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說其他,光是鬼宗的那兩名嫵媚女子,紫幽以及碧幽就可以給葉恆造成了天大的麻煩。

畢竟,紫幽以及碧幽全部都是元門境界的武者。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除了她們之外,還有兩名元像境界的強者。

一名元像三層境界,一名元像五層境界。

在他們兩人的視線之下,葉恆就算是插上了翅膀,恐怕也會立刻被抓回來的。

正因為想到了這一層,葉恆此刻哪怕沒人注視著他,他也不敢逃走。

實力強如元像五層境界的東長老,就算是背對著葉恆,亦是能夠清晰地掌握到葉恆的動向。

故而想要從這種情況之下逃走,那真是難如登天。

就在葉恆還思考著一些事情的時候,站在那邊的東長老再次開口說道:「行了,不繼續待在這裡,趕緊去幽暗密林與他們會合。」

話音剛剛落下,短暫地逃出了東長老魔爪的葉恆再次被抓起。

時間飛逝,一晃七天的時間過去了。

在兩名元像境界的武者日夜兼程地趕路之下,居然已經到達了幽暗密林接近於外圍的地方。

此刻,依稀都可以看見不少異獸地出沒了。

飛行期間,被東長老抓住的葉恆還看到了一處熟悉的地方。

正是,葉恆與喬慶恩曾經逗留過一宿的那個小鎮子。

只是,曾經來來往往的人們早已經消失不見了,留在那裡的不過是斷垣頹壁,毫無人際、荒涼至極。

時不時的還有隻只烏鴉從那殘骸堆上飛掠而過,似是在尋找著什麼能吃的東西。

沒一會兒,落在地面上的那群烏鴉再次飛起,在它們的嘴中叼著一塊塊早已經腐爛的肉。

那並非是什麼動物亦或是異獸的肉,還是早已經死去了的那些人的肉。

雖然說被葉恆以及喬慶恩埋葬起來了,但是經過風水雨打之後,有些還是從土裡冒了出來。

在這一刻,葉恆百感交集,悲傷以及憤怒在他臉上來回交替著。

這時,一個念頭從他腦海之中浮現。

葉恆猛地想起來了,那一次出現在這幽暗密林之中由那面具男所代領的鬼宗之人。

在他們出現在幽暗密林之後沒多久,這群人才出現的。

而且他們也同屬於鬼宗之人,那麼反過來說,這兩撥人馬實則是因為同一個目標而被鬼宗派到這裡了。

一言蔽之,就是葉恆繼續往前走的話,有極大的可能性遇到那面具男。

如果說葉恆能夠再次遇到他的話,那麼或許能夠替那愛吃糖葫蘆的小女孩報仇了。

一想起那個小女孩,葉恆的心便如刀割一般,異常的痛苦。

那天真善良的小女孩,那麼小居然也遭受了那般畜生不如的待遇。

為此,葉恆亦是立下誓言,定然要替那愛吃糖葫蘆的小女孩報仇。

如果能夠遇上那傢伙的話,只要有機會,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

葉恆的眼眸之中泛著駭人的殺意,雙拳不由自主地捏緊了。

