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東方明亮好像沒有停止自己的炫耀,繼續說道:“拉菲酒莊歷史悠久,已有數百年曆史。拉菲莊是由一名姓拉菲的貴族創園於1354年,在十四世紀已相當有名氣。到了1675年由當時世界的酒業一號人物希剛公爵(J.D.Segur)購得。希剛當時在酒界叱吒風雲,他同時擁有頂級的歷史名莊拉圖(ChateauLatour)、武當王(ChateauMouton)和凱龍世家(ChateauCaton-Segur)。法王路易十四曾說希剛家族可能是法國最富有的家族。在十七世紀,法國基本上是布根地(Burgundy)酒的天下。而當時上流社會的著名“交際花”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婦龐巴迪卻對拉菲情有獨鍾。令拉菲往往成爲凡爾賽宮貴族們的杯中佳物。”

東方明亮一口氣說出了一大堆拉菲的歷史來,把衆人忽悠的是一愣一愣的。就連東方小飛也不得不佩服這個花花公子,看來平時還真沒少費工夫研究拉菲。

“服務員,不知道咱們酒店有沒有這位先生說的拉菲酒呢?”東方小飛笑着問道。

“是啊,有的話給我們多上幾瓶,我也好久沒喝到正宗的拉菲酒了。”東方明亮笑着說道,他不相信,一個小小的國家級貧困縣裏會有什麼真正的拉菲酒,如果沒有,自己既可以賺足了面子,也重重的打擊了一下東方小飛。

“先生,這個我還真不清楚,我得問問總檯。”妖豔女人聽兩個男人在那裏什麼非什麼非的說了半天,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們說的到底是什麼。

女人趕緊掏出電話給總檯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女人掛斷電話,東方明亮看到女人的表情,心中暗喜,很明顯是沒有的表情。

果然女人很抱歉的對東方小飛說道:“不好意思啊先生,剛纔我已經問過總檯了,他們說倉庫裏目前沒有,不過總檯說在我們老闆的辦公室裏倒是看到過幾瓶,他們需要打電話詢問一下老闆。

女人剛說完,電話響了,接完電話,女人興奮的對東方小飛說道:“先生,我們老闆那裏正好有幾瓶拉菲酒,不過有兩瓶78年的,還有兩瓶是82年的,不知道你們要哪種?”

“給我來82年的那兩瓶吧。”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聽到東方小飛選擇82年產的拉菲,東方明亮心裏稍微鬆了口氣。78年的肯定要比82年的貴多了,畢竟這種酒時間越久,價值越高嘛。

“先生,請問剩下的那兩瓶78年的你們還要嗎?”妖豔女人走到東方明亮身邊客氣的問道。

“今天吃的東西好像陪着紅酒喝不適合,算了,等下次的時候再喝吧,給我來幾瓶極品茅臺吧。”東方明亮笑着說道。 東方明亮心裏很清楚,一瓶78年的拉菲肯定買很多瓶極品茅臺,所以自然選擇喝茅臺。其他人不免心裏都有些失望,大家也都想嚐嚐他們口中說的拉菲到底是什麼味道。

恆發酒店還別說,上菜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很快,兩桌的菜都上齊了,酒也上來了。

東方明亮這邊上的是極品茅臺,一共上了六瓶,而東方小飛那邊則上了兩瓶82年拉菲和2瓶極品茅臺。

“來來來,東方總裁,嚐嚐這裏的特色,天鵝肉,不瞞你說,如果不是招待你,這東西可是絕對在別的東方吃不到了。”說完邱慧文用另一雙新筷子給東方明亮夾了兩塊天鵝肉。

“嗯,味道真不錯,很香啊!”東方明亮嚐了一口笑着說道。

“這天鵝肉的價格應該不便宜吧?”東方明亮故意大聲說道。

“東方總裁不知道,這天鵝肉數量極爲稀少,特別是在我們北方,所以這一盤天鵝肉得1萬多塊。”旁邊的辦公室王主任笑着說道。

“草,怎麼才一萬多,媽的!”東方明亮心裏暗罵道。現在東方小飛爲自己結算菜錢,他當然希望菜越貴越好了。

“對了東方總裁,您來這裏投資辦廠的事情您看……”邱慧文在旁邊笑着提醒道。

“來來來,咱們先喝酒,投資的事情邱書記你就放心吧,我東方明亮說的話肯定算數。”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東方明亮那邊是一陣喧鬧,東方小飛這邊倒也十分熱鬧,一家人都是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地方吃飯,雖然有些心疼錢,不過已經到了這份上了,也就放開吃了。只是東方小飛發現,誰也捨不得吃最後上來的那盤菜——極品母雪蛤。

