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但,秦朗絕對不能讓它得到想要的東西,因為那傢伙的目的一旦達到的話,其肯定就會才摧毀秦朗和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這幾乎就是必然的事情,但秦朗可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秦朗知道要姐解決這個問題,引蛇出洞的話,那就必須改變現在的局面才行!

牽一而動全身,只要改變了現在的局面,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可能就無法得到它想要的東西,而秦朗自然也就可以改變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終結命運。

毫無疑問,現在最大的局面就是秦朗和至天一的毀滅大軍差不多處於僵持的局面,所以他要改變局面,就必須打破兩者之間的平衡。但是,秦朗總不能自廢武功,故意將自己所在的宇宙層次體系打破吧?拋開這一點的話,那麼就只能在至天一和它的毀滅大軍上面做文章了。

嗯,似乎也不盡然,秦朗覺得還有一個更加大膽的可能——他和整個宇宙層次體系一同消失!

避開至天一和它的毀滅大軍。

秦朗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整個宇宙層次體系又不是已經生根了,既然在這個宇宙層次體系之外就是無世界的地盤,而且整個無世界也是廣袤無垠的,那麼為何不能脫離這個地方呢?為何就不能避開呢?

當然,這只是秦朗的一個想法而已,是否真的能夠做到,他一點譜都沒有,但是相對於坐以待斃,能夠有一個想法終究還是好的,所以秦朗開始仔細考慮這個想法的可行性,並且秦朗跟永恆天輪盤的意志進行了交談,考慮著如何將整個宇宙層次體系迅速遠離至天一和他的毀滅大軍。

「秦朗,你有這樣的想法我並不覺得奇怪,我只是奇怪你準備用什麼樣的手段來達到這個想法,因為我並不能給你提供你想要的答案,因為關於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形成和運行,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一些。」永恆天輪盤意志說道,它始終都說是「曾經」的秦朗創造了它。 「我比你更加清楚一些?是么?」秦朗的腦子當中不免有些疑惑,雖然永恆天輪盤認為它就是秦朗創造出來的,但是這點秦朗還未完全接受,只是他如果假設這是一個事實的話,那麼或許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形成和運行,難道說秦朗真的應該知道一些情況?

只是,秦朗找遍了他從永恆天輪盤意志那裡獲取到的全部信息,卻並未得到一個想要的結果,但是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形成和運行,的確是跟他有一些關係的。秦朗能夠創造出無上道,這其實並非偶然,應該說是一種必然,因為無上道就是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運行規律,而秦朗如果真的參與了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建立,那麼他自然也就應該能夠感應到無上道的存在,只是事實果真如此么?

秦朗的腦子當中,逐漸形成了一條線索,但這個線索並不在永恆天輪盤意志那裡,也不是在這個宇宙層次體系之中,而在秦朗身體之內,因為這個時候秦朗猛地想到了自己的身體中已經有了一個微觀的永恆天輪盤,而且還有一個幾乎成型的微觀宇宙層次體系,那麼由小見大,由微觀而至宏觀,秦朗認為他應該可以從自己這裡找到答案,因為身體內的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就是整個宏觀宇宙層次體系的另外一種體現,只要秦朗能夠將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最關鍵的東西操控住,那麼興許他也能改變下現在的局面,這個最關鍵的東西就是時間——

也可以說是時間法則!

就算是秦朗已經修行了無上道,但是唯一不能做到的事情,就是徹底控制時間、創造世界、逆轉時間!

秦朗可以「拉升」和「壓縮」時間,其實就是影響時間的流逝快慢,比如可以將時間放慢或者加速,但是卻並不能直接讓時間迴流,也不能憑空創造出時間來。但是,這個宇宙層次體系跟無世界最本質的差別,卻就是時間和時間法則,因為在無世界中是沒有時間的,也沒有壽元這一回事。

也就是說,秦朗如果找到了真正創造時間、控制時間的辦法,那麼他興許就可以改變現在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格局,讓那位神秘的永恆者無法得到想要的東西。

但是,這時間是如何創造的?

就在秦朗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他頓時發現原來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之中,其實依然是有時間法則存在的!

也就是說,在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形成的時候,時間其實已經被創造了,時間法則也存在了!

竟然如此簡單?

秦朗自己都無法相信,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竟然是在偶然之中就被創造出來的,就是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形成的時候,時間也就隨之形成了,就是這麼簡單,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那麼,整個宇宙層次體系中的時間和時間法則,難道也是如此?並未有人刻意去創造過時間,或者秦朗「曾經」的自己並未創造過時間,但是時間就已經悄然地產生了?

