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能啊,吾主那眼光能高到天上去,堂堂女神媯哀在他面前也多只是同伴的交往,別無其他,從不親近。

再看這紅衣女人…..

額…..

美是美的,極美,盛艷絕色,但也不超過媯哀大人吧。

當林政等人落在地上,而後頭諸多王級瞧見這一幕,都是震驚得很,但也都齊刷刷看向媯哀。

媯哀女神對吾主有情,天下人皆知。

當然了,他們也從媯哀臉上看到了驚訝。

他們的耳朵也不是聾的,剛剛聽到什麼來著?

這女子似乎說什麼清白,再看她身上的衣服——好像是吾主的啊。

姜獄果然是一個不在意別人看法的人,哪怕這些下屬目光多異樣,他也沒看一眼,只瞧著顧曳。

「你起開!」顧曳直接推開他起身,她起身的時候,其實就判斷出了目前的局面。

首先,天昆吾的天宗來了好幾個,她拍馬也不是對手,其次,這些天宗都誤會了,顯然以為她跟姜獄有一腿。

若是她否認,強者為尊,這天昆吾勢必要去一去,以顧曳的身份進去了,出來可就不容易了。

若是她承認,哎呦,姜獄這明頭太大,不說媯哀女神在旁邊,就是天昆吾那些人的目光都能燒死她。

不好否認又不能承認。

顧曳腦子一轉就想到了一個能技術性蹭姜獄熱度的法子。

起身一秒,不等姜獄說什麼,顧曳裙擺一甩,曳紅似流火,眉梢都吊著風情,眼裡卻有悲傷。

悲傷?

姜獄驚疑之下也有不好的預感,正要出手打暈這個女人。

顧曳已經近前,抱住了他。

姜獄懵了。

眾人也懵了,尤是媯哀……

「姜獄,你我已經儘力,可惜事與願違,緣分如此,不管我多美,多努力,你還是不能跟我成就好事,我知道,這是你的身體在抗拒,而我不願勉強你,你也不要擔心,這世上但凡是病,總有葯可以醫的,多一點真誠,多一點寬容,給彼此一個機會,給幸福一個機會。」

然後她鬆開姜獄,用眷戀又寬容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直接化作流光飛出,一件衣袍隨風嘩啦啦飛落。

姜獄接住了外袍,面無表情,而其他人還在消化剛剛聽到的那段話。

媯哀很沉默,她覺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一個姜獄這些年對她視若無睹的理由、

一個她覺得還算靠譜的理由。

嗯….不…行? ——————————

顧曳那個人對於天昆吾的天宗們而言並不算是陌生的,因為甚為天宗,他們自有對外的情報來源,這廝在外攪動風雲十分不安分,情報中屢屢提及,何況她關乎昆吾,眾人對她都不陌生。

媯哀也知道有顧曳這個人,卻不知道是這樣一個人。

怎麼說呢,很靈動,才第一次見面,就讓人對她印象深刻,也在腦海里直接勾畫出了鮮明的形象圖。

美艷,嫵媚,狡黠,還有一點….臭不要臉。

姜獄真心覺得這個血脈神秘的女子十分臭不要臉,尤是他懂了她那番話之後。

「呵!」姜獄唇齒之間輕飄出了一個字。

顧曳飛出了很遠才落下,按著胸口心有餘悸,「得虧了我聰明機智啊,不然就慘了,不過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有一個人沒遇上。」

衍氏的那個族長,那土賊也掉進了隧道,為何她跟姜獄沒有遇上,是因為地域太寬廣,他們錯過了,還是因為….

顧曳心中狐疑,但在回天昆吾之前,她拿出了一個小瓶子,這小瓶子里裝的是她以身返險從那樓主身上逆血回來抽取的一縷血。

是樓主的血。

有了這一縷血,她才真正有了可以判斷對方背景的一點實際之物。

當然了,這裡有沒有基因庫,她也做不了基因實驗,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它來判斷嫌疑人。

顧曳左手一翻,指尖多了另一縷血氣,這是從姜獄身上得到的。

「是不是姜獄….就看這兩條能不能匹配了。」

顧曳開始做法,小心翼翼,因為這兩縷血的逼格都比較高,顧曳也怕被本尊查到,於是花了不少的時間,不過也終於出結果了。

「嗯?半融合…..」

半融合的結果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血不夠,不夠融合,二是血脈匹配度比較高,但不能完全匹配,說明兩個人是同族的。

若是第一種,不外乎驗證了姜獄是蜃樓樓主,若是第二種……

「姜氏裡面的另一人。」

顧曳摩挲手指,將兩縷血收了起來。

所以說她還是有必要去天昆吾查一查。

不過去天昆吾之前,她也拿出紙張,將之前看到的記憶重複寫了下來,她怕自己忽然又忘了。

寫完,她看了一遍,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假如這是我上輩子的記憶,那麼在籠子外朝我笑的人是誰,背我的人是誰,當時的我為什麼感覺有點痴傻….麻痹啊,攏帝那女人好像的確說過我以前是個智障來著…」

顧曳整個人都不太好了,抱著頭轉來轉去,「不不不,我肯定想錯了,那怎麼可能是我呢,就算是我上輩子也不可能啊,我這麼聰明…」

轉了三圈,顧曳忽然頓住,表情有些沉。

戰帝寵入骨:娘娘太撩人 「oh,shit!我想起那個站在籠子外看我的人是誰了。」

遼!

