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這位大漢雖然躲過了劍影的絞殺,但是顯然他剛才保命所消耗的靈力也是極為的大,站在數丈遠的地方大口的喘息起來。

楊逍這個時候當然不會給其逃走的機會,向儲物袋一拍,從儲物袋中取出那靈器飛針來,然後用飛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那大漢飛射而去。

「噗」的一聲,飛針將那剛剛站穩的大漢胸膛穿透,他望著楊逍的眼神充滿了悔恨和怨毒,但是他的屍體也只有不甘的倒下。

一下子將兩個攔路的大漢擊斃,楊逍終於緩了口氣。

他在原地休息了一會,便走到那兩個大漢的身前,將他們的儲物袋找了出來,看了看裡面的東西,這一次雖然被襲擊,不過收穫卻也挺大,只見那年長大漢的儲物袋裡有著上百塊靈石,還有兩塊玉簡,一瓶丹藥,而那年輕大漢的儲物袋裡,也有著數十塊靈石,還有一張靈符。

楊逍將靈石另行的收了起來,然後便是用神識觀看了一下兩枚玉簡中的內容,只見其中一枚玉簡是一種制符的法訣,而另一塊玉簡則是一張丹方,這張丹方還是少見的中級靈丹廣陵丹的丹方,比起楊逍在坊市上得到的那副丹方還要珍貴的樣子。

將那瓶丹藥打開,楊逍再通過那丹方的記載,自然便是知道這瓶丹藥正是丹方上記載的廣陵丹。而那一張特殊的靈符,楊逍通過經驗再結合制符玉簡上的內容判斷,這應該是一張地級低等符,名為火蛇符,在靈符裡面封印著一道火蛇,這火蛇威力應該相當大,只有凝氣期高手才能製作出來,也就是說如果將這道符打出來,就相當於凝氣期高手發出的一道攻擊了。

看著手中的火蛇符,楊逍不禁有些慶幸,幸虧剛才自己迅猛出手,讓兩個攔截之人沒有使用出他們的全部招式來,否則的話,他們對楊逍還有有著一些威脅手段的,就說這道火蛇符,就算楊逍能夠接下來,他也得受傷不可,這畢竟是凝氣期高手的一道攻擊,楊逍雖然現在並不懼怕靈識境弟子的手段,但是他也不可能自大到能夠輕易的接下凝氣境高手的攻擊的。

將靈符和玉簡,丹藥都收了起來,然後,楊逍又將那兩個大漢的靈器收到儲物袋中,這時他便想到,剛才擊斃的這兩個大漢看來也是大有來歷之人,他們絕不會是普通的散修,因為從他們的身上得到的靈符和製作靈符的玉簡,還有丹方這幾樣東西就不可能是普通的散修就能擁有的,不過,他們具體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受到刑無天的雇傭,這些楊逍一時之間也難以想通,所以他乾脆也不再想這些了。

這次大有收穫,不過也讓楊逍對於刑無天的恨意又增加了幾分,他暗中發誓,下一次,再遇到刑無天,絕對要將他解決掉以泄心頭之恨。

本來楊逍便打算回去煉丹的,這次又這麼容易的得到了一張丹方,這張丹方明顯比起在坊市上得到的丹方還要好的樣子,於是楊逍便打算試試能不能將這丹方上的靈草湊齊,從而煉出丹藥來。

當他觀看了一番之後,便是有些驚喜的發現,這丹方上的靈草雖然很少見,但是他記得上一世的時候,有幾個洞府中出現過這些靈草的,於是,他便繞道又尋找了幾個秘密的洞府,這幾個洞府都是他前世的記憶,暫時還沒有其他人發現過的樣子。

