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伊辰笑着跟幾人打了個招呼,除了霸天之外,另幾人還算是客氣,畢竟,這種地方能不得罪人還是儘量的不要得罪人,何況伊辰單身前來,敢不保證其實力?

“我叫滅聖!”伊辰道。聖殿遍佈整個大陸,難保這中間某一人正巧與聖殿有些關係,伊辰這個名字還是先隱藏起來的好。

“好奇怪的名字!”幾人均是低聲唸了一句。

蕭默言笑道:“小兄弟豪氣沖天,居然是單獨來到沙漠中,比我等可要強上了幾分!”

伊辰淡淡地道:“蕭團長客氣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蕭默言的馬屁,雖是拍的舒服,伊辰卻也不上那種無知的人。

蕭默言臉上掠過一絲異色,轉瞬間恢復正常,道:“現在算上滅兄弟你,我們一共六家,據觀察,火龍果還有半個月就成熟,按照以前我們五家的協議,到時候各憑真本事相奪,但惟有一點,便是在奪得火龍果之後,就不得在向對方出手,小兄弟,你可答應?而且,到時候不知還有什麼人會出現,我等聯合在一起,也可以抗衡一些大門大派的驅離!”


伊辰應道:“我單身一人,如此條件對我來說,在合適不過,怎會不答應呢?只是各位能拿什麼來保證呢?”

“滅聖,我等都是名震一方的兵團,豈會失信於你,若不相信的話,請徑直離去,各憑手段!”霸天冷冷地道。

伊辰冷笑道:“你們可以做到,但你們的手下呢,難保不會有人見寶起意,霸天團長,若不能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我滅聖可當真得小心點啊!”

五人聽完了伊辰的話,全都默不作聲,別說他們的手下,便是他們自己,能眼睜睜地看着別人拿走寶貝而視若無睹嗎?

伊辰大笑,道:“各位,聯手抗衡大門派,這點我同意,其他的,你們自己看着辦,我只有一個人,不同於你們!”說完,閃身離開了營帳。 走出營帳,天邊最後一縷陽光漸漸消失在沙漠之中,黑夜前的天空暗淡中帶着一點點霞光,與金黃色沙子混合在一起,若是被一位吟遊詩人見了,必定會詩性大發。


附近,五家兵團組成的聯盟的弟子小心翼翼地防備着,伊辰掃了一眼,不禁冷笑起來,隨便找了給地方,伊辰盤腿而坐,繼續着他的修煉。。。。。強大的靈魂之力四處散發出去,同樣地監視着五大兵團的人。如此的一心二用,當真考驗了伊辰的耐性。

左邊的一個營帳中,蕭默言端坐在大椅上,靜靜地思考着什麼,片刻之後,一位男子走見營帳,恭聲道:“團長,滅聖自坐下休息以後,就再也沒有挪動過位置。”


蕭默言點點頭,低聲道:“小心地看着,不要讓他發現,有什麼動靜速速來報!”卻不想,這些監視之人早已在伊辰的掌控之中。

“團長,何必如此小心呢?滅聖只有一人,我們五大兵團聯手,直接將其擊殺,豈不是一了百了,何必這麼辛苦呢?”男子不解地問道。

蕭默言冷笑道:“這滅聖如此年輕,卻敢一人進人沙漠來尋找火龍果,光是這份膽氣,我等已經不如,何況他既然敢來,實力會差到那裏去嗎?先前,我們五人躲在營帳內,滅聖已經發現,他是故意散發出自身的殺意好逼我們現身,這等實力又怎能輕易得罪?如此年輕便有這般實力,卻是從沒顯現過焦躁和自大,這份心性又是常人可以比的嗎?喬木,好好地看着他,儘量不要與他發生爭執,若有,也的讓其他兵團出手,知道嗎?”

“是,團長!”喬木施了一禮後,退出了營帳。

對着空蕩蕩地營帳,蕭默言淡淡地道:“滅聖,不管你是什麼人,火龍果我們憑手段去爭,希望到最後,你不要有什麼不好的想法?”

