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的劍意和刀意好不容易修鍊到大成和圓滿境,本以為算是縮短了跟李淵的距離,可是現在看來差距變的更大了。

對於劍意晉陞為劍魄他們根本毫無頭緒,就算是蕭瀟也是剛摸到門檻,想要真的跨進去卻也不知道這一輩子可不可以。

不要看他們幾十年的時間就能晉級為意境圓滿,以後還有千年的生命,但是就算有這麼悠久的生命他們也沒有絲毫的把握能夠晉陞。

因為他們在意境圓滿之後就明顯的感覺到,天地之間的壓迫,只要繼續參悟劍意那麼就會像是跟天地隔絕了一樣,所以他們幾乎放棄了這方面的參悟。

李淵知道這應該是這裡的主人搞的鬼,不會允許出現超過一定等級的存在。而他就沒有這樣的問題了,這些東西就算離開了幻境也是能夠保留下來的。

這試煉之地不愧是人族先輩留給人族的瑰寶,對人族的幫助實在太大了。畢竟人族的壽命在十大種族中是最短的,要是沒有辦法提升他們的修鍊速度話,恐怕還沒有能夠達到一定的實力的時候就已經壽終正寢了。

「時間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婉卿和凌兒他們怎麼樣了。「李淵雖然知道我在這裡呆的時間,放在外面也不過是一瞬間而已,但是心中的思戀卻怎麼也無法壓下,畢竟對他來說已經分別了幾十年了,甚至超過了兩輩子加起來的總和。

「大人,議會緊急會議,通知所有議員參見。」就在李淵沉思的時候外面傳來了自己管家的聲音。

李淵在五年前就在蕭瀟退出議會的時候接任了他的位置,成為了議會的議員,而秦天他們也同樣如此。就連柳宏也因為跟李淵他們的關係和自身的實力得到了一個名額。

整個議會一共有議員三十七人,但是並不是每次會議所有議員都會到的,畢竟大家都會閉關修鍊,不可能每次有事都要破關而出的。

李淵加入了五年一共也不過是參加過三次會議,其中兩次還是因為他正好出關休息碰到了才會參加的。而向今天這樣要求所有議員都必須參加的會議說明事情絕對是關係到整個人族安危的大事。

上一次李淵被逼出關參加的會議的時候,就是因為鬼族跟人族斷交的時候,也是李淵剛剛當上議員不久的時候。

這次會議不單單是王賢尊者,就連另外兩位閉關的尊者都破關參加了,這足以說明問題的嚴重性。今天又出現了一次,說明肯定不是小事,李淵不敢怠慢,大步的走了出去。

李淵走進議會大廳的時候,發現人基本上已經來全了,等他坐下還沒來得及跟秦天他們說兩句話,打聽一下發生了什麼,就聽到了王賢尊者的聲音。

「好了,人已經來齊了,沒有來的幾位議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會來參加這次的會議。」

環顧了一圈,李淵不由自主的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發現不在的幾位議員,基本上掌控著人族所有的正規部隊。

發現了這個問題,李淵基本上已經確定是發生了什麼,看來人族跟鬼族的戰爭已經是無法避免了。

沒有理會下面議論紛紛的議員們,王賢尊者咳嗽了一聲繼續說道:「我想有很多人已經接到了消息,在人鬼兩族的交界處,鬼族開始大量囤積部隊,從上個月開始,人數增長了三倍。」

「鬼族終於是忍不住了,想要滅亡我們人族,就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樣的好牙口了。」坐在王賢尊者右邊的老人臉色平靜的說道。

李淵點了點頭,這些年來他對人族的實力也有了不小的了解,光是凡塵後期圓滿的存在整個聖地少說也有四位數。這放在龍黃大陸根本不可想象,畢竟這裡的人只要有時間慢慢的積累下去總能夠晉陞到的,但是在龍黃大陸你對法則的領悟不到就算耗費的時間再久也沒有用。

這也造成了,一百個魂帝中都不已能夠有一個晉陞為天尊,這也是龍黃大陸上人族虛弱的重要原因。

「李淵,你跟秦天他們五個各自組建一個精銳小隊,人員由你們自己挑選,每隊十人。暫時不用你們上戰場,但是你們必須儘快培養起默契,等需要你們的時候必須能夠拉出來。」王賢尊者這個時候突然出李淵吩咐起來。

李淵愣了一下,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雖然不知道王賢尊者究竟想要幹什麼,但是他們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在這個關係到種族生死存亡的時候所有人都必須服從調派,並且竭盡全力。

