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期待李子木給自己帶來驚喜的同時,也想為胡江海他們送去驚喜。

。周杏更有信心了,「林進他出軌,帶給我精神的傷害很大,對方天天來家裡鬧事,讓我擔驚受怕的,他不認錯不說,還打我,你們看看我這臉。」

周杏轉過身對著門外,把紅腫的臉露出所有村民看,「我要求他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和醫藥費,共計1500元。」

「不可能!」林進都不需要他爹開口,直接拒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991章你這是搶了公路局的活了 楊贈月和白徴商量了一下,讓它打頭陣,去找剩下的屍~山。

找到后就傳信給她,她立刻趕到,然後殺死那些煞,再讓羅灝白放火燒光屍~體。

燒完就走,封家人想要趕過來也沒那麼快。

他們的速度可趕不上白徴。

楊贈月想了一會,這方案只能她和羅灝白兩人去。

九霄和范景剛,周青瑩還有江蓉得留在原地,她和羅灝白跟著白徴的軌跡走。

人太多的話,目標太明顯。

而且速度會慢很多。

必須帶羅灝白,因為他的火屬性異能非常有用。

能夠將那些煞和腐~屍徹底燒掉,那些腐~屍如果不燒的話,楊贈月擔心以後會出現變故。

楊贈月和九霄商量了一下后,九霄沒有反對。

幾人也知道自己跟著去會拖楊贈月的後腿,於是想都沒想就同意了她的這個方案。

「你儘管去吧,我們會小心的。」九霄神情認真。

這件事他們幫不了,但保護自己還是可以的。

「嗯,這附近我都設了障礙,這些人想要破掉需要花點時間和功夫。」楊贈月在這附近灑了九寰的花粉,能夠維持三十六小時。

等她將剩下的屍~山都毀掉后,再來帶九霄他們離開。

如果只有她和羅灝白兩人,她的速度不會降低,能節省很多時間。

九霄他們都清楚時間上的緊迫,於是讓她放心去。

在離開之前,楊贈月用異植設置了屏障,又結了印記將這裡徹底隱藏起來。

九霄他們的食物不會成問題,她就算離開三天這裡也安全得很。

楊贈月看了看四周,還是不放心,於是,她將炫琅從手釧上取了下來,滴了一滴血,將炫琅喚醒。

看著蘇醒的炫琅,楊贈月平和的將目前的情況告訴了它,請它幫忙看守這裡。

炫琅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楊贈月:「你放心去吧,這裡我守著絕對安全。」

經過這陣子的休養生息,炫琅的實力恢復得不錯。

花嫣山靈氣充沛,它醒來正好可以多吸收一些。

「嗯,如果有什麼緊急情況,麻煩你將這張符文傳給我,我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

「好的。」

炫琅不愧是十二隻里的首領,十分沉穩,有它看守這裡,楊贈月就更放心了。

炫琅還貼心的讓楊贈月注意安全,那些煞也要清理乾淨。

又交代了炫琅一些事後,她和羅灝白就跳下懸崖,跟著白徴的飛行軌跡快速奔走。

所過之處,異植將痕迹清除得乾乾淨淨。

羅灝白緊緊跟在楊贈月身後,腳力不夠時,楊贈月就讓異植帶著他狂奔。

一路上,碰到封家人兩人就提前繞道。

實在避不開的,楊贈月只能將速度提到最快,封家進山搜尋的人感到好像有一股風從身邊經過,卻沒發現什麼東西,也就沒在意。

白徴在天空飛翔,很快就找到了下一個屍~山堆放點。

楊贈月只比它晚了十多分鐘到達。

看到這裡的情況和之前見到的一樣,楊贈月沒有猶豫,拿出元靈弓就開始射擊。

那些影子紛紛消散。

來不及掙扎。

封凌海此刻正在這裡的不遠處,多少聽到了一點響動。

於是立刻帶著人追趕過來。

讓他覺得詭異的是,一路上他都能看到有幾道影子一掠而過,卻怎麼都無法靠近。

這讓他懷疑是不是又碰到了傳說中的「鬼~打~牆」。

於是封凌海讓人停了下來,「先別動,我們可能又中計了。」

現在的情況,或許有什麼他們不清楚的異能出現了。

要不然他們怎麼會一直無法接近楊贈月。

封凌海拿出了一個羅盤一樣的東西,割開手掌心將自己的血滴在了上面,口中念念有詞。

「散!」

沒一會,他們面前的路和山川有了變化。

果然是進入了楊贈月的陷阱。

這條路楊贈月撒了九寰的花粉,因為範圍太大,所以才被封凌海破解了。

封凌海看著四周,發現他們早就偏離了方向。

距離那個屍~山更遠了。

