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在心裡說:我就是找遍全市,也要把我心愛的妻子找到呀!

他輾轉飛到了美的首都。

王富強就開始到各大院校去尋找老婆,可他一連找了幾天,連老婆的人影也沒找到。


於是王富強就在附近的各個城市,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只要有醫學博士的院校,他都去尋找。

可他找了一個又一個醫學的高等院校,仍然無有妻子半點消息。

王富強原來在醫院接受的疑難雜症的老病號們,都是由他這位王主任醫師親自負責治療的。

他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

他臨出發時再三交待助手王朝陽醫師說:「你務必要代替我,對每一位病人負責到底,要做到精醫求精,不可有半點馬虎。

因為這關係著每一位病人的生命的大問題。」助手鄭重地答應了。

他才坐著飛機輾轉去找親愛的老婆了。

這邊的王宏遠一聽說兒子去美,一連找了好多個城市也沒找著兒媳婦。

爸爸每天就給兒子打電話,詢問那裡的情況,兒子每天都回答說沒有一點張文雅的消息。

王宏達對兒子說:「富強你在美慢慢找啊,家裡的一切事情交給老爸。

你要是找不到你老婆,咱們家可怎麼跟你岳父家交代呀?

那你的岳父岳母和文雅的妹妹們,不得急死呀!

所以我建議你,先不要告訴張家人,文雅失蹤的的事情,免得張家人著急上火的啊!

王富強答應,自己不告訴岳父一家人,張文雅失聯的事情。

他又擴大範圍,又找了美那邊的好幾個大城市,還是沒有一丁點老婆和她閨蜜的消息。

王富強的心情十分沉重,也很無奈奈何。

他根本沒心情去理髮,也沒心情去刮鬍子,整個人一下子憔悴了許多。

看起來蒼老了十來歲。

他就像泄了氣的皮球,無精打采地回國了。

他來到了家裡后,把自己關起來生悶氣。

媽媽和爸爸問他:你是怎樣找帥帥媽的?怎麼會找不到她呢?

王富強就把自己是如何尋找的,一五一十地跟爹娘說了說。

他的爹媽急地搓手頓足,老兩口急地像熱鍋上的螞蟻。

父親對兒子說:「我想來想去,富強你還是給你岳父岳母打電話,把文雅失聯的事,如實跟你的岳父岳母說一下吧。」


王富強他帶著負罪感,抽泣著淚流滿面地說:爸爸,我也覺得,我還是親自到岳父家,去負荊請罪吧。

畢竟是張文雅的失聯,是我一手造成的。

爹娘督促他趕緊去跟張家長輩道歉。

次日,王富強坐上了飛機,飛到了新鄭機場,才下了飛機,又乘坐一輛計程車,直接來到了岳父家下了車。

岳父岳母見到女婿陰沉著臉,走進了家門。

他們還當是她們小夫妻吵架了呢。

即便是這個臉相,他們還是高興地不得了。

張光明夫婦倆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拿各種水果,還有點心啥的招待大閨女女婿。

常言說:「一個女婿半個兒嘛。」

這讓王富強的愧疚感,更加強烈了。

他覺得自己真是無地自容啊。

當他把張文雅流產的事,小帥帥丟失的事,自己做的「那***」的事,讓那女人懷孕之事,以及文雅失聯的事,一一全盤托出了自家發生的這一系列的不幸之事後。

張光明和李月娥,聽了大女婿說的這些驚心動魄的事情,感到萬分的震驚。

王富強說這一席話中間幾次哽咽,張光明夫婦,特別是聽到他說的自己的大女兒遭受的這一件件,讓她痛不欲生的事情。

兩口子的嘴唇顫抖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傷傷的心情,淚水奪眶而出,嘩嘩流個不停。

李月娥一下子就氣暈了過去。

王富強趕緊走到岳母的跟前,正要用手去攙扶岳母時,被岳父騰地推來了手臂。

張光明他一股惱火湧上頭頂,氣呼呼地說:「起開你的手,給我走開!」

張光明急忙掐老婆的人中,李月娥才慢慢地蘇醒過來,她就嚎啕大哭起來。

她淚眼汪汪的看著女婿說;富強啊富強,當初俺把大女兒嫁給你,是因為文雅認為你誠實穩重,善良厚道,沒想到啊,沒想到你竟然會做出沾花惹草的來傷害她呀!

你對得起她對你的一片真心嗎?

