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但是比比東與千尋疾之間的感情似乎很差,基本上看不到他們兩人在一起的場景。

「都說唐昊是當代最年輕的封號斗羅,但是誰能知道,教皇殿下比唐昊早了數年就登頂封號了!」

聽着佘龍的話,陸梟仔細的琢磨了一下,發現了一處細節!

千尋疾雖然是九十五級的封號斗羅,但是比比東在突破封號斗羅之後憑藉雙生武魂的優勢應該不會弱於千尋疾。

然而比比東卻沒有對其出手,反而是在唐昊重傷千尋疾之後才吞噬了千尋疾,這裏面肯定有原因。

莫非,是比比東怕了千尋疾背後的千道流?

有這種可能性,畢竟千道流的實力比比東肯定知道。

如果一擊不中的話,那麼比比東自己必死無疑。

「數年前就突破了啊,也就是說,頂多兩三年,這片森林就會變得不太平了啊。」

陸梟深吸一口氣,將這些念頭拋出腦外。

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為了第二魂環努力的小人物而已,他可沒有資格去干涉比比東的選擇。

只不過,預計兩年的時間,夠他做很多的事情了!

「佘長老,我們走吧,接下來可能要加快進度了。這片······森林,比我想像中的要可怕的多啊!」

·

· 三百0七、出洞反擊

光守著也不是辦法,越軍還是想把坑道里的中國軍人趕出來,或者消滅掉,這樣,在他們朝老山進軍時,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於是,越軍開始組織人向坑道進攻。

由於坑道道口是在崖壁的半腰中,要想上去,就得貼著山崖一點點向前挪。可通往山崖的路很窄,路也很陡,人多了無法施展。因此,只能由單個的的越軍向前湊。

人多了,我們打不過你,可現在成了單人對陣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吳江龍讓一挺機槍架在洞口上,只要見越軍過來,就開槍,過來一個幹掉一個。

就這樣,雙方僵持了好長時間,越軍也沒有把一個人送進洞口。看這樣不行,越軍又讓人從下面往上爬,從上面往下攀。

本管越軍採用了什麼方法,守衛洞口的戰士只要發現有越軍從山下往上爬,便及時地向下投擲手榴彈。

「轟轟」幾顆手榴彈下去,山下便是一陣哭爹叫媽之聲。

越軍一看這樣不行,又讓人從洞頂部,順著繩子往下攀。

戰士們也並沒驚慌,讓人靜守著,也不露頭。只要發現上面有土硝往下掉,便有人突然從洞口閃出來,回身朝著山頂便是一陣掃射。

一梭子子彈上去,甭管是用繩子拴著的,還是徒手的,保准被打脫手,不是中彈,也得掉下山坡。

又過了半個小時,越軍進攻坑道的想法全沒有實現。

覺得這樣僵持下去對越軍實在不利,他們還想著繼續擴大戰果呢!於是,越軍留下了估計有一個班的兵力來看守坑道。其他人,只好放棄這裡,繼續朝著老山的第二個要點發起進攻。

現在是下午兩點左右,西照日已經不再光顧這裡,坑道開始變的暗淡起來。

吳江龍悄悄從坑道口鑽出腦袋向外看,他剛一露頭,便有越軍朝他開槍。嚇的他趕緊把腦袋縮回來。

「龜兒子的,守的還挺緊。」吳江龍回到坑道內罵道。

隨著外面喊殺聲越來越弱,吳江龍估計敵人大部隊遠去了。心想,做為197.7高地存在的價值,就是要阻止敵人朝老山進攻,把這個班留在這裡,就是要牽制住敵人。現在,雖然戰士們安全了,可任務並沒有完成。這樣下去的話,雖說還有戰士們活著,可作用確沒有發揮,價值當然不能體現。

吳江龍暗自著急,心內做著盤算。

崔述邊過來說,「吳排長,我們不能這樣干瞅著。」

「你說怎麼辦?」

「我們應該出去打擊敵人。」

「我也這麼想,可敵人守著洞口,我們出不去。」

「再試試。」崔述力說完這句話,提著槍便朝洞口走去,「小魏,跟我去偵察下外面情況。

崔述力叫上小魏,兩個人朝洞口走去。

吳江龍沒出去,而是仍然留在洞內。他有了新的想法,「難道這個坑道就只有這一條出口,不可能。越軍不會這麼傻。光是這一個洞口,萬一外面被人家封死,即使是進不來,可裡面的也出不去。時間久了,沒吃沒喝的,還不都得餓死。」

一想到這,吳江龍堅定這裡還會有其它出口的想法。

董燕從坑道深處走過來,吳江龍問,「裡面的煙還有嗎?」

「早沒了。」

「什麼?」吳江龍有些吃驚,按理說,越軍放了那麼久的煙,雖然有縫隙向外排,可大量的煙霧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排的出去。大量的煙霧很可能會深入到最裡層。然而,在外面還有煙霧沒散盡的情況下,洞里竟然沒有了煙。這就說明,那裡肯定會有更大的排氣孔。