很順利的,楊逍尋找了數個洞府之後,終於將所有的靈草弄到了手中。

而取靈草如此順利,自然不久后楊逍便是踏上了返回巨靈門的路途。

回到巨靈門之後,楊逍便是直接前往地火脈,打算煉製丹藥了。來到地火脈入口的時候,仍然遇到了上次的那兩個守衛。

交付了不少的靈石,那兩位守衛自然也沒有攔截楊逍,便是放他進去了。不過在入口處,楊逍特意的向那兩位守衛詢問了一些烏里和姚遠的情況。

據那兩位守衛講,烏里已經很久沒回門中了,所以他的管事職務也已經由另一位師兄代替了,至於姚遠也同樣沒有回門中,靈風真人派人尋找了一番,沒有尋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巨靈門中失蹤個弟子在往常不是沒有出現過的,畢竟一些弟子出外探險,難免有一些就會遇到生命危險,回不到門派中來的,對於這些弟子,門派中一般查無結果后也就會放棄了。

; ??進入地火脈,這次楊逍仍然是選擇的九號密室。

說起來,到地火脈煉製丹藥的巨靈門弟子並不太多,因為一般的弟子煉丹水平都不高,只是簡單的將幾種靈草稍微煉製一下,配成靈藥來服用,這樣他們煉製的時間自然也不會太長。

而巨靈門中較優秀的弟子,門派每月是分發一些有助修為的丹藥的,所以他們平常只是忙於修鍊,並不會自己親自煉藥。

總總原因加起來,真正到地火脈來的弟子自然就並沒有多少了,所以地火脈的九間密室平常多數都是空閑著的,楊逍來到地火脈的時候,正好九號密室裡面沒人,那兩個守衛自然又將九號密室的號牌交給楊逍了。

進入密室之後,楊逍便將那廣陵丹的丹方拿了出來,這廣陵丹是中級靈丹,自然比起坊市中得到的低級靈丹升龍丹丹方要好的多了。

刑無天派了兩個大漢在路上伏擊,按照楊逍的推測,自然是為了得到他手中的升龍丹丹方了,不過刑無天派的這兩個人身上竟然有更好的廣陵丹丹方,這不得不說是對刑無天的諷刺了。想必刑無天也絕不會知道兩個大漢手上有著廣陵丹的單方吧?否則的話,刑無天肯定就會將其掌握在手中了,絕不會讓兩個大漢輕易的帶出來的。

再有,兩個大漢的身份,雖然不是一般的散修,但也不會是玄武門的人,因為他們兩個顯然是為了錢財才會出手的,並不是完全的聽命於刑無天,而且兩個大漢身上沒有玄武門的標誌也可以說明這一點。

稍微的思考了一下,楊逍便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想了個八九不離十。

不過刑無天和攔截的兩個大漢具體的關係,楊逍暫時也不想多管,他現在一心想著將廣陵散煉製出來,好讓自己近來增長減緩的修為再次提升起來。

要想儘快的提升修為,目前也只有煉製出更好的丹藥來代替以前的蘊靈丹。而這種丹藥自然就是最新得到的廣陵丹了。

將一切煉製廣陵丹的材料準備好之後,楊逍便是將其投放進了葯鼎之中,然後他便是操縱著地火的強弱精心煉製起來。

在煉製廣陵丹的進程中,楊逍自然還會控制著丹田之中的神秘玉片放出一縷光芒將葯鼎的四周包裹,這樣就可以控制住靈草的靈性不得到任何的損失。

自從楊逍知道了神秘玉片的作用,便是將其使用在了蘊靈丹的煉製之中,果然讓煉製出的蘊靈丹大大的提高了效果,甚至從一般的低級靈丹提升到了中級靈丹的程度。

而在反覆的煉製之中,楊逍也已經將丹田中的玉片運用的極為純熟了,這次煉製廣陵丹可以說是一切都水到渠成,楊逍只盼望著,廣陵丹也同樣能有一個大的改變,那樣的話服用起來,效果就更加的好了。

數個時辰之後,第一爐廣陵丹正式煉製成功了,這時的楊逍驚喜的發現,這廣陵丹比起丹方記載的廣陵丹的確足足提高了一個檔次,按照楊逍的估算,恐怕這廣陵丹可以稱之為高級靈藥了,因為其中蘊含的靈性實在太充足了,比起任何的高級靈藥都毫不遜色的樣子。

