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沒有細數,但以他神靈的念頭,只是念頭一掃,就發現,這裡有八百個被奪舍之人。至於其他地方還有沒有,這他就不知道了。但光是這八百人,就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一旦上了戰場,簡直比八千人甚至幾萬人都可怕。

這些人不僅可以在戰場正面殺敵,若是暗中潛入刺殺,那更加恐怖,沒有哪個勢力能承受得住。 ?不過,方洪就不信這些人沒有缺陷,不然僅憑這些力量,就足夠興王橫掃天下,無人能敵。

「既然你們這麼能打,那就好好的打一場吧。」看著那些人很快就出手制服了馬匹,方洪忍不住的在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的雙目深處,微微的浮現一絲光芒,剎那之間,在遠處的一個河流之中,一個碩大的石棺,緩慢的浮上水面,而裡面的一個巨大身影,也悄悄的睜開了眼睛。

巨靈,道門秘傳的搬山力士,製作工藝極為複雜。可一旦煉製成功,便能擁有龍象之力,投入戰場之中,所向披靡。

不過,以前興王得到這個巨靈的時候,並不如何的重視。一來,他自己的武道修為高深,並不需要藉助巨靈的力量。其二,這巨靈的養護十分麻煩,須得常年有人供奉,而且操控的時候,還需要使用魂鈴,花費極大的心力。

所以,他就把這個巨靈送到了天命司之中,給天命司的人操控。而天命司有了這具巨靈,實力大大的增強,多少次天命司面臨了生死危機,最終被巨靈一拳化解。

但是,這再厲害的事物,也不代表就真的無敵了,上次方洪一把毒藥,就把整個天命司給弄翻了。這個巨靈,也被他弄到了手裡。

巨靈,只有在真正神靈那裡,才能發揮出全部威能出來。一個強大的身體,必須用同樣強大的神魂來驅動。

石棺打開,巨靈從裡頭爬了出來,雖然現在是白天,但好在這裡荒僻無人,不用擔心會引起普通人的恐慌。

巨靈在出了棺材之後,便邁開了大步,就一路往白頭嶺的方向狂奔而來。

……

「是不是你乾的!這些馬匹是不是你給放出來的!」那個百戶走到了方洪的面前,就差沒有指著他的鼻子叫罵了。他一將這幾個人扔到馬棚裡頭,馬棚裡面的馬兒就發瘋,要說這兩者之間沒有關聯,就是打死他都不信。

「是這地方太破了,可不能怪我們啊,你看,我那幾個手下也都差點被馬給踩死。」方洪一臉無辜,無奈的攤了攤手。確實,他手底下的那十個侍衛,都被弄得灰頭土臉的,看上去有些凄慘。

「你不要給我在這扯淡,今天無論如何,你都吃不了好。」那百戶根本就不聽方洪解釋,反倒火氣變得更大。

「那上頭想如何的處置我?」方洪笑了笑,一點都沒有為自己擔心的模樣。要知道,接下來可有一盤大菜在等著這些人呢,你們先應付好眼前的事情再說吧。

「如何處置?輕則杖責,重則斬首,難不成你還想落了好去?」那百戶冷笑著看向方洪,這次事情鬧的這般大,怕是連王爺都得驚動,或許朱正陽發了話,能保其一命,但想要再留在軍營,那是不可能了。

「我倒是還真想落了好去,說不定有機會呢。」方洪的臉上,笑眯眯的,眼神的深處,流露出一絲莫測的色彩。

不大一會兒工夫,所有的馬匹都被栓了起來,經過這麼一鬧,它們也平靜了下來。不過,它們是安靜了,但是整個軍營,卻變得破破爛爛,不少房子都被撞得塌了。

這裡的動靜,很快驚動了寧王和朱正陽。他們本來是留在南昌城之中的,聽到了這裡的消息,寧王趕緊派朱正陽過來查看。

至於寧王,他是沒法隨意出南昌城的。不知道多少人盯著他呢,如果他這個時候去往白頭嶺的軍營,那不是自己找死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朱正陽來到了白頭嶺之後,看到破損的這般嚴重的房屋,便不覺的皺起了眉頭。他只聽說是馬匹受驚,才致使房屋被撞壞了。可是,這個也太扯了吧,馬匹再厲害,也是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撞壞這麼堅固的房屋。

