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好在夢蕁天擁有鬼影迷蹤這種逆天鬥技,根本不跟他打,直接掉頭就跑,然後找沒有高手的地方繼續搗亂放火。

夢蕁天擁有北冥聚靈法,可以不斷地吸納別人的力量,所以根本沒有疲憊可言,反而越打越精神,鬥氣量在快速增長。

很快,夢蕁天不知不覺的已經到了中軍帳旁邊。

看著旁邊人山人海的敵人,一眼望不到邊,即使在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是現在身處數十萬敵人中間,他還是一陣心驚肉跳。

趁著四下沒人注意,夢蕁天悄悄來到中軍帳後面,拿出匕首將其割破,然後慢慢鑽了進去。

可是,裡面卻是一個人都沒有。

「該死,這老傢伙也太不把老大當回事了,像老大這種身份當然要囚禁在中軍帳了,沒道理啊。」

夢蕁天一邊在中軍帳中掃視著,一邊百思不得其解,一邊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塊糕點咬了一口。

「嗯,味道不錯。」

夢蕁天覺得很好吃,於是每一塊糕點都咬了一口,留個紀念。

就在夢蕁天打算離開繼續找霍征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外面的叫喊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下了,好像就是在自己耐心品嘗糕點的時候。

夢蕁天心底一驚,功聚雙眼朝著四周看去,只見在中軍帳的外面,似乎有一層密密麻麻的人影。

咕咚……

夢蕁天咽了一口口水,咧了咧嘴,然後鬥氣聚在腳下,直接衝天而起,衝破了帳篷站在了九天之上。

剛剛止住身形,夢蕁天猛然倒吸一口冷氣,看著面前的人,滿臉的苦澀,無奈地捂著臉自言自語道:「完了!」 只見在四周的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聚集起了無數的高手,將自己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就等著自己自投羅網呢。

現在好了,霍征沒找到,自己還被他們堵住了,好嘛,我老爸的兒子要掛了。

魏凌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夢蕁天,悠悠道:「小子,別來無恙啊。」

夢蕁天尷尬地一笑,撓了撓腦袋道:「那個,是啊,距離上次見面還不到一天時間,但是想不到,您變得更加威武雄壯了,不愧是這大軍之中的最強者啊,你們說是不是啊?」

最後,夢蕁天對著下面鋪天蓋地的士兵們喊了一聲,整了一個小小的互動。

不過,夢蕁天雖然馬屁拍得很好,但是魏凌卻根本沒有打算放過他,白天他威脅自己,嚇得自己不敢對霍征出手,心裡憋屈壞了。

本來還在想著該怎麼把這小子抓來,好好蹂躪一番,想不到自己辦法沒想出來,他倒主動送上門來了。

魏凌對著夢蕁天努了努嘴,冷笑道:「給我抓住他。」

「是!」

幾個武聖應了一聲,雖然夢蕁天強大,但是他孤軍深入,旁邊有那麼多的武魔強者坐鎮呢,誰還會怕他呢?

夢蕁天看著敵人步步逼近,身形緩緩在空中後退著,沒退出多遠,撞在了身後的一個大胖子身上,把他的大肥肚子壓得坍塌了下去。

夢蕁天嬉皮笑臉得摸了摸大胖子的肚子,讚美道:「你這一大塊腹肌練得真好。」

「是嗎?」大胖子眼中泛著寒芒,嘴角掛著冷笑,直接伸出沙包大的拳頭,狠狠地朝著夢蕁天的面門擊來。

然而,下一秒,夢蕁天卻是直接抱住了大漢的胳膊,大聲求饒。

大漢用力地掙扎著,想要把夢蕁天甩開,但是夢蕁天就像是牛皮糖一樣,緊緊地抱著他,那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在乞求大人原諒一樣。

夢蕁天的滑稽樣子,看得周圍的人們放聲大笑,暗道這是什麼天才,竟然如此膽小怕死。

只是,沒過一會他們就愣住了,只見大胖子的動作越來越慢,越來越遲鈍,直到某一刻,直接身子一晃仰面摔倒了下去。

眾人連忙圍上前,卻發現大胖子目光渙散,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不行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魏凌在內,沒有人發現夢蕁天是在什麼時候出手的,怎麼好端端的就被他給解決了,而且那個大胖子雖然體態笨拙,但那是真正的武聖強者,竟然就這麼悄無聲息的被夢蕁天解決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看向夢蕁天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恐怖。

夢蕁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低階武聖的味道不錯,可惜就是鬥氣太少,不足以讓我晉級啊。」

剛才夢蕁天與大胖子接觸的第一瞬間,便開啟了北冥聚靈法吸納起了大胖子的鬥氣,只是故意表現得笨拙讓人以為自己鬥志全無而已。

夢蕁天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去,但是能夠多吸納一點鬥氣總是好的,逃脫的機會也能大一些嘛。

見夢蕁天得了便宜還賣乖,魏凌氣得哇哇叫,當即就想上去宰掉這個臭小子。

這時,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少年武聖飛到他身邊,抱拳道:「魏將軍,這小子還不值得您親自出手,就讓小人替您去把他抓來吧。」

