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丹藥在靠近顧雲身邊的片刻,頓時猛的爆裂了開來,只不過,並沒有如同杜飛預料的一般,直接將顧雲炸死。

過了片刻之後,才有一道人影從其中刪除,旋即帶著一臉灰黑之色,瞬間向後退去。

「靠著本身實力擋住了么?」杜飛見狀,輕輕一笑,片刻後手印微微一變,「既然一顆不夠,我們就再來幾顆好好玩玩如何?」

話音落,他右手猛的一揮,頓時,凝固半空的洗髓丹,如同不要錢一般鋪天蓋地向著顧雲轟了過去!

而在這一刻,顧雲的臉色也是變得精彩無比…… 「轟!轟!轟!」

擂台之上,兩道人影不斷的閃現,只不過其中一道人影如同在田園漫步一般,優雅無比,而另外的一道卻迅捷如同閃電。

而在兩者之間,不斷有轟響之聲傳出,看起來似乎極其強大的紫色雷電,在洗髓丹的一次次轟炸之下,似乎變得越來越岌岌可危了。

從此刻場中的情形來看,在杜飛大量的灑出了那洗髓丹之後,顧雲幾乎盡落下風。兩人之間的武技、境界、都是相差無比,也都同是丹師,甚至都掌握了極其強大的丹之技。但是,杜飛最大的優勢,卻是那彷彿無窮盡的丹藥一般,每一次轟炸,顧雲都要竭盡全力的避開,這種情況下,他還如何和杜飛對抗?

擂台之上的這種局面,似乎明眼人都看得出,杜飛的贏面在不斷的增強著。

看出了這一幕的,除了雲水五家的那幾位之外,自然還有杜家,以及連家、白家、白衣門之人。

前者,看到這一幕,自然是臉色好看了幾分,而後者見到這一幕,卻一個臉色陰沉如水,因為他們也都清楚,此刻若是顧雲落敗的話,那麼他們將要面對的會是什麼結局!

「轟——」

又是一聲炸響,這一次,顧雲頗為狼狽的退後了半步,手中印記才猛的向前拍出。

但是便在此時,杜飛的身形卻驟然間微微一閃,已經出現在其身後,而手掌也是瞬間轟出,狠狠的落在了其背後之處。

「噗哧——」

一掌落下,強悍的真氣頓時竄入了顧雲的體內,令得他渾身上下都彷彿被凍結了一般。而幾乎在同時,顧雲也是猛的一昂首吐出了一口鮮血,其身形擦著地面倒射而出,臉色也是瞬間陰寒到了極致。

戰鬥持續了到了這個地步,會出現這一幕也是在料想之中,只不過幾乎所有人都想不到,杜飛竟然不是靠丹之技獲得先機,而是靠著武技!

這一點,恐怕沒有任何人想到。

一掌落實,杜飛臉色卻辦法不動,只是輕輕的甩了甩手,淡淡道:「想必你也不會認為,我使用丹之技的時候,就用不了武技吧?」

「呸——」

一口將口中的鮮血噴出,顧雲抬手擦去了嘴角的血水,才緩緩抬起頭凝神杜飛片刻,旋即森然開口:「這些年來,能夠將我顧雲逼到這個地步的,你還是第一人啊!」

「但是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杜飛淡笑一聲,雙手一拍,頓時漫天的洗髓丹再次緩緩的飛舞了起來。

望著這一幕,顧雲眼眸之中終於閃過了決然之色,他突然猛一咬牙,一口鮮血再次噴出,而其眼眸也是瞬間盡數變成紅色!紅到了如同滴血一般!

而幾乎在同時,一股股細微的雷電也是猛的從其毛孔之中竄出,使得他整個人都如同被雷電所包裹了一般,同時,其身上瀰漫而出的氣勢,卻已經兇悍了無數倍。

望著擂台之上顧雲的舉動,擂台下方,雲雨青突然臉色微微一變,片刻后才緩緩搖頭道:「居然將顧雲逼得自爆體內紫雷丹,這個杜飛,的確很強……恐怕,就算是我們幾個親自出手,想要收拾他也絕對不容易……」