“酒醒的也差不多了,咱們是該好好品嚐一下這82年的拉菲了。”東方小飛也大聲說道。

剛纔拉菲上來之後,東方小飛看了一眼瓶底,果然是正宗的82年拉菲酒,他也不得不驚訝,這玉井縣還真是藏龍臥虎。就算是在繁華的燕京城,東方小飛也不敢保證有幾家酒店能有82年的拉菲。

既然酒是極品,那喝起來自然要講究一些,所以東方小飛跟服務員要了一個大瓶子,用來醒酒。

醒酒,就是把木塞打開之後,把酒倒進醒酒器裏促進酒的氧化,柔化單寧,讓昏睡的葡萄酒美人從睡夢中“醒”過來,散發出應該有的芳香和美色。由於這瓶82年的拉菲時間比較久,沉澱的雜質也比較多,醒酒也就相當於換瓶了。

東方小飛給家裏的每個人倒了一點拉菲,“爸爸、媽媽,大伯、大伯母,三姑,三姑夫,表哥,表妹,我東方小飛初次來到咱們家,如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請各位多擔待,我和語嫣一定會好好相處,白頭偕老的。“東方小飛笑着舉杯敬大家了一口酒。

東方小飛和夏語嫣輕輕的品了一口面前的82年拉菲,然後輕輕的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可是一擡頭,他們可傻眼了,其他人都把杯子裏的拉菲幹掉了。

“哈哈哈哈!”夏語嫣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你們…….你們怎麼都幹了啊?”

