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好奇便有了接下來的葯寶閣相遇,對其精益的煉丹本領顯然是驚異的很,按照他手裡薄的可憐的資料來看這丫頭確切的說不過就一年的修鍊,並且之前還是個痴傻的廢物,不過看到真人之後他便從未輕視過分毫的心思,畢竟深宅大院里黑暗的事多了去了,為了保護好自身做些必要的偽裝還是很明智的選擇。

不過在結束比試之後他本抱著些許興趣的態度去接觸下這個丫頭,結果不僅被其淡漠疏離的對待,還被一霸道而又自大的男子所阻攔。

先不說這男子的修為恐怕要比他高上那麼一分,就是看到這丫頭嚴重區別對待的態度,讓一貫洒脫自如的他竟生了幾分與其糾葛的心思。

他也不知當時是哪根筋搭錯了,總之之後的一路暗中追隨,偷偷指點與幫助,反而讓他越陷越深,陷得莫名其妙。

最後竟是為了她不惜暴漏也在閻王殿做了內應與直接救援,想必他那陰毒狡詐的閻主父親已然是有所察覺了吧,若不然也不會對他進行警告。

先是對一個陌生而又絲毫不懼怕閻王殿的丫頭,並且還有所反擊的小丫頭產生興趣,到後來的不平衡,再到之後的提點至現在不明所以的幫助與追隨,他想不明白究竟對這丫頭抱了怎樣的心思。

暖男獨寵小甜心 若說是男女之情,自他母親被他父親殘忍的餵了母蠱之後,他便不信什麼愛情。若說毫無關聯,他還忍不得看到那丫頭受傷害,總想著盡自身的能力去保護。

閻浩月不明所以,卻依舊執著的按照心情而走,想什麼便去做什麼,至於他蓄謀已久,對於閻王殿的計劃,其實與他保護丫頭並不衝突。

可能這丫頭堅毅不服輸的性格,敢於以一人之力對抗深有底蘊且行事陰唳的閻王殿對抗,敢做他蓄謀已久都還不能做之事,並且初次相見那眉眼,那神采,像極了他母親那時為了愛情犧牲所有得來的卻比噩夢還要殘忍的結局之後那種淡漠疏離,看一切都彷彿進不進眼底,入不了內心的神采與表情。

也可能有當時母親就那麼毫無反抗,心如死灰的死在自己眼前,而他卻無能為力,現在終於看到一個眉眼神似母親幾分的人,便受不了其有絲毫的傷害,像是對於愧對母親的救贖。

總之就是這種介於羨慕與緬懷的心思讓他越陷越深,分不清對待那丫頭究竟是何種感情,有欣賞,有喜歡,有讚歎,有保護欲就是與愛情無關。

有時他甚至想過,若他終究是絕親絕愛之人,若是有一天真能達成所願替母報仇之後,便與這個他並不討厭的,眉眼還與母親有幾分相似的丫頭相扶過完餘生也還真是個不錯的決定。

他也是自私之人,若與愛情無緣,又出現了這麼個很討他喜的丫頭,誰會忍心放手,孤獨終老呢?

反正他不想凄慘一人,即便是有個人陪伴左右,時不時的說說話也好,偏他這人性子執拗且潔癖的緊。

這些年不想上他床的男女真不在少數,偏偏他連觸碰分毫都會生出嘔吐之感,而對於穆傾情他是試驗過的。

猶記得當初得知這不要命的小丫頭私闖閻王殿,他匆匆趕去解圍,不就曾偷過香嗎!

那味道,淡淡清香縈繞鼻翼,輕易的沁人心脾,不僅絲毫不厭棄,反而感覺溫暖環繞,鬆開還有留戀與不舍之意。

一種值得留戀與緬懷的味道與溫度。

總之,很像….幼時母親的懷抱。

然,他想將就,有人卻是不許的。

那個極其霸道自私的傢伙。

閻浩月一想到看到他會黑臉的某人,心情就沒來由的愉悅了三分。

所謂不打不相識,若不是目標相同,恐怕他與那個妖孽能成為不錯的莫逆之交。

所以,所謂的死皮賴臉的非得賴著人家穆傾情的閻王殿殿主之子,您這是缺媽了才非得死皮賴臉的貼上去的嗎?

