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沒有人出手,因為他們想要坐山觀虎鬥,想要看一下,那個人究竟值不值得他們出手。如果那個人能夠逃脫鎮海神侯的追殺,自然是破繭成蝶,身價百倍。

至於那個人不能逃脫的結果,實際上也很簡單,這和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

銳金山的弟子,在瘋狂的撤退,一些本來有心競爭金靈珠的勢力,同樣快速的撤離著自己的弟子,畢竟,金靈珠雖然不錯,但是得不到金靈珠,反而葬送了自家弟子性命的賠本買賣,不是他們喜聞樂見的。

符天生沒有走,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作為銳金山的山主,金衣龍王,他要是離開了,那他們銳金山就算是徹底的散了。

更重要的是,那位牛大爺還在銳金山,他若是離開的話,說不定會惹得這位牛大爺不高興。一旦此人發怒起來,別的他不知道,他符天生卻是逃脫不了。

一時間,銳金山烏雲壓城。

從白雲京的內心出發,他是非常願意,在這個時候離開銳金山的,畢竟這裡太過危險。

巨擘們的戰鬥,哪怕是一星一點外泄的勁力,都有可能讓他粉身碎骨,留在這裡,根本就不是一個好主意。

但是妹妹飄兒好像認準了這個姓牛的,不管自己如何軟硬兼施,就是不肯走,這讓白雲京從心中,有一種將牛頂天這傢伙撕成碎粉的衝動。

可惜,他只能將自己這種想法掩藏在心中,畢竟真的打起來,他還不是牛頂天的對手。

想到那兇殘的牛頂天,他就覺得這傢伙實在是變態,他沒有溝通星辰,但是戰力無窮啊!

白雲京抬頭望天,突然感到天開始發陰,一個瞬間,他就感應到了什麼。

「牛頂天,有參星境強者來了!」

實際上,不用白雲京吼,鄭鳴已經感覺到了參星境的氣息,這一次來的參星境,比之落月主祭,好像也差不了太多。

「牛頂天,出來受死!」冰冷的聲音中,一道身影,猶如神靈,懸浮在虛空之中。

此人威勢如天,立身之處,天地之力匯聚,無邊的威勢,壓得一些剛剛達到躍凡境的武者,根本就站不起來。

這是一個身穿青色戰甲的老者,他的手中,緊握著一桿長槍,銀色的光芒,讓人看著心中發寒。

「鎮海神侯!」白雲京看到此人,嘴中喃喃的說道。他雖然沒有見過鎮海神侯,但是聽說過這位神侯的名頭。

溝通星辰的鎮海神侯,戰力無窮,傳說之中,曾經深入海底萬丈,斬殺如山海獸。

在八部鎮海軍覆滅之後,白雲京就知道這位鎮海神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果不其然,這位鎮海神侯還是來了!

面對殺氣騰騰的鎮海神侯,鄭鳴也沒有多言,他和這個鎮海神侯的仇恨已深,不可能化解,所以北海寒心戟揮動,朝著鎮海神侯直衝了過去。

**玄功,讓鄭鳴力大無窮,他騰空而起,根本就沒有運用真元,而是騰空而上,直接揮動巨戟。

鎮海神侯對於鄭鳴直接動手的做法,同樣驚愕了一下,他本來已經想好了一套詞,一套他為什麼以大欺小,對鄭鳴出手的說辭,卻沒有想到,這個狂妄的傢伙居然一言不發,直接朝著他動手了!

「來得好!」大吼一聲的鎮海神侯,大力揮動自己手中的長槍,朝著鄭鳴的戰戟迎了上去。

點點星芒,在鎮海神侯的長槍之上匯聚,隨著他長槍舞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片海域。

驚濤駭浪,連綿千里!

