眼,只見此時自己斜靠在洞穴內的牆壁上,而伊靈心則坐在自己的對面。陣陣蔚藍色的靈力從其眉心處逸散而出,在身體周圍盤旋圍繞,甚是奇異。

「呼!」吐出一口煩悶之氣,傲爽先自空間戒中取出了十萬靈石擺放在自己的面前。


這兩天接連使用強橫的手段,即便是傲爽那硬朗的體格都有些吃不消。而且在昨天擊殺完破沙狂蝟后,傲爽丹田中的靈氣簡直已經到了油燈枯盡的地步。

「還是先把靈力恢復至巔峰狀態吧,雖然精神狀態有了很多的緩解,但沒有靈力的情況下還是感覺身體有些虛弱啊……」傲爽說到這裡握了握雙拳,旋即一股空虛的感覺從身體中傳來。

「對了,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傲爽剛要雙手結印運轉大魔囚天功,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隻靈獸來。

這隻靈獸有房屋一般的身子,原本八隻長足也多處斷裂,而頭上的一對對複眼也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澤,身體斷作兩截,此時那如臉盆般大小的口器還殘留著几絲綠色的血跡。

正是傲爽前日擊殺的四階低級靈獸,複眼魔蛛。

魔屬性的靈核,當傲爽第一眼看到這隻複眼魔蛛時便暗暗決定必須把它拿到手。

從傲爽修鍊大魔囚天功開始,雖然魔珠一直在自己的身體內使用魔氣改善著自己的體制,可自己從來沒有直接吸收過魔屬性的靈氣。

大魔囚天功分為三個境界,魔氣貫體、魔氣滔天,魔囚天地。

從傲爽是還是武師境界的武者時就練成了大魔囚天功,直到現在傲爽達到巔峰靈師的境界,大魔囚天功還是第一層魔氣貫體的境界,沒有絲毫的寸進。

雖然大魔囚天功是聖階功法,就算只是第一層的境界也要比一般靈師階武者修鍊的地階功法提供的靈力要強橫許多。但若是有一天傲爽達到天靈師境界呢?達到靈王境呢?

天階低級的功法修鍊至大成的境界時靈力的渾厚程度,肯定是要超過傲爽修鍊的大魔囚天功達到第一層魔氣貫體的靈力數量的。

盤龍匕出現在傲爽的手中,手腕靈活在複眼魔蛛的頭部一刺一挑,那純黑色的靈核頓時出現在傲爽的手中。對於複眼魔蛛那渾身毛茸茸地身體和活著的時候噴吐出腥臭之氣的口器,傲爽實在性不起一絲食用的興趣。

「咻!」經過一夜的休息,現在傲爽丹田中也有了一些靈力了,旋即對著複眼魔蛛的身體點出一指。幽黑色的指峰瞬間便將複眼魔蛛的屍體包裹住,好像硫酸一般,沒一會兒的時間,複眼魔蛛的屍體便被腐蝕地渣都不剩了。


看了一眼正在恢復靈力的伊靈心,傲爽又點出一指在自己的身體周圍布置下了一個隔音的屏障。傲爽不像魔天和雪虎王能夠布置結界,但他有樣學樣地演化出了一道屏障。

他演化出這結界並不是怕自己恢復靈力被伊靈心看見,而是因為伊靈心正在恢復靈力,自己吸收靈核中的魔氣也許會驚擾到她,所以傲爽才如此做。要知道恢復靈力之時被人驚擾到也不是什麼好事,很有可能這些日子的修鍊就白費了。

「好了,開始吧……」看沒有什麼後顧之憂后,傲爽隨即把複眼魔蛛的靈核平放在自己的身前,雙腿席地盤坐,雙手結印,運轉大魔囚天功……

沒一會兒,一股吸力便是從傲爽的眉心處傳來。自然而然的,那純黑色的靈核頓時破開了一個小口子,一縷縷魔氣從中逸散而出,跟隨著吸力,從傲爽的眉心處進入身體中……

「嘶!」誰知就在魔氣剛進入身體之時,傲爽突然倒吸一口冷氣,眉頭也是緊緊鎖在了一起。

因為此時傲爽感覺到這魔氣從一進入身體中便一直在自己的經脈中橫衝直撞,好像在擴充自己經脈的寬度一般,而且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這些魔氣正在往自己的骨頭裡鑽。

靈核中的魔氣好像喚醒了自己身體中的某些東西般,一股股磅礴而又厚重的氣息不斷從身體各個部位傳來,讓傲爽苦不堪言!

緊咬牙關,傲爽能夠感覺出這些魔氣已經進入透過骨骼的縫隙進入了骨頭內,現在自己全身上下的所有骨頭在魔氣的渲染之下,都從原來的白色變為現在的黑色!

就在這時,傲爽雙眼中的瞳孔猛然一縮,額頭上頓時起了一層的冷汗。

「咔!」只聽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從傲爽的左臂處傳來,隨後正在結著手印的手臂瞬間軟了下來,整個左臂之上的所有骨骼都是斷裂開來,無力地搭聳在左腿上。

可這根本沒有結束,而只是開始……

「咔咔咔咔咔!」道道骨骼斷裂的聲音從傲爽身體各個部位傳來,甚至是頭部。全身上下的骨頭全部碎裂,只見此時傲爽整個身體都癱了下去,更像是一灘肉團。

「呃啊!」傲爽狀若瘋狂面目可怖,從嗓子眼中擠出的聲音也不似人類發出的,更像是一隻瘋狂的靈獸!

雖然此時傲爽的情況很不妙,但傲爽也知道,這是煉體中的煉骨!

煉骨,講究的就是破后而立。

將原有的骨骼全部打碎,用純凈的魔氣凝入骨髓之中,根據原有的骨架,重塑骨骼。


其實複眼魔蛛的魔氣也不是非常的純凈,但別忘了,傲爽的身體中可有著魔珠。可以說只要是進入傲爽身體中的魔氣,都會被魔珠淬鍊一番,成為天地間最精純的魔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