不論他是否追的越來越近,越來越興奮,那輛低調奢華的馬車還在疾馳於寬闊的大陸之上,灰塵四起下,留下的不過是一輛馬車的殘影。

車外,兩名冷著臉直面前方盡忠職守的護衛,眉頭緊蹙的吃著灰塵,同時警惕於四下的動向。

車內,司徒墨冉冷著面孔,略帶蹙眉,深眸中流轉著毫不遮掩的厭惡與防備,對於越發接近趕來的人,有著不耐與厭惡,卻是不能拿他與丫頭地一般追求者來對待。

畢竟上次閻王殿之行他是欠了那個傢伙一個情,況且隨然不知那傢伙為何會對丫頭死纏爛打,卻是看不出他眸中對於心愛之人的狂熱與迷戀,只是單純的保護欲。

如此隨然知曉不在情敵範圍,可是以他對丫頭偏執霸道的佔有慾,即使是好心的保護與守護的異性他也是不能容忍的。

他的丫頭自有他來保護,不需要外人插手。

可偏偏就有這麼個窮追不捨,卻又沒什麼雜念的傢伙死纏爛打的也要橫在他和丫頭中間。

這就好像你吃了一碗面,吃到一半發現一隻蒼蠅一樣,想吐吐不出啦,想咽咽不下去,就生生的扼在喉嚨處。

司徒墨冉陰著面孔,對於閻浩月這種不咬人膈應人的做法著實頭痛。

穆傾情靜候一旁,並不詢問。對於即將到來的是什麼她都不會懼怕。

不知為何,只要這妖孽在身旁,她便能安心,平淡的面對一切未知。

而兩個小傢伙彷彿也嗅到了空氣中不一樣的氣息。

總之突然的不在死盯著司徒墨冉,反而乖巧的窩在穆傾情懷抱,不說不鬧,很是貼心懂事。 時間流逝,赤兔麒麟依舊疾馳如風,除非遇到及不平穩的地段,否則車廂內依舊平穩安逸。

除了不言語的幾人,和又冷了幾分的某妖孽一切好似都不曾發生變化。

而就在這時,司徒墨冉深眸徒然又冷了幾分,簡直就寒的害人,那面孔更是黑的讓人不敢言語。

隨之車廂之上傳來了「砰」一聲的響動,好似重物砸落,接而蘊含著修為與靈氣的話語回蕩於寂靜的四下:「穆丫頭,怎麼不跟本殿告個別就走了,本殿可是及其傷心,所以決定追隨汝以補傷痛。」

穆傾情聽著耳熟的聲音才將調動周身準備戰鬥的靈氣回歸丹田。

原來是他,放鬆戰備狀態的同時不免有一絲尷尬。

看來她忘了的不止小鳳,當初這傢伙也受她連累而有走火入魔之狀,竟然是把這茬給忘了,想來竟有幾分羞愧之情,不由瞪了眼依舊黑臉的某妖孽。

她還真的太多「重色輕友」了些,一直惦念這妖孽,忘了小鳳,忘了被她連累負傷的閻浩月……

不行她得在仔細想想還忘了什麼~~!

太尷尬了!

穆傾情絕對不會承認她這是被美色所誤,一定是這妖孽亂她心智的,對,一定是。

所以,自覺為自己尷尬開拓找理由的穆傾情便又將一切歸功於可憐的替罪羊鈺王爺了,不由又瞪了一眼。

而原本黑臉的鈺王爺則不明所以的摸了摸鼻子。

他家丫頭這是怎麼了,一頓哀怨的小眼神,他貌似沒做什麼惹丫頭不開心的事情吧!

就連那兩個小燈泡他不也是哄著的沒說任何重話過嗎?

難道是因為追上來的這討厭鬼?

一定是了,否則他溫柔的丫頭怎麼會無故瞪他。

司徒墨冉以為自己真相了,所以心中對閻浩月這個死皮賴臉的傢伙就又記了一筆,待丫頭不注意之時他一定要討回,

話說,鈺王爺您哪隻眼睛看出來穆傾情溫柔了?那無良腹黑起來的模樣不跟您簡直如出一轍嗎?還真是情人眼裡出西施。

而剛剛費力趕來的閻浩月還不知道被某妖孽濃重的記了一筆。

總之由於他的突然降臨,讓毫無準備,隨時備戰的暗夜便猛然拉緊了韁繩使得疾馳中的赤兔麒麟馬被迫猛然停了下來。

結果不可言喻。

閻浩月還未站穩,疾馳的追加速的赤兔麒麟儼然是一件及其費力費靈氣的事情,若不是他修為高超恐怕累死也追不上,就這麼的突然停滯,讓他未站穩,未能喘口氣的疲憊身體由著慣性而飛了出去。

想來疾馳的赤兔麒麟,那可是如風般的速度,自然所帶來的連鎖反應也絕非一般,並且閻浩月顯然連喘息都未曾給他,身體疲乏,所以…….