這鎮海神侯一出手,就使用自己參演而出的水系規則,在自己的攻擊中,演化出萬鈞巨力。

雖然這一槍,並不是隱含一片海域,但是那連綿的虛影,依舊讓鎮海神侯這一槍,力大無比。

「開!」面對這巨力,鄭鳴不但不著急,相反,他還非常的欣喜,**玄功,讓身體堅韌如鋼鐵,同樣讓修鍊者的力量,提升到了一個讓人恐怖的地步。

現在,鄭鳴非常想要知道,自己力量的極限,究竟在哪裡。

「這個笨蛋,要吃虧啊!」白雲京看著要撞在一起的長槍和巨戟,話語中帶著一絲責怪。

鄭鳴和他沒有什麼交情,但是現在,他發自內心的跟鄭鳴站在了一起,因為,畢竟有他親愛的妹妹在。

更何況,鄭鳴和鷹揚公子之所以發生衝突,還不是因為鷹揚公子的挑釁。

陸心蕊同樣沒有走,她看著揮動巨戟的鄭鳴,嘴中說出了一句和白雲京一樣的話,但是她看向鄭鳴的眼眸,此時多的卻是一種異樣的光彩。

「噹啷!」

巨戟和長槍在虛空之中碰撞,捲起無邊的巨浪。在這碰撞之中,一道身影,在這碰撞之中,倒飛了出去。

白雲京看著有身影倒飛,不由得本能的閉上了眼睛,雖然他不喜歡鄭鳴,卻也不願意看到這個讓自己從心中欽佩的傢伙,被人打的四處亂竄。

但是,當他定睛朝著那倒飛出去的位置看去的時候,嘴巴卻怎麼都合攏不了,因為他看到的,竟然是鄭鳴手托戰戟,猶如戰神般的昂然而立。

鄭鳴在,那剛剛飛出去的是誰?

「小輩,真是好手段,但是我要讓你知道,參星境之所以被稱為巨擘,並不是只因為他們的力量。」十里之外,鬚髮皆白的鎮海神侯重新露出了身影。

他和剛剛威震四方的情形相比,此時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別的不說,他身上青色的甲胄,已經有些偏斜,而那桿和鄭鳴碰撞的長槍,此時更是彎曲如弓。

鎮海神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催動身上的星辰之力,再加上自己對水系法則的參悟,最終一擊,竟然給人打飛出來。

鄭鳴那一擊,雖然玄奧,但是按照鎮海神侯的感覺,卻並沒有任何的法則之力。

他靠的,純粹就是自己的肉身,可是就算如此,自己還是感覺,自己像是用自己的身體,撞在了一座太古神山上。

半是羞惱,半是恐懼的鎮海神侯,此時越發堅定了除去鄭鳴的決心,既然已經和他結下了梁子,那就要將他趕盡殺絕,那就要將他碎屍萬段!

下定了決心的鎮海神侯,一抖手,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一柄銀色的剪刀。這剪刀看上去小巧玲瓏,猶如兩隻蛟龍,在盤旋遊動。

銀龍剪!

鎮海神侯府有一項至寶,可以鎮壓整個鎮海神侯府的氣運,這至寶就是銀龍剪。

傳說第一代鎮海神侯,當年還沒有成為參星境的時候,之所以能夠封為鎮海神侯,就因為這銀龍剪。

銀龍剪下,殺戮無數。

而第一代鎮海神侯得到銀龍剪的經歷,更是讓整個鎮海神侯府傳為美談。傳說之中,第一代鎮海神侯,因為救助了一隻生病的巨龜,被這巨龜拖到了一處密境。

秘境之中,兩條銀色的長龍盤旋,最終這長龍落入第一代鎮海神侯手中,就是現而今的銀龍剪。

「去死!」白髮老者說話間,雙手掐動,那兩道銀色的長龍,一如閃電,朝著鄭鳴直接斬了過去。

在銀龍剪飛出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升起了一種壓抑的感覺,這種壓抑,是一種危險的壓抑感。

就算面對那百萬鎮海軍,鄭鳴的心頭,也沒有這種感覺。一時間,他對那銀龍剪也多了幾分的注意。

沒有等銀龍剪下落,鄭鳴就催動戰戟,朝著那兩條交纏的銀龍,重重的擊打了出去。

這一擊,聲勢浩大,直接點中了兩道銀龍的正中心。

銀龍倒飛,虛空破裂,鄭鳴身軀,也顫抖了一下。這銀龍剪的不凡之處不止是它的銳利,在碰撞之中,鄭鳴感到兩道銀龍剪之中所隱含的,竟然是兩條龍的力量。

龍吟聲聲,震動天地,本來尾部連在一起的兩道銀龍,好似被鄭鳴的擊打所激怒。

咆哮之中,它們化成兩條萬丈巨龍,分別從東西兩個方向,朝著鄭鳴的位置匯聚了過去。

這一次,鄭鳴好似已經躲無可躲!(未完待續。) 「孽障,看招!」冷冰冰的聲音之中,一柄金色的長刀,從虛空之中猶如烈日般升起,朝著鄭鳴橫斬而來。這長刀此時,正握在一個身高九尺的大漢之中,但是那長刀的刀芒,卻豁然生出了萬丈。