如果真是如此玄妙,那麼秦朗倒是要好好地追溯一下時間形成的那種微妙的過程。

秦朗暫時沒有辦法弄清楚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形成過程,但是他應該可以找到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時間產生的過程,畢竟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就是他自己創造出來的,用一個微觀的永恆天輪盤,加上諸多的微宇宙形成的,所以在秦朗的記憶當中,他就擁有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時間形成的過程,他只需要從記憶中將其提取出來就行了。

雖然這事情感覺挺輕鬆的,但秦朗卻是十分地慎重,因為他知道時間就是這個宇宙層次體系中最神秘的東西,如果真的能夠揭開時間的神秘面紗,那麼這也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因為這感覺就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盒子一樣,滿足好奇心的時候,可能也會帶來一些無法想象和預料的結果。

但秦朗不會回頭的,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何況時間的創造過程,對於秦朗來說有著驚人的吸引力,秦朗必須弄清楚時間和時間法則是如何形成的,因此他開始追溯那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時間形成的記憶,那一瞬間的記憶!

甚至,用一瞬間都無法形容,因為那過程簡直十分、非常短暫,甚至用「非常」都無法形容這短暫的一瞬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反正就是秦朗利用微觀永恆天輪盤開始創造出微觀宇宙層次體系的時候,時間就那麼形成了。

如何形成的?

秦朗依然沒有答案,就是因為太短暫了,用十萬分之一秒都不足以形容,但秦朗在反覆的追溯和推衍之後,他知道時間形成的兩個條件——

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

永恆天輪盤是構成一個宇宙層次體系的中樞和核心,而無上道是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無上規律,這兩者結合之後,才可能創造出一個宇宙層次體系,因此才可能創造出時間、時間法則!

所以,秦朗知道時間其實不是被創造出來的,而是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結合的瞬間,那麼一瞬間的「靈光」,就如同極其遠古的一道閃電,忽然間將毫無生命的無機物轉化成了有機會,所以這一道閃電就成為了「生命之光」。但是,儘管閃電的本意只是毀滅,卻在無意中創造了最最原始的有機物,而有機物經過無數的演變,就成了生命。

同樣,秦朗的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本意只是想要創造一個微觀的宇宙層次體系而已,但是卻在無意之中創造了時間和時間法則,這難道不是靈光閃電一樣的存在么?

秦朗不知道時間是如何創造的,但是他已經知道開啟和創造時間的兩個最基本的因素就是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

「很好!我終於等到了!」就在此時,秦朗忽地感應到了那一道神秘而強大的永恆氣息!

不好! 秦朗整個人都被從未有過的危險氣息籠罩著,他自己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神秘的永恆者的確是在等待一樣東西,而且也經過了精心布局,一直都在等待著「摘桃子」,但是桃子不是別的東西,就是時間!

它要的就是創造時間的辦法!

秦朗心頭暗暗叫苦,他本想要擺脫局面,擺脫這個永恆者的掌控,但是沒有想到卻反而跳入了對方精心設計的迷局之中,對方並不是想要秦朗或者這個宇宙層次體系,它要的就是創造時間的辦法。但是,秦朗之前並不知道,所以這傢伙就一直在窺視,一直在等待,哪裡知道秦朗竟然會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通過自身領悟到了時間的創造重要因素,而這個永恆者不知道如何竟然感應到了,而且立即向秦朗採取了行動,擺明是要從秦朗這裡奪走時間創造之法!

這是何等高明的算計!

秦朗自問也算是精於算計了,而且之前也是通過了無數次的推衍,才知道對手的真正用意,但是秦朗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對方真正想要得到的東西竟然是時間。

當然,雖然是在秦朗的意料之外,但也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畢竟時間原本就是非比尋常的東西,甚至可以說是最玄妙的東西之一,這個永恆者需要創造時間的辦法,難道有什麼問題?

不,真正的問題在於秦朗自己!

這個時候那個永恆者已經採取了行動,秦朗必須要知道如何應付才行,因為對方就是來搶奪時間創造之法的,一旦對方得到想要的東西,而且那傢伙有實力從秦朗這裡搶奪到它想要的東西。那麼,秦朗和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終結也就降臨了!

