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應該快到了,上官靖傳來消息說,他們今天就能到,要他去接應他們。”紫雪說道,紫霜現在正在給各方傳遞消息,雲天這裏可是有最快的消息傳遞方法,玉符傳音,這還是顏兒交給自己的,雲天是可以給霸天城傳遞消息的,但是既然他冷家敢對自己的家族圖謀不軌,當然是要給他們一點教訓了。

雲天心中說道:“上官靖,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呀。”霸天城是雲天的家,葉風他們也早就派人去保護了,當初他們提升了實力之後,除了在雲天身邊有一百人,又從其中挑出了一百人前去霸天城保護雲天的家,雲天這是不知道的。

至於其他的世家雲天也有人手在那裏,雲天在葉風他們把實力提升之後,就讓葉風把達到武神實力的人全部派了出去,其餘的七大世家,每一家都有云天派去的五十名武神,怕的就是家族內亂,沒有想到這次竟然會派上用場。


雲天前思後想了一下,心中想到:“這可能是一個機會。既然他們打算同時對付八大世家,想必應該會用上許多的人手,自己正好可以趁這個機會把五家的子女救出來。”雲天越想越覺得可行,就把紫霜她們幾人叫了過來,說道:“現在把騰龍城的人手整頓一下,有事情要做。”

“是少爺。”七人答道,至於雲天要做什麼事情她們根本就沒有問,她們只是執行。

與此同時,霸天城,司徒府前一片廝殺的聲音。

今天清晨,冷家不知什麼原因向司徒家發動了進攻,司徒世家因爲大部分高手隨着司徒風揚走了只留下了一少部分。

東方然聽到冷家進攻的消息之後,不屑的笑了笑說道:“就算是我司徒家只剩下了一些老弱婦孺,那也不是你們冷家就能欺負的了得。”東方然這麼說也沒有錯,雖然司徒世家的高手大部分都跟着司徒莫言父子走了,但是留下的這一部分也不是冷家能夠抗衡的,這只是說冷家原來的勢力,若是把他隱藏的實力加起來的話,就憑司徒家現在的實力是勝不了他們的。

雙方一交上手,司徒家的人就有了死傷,東方然看到之後,心中想到:“看來這個冷家做了很多準備呀,這次不知道能不能挺過這次危機。”

天香樓。上官靖在接到冷家進攻司徒家消息的時候,對着如玉說:“現在司徒家有危險,我先去,曾風師兄他們一會就到了,你先去接應,然後我們在司徒府碰面。”

如玉說道:“好,你快去吧。”自己急匆匆的下樓向外走去,上官靖也點齊人手向司徒家奔去。

這時的戰鬥已經呈現出一邊倒的局勢,司徒世家的護衛不是冷家的對手。

“東方然投降吧!你們司徒家完了,哈哈!”冷語狂笑着說道。

“休想,你這個狗賊,想我司徒家屹立霸天城近萬年,豈是你說垮就垮的!”東方然說道,一揮手殺了四個向自己進攻的人,口中笑道:“我還以爲你的人不會死,原來也是會死的,哈哈。”

現在司徒世家就只剩下了二十幾個人在苦苦的支撐,四周的人像潮水一樣向他們涌去。

“看看你們能撐多久。”冷語說道。

看着眼前的這些敵人,東方然眼中閃出一絲失望,什麼時候能夠殺完呀,難道自己就要命喪於此,天兒,孃親恐怕是再也見不到你了。就在東方然心中失望的時候,遠處傳來一聲厲吼:“敢動夫人者,殺無赦!!”衆人只看到一道黑影從遠處射來,急忙前去阻擋,只見黑影在人羣中閃了幾下身就來到了東方然的身邊,與此同時一隊黑衣人從後面殺來,那些阻擋的人根本就不是這些黑衣人的對手,連黑衣人的一招都接不住。

上官靖對着東方然說:“上官靖來遲了,讓夫人受驚了。”

東方然問道:“多謝小兄弟搭救,若不是你及時趕到,說不定我們司徒家毀於一旦了,哪裏來晚了。”

“夫人快別這麼客氣,我做這些也是我份內之事。”上官靖急忙說道,雲天他孃親竟然叫自己小兄弟,這豈不是亂了輩分。

“怎麼,難道你與風揚有交情。”東方然問道。心中說道:“看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年紀和自己的兒子差不了多少,實力卻是到了武尊境界,難道風揚會與他有交情嗎?”