折桂令 沒過多久,在東長老的帶領之下,眾人徑直穿越了幽暗密林的外圍,直接到達了中部與深部的交界處。

在這裡,靈覺期的異獸漫天飛、遍地走。

走幾步,就可以看到幾頭靈覺前期亦或是中後期的異獸在活動著。

甚至,一路上來,葉恆還看到了幾頭返祖前期的異獸。

不過,那幾頭返祖前期的異獸似也是知道了東長老所帶領的眾人不好惹。

在東長老沒有露出敵意的前提之下,它們也就沒有貿然地發起攻擊。

畢竟,返祖期的異獸的智力已經是非常的高了,那些無意義的戰鬥,沒有必要的話也是不會主動去挑起的。

當然,如果說一旦東長老等人露出了攻擊的意圖的話,想必那群返祖期的異獸定然會絕不姑息以雷霆的手段給與還擊的。

而且,這裡可是幽暗密林之中,異獸們的天下。

雖然說異獸之間亦是有不少爭鬥,但是相比於同種族爭鬥的話,它們還是更加的痛恨人類。

人類可以說是它們共同的敵人,如無特殊情況的話,哪怕前一刻還在廝殺著的異獸,在看到人類之後,就會協同一起攻擊人類。

而在擊殺完人類之後,它們或許還是會繼續進行爭鬥。

這就是異獸的作法。

突然,葉恆感受到抓住他飛行的東長老停了下來,看樣子應該是到了目的地。

果不其然,東長老就這樣抓著葉恆降到了地面。

與之前那般毫無二異的方式,東長老隨手丟開了葉恆。

葉恆揉了揉屁股,從地面上站了起來,順勢打量了一下四周。

這裡似是位於一處山谷地帶,四周都是陡峭的岩壁,如果說沒有元像境界的飛行手段的話,恐怕是進不來的。

同時,在葉恆視線的正前方,也就是東長老他們此刻所看的那個方向上,有一個黝黑黑的,看不見其中模樣的洞穴。

遠遠地看上去,就好似某個巨獸那張開的血盆大口。

僅僅是這樣的望著,都會產生一種毛骨悚然的感受,就好像整個人都要被吞噬掉了一樣。

從那黝黑的洞穴之中,在這一刻,葉恆感受到了一股駭人的悸動。

不過,等到葉恆仔細再去感受的時候,那股駭人的悸動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種奇怪的感覺,令葉恆不由地有些抗拒進入那洞穴之中。

但是,此刻的葉恆算是東長老的俘虜,故而是沒有任何的發言權的。

所以也就是說,葉恆的意見這個時候已經是不重要了。

看東長老帶著眾人來這裡,想必定然是已經打算進入那洞穴裡面了。

就在葉恆心中剛剛冒起這些想法的時候,直直地站在那裡的東長老掏出了一片樹葉模樣的東西放到嘴邊,然後猛地一吹。

葉恆本以為應該會有一股清脆而又響亮的聲響發出,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並沒有。

想到這裡,葉恆又仔細地打量了東長老一番。

視線之中,那東長老就這樣含著那片樹葉模樣的東西,嘴唇一直在劇烈地顫動。

很明顯,東長老就在吹,但是卻為何沒有聲音發出來呢?

