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剛才使出了修改版的流星一劍,犧牲了一些度,但威力比以前更加強大。

但儘管如此,他的流星一劍在度上依舊比暗香和飄香快一些。

因此,當他們交手的時候,周清一劍就將暗香和飄香兩個人徹底打敗。

這一戰,暗香和飄香都盡了全力,而且她們的實力更遠在周清之前,但她們對招式的使用熟練程度以及招式的等級上徹底敗給了周清,這才是她們慘敗的原因。

但周清也不好過,剛才那一劍已經消耗了他全部力量。

如果此時隨便冒出一個武者,就能將全部內力消耗殆盡的他打死。

過了片刻,周清就看到那兩具屍體的面容已經被毒藥徹底毀掉了,根本看不出原來的樣子。

即便他將那兩具屍體交給星月書院的長老去辨認,他估計那些長老們絕對沒有辦法能夠將她們辨認出來。

「噗!我要馬上離開這裡!」

周清走上前,他本想將那兩個女人的屍體裝進儲物戒指,但轉念一想就放棄了。

「萬一這兩個殺手身上有跟蹤印記,到時候那個幕後真兇就會跟蹤到我的位置了。萬一到時候那個幕後真兇她們是我殺死的,那就百口難辨了!」

他匆匆在那兩個女殺手身上摸了一陣,但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從那兩個女殺手身上找到任何線索。

「不愧是職業殺手啊!身上只有殺人用的毒藥!」

對那兩個女殺手身上的毒藥,他沒有任何興趣,如果換了以前,他肯定會想辦法好好利用這兩具屍體,查找幕後真兇。

但他知道現在的他必須要忍,不能搶出頭。畢竟,他還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派出兩個職業殺手來殺他。

在沒有足夠的證據之前,他可不想亂猜,只能以後萬事謹慎心行事。

周清馬上逃離原地,他不想引來不必要麻煩。

對於那兩個被他殺死的職業殺手,他因為現在內力徹底消耗的緣故,沒有辦法將她們掩埋。

繼承者的千萬新娘 就在星劫祭某處,正在閉關的袁青衣感應到身上的一塊銘牌出現了狀態,她神識掃視了一下,馬上面色大變。

「什麼?暗香和飄香都死了?」

袁青衣不敢相信自己培養多年的冷酷殺手會蠢笨到連一個融合六星的武者都擺不平。

「兩個廢物!」

袁青衣對她們的死完全不會感到一難過,她只想知道為什麼她派出的兩個職業殺手都死了。

過了一會,她才反應過來:「一定是周清的身邊有高手在保護著他!不知道那兩個人會不會將我給供出來?」

恨重逢:天賜孽緣 一時間,她心裡有些忐忑不安。

暗香和飄香雖然厲害,但如果讓她們碰上星月書院長老級別的人物,足夠她們喝一壺的。

「幸好現在死無對證!」

唯一能夠讓袁青衣感到欣慰的就是她肯定暗香和飄香真的死了,即便周清身邊的高手知道是她做的,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她。