「哼。」魏凌看了他一眼,發現這個人看著好像很面生,但好像又在哪裡見過,於是冷聲道,「我好像沒見過你。」

少年本來面色冷峻,見狀急忙笑呵呵道:「多虧了將軍洪福,小人在上一次戰鬥中成功突破,希望能為將軍效力。」

魏凌點了點頭,軍營中這麼多人,自己不認識也不奇怪,現在見這小子這麼高興地想要出頭,心道又是一個想要找機會往上爬的年輕人。

看他年紀二十歲左右,能夠修鍊到武聖境界,這份天賦簡直逆天了,暗罵自己之前怎麼沒有發現這麼一個人才,魏凌打算好好培養一番。

魏凌道:「去吧,你們跟他一起,不要殺死他,我要活的。」

「是!」

少年答應一聲,然後慢慢轉過身看向夢蕁天,臉上的笑容迅速收斂。

夢蕁天與少年對視著,嘴角微微翹起,眼眸中閃過兩道精光道:「想死就放馬過來吧。」

說完,夢蕁天猛然爆發火焰領域,在他手掌中的北冥真氣瞬間被濃烈的火焰所取代。

少年大喝一聲,率先朝著夢蕁天撲來,拳頭上面光芒大放,帶著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朝著夢蕁天壓來,似乎是想要一擊要他的命。

魏凌在不遠處看著,暗暗點頭,這年輕人真的是可造之材,不光境界高超,連戰鬥力也超過普通人很多,這一擊,足以重創一個中階武聖了。

不過,夢蕁天並不與其硬碰硬,而是直接以鬼影迷蹤躲閃,少年的攻擊能量打偏了,落在了底下的一個帳篷上。

帳篷轟然碎裂,將裡面的糧草焚毀大片。

而其餘的武聖見夢蕁天速度過人,於是從四面八方湧來,呈合圍之勢將夢蕁天圍困在中間,群起而攻之。

無數道強橫的能量從這四面八方襲來,夢蕁天避無可避,直接召喚出龍鱗戰甲,開啟生命領域,將自身調整到了最佳狀態。

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攻擊落在夢蕁天身上,震得龍鱗戰甲不斷地盪起波紋,就在夢蕁天的護體鬥氣明顯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武聖少年一個閃身到了夢蕁天的身前,一拳將其護體防禦罩轟碎。

但是,剩餘的幾道攻擊卻是落到了少年身上。

少年憤怒地轉過身看向身後的人,幾人連聲道歉,停下了手裡的攻擊。

夢蕁天再次與少年戰到一處,戰場之上,能量橫移,火焰紛飛,地面之上爆炸聲不斷,之前被撲滅的火光再次燃燒起來。

魏凌站在身後,看著場中兩人的戰鬥,眉頭緩緩皺了起來,突然發現好像有一點不對勁。

就在這時,地面上一個殘破的帳篷因為兩人的攻擊轟然爆裂,露出了裡面的一個人,正坐在地上滿臉的焦急,此人正是霍征。

夢蕁天大喜,大喊一聲:「三哥,救老大。」

話音剛落,在無邊的小兵之中閃過一道火紅色的人影,一瞬間便到了霍征身邊,手掌微微用力便震斷了束縛著霍征的繩子。

這道火紅色的身影正是一直在等待機會的張宇,張宇救下霍征之後,連忙取出了一把丹藥讓霍征服下,助他快速恢復鬥氣。

而夢蕁天那邊,魏凌看出了不對勁,直接猛然轟出一拳,一道足有半個小房間大小的拳頭虛影迎面襲來。

毫無預料的,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夢蕁天拉住身前少年武聖的手掌,然後施展鬼影迷蹤站到了地面的霍征身旁。

沒錯,那少年武聖正是王玉,之前在戰場上,夢蕁天的過度出色使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導致王玉沒有幾個人認識。

魏凌雖然感覺他面熟,但是也沒想到他一個小小的武聖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耍心眼。

夢蕁天與王玉交戰是假,藉機尋找霍徵才是真的,這一切,都在夢蕁天最初的計劃之中。

四兄弟重新站在一起,恍如隔世,霍征看著面前的三人,臉上皆是或多或少的有些狼狽,忍不住怒道:「你們三個混蛋,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聲音雖然憤怒,但是卻飽含著濃濃的感動和兄弟情義。

夢蕁天笑了笑,隨意地聳了聳肩道:「這裡這麼刺激,怎麼能讓老大你一個人在這裡過癮呢,兄弟們當然要來湊湊熱鬧。」

霍征愣住了,想要說什麼,但是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從小到大,他都因為與兄弟之間的鬥爭而勞心勞力,即使是他的親兄弟們也從來沒有一個對自己推心置腹的,但是面前的三人,卻能夠為了自己闖這根本沒有活路的敵營。

也許,三人在來之前,就是來陪著自己死的。

夢蕁天仰天一笑,重重地給了霍征一拳,調笑道:「老大,你不會是要哭吧,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去你的。」霍征回了他一拳,看向張宇王玉二人。