「玉片的作用果然神妙,竟然能夠近乎完整的保存靈草的靈性,這樣就可以煉製出其他任何煉丹師都無法煉製出的完美丹藥了,」楊逍拿著手中的廣陵丹高興之極,這次有了玉片的幫助,可以說讓楊逍的煉丹技術如虎添翼,達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這樣煉製出的丹藥,更是對其修為起的作用巨大。

手中的廣陵丹散發出一股股淡淡的氣息,彷彿能將人帶入一個神聖的世界之中,甚至這個世界,對於修士來說才是更加廣闊的世界。

這樣的丹藥的確可以稱之為高級靈丹了,只差一步,就可以進入至丹的行列,而像這樣的靈丹妙藥,平常人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據說一般的修為哪怕得到一顆高級靈丹,就可以讓修為蹭蹭的增長,甚至可以直接從靈識一重進入靈識四五重都不是不可能的。

雖然丹藥煉製出來了,楊逍卻不敢隨意的服用,因為這樣的靈丹妙藥藥效太猛,整顆服用下去很容易爆體而亡,只有將其分成幾次服用,才能對身體起到最好的效果。

於是,第一顆丹藥,楊逍將其分成了四份,第一次只服用下去了四分之一,不過就是這四分之一所蘊含的靈性就遠不是從前的蘊靈丹可以比擬的,同樣,楊逍這次又經過了一番艱難的吸收過程,不過,好在一天之後,楊逍將其順利的吸收完畢。

分四次吸收了第一顆丹藥之後,楊逍的修為再次有了提升的跡象,這不禁讓他高興萬分,要知道按照一般的修鍊速度,提升每一重境界都是相當困難的,而且隨著修為的增加,往後會越來越困難,本來,楊逍只是服用蘊靈丹,最少還要月余甚至數月的時間,修為才能再次提升,但是如今服用了廣陵丹這種高級靈藥之後,只是短短几天的時間,楊逍的修為又有明顯的提升,這樣的修鍊速度,實在是比起任何的天才都要快速的多了。

當然,其他的那些天才,也不可能像楊逍這樣服用大量的靈丹妙藥,而且是一顆接一顆的服用,在這樣的情況下,想不提升修為都是不可能的了。

將第一顆廣陵丹煉化吸收之後,楊逍便是緊接著再次服用下一顆,這次他是將丹藥分成了兩半,然後分別服下。

往後的時間裡,楊逍自然是接二連三的服用丹藥了,而且他煉化吸收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但相應的,他的修為也是得到了神乎其技的提升。

轉眼之間,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這時的楊逍已經進入到了靈識境第八重的境界,他的周身靈力充沛,甚至大量的溢出體外,在他的周圍數米的範圍之內,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力氣團,這樣的修為對於一般的靈識境九重弟子而言,都是極為少見的情況,但是這樣的情況在楊逍的身上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這時,他的修為可以說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程度。

不過,這個時候,一年一度的大比也要開始,楊逍打算暫時停止在地火脈中的修鍊,前去參加這次大比,而且他還很想在這次大比上得到一個好的成績,來向別人證明,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會是別人眼中的那個『廢材』。

; ??楊逍停止了修鍊,將身上的氣息收攏,這個時候,他給別人帶來的仍然是一副平凡的模樣,不過也更加的神秘不可測,只有比他修為高出很多的修士,才能完整的用靈識看穿他的具體境界,一般的修士也就是覺得他的修為飄忽不定,讓人很難琢磨的樣子。

不過他這次走出地火脈,還是引起了那兩個守衛的震驚,他們望著楊逍半天無語,因為他們實在不敢相信楊逍可以在地火脈中呆兩個月而不出來,這樣的事情在以往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不要說是靈識境的弟子,就算是凝氣境的修士,恐怕都很難在地火脈的高溫中堅持兩個月吧?