「我還是先去找程輝庇護一下!」

袁青衣可不想出現什麼紕漏,她眼珠子一轉,就想到了程輝長老。

程輝長老是她的情人,他們經常背著他們各自的愛人干苟且之事。

袁青衣當下沒有任何猶豫,身子一閃,就化為一道金虹去找她的情人程輝了。

周清逃離他擊殺那兩大職業殺手的地方足有十多公里后,他就找了一處較為隱秘的地方閉關。

他要儘快恢復實力,他不知道那個幕後真兇還會不會派出更厲害的高手前往暗殺他。

半天時間過去了,他總算徹底恢復了全部實力。

「好,繼續前進!」

雖然知道前方極有可能還存在被人暗殺的危險,但進入星劫祭之後,他就不能輕易放棄這一次天賜良機。

不管怎麼,他覺得這裡是他的福地,至少他在這裡得到兩件不錯的寶物。

「沒人會覺得自己身上的寶物太多的!我對寶物的態度當然是越多越好!誰也不準這裡還會不會出現什麼意想不到的寶物呢!」

恢復實力后,周清就繼續在此地尋找合適他修鍊的金系星魂。

如果在以前,他體內沒有任何金系星魂,就註定他無法融合任何和金系星魂有關的星魂,但現在他的魂海出現異變,他能融合金系星魂。

經過一番挑選,最後周清選擇了中級星魂金光雀。

這一種中級金系星魂天生具有一種很強的天賦能力,那就是驚人的飛行度。

選定金光雀之後,周清就開始對金光雀星魂進行鞏固,一天時間過去之後,他的金光雀就凝聚成星痕了。

再過一天,周清就來到了適合土系星魂星武者修鍊的區域,這一次,他經過認真挑選和斟酌,最後選定了裂天靈甲作為他的土系星魂。

裂天靈甲屬於穿山甲的一種類型,它最擅長土遁了。

雖然周清之前從食人花星魂那裡獲得土遁的能力,但它的土遁能力始終讓他不滿意。

反正現在的他只能選擇中級星魂來修鍊,那還不如選擇逃遁天賦能力較強的星魂作為他的星魂呢。

「呼!總算湊齊五行星魂了,不知道接下來會生什麼事情。」

雖然金光雀和裂天靈甲相對其他三種不同屬性的星魂來顯得雞肋,但有總好過沒有,

湊齊五種不同屬性的星魂后,周清想知道魂海或者真我之魂會生什麼變化。 不過,讓周清感到失望的是,無論他怎麼努力嘗試,魂海或者真我之魂依舊沒有生任何變化。

「卧槽!」

周清心情無比鬱悶,他原本以為自己融合了五行星魂,應該會讓魂海或真我之魂生變化。然而,結果讓他大失所望。

「看來,可能跟五行星魂現在實力太弱有關。」

周清摸摸鼻子,他心裡想了一下就覺得五星合一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完成的,也就沒繼續將此事放在心上。

他現在沒有感應到星劫祭法陣中存在問題,當然不會擔心星劫祭法陣會隨時爆的問題了。

就在他到處尋找合適星魂修鍊資源的路途上,他看到前方一片密林中竟然倒下了一大堆的星月書院內門弟子。

那些內門弟子身上沒有傷痕,但體內已然毫無生機,全部都死了。

從癥狀來看,倒有些像是被妖族大能吞噬掉生機一樣。

「怪了,這些死者身上的特徵太像被妖族大能吞噬全部生命精元了,難道這裡混進了妖族大能?」

周清仔細檢查了一下四周,很快就給感應到在附近存在一股詭異的能量。

他曾經和妖族大能打過交道,知道他們的氣息是怎樣的。

因此,他馬上判斷那一股詭異的氣息就是源自妖族大能的。

「沒錯,這裡的確曾經有妖族大能來過!」

周清面色微微一變,以他現在融合六星的實力,當然不想招惹那些實力恐怖的妖族大能。

「只是這個妖族大能也未免太恐怖了吧,到底是什麼樣的妖族大能能夠殺死這麼多人,而且還只留下一些無關緊要痕迹的?」

痕迹?

周清頭腦中快閃過這兩個字,他接著想到自己應該仔細檢查清楚這些屍體的死因。

他之前用神識掃視了一下這些屍體的表面,然而卻都被一層淡淡的詭異能量擋住了。

就在他檢查的時候,前方出現了兩個內門弟子。

「那個弟子,你不要隨便靠近它們,它們已經被妖族大能殺死了,隨時會妖化!」其中一個內門弟子朝周清高聲喊道。

妖化?

「好!好!我知道了!」看來星月書院已經注意到這些屍體,周清就閃到一邊,讓星月書院的長老們去解決。

過了片刻,就有一大群星月書院的內門弟子從前面走了過來,周清看到在那一群人當中就有張玉菱和蔣雄。

周清趕緊走了上前,和他們走在一起。

「這裡生了什麼事?」周清問道蔣雄。

蔣雄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們靠近這裡的時候就現這裡已經躺了一地的屍體!一些檢查過屍體的長老們這是妖族大能幹的!」