秦朗可以感覺到那傢伙不顧一切地逼近,這傢伙已經動用了全部的實力,第十一層次宇宙的防禦已經是完全崩解,而至天一這些傢伙也立即感應到了,幾乎是傾巢而動,但是秦朗知道至天一也好,無世界的毀滅大軍也好,它們都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了,而真正恐怖的傢伙就是那位神秘的永恆者,這傢伙幾乎在瞬間擊碎了第十一層次宇宙的防禦和無上道的防禦,簡直就是勢如破竹,它擁有的力量根本就不是能夠抵禦的!它的力量已經籠罩秦朗,讓其無處可逃!

但,唯有一樣東西或許可以阻止!

時間!

就在那個恐怖的永恆者快要觸及秦朗的時候,他忽地領悟到了能夠影響時間的辦法——既然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能夠創造時間,那麼或許這兩樣東西也能夠改變時間!

秦朗沒有想過要逆轉時間,他只是逆轉了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

雖然你裝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究竟會有如何的後果,秦朗自己也是無法預料,但是就在那一瞬間,萬分之一秒的瞬間,就在那永恆者快要觸及秦朗的時候,一切似乎沒有變化,但卻什麼都變化了!

一切忽然停止了!

在這個宇宙層次體系中的一切都停止了!

因為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停止了!

宇宙層次體系之外的那些無世界修士,並未受到影響,但是進入了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無世界修士,全部都靜止了,因為時間已經發生了更改。

永恆者的力量無人能及,秦朗也沒有辦法與之抗衡,但是這個永恆者卻沒有真正駕馭時間,所以這個時候它並不能擊殺秦朗,時間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除了改變這一切的人——秦朗自己!

秦朗是這個宇宙層次體系中唯一可以活動的人,這個時候他看清楚了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它並不像普通的無世界修士,因為它周身都是澎湃的神秘力量,就算是永恆天輪盤肯定都無法釋放出這樣龐大的神秘力量,以至於它可以用神秘力量駕馭虛無力量,駕馭有世界的任何道法!是的,這傢伙可以同時駕馭有世界和無世界的力量,而且擁有無比龐大的神秘力量,所以它就如同是秦朗和至天一的合體存在,是根本無法擊敗的強大存在!

至於它的樣子,秦朗看過一眼就絕對不會忘記,因為這傢伙就只是一具乾屍,帶著濃烈無比的腐朽氣息,就如同是億萬年的木乃伊一樣,同時還有一種古老得無法形容的氣息。

只是,這位神秘的永恆者唯一忌憚的東西就是時間本身,所以它要從秦朗這裡掠奪時間的創造和控制之法,就在秦朗領悟時間創造方法的時候,它就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時間法則的微妙波動,所以它知道秦朗已經進入了迷局,並且按照它的預計那樣找到了時間的創造辦法,所以它也在第一時間對秦朗進行了攻擊和掠奪,它相信只要鎮壓住秦朗,就一定可以得到它想要的東西,那時候它將得到它最想要的東西——時間!

創造時間,徹底掌控時間!

這是何等有趣的一件事情呢。

只是,這位神秘的永恆者雖然算計到了一切,也讓秦朗入局,並且領悟到了時間的創造,但它仍然沒有想到在奪取時間創造之法的時候,秦朗這傢伙竟然改變了時間,停止了時間。

這個時候,秦朗非常想藉助機會將這個神秘的永恆者給幹掉,畢竟這個時候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已經停止了,這個時候只有秦朗能夠活動,所以最明智的選擇莫過於將這些對手統統都幹掉,那麼似乎就可以一勞永逸了,但是秦朗卻將這個念頭給生生地扼殺了,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樣十分不妥!

雖然秦朗知道了時間的創造辦法,甚至在這個時候,秦朗停止了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但是他知道對於時間他已經談不上完全掌控,也沒有逆轉時間的手段,這時候不過只是知道了一些關於時間的最基本秘密而已,而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其實也知道這一點,它立即出手鎮壓秦朗,就是為了奪取這最原始的東西,因為它知道一旦秦朗完全掌控了時間的奧秘,那麼就算是這個永恆者也未必能夠對付秦朗,畢竟時間就是永恆唯一的敵人。 千算萬算,沒有想到秦朗竟然會在鬼使神差之中停止了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秦朗看清楚了對方的樣貌,卻沒有乘機出手,他不知道在時間停止的時候貿然出手,是否引起時間法則的崩塌,或許可能會讓原本停止的時間繼續流淌,一切回歸正常,所以不管如何這個時候貿然出手都未必是明智的選擇,這個時候在秦朗看來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弄清楚時間的玄妙,弄清楚時間是如何被創造,如何運行,如何逆轉……因為這些東西就是這個永恆者想要知道的秘密,秦朗既然現在有機會去接觸和領悟,為何不先一步弄清楚這東西的玄妙,下一步再對付這個永恆者,秦朗也就應該有了更多的把握了。