在這個世界人族有一點不如龍黃大陸的就是,天道法則太過牢固,普通的見習靈師沒有辦法用魂詞調動天地之力給其他魂師加持,只有像李淵這樣的正式靈師,也就是靈塑師才能做到,極大的限制了人族的戰鬥力。

這恐怕也是王賢尊者為什麼將李淵編入到精銳隊伍里的原因,既然人數不夠,那就要夠精銳,到時候就能成為一把尖刀。

整個會議持續了半天的時間,將事情一一的安排下去,等會議一結束,所有人都面色嚴肅的走了出去,這個時候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他么根本不知道這鬼族究竟是在發什麼瘋,好好的怎麼會想要滅亡人族,這根本就在用一族的命運在賭博,就算是贏了又怎麼樣,能夠活下多少族人? 「你怎麼看,這麼倒霉的事情怎麼偏偏就是我們碰到了。」林星走在李淵的身邊有點不耐的說道,要知道魏晴剛剛給他生下一個胖小子,還沒有周歲呢。結果現在不單單是他連魏晴都要跟著上戰場,也怪不得他會抱怨。

「好了,既然鬼族想要斗,那我們就奉陪,難不成你小子害怕了。」秦天轉過頭現在說道。

幾人都要趕去聖地,在跟鬼族發生矛盾之後,人族就開始有意識的加強對人才的培養。現在人族的青年才俊們都在聖地苦修,待遇遠遠超過之前秦天他們的待遇。

「這次的事情不簡單,你們都注意一點,我知道一點內幕,並不是鬼族突然跟人族鬧翻,而是鬼族自己內部也出問題。」李淵不想他們大意之下出問題,還是小心的透露了一點東西。

一開始幾人還沒有在意,因為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雖然論修為他們還比老一輩的差一點,但是論起總體實力,他們自信在整個人族都是能夠排的上號的。

就算遇到什麼危險他們也相信憑他們的實力,想要逃跑還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現在聽到李淵這麼鄭重的警告,他們也不由的重視了起來。

要知道李淵雖然在幾人中是修為最低的,但是綜合實力卻是最強的,甚至他們五個人都沒有把握能夠勝他。他們甚至懷疑就算是人族那些老怪物中都不一定有人能夠壓制李淵的。

「你知道什麼,以鬼族的實力怎麼會出問題,難不成是神通鬼族擊敗了執杖鬼族?不應該啊,神通鬼族還沒有這樣實力,更何況去年我還跟薛楊交過手。」袁雄臉色凝重的問道。

李淵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抬頭看上天空,然後無奈的說道:」我們其實都是天道之下的一顆棋子,都是身不由己。「

說完李淵就走進了聖地,原來他們說著話已經來到了聖地之外。

見李淵似乎並不想說,秦天他們也不介意,反而是將李淵最後說的話記了下來。他們知道李淵不會無緣無故說這樣的話,肯定跟這次的事情有關。

聖地之中並沒有因為戰爭的來臨而有什麼變化,甚至是人族之中其實也沒有多大的變化,畢竟千萬年來一直處在和平之中。

加上平時也並不怎麼跟鬼族接觸,除了人族的高層其實很少有人感覺到兩族的緊張氣氛,最多也是覺的兩族的比試突然變的激烈起來。

其實李淵對自己的隊員早就有了打算,畢竟雖然並不怎麼跟這些小輩接觸,但是對一些天才還是有一定了解的,平時也看過他們的一點比賽。

李淵的邀請很順利,他的動作很快,比起他來,其他幾個人並沒有這麼著急去選人,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族,他們也要給自己的家族一定照顧。

對於李淵這些小一輩們對他的傳說實在是太過熟悉,不客氣的說,這些人幾乎是聽著他的傳說長大的,也就是最近幾年因為閉關修鍊才漸漸的少有名聲外傳。

但是對於這些能夠進入聖地之中的天之驕子來說,李淵這個名字一直是他們的偶像,也是他們的目標。

要是放在之前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們一定會要挑戰他的,可是自從他之前連魂劍都沒有顯現就將號稱聖地年輕一輩第一人的黃楊輕鬆擊敗之後就再沒有人妖挑戰他了,只有崇拜之情。