而且楊逍走出來的時候,神閑氣定,沒有任何受傷的跡象,這就更不可思議,難道地火脈中的高溫竟然對於楊逍毫無作用嗎?

兩位守衛當然不會知道,楊逍修鍊了九轉金身,他的身體比起任何的凝氣期修士都要強大,畢竟凝氣期修士一般也只是修鍊的真氣而已,對於身體的修鍊並不算多,他們的身體也是相對來說比較脆弱的,只要破壞了他們周身的真氣,一件普通的靈器都有可能將他們殺害。而楊逍卻不同,他現在修鍊的主要是身體,要論強硬度,他的身體恐怕還在一般的靈器之上。所以楊逍能夠用身體抵擋地火脈的溫度也就毫不稀奇了,甚至他呆在地火脈之中,對於身體的強度也算是一種修鍊,他的九轉金身又有了一些新的進步。當然這些進步還遠遠達不到九轉金身第二重的要求,但是第一重進一步鞏固,並且身體進一步強化,也是對於楊逍的整體實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了。

楊逍付給了兩個守衛足夠的靈石,便是不理會他們的驚訝,轉身離去了,他這次便是前去山頂上的一處演練場,這裡就是巨靈門每年弟子大比的所在地。

那兩個守衛將楊逍當成了妖怪議論了一番,不過他們議論的結果也就是以為楊逍的體質特殊,可以抵擋高溫而沒有事情,這樣的情況也是有可能發生的,而且根據傳說,某些人生來便會帶有著某種特殊的體質,就比如說具有著火屬性的體質,便是會對高溫有著很高的抵抗力,他們修鍊起火屬性的功法也往往比其他的人容易的多,這樣的人自然是屬於修真界中的天才了,似乎將楊逍歸到這一類人中是比較合適的,也是可以解釋他在地火脈中呆這麼長時間的原因。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楊逍顯然也是屬於修鍊的天才了,對於這樣的天才可以說是百年難得一遇。兩個守衛商量一番之後,便是決定,以後一定要多巴結一下楊逍才行,對於這樣的人才將來肯定是平步青雲的,他們誠心交好的話,肯定會對自己有好處的。

楊逍來到了演練場,便是見到這裡已經來到了不少的弟子,在演練場的中央,自然就是比試的場地,而周圍則是一些圍觀的弟子。

演練場中央是專門的一個巨大的擂台,凡是打算參加大比的弟子便是可以報名,上擂台上比試,而那些認為自己資質不行的弟子則只能在擂台下面圍觀了。

雖然說達到了靈識境四重的弟子便可以上擂台比試,但是真正決賽的時候,靈識境四五重的弟子就有些不夠用了,他們之所以上擂台也就是想藉助實戰增長一些經驗罷了,至於取得好成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要想進入前八名也只有靈識境六重的弟子才能勉強夠用。而一般門派中只對前八名弟子有所獎勵,所以一般的低階弟子只是圍觀罷了,並不會傻傻的真上擂台上比賽,因為一旦上去比賽,危險肯定會有的,實力不如人,就難免會受傷。這樣的話倒不如在台下觀看比賽比較好了。

不過,楊逍這次卻是肯定要參加的,他來到了那報名的地方,也就是登上擂台之處,這裡有著幾個弟子把守著,對於想參賽的弟子進行必要的檢驗。

楊逍到達報名之處的時候,自然也是被攔截了下來,不過楊逍略微的顯露了部分修為的時候,對方還是通過了他的報名,讓他登到了擂台之上。並且給了楊逍一個號牌。

楊逍觀看了一下號牌,只見上面寫著一個『三十』,顯然這是讓他到擂台上三十號的地方去比試。

在巨大的擂台之上分成了數十個區域,楊逍自然便是手拿號牌,到達了三十號的那個區域之中,這時他的對手還沒有出現,他便手拿號牌等待了起來。

望著楊逍登上擂台的背影,那個讓楊逍通過報名的弟子,卻是搖了搖頭,說了一聲:「真是自找苦吃啊,以靈識境四重的修為竟然也敢報名,這不是打算挨揍嗎?」他剛才對楊逍檢驗修為的時候,楊逍只是顯露出了部分的修為,只是靈識四重的樣子,這樣,他自然便以為楊逍的修為就是靈識境四重了,不過以這樣的修為上場也只是墊底而已,很快就應該被打下擂台的。這位修士再次搖了搖頭,便不再注意楊逍,而是將目光轉到其他報名弟子的身上了。