我假裝會異能 於是,沒有任何遲疑,秦朗也沒有做出任何其他舉動,就在這個時候全神貫注地凝聚參悟實踐的玄妙,雖然敵人的致命威脅就在面前,但是他知道只要掌控了時間的奧妙,他就有逆轉局勢的本錢。否則的話,一旦時間重新恢復正常,那麼秦朗和這個宇宙層次體系都將會被摧毀,再也難以倖免了。

無上道和永恆天輪盤,是產生時間的必要因素,兩者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就在靈光一閃之間形成了時間,秦朗在自己身體中的這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開始參悟和實驗,準備摸清楚時間的創造和運行規律,不過秦朗的行為卻給他的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的生靈產生了一些影響,這讓秦朗意識到不能貿貿然地影響和改變時間法則,更不能輕易地逆轉時間法則,因為這是極度非常危險的事情。幸虧,對於微觀宇宙層次體系的事情,秦朗還能自己進行調節,但是這個宏觀宇宙層次體系出現的問題,他卻如何調整?這也是為何之前他沒有貿然採取行動的原因所在,如果出了什麼意想不到的後果,秦朗可就難辭其咎了,甚至可能直接導致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毀滅。

就算是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之中,秦朗都不能輕易地改變時間法則,但是通過他的參悟和實驗,秦朗對於時間的領悟更多了,而且也知道了無上道和永恆天輪盤碰撞瞬間誕生的時間是怎樣一個玄妙的過程,這其中包含的似乎不止是時間,還有另外一種玄妙的東西——

永恆!

如果不是反覆的推衍,秦朗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距離永恆如此之近,這也難怪秦朗之前就是一直都覺得永恆天輪盤跟永恆之道之間有一些關聯,而且這個神秘的永恆者也都一直盯著秦朗,其中肯定是有一些關聯的,現在秦朗總算是明白了前因後果,原來時間和永恆,就如同是雙胞胎一樣,而且都是在偶然之中誕生的,並非是必然的東西,誰想到永恆之道竟然就在無上道和永恆天輪盤的碰撞之中產生了。但,說起來這永恆天輪盤和無上道,似乎都是秦朗的東西,難道說秦朗之前曾經也領悟到永恆之道?

當然,這個時候秦朗並未打永恆之道的主意,這個時候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仍然是時間,因為那個神秘者的威脅隨時都在,這個時候雖然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已經停止,但秦朗並不能完全操控這一切,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秦朗不能也不敢冒險,所以這個時候最穩妥就是弄清楚時間的玄妙所在,這也是他唯一能夠跟其抗衡的力量所在。另外,秦朗在參悟時間玄妙的時候,也感應到這個神秘的永恆者似乎在突破禁錮,雖然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已經停止了,但是這傢伙畢竟是永恆之道的修行者,而永恆就是時間的敵人,這傢伙的永恆之道,應該是能夠影響到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這倒是讓秦朗不禁開始擔心起來,如果這傢伙完全突破了時間的禁錮,秦朗跟其交鋒的話,這可就沒有什麼把握了,甚至多半可能會被其鎮壓。

秦朗這個時候還未完全領悟時間的玄妙,而這個神秘的永恆者卻已經在準備掙脫時間的禁錮了,這自然不是什麼好兆頭,秦朗這個時候必須做出一些事情來阻止這個永恆者脫困,而這個時候秦朗能夠想到的就是利用時間,也只能利用和改變時間法則,或許他才能改變他和整個宇宙層次體系隕落的結局。

而這個時候,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已經動了!

時間的禁錮,似乎對它的束縛已經大大削弱了!

秦朗必須做出選擇了!

這時候秦朗大概已經沒有選擇了,所以他只能全力催動無上道的力量,但是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已經感應到了秦朗的舉動,冷笑道:「你這一點力量,也只能擊敗至天一而已!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想要阻止我,根本不可能!」

「那這樣呢!」秦朗並未用無上道的力量去防禦這個神秘的永恆者,而是通過無上道的力量全力催動永恆天輪盤!

秦朗這是要更改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法則!