李淵的邀請在他們看來根本沒有辦法拒絕,能夠跟著自己的偶像一起戰鬥,在之前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算是熟悉一下,明天我們就正式進行合練,但時候所有人必須無條件服從安排,要是有人有意見的話,現在可以提出來。今天要是不提,明天就沒有機會了,就算是有什麼不滿也要憋著,到時候要是有人搗亂我講情面,我手中的劍可不會講。」醜話說在前面,對李淵來說他沒有那麼多的功夫來理會每個人的想法,還不如簡單粗暴一點。

李淵一一的從十個人的臉上掃過,他看到了猶豫,看到了不滿也看到了堅定,但是最後卻沒有人絕對退出。

「好,既然沒有人退出,那麼我就當你們都同意了,我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明天之後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服從安排。」李淵沒有去管哪些人有不滿或者是猶豫,過了今天他們都必須服從。

十個人沒有人站出來,李淵點了點頭,眼光在幾個心有不滿的人臉上停留了一下,然後說道:「那就解散,你們可以回家一趟,明天之後你們可沒有時間回家了。」

說完之後李淵沒有理會幾人,直接轉身離開了聖地。既然定下了要求,李淵自己也必須要遵守,所以他也要回去一趟,也有不短的時間沒有見過蕭瀟了。

這次的戰爭不管最後的結果如何,他都會離開這個幻境,可以說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面。雖然只是幻境,但是這麼多年的感情卻不是假的,就像是李淵離開幻境之後可能還是少年模樣,但是他的心智就是大叔的了。

蕭瀟並沒有住進聖地,還是住在了自己的府邸。雖然聖地之中魂力更加的充沛,但是對蕭瀟來說對他已經沒有任何的幫助了,畢竟他的魂力已經到了頂峰了。

「你怎麼有時間回來,不是有緊急會議嗎?」蕭瀟看到李淵走了進來,不由的好奇的問道。

「半天就結束了,我還順道去了一趟聖地,然後才趕回來。」李淵就跟往常一樣隨手對著蕭瀟就是一道劍芒,蕭瀟也沒有任何的意外,同樣是激發出劍芒跟李淵交起手來。

兩個人以快打快,動作越來越快,小院之中劍痕交錯,顯然是劍芒碰撞是逸散出來的劍芒造成的。

「你們是不是要將這個家給拆了,李淵你要麼不回來,回來就要毀掉一個院子,這日子還過不過了。「就在兩人的身影已經快的看不清的時候一個清冷的女聲傳了過來,兩個人都是一震,然後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兩人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喝起了茶。 就在兩人裝模作樣的時候,一位一身藍色宮妝麗人緩步走了進來,臉色清冷,雍容華貴。

只見麗人不滿的瞪了兩人一眼,結果兩人都低頭裝著沒有看到,不由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真是拿你們沒有辦法,李淵你今天怎麼回來了,可是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你了。」麗人放緩聲音,看向李淵微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李淵就沒有辦法裝聾作啞了,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師娘你也是知道的,前段時間我一直在閉關,不是我不想回來,這不是身不由己嘛,這不剛出關就來看你們了。「

沒錯這個出現在府中的女性就是十年前蕭瀟剛剛迎娶的妻子鍾玉,兩個人相愛相殺了不知道多少年,還是李淵想辦法撮合了兩人。

結婚之後愛屋及烏,鍾玉對李淵也是關愛有加。加上他跟蕭瀟占時還沒有孩子,所以一直以來確實是將李淵當成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李淵長時間的不回家才會讓她這麼的不滿,不過她也知道李淵這個時候正是實力突飛猛進的時候,也只是習慣性的抱怨一下罷了。

李淵在家裡待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就趕回了聖地,他沒有規定今天早上究竟什麼時候到比武場集合,就是想要看看手下這些人的反應。

好在結果沒有讓李淵失望,絕大多數人都早早的趕了過來,來的最遲的也早於聖地之中正常的集合時間。

看來李淵的威名還是有點作用的,這些人沒有人在他的面前耍大牌,都很給他面子。

這裡的動靜不算小,所以等他們集合完畢的時候,秦天他們五人也來到了比武場,他們還以為李淵是要進行選撥呢,誰知道到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李淵早早的就確定了名單。