「長史大人,是那個許旭峰,他懶散無紀,縱容手下,已經成了儀衛之中的害群之馬。屬下讓其去馬棚反省,但他卻破壞了馬棚,放出了數百匹馬,才將這軍營給破壞成這副模樣。」朱正陽剛剛過來,那百戶便過來告狀。

「許旭峰?」朱正陽眉頭一皺,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卻模模糊糊的,不怎麼想的起來。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記起,這個叫許旭峰的,不是前些日子,來府中找他的那個書生么?當時他對於此人的印象極好,將其當做了一個可造之材,還鬼迷心竅的讓其做了小旗官。

「是啊,就是許旭峰,此人自從來到儀衛之後,毫無作為,每日里就知道偷懶,他手底下的那十個儀衛,也整天只知道搏戲,武力鬆弛。」趙成此時也上來補刀,他早就看這個許旭峰不順眼了,現在逮到了機會,自然要痛打落水狗。

「哦?還有這等事情?」他對於許旭峰的印象,並不如何深刻,雖然當時的時候,他對其很有好感,但回去之後,這部分的記憶,卻淡化了很多,若是無人提醒,他甚至都想不起來這個人的存在。

如今聽到兩個百戶都在告狀,這讓他不由得有些皺眉。他向來極其重視規矩,上下尊卑看的極重,如今一個小旗官,就惹出了這等大麻煩,肯定是不能饒過的。

「把那個許旭峰給我叫過來,」朱正陽面容板了起來,對著邊上那人開口說道。那人趕緊點頭,去一個緊閉的屋子裡頭,將方洪領了過來。

因為此時馬匹暴動的事情鬧得太大,為了防止方洪逃走,眾人便先將其關押了起來,方洪也沒有反抗,很是配合這些人。

「許旭峰……」在方洪被帶過來之後,朱正陽上下的打量著他,原本模糊的記憶,陡然變得鮮明了起來,而剛剛還陰鬱的心情,立馬也開始好轉。似乎在這個人的身上,籠罩著一層莫名的力量,可以干擾你的情緒。

「聽說你最近有些懈怠啊,這樣很不好。」朱正陽頓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他這一開口,四周的人就覺得不對了,咦?怎麼長史大人的語氣變成了這個樣子?這哪裡像是在問罪,分明就是教訓晚輩的樣子嘛。 ?這個場面,看的趙成和那個百戶,盡皆眼皮子一跳,看來這個許旭峰和長史大人的關係,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更好的一點,不然長史大人也不會有這等語氣說話了。

他們剛剛還在朱正陽面前告狀來著,莫不是要踢到鐵板?

「許旭峰,聽聞你破壞了馬棚?放出了那數百匹的烈馬?」朱正陽看了方洪一眼,然後緩聲的說道。他這語氣,怎麼都不像是興師問罪的。

「說我破壞馬棚?可有證據?人證物證都行。」方洪根本就不擔心這個,當即笑了笑,隨口的反問著說道。

「是啊,你們說是他破壞的?可有什麼證據?」主正在轉過頭,看向那個百戶。他一來這裡,便聽其告狀,可若是就這麼空口白牙的,也說明不了什麼東西吧。

「這……雖然我沒有證據,但是……」那百戶急了,這事除了這個小子,還能有誰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他敢對天發誓,此事絕對是此人做的。

「胡鬧!既然沒有證據,就敢隨意的污衊別人,你以為你有個當指揮使的叔父,我就不敢動你了?」朱正陽雙目一瞪,怒斥著說道。

「不敢……」那人一低頭,嚇得面如土色。那指揮使,說是他的叔父,但親戚關係也不那麼近了,若是自己不佔優勢的情況下跟朱正陽唱反調,就是他叔父也保不了他。畢竟,一個王府儀衛的指揮使,還是沒法跟一個長史硬碰硬。

尤其朱正陽資歷極老,曾經伺候過先王,和現今的寧王算是半師半父的關係,這讓其權勢更隆重。

「哼,還有一件事,你們竟然隨意的讓一個小旗官去睡馬棚,膽子不小啊。」小旗官雖然地位低,但怎麼說也有一個官身,就這麼去睡馬棚,那未免對朝廷太過於不敬。當然,這幫人都快要造反了,敬不敬的,也沒有什麼關係了。但是,卻不妨礙朱正陽拿出來扯大旗。