聞言,一側的柳霸冷冷一笑,道:「顧雲這些年也囂張夠了,暴了他那紫雷丹,他就算不變廢人,也是變成廢物了…..這一場他便是贏了,也是輸了!」

「從此顧雲,在帝都小輩之中,已經排不上名號了!」水妖也是淡淡一笑,緩緩開口。

這句話,幾乎決定了顧雲的命運。

……

擂台之上,顧雲此刻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幾分張狂之色,旋即,他緩緩的伸手在眉心之處一點,頓時一股極其強悍的精神力便擴散而出……

「嗤——」

隨著精神力擴散,那懸浮在其身前的紫雷丹,突然慢慢的回到了他的身前,其上方瀰漫而出的雷光,已經盡數匯聚到了顧雲身上。

「紫雷印!」

嘶啞的喝聲,驟然間傳出,而顧雲也是在腳掌猛的一踏,整個人已經形成了一道紫色的幻影,狠狠的向著杜飛撲了過來,在這一刻,他的實力中突破了八品武師的壁壘,達到了七品武師的境界!

面對著顧雲這如同瘋狂了一般的攻擊,杜飛也是心頭一寒。

這一次,他不再遲疑,右手已經猛的一點眉心,頓時鋪天蓋地的洗髓丹瞬間匯聚在了一起,旋即狠狠的向著來勢洶湧的顧雲撞了上去!

「轟——」

兩者微微一撞,頓時就傳來了一陣低沉的悶響,杜飛手中的印記剛想改變,引爆丹藥,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那紫色的幻影卻已經猛的一射,身形從另外一側依然迅捷的向著杜飛撲了過來。

「哼——」

腳掌在地面猛的一踏,杜飛的身形也是在瞬間施展到了極致,旋即右手並指,連連點出,同時精神力飛快擴散而出,引導那些丹藥,瞬間飛回。

「玄陰指——」

一指點出,頓時在杜飛身強凝結出了一道冰牆,而在其後,顧雲的紫雷印已經狠狠的轟下,只不過這一次,杜飛的玄陰指卻沒有半點抵抗之力,幾乎瞬間便已經被轟殺!

只不過,這瞬間的停滯,卻已經夠了!

杜飛不再遲疑,右手一拍,這一次,剩餘的兩顆凝神丹瞬間浮現,隨著他的動作同時甩出!

「丹逆乾坤!」

「暴!」

在杜飛眼眸之中陰冷之意閃過的瞬間,兩顆凝神丹和近百顆洗髓丹幾乎在一剎那之間爆裂了開來,而在這種爆裂之下,顧雲的身形瞬間就陷入了爆炸之中,雖然他瘋狂的催動真氣,但是在這種攻擊之下,覆蓋在其體表的真氣護罩卻不斷的被消弱,到了最後,終於然後一顫,爆裂了開來。

而顧雲的身形也是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之上,一口鮮血再度噴出!

「啪——」

杜飛身形一動,在顧雲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已經一腳踩在了其胸口指掌,眼眸之中,殺意涌動!

「我輸了!我認輸!」望著杜飛的表情,顧雲顧不上胸口發射,卻已經低聲喝道。

「認輸么?」杜飛撇了撇嘴,臉上倒是閃過一絲不爽,像是這等決鬥一般就算是死了,也沒有人拉得下臉認輸的,但是想不到這個顧雲卻如此的光混。

而其認輸的話,以其身份來說,自己似乎也不能動手了啊。

想到這裡,杜飛冷笑一聲,才緩緩的將腳移開。

這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一幕,令得許多人都是微微吃驚,雖然他們早就有幾分猜到了這個結局,但是想不到,這顧雲居然輸得如此乾淨利落!

「那個傢伙,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了?」

杜家座椅之上,杜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悔恨之意也是瞬間從其胸口用出,若是杜飛出手的話,自己恐怕……

一念及此,杜寒只想落荒而逃。

「飛兒現在的實力,恐怕是我想要和他動手,都要思量幾分了啊!」杜震天一臉震撼,片刻后輕輕吐了一口氣,喃喃開口。

若不是親眼所言,他自己也不相信,杜飛竟然會勝!

而杜家對面的擂台之上,連基等人的臉色卻難看到了極致,此刻一個嘴角不住的抽搐,一時間根本不知道如何讓反應才好!