楊逍在擂台三十號區域等待了一會,便是等到了他第一個對手,同樣是手拿三十號牌的另一位年歲較大的弟子,這個弟子恐怕有將近三十歲,生的極為的憨厚,但是對於楊逍來說,也極為陌生的樣子,顯然他也是一個苦修之士了,平常並不大在門中出現的。

這位對手自報了一下姓名,說道:「在下季本,請師弟多多指教」,隨後,他便是將自己周身的氣勢放出,顯然他竟然是一位靈識境五重修為的弟子。

楊逍同樣也是抱拳說道:「在下楊逍,師兄多指教」。

既然對方如此客氣,楊逍自然也是和對方客套了一番,畢竟都是同門兄弟,大比即使慘烈,只要對方不用狠招,楊逍也不打算向對方下死手的。

; ??楊逍同樣將周身的氣勢外發,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不過他此時周身的氣勢仍然是靈識境四重的樣子。

那季本觀看到了楊逍的修為,卻也並沒有輕視,因為他雖然表面上看到楊逍的修為是靈識四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他的心中,總存在著一些淡淡的憂慮,總感覺楊逍的修為對他造成了淡淡的壓迫,這讓他再次觀看楊逍修為的時候,就有了一種看不透的感覺,這種感覺當然不是好兆頭,所以他對楊逍時時表現著謹慎的態度。

楊逍和季本做好了準備,但是誰也沒有動手,因為現在雖然已經接近到了比賽的時間,但是門主靈風真人還沒有正式現身,所以,這次的比試沒有靈風真人親自宣布,就不能算是正式開始。

巨大的擂台上還有著其他數對對峙的弟子,他們也都在等待著靈風真人的出現。

這時,在擂台下有一個人卻是發現了楊逍登上了擂台,他不禁驚訝的沖著楊逍大呼起來,這個人自然就是近兩個月沒有見到楊逍的賀明了,當他見到楊逍登上擂台的時候,首先感到幾分興奮,不過很快他便是替楊逍擔憂起來。擂台之上功法無情,萬一有個閃失很可能會造成重傷的。

賀明的旁邊還有幾個認識楊逍的人,他們可就對楊逍更不看好了,想當初的時候,楊逍的修為明明是墊底的,如今竟然爬到了他們之上,這可讓他們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不過他們也同樣是對楊逍幸災樂禍,認為楊逍上擂台不過是自找苦吃罷了。如果楊逍灰頭土臉的被別人打下擂台的時候,恐怕才是他們最想看到的吧。

賀明同他旁邊的人爭執了一番,他自然選擇了對楊逍信任的態度,不過在聽了周圍的議論之後,他雖然嘴上維護楊逍,但心裡卻也對楊逍更加擔心了。

楊逍同樣也看到了賀明等人,不過,他只是對賀明等人報以了一絲微笑,卻並不會將他們那些人的舉動太放在心上的。

隨著巨靈山頂的弟子越聚越多,場面也有一些嘈雜起來,不過很快這嘈雜的場面便是因為三個女子的出現而安靜了下來,只見這三個女子個個都是貌美如花,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紅衣女子,更是惹眼之極。這個女子自然就是楊逍兩月前見過的凌雲梅了。