四兄弟對視著半餉,卻是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張宇見陷入了絕境,心裡也就不怕了,搓著手掌,嬉皮笑臉道:「老四,我知道你有美酒一直沒有拿出來呢,今天不喝可能就沒有機會喝了,拿出來嘗嘗唄。」

夢蕁天撇了撇嘴,滿臉的傲嬌之色,連續取出了四壇美酒,四兄弟對視一眼,迎著無邊的戰火,仰頭痛飲起來。

雲帆帝國數十萬大軍,強者如雲,看著場中的四人,皆是全身大震,彷彿過了電流一般,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情。

魏凌重重地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好樣的,如果這四人是我們雲帆帝國的男兒,該有多好。」

半餉,四人皆是面紅耳赤,重重地將酒罈摔在地上,肩並肩站在一起。

猛然轉過身,四兄弟目光如炬,心中燃起滔天的戰意,同一時刻聚起體內最強大的力量,仰天大吼一聲。

「戰吧!」 烈酒濺入火焰當中,使得本就熊熊燃燒的火焰衝天而起,將半壁天空燒成了紅色,更是讓這一方空間炎熱難當。

夢蕁天心裡想著:「能走一個算一個,說不定這一次死了還能再穿越一次呢,只是可惜了這些兄弟,還有紫晴、小倩……」

越想越心塞,夢蕁天放不下這些朋友愛人,最後決定自己還是想辦法打出去,不死了。

可是,死不死可不是由他決定的,而是這些蠢蠢欲動的大軍。

轟……

魏凌揮出一道能量,在四兄弟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道能量屏障,顯然是提防著他們飛上天。

魏凌冷笑一聲,揉了揉手腕道:「霍征和這小子留下,那兩個誰能殺掉他,賞玄階鬥技,官升三級。」

不得不說,魏凌給的獎賞非常誘人,像他們那樣的小兵,大多出身貧寒,想要得到玄階的鬥技根本就是妄想,尤其是那官升三級……

現在這無數的大軍看向場中的四人,已經不把他們當人了,而是把他們當成了通往成功路上的天梯。

夢蕁天本想拿出更高等級的鬥技策反敵人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自己的人頭已經夠誘人了,萬一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個能夠隨時寫出逆天鬥技的『藏寶庫』,不好好蹂躪自己才怪呢。

隨著魏凌一聲令下,黑壓壓的大軍立刻像是脫韁的野馬,快速朝著四人奔來。

那些高手們全都飛在天上看熱鬧,他們的任務就是防止四人飛天逃跑,只要他們留在地面上,這數十萬的大軍即使站在那裡讓他們殺,也能累死他們。

不得不說,有時候人海戰術還是很管用的。

四人在同齡中戰力無雙,但是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夢蕁天還好一點,有北冥聚靈法可以吸納別人的鬥氣,但是其餘三人沒有這樣的本領,體內的鬥氣越用越少,但是周邊的敵人卻是越來越多。

此時四人的腳下已經堆出了一座小山般的屍體,四人殺這些小兵都是一招秒殺,但是卻抵擋不住這如潮一般的攻擊。

很快,霍征挨到了第一刀。

鮮血順著霍征的手臂滑落,滴落在地上,三兄弟大驚,連忙將他拉到了中間。

「六脈落陽掌。」

「驚天動地拳。」

「天火滅世拳。」

三人齊齊用處殺招,將攻來的敵人殺退一批又一批,直到張宇王玉二人接連鬥氣枯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王玉是個不服輸的人,見夢蕁天還站在那裡戰鬥著,眉頭一皺然後取出一把丹藥,可是還不等他吃下,丹藥就被張宇搶走吃下了。

「我靠!」

王玉氣急,狠狠地給了張宇一拳,只是他現在鬥氣枯竭,全身綿軟無力,揮出的一拳還比不上給人捶背的力道。

夢蕁天北冥真氣外放,吸納著湧上來的這一批士兵的鬥氣,心裡卻是急壞了:「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裡嗎,對不起紫晴、小倩,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哪怕讓我臨死前在看你們一眼也行啊。」

戰鬥打到這種程度,夢蕁天已經打得麻木了,根本就是出於本能去戰鬥了。

啊……

突然,夢蕁天豎起雙耳,聽見在遠處傳來了一連串的慘叫聲,而且看見天上不少的高手都飛走了。

「來幫手了?」

夢蕁天大喜,想要飛起來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好來救自己,結果腦袋撞在了能量屏障上,將屏障撞得盪起一陣漣漪。

夢蕁天立刻蹲在了地上,捂著腦袋大聲喊疼。

聽夢蕁天說來幫手了,另外三兄弟頓時來了精神,尤其是張宇,吃過剛才的丹藥,他的鬥氣恢復了一點,直接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夢蕁天心裡激動,直接爆發生命領域,汲取著周邊的生命力,將兄弟們囊括在中間。

三人在生命領域之中,頓時感覺疲憊的身體舒服了很多,連霍征手臂上的傷口都在快速癒合著。

霍征大為驚喜,不過有些疑惑:「你的生命領域還有這麼神奇的效果,怎麼不早用?」

夢蕁天深吸一口氣,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反覆了幾次才撓了撓頭道:「我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