「好!厲害!」

「不愧是杜飛少爺!竟然厲害到這個地步!」

「什麼君武宗!也不過如此罷了!」

「就是,輸了就輸了,居然還敢求饒,君武宗的臉都被他丟盡了!」

滿場喧鬧之聲,瞬間此起彼落,而這一句句話,卻如同一根根刺一般,狠狠的扎在了顧雲的胸口之上……

什麼時候,他也也會遭受這等待遇了!?

擂台之上,杜飛低頭看了顧雲一眼,突然輕輕一笑,用兩者才聽清的聲音淡淡道:「我不殺你,君武宗也不會放過你……日後,你定然會比死了還慘,我拭目以待!」

言畢,杜飛不再看顧雲一眼,已經猛的一轉身,緩步離開。

而其在其身後,顧雲的臉色卻瞬間一僵,片刻后不住的抽搐了起來,而怨毒之色也是從其眼眸之中閃過。遲疑半響,他卻突然猛的一咬牙,手掌的擂台之上輕輕一拍,身形狠狠的向著杜飛撲了過來——

「嗤——」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幾乎都是倒抽一口冷氣,他們想不到,這個顧雲竟然可以無恥到了這個地步!

杜飛已經放過他了,他竟然還出手偷襲!

「嘭——」

顧雲的一掌,幾乎狠狠的落到了杜飛的身上,並且直接將後者的身形震散,但是在瞬間,那身形也是盡數消失!

「破空閃!?」

見到這一幕,顧雲確實瞬間就反應了過來,而心中悔意一生,已經猛的向後退去。

只是,再其剛剛退後半步的時候,身形卻是驟然間一僵,只因為不知道何時,一根手指已經輕輕的點在了其後背之上。

「顧雲兄,若是你不出手的話,我還當真沒有借口可以殺了你……君武宗之人不過如此,竟然連一句挑釁都受不起……現在殺你,可是名正言順啊……所以,顧雲兄,上路吧!」身後,杜飛聲音淡淡響起,雖然平淡,卻令得顧雲渾身都冷了起來。 「住手!」

擂台下方的龍傲天驟然間如同想到了什麼一般,已經發出一陣怒吼之聲,旋即身形劃過一道殘影,向著場中爆射而去!

「哈哈哈——傲天兄,我早就說過,誰影響決鬥就是和我們柳家過不去,你還是不要上去的好!」

另外一側,柳霸卻突然朗笑一聲,身形也是一動,一掌狠狠的向著龍傲天拍去!

「柳霸!你敢!」

「有什麼不敢!別人怕你龍家,我柳家可不怕!」

……

「不…不要……」顧雲哆嗦片刻,才低聲道。

然而,身後的杜飛卻沒有再說廢話,只是驟然間化指為掌,一掌輕輕落到了顧雲背心之上。

「噗哧——」

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顧雲身形驟然間一震,已經一頭載倒在了地面之上,而其七竅,鮮血泊泊流出。

「嘭——」

另外一側,龍傲天已經一掌將柳霸轟退,身形瞬間落到了擂台之上,而其視線落到了顧雲身上的瞬間,卻已經猛的一醬。

以其眼力自然看得出,顧雲的心脈已經被震斷,無論怎麼看,都是沒救了!

望著這一幕,龍傲天的臉色微微一寒,片刻后怒極反笑:「好!杜飛!你好膽!居然敢殺我君武宗之人!你小子一定會後悔的!」

面對龍傲天這話,杜飛臉色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淡淡一笑道:「這不是龍傲天少爺么……想不到你也是君武宗之人啊……呵呵呵……君武宗么……我算是懂了……」

視線在四周淡淡一掃,杜飛繼續道:「這顧雲么,是在和我公平決鬥的情況下死的,死就死了……難道你們君武宗還以此為名義報復不成?若是如此,豈不是大家以後見到你們君武宗之人,只要繞路走就行了,這打也不用打了!」

「我管你!明明勝負已分…你卻將人擊殺!便是我不說什麼,但是顧長老卻極其疼愛這個孫子,恐怕那時候,便是雲水杜家也保不住你了!」龍傲天語氣森然,冷冷開口。

「龍少爺,」杜飛突然輕輕一笑,「你我也不是第一次見面了,怎麼我覺得你這氣勢……是越來越不像樣了啊!」

旋即,杜飛聲音緩緩壓低,而後,陰毒之聲,淡淡響起:「你也不用著急,我杜飛當日說過,定要要滅你龍家滿門……你不用著急,我杜飛說到定然會做到……還有你身後那黑衣人,我也定然會挖出來…….」