凌雲梅同兩個師妹的出現一時便是成為了整個巨靈門弟子的焦點。

「這幾位就是枯榮師叔的弟子吧,怎麼每個都長得這麼漂亮?」

「枯榮師叔的確是會選弟子啊,尤其是凌雲梅師姐,更是人間極品,如同仙女下凡一般啊」。

「聽說這幾位枯榮師叔的弟子都是最近幾年才收取的,其中最出色的應該就是凌雲梅師姐了,別看她年紀不大,在我們整個巨靈門弟子中,恐怕也只有清玉鶴師兄才會是她的對手了」。

「凌雲梅師姐這麼厲害嗎?我看她的年級和我們也就差不多大吧,怎麼有這麼高的修為」。

「枯榮師叔親自教導的弟子自然不一般了,聽說凌雲梅師姐可是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已經是靈識境九重的境界了,這樣的修鍊天才比起清玉鶴師兄可還要逆天的多了,說不定我們巨靈門很快就會出現第三位凝氣期的高手了」。

眾位弟子們議論紛紛,當然這議論的焦點很快就聚集到了凌雲梅的身上,因為凌雲梅的修為太過逆天,再加上她又是如此的年輕漂亮,自然讓不少的弟子都仰慕不已。

凌雲梅和另兩位師妹並沒有理會眾弟子的議論,而是直接登上了擂台。那擂台邊的守衛討好似的馬上將三枚令牌交到了凌雲梅的手上。對於凌雲梅,那些守衛們自然是不需要任何的檢驗,甚至凌雲梅身後的兩位女子也顯然是修為不淺的樣子,既然枯榮真人能夠派她們參加大比,那她么就絕對不會是一般的弟子可比的。那些守衛們巴結還來不及,可不會做任何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的。

凌雲梅登上擂台之後,也是很快發現了楊逍正在擂台之上,她甚至故意的從楊逍身邊走過,並且同楊逍攀談了兩句,這才起身前往她手中號牌所在之處的。

凌雲梅的這一舉動,立刻引起了不少弟子的議論,他們實在不明白楊逍怎麼會走了這麼大的狗屎運,竟然能夠同凌雲梅這位他們心中的女神搭上關係,而且似乎關係匪淺的樣子,一些認識楊逍的弟子更是對楊逍又慕又恨,他們實在不明白凌雲梅這樣高深修為的奇女子怎麼可能會認識楊逍,並且同楊逍關係匪淺呢?

在很多弟子的心目中,都對楊逍這樣低的修為能和凌雲梅交談而感到不可思議。連站在楊逍身前的季本也是對楊逍的修為產生了懷疑,他這時更不敢對楊逍有絲毫的小看了。

在凌雲梅上擂台之後,又有兩個弟子的出現讓得比試現場火熱了起來,這兩個人一個是楊逍見過的郝剛,另一個就是靈風真人最得意的弟子清玉鶴。

郝剛在不少的弟子中也是有著很高的知名度的,因為據說郝剛雖然修為比清玉鶴低一些,但是郝剛非常的喜歡找別人決鬥,並且每次決鬥他都能穩勝的樣子,這就使他有了一個狂神的稱號,所以他在不少的弟子心目中還是佔有很高的位置的。

不過在坊市那次,楊逍擊敗郝剛的事情,顯然還並沒有多少弟子知道,因為那次只有楊逍,凌雲梅和郝剛三個人在場,那次的戰況凌雲梅和楊逍自然沒有到處亂說,而郝剛更不會自己去說,所以其他的弟子不知道也就並不稀奇了。

郝剛這次登上擂台的時候同樣看到了楊逍,並且向楊逍走了過來,說道:「楊逍師弟,上次我敗給了你,不過這兩個月我辛苦修鍊,境界又有提升,這次我有充足的信心能夠將你打敗,在最後的決賽上,我等著你,希望到那時你也不會讓我失望。而且最重要的,我想對你說的是,我對於凌雲梅師姐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郝剛說完便是離開,不過他的一番話卻是讓楊逍的周圍投來了不少異樣的眼神。尤其是季本,更是對郝剛的話震驚的合不攏嘴了,如果真是如同郝剛所說的那樣,郝剛曾經是楊逍手下敗將的話,那麼楊逍就實在太恐怖了,遠不是季本能夠對抗的。