上官靖摸了頭,說道:“不是。”

“那你爲什麼冒這麼大的險來救我呢?”東方然說道,接着提起手上的劍,指着上官靖問道:“難道你有什麼企圖?”

“額,沒有,”上官靖急忙說道,“家師正是您的兒子云天,我來這裏也是師父事先安排好的。”

東方然聽後,放下了手上的箭,說道:“那你不早說,對了你師父現在在哪?他來了沒有?”東方然心中想到:“天兒的徒弟都已經到了武尊的境界了。那天兒現在該到什麼境界了。”接着東方然看了眼前的局勢,黑衣人佔據了絕對的上風,“武神?!”東方然驚道,來的這一百多個人竟然都是武神,天哪,天兒這些年到底都做了什麼。怎麼會有這麼多高手給他效力。

“師父現在應該還在騰龍城。”上官靖說道,“夫人,您先休息一會,剩下的交給徒孫就行了。”

上官靖叫來兩個女子扶着東然,自己加入了戰團。有了上官靖的加入,黑衣人更佔上風一直是壓着冷語的那些人打。

東方然看着扶着自己的兩個女孩子,她們的年紀與上官靖差不多,“兩位姑娘,你們現在到了什麼境界?”東方然問道。


“夫人,我們實力低微也就是一個武神。”一個姑娘說道,滿臉的羞愧,好象她這個年紀就達到武神境界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額。又是武神。”東方然驚道,心中說道:“難道現在的武神都不要錢了嗎,一來就是好幾百個,我們司徒家雖然是大陸第一勢力,但是也不能一下子就來這麼多武神,看這個姑娘說話時的語氣,好象武神還有很多。”

“住手,通通住手!”冷語喊道,他的那些人聽到冷語的喊聲之後紛紛停下了手,而上官靖的那些人卻沒有停手,還在一個個的砍殺,上官靖在以極快的手法殺了十個人之後,停下手來說道:“都停手!”那些黑衣人又殺了一個人之後,停下手來向上官靖這邊靠近。

就因爲冷語說了一句停手,就一下子損失了將近三分之一的人,冷語說這句停手其實是看自己的人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先停下手來,與對方談一談,趁機讓那些人恢復恢復體力,沒有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三分之一的人沒有絲毫還手的就被人家斬殺,真是死的冤枉。不由向上官靖怒道:“我叫停手,你沒有聽見吶!”

上官靖點了點頭,說道:“聽見了,我又不是聾子怎麼會聽不見。”

“你既然聽見了,爲什麼還動手!”冷語衝着上官靖吼道。

上官靖說道:“老爺子,你是不是傻了,啊,你是叫你的人停手,又不是讓我停手,再說了我又不是你的人,爲什麼要聽你的指揮,你讓我停手我就停手,我讓你們去自殺,你們去嗎?”

“噗,呵呵。”東方然笑了一聲,剛喝的一口茶從口中噴了出來,心中笑道:“這個小子還真有些像雲天,呵呵。”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鄉!這話真是一點兒沒說錯,雖說藏區天高氣爽,人心純善,但還是看著這帶著煙火氣的地方,覺得心裡邊舒坦!」朝機窗外掃了眼后,張三瘋恣意的伸了個懶腰,笑眯眯道,眼神中滿是享受之色。


誠如他所言,對於林白他們而言,雖然像金陵這種城市,空氣沒有藏區清新,但是紅塵煙火氣更旺一些,反倒更對他們這些在外面轉悠慣了人的口味一些,不至於寂寞。

「師伯,金陵城可是個好地方,等咱出了飛機,我帶你們去幾個好玩的地方逛逛,再帶你們去吃點兒好吃的。雞鳴寺的素麵,夫子廟的夜市,桂花鴨,鹽水鴨還有鴨血粉絲湯,都讓你們盡興!」吳良臉上也是亢奮之色,欣喜若狂的炫耀不停,似乎生怕落下什麼。

「金陵城我們可不是第一次來了,你說的那些我們也都嘗過了。」林白笑吟吟拍了下自己這貪嘴徒弟的腦袋一下,正色接著道:「咱們這次過來是做正事兒的,我可告訴你,要是被我知道你在拉薩告訴我的事兒是假的,看我怎麼收拾你小子!」

「師父您就放心吧,我就算敢騙您,也不敢騙師母對不!」吳良摸著腦袋嘿然一笑,道。

聽著自己這可謂是對蕭薇追捧到了極致徒弟的話,林白不禁苦笑搖頭,伸手握住蕭薇的柔荑,然後笑眯眯道:「大明星,聽聽咱們這乖徒弟的話,現在在他眼裡都已經沒有我這個師父,只有你這個師母了,看起來以後我說話要不管用了!」

