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是天堂教的人!

緊接着,四周圍出現很多悼亡族的神將……甚至神王。

“此次六省天才齊聚蜀都,這次除了鑄造血祭臺之外,還有一個任務,誅殺六省天才。”


“血祭臺只有我等悼亡族之人才能鑄造,殺六省天才便只能由你們去了,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們失望。”

“諸位神王放心,我們一定辦到。”

“你們且記住,凡在我悼亡族暗殺榜上的人,必殺!越是暗殺榜靠前的人,越是要不擇手段擊殺!”

“遵命,神皇大人!”

衆悼亡族的人散去。

他們只留下一卷暗殺榜。

“嘿嘿,大黑天神帝七天之後便會降臨,這場獵殺遊戲只有七天時間,諸位可要抓緊時間。”

“嘿嘿,先看看六省天才都有哪些吧,我們得分配一下任務。”

“打開暗殺榜。”

他們打開了暗殺榜。

暗殺榜第一,蜀都武校,陳平安!

暗殺榜第二,韓家,韓長風!

暗殺榜第三,蜀都武校,沐丹清!

暗殺榜第四,宋氏集團,前蜀都武校特等學員,宋雨桐!

暗殺榜第五……

直到暗殺榜第十七,蘇武的名字才終於出現在榜單上。

榜單上共有上千人,修爲最低的也是三境武者。

這些人全部是六省的天才,殺掉這些人,六省必會元氣大傷。

“嘿嘿,第十七居然是蜀都武校的特等學員,三境武者?可戰四境?交給我吧!”

一個五境女子笑道。

…… “蘇武,給韓長風他們解藥吧。”

雷正看着蘇武,這個時候,顧七劍和鐵山是一股極強的戰力,蜀都需要他們。

蘇武看着韓長風,笑道:“韓三公子乃韓家人,天生傲骨,恐怕不會接受我的解藥。”

韓長風臉色一沉。

蘇武一笑,“不過我蘇武不是小氣之人,之前韓三公子和我的那些衝突,我可以既往不咎。”

韓長風冷哼。

蘇武說道:“雷副校長,你們得替我作證,今天是我救了韓三公子一命,韓三公子欠我一條命。”

雷正沒好氣的說:“快拿解藥吧,我給你作證,你不僅救了韓三公子的命,還救了我們所有人的命。”


金鴻飛說道:“此事過後,我會上報京都,爲蘇武表功,若非蘇武,悼亡族的陰謀已經得逞。”

衆人豈敢有異議?蘇武確實救了他們的命,甚至到時候他們也得鼎力支持金鴻飛,爲蘇武表一個大功。

蘇武把解藥給了顧七劍。

雷正說道:“大家準備一下,出發吧,我們只有七天時間。”

衆人肅然點頭。

蘇武他們當即離開了蜀都武校。

江南區。

一隊人馬抵達了江南區**。

這是蘇武他們的隊伍,第三斬魔隊。

除了蘇武他們五個人之外,還有宋雨桐,及其一些蜀都武校的老師和學生。

江南區的區.長是個五境的中年男子,名爲孫繼偉。

除了孫繼偉之外,武安局的新任局長,以及江南區所有四境以上的武者都來了。

李魚自然也在。

空相大師不說話,是蘇武把大黑天的事告訴了李魚等人。

李魚等人臉色凝重,也就是說,七天之內,無法毀掉所有血祭臺,蜀都所有人都可能會死。

神帝大黑天一旦降臨,誰能倖免?

孫繼偉忍不住問道:“京都難道不知道嗎?”

蘇武說道:“京都想必已經知道了,但我們不能等。”

孫繼偉深吸口氣,說道:“還請大師吩咐。”

空相側目看着蘇武,合十道:“蘇施主,具體計劃你們來定吧。”

李魚笑道:“我沒意見。”

孫繼偉聽說過蘇武的大名,蘇武背後有金鴻飛,他以爲空相大師是在買面子給蘇武。

這麼大的一件事居然交給蘇武來策劃,會不會太兒戲了?

孫繼偉心道。

儘管心中不爽,但是孫繼偉卻忍住沒開口,畢竟蘇武背後是金鴻飛。

蘇武說道:“孫區.長,你能動用多少人力?”

大黑天的夜幕籠罩蜀都,如何通訊設備都失效了,只能靠人力搜索血祭臺。

孫繼偉說道:“我能動用的人有八千人左右,其他人必須維持江南區的正常運轉。”

蘇武說道:“請孫區.長馬上安排人搜索,一旦有發現絕對不能輕舉妄動,第一時間發射信號燈。”

孫繼偉點頭,但是他心中卻有些不滿,蘇武居然真的敢蹬鼻子上臉指揮他,他當然不爽。

“建設血祭臺,不可能在市區,山區和郊區是搜索重點。”蘇武說道:“我只有這點建議,其他事情還請孫區.長親自指揮佈置。”

聽到蘇武這句話,孫繼偉的臉色這纔好轉,這蘇武還算有自知之明。

孫繼偉馬上去安排部署。

蘇武看着沈冰等人說道:“我們不能在這裏等,我們也得行動起來才行。”

宋雨桐說道:“我們分頭行動吧,不過每個人身邊至少得有個五境。”

蘇武點頭。

衆人當即分頭行動。

蘇武和宋雨桐一組,另外還有五個江南區武安局的武者。

他們這一組來到了江南區山區,這一片地區山林密佈,非常有利於隱藏血祭臺。

“嘿嘿,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突然有笑聲傳來。

蘇武和宋雨桐凝目一看,一個光頭男子抱着手站在虛空中,俯瞰着他們。

“暗殺榜第四的宋雨桐,暗殺榜第十七的蘇武。”光頭男子笑道:“一次找到兩個,倒也省了不少麻煩,只是邀月那女人恐怕要怪我多管閒事了。”

蘇武對武安局那幾個人說道:“快走!”

那幾個人猶豫一下,全部遁走了。

光頭男子壓根就沒有理會別人,他打量着宋雨桐笑道:“姿色過人,殺了倒是挺可惜的,龍某缺一暖牀的,你可願意?”

宋雨桐冷笑,一刀劈向光頭男子,刀芒破空,雷電噼啪作響。

光頭男子身影一晃,很輕鬆的避開了攻擊。

“五境巔峯!”

宋雨桐臉色微變,這光頭男子修爲極強,半隻腳邁入了第六境。

“你不是我的對手。”光頭男子輕笑道:“束手就擒,會減少很多痛苦。”

蘇武突然開口:“你是天堂教的人?”

光頭男子笑道:“天堂教,蜀都市分舵副總舵主,龍河。今日你們有幸死在龍某人手下,可以無憾來。”

他的身上有雷序列能量緩緩浮現,噼裏啪啦直響不停。

他居然也是雷序列武者!

蘇武臉色凝重,這下有大.麻煩了,宋雨桐最大的優勢就是攻擊力,如今遇到同爲雷序列的武者,根本不佔優。

“轟!”

龍河擡手一抓,一道雷電從天而降,射向宋雨桐和蘇武。

他以力量場域虛空凝雷,此雷威力之強,可殺五境!

宋雨桐攔着蘇武退後。

碰的一聲,地面炸裂,碎石紛飛。


一雷之威,恐怖如斯。

龍河凌空而立,俯瞰蘇武和宋雨桐,語氣冰冷的說道:“十息之內,降,亦或者……死!”

蘇武笑道:“誰死還不一定呢。”

祭出鎮天棺,鎮壓向龍河。

“蠱族鎮天棺!”

龍河有些意外,拳頭上佈滿雷電,一拳打飛鎮天棺。

“不堪一擊!”

龍河不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