季本不禁為自己選擇的號牌暗暗可惜起來,這次看來自己太倒霉了,竟然遇到了楊逍這樣的對手,他十有八九是難以在這場比試中取勝了。

就在各個弟子紛紛登場的時候,靈風真人和枯榮真人兩個人也是同時出現在了擂台的正前往,比試看來馬上就要開始了。

; ??「師傅出來了,」不少的弟子都是向靈風真人望了過去。

楊逍同樣也是望向了靈風真人,說起來他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有見到靈風真人了,不過如今的靈風真人比起去年來可是顯得蒼老了不少,尤其是他頭上的白髮也越來越多了,甚至整個頭頂都見不到多少黑髮的存在了。

望著靈風真人的面容,楊逍不禁回想起了往事,想當初就是靈風真人將自己帶到了巨靈門之中,也正是這樣,楊逍才能夠踏上修真的道路。對於這條道路,楊逍是從不曾後悔過的,並且他也一直把這條道路當成了自己畢生的追求。

靈風真人雖然摸樣也有了幾分蒼老,但是在楊逍的心目中,靈風真人仍然是一派英姿颯爽的風姿,甚至永遠都是數年前那樣年輕的樣子。這些當然是楊逍因為感念靈風真人的恩德,才會心中永遠保持這種印象的。

想當初,靈風真人將楊逍帶回巨靈門之後,也曾經將其當成一顆好苗子悉心教導過,並且親自幫助楊逍洗經伐脈,開闢識海,開啟靈識,使楊逍真正進入靈識境第一重的地步。

這樣的恩師的確是讓人難以忘懷的。

不過,後來楊逍的修為一直停滯不前,難以突破,這樣,靈風真人才會嘆息了一聲,給楊逍單獨安排了一處住所,讓其自主修鍊的,也就是從那以後,靈風真人對於楊逍的修為便不再過問了。

楊逍離開了靈風真人的教導,但是在他的心靈中對於靈風真人卻並沒有什麼恨意,他將所有的過錯都歸結到了自己的修鍊天賦太差上,於是他刻苦的修鍊,甚至比別人多出了數倍的辛苦,他當然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夠有所成就,令靈風真人高看一眼吧。

在楊逍的心中,看來還是把靈風真人當成了父輩一般的存在的,哪個父親不想望子成龍?楊逍當然也是想用自己成龍,來報答靈風真人的培育之恩了。

如今在擂台上的楊逍可以說已經成功了,按照巨靈門精英弟子的標準,他現在的修為也足可以進入前列了,不過靈風真人經過了數年的收徒之後,說不定早已經將楊逍這個資質差的弟子忘得一乾二淨了,畢竟巨靈門每年都會收徒,在楊逍來到這裡后,巨靈門又新增了不少的新弟子,像楊逍這樣的平凡弟子,又有誰會記得這麼清楚呢?

靈風真人的目光在擂台上一掃而過,果然他便是將主要的目光集中在了幾個潛力極大的弟子身上,根本就沒有對楊逍引起太大的注意。

反而是枯榮真人看向楊逍的目光中有幾分異樣,這就不知道她是真看出什麼問題來了?或者是聽凌雲梅提起過楊逍了?