蕭薇聞言俏臉不禁一紅,不過還是緊跟著林白,便朝機艙外走去。雖然拉薩已是大雪紛飛,但金陵城卻還是艷陽高照,一幅秋高氣爽模樣,而且如今並不是旅遊旺季,機場的客流量也算不得擁擠,這也讓林白稍稍放下了一點兒心。

林白現在是真怕再像當初這架私人飛機降落在燕京機場時候那般,鬧出來什麼大亂子,又要被那些娛樂?

??者扛著長槍短炮狂拍不止,自己一行人就如喪家之犬般狂奔不止,那滋味可真是不好受,而且他這次要做的事情也不能招搖,要避免打草驚蛇。

「蕭薇在那裡,趕快過去!」還沒等林白這口氣喘勻,從機場一側卻是突然傳來一陣粗重的怒吼,然後接著又叫道:「蕭薇身邊還有個男的,應該是她微博上說的那個人!」

聽到這話,林白心中咯噔一聲,頓覺不妙。他千算萬算,只想著私人飛機的事情,卻是忘了自己身邊還有蕭薇這個定時炸藥!要知道蕭薇在華夏人氣極高,而且突然失蹤的事情更是讓她身處娛樂報刊的風口浪尖,如今突然在金陵機場出面,如何能不引起騷亂!

實際上和林白猜想的不同,這些娛樂記者並不是如上次那般誤打誤撞遇到的蕭薇。而是早在他們還在拉薩的時候,就已經關注到了蕭薇出現在公眾視野。坐床典禮那等百年難得一遇的盛事,這些記者自然不會錯過。而當時蕭薇又坐在主席台上,自然無法逃脫他們的視線。

雖然當時這些人畏懼於劉軍文手下的士兵,沒敢多加糾纏,但實際上怎會輕易放下。哲蚌寺無法接近,他們就埋伏在機場,用盡一切辦法打聽蕭薇的去向,在得知了蕭薇乘坐的航班是前往金陵后,沒有任何猶豫便聯繫各家報刊,將這重磅消息放了出來。

各路人馬在這裡早就潛伏了數日之久,甚至有些記者為了爭搶頭條爆料,整夜整夜連廁所都不敢上一個,即便是要方便,都用礦泉水瓶子來解決。如今蕭薇終於出現,而且還跟著微博中透露過傷了他心的男人,這個消息對這些記者而言,是何等的勁爆。

「這些記者還真跟蒼蠅沒兩樣,居然又被他們給盯上了!」眼瞅著蜂擁而至的人群,林白沒敢猶豫,如燕京機場所做的一般,疾步就朝外狂奔而去,嘴裡更是不滿的滿的咕噥道,情急之下卻是忘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句俗語,儼然是把自己比成了那個臭蛋。

「都是我不好,只顧著跟你膩歪,卻是忘了這些人的事兒!」蕭薇有些歉疚的看著林白,緩聲道。

聽到蕭薇這話,林白急忙擺手,苦笑道:「和你沒什麼關係。雖說這些人也是為了掙口飯吃,但總是拿著別人**說事兒,炒作來炒作去,叫我覺得不舒服!」

「不對,你們看那架飛機,是不是和前兩天燕京娛樂新聞上說的那架一模一樣。難道蕭薇身邊的這個男人,就是那個從迪拜皇室手裡買出這架私人飛機的神秘男人?!」這兩人的對話暫且不提,當那些娛樂記者看清楚那架私人飛機上熟悉的圖案后,心中愈發激動。

需知道有關這架私人飛機的事情,可是當初燕京八卦圈的一件懸案,多少人都想搞清楚這架私人飛機的主人是誰,可不管他們用什麼辦法,都無法從空管局和機場方面套出隻言片語有用的信息。如今這架私人飛機和蕭薇一起出現,若是拍到相片,絕對能成明日的頭條!

這麼一呼喚,這些記者愈發瘋狂起來,雖說手上端著的長槍短炮重量不凡,但卻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一樣,拿出了博爾特百米飛人的速度,朝林白和蕭薇火速逼近,想要用盡全力拍攝到稍稍能清晰些的畫面,好賣出個不菲的價格。

「娘的,不用些手段,看起來是搞不定這些人了!小師弟,要不要我動手教訓他們一下!」高原反應好容易從體內消失,張三瘋正處於有力氣沒處使的時候,眼看這些記者的癲狂模樣,不由得怒從中來,摩拳擦掌,想要對他們略施薄懲,好讓他們以後不會這麼囂張!