二人聽了這話,就知道朱正陽是要敲打他們了。天地良心,這小旗官算是哪門子的官身啊,芝麻綠豆的武官,在軍隊之中,上下級之間的關係十分森嚴,他們身為百戶,別說讓一個小旗去睡馬棚了,就算是暴打一頓也不算什麼。但朱正陽這話也沒有說錯,小旗再小,那也是官員,就算要懲罰,也得由朝廷來。

「大人,此事我等思慮不周,」以後定然不敢如此。」趙成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如何?他們沒有拿到確切的證據,再加上朱正陽確實要保護此人,他們也沒轍。若是再糾纏的狠了,怕是會惹得朱正陽更加不快。

「好了,此事就到此為止。你二人以後不可再擅自做主,一會兒找些人,將此地修理一下。」朱正陽也不想在這事上面多費口舌了,當即便要將此事告一段落。

二人面上苦澀,但也只得低下頭應是。他們用眼睛的餘光看向方洪,發現對方的面上始終掛著一絲微笑,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勝利。

「可恨!」趙成二人在心中暗罵了一聲,但奈何形勢比人強,他們也只得咽下這口氣了。

方洪看著這幾個人的臉色,心中暗笑,可別著急不高興,等過幾天,更不高興的還在後頭呢。

就在他這動念的時候,耳朵忽然一動,聽到了隱約傳來的轟鳴之聲。這聲音是從極遠傳來的,只有他耳聰目明,才能聽到這門細微的動靜。

不過,沒有過一會兒,這聲音就越來越大,連帶著他身邊的人都聽到了。不少人面露驚疑之色,莫非又有馬兒受驚了?

「不,不好了,有一個怪物,從外面衝進來了!」就在此時,從哨塔上頭,快步的走下來一個士兵,略有些慌張的開口說道。

「怪物?什麼怪物?」朱正陽聽到這話,第一反應不是害怕,而是莫名其妙,這個世上怎麼可能有什麼怪物,這小子莫不是眼花了。

「大人,那怪物長得倒是人樣,但身體卻跟個小山一樣,粗略一看,至少也有一丈多高。踩在地上,還發出巨響……」他這話還沒有說完,只看到遠處的一個的一座哨塔,從腰處被截斷,上半截就這麼直直的倒塌,若不是哨塔四處無人,肯定死傷慘重。

而先前那過來彙報的士兵先是一陣后怕,旋即就只剩下慶幸,幸好自己跑到這裡來了,若是自己還留在哨塔上,說不定此時已經摔死了。

巨大的哨塔砸在地上,激起了一大片的灰塵。大片的灰塵揚起,隱約之間,確實能夠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影。

「什麼東西……」所有的人都瞠目結舌,雖然那東西還在灰塵之中未能全部顯露出來,但僅僅憑這個外輪廓,就知道對方的身形肯定巨大無比。

好一會兒,灰塵散去,一個全身青黑,布滿紫色花紋的巨人,出現在那裡。猙獰的面孔,澎湃的肌肉,圓睜的雙目,無一不壓在你的心頭,讓你呼吸都變得急促。

「怪……怪物……」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但這一次,卻無人嗤之以鼻。真是怪物啊,就算這裡最高的人,也僅僅是到了這怪物的腰部。而在身體寬度上,更是誇張,簡直可以頂四個壯小夥子。

「吼!」巨靈一彎腰,猛然咆哮了一聲,眾人只覺得一股勁風撲面而來,讓你的心臟都有瞬間的停頓。

「放箭,快射殺了那怪物!」朱正陽或許在管理內政是一個人才,但在軍事上面,才能卻顯得平庸了許多。陡然面對這個怪物,他也無法做到臨陣不亂。

這裡乃是寧王軍隊的大本營,本身就安全的很,誰沒事會隨身帶著弓箭,基本上能挎著一把刀就算不錯了,他讓人放箭,這根本是不現實的。

巨靈猛然往前大踏了幾步,大地震動,四周的房屋搖晃,似乎都要被震碎。這可是道門秘傳的力士,不僅體型巨大,連力氣更是誇張。

「呼。」巨靈助跑了幾步之後,猛然一個躍起,雙拳高舉,往一個士兵的身上,狠狠的砸了下來。 ?那人的眼睛一張,在瞳孔的深處,露出了一絲驚懼。這怪物身體這麼高大,給人的壓迫感,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但是,他也不是坐以待斃之人。當即雙腳在地面一滑,身形急速的往後面退去。「吼。」在其後退的一瞬間,巨靈嘴巴一張,再次怒吼了一聲。