坐在沙漠中看月亮,似乎月亮也大一些,柔和的月光灑在身上,有幾分陰冷之味,每天這般刻苦修煉,體內的四道屬性奧氣慢慢地發生了一點點的變化,丹田中,奧氣似乎又透明瞭一點,粘稠的它們不再是各行其道,反而是彼此向中間依靠。

心神驀地一動,伊辰從修煉狀態中睜開了雙眼,凌厲的殺氣一閃而過,來人已經露出了身影:“蕭團長,這麼晚了,這般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個人,很令人產生誤會的!”

對於伊辰的諷刺,蕭默言並沒有反擊,反倒是溫和地笑了聲,道:“滅兄弟的反應使人望塵莫及,前來,純粹是想找滅兄弟你隨意地聊聊,夜長啊,難以入睡!”

“呵呵,不知道蕭團長想知道什麼呢?”伊辰淡淡地道,五人之中,伊辰最欣賞蕭默言,從容淡定,卻也最是忌憚蕭默言,這樣的人是真漢子倒也罷了,若是僞君子,不多加提防,這漫漫地黃沙就是埋骨之地。

蕭默言來到伊辰身邊,如他般坐在沙子上面,旋即微微地皺了下眉頭,一抹驚色快速顯現。伊辰心中暗暗好笑,但同時也是佩服的不行。記得自己剛開始坐在沙子上時,那種熾熱的溫暖讓自己連忙地跳了起來,那能做到蕭默言這般地平和。雖說是夜有些深了,天氣有點涼快!

臉色恢復正常後,蕭默言臉上竟有了絲苦笑:“滅兄弟,今晚來見你,的確沒有白來。我想和滅兄弟私下訂一個條件!”

“請說!”蕭默言的態度,並沒有出乎伊辰的意料,他所要講的條件,伊辰也能猜出個幾分來。

“爭奪火龍果時各憑手段,若是你我倆家其中之一搶到,另一方要盡力幫忙,事成之後,付一定的費用,如何?”

伊辰看了看蕭默言,果然不出所料,玩味地道:“蕭團長對我就有這麼大的信心,或者說是有這麼大的信任?”

蕭默言正色道:“滅兄弟單身前來,雖是實力不凡,但說句老實話,放在人多勢衆的兵團中,危險性還不是足夠大。所以滅兄弟是最好的夥伴!”

蕭默言夠聰明,用勢力倒出了伊辰的信任,且僅是用夥伴,而不是朋友,虛假中帶點真誠,很難讓人不歎服!

“好,就依蕭團長所言。”伊辰爽快地答應了蕭默言,對方倒明瞭一切,還要講什麼的話,就顯得自己太虛僞了,何況,伊辰並不怕對方的人多勢衆,只要能取的火龍果,以自己的速度,這幫人中,還真沒有可以追的上的人。

“滅兄弟夠爽朗,我蕭默言也自認到過不少地方,見過不少人,其中不泛少年英才,卻都沒有滅兄弟你這樣的實力!”蕭默言正色地道。

伊辰淡淡地笑了笑,沒有答理,望着明月,幾道熟悉的影子在眼前快速浮現,“若是能用實力換回以前的和睦,我願意馬上舍棄這身修爲!”

“滅兄弟,你的心亂了。”蕭默言忽然打斷了伊辰的沉思。

伊辰心中微嘆口氣,大陸上傳言,只有身無雜念,才能攀到奧起顛峯。往日,伊辰都是一笑置之 ,可今天,蕭默言的心亂了,卻讓伊辰不得不慎重起來。

強者,心志自然堅強無比,才能在每一次戰鬥中,修煉中,快速地成長起來。如今被蕭默言清晰的倒出,使伊辰警覺起來,原來,往昔自己都沒有重視這個問題。

¸тт κan ¸¢O

其實重視了又能怎麼樣?伊辰不敢、不能、不會拋棄心中的想法,縱使修煉途上無比的艱苦,就像現在,縱然生死關頭,這些念頭始終會跟隨在他左右。

伊辰的心是堅定,堅定在意志之上,那些能夠影響他情緒的一切,恰恰可能是影響他以後走上顛峯之路的拌腳石。讓伊辰捨棄,可能嗎?

蕭默言冷眼注視着伊辰,只見他的臉上泛起無奈地憂愁,夾雜着一些恨意,又有一些愛意。恨到極至,沖天殺意從伊辰身上迸發起,卻也愛到了極至。蕭默言有些驚呆了,一個人身上怎麼會同時攜帶着這麼多種相對立的情感?