雖然秦朗並不肯定這樣做是否能夠阻止這個永恆者,但是秦朗知道這樣做必然會影響到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法則。 霸婿崛起 至於會產生如何的後果,秦朗也不知道了,何況這個時候他已經將全部的力量都用在這事上面了,如果不能成功,他便只能被這個永恆者給鎮壓了!

真可謂是孤注一擲!

「鎮壓——」永恆者已經完全擺脫了時間禁錮,它的恐怖力量已經籠罩著秦朗,這個時候秦朗感覺到整個身體時候都處於一種從未有過的禁錮之中,無處不在的禁錮,而且是純粹的力量禁錮,似乎這一切都處於它的掌控之下,連秦朗也不例外!

力量!絕對的力量可以掌控一切!

秦朗就是這樣的感覺,他似乎完全被這個神秘永恆者給掌控了,根本無法反擊,當然秦朗也沒有足夠的力量發動反擊了,只看到那個神秘的永恆者那極其古老而腐朽的手掌當頭壓下,如同佛掌一樣,將秦朗襯托得無比地渺小,這情形簡直是太詭異了,也不可思議! 但是,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就在這個神秘的永恆者的手掌降臨秦朗頭頂的時候,秦朗發現永恆者的手掌似乎緩緩地縮回去了,雖然那個永恆者似乎在竭盡所能地抗衡,但事實就是如此,它的手掌距離秦朗已經越來越遠了——

時間逆轉了!

秦朗這個時候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時間是真的逆轉了!

就算是這個神秘的永恆者,這傢伙也根本無法阻止時間的逆轉,時間之力終於將它跟秦朗拉開了距離,而且這距離竟然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一開始,時間逆轉的過程很緩慢,秦朗看到了近期發生的一些事情的影像,但是卻無法觸摸,似乎他也只是時間長河的一個觀光者而已,並且秦朗仍然可以感覺到那個神秘的永恆者存在,那傢伙似乎仍然想要穿破時間法則力量去鎮壓秦朗,但是最終卻被時間之力拉得越來越遠,它的存在感似乎也越來越弱了。

但是,接下來卻是秦朗應該恐懼了,因為時間逆轉的過程越來越快!簡直如同時間在飛速倒流一樣,無數的畫面如同閃影一樣從他面前掠過,而且越來越快,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切才停止下來!

然而,這個宇宙層次體系已經「消失」了!

秦朗心下駭然,雖然時間不再繼續迴流了,但是一切都消失了!

應該說,秦朗已經回到了一切誕生之前!

回到了整個宇宙層次體系誕生之前!

秦朗終於明白了時間迴流為何會停止了,因為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回到了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誕生之前,這個時候,沒有整個宇宙層次體系,也沒有時間了!

這個時候,秦朗心頭沒有任何激動和劫後餘生的慶幸,這個時候秦朗心頭只是莫名的巨大恐懼!

沒有時間!沒有宇宙層次體系!沒有生靈!也沒有了愛人朋友……

一切都沒有了!

當然,也沒有敵人。

但,這還有什麼意義呢?

內心之中,只剩下莫名地恐怖!

秦朗曾經遭遇過無數的強敵,也曾經陷入諸多的險境之中,但是這一次遇到的情況簡直是以前想都沒有想到過,誰曾想到他逆轉時間的後果,竟然是直接到了時間誕生之前,當然是那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誕生之前,這也意味著秦朗徹底失去了時間帶來的一切。

也許未必!

既然時間可以迴流,也可以被停止,同樣也是可以創造,同樣也是可以跳躍到未來的,只是眼下這情況,整個宇宙層次體系都已經不存在了,那麼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未來自然也就不存在了,秦朗想要「回到」未來,看來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但事出必有因,在秦朗看來既然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總應該是有一些原因的,按照秦朗自己的想法,他逆轉時間,不過是想要回到那個宇宙層次體系之前的一些時間中,然後可以藉助這些時間來好好考慮一下將來如何應付那個神秘的永恆者,但是誰知道秦朗這一次步子邁得太大了,竟然直接回到了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時間誕生之前,這簡直是太詭異了!

不過,就目前而言,秦朗現在應該已經脫離了那個神秘的永恆者的追殺,至少暫時如此。

因為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現在也不存在了,秦朗知道他並非是摧毀了整個宇宙層次體系,而是整個宇宙層次體系現在還未誕生而已,如同時間還未誕生一樣。另外,也就是說將來的某個時間點上,那位神秘的永恆者也沒有摧毀整個宇宙層次體系。

秦朗現在處於無世界之中,這一點跟「未來」的格局有些類似——宇宙層次體系之外,就是廣袤無垠的無世界!