“咱東北人喝酒就講個實在,就這麼點葡萄酒都幹不了,那也太不豪爽了。”大伯這個時候說話了。

“大伯,這紅酒是不能這麼喝的。”夏語嫣笑着說道。

“有什麼不能的,咱們高興,想怎麼喝酒怎麼喝,對了你和小飛的也幹了,喝酒就得實實在在。”夏魏國笑着說道。

東方小飛和夏語嫣對視了一眼,哈哈大笑起來。不過笑歸笑,這酒還真得幹了,新姑爺上門,哪能不聽老丈人的呢。

兩個人晃動了一下面前的高腳杯,把杯子裏的拉菲全都喝到了肚子裏。


“這個酒不喝了,一點勁兒都沒有,大哥,咱們喝茅臺吧。”夏魏國笑着說道。

“是啊二叔,這個酒不好喝,我也跟你喝茅臺。”夏語雷在旁邊也跟着說道。

結果其他人都換成了茅臺,只有東方小飛帶着夏語嫣和語嫣的媽媽喝拉菲。

剛纔的一幕,對面的東方明亮可是都看在眼裏,心裏這個氣啊,一瓶82年的拉菲讓這些土包子一口酒都給乾沒了。還嫌棄這酒不好喝,要知道,自己都捨不得喝啊。

東方小飛倒是無所謂,反正也不是自己請喝酒,拉不拉菲的跟自己也沒有太大關係。

這邊東方小飛也故意學着幾位長輩,拉菲都是倒滿杯就跟着夏魏國等人幹光了。不一會兒,兩瓶拉菲酒見了底,也跟着幾位長輩喝起了茅臺。

“小飛,你嚐嚐這個雪蛤!”夏語嫣見東方小飛一直沒有動上來的極品雪蛤,其他人見東方小飛不動也都不好意思吃。

其實東方小飛是不敢吃,因爲這些極品母雪蛤長的都挺嚇人的,東方小飛比較怕吃這種整體的東西。

不過夏語嫣給自己夾了,也就不好意思不吃啊。用筷子夾起來看着夏語嫣。

夏語嫣分別給所有人夾了幾隻雪蛤,看東方小飛還是不吃看着自己,自然明白東方小飛是不知道怎麼吃。

夏語嫣自己也夾起一隻,慢慢吃了起來,東方小飛也學着夏語嫣的模樣,慢慢吃了起來。剛吃雪蛤的腿肉的時候,感覺肉質特別的柔軟、鮮嫩。吃到雪蛤身體的時候,感覺一股油脂的東西滑入口中,慢慢咀嚼,油脂物體慢慢在口中融化,口感極佳,而且吃完之後,東方小飛感覺身體裏面似乎產生了一種化學變化一般,一股熱量慢慢而生。

“好吃嗎?”夏語嫣笑着問道。

“嗯,真不錯啊。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東方小飛興奮的說道,這次陪夏語嫣回來過年還真是不虛此行。

”雖然好吃,但是千萬不能吃多哦!”三姑夫在旁邊笑着說道。

“爲什麼啊?”東方小飛有些不解。

“這雌雪蛤雖然大補,但是多數是對女人的,如果男人吃多了,會變成女人的。”三姑在旁邊解釋道。

“啊?吃這種東西會變成女人?”東方小飛不自覺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胸部,大家哈哈大笑起來。

“姐夫,你真幽默,三姑就是那麼一說,至於變成女人還真沒見哪個男人吃這種東西變成女人,只不過這東西男人確實不適合多吃,對女人來說是極好的東西。”夏語天笑着說道。

“是嗎?那語嫣,小雪,你們多吃點!”說完東方小飛給夏語嫣和小雪每個人又夾了幾隻。

“這一隻好奇怪啊。”東方小飛指着其中一隻周身通紅的雪蛤說道。


大家隨着東方小飛所指,確實很奇怪,一般來講,雪蛤的腹部是紅色的,後背是黑色的,可是這隻居然是周身通紅,而且個頭特別大。

“來來來,再吃一隻!”夏語嫣把這隻長的挺怪異的雪蛤夾到東方小飛的碗裏。

“不行,我可不敢吃了。再吃要變成女人了。”東方小飛笑着說道。

“少吃一點沒關係的,你看我都吃了好幾只了。”夏語天笑着說道。

東方小飛一見,也就不好再推辭,夾起這隻周身通紅的雪蛤,吃了起來。剛吃第一口,東方小飛就感覺有些不對。

如果剛纔吃的那隻肉質算是鮮嫩的話,而這一隻,簡直就無法形容它的味道,肉質似乎放到嘴裏還沒等咀嚼,就開始融化,如同冬天的雪花飄落在人身上一般。吃到這隻雪蛤腹部的時候,東方小飛一咬開這隻雪蛤的腹部,就感覺一個光滑的東西滑入口中,跟之前吃的那隻感覺截然不同。似乎有一顆珍珠般的東西,滑入口中之後,瞬間融化,只感覺一股熱流流入自己的身體裏。這隻雪蛤的油脂倒是一般,並沒有之前的那隻油脂那麼厚,可是油脂卻如顆粒般,晶瑩剔透,絲毫不見任何的雜質。

“小飛你怎麼了?”夏語嫣發現東方小飛吃了這隻雪蛤之後,在那愣神了。

“哦,沒,沒怎麼!挺好吃的!”東方小飛笑着說道。可是小飛的身體就沒有表情那麼輕鬆了。


東方小飛發現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就是從吃了這隻雪蛤之後,自己的身體裏像開了鍋似的,體內好似多了一道真氣,又好似多了很多道真氣,反正是上下竄個不停,東方小飛不自覺的運用起之前吃的金剛大力丸時**好的幾道真氣來壓制,效果卻不是很好,好像這道真氣如同之前所有真氣的總和一般。大有分庭抗禮之勢。

東方小飛正在焦急萬分的時候,這道真氣又安靜了下來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兒。

這頓飯大家吃的很開心,不僅是東西好吃,而且氣氛也非常融洽,東方小飛頻頻舉杯敬酒,夏魏國雖然平時很少喝,今天高興也就放開量喝了,不一會兒,又讓服務員上了幾瓶茅臺,大家喝的是不亦樂乎。