葉恆心中是大為的奇怪,還沒有等到他想清楚這件事情的時候。

站在不遠處的東長老從嘴中拿下了那片樹葉,然後抬頭朝著西北方向的天空望去。 好奇心的催使之下,葉恆亦是抬頭朝著那邊的天空望去。

在葉恆的視線之中,天際處隱隱約約有一個豆大的黑點出現在哪裡。

那黑點在以極其快的速度朝著這邊靠近,沒兩息的工夫,葉恆就已經微微能夠看清楚那黑點的輪廓了。

那是兩個人,準確地來說是一個人抓住另外一個人。

也正因為這個姿勢,才使得葉恆剛開始的時候只能夠看到一個黑點。

葉恆先是一怔,隨後猛地低下身子,不由神色地從地面上抓起一把泥土,飛快地抹在臉上。

不一會兒,葉恆把泥土在臉頰兩旁全部摸勻。

隨後,前一刻葉恆那有些白質消瘦的臉,在這一刻變成了一個黝黑又有些發胖的臉。

不得不說,葉恆手段的高超。

做完整個流程,就連兩息的時間都沒有用到。

如果沒有見過葉恆真面目的人看到他的話,恐怕還以為葉恆一開始就長著這副模樣。

葉恆拍了拍手,算是收工了。

而在這個時候,他的餘光瞥見了鬼宗的那個狼型面具男往他這邊看了一眼。

好奇之下,葉恆索性也朝著那狼型面具男望去。

令葉恆有些奇怪的是,那狼型面具男在看到他望了過來之後,一反常態地扭過了頭去,就好像是刻意與葉恆避開視線一般。

這有些奇怪的行為,令葉恆算是有些驚奇。

不過,也沒有等到他再細細考慮之時,前一刻還在天際邊急速飛行的那兩人就已經穩穩噹噹地落在了這處地方。

恰好,那兩人落在東長老的對面。

見此,葉恆便把他的視線落在那剛剛出現的兩人身上。

此刻,葉恆他所關心的是,剛剛出現的那兩人裡面,會不會有那個面具男。

正因為想著這件事,葉恆也就沒有再仔細地去考慮剛剛那狼型面具男一反常態望向他這邊的原因。

而那狼型面具男在葉恆收回了視線之後,心頭不由地微微一松。

同時,在他那隱藏在狼型面具之下的臉色上,掛著一絲苦澀的笑容。

此刻事情的發展已經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故而之後局勢的發展他已經是完全的失去了改變的手段。

不管怎麼樣,狼型面具男也就是藺化,下定決心就算是暴露他鬼宗的身份,也一定要把他的好友葉恆給就出去。

「嘭。」

震響轟鳴,岩石崩碎,天空之上的兩人直直地站在那裡。

葉恆定睛望去,隨後瞳孔不由地猛地一縮,臉頰的肌肉在這一刻抽搐了一下,同時額頭之上的青筋也猛地崩起。

沒有錯,站在那左邊的那個人正是葉恆他想要親手殺死的那個半邊臉帶著面具的傢伙。

葉恆的呼吸,亦是在這一刻加重了。

好在,葉恆想起了不能夠讓他自己暴露的太早,不然的話不利於暗中下手。

故而,葉恆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把心頭躥起的怒火給壓了下去,臉色又恢復了先前那般的平靜。

只要在敵明我暗的情況之下,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在背後給那面具男捅上一刀。

下一刻,站在遠處的面具男似是察覺到了葉恆的目光,不由地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面具男視線之中所見到的,不過是個有些黝黑的小胖子,雖然看上去有點熟悉的,不過也就僅僅只是那樣子了。

面具男在這一刻並沒想太多,他只以為心中會生出熟悉之感,不過是因為那黑黑的小胖子的臉長得實在是太大眾化了,故而產生熟悉之感也是正常的。

所以,面具男淡淡地掃了葉恆一眼之後,便對葉恆失去了興趣,沒有再往葉恆這邊看一眼。

而面具男掃完葉恆之後,視線直直地落在了站在藺化右手邊的碧幽身上,在他的眼眸之中閃爍著激動之情,同時呼吸也不由地變得急促了。

從這情況看來的話,想必這面具男應該是喜歡著碧幽。

不過,面具男再看到碧幽的時候,亦是看見了站在那裡的帶著狼型面具的藺化。

一下子,前一刻嘴角還洋溢著笑意的面具男,臉色在這一刻變成了顯而易見地厭惡。

無怪乎這面具男會對帶著狼型面具的藺化產生敵意,因為那碧幽一直在著藺化有著很明顯的好感。

所以,面具男也就把藺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的情敵,恨不得找機會把他給除了。

鬼宗之中並沒有太多的條條框框,九成九的事情,都可以用實力來解決。

故而,只要能夠找到機會的話,面具男絕對會二話不說和藺化打上一場。用實力來告訴藺化,碧幽是他的女人,不許動!

只可惜,這樣的機會一直沒有找到,故而此刻也只能瞪蹬他而已。

不過,面具男打定了主意,這次任務完成之後,回到了鬼宗的時候,他一定要主動約戰,然後狠狠地把那討厭的傢伙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

在鬼宗,失敗了的弟子等於廢物。

而廢物所有的結局,只有一種,那就是……死!

另外一邊,葉恆在打量完了面具男之後,視線便落在了面具男身旁的那人身上。

那是一名骨瘦嶙峋,拄著拐杖的老頭,佝僂著背,兩眼深深地凹陷到眼眶之中,看上去令人不由地產生出絲絲懼怕之情。

這拄著拐杖的老頭,一步一步走到了東長老的面前,微微咳嗽了一聲,開口說道。

然而,葉恆並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

想必,那拄著拐杖的老頭應該在聲音之中用上了幾分元力。

真是個謹慎的老頭!葉恆不由地在心中暗自抱怨了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