楊逍也打量了一下枯榮真人,只見這枯榮真人雖然頭上也有了不少白髮,但是她的面容卻是與靈風真人的蒼老不同,反而透漏出更多的精美,這就可以想象,枯榮真人在年輕的時候,想必也是一位十足的美女了。如今雖然她的年齡大了,但是風韻仍然猶存的樣子。

靈風真人和枯榮真人並排坐在了擂台前面的顯眼位置上,當然靈風真人作為門主是坐在了居中的位置,而枯榮真人則坐在了側面一些的位置上。

這時,靈風真人便是正式宣布了比試開始,並且講解了一番比試的規則,這其中便是包括不可對同門下殺手等等,另外,靈風真人還說了一下對於最後決賽弟子獎勵的事情。

將一切都布置完畢之後,在擂台上的所有弟子們便是正式開始了對決。

楊逍和季本同樣是再次抱拳,然後便施展修為拚鬥了起來。

當然,如今季本靈識五重的修為,自然不會放在楊逍的眼裡,不過,楊逍也並沒有一下子便使出太厲害的殺招,他只是和季本略微的對決了一番之後,才透漏出自己一部分的真實修為將季本擊敗。

這樣,既贏得了勝利,又不至於贏的太突兀,太顯眼。而且還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楊逍畢竟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奪得第一名的,他只是想最後衝進前四名就可以,那樣就可以得到巨靈門的最高功法『巨靈功』,這也是靈風真人在比試之前向所有弟子們的許諾,只要進入前四名,就有修鍊巨靈功的權利。

楊逍其實對於巨靈功也垂涎很久,這門功法可以極大的提高身體靈力的水平,和九轉金身有著幾分補充的作用。不過,往常的時候,只有聚靈門掌門才可以修鍊,但是如今既然大比前四名的弟子都有修鍊的機會,楊逍自然是想將其修鍊一番了。

這也是楊逍參加此次大比的原因之一。

楊逍的第一個對手季本能夠參加大比也是的確有一些本事的,他的劈風掌雖然比起烏里來有所不如,還沒有修鍊到大成的境界,但是卻也同樣有了五六成的火候。這樣的劈風掌施展出來,也同樣起到了飛沙走石,撕金斷玉的效果。不過可惜的是,季本的對手卻是楊逍。如今的楊逍修為已經達到了靈識境八重的地步,按照這樣的修為施展出劈風掌來自然就更加厲害了。

楊逍雖然並沒有刻意的修鍊過劈風掌,但是巨靈門的兩大絕學,他多少也是掌握一些的,在加上修為做輔助,所以他對抗季本也是同樣的一招劈風掌,而且楊逍的這劈風掌也並沒有修鍊到大成的地步,只是隨意的一下施展,便是足可以對季本造成巨大的威脅了。

如此,楊逍和季本拚鬥了幾記之後,季本便是主動的認輸了,因為此時的季本已經無力再和楊逍抗爭下去了,尤其是他通過交手,也已經大約知道了楊逍的修為遠在他之上,所以這樣下去,他也是自找沒趣而已,倒不如自己乾脆認輸的好。

將季本擊敗之後,楊逍手中的號牌上自然又顯示出了下一個比試的場地,當他來到那個場地之後,便是遇到了一個新的對手,當然這個對手也是同樣取得過一次勝利了,要不然對方也不會繼續的留在擂台上了,要知道如果一次失敗的話,就要走下擂台,也就沒有了繼續進行下去的機會了。

當然,楊逍經過了數次的淘汰賽,他每次都能夠最後取得勝利,從而挑戰下一個對手。

不過,楊逍在淘汰賽中遇到的對手實力真正強的卻並沒有幾個,多數都是同那季本差不多的水平,這樣的情況下,楊逍能夠取勝也就並不為奇了。

雖然,楊逍在獲勝的過程中都是盡量的壓制著自己的修為,裝作是勉強取勝的樣子,不過如此多次之後,也就不免讓別人產生懷疑了。

畢竟,誰也不會相信,沒有足夠的實力,好運還永遠伴隨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楊逍於是逐漸的,也成為了不少弟子討論的話題,甚至靈風真人看向楊逍的目光也有一些異樣了。

; ??「不可能?楊逍怎麼變的這麼厲害了?記得數月之前他還是靈識二重的修為呢?怎麼這麼短的時間修為就進展的這麼快,我們巨靈門之中這麼多精英弟子都不是他的對手了,這樣的情況也太不可思議了」。擂台之下,一個認識楊逍的弟子驚訝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