恐怖的咆哮聲,如同一個驚雷,在此人的腦海之中炸開。他的心神一顫,手中就慢了一拍。就是因為這一絲的停頓,一隻碩大的拳頭,一把就砸了下來。

「砰。」此人的身體,被這一隻拳頭,結結實實的給打中了。只堅持了一個呼吸的時間,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破布麻袋一樣,就橫飛了出去。

一大口黑血,從這個人的口中吐出,而他整個人雙目緊閉,氣息微弱,一副生死不知的模樣。

「好可怕的力量。」眾人看了巨靈這一拳,只看得心驚膽戰,瞠目結舌。剛剛那個人,是寧王府新近招收的侍衛之一,實力強悍,一人可以打十幾個人,但就這麼厲害的一個人,卻被一拳給砸到重傷垂死,這怪物的力氣未免太嚇人了吧。

「上!」在人群之中,衝出來十來個侍衛。這些人身形外貌各異,有人高瘦,有人胖矮,看上去一點都不齊整。但是,從這些人的身上,卻傳來了凌厲的氣勢,一個個如同下山的猛虎,充滿了肅殺的氣息。

隨著這十幾個人之後,從人群之中,又不住的有人從其中越出,跟隨在那十來人的後面,一齊往巨靈那裡沖了過去。只是半盞茶的時間,便有數百人景從。

這些人匯聚到了一起,身上匯聚的氣勢,越來越強大,一道烈烈的戰旗虛影,自天空中凝結了起來。這僅僅數百人的隊伍,便能勝過千軍萬馬。

雖然在場的其餘士兵,並不能看到天空那道戰旗,但是並不妨礙他們感受到那數百人身上傳來的壓迫力量。

「有點意思,這些奪舍之人,本來就是經年的老兵戰魂,擅長戰場合擊之術,如今奪舍成功,聯合起來更加難纏。」方洪看著這些聯合在一起的陰神衛,雙目之中閃過了一絲光芒。

要知道,個人的力量再強,在千軍萬馬的戰場之中,也顯得微不足道。楊敬業的武道,已經臻入化境,在戰場之上也決定不了戰局。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若是數百個楊敬業能組成軍隊戰陣,將所有力量都連成一股,那將會所向披靡,就算是萬人乃至十萬人的軍隊,也會被生生的鑿穿。

隨著這些人的出手,巨靈開始的動作變得有些艱澀了起來。這些人不住的壓縮著巨靈的活動空間,讓他越來越難受。巨靈的力氣是大,但手腳若是施展不開,那力氣再大也發揮不出來啊。

「哼。」方洪的眼睛微微眯起,神軀旋即脫離軀殼,只留下一絲意識駐守身體,大部分的念頭,則都沒入巨靈的體內。

在其進入巨靈體內的瞬間,巨靈身上的花紋,一道道的亮了起來。原本紫色的花紋,也變得更加詭異和繁複。

「噼里啪啦。」巨靈的骨骼筋骨,都爆發出一陣陣的脆響,他的身高也陡然增長了數尺,肌肉變得更加巨大,看上去氣勢變得更足了。

方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四周的一切,都變得渺小和低矮。從巨靈的視角看這個世界,便是如此。

「咔咔。」方洪扭了扭脖子,伸手撐了撐筋骨,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感覺,湧上了心頭。這種感覺的源頭,便是來自於這具肉身。

他的神軀日益的增強,他自己的身體雖然因為淬鍊過的原因,十分適合神軀居住,但本身的力量並不是很強,和他神軀的力量很難匹配。只有在巨靈的身體之中,他才能體會真正的強大感覺。

「嗡。」方洪左腳一踏,右拳隨之擊出,整個空氣之中,爆發出來一團爆裂的聲音。他這一招出手,藉助地面的力量,貫穿腰腹,再傳導到拳頭,發揮出來的力量,是他本身力量的數倍。