伊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不斷地回想,不斷地超越!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身上突然涌現出的這中互對感情?

久久之後,伊辰仍在沉思,蕭默言正當想喚醒伊辰時,卻發現他的嘴邊泛起一陣陣地冷笑,以蕭默言的實力竟都能感覺到一接觸那冷笑,自己的心中便冒出一股森冷的寒意。

不由自主地,蕭默言連連退開倆大步,赫然地看着伊辰。片刻之後,伊辰驀然睜開雙眼,漆黑的眸子中閃耀着無盡的強大之態。

“我的路自是我的道!”挑釁的聲音直入蒼穹!

旁邊的蕭默言陡然間感覺到心跳加快,在同一時間裏,作出了,永遠不要與眼前之人爲敵的決定。 自昨晚一番交談之後,蕭默言暗地裏對自己的手下囑咐了一番,無論何時都不要得罪伊辰,儘可能的去幫助他得到火龍果。衆手下雖然不解,卻也很好的執行了命令,與伊辰碰面時,臉上的恭敬之色躍然於上。

火龍果的確是傳說中之物,萬金難求,可是面對着一個有着無限潛力的伊辰來說,便變的十分廉價!昨晚那兇猛而出的氣勢,與睥睨天下的態度,讓蕭默言怎麼也忘不了。

試想,若果伊辰將來能成爲大陸上有數的強者,現在與他打好關係,以後所回報的將是火龍果的百倍千倍。至於其他兵團,蕭默言才懶的去理他們的死活。

蕭默言的轉變,伊辰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識時務者命總活的長久一些,雖然這種人可能不是一個可以深交的人,甚至有些危險性,可只要自身實力夠強大,相信他會選擇自己的路,而且伊辰的敵人太強大了,在也沒必要去拒絕一個主動發來的友好。

其他兵團隱約察覺到了無雙兵團的怪異,卻也沒有放在心上,在他們心中,伊辰來歷有些不明,實力也還過的去,以自己兵團的實力,根本不用去懼怕他。

幾天來,蕭默言的手下服侍的極爲周到,三餐都給伊辰準備的好好地,簡直和在外面一樣,不由得伊辰不對蕭默言及其的無雙兵團感到好感。

離火龍果成熟的日子愈來愈近,營帳所在區域最接近火龍果的位置,在蕭默言的陪同下,伊辰也曾去看了一眼。

火龍果身處營帳邊百米的距離,這裏天然地形成一個大坑,附近的流沙竟奇異地沒有向坑中滲進一絲一毫,讓火龍果旁邊數米範圍內,出現了罕見的綠洲地帶。

近處觀察着,火龍果枝杆約長半米左右,枝杆頭,三瓣巴掌大的樹葉緊緊地裹着裏處的八瓣小葉苗,葉苗中間,一顆血紅色的果實堅韌地挺立着。

靠近大坑,便有一陣滾燙的熱度傳來,以伊辰這般的抵抗力也難以忍受,其他修爲較弱之人現在已不敢靠近大坑。瞄了一眼同來的其他四大兵團長,他們眼中毫不顧忌地顯現出火熱據爲己有的光芒,若能將這股光芒移植出來,伊辰相信,絕對不會比火龍果散發的溫暖低!

明天就是火龍果成熟的日子,所散發出的熱度一天天加大,營地位置已經能感受到這道熱量的強大,多數人已經撤離了此地。伊辰這般強韌的心性也放棄了修煉,全身心地把心思放到火龍果身上。

熱浪陣陣襲來,使得伊辰體內的火屬性奧氣跳動的更歡,即便是自己不主動修煉,奧氣也自動地順着經脈開始了運行,有着這般明顯的好處,不由的讓伊辰更堅定了奪取火龍果的決心!

伊辰現在所缺的便是時間,能有如此縮短修煉時間的寶物,伊辰怎能放手。。。。


入夜後,伊辰,蕭默言、霸天等共六人齊齊地站到了大坑附近,憑着自身的修爲,抵抗着襲來的陣陣熱浪。

幾日來,伊辰天天來此地,爲的便是利用起這股熱浪來修煉。幾天下來,已經習慣了這股熱浪,對它,伊辰根本就不會排斥。不過在衆人身邊,伊辰還是故意地顯的不支。明顯地從霸天幾人眼中傳來一道不屑的眼神,蕭默言心中冷冷一笑,對這些人如此的眼光產生了同情,同時也爲自己感到幸運!