「動手吧,要不然這些人恐怕不會那麼輕易罷休!」林白也被他們追得心頭火大無比,轉頭朝那些如無頭蒼蠅般狂奔的人群掃了眼后,心知如果不用些雷霆手段,這些人定然不會知難而退,皺眉道:「師兄你控制些力道,別動用太厲害的術法,傷了人的話,就不好了!」

這些記者雖然惹人生厭,但是也是娛樂圈不可少的一個元素。對這些人林白自然是無所謂,可是蕭薇以後還要繼續在娛樂圈周旋,若是把這些人收拾的狠了,以後凈揀些屎盆子往蕭薇頭上扣,敗壞她的名聲,那時候可就夠叫人心煩的了!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兒!」張三瘋微微點頭,沒有猶疑,迅疾無比停住腳步,雙手微微掐動,便想對那些蜂擁而至的記者們施展一些術法,好讓他們吃些苦頭。

「等一下!」就在張三瘋即將施展出術法的時候,蕭薇卻是陡然停住腳步,臉色微微變幻,然後咬了咬下嘴唇,轉頭看著林白,輕聲道:「林白,讓我過去接受他們的採訪!你不懂娛樂圈的事情,如果不交代清楚,他們以後也不會善罷甘休,麻煩還是會纏著咱們!」

「蕭薇……」林白聞言一愣,喊出她的名字后,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蕭薇聞言嘴角翹起,沖林白做了個鬼臉,輕笑道:「你之前不也說了,我這麼可愛,誰會難為我啊!你放心我會好好跟他們說的,一定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你小心些!」林白略一沉吟,點了點頭,誠如蕭薇所言,只有讓她去面對這些記者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無謂的躲避只會加重這些人的好奇,隨之而來的是更多記者的尾隨追拍。不過話雖如此,但林白手上印訣還是微微掐動,假設蕭薇又任何意外,他便以雷霆手段處置!

蕭薇沖林白甜甜一笑,然後點了點頭,稍稍平復了下因為劇烈運動導致有些急促的呼吸后,平復了下心情,然後邁著穩穩的步伐朝那些記者迎去。當看到蕭薇掉頭朝他們走來時,那些記者終於鬆了一大口氣,不加分說,便將她牢牢圍在其中。

「各位記者朋友好,有什麼消息直接向我發問就可以了,我希望你們不要去糾纏我的家人!而且我剛好也有個消息要麻煩大家代為報道!」蕭薇擺擺手,示意諸人安靜后,微笑道。

話音剛一落下,一名記者便接腔道:「蕭小姐,請問你身後那名男子究竟是你什麼人,你之前突然失蹤,是不是和他有關係?你要公布的消息,是不是喜事快到了?」

「很抱歉,他是什麼人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說的是,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至於我失蹤的事情,不過是想走走散散心而已。」蕭薇溫和一笑,然後沖那名記者道:「我要麻煩大家報道的消息也很簡單,從現在開始,我蕭薇退出娛樂圈,還請諸位不要再來打擾我!」

話音落下,場內一片寂靜,場內所有人眼中都寫滿了驚愕之色。他們實在是沒想到蕭薇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娛樂圈裡有無數人費盡心機想要走到蕭薇的這個位置,可是這個女人怎麼會如此輕鬆的說出,要從身處無數光環包圍著的皇冠之位退下。

「蕭小姐……」一名也是蕭薇粉絲的女記者眼角不禁流出淚水,顫聲開腔。

「我知道大家想問我什麼,也知道你們很不理解……」蕭薇微微低頭,那雙漂亮大眼睛里的神采愈發明亮,嘴角的笑容也愈發甜蜜,「但現在這樣的我,真的比任何時候都幸福!」 冷語被上官靖的這些話頂的說不出話來,人家說的對,他不是自己的人根本就不聽自己的,要怪的話就怪自己太傻了吧。

“說吧,你叫我停下有什麼事情?”上官靖問道,接着擦了擦自己的劍說道:“告訴你,我可是很忙的,一刻鐘幾百人命上下,有什麼事情趕緊說。”

上官靖的這句話差點把冷語氣昏過去,一刻鐘幾百條人命,那可是自己培養多年的人呀,平時死一個自己都心疼現在一下就死了這麼多,冷語沒有當場發瘋那就已經算是好的了。

“你不覺得以你武尊的實力對付他們這些人有些以大欺小嗎?”冷語說道,“我這裏有幾個武功高強的前輩,怎麼樣敢不敢和他們比上一比?”