長刀橫斬,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後。

「是紫雲四聖!」陸心蕊看到揮動的巨刀,眼眸中生出了一絲震怖。紫雲四聖,乃是紫雲宮的四大護法,每一個人,都有著參星境中期的修為。

而更讓人害怕的,並不是他們的修為,而是這紫雲四聖手中的四柄誅神刀,乃是當年紫雲宮的立道祖師所留,傳說之中,這四柄誅神刀鋒利無比,那是真正的誅殺過神禁強者的刀。

現在鄭鳴前有銀龍剪,又有誅神刀,實在是危險至極,更何況按照陸心蕊的了解,紫雲四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勢必一鳴驚人,因為,他們出手,就是四個人一起出手。

現在一柄誅神刀,只是開始。

果然,一如陸心蕊所擔憂的,就在第一柄誅神刀出手之後,其他三柄誅神刀分別從三個方向升起,化作四道鋒利無比的刀芒,朝著鄭鳴橫斬而來。

面對這四柄誅神刀,白雲京的口舌都有點發乾,鎮海神侯果然出手不凡,不但請來了紫雲四聖,而且他還針對鄭鳴身軀堅硬的特點,找來了對症下藥的利器。

無論是銀龍剪,還是四柄誅神刀,都是世間少有的利刃,就算鄭鳴的身體再怎麼堅固,他能夠擋得住誅神刀嗎?

更何況,現在是五個參星境的強者,圍攻一個人,鄭鳴武技就算再好,他能夠擋得住嗎?

「卑鄙啊!」白雲飄看著被四柄誅神刀圍住的鄭鳴,憤憤不已的罵道:「紫雲四聖,你們有膽子單打獨鬥,這樣偷襲,算得了什麼英雄好漢。」

「牛大哥小心,不行就先跑,等他們落單之後,你再一個個的殺了他們也不遲。」

紫雲四聖對於白雲飄的話語,絲毫不在意,他們心如鋼鐵,又豈會被一個小丫頭的聲音所撼動!

「也就是幾個跳樑小丑而已,小丫頭,今天就讓你看看,你牛大哥的厲害。」鄭鳴這時,倒是給白雲飄回了話,他一副輕鬆的模樣,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受到圍攻一般。

也就在鄭鳴說話的瞬間,他雙臂陡然晃動,一對手臂,出現在了他的左側。而就在這對手臂出現的剎那,又是一對手臂,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當四隻手臂長出的時候,兩個頭顱,同時出現在了他的頸部。

當鄭鳴生出六隻手臂的時候,不少人的眼眸中,露出的都是驚訝之色,雖然在整個紫雀神朝,奇功異術不少,但是這長出四條手臂的神通,實在是沒有。

但是,他們的驚訝還沒有完全消失,鄭鳴的左右又長了兩個頭顱。

三個腦袋,六隻手臂,這一刻的鄭鳴,給所有人的感覺,是更加的威武,也更加的充滿了殺機。

就算是紫雲四聖和鎮海神侯,在看到這種情形的瞬間,也都是吃驚不已,他們本來以為,擒拿一個鄭鳴,也就是手到擒來穩操勝券之事,無奈此時,這種秘法的出現,卻讓他們越發深刻的意識到,事情絕不像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

鄭鳴的儲物手鐲之中,放著不少的寶物和兵器,只不過大部分的兵器,他是不能使用。

比如那座石橋,比如那半邊金蓮,比如那庚金葫蘆……

但是同樣,他的手中也有一些東西是能用的,所以第一時間,鄭鳴就將星辰長劍取了出來。兩隻手臂操縱星辰長劍,兩隻施展北海寒心戟,還有兩隻手臂,鄭鳴揮手從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段葫蘆藤。

這葫蘆藤乃是紫龍神侯府那頭葫蘆所留,只是被鄭鳴在用**力煉製之後,更像是一柄藤杖。

因為鄭鳴從來都沒有運用過藤杖這種兵器,所以大多數的時候,這藤杖都安靜的放在鄭鳴的儲物手鐲之中。

千丈刀光,蘊含著無窮的星辰之力,轟然斬來,就在這刀光到來的剎那,星辰長劍揮動,朝著那斬來的刀光迎去。

一個剎那,道光破碎,一如粉塵。就在這邊鄭鳴的星辰長劍將刀光斬破之餘,又是一道刀光斬來。

誅神刀,鋒利無匹!