在衆人的關注下,火龍果葉慢慢地發生了變化,三瓣大葉逐步地向外伸展開來,裏面的八瓣小葉子也隨着大葉子的移動而移動,讓六人更清楚地看見了裏面的火龍果。

嬰兒拳頭般大小,此時的血紅色已成了透明的,可以清晰地看到果實的內部流動着奇異的光彩,那晶瑩剔透的果肉使人忍不住地嚥了口唾沫,安靜的大坑邊,頓時,接二連三地響起幾聲咽口水的聲音。

醒悟之後,幾人汕汕對笑,擦了一把沒有的口水,均從各人眼中看到那份熾熱。

霸天冷冷道:“各位,今次運氣算不錯,沒有大勢力前來,希望我們大家都遵守諾言,否則就算某一家得到寶物而破壞協定,我黑石兵團也絕不會放過他。”

衆人機械地點點頭,全都注視着火龍果變熟的過程,讓霸天討了個沒趣,暗自心恨不已!

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終於大葉子不在向外伸展,裏面的小葉子也完全地展開了她的嬌軀,露出一個完全的火龍果,與之前無甚大區別,卻是讓幾人更增添了幾分擁有感。

“快要成熟了!”一聲低沉的聲音響起,六人齊齊地奔到大坑邊,做着最後的準備。

伊辰緩慢地讓奧氣自動地在體內運行,眼睛隨意地瞄了一眼四周,靈魂之力忽然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順着靈魂之力看去,在火龍果旁邊,同樣地在大坑中,地面有些微微地顫抖,要不是伊辰的靈魂夠強大,肉眼還真不能發現此異狀。

沉思了片刻,伊辰傳音道:“蕭團長,等下摘取果實的時候讓他們先上!”

心裏有所懷疑,但蕭默言還是聽見去了,身子跟着伊辰,稍稍地向退了半步,這種舉動,對於現在的霸天他們來說,是絕對察覺不到的。

即將成熟的火龍果此時散發出了更爲熾熱的熱浪,毫無目的地四面八方散去,在伊辰驚駭的目光中,這股熱浪接觸到滾燙的沙子,居然使後者閃耀出了火花。

幾人不由地啓動奧氣護住全身,不到片刻的時間,衆人身上的衣服竟出現了千瘡百孔!“這溫度?”衆人心中大感驚嚇。

好在這股熱浪很快地過去了,而火龍果也似乎氣力已經用盡,周圍的溫暖也隨之降了下來,與沙漠平常的溫暖相當。

“是時候了!”剛剛緩過氣,霸天便是迫不急待地大喝,同時腳步在沙面上猛蹬一下,身子急速直射出去,留下一個混亂的腳印。

“霸天,你太過心急了吧!”厲血冷聲道,緊跟着,狂裂,戰火三人齊齊地衝了過去,許是有着火龍果作爲目標,三人的速度竟然十分的快,與霸天不分前後地觸摸到了火龍果。

蕭默言此時問出聲:“滅兄弟,我們爲何不動手呢?萬一這果子真被他們某一家搶走了。。。莫不是滅兄弟你想從他們手上搶?”語氣顯然有些驚訝。

伊辰淡淡地看了一眼,面無表情地道:“要是我真的去他們手中搶,你會怎麼做?”

一時間,蕭默言楞在那裏不動,伊辰的意思他不是十分明白,這近半個月的相處,他能瞭解,伊辰不是一個蠻橫的人,雖然這火龍果很珍貴,但若是人人都遵守那個約定的話,伊辰也會遵守,但伊辰偏偏這樣問。。。難道是。。。不由地盯出了伊辰。

伊辰微微笑着,看來蕭默言已經聽懂了,不錯,伊辰現在要的就是一個答案,他在逼蕭默言做出一個選擇!人心難測,尤其是在這個世界!