王富強他用一雙淚眼望著岳母那傷心欲絕的臉,他低下了頭凝噎著,連連道歉說:「爸,媽,是我錯了。

是我對不起文雅呀!我對不起她、對不起她呀!」

張光明他也是泣不成聲。他又說:富強啊富強,你真不該做對不起文雅的事。


那丫頭打小受什麼委屈,都是飲泣吞聲啊!

張光明是十分氣憤地對大女婿說的這兩句話。

王富強也是泣涕如雨,淚水漣漣地又說:「爸對不起!媽對不起!

你們打我,罵我吧。是我對不起文雅呀!

我愧對你們張家人呀……」

張光明夫婦越聽越難過,傷心的淚水止不住地流。

李月娥嘴唇顫抖著哭著說:「你說這麼多的不幸的事兒,隔誰身上,誰能會受得了啊!

啊?

我那苦命的孩子,咋啥壞事都讓她遇上了呢?」

她忽然像瘋了一樣站起來,指著王富強的鼻子…… 「我要謝謝你呀!

我到了醫院蘇醒過來后,我聽說有位老外的美男子,給醫院打電話救了我。

我也沒想到會是你呀?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

我太感謝你了!」她忙給斯蒂文鄭重地鞠躬表示感謝。

斯蒂文他撫著張文雅的胳膊說:「張女士,你不要這麼客氣嘛!」

張文雅接著說:「我也沒想到啊?我們竟然是這麼離奇地相遇了。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她一臉喜出望外的表情,看著斯蒂文說這些話。

張文雅忽然又說:哦,你不但救了我,還救了我大妹妹未來的小姑子吳學睿。是吧?

「是的。我跟你說,還有更離奇的事情,讓咱們高興呢!

那就是你的媽媽跟代表牧野花村的村支書,也就是我爸爸,倆人簽訂供銷合同。是不是值得咱倆高興啊!?」

斯蒂文瞪大了雙眼,拍了一下手驚呼道:「哇,是啊。我這會兒才知道,我媽咪空中說得牧野花村的那位了不起的村支書,就是你的父親。

誒呀呀,就是值得咱們高興啊!

張文雅流露出久違的微笑。

斯蒂文他跟張文雅又笑著說:我們一家人,都對華夏有種很特殊的情感。因為我媽咪是華夏人。


「哦,我聽父親跟我說起過你的爹地和媽咪的事。

我爸爸跟我說,你的爹地和媽咪是大學時的同桌,倆人一見鍾情,你媽咪和你爹地,談了三年的戀愛,她才和你爹地結婚的。

婚後就一直定居在美。是這樣的嗎?」張文雅想確定一下就問。

斯蒂文點點頭。

他說:我媽咪思鄉心切,就在你們那裡的京城買了一座別墅……

張文雅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異國他鄉,還能碰到救命恩人。

而且他說自己還是個華夏通。

最重要的是,斯蒂文還說會華夏的漢語和自己進行交流呢!

這讓張文雅孤寂的心,瞬間得到了安慰。

斯蒂文領著張文雅朝前走,她看到年輕有為的醫學家,創辦的這個醫學院校里,招收的有大專生教學樓、大學本科生教學樓、研究生教學樓、博士生教學樓。

張文雅從進門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邊。

看起來,這個學校的形式頗具規模,看那一座座一排排的雄偉的高樓林立,可稱得上蔚為壯觀。

學校里有各種體育場……其中有很大的足球場、有很大的籃球場最為寬闊廣大。

學校的花園更是百花爭艷,花樹一排排的花枝招展,美不勝收。

張文雅一邊走,一邊對斯蒂文說:「我想再在這個城市找份工作,你能幫我找一份薪水高一點的工作嗎?」

斯蒂文他笑著說:我媽咪準備找一位來自華夏的漂亮女人,不過來應聘的女士必須得會用中文唱歌、唱戲。

我媽咪還要求她,必須得會跳華夏的舞蹈。

老人家還要求她會彈琴、會下棋、會畫華夏的景區的畫、會詠詩賦詞的知性女。

你說我媽咪這樣要求全能的女佣人,在我們這裡確實很難找到啊。

我媽咪還想找一位華夏來的會做中餐的女廚師,還招聘……

此時的張文雅,她很慶幸自己從小跟著父親學會了詠詩賦詞,還有繪畫和下棋。

自己在京城上學時,在給教授夫婦的兒子當家教時,又跟著教授夫婦學到了唱歌和唱戲,彈琴的本領。

張文雅想到這兒時,就蠻有自信地說:「斯蒂文先生,你媽咪要求的我樣樣熟練。

我相信自己能勝任這份工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