這一招,源自楊敬業的心意拳。楊敬業集合自身的武道經歷,創立出了一門打法練法皆有的曠世拳法。練得時間久了,不僅能增長氣力,還能夠做到保養氣血,延長壽命的功效。

打法更是可怕,講究隨行隨打,貫穿一氣,幾乎是一步一拳,每一拳都需要搬動全身的氣力,哪怕看似尋常的一拳,都好似天地倒懸,泰山壓頂,讓人難以抵抗。

楊敬業將此拳傳授給了太原城的那些佃農,但那些佃農畢竟沒有什麼見識,並沒有識得這門拳法的精髓之所在,全當是三腳貓的莊稼把式的。殊不知道,此事一旦傳入江湖之中,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羨慕和嫉妒。

這可是真正的絕世武學,裡面的理念完善,功法完備,只要是個人拿過去潛心修行,都能練出一定的成就來。在這個念頭,門戶之念看的極重,不少人哪怕磕破了的腦袋,一些會武功的人都不一定肯教你。

楊敬業授拳,方洪沒事的時候,也會去旁聽。雖然他本身練得不多,但對於裡面的發力法門,卻是一清二楚。

他的精神那麼強大,對於全身的筋肉骨骼操控入微,哪怕發力的地方再細微,他都能操控自如。這一點,便是楊敬業都對其有些羨慕。一個武者再厲害,也別想操控體內最隱秘的筋肉。神道和武道的發展方向不同,專註點也是不同的。

他這一拳炸響,僅僅是隨手打出,並沒有多少意義,但是,卻將那八百陰神衛給下了一跳。這一拳這麼生猛,感覺比先前要增加數倍。

這麼一頭怪物,大家在其原本狀態下都有些吃不消了,更何況是現在了。但是,哪怕他們心中懷有畏懼,出手之時,也沒有絲毫的手腳發軟。這怪物力氣再大又如何?只要不給他機會發力,磨也能將其磨死了。

「朱長史,準備一些漁網和繩子,快點,我們有用!」在陰神衛之中,有一個人轉過頭了頭去,對著朱正陽喊道。 ?朱正陽見到戰局似乎有些穩住了,正要鬆一口氣呢。聽到有一個人在這大喊,便趕緊命令手下的人,去準備漁網和繩索去了。

「你們幾個,隨我束縛住著怪物的雙腿,其餘人結陣,隨時準備救援。」這個怪物對於眾人而言,力量太過於強大。所以,從頭到尾,大家一直都採取游斗的模式,從不和巨靈進行正面的戰鬥。所以,一個書生模樣的士兵大喊了一聲,其餘人心領神會,身體在四處遊走,部分人吸引巨靈火力,其餘人趁機去抽陰刀子,力求多給巨靈一點傷害。

一旦有人被巨靈的戰吼給擊中,立刻就有人將其推開,這些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哪怕以巨靈這般的實力,都被弄得鬱悶無比。

方洪現在佔據了巨靈的身體,這些人還打算故技重施,用同樣的法子來對付。

「來,抱住。」那書生一馬當先,雙臂張開,死死的扯住了巨靈的一條腿。而其餘的幾個人,瞬間的也沖了過來,抱住了這書生的腰。一個連接一個,如同一條堅固的鎖鏈。至於剩下的幾百人,則負責拉扯住這條這條鎖鏈,死死的拖住巨靈。

巨靈的力氣雖大,但也沒有做到跟數百人硬碰硬的地步,所以,他們就用了這樣的法子,讓巨靈不住的吃癟。

但,現在掌控這具龐大身體的是方洪。

「砰。」在那書生抱住自己腿腳的一瞬間,方洪直接站在原地不動,只是右腳微微往前一頂,在方寸之間發力。這種發力的方式,在不少武學之中,都能見到。雖然運動的幅度極小,但卻能在這麼短的距離裡頭,爆發出最為可怕的力量。

尋常的人,因為筋骨的強度不夠,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但是,巨靈這具體魄,原本就是道門尋了一個天賦異稟的天才人物,日夜以藥水打磨,再澆灌金石,用香火日夜祭拜,這才形成的力士之軀,身體的強度,哪怕最厲害的人類都比不上。想要做到寸勁發力,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轟隆隆。」被這寸勁一震,那書生只覺得自己的腦袋轟的一聲,彷彿腦漿都要被晃出來。不僅如此,他的五臟六腑,翻江倒海的,似乎盡皆的混作了一團。