「那些長老現在去追殺那個妖族大能了?」周清接著問道。

「不知道,等一下師門將會給我們通知!現在所有進入這裡的人都被召集起來了,可能等一下就要出去了!」蔣雄道。

「這麼快?」周清微微一驚,他並不著急著離開這裡,但如果星月書院提前結束星劫祭,他也沒有辦法。

就好像驗證蔣雄的話一樣,過了一會,周清就感應到四周圍再也沒有星劫祭法陣存在了。

「院長命令所有人馬上離開這裡,任何人都不能在這裡逗留!」

過了一會,一個長老就高聲叫喊了起來。

「走吧!」蔣雄就招呼周清一起離開這裡。

周清環顧了一下四周,現四周圍到處都是星月書院的長老。

那些長老就在附近布置了一些防禦法陣,以及一些攻擊法陣,看得出來,他們極有可能打算伏擊妖族大能。

「他們能成功嗎?為什麼在這裡會出現妖族大能?」

周清對星月書院了解不多,他自知自己實力低微,根本不可能攙和進入剿滅妖族大能的行動中。

當天,他就跟隨星月書院的一眾內門弟子,在一群長老的保護下,順利返回了星月書院本山中。

返回本山之後,像他這樣實力低微的內門弟子就被晾在一邊,長老們任由他們自由活動。

不少內門弟子看到之前慘烈的一幕,紛紛來到集市的交易場所大量購買各種靈丹妙藥以及防身玄兵。

雖然他們知道在過去的一千多年歷史中,根本沒有星月書院本山被攻破的事情生,但眾多內門弟子驟然間看到死去了至少上百名同伴,心裡難免留下陰影。於是,他們大量出手購買丹藥和玄兵,以防萬一。

和其他被嚇壞的內門弟子相比,周清則顯得非常淡定。

回到房間后,他就潛心閉關。

和其他星武者只需要一心凝練一種星魂不同的是,他需要凝練五種星魂。

起初,他還以為自己將會累成死狗,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可以凝練五種星魂,而且魂力消耗不大。

當然,他可是一種星魂一種星魂的凝練,並不是同時進行的。

雖然每一種星魂修鍊度極快,但他一天需要凝練五種星魂。因此,他還是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來提升星魂品階的。

「要想保持體內五種星魂平衡,就必須保持星魂等級一致,不能相差太大!」

周清凝練五種星魂,也不是平均分配時間的,而是根據他現在星魂的強弱程度來分配的。

實力強大的星魂他就花費少一些時間,而將剩餘的時間用來讓其他實力弱的星魂變得更加強大,尤其是他剛剛在星劫祭得到的三種星魂,那更是弱得可憐。

因此,他不得不花費很多時間來提升那三種星魂。

日子就在一天一天的修鍊中過去了。

等到了第三天,一個長老就傳出話來,告訴一眾內門弟子從今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妖族大能了,妖族大能已經被他們打跑了。

大部分內門弟子聽到這個消息后,個個呼喚雀躍,就放鬆了對妖族大能的警惕,該幹嘛就幹嘛。

倒是一邊的周清還保持著冷靜:「那妖族大能真被書院打跑了?該不會真相就是他們根本還沒有現那妖族大能的下落吧?」

周清分析了一陣,他覺得極有可能到現在為止星月書院依舊找不到那殺人的妖族大能的下落,不然的話星月書院的長老肯定會將這件事當做豐功偉績狠狠宣傳一番。

祖師爺寵妻法則 但現在他們沒有,就足以明他們沒有擒到那妖族大能。

「打跑?還不如根本抓不到那妖族大能?或者這裡面大有文章,堂堂星月書院竟然混進了一個妖族大能,這背後極有問題!」

周清分析道。 春去秋來,兩個月的時間稍縱即逝。

周清已經適應了星月書院的生活,並且每一天天還沒亮就和其他內門弟子一起在演練場修鍊武技。

本來,周清是不願意和其他內門弟子一起在演練場演練的,但就在一個月前,他體內魂海和真我之魂同時出現異動,這才讓他不得不每一天都要早早爬起來演練武技。

「如果只是靜坐修鍊,根本就不可能將五行星魂融合,要想融合五行星魂,還得靠運功變!」

本來,周清對具體如何融合五行星魂沒有不知道該怎麼操作,只能靠自己琢磨和探索。

但隨著他開始血鳳不死法第四蛻變運功變,他就現運功變竟然可以讓他的五行星魂更好地融合起來,而這融合度竟然是他以前的十倍。

在這種情況下,他自然選擇運功變來融合五行星魂。

「已經感到快要突破到融合七星的邊緣了!」

他現在的修鍊度慢也不慢,快也不快,在其他人眼中他的修鍊度只能算得上良好,但絕對和天才妖孽無關。

「在準備戰鬥之前,我先將體內五行星魂的星力全部轉成單一屬性的五行星力!只有轉成單一屬性的五行星力,才可以完成了五星合一的第一步!」

此時,周清魂海中的星力依舊是五種不同屬性的星力,看上去就非常混亂,而運功變正好幫他完美的解決了星力轉化的難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