拋物線飛的很是優美,最後落地,若不是他反應及時恐怕就得硬生生的撞古木之上,還好他反應敏捷,最後時機,一個側滾,滾了幾圈是灰頭土臉的落了地。

隨然有些狼狽,不過這可比猛然撞樹上強的不是一星半點。

暗夜與陌離本還戒備的緊,在看清來人之後,戒備未松,可是卻是很不厚道的笑了出來。

這人他們是認識的,自閻王殿出來,隨不知他與王爺有何等聯繫,不過身旁伺候許久的他二人,並未在自家主子身上發現類似於殺意的東西。

相想必對方不會是死敵,可出於自身職責,他們還是不會因為是熟人而放鬆警惕。

閻浩月是「優雅」的著陸了,一身灰塵染髒了那神秘漆黑的緊身長袍,同時絲毫不符合氣質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略白的俊美面龐完全沒有了平時的陰鷙,一副要死不活,死皮賴臉的模樣,咒罵道:「司徒墨冉,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看到勞資你就加快速度是不是?還******突然停車,你絕壁是故意的……」

然還未等他「潑婦罵街」般的罵完,那停滯的馬車車門一開,掠過一道殘影落在他的不遠處。

司徒墨冉黑著稜角分明的面龐,眸色陰翳且冰冷,居高臨下語氣不善道:「本王就是故意的,對於不請自來之人,這還算是最客氣的。」

暗夜與陌離未動,堅守馬車,他們是知曉最該做什麼事情的。

相比伴在王爺左右,他們相信主子更希望他們能時刻保護未來的主母。

況且咽眼下這情形不像是要打起來。

他二人靜候而車廂內的穆傾情還在反思她是否還忘記了什麼。

終於想起來她還忘了什麼的穆傾情也下了馬車。

然,還想跟司徒墨冉回嘴的閻浩月在看見穆傾情的倩影后,一個起身乾淨利落,隨手還揮掉了衣袍上的塵土,神采奕奕,絲毫看不見剛才的疲憊與窘迫,一抹自認燦爛的笑容,愉悅道:「丫頭,如此焦急來件本殿嗎?不妄本殿費力前來。」

而穆傾情只給了一個淡漠的眼神便快速掠過了他身上,轉眸去看司司徒墨冉道:「可曾遇到傻蛋?」

她方才一反思,才終於又發現了還有一個傢伙被她遺忘了。

那就是當時吸收陰氣的傻蛋。

穆傾情倒不是不想與閻浩月說話,她這人隨然淡漠清冷,但還知道好賴,閻浩月對她幫助頗多不會連幾句問候都吝嗇的,不過,顯然是很尷尬遺忘了這個為她負傷的人,所以以穆傾情的性子就是直接忽視便好了……

被忽視的閻浩月,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有一顆玻璃琉璃心,現在碎了一地……

對於丫頭忽視某人的舉動,完全取悅了黑臉的鈺王爺。

他幾步迅速來到穆傾情身旁,溫柔的低沉道:「傻蛋還在龍藤戒裡面壁呢,居然自顧自修鍊,不顧主子安危,丫頭就是太過心軟,讓它們越發分不清主次。」

「額~~!」穆傾情略顯尷尬,不由替傻蛋辯解道:「是我讓他修鍊的,況且當時情況緊急,並不是他可阻止的,所以你將他放出來吧!」

司徒墨冉凝視丫頭略乞求的眼神,深眸中流轉著寵溺與無奈,修長玉指點了點她的鼻尖,聲音溫柔道:你呀!」 終究還是抵不過丫頭的眼神攻勢,心中一動,一道巨大身影便耷拉著腦袋利於一旁。