方洪繼續的再抖,那人再也撐不住了,一大口血從口鼻之中溢出,手腳發軟,再也沒有絲毫的力氣。

在其鬆開了抱著方洪雙手之後,方洪卻沒有打算繞過他,反倒右膝猛然往地面一跪,如同一個大鎚砸在他的身體上,直接將這個人給碾壓成了肉泥。

此人一死,這條由眾人構成的鎖鏈,直接就崩潰了。方洪是一個都沒有打算放過,趁著這些人立足未穩的時候,直接上前,打算盡皆打死。

但是,這些人也是配合默契,看這怪物要上前殺人,其餘人紛紛出手,不住的過來騷擾,以求給自己的同伴獲得活命的機會。

如果是以前的巨靈,那肯定會上當的。以前的巨靈只是由方洪的一絲念頭操控的,只有最基本的戰鬥能力,遇到危險會自然反抗。但現在是方洪操控,絕對不會犯這等低級錯誤。

他對於這些過來騷擾的人,根本就不管不顧,整個人一把躍起,狠狠的砸下。其粗大的手肘,直接就將一個人的軀幹全部碾壓成了肉泥。

此人身體被打爛,但手腳和腦袋還在無意識的抖動著,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覺得心頭膽寒,驚懼無比。

在殺了此人之後,方洪並未起身,反倒來回的在地面打了幾滾,將其餘幾人也盡皆的碾殺,兇殘暴虐。

打架,靠的不僅僅是武力,更多的還是氣勢。他一上來,便連殺了這麼多人,用的手段也殘暴兇狠,大大的打擊了眾人的膽氣。原本天空中那個凝實的戰旗,也有了搖搖欲墜的感覺。

「網子來了。」方洪在地上打滾,以自身的重量將其餘人給壓死,身上沾滿了血肉的碎末。他身體還未起來,便看到一張黑色的網子,罩在了他的身上。

這張網子出現了之後,又繼續的有幾十張大網,覆蓋了下來。這些大網,所用的材料都十分普通,但畢竟數量足夠多啊,一但被罩住,想要再脫身就難了。

網子罩了上來之後,方洪雙臂在地面一撐,就要強行起來。但那幫陰神衛,見到有了這次的機會,哪裡還會放過。一個個的就沖了過來,以自己的身體,壓在方洪的身上。而部分的人,則各自抓住網子的各端,堅決不讓他掙脫開來。

「噗嗤。」第一個衝上來的陰神衛,身體還在半空之中,那道大網就陡然露出了一個口子,巨靈的手掌,從其中探出,一把捏住了此人的腦袋。

「啪。」這聽到一聲西瓜爆裂的聲音,這人的腦袋,就被生生的捏碎。

「不可能!」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這幾十道大網聯合到一起,足以承受萬斤的重量。以這怪物的身體,應該不能撕開才是啊。再說了,就算撕開了這些網子,也是需要時間,不可能這麼快就打破了啊。

他們想炸了腦袋也想不到,剛剛那是某人使用神通將大網上面的繩子都給割斷了。要知道,方洪的力量,可不僅僅表現在附體操控巨靈這一項上面,他最重要的能力,是自己的諸般神通。方洪做事,從不迂腐,為了達到目的,他會動用任何手段。

他操控水流,通過急速運轉,直接隔斷了繩子。因為在電光火石之間,誰也沒有看到繩子是如何斷的。就只見到大網陡然開裂,一隻手隨即從裡頭伸了出來。

網子破了之後,方洪操控著巨靈的身軀,再一次的變得狂暴起來,他如同一隻獠牙鋒利的野豬,猛然往前面衝鋒而去。

不少人還準備用漁網困住這怪物之後,然後以自己的身體壓住對方,讓其不得動彈。一個動動彈不得的怪物,那也就不足為慮了。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網子會突然的破裂,所以,那些跳過來準備壓住大網的人,全部都悲劇了。 ?方洪身上的氣勢,狠辣而凌厲,狠狠的撞了出去。不少人高高的躍起,正在半空之中,就瞬間被他的身體給撞翻,以更快的速度,跌了回去。

那些跌了回去的陰神衛,一個個內臟破碎,口中噴出血來,看上去無比的凄慘。而整個戰場,也立時空了不少。只有巨靈一個人,站在最中心的地方,不住的喘著粗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