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也有人認出來了那位身穿火焰戰甲的年輕人的身份。

「是太一門太華峰的傳人陳少華,據說在太一門中的八峰傳人之中,此人能夠排進前五,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有人變色道。

「原來他就是【劍不留人】陳少華啊,這幾年這個人的風頭很盛啊,據說曾經一口氣挑戰了二十個宗門的掌教,未逢敗績,更兼心狠手辣,從來不留對手活口,任誰一旦被他挑戰,那都是如芒在背坐立不安啊。」

「看起來這個陳少華,是來要為太一門找回場子了,這也難怪,在這悟道茶園之中被人指名道姓地罵弟子和長老都是垃圾,要是還能放這種狂徒活著離開,那太一門的面子也算是丟的乾乾淨淨了,之前那位謝長老估計是不想以大欺小,所以沒有為難那個雷電宗的小傢伙,現在有太一門的弟子來找麻煩了。」

「這下子有意思了,看樣子【劍不留人】是要挑戰雷電宗那小子啊,嘿嘿,我倒是想要看看,雷電宗那個囂張到過分的傢伙,能不能在陳少華的劍下活下來。」

認出陳少華身份的人很多。

這茶園中都是各大宗門、勢力的頂級晶瑩弟子,大家就算是以前沒有在清姜界的江湖上打過照面,但也都彼此聽過彼此的名聲。

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的人們,都是少年得志,一個個心中自信自負的很,之前那種其樂融融的品茶悟道場面,顯然也不是大部年輕人所喜歡的方式,若不是有著【大道有情花】的吸引,今天也不會來這麼多的少年俊彥英才,但眼前這種劍拔弩張的場面,卻很快就激起了所有人的興趣。

獨家溺寵:總裁一抱好歡喜 四面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小東西,你很狂啊。」陳少華冷笑著,道:「清姜界之中,從來都沒有人,能夠在侮辱了我太一門之後,還安然無事地離開。」

葉青羽斜著眼睛瞥了一眼,道:「別再老子面前裝大尾巴鷹,看起來你在太一門年青一代中,輩分名望不低啊,呵呵,肖雲龍那個蠢貨,到你那去煽風點火,想要找回場子是吧?別耽誤時間,你想怎麼樣,劃下道兒來,解決了你,老子還有大事要去半呢。」

陳少華囂張,葉青羽表現的比這位太華峰傳人更囂張。

肖雲龍的連都綠了。

偏偏他還不敢說什麼。

「好好好。」陳少華怒極反笑,道:「很久沒有見過你這種蠢貨了,我取下你的頭顱,掛在茶園門口七天七夜,等算是你向我太一門謝罪了……來人!」

話音未落。

身後就有太一門的弟子,催動符文陣法,就看虛空之中,一道道符文鎖鏈宛如鳳翼一般閃爍遊走,在旁邊一片小湖泊上,水波泛動,有一根根的白色石柱從水底下驟然騰起,水霧涌動之間,轉眼就在這小湖泊上搭建起了一座八棱浮空擂台。

「小子,別說我不給你機會,擂台上,各憑本事,我……」

陳少華指著擂台道。

但是他話還沒有說完,葉青羽已經騰躍而起,宛如一隻大鳥一般,轟地一聲,重重地落在了那八棱浮空擂台上。

「廢話少說,上來送死。」

葉青羽不屑地道。

陳少華的臉頓時尷尬陰沉了起來。

他根本沒有想到,葉青羽會玩這一手。

擂台是他讓人升起來的,狠話也是他最先開始說的,結果誰知道雷電宗這小子根本不按照常理來出牌,居然第一個搶著跳上去擂台了,然後說上來送死,現在自己跳上去的話,好像真的是按照他的要求一樣上去送死了。

旁邊也有人也發出了笑聲。

這個雷電宗的傳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陳少華臉上浮現狠戾之色,猶豫了一瞬,然後身形一閃,瞬間就出現在了擂台上。

他登上擂台的身法,要比之前葉青羽高明優雅多了。

這個時候,湖邊已經聚集了近百人。

情越海岸線 強盜頭子胡不歸壓低了聲音,在老魚精的耳邊悄悄問道:「鬥雞眼,你徒弟行不行啊,別被幹掉啊,太一門【劍不留人】陳少華也算是一個狠角色,不可小覷啊。」

老魚精瞥了一眼胡不歸,一臉鄙夷地道:「你怕了?」

胡不歸怒道:「我是在提醒你,別拿天荒小兄弟的命開玩笑。」

「哦,原來你怕了。」老魚精旋即或過頭去,繼續一臉期待地盯著湖中擂台上看了起來。

胡不歸氣的一對刀眉亂跳。

什麼叫我怕了?