“有何不敢。”上官靖說道,“讓他們出來吧。”

冷語對着自己身後的三個人,說道:“幾位現在到了你們幾位出手的時候了。”爲了這次行動的成功,冷語向天下會要了三個實力達到武尊的強者,以防萬一,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做還真是對了。

冷語身後的三人聽到冷語的話之後,從他身後走了出來,對着上官靖說道:“小子,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也不想知道,但是要告訴你的是,今天你只有死路一條,如果你要是加入我們組織的話,說不定大爺會給你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

“呵呵,要我上官靖投靠你們,做夢!”上官靖說道,“萬年之前的滅門之仇,今天我上官靖就要討回來!”

“原來你是上官家的餘孽。”其中一個身着白衣的人說道,“今天就讓你們上官家絕後。”

“呵呵,誰絕誰的後現在說還爲時尚早吧。”上官靖說道,接着上官靖把手上長劍一橫,對着自己周圍的人說道:“保護好夫人。”接着長劍向着那三個人一指,說道:“你們是一起上呢,還是一個一個來呢。”

“我們兄弟三個情義深重,當然是一起來了。”那個身着白衣的人說道。

上官靖臉上出現了凝重的表情,眼前的這三個人實力看上去沒有一個比自己弱的,要是單獨對上一個的話上官靖有信心能夠勝他,但是若是三個一起上的話,上官靖就恐怕不是他們的對手了。

三人一步步的向上官靖走來,上官靖把長劍一抖,剛打算衝上去,就聽見一聲長嘯傳來,上官靖和那三個人都停下了手,向遠處看去,他們看到兩個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就只是眨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到了上官靖面前,上官靖急忙長劍當胸,防備來人,上官靖看着站在眼前的兩個人問道:“你們是誰?”

“呵呵。我是曾風。”接着曾風指着身邊的少女說道:“這是江楠。”

“原來是大師兄和四師姐。小弟上官靖。”上官靖聽到曾風的話後急忙說道。手中的劍也放了下去。

曾風拍了拍上官靖的肩膀說道:“不錯,實力已經這麼強了。”


“你們聊完了沒有,說完的話趕緊過來受死。”那個身着白衣的人說道。

曾風回頭看了那人一眼說道:“就是你們領着人來的是吧?”

“不錯,你想怎麼樣?”那人說道。

“怎麼樣?殺光你們。”曾風說道,接着對着遠處喊道:“兄弟們,砍了這幫王八蛋,竟然敢來找我師父的麻煩!”

隨着曾風這一聲,從遠處衝出一隊黑衣人,人數大約有五百人,連說話的都沒有說話,見面就砍,冷語一看對方的實力與剛纔上官靖帶來的人實力差不多,簡直就可以說是一樣,清一色的武神。

東方然現在已經習慣了,自己兒子給她帶來的驚訝實在是太多了,就算現在雲天再拿出幾百武神東方然都不會在驚訝了。

看着眼前的廝殺,曾風對着上官靖說道:“怎麼樣,夫人沒有什麼事吧?”

上官靖看了東方然一眼,說道:“沒有什麼事情,想來是受了一些驚嚇。”

曾風和江楠走到東方然面前躬身行禮,說道:“徒孫曾風(江楠)拜見夫人,我們來晚了,讓夫人受到了驚嚇,真是該死。”

東方然急忙說道:“沒有事,我沒有事,你們能來就已經很好了,不用自責。”東方然心中說道:“又是雲天的徒弟,剛纔聽上官靖叫他們大師兄,四師姐,難道雲天還有別的徒弟不成,難道他們也有這麼強的實力。”

“夫人,有什麼事情我們一會再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消滅冷家。”江楠說道。

東方然點了點頭說道:“說的對,一定不能放過他們。敢在我司徒家頭上動土,豈能輕易饒了他們。”

曾風說道:“夫人我們一定會辦好的,您先休息一會。”

東方然點了點頭,被春蘭幾個侍女扶回了府裏,看着東方然回到了府裏,曾風兩人走到上官靖身邊,對着眼前的三人說道:“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你們是打算一起上,是不是?”

三人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三個從小就在一起,哪有分開的道理。”

曾風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三個在一起的話,你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