加上看到李淵的隊伍中有好幾個都是他們看中的隊員,不由的都懊惱起來。要不是為了等家族的反應,也不至於讓李淵佔了這麼大的便宜。

一個個的都快速的離開了比武場,開始了自己的選撥,他們可不願意落後李淵太多。自己的實力比不上李淵,自己的隊伍卻不能比李淵的差。

當然了團體訓練還是以磨合為主,每天在這個上面花的時間並不算長。對李淵來說,這個磨合的時間,可以讓他很明確的確定每個人的角色。

針對這些角色,他們還差什麼,那麼他們就需要按李淵的要求進行強化。

修鍊無歲月,雖然每天都要苦惱怎麼修改隊員們的修鍊計劃,但是李淵自己的修鍊從來沒有放棄過,不知不覺中半年過去了。

兩個月前,人族跟鬼族之間的戰鬥已經全面展開了,但是李淵他們卻從來沒有接到過戰鬥的命令。李淵手下的隊員們一個個的都覺的半年來自己的實力有了突飛猛進,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戰場了。

這兩個月以來,兩族之間的戰爭還是試探性的,投入的兵力也不算多。所有人族內部雖然有不少人都很擔心,但是還沒有演變成恐慌。

畢竟人族高層一直在宣傳這只是兩族之間的小摩擦,普通人都還是後知後覺。

「大人,有議會的命令。」就在李淵閉目養神的時候,突然一個驚喜的聲音在外面叫嚷起來,人還沒有進來,聲音就已經傳了進來。

李淵眼神凌厲的睜開了雙眼,只見一個赤著上身的大漢興高采烈的推開門跑了進來。

還沒等大漢說話,李淵身上的氣勢就直接壓迫在了他的身上。毫無準備的大漢砰的一聲整個人都砸在了地上,不停的哀嚎起來。

「鐵軍那個白痴又惹大人生氣了,這個混蛋就是不長記性。」離這裡不遠的訓練場上,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李淵氣勢的壓迫,每個人都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本來就已經是魔鬼訓練了,結果還要加上李淵的氣勢壓迫,雖然離的已經很遠了,但是李淵氣勢的壓迫還是讓他們吃盡了苦頭。

「大人,議會的命令。」叫做鐵軍的大漢,艱難的伸出胳膊將一份文件舉了起來。

看到對方手中的東西,李淵眼中閃過精光,他知道輪到他們走上戰場了。

李淵踢了大漢一腳,放開了氣勢壓迫,這個時候一個中年男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呼呼呼,大人,我是議會派來給您送信的,沒想到我剛找人問了下路,信件就被這個小子搶了,好在已經交到了您的手上,我也就放心了。」中年人有點氣喘吁吁,實力並不算強,所以這個時候才趕了過來。

剛剛站起來的鐵軍看到中年人怒視著自己,也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可是他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期待的看向李淵手中的信。

雖然他有很大的把握這應該是讓他們上前線的命令,但是這只是他的猜測,最後結果怎麼樣還是要等李淵看完信,所以他一直賴在這裡不準備走了。

李淵沒有在意他的小動作,臉色凝重的看向自己手中的書信。按理說信不算長,可是李淵卻看了好幾遍,還閉目沉思起來。

過來一會,就在鐵軍急的忍不住,想要冒著被處罰的風險出聲詢問的時候,李淵睜開了眼睛,深深的吐出一口氣。

「按理說議會的決案我是應該去接受的,但是我畢竟是靈師殿的一員。所以這份議案還需要靈師殿的印章,可是我在這個上面沒有看到。」李淵一開口中年人就知道不好,本來他還以為是很簡單的事情,畢竟沒有人敢違背議會的決案。

可是李淵搬出來的借口實在是太好了,就像是李淵說的,他畢竟還是靈師,在這個時候絕對是戰略級別的存在,每位都是寶貝。

所以要想讓李淵走上戰場跟別人廝殺,還真的必須要靈師殿的印章。雖然他就是遵照王賢尊者的命令,但是他們確實忘記了這個印章。

李淵當然知道這只是別人的疏忽罷了,畢竟李淵可是這麼多年以來第一位這麼年輕的靈師,加上之前李淵根本沒有要求過這些東西,所以一個個的都忽略了。 李淵當然不是害怕或者說拒絕上戰場,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希望能夠爭取一點條件。畢竟他需要為自己手下的隊員負責,而議會之中李淵的仇人不少,要是這些人動一些手腳,比如故意給出假的情報,或者故意將李淵他們的情報泄露出去,都會讓他們陷入險境。