好在之前他用了傳聲符,將楊贈月現在在花嫣山的位置告訴了其他守衛者,讓他們提高警惕。

但是因為守護者並不能時刻呆在屍~山查看情況,所以可能會給楊贈月可趁之機。

封凌海決定趕往最近的一個煉煞~屍~山,可惜仍然晚了一步。

這裡已經被燒成了灰燼。

羅灝白最近異能提升速度很快,放出的火也越來越精純。

再加上燃油,這裡只幾分鐘內就能變成一片了廢墟。

羅灝白見識過的屍體不下百具,可這麼多的,堆成山的屍體,還是第一次在花嫣山見到。

他雖然早已經對生死看得很淡,卻知道別人的命也是命。

這些人,死得太冤了。

「妹子,這些人,會有來生嗎?」既然人可以修仙,那這些死去的魂靈,有沒有可能擁有來生。

楊贈月搖頭:「這個我不清楚,或許,有吧。」

楊贈月也希望有。

這樣的話,此生沒有得到,或者享用過的幸福,就可以繼續。

羅灝白看著這片觸目驚心的屍~山,第一次想有將人千刀萬剮的衝動。

「我還以為,是末世的來臨讓人類非自然死亡,沒想到會是人為。」羅灝白說到。

「嗯,大概死去的這些人也沒想到吧。」

在這些屍~體化為灰燼后,楊贈月找了個高處,坐下,憐憫的俯視著山谷里的黑色灰燼,接著,口中發出了一串悠揚的音調。

楊贈月在吟唱。

羅灝白聽不懂她口中發出的音調,只覺得聽了之後,自己心中變得平和,安穩。

楊贈月的聲音中傳出的力量,直達心底。

很神奇。

彷彿撫慰了一切苦難。

在她的聲音中,天地間的一切不安似乎都不見了。

羅灝白能感知到此刻山谷的平靜,和剛剛到這裡的時候完全不同。

就連自己,心中都有了變化。

羅灝白在不遠處看著,女子的聲音很清冷,周身似乎有一層光暈籠罩著。

灰色的光穿過了她的長發,在吟唱結束后,山谷恢復了平靜。

之前的山谷,有躁動,不安,怨恨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和能量。

而此刻,除了風的呼嘯聲,山谷已經沒了其他雜音。

楊贈月睜開眼,慈悲的看著谷底,在心中念了一句:安息吧。

又默默坐了十分鐘,楊贈月才站起來,眼睛仍然看著谷底,卻對羅灝白說到:「走吧,羅大哥,我們去下一個地方。」

「嗯。」

他們毀去這個屍~山花了一個多小時,剩下的還有那麼多,不眠不休也得花上一天一夜。

途中還要趕路。

楊贈月每一次都讓異植好好將骨灰掩埋,又給這些往生的人念了一遍陸行雲留下的安息決才離開。

平息這裡的冤魂。

楊贈月能感受到這裡的怨氣很重,因為這些人是生生被活~剮而死,就是為了讓那些影子吸食他們死後散出的氣。

怨,痛,恨,不甘,各種恐懼,總之,越是死得痛苦,影子成長得就越快。

那些影子將死者的這些氣化為了自己的血肉,這樣煉製出來的煞,才能為封家所用。

羅灝白這一路上都十分沉默,他實在看不透這個封家的所為。

原本倖存者就不多,封家竟然還用倖存的人類來煉煞。

這是何等的喪盡天良。

他們不怕禍及子孫?

末世來臨后,靈氣復甦,因果循環就會出現,種下這麼多的因,他們不怕自食其果?

楊贈月覺得或許封家口中的那位老祖有解決這些的辦法。

陸行雲叮囑她不要妄動殺機,是為了以後能更平順。

並不是一定不能解。

只是代價大了些。

羅灝白問楊贈月:「四崑山附近消失得那些人,會不會也是這樣的結果?」

楊贈月搖頭:「不一定,或許他們被人帶去了異世界。」

那邊的人過不來,可沒說這裡的人過不去。

想起之前他們在星空中看到的那個陣法,楊贈月大膽猜測到。

羅灝白:「你是說,他們被傳送到了另外的世界?」

楊贈月點頭,「這是唯一的可能。」

如果都死去了的話,肯定會留下屍體吧,不可能什麼都沒留下。

楊贈月猜測,師傅和范景剛前生會不會,也是被傳送到了異世界。

所以她找遍中維大地,都沒能找到師傅。

兩人一路上只有幾句簡單的話,白徴在天上只要找到了新的屍~山,就俯衝下來告訴楊贈月。

兩人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封凌海發現他總是慢了楊贈月一步,這樣的話,花嫣山會被她夷為平地的。

封凌海將這裡的情況告訴封無言后,封無言癱坐在了椅子上。

不明白怎麼就惹上了這麼個煞神,毀了一個還不夠,這是要把封家末世后的基業連根拔起呀。

封無言只得將氣撒在了封書鑒身上,認為要不是他在雲茫山把楊贈月惹惱了,她就不會來花嫣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