吳江龍從壁上拿下一把松枝,說,「走,去看看。」

一路走來,吳江龍就覺得煙是在順著一個方向走,而且走的很規整,也很集中。

走了沒多久,吳江龍發現煙在這裡消失,而且全都打旋一樣,沖著洞項的一個方向。

坑道很矮,緊容一個人能站起來。做為吳江龍這樣的個頭,伸手便毫不費力地觸及頂部。

吳江龍在這裡停下,伸手向上探。一探之下,彷彿有風從這裡射入。

吳江龍將衝鋒槍上的刺刀摘下來,順著這個地方猛刺。

沒想到,刺刀插進去,根本就沒什麼阻礙,一下子便沒了進去。

什麼都不用問,什麼也不用想。這裡肯定是被什麼東西堵上了,而且還是些非常鬆軟的東西。

「快,快把崔班長喊回來。」吳江龍高興地對董燕說。

董燕快步朝坑道口走去。

崔述力帶著小魏來到坑道口。他知道剛才吳江龍在這裡遭到敵人射擊,所以,他非常小心地,把一個草編成的帽子,用刺刀挑著,悄悄遞出去。想看看外面是什麼反應。沒成想,這個草帽子剛一露頭,便招來敵人一陣掃射。射過來的子彈打的很准,一下子便把草帽掀翻在地。

崔述力一看不行,如果硬挺著出去,走不出三步遠,必會被越軍射中。看來,留下的這部分越軍,已經對這裡標定好尺寸,不管用什麼射擊,洞里的人一個也別想出去。好在剛才他們用的是槍,如果用四0火箭筒的話,崔述力就沒有現在這麼完整了。

崔述力正在躊躇之時,董燕剛好跑過來。

「崔班長,吳排長叫你過去一趟。」董燕顯的很急。

「好。」崔述邊從洞口處站起來,邊叮囑小魏道,「小魏,你先在這守著,我去裡邊。」

崔述力和董燕又向坑道內快速跑去。

兩人到了吳江龍身邊時,吳江龍已經在坑道頂部掏出一個很大的洞穴。

幽暗的光線照著黑黑的洞壁,特別是剛剛被吳江龍挖掘出的深坑,更加顯的神密陰森。

「吳排長,你這是幹啥?」崔述力不解地問。

「沒想到,這還有機關。」吳江龍一邊用刺刀向上捅,一邊說。

「如果弄露了,越軍不是更容易攻擊我們嗎?」崔述力問。

「不,不是他們攻擊我們,而是我們要攻擊他們。」吳江龍不停地繼續挖。

地上,已經出現一堆雜草、竹枝等物。浮土也落了一大堆。

崔述力看了地上一眼問,「這些都是上面下來的?」

「對。」吳江龍說,「看樣子,這是龜兒子們事先挖好的,肯定是個出口。一會我挖通之後,便從這裡出去,你帶著人在洞口處吸引敵人。」

「那不是很危險嗎?」董燕不明白吳江龍的意思,因此問。她的想法是,我們為了躲避越軍的攻擊才跑到這裡來。本來隱藏的好好的,沒理由自己出去,硬是找事。萬一越軍把這裡找到的話,順著這裡進行破壞,坑道也就沒有隱藏的功能了。