也就在誅神刀下落之際,鄭鳴手中的藤杖迎了上去,這藤杖之中的道紋之力,鄭鳴並沒有催動,他使用的,依舊是自己體內的力量。

藤杖落,誅神刀的刀光再次崩碎,也就在這一刻,銀龍剪飛落,被鄭鳴的戰戟再次挑飛出去。

「小輩敢爾!」一聲怒喝,從虛空之中響起,在這怒喝之中,一個身穿紫色衣衫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他一連朝著鄭鳴的方向走了九步。

每一步,他走的都不大,但是這紫色的身影在走出九步之後,就變成了一個高有千丈的巨人。

這巨人雖然依舊顯露為紫色,但是卻閃動著無盡的星芒。

「星辰之身,這是參星境強者,用星辰之力匯聚的星辰之身!」符天生看著那巨人,聲音中全是羨慕。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夠邁過法身境這道坎兒,但是很可惜,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沒有邁過去。

一旦成為參星境,修成星辰法身,那就是一個質的提升。

巨人掄刀,光芒萬丈,就好似開天闢地,朝著三頭六臂的鄭鳴,瘋狂的斬殺了過去。

也就在這紫衣巨人出現的瞬間,從天地其他三個方向,也出現了三個紫色的星辰巨人。

他們同時揮刀,萬丈刀芒猶如一個匹練,橫斬虛空,一時間落刀如雨,瘋狂無比。

站在銳金山上的白雲飄,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她覺得這一刻,自己緊張的快要窒息了!

儘管在她心目中,讓她崇拜的五體投地的牛大哥是無敵的,但是正所謂關己則亂,面對這鋪天蓋地的刀光,面對著瘋狂的斬殺,她親愛的牛大哥還能支撐的住嗎?

白雲飄的心中,有些底氣不足,甚至她的心中,還充滿了驚恐和擔憂。

星辰法身大如山嶽,而三頭六臂之下的鄭鳴,在這星辰法身的包圍之下,卻一如一個蚊蟲,雖然他三頭六臂,雖然他手持三種兵器,但是兩者之間的差距,卻是那樣的大。

面對一道道的刀光,鄭鳴並沒有施展**玄功大小的變化,他三個頭顱,觀看八方風雨,六隻手臂快速的舞動,將那一道道的刀光,瘋狂的封擋住。

刀光狂暴,鋪天蓋地,也就是一個瞬間,就不知揮動了多少刀,而鄭鳴,更不知道擋了多少刀。

「斬!」鎮海神侯雖然沒有施展出星辰法身,但是他催動的銀龍剪,卻一如兩道驚天長虹,不時的從無盡的虛空之中掠過,要將鄭鳴絞成兩段。

鄭鳴六隻手臂舞動如風,只要這兩道長虹挨近,都會被那揮動的北海寒心戟直接挑破。

「牛大哥再這樣下去,就危險了!」白雲飄拉著自己的哥哥,心急如焚道:「你有什麼辦法?」

白雲京撇嘴,這種情況的戰鬥,他一個剛剛進入生神境的人,除了無計可施,又能有什麼辦法!

可是,看妹妹一副擔憂到要死的模樣,他還真捨不得兩手一攤,說自己沒有辦法。

「我覺得,牛兄他……」白雲京努力組織著語言,想著要怎麼說才能夠不傷妹妹的心,可是,就在他艱難無比的要說話的時候,那四道誅神刀,幾乎同時劈在了鄭鳴的三件兵器上。

可就在這一刻,那本來還有些遲緩的銀龍剪,突然加速,橫著從鄭鳴的腰間掠過。

白雲飄緊緊的攥拳,其他觀戰的人,更是來不及發出絲毫的聲音,就看到那兩條銀龍,已經從鄭鳴的腰間橫過。

銀龍剪切合,鄭鳴被從中間直接斬成了兩段。這一刻,天地靜寂,萬物無聲。

白雲飄沒有吭聲,但是她的眼淚卻刷刷的下來了,她難以接受,這個在她心目中橫掃千軍的心愛的男人,就這麼死了!她想要嚎啕大哭,卻又覺得一種錐心刺骨的疼痛讓她無法發聲!

至於陸心蕊,她沒有流淚,也沒有吭聲,因為實際上,這個男子,和她並沒有任何的關係,對,就是沒有任何的關係,她無論是表現出什麼樣的感情,都不會有人理會。

但是看到那銀龍剪劃過的時候,她的心同樣抽搐,就好似覺得自己最美好的東西,隨著這一剪,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哈哈哈!」一陣仰天長笑,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笑聲,就聽有人無比的自信的吼道:「犯我鎮海神威者,死!」

說話的是鎮海神侯,在說完這句話的剎那,他一伸手,將那銀龍剪,直接召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鋪天蓋地的刀光,也在這一刻收攏,但是四大巨大的星辰法身,卻沒有收回,它們形成了一個屏障,將四周的虛空,全部封鎖在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