這鬥雞眼是傻子聽不懂人話嗎?

「哦,對了,以後別叫我鬥雞眼了。」老魚精想起了什麼,很認真地道:「我必須正式強調一次,本王這是雙魚眼。」

胡不歸和劉殺雞同時一呆:「雙魚眼?那是什麼眼?」

老魚精卻是不理會這兩貨了,轉過頭去,開始聚精會神地看浮空八棱擂台上的戰鬥。

因為陳少華和葉青羽的搏殺,已經開始了。

倒是一邊一直很少說話的不死神皇宗傳人南鐵衣,突然若有所悟地道:「我好想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劉殺雞和胡不歸異口同聲地問道。

南鐵衣微微一笑,道:「雙魚眼其實就是鬥雞眼的另一種說法。」

噗通。

老魚精、胡不歸和劉鐵衣差點兒一頭跌倒。

沒想到南鐵衣這樣的人,冷不丁居然也會說一個這麼冷的笑話。

……

八棱浮空擂台上。

咻咻咻。

劍氣縱橫瀰漫,明亮宛如脆銀一般的劍光忽生忽滅,在虛空之中幾乎結成了一張密密麻麻的大網。

【劍不留人】陳少華的外號之中,有劍這個字,所以在劍道方面的造詣,的確是值得稱道,他手中並無劍,但意念所起之處,卻是劍光凜冽,寒氣森森,就看虛空被一道道無形的劍光斬裂,宛如利刃切割牛油一樣,空氣被切割開,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氣浪。

劍光森寒,幾乎籠罩了整個擂台。

葉青羽在這劍光中輾轉騰挪。

雖然還未被劍光襲中,但卻已經露出了狼狽之相。

「等……等一等……等一等。」他跳來跳去,大聲地喊道。

陳少華嘴角含著微微冷笑,心念一靜,漫天劍氣頓消,譏誚嘲諷地道:「怎麼?怕了?遲了。」

葉青羽哼了一聲,道:「鬼才怕你……我們雷電宗雖然傳承悠久,但因為太久沒有入世進入江湖,所以這一次準備不充分,沒有拿宗中的戰甲寶衣出來……」他邊說邊脫衣服,將上身衣服都脫掉,露出了宛如晶瑩玉石削砍一般健碩的肌肉,有一種令人炫目的美感。

這一幕,讓周圍觀戰的人都有點兒發矇。

這是幹什麼?

打不過了拖延時間?

還是要脫了衣服打?

圍觀的人群中,還有不少年輕的女性強者。

看到這一幕,年輕的女孩子們都紅了臉。

百靈宗的師姐妹幾個人都還在,也在關切地看著戰鬥的變化,從心理上來說,她們當然是站在之前張毅援手的葉青羽這一邊,但卻不敢有絲毫表現出來,此時看到葉魔王脫掉了上衣,臉上也都露出了羞澀之意,不敢再盯著看。

不過對於女孩們來說,那一瞬間的感覺,卻是一種驚艷之中帶著難以控制的怦然心動。

陽光下,以只穿著長褲戰靴,**著精裝上身的少年,身形比例幾乎到了完美的地步,有一種令人炫目的美感,濃密的長發在風中狂舞,濃眉大眼的周正外貌,修長健碩的身形,宛如神魔,對於許多女性來說,那是一種近乎於不可抗拒的力量,擊中了她們的胸膛。