只是旁邊桌的就喝的不那麼自然了。 “東方總裁,您看關於投資辦廠的事情……”邱慧文再次提起了投資辦廠的事情。

“哎呀,邱書記,實不相瞞,我這次來就是受集團的囑託,前來考察的,至於投資嘛,得等我考察完畢之後才能做決定的。不過你放心,我會極力在董事會上推薦來這裏投資的。”東方明亮笑着打起了太極拳。

邱慧文聽到這裏,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喝酒,人家是財神爺,投不投資都是人家集團的事情,自己乾着急也沒有用。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東方小飛這邊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服務員,麻煩來結賬!”東方小飛衝着開始那個妖豔女人大聲說道。

女人走了過來,微笑着對東方小飛說道:“先生,一共是九萬零八百。”

“請問是不是把旁邊的那桌菜錢都算上了?”東方小飛故意大聲說道。

“是的先生,您這桌是四萬元,旁邊那桌是五萬零八百元。”女人笑着回答道。

“請問能刷卡嗎?”東方小飛笑着問道。

“可以的先生,您稍等。”說完女人走回去,不一會兒拿了一個POS機走了回來。

“老公啊,這麼點錢還是我來刷吧。”夏語嫣笑着說道,她知道東方小飛身上沒帶多餘的卡。

東方小飛笑着看了看夏語嫣,果然是善解人意。

“好啊老婆,這麼點錢確實不值得刷我的卡,還是刷你的吧。”


“哎呀,現在這世道變了啊,曾經此詫風雲的東方小飛怎麼還讓女人給算賬啊?”旁邊桌的東方明亮聽說東方小飛要讓夏語嫣結賬,連忙站起身來,不忘打擊一下東方小飛。

“表哥你這話就不對了,讓自己老婆付賬可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要不你一會兒也找老婆來付賬啊?”東方小飛笑着回擊道。

“我看啊,就是吃軟飯的。”東方明亮的一個手下說道。

“我就納悶兒了老公,我拿你給我的零花錢結個帳而已,怎麼哪裏來的那麼多吃飽了撐的人啊,老公啊,要不你自己算吧?”

夏語嫣看不過去了,指桑罵槐的說道。

“老婆啊,現在這樣的人多,見不多別人比自己強唄,我還是自己算賬吧。免得聽到一些狗亂叫喚。”說完東方小飛就要掏兜。

“你說誰是狗呢?”東方明亮的一個手下不幹了,他覺得是時候給自己主子出出氣了。

東方明亮沒有阻攔,他正想要收拾一下東方小飛呢,以前可是沒少受東方小飛的氣。

不過那個手下剛站起來,妖豔女人就走了過來。

“幾位先生別激動,大家都是文明人,我看還是先把帳結了再說吧。”女人擔心一旦打起來,恐怕帳就不知道該誰結了,何況是這麼一大筆錢。如果今天這頓飯錢都結完了,自己肯定能再升一級,年終獎也會多出不少的。

“擔心什麼,還能少了你的?”東方明亮在旁邊有些生氣的說道。

“是不是怕付不起酒錢啊?如果不行,我就連酒帶菜的一起請了。”東方小飛哈哈大笑道。

“草,我會算不起酒錢?我倒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算起菜錢,墨跡這麼半天怎麼還不結賬啊?”

沒等東方小飛掏兜,夏語嫣接過女人的POS機,從兜裏掏出一張銀行卡,刷了一遍。

“九萬零八百,一分不少!"女人樂開了花,夏語嫣刷完,女人大聲說道。

“我們也結賬,給我算算酒錢多少,我也刷卡!”

“先生,酒錢一共是一百二十三萬。”妖豔女人笑着說道。

“多少?”東方明亮剛纔沒聽清楚。

“一百二十三萬。”女人重新說了一遍。

“什麼?你們是不是瘋了?要搶劫啊?”東方明亮不幹了,“就這麼幾瓶破酒就要一百多萬?”

“把你們經理給我叫來。”東方明亮衝着妖豔女人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