秦朗這個時候並未採取任何行動,因為他知道一切行動都必須是在整個宇宙層次體系出現之後才有意義,在時間已經誕生之後才有意義,否則就算是秦朗能夠逆轉或者掌控時間法則,但要是已經沒有了時間,還有什麼意義呢?

只是,在這廣袤無垠的無世界中,什麼時候才能等到有世界體系的誕生?

秦朗從來沒有覺得時間竟然如此難熬,沒有時間更加地難熬!

因為沒有時間,也就失去了時間賦予的任何意義,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也就無法感覺到生命的流逝,感覺不到生命的意義,這簡直就是太可怕了,秦朗不知道要在這裡等待多久,那個他所知道的宇宙層次體系才會誕生出來的。

多久?

因為沒有時間,也感應不到時間的存在,秦朗根本就不知道多久這個慨念是什麼。

但經過了漫長的煎熬之後,秦朗依然沒有發現任何一點點關於那個宇宙層次體系誕生的跡象,似乎無世界依然是無世界,而有世界卻只是一個純粹的偶然,一個可能會出現,也可能再也不會出現的一個偶然了,就如同閃電孕育原始的生命也只是一種偶然,並非所有的閃電都能劈出最原始的生命。

當然,為了打發這些沒有時間的時間,秦朗不會讓自己完全閑著,這個時候他一邊等待這個宇宙層次體系的出現,另外一方面,他也再繼續研究著時間的誕生和時間法則的掌控,因為對於他來說,就算是能夠再回到那個時間節點,他仍然是要面對那個強大的神秘永恆者,而秦朗知道能夠擊退或者戰勝那個神秘永恆者的東西,只能是時間而已!

雖然無世界中無法感應到時間的流逝,但是秦朗體內畢竟還有一個微觀宇宙層次體系,還有一個微觀的永恆天輪盤,這些可都是秦朗的本錢和籌碼,這個時候秦朗想要感應到時間的美好,就只能在自己的微觀宇宙層次體系中去感應了。

說來也是奇怪,以前秦朗從未感覺時間是多麼美好第一件事情,但是現在才真正覺得時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如果在這種完全沒有時間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他覺得這是相當難受的事情。 但是讓秦朗十分頭疼的是,到目前為止,那個宇宙層次體系似乎都沒有誕生的意思,哪怕是一點點誕生的跡象都沒有,這可是太詭異了,秦朗做夢也沒有想到,會陷入這樣尷尬的局面之中。

無可奈何,秦朗也只能繼續等待,因為這時候他只能繼續等待,因為在無世界之中,這裡沒有任何時間線作為參考,他不知道現在處於什麼時間節點上,也不知道將來會面臨怎樣地處境。

但,秦朗雖然覺得一動不如一靜,這個無世界中卻始終有一些不甘寂寞的傢伙,秦朗呆在這裡畢竟是有一些時候了,所以四周的無世界之中,肯定也有一些傢伙察覺到了秦朗的存在,而且對於秦朗這樣的「小鮮肉」,肯定還是有一些傢伙產生了興趣。

秦朗並不想節外生枝,但是卻無法避免別人想要對他進行挑釁,這不,其中一個無世界的傢伙出現了,向著秦朗說道:「道兄,你在我的地盤上呆了這一陣子,怎麼也不來拜見我,莫非是想要直接佔用我的地盤不成?」

秦朗打量了一下這傢伙,這是他回到時間誕生之前,看到的第一個無世界修士,雖然他之前感應到了諸多無世界修士的存在,但是那些傢伙並未向他發出挑釁,秦朗也不準備挑釁任何人,所以這個傢伙的存在在秦朗看來就是相當有趣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這廝究竟想要做什麼。於是,秦朗向這個看起來如同一個風流儒士的傢伙說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在這裡獃獃,靜一靜,就只是如此。」

「你真的只是想要在這裡靜一靜?呆一呆?就這麼簡單?」那個儒士一樣的傢伙眼中閃過精明之色,「本人至尊儒,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無有間,在我的地盤上做什麼呢?」

「無有間?」秦朗很是詫異,「無有間是誰?你這是在說我?」

「呵呵……」這個叫至尊儒的傢伙笑了起來,「無有間,你就不用裝了,我已經觀察你很久了,除了傳說之中無有間,還有誰敢於挑戰無世界的永恆主宰,還有誰敢去想辦法奪取虛無生門的控制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