別說是女性,在陽光灑落的一瞬間,連一些各大宗門的男性傳人們,也露出了驚艷嫉妒的神色。

……

「等一等啊,我把衣服放在一邊,以免又打爛了我的衣服,很貴的,怕你到時候賠不起。」

葉青羽口中不饒人。

他此時倒也不像是之前那麼著急了。

本來心中就窩了一團火,既然急切間走不開,那不如好好鬧一鬧,先在這個陳少華的身上出一口氣再說。

陳少華的耐心,比一般人強很多。

一直等到葉青羽將衣袍疊好,丟下擂台丟給老魚精等人,這才冷森地道:「準備好了嗎?」

葉青羽一看,知道自己想要激的對手心浮氣躁的想法落空,畢竟是太華峰的傳人,到也不能小看。

「來吧。」

葉青羽勾了勾手。

他心中也是戰意狂飆。

在地下河道月色仙宮之中得到奇遇,修鍊了混沌雷漿的力量,肉體修為更上一層樓,葉青羽此時也需要一個強大的對手,來好好地刺激自己,將一身所學酣暢淋漓地展現出來——只有通過最熾烈的戰鬥,才能真正提升自己的戰力。

咻!

劍光破空。

陳少華心念一動,無盡連綿的劍光再起。

整個八棱浮空水上擂台,霎時間再度被犀利無匹的冷森劍光籠罩。

擂台上的片片虛空,彷彿都要被撕碎一樣。

周圍響起一片驚呼之聲。

誰都看得出來,和之前比起來,這個時候的陳少華,是真的動了殺心,虛空之中殺意瀰漫。

「來得好。」

葉青羽大喝一聲,雙眸之中,有紫色的電光涌動。

一瞬間,他的身上,有一層薄如煙霧般的紫色電弧流光籠罩,像是披上了一層淡淡的紫色無形戰甲一樣,整個人竟是絲毫不做躲避之勢,朝著那漫天劍光直接撞了上去。

「啊……」

「瘋了嗎?」

「這……簡直是在找死啊。」

四周人群中驚呼聲一片。 「找死。」

陳少華看到對手如此輕狂的舉動,也是暴怒。

他眼眸之中,殺機爆溢。

虛空之中的劍氣越發凌厲連綿。

但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之下,就看葉青羽雙手在虛空之中輕輕一撕,就像是撕開一塊破布一樣,撕裂了那密密麻麻的劍氣之網,縱然依舊有無數道劍氣站在他的身上,但卻斬不透那一層薄如厭惡一般的紫色電弧,只是些微激起了一層淡淡的圓形漣漪而已。

下一瞬間,就像是迎著疾風驟雨而上的魔獸一樣,葉青羽大踏步地衝到了陳少華的身前。

弓步沉腰,簡單的衝天一炮拳式。

葉青羽出拳,轟向了這位太華峰傳人。

「幼稚……御!」

陳少華冷笑著低喝一聲。

瞬間無數道劍氣,似是有靈一般,咻咻咻破空聲之中,層層疊疊地在他的面前,宛如孔雀開屏一樣在他的身前展開了。

那一道道劍光,宛如純凈白蓮盛開,美麗到了極點。

葉青羽的這一拳,毫無花哨地轟在了萬道劍氣之牆上。

轟!

恐怖的純肉身力量,如排山倒海一樣爆發宣洩出來。

陳少華的臉上,驟然多了一分震驚之色。

因為那宛如純凈白蓮一般的劍氣之牆,竟是在瞬間就被肉拳摧枯拉朽一樣摧毀。

破碎的劍氣,就像是被暴力碾碎的花瓣一樣,迅速地在虛空之中飛濺,然後枯萎消失。

而肉拳余勢不衰,猶如流星劃破虛空,繼續朝著他的胸膛轟過來。

擂台的四周,已經想起了成片的驚呼聲。

觀戰的都是各大宗門和勢力最為出色的傳人,自然有著非同凡響的眼光,也都是身經百戰的強者,但卻從未見過,有人將純粹的肉身之力,能夠修鍊到這種程度,那會每班的一拳,不僅僅是轟在純凈白蓮劍氣之牆上,更像是轟擊在他們的心上一樣,令他們暗自心驚。

尤其是肖雲龍。

這個罪魁禍首在那一瞬間,看著擂台上那個半裸著的身影,猛然想起了另外一個人。

「強橫的肉體之力……這傢伙,莫非是就是那個來自於天荒界的雜碎?」

肖雲龍有些疑惑。

但他很快又搖搖頭。

那個小雜碎,雖然也是肉體之力極度強橫,但卻遠遠達不到眼前這種程度,陳小師叔的白蓮劍氣威力,要比【太一分光劍】更強,這個雷電宗的傳人卻能輕鬆抵禦,這樣的實力,要比天荒界的那個小雜碎強了太多,應該不是那個小雜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