崔述力和董燕的想法基本相同,附合著說,「一個坑道口就難守了,如果再多了,我們就這麼幾個人,怎麼能守的住。」

「你們錯了。」吳江龍說,「我們不是要守,而是要出去,尋找機會,打擊敵人。」

「噢」董燕似乎明白了吳江龍的意思,接著說,「滿山遍野地都是敵人,出去,能跑到哪?」

「哪都不跑,我們就以坑道為陣地,在這裡堅守,不停地騷擾敵人,要他們不能安心。」

「這樣啊!」崔述力明白了,上前接過吳江龍手裡的刺刀,接

著向上捅。

也許這個沒洞到了極限,或者是他的什麼支撐物被崔述力給捅掉了。只聽嘩啦一聲,隨著一些雜物掉下來,眼前出現了明晃晃的光束。

「透了。」崔述力高興地說。

「噓」吳江龍暗示輕聲,「外面可能有敵人。」

吳江龍說的沒錯。就在高地上,能看見坑道口的地方,正有四五個越軍守在這。他們的任務就是困住坑道,不讓裡面的人出來。

兩個越軍放哨,其他的越軍則躲在戰壕內休息。

一個越軍把頭抬起來,對同伴說,「什麼聲音?」

其他三人也豎耳細聽。可聽了半天,連一點雜音也沒聽到,只有樹林中傳來的風刮樹梢聲。

另一個越軍說,「你是不是被中國人打怕了,連風聲都聽不出來。

「不對,明明有什麼倒蹋的聲音。」那個越軍不服氣地說。

「你聽,哪裡有?」另一個越軍和他頂起了嘴。

這個越軍不服氣地從壕溝內站起身,「我去看看。」說著,便朝著他認為有聲音的地方走去。

洞口一出現,吳江龍便在崔述力幫助下,慢慢攀了上來。

洞口設在一堆草叢後面,如果不走近,不細看,很難發現。

吳江龍鑽出洞外,又搭手把崔述力也拉了上來。兩個人剛在草叢中隱藏下來,那個越軍便朝這邊走來。

越軍走的很小心,一步一探,緩緩接近洞口。因為,洞口設在壕溝外邊不遠處,只要在這裡停下,那些已經失卻浮草部分的黑洞,便一眼能看出來。

這名越軍走到這裡后,還真的停下了,兩眼朝著這個地方看。

吳江龍感到情況不妙,如果被他看到后,只要大聲一叫,其他越軍趕過來,對自己極為不利。就是現在他和崔述力反回坑道內,也難免受到越軍攻擊。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吳江龍向崔述力做了個斬的表示,然後,口銜刺刀伏下身來,等待著接近越軍的機會。

這個越軍還真的發現了這個洞口。不過,他不知道這是什麼,因此也沒大聲小叫,想要等到看清楚再說。

越軍端著槍,小心地向前靠近。

正當他走近洞口,準備探頭向里張望時,吳江龍從地上一躍而起,奮身撲向越軍,不等他緩過神來,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脖子已被吳江龍勒死,接著胸口上又**了一刀。

突然的打擊,這個越軍一點防備沒有。手一松,槍便往地上掉。說時遲,那時快,崔述力向前一挺,倒地瞬間把槍接住。

槍里可是壓了子彈的。萬一掉在地上一響,仍然會驚動其他越軍。

此時,吳江龍和崔述力還不知道高地上究竟有多少越軍,因此,必須查明情況再說。否則,一味的蠻幹,萬一越軍太多,敵不過人家怎麼辦。

幹掉這個越軍后,吳江龍和崔述力兩人把屍體拖向一邊,然後兩個人隱匿好,開始向高地上偵察。

兩個人看來看去,高地上只有四個越軍。兩個守在坑出口處,另兩個躺倒在壕溝內休息。

再看看山下,那條小路上,越軍的後勤供應部隊,正沿著這條路,向老山方向運送物資彈藥。

這時的老山方向,也不知是哪個陣地,仍然有炮聲和槍聲在響。激烈的槍聲,可以說明那裡的戰鬥正酣。戰友們打的如此辛苦,自己怎麼能呆在這裡保存實力。不如主動出擊,在敵人後勤供應線上搞他一傢伙。

吳江龍和崔述力交換了一下意見。兩人便準備對這幾個越軍動手。

不用問,他們也知道這幾個越軍專為看守坑道而設。正是由於他們存在,戰士們才不能出洞。要想在高地上有所作為,除掉這幾個越軍是首當其衝。

吳江龍隱藏在壕溝拐角的一個貓耳洞內。崔述力則躲在一個拐角處,越軍必經吳江龍之地的前邊不遠處。

兩人準備好后,崔述力便發出**聲,而且聲音還很大,故意讓壕溝里的那兩個越軍聽到。

「唉喲,唉喲」的痛苦**聲傳到兩名正在休息的越軍耳朵中。一名越軍說,「老阮怎麼了,是不是中了什麼埋伏。」

「北寇都被堵在洞里,哪裡來的埋伏?」另一個越軍說。

「不行,我還是過去看看。」那個越軍說。

「嗯,你去吧!」

一個越軍從過壕溝內爬起來,連槍都不拿,快步朝著崔述力發出聲音的地方走來。

崔述力也不管越軍走到哪,他的任務就是**,把越軍招過來完事。下來的,就看吳江龍的了。

吳江龍貓在洞里,把身上全都撒上土,只露出兩眼睛盯著過道。

這個越軍直直走過來,又沒低頭向里看,當然不能發現吳江龍。就是歪頭朝里看了,也不一定能看出來。

越軍快步走著。

等他過去,吳江龍又細聽了聽。當確認後面再也沒有越軍時,他這才從土裡爬出來。

這名越軍拐過壕溝死角,一眼看見了崔述力。當他看到這個人不是同伴時,有些驚慌。嘴裡喊著越南罵人的話,身子便想往後退。

這時想退哪有那麼容易。就是吳江龍不下手,崔述力也絕不會放過他。

崔述力一見這個越軍想跑,便從地上一個魚躍,跳了起來,直撲越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