李淵現在講自己的靈師身份表露出來就是對王賢尊者他們說,我們是自己人,你們不能不管我。

沒錯,李淵的想法就是為了能夠將自己獨立於議會之外,受靈師殿的領導,這會極大的消減各方面的掣肘,關鍵時候能夠救他們一命。

中年人臉色變了兩變,顯然是心思靈巧之人,很快就像明白了李淵的意思。他有心想逼著李淵直接接受命令,但是李淵的身份實在是高出他太多。

看著中年人灰溜溜的離開了聖地,李淵臉色冰冷的冷笑起來,這些人還真的是等不及了,這才哪到哪就開始著急要對自己動手了。

「那個大人,為什麼不接受議會的命令呢,我們不是一直在準備嗎?」鐵軍看在對方離開,猶豫了半天還是問了出來。

李淵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將他趕了出去。

「回去問問其他人,沒時間跟你廢話,你太笨了。」

鐵軍看在緊閉的大門,兩眼無神,一直沉浸在李淵留下的那句話里。

「我太笨了,我怎麼就笨了?」鐵軍表示自己太委屈了,但是還是很聽話的離開了這裡,回到了訓練場。

「怎麼樣鐵軍,爽不爽?看上去還好啊,我還以為老大會將你廢了呢。」一個滿頭大汗的俊公子,一開口就將自己滿身的貴氣褪去,留下慢慢的猥瑣。

鐵軍沒有理會對方的調侃,認真的看著對方:「大劉,你說我真的那麼笨嗎?老大連跟我解釋都覺的麻煩。」

貴公子也認真的看著鐵軍,左看看有看看,看的很用心,最後誠懇的說道:「鐵軍你不是笨,只是聰明的不明顯罷了,我相信老大以後會慢慢發現的。」

說完劉毅拍了拍鐵軍的肩膀,轉過身之後終於憋不住笑了。

鐵軍傻傻的看著對方不斷聳動的肩膀,臉色漲的通紅,大聲說道:「哼,我就不相信我想不明白,你就能想明白了。剛剛大人可是拒絕了議會出發的命令,你難道知道原因?」

劉毅愣了一下,皺起了眉頭,轉過身來看著鐵軍。不單單是劉毅,在場的其他人也走了過來。

「鐵軍你小子別亂說,老大不是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拒絕議會的命令?更何況就算老大拒絕了,議會的人能夠答應,怎麼會這麼乖乖的回去,一點動靜都沒有?」還是劉毅,這個時候他再也沒有了剛才猥瑣的樣子,他知道要是一個處理不好,就要出大事。

鐵軍這個時候也知道不對,連忙將自己剛剛看到的都說了出來。

劉毅低頭思考了起來,其他人中也有幾個人若有所思。過了一會,劉毅抬起了頭,笑了起來。

「老大還真的是有魄力,也難怪,可能也只有老大有這個能力。」

「我說大劉你想明白了就說,別在那神神道道的。」有人不滿的提醒了劉毅一聲。

劉毅也沒有賣關子,解釋了起來:「老大的那些傳說你們應該都知道吧,那他跟議會裡的一些人不對付我想你們也是知道的。要是我們歸議會指揮,你說那些人會不會給老大下絆子,甚至故意坑死我們?」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他們之前並沒有想到這一點,下意識的覺的在這種時候大家都會放下私心。可是現在一想,那些人還真的有可能這麼做。

見大家都已經想到了,劉毅繼續說道:「所以老大抓住了對方的漏洞,直接表明了自己靈師的身份,其實也是在提醒幾位賢者這個可能性。我想等幾位賢者接到消息之後,我們恐怕就會被歸到靈師殿統領了,那些議會裡的小丑可沒有辦法將手伸到那裡。」

聽完劉毅的分析,所有人都點了點頭,當然了除了鐵軍。因為他還是不懂是什麼意思,最後沒有辦法他只能在心中承認自己是真的笨。

沒有出乎劉毅的分析,消息傳回去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後有的人笑了起來,有的人不滿,有的人則怒火中燒。

可是這些人卻沒有理由指責李淵,畢竟是他們自己將手續沒有辦好,李淵拒絕的理由很正當。

「這小子的腦子轉的還真快,就這麼一點破綻就讓他抓住了,居然就這麼破局了。我之前還擔心呢,這些人的底線從來都低的出乎我們的預料。要說他們沒有動心思陰李淵他們,我怎麼也不相信。」跟蕭瀟坐在一起的秦嘯笑著對他說道。

他們是頂替李淵他們才會來的,也是怕李淵他們因為在議會中沒人而吃虧。

王賢尊者他們之前並沒有想到李淵跟一些議員的矛盾,所以李淵的回答讓他們呆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們就想明白了,也知道將李淵他們這隻精銳繼續放在議會之中只會引起爭端。

還不如如李淵的想法,直接歸到他們的領導下。李淵在靈師殿的威望很高,應該不會有人敢給他下絆子,也做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