幾天來,蕭默言雖然是畢恭畢敬,儼然是對待一位強者該有的態度,可恰恰伊辰擔心的就是這一點。若是伊辰現在的實力能輕鬆地壓制的住蕭默言,他就不會去想這麼多,但現在伊辰還沒有這麼大的實力,對上蕭默言,他沒有把握。

所以,在爭奪火龍果之前,他要逼蕭默言,他要讓蕭默言完全地站在自己這一邊,不說幫自己,起碼不能拖自己後退。

看着伊辰淡定的笑容,蕭默言深呼口氣,恭敬地道:“公子,蕭默言以後對您忠實不二,永遠都不會背叛您,不然,經脈寸裂,永遠不能修煉奧氣!”

大陸上,最殘忍的不是死,而是活着不能修煉奧氣,就如伊辰小時候一樣,所以這樣的誓言是最爲嚴重的。

伊辰奇怪地看了眼蕭默言,原來二人都弄錯了對方的意思,早在那晚交談過後,蕭默言便已交代了,無雙兵團助伊辰一臂之力,全心幫他奪取火龍果。

而伊辰的意思,只是讓蕭默言全心助自己,他並不知道蕭默言早就下了這個決定,以至於,蕭默言在聽到伊辰的逼問時,想成了大的方向,深思之後,就有了上面這個答案!

伊辰輕聲而堅定地道:“蕭默言,我會讓你看到,你今天作這樣的決定,會是多麼正確的一件事!”

蕭默言重重地點點頭,笑意自臉上傳出,伊辰也是如此,二人同時轉頭,看向了霸天四人的爭奪。。。 短短的一番交談,霸天四人的爭奪已非常的激烈,在四人同時觸摸到火龍果時,四道不同的氣勢同一時間地向其他三人襲去,悶哼幾聲,四人齊齊地後退了幾步。

霸天與厲血退了三步,狂裂與戰火退了四步,實力高下,一眼看出。望着如此接近的火龍果,心頭的狂熱可想而知,霸天的身子還在後退時,手掌猛地向地上一拍,暴起一片灰塵,身子如梭子一樣,旋轉着衝向火龍果。

“反應好快?”蕭默言驚訝一聲。

伊辰詭異地一笑,似路人一樣,反倒將雙手放到了背後,看着下面四人的表演。霸天的反應確實讓他取的先機,厲血等人顯然沒有想到霸天有如此的快捷。

先機已失,幾人惱火不已,眼看着霸天的手已經攀上了火龍果,再出手已經晚了一步。霸天火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火龍果,臉上的激動讓他狂笑不止,雙手微微使勁,想要將火龍果摘下。

忽然,異軍突起,地底下,一道磅礴的能量沖天而起,快速地奔向霸天。霸天既驚且恨,比起火龍果,還是自己的命要緊,雙手一鬆,身子急速後退。


似乎是因爲霸天已碰過火龍果,這道能量不像這麼輕易地放過霸天,那道能量緊跟不放。霸天眼中兇光頓起,後退的身子猛地向前劈出一掌。

‘蓬’倆到能量相撞,霸天的身子更快地飛了回去,重重地砸倒在地上,嘴裏,大口地噴出一口鮮血!狼狽地站起身子,看着那道突如其來的能量。

厲血等人幸災樂禍地笑着霸天,伊辰卻是一付原本如此的表情,讓旁邊的蕭默言更加地佩服。襲擊霸天的能量瞬間消失,火龍果依然傲然地挺立在衆人的身前。

此刻,四人已經猶豫了,在也沒人敢輕舉妄動,霸天的實力,這些人都清楚,依然鬧了個灰頭土臉,剩餘三人雖然很想得到火龍果,可也不想貿然而上。

熱鬧的場面瞬間變的冷清,這恐怕是衆人心中都有些沒想到的,或許伊辰已經知道了吧!

“公子,我們怎麼做?”此刻的蕭默言儼然發生了變化,角色已經完全臣服於伊辰。

伊辰的靈魂之力無時無刻不在監視着那股細小的舉動,對蕭默言淡淡地道:“看着吧,很快爭奪就會升級!”

場中安靜了片刻,霸天四人已經沒有了耐性,腳步輕輕地在地面上摩擦着。這時,火龍果突然冒出刺眼的光芒,比之太陽光毫不落下風。

“現在才真正的成熟!”

成熟後的火龍果毫不掩飾着它的美麗,小小的果實散發着陣陣熱浪,全然透明的它彷彿是一面血紅色的鏡子,撩人時,又帶着一股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