「至於今日么,你要動手我也不會阻攔……相信我,我既然敢挑釁你,那麼雖然沒有擊殺你的底牌,但是和你同歸於盡的本事,我還是有幾分的…….我們不妨試試看如何?」

聞言,龍傲天臉色又是微微一僵,一時間,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呵呵呵,傲天兄,只不過死了一個顧雲罷了,又不是你家養的狗,犯得上那麼著急么?」話音落,卻見到水妖在擂台之下腳尖微微一點,頓時身形也是飄到了擂台之上,似有意似無意的落到了兩人之間。

「水妖說的沒錯,嘿嘿,這一場擂台決鬥,顧雲已經輸了,自己卻又出手找死,怨不得人!便是君武宗宗主再此,也只能認了這一點……龍傲天,你是不是太多事一點了!」一側,被龍傲天一巴掌拍下擂台的柳霸也是扭了扭身子,再次躍到了擂台之上,和水妖二人成掎角之勢,將龍傲天圍在了其中。

「很好!很好!」龍傲天臉色變幻片刻,突然仰頭哈哈一笑,「柳霸、水妖……顧雲是什麼身份,你們自己心中有數,今日之事,我也無需挑撥什麼,只要讓人將事情如是稟告上去,我想到時候,便是雲水五家也護不得你們!」

聞言,水妖卻淡淡一笑,道:「你不用威脅我們……你龍家和君武宗穿一條褲子,這事情人人都知……你也不用拿君武宗壓我們,若是君武宗真的會出手的話,我們雲水五家,現在早就不存在了!」

「你們就那麼想護住杜家的這個小子?」龍傲天視線微微一寒,旋即淡淡道。

「我們只是應約來做個見證罷了……擂台之上的事情,我們自然會理,至於下了擂台么,就跟我們無關了!」水妖淡淡一笑,旋即回頭掃了臉色不變的杜飛一眼,淡淡道。

「原來如此!」龍傲天拍了拍手,旋即視線在四周緩緩一掃,聲音陰陰傳出,「今日擂台決鬥,我雲水五家共做見證,杜飛勝!顧雲之死,咎由自取!如此,決鬥結束!」

話音落,龍傲天臉色卻陰寒了幾分,視線再次落到了杜飛身上,冷冷開口:「杜飛!今日之事不說,你我之間似乎也不用再廢話了吧?」

杜飛抬頭看了龍傲天一眼,旋即一笑道:「此事你我心知肚明,你想跟我動手便動手,何須找什麼借口!?」

「哈哈哈……」龍傲天淡淡一笑,「一年不見,你這囂張性子倒是絲毫不該!當日我手下留情,可不是怕了你!杜飛,死吧!」

話音落,龍傲天腳步一擦,已經瞬間浮現到了杜飛面前,旋即一巴掌緩緩拍下。

見狀,水妖和柳霸二人對視了一眼之後,才擦著腳步推開。

一個杜飛,確實不如他們眼界,既然自己答應的事情完成了,便是完成了,他們也不會多事。

對於他們來說,給杜飛一個公平,已經算是極其給他面子了!

擂台左側,連基等人見狀,臉色卻微微一喜。

「想不到顧雲死了!還有雲水龍家之人出手!這個杜飛,算是死定了!」

擂台之右,杜震天猛拍負手,正想要竄起,但是突然在一道淡淡的聲音再起耳邊響起:「此事,憑你還沒有插手的實力,退下吧,若是龍傲天願意的話,就是我也保不住你們杜家!」

聞言,杜震天臉色卻是一陣變化,龍傲天和顧雲差別實在是大!顧雲不過是君武宗的外門弟子,就算得罪了,也有迴轉的餘地,畢竟君武宗外門弟子千千萬萬!

而龍傲天,卻是雲水龍家少主,得罪了他,便是得罪了整個雲水龍家!而雲水龍家和杜家差距實在太大,對方若是以此借口滅了杜家的話,只不過一念間的事情罷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