傻蛋還在面壁,已然是開了智的神級傀儡,自然懂得自身失職使主子失蹤。

反思自責的面壁間,突然換了個場景還有些呆楞,在當抬頭看見主人之後那張空洞呆木的面龐居然閃現出叫做激動的神采。

穆傾情明白只要有關她的一切那妖孽都會格外的緊張與小題大做,對此她也只能頗有些無奈的甜蜜承受。

想必這被他認定失職的傻蛋肯定是討不到什麼好臉色,而事實是她命令傻蛋去吸收陰氣的。

況且以傻蛋的能力對於蓄謀已久的墨冉它根本就不堪一擊。

對於這個偶得的神級傀儡她明白,這傢伙不是心甘情願認主,而是被她哄騙的,但自始至終也從未做過對她有絲毫不利的事情,反倒助力良多。

至於是否從心底認主這事,穆傾情不急,她有那個自信能讓傻蛋心悅誠服從心底承認她這個主人。

神級傀儡,低階不顯神威,可是能力越提升,那本身的威懾能力與戰鬥能力絕非一般修鍊者可睥睨。

司徒墨冉冷眸掠過一眼還有些呆楞的傻蛋,不滿之色一覽無餘,可還是一句話不曾言語,靜默的矗立在一旁等待穆傾情去處理。

他是要做丫頭堅強的後盾而不是處處管制折掉丫頭羽翼的儈子手。

隨然他真的很想將丫頭囚禁道只能他一人可見的地方……

不過聰慧如他怎會不知那是將丫頭越推越遠點舉動。

所以他極力的剋制那變態的恐怖獨佔欲,卻不是說他就真的能允許丫頭身旁出現別的異性。

司徒墨冉凌厲一道光芒射向後方有些自我厭棄的閻浩月。

閻浩月莫名的感到了危險氣息,自然知曉發出危險氣息的是誰,略帶挑釁的回視。

只是他的心中頗有些底氣不足。

要不要這麼見他如空氣般?

閻浩月深深有種被無視之感,他這絕度是來找虐的,看人家那一團和氣的溫馨氣氛才和諧的很,反倒是他這個鶴立雞群的人顯得很尷尬。

不過向來閻浩月就不知尷尬為何物,總之心底的不舒服之感一晃而過,便又揚起燦爛的笑容。

此次他學聰明了,很是「乖巧」的立在一旁等待穆傾情處理完自己受寵的事情。

他就不相信那個冷情的丫頭能始終忽略他的存在……

不知為何,這丫頭越不理他,越淡漠冷情,他就越想看到這丫頭跳腳,暴跳如雷的模樣,那一定非常有趣。

所以說閻浩月你真的有受虐傾向是吧?是吧!

而明顯感覺到一抹冷炙警告到眼神,閻浩月挑了挑眉,一副無所謂,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然,穆傾情並未發現其二人神色間的刀光劍影,她略帶調笑的看著呆楞的用那雙空洞的眼眸注視她的傻蛋道:「就幾日不見就不認得你家主子了?」

「主,主,主人.」傻蛋激動的有些手舞足蹈。

天知道它這些日子被男主人關到一個什麼都沒有一片混沌的地界是什麼心情。

那種寂寥與孤獨是在遇到穆傾情之後再也不曾出現過的感覺,險些讓它有些忘了當初若不是穆傾情它還繼續被關在那暗無天日的地宮中不能動也不能言語,更是沒有思維的如同死物。

如今開了智的它是絕對不會再想回到那種暗無天日的生活

一直覺得這麼弱的人類不配駕馭它這等神級傀儡,可偏偏是這人將它解救出無限孤寂中,並且從未對它苛責,反倒相對平等如同朋友般的對待,給了它獸寵不可能擁有的尊重。

若是這人真的命令它去做任何事想必有契約在它也是不能反抗的,倒是可以反噬契約主得到解脫,可那樣對自身的傷害也是致命的。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或是實力絕對能碾壓過契約主,獸寵就是在被不人道待遇也不會輕易選擇弒主。

況且它雖然覺得這個主人實力太弱,卻是從未生過弒主脫離的想法。

不過這次的事情顯然對它衝擊很大,讓它開智不久,還不太靈光的腦子知道了穆傾情究竟賦予了它什麼。

它終究是從心底有所改變,想要承認了這個主子。

不過不善言辭的它不懂的如何說,反倒是激動的有些磕巴。

面對磕磕巴巴說話的傻蛋,穆傾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