而且銀繭裡面的那個男人…跟遼也有幾分相似。

「遼是妖,那個人應該也是妖,遼是他的後代?還是後世?」

顧曳覺得自己要原地爆炸了!

這都特么什麼事兒啊,上輩子的事情為什麼要扯到她身上。

而且她還得了忘症。

顧曳抓狂了。

——————————

畢竟是吾主的事情,做下屬的還不至於以下犯上去問,姜獄回歸天昆吾之後,幾個天宗一起,針對那個旋渦有了一番探討,但並未有什麼結果。

「裡面茫無邊際,我進入都如凡人一般,說明它對我們的血脈限制幾乎完全,根本不能對付,先放著吧,只嚴禁弟子靠近就是了。」姜獄素來是一個果斷的人,直接放棄探索那個旋渦,但他也沒跟這些人提及裡面那個湖泊的事情,一如媯哀也沒提及姒魚告知的事情,直到其他人都走了。

「那旋渦裡面有妖族元帝的遺骸。」姜獄一句話便讓媯哀震驚。

「若是元帝,那它的遺骸自成空間也不奇怪,但這個空間會因為那個顧曳而產生異變,顧曳可能跟姬似有關。」

媯哀說起了姬似。

「姬似?」姜獄若有所思,「她的血脈的確有幾分古怪,人也古怪。」

他漠了下,媯哀打量他的神色,「你跟她…..」

「她喜歡胡扯,你也信得?」姜獄漠然,媯哀卻是淡淡一笑,「大概會信,以此當借口安慰自己吧,但你肯放她走,是有其他緣故的吧….」

「有內奸。」姜獄雙手交疊,目光深沉,「天昆吾裡面有蜃樓的勢力,而且涉及天宗。」

媯哀一怔,面色也嚴肅了,「是誰可有把握?」

「沒有」姜獄漠然看著桌子上的一些書籍,「但只要盯著顧曳,那人就肯定會動手。」

媯哀頷首,「我也會留心,對了,你既回來了,就去看看小丫,那小子閉關好些時日了,還未出來。」

「是嗎….」姜獄有些漫不經心的樣子,目光往窗外看去,外面還在飄雪。

——————

在顧曳抓狂的時候,遺址隧道之中,依舊是那個荒蕪的廢墟之地,也依舊是那個湖泊。

衍氏族長的艱難不在於顧曳跟姜獄,後者起碼還有人可以幫忙,他卻是一個人,地域太大,他沒能遇上顧曳兩人,卻在顧曳兩人離開后因為湖泊的一些異樣動靜而察覺到,朝湖泊趕去。

湖水已經平靜了,他卻盯著湖面若有所思,他也不是個蠢的,他跟之前的顧曳兩人一樣都懷疑這湖泊下面有出口。

誰也不想熬死在這裡。

於是他下水了,很快,他看到了那銀光,還有死去的一具屍體,死去的屍體會睜開眼看著你嗎?

他看你一眼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要死了,銀絲插入身體的時候,他燃燒了靈魂,靈魂深處附著的一個印記隨著燃燒而通過無形的空間。

傳說?反正在那一瞬間,老樹下的枯萎老者睜開眼,嘴角緩緩勾起。

「呵….總算找到你了….元…」

————————

天下正道雲集,凈明寺的僧人已經都到了。

山中強者如雲,小輩們根本不敢說話,只齊齊看著那座獨立的小山峰,能去小山峰的只有乾坤上人級的高手,他們到時要出力幫忙迎接無塵上人出星辰亂流。

非乾坤上人以下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抗住星辰亂流中的星辰力。

「好多高手,看那是道院的。」

「北帝的也來了。」

「北帝?是北鴻大人….」

北鴻是天下間除天昆吾之外數一數二的強者,他來的時候,長白山的白帝都斂去了一些氣息。

相比這些至強的王者,沈青玥來得十分低調,到的時候,只跟清微上人幾個熟悉的人照面打了招呼,但她外表顯眼,清冷寡淡,站在那兒便是一道風景。

巧的是崔涼三人也剛到。

那坐蒼山早已不見蹤跡,李滄海卻是引人注目的,朝沈青玥頷首后就去了小山峰那邊準備配合凈明寺的人動手,今日,她算是李家皇族這邊的代表,到時候要出主力的。

北鴻遠遠看到了沈青玥,卻沒見到顧曳蹤跡,心中浮起寄到思緒,卻也轉移了目光。

崔涼帶著王清婉跟沈青玥走到了一邊,沈青玥聽王清婉提及顧曳跟她接觸的細節,就多看了她幾眼,心中暗道顧曳若是真只把這小姑娘當成了故友,反而不會把她帶在邊上,既讓崔涼幫忙,那麼……

沈青玥朝王清婉笑了笑,「阿曳自己毛病忒多,交的朋友倒都是極好的。」

王清婉澀然,「小丫活潑,為人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

嗯,是很有意思。

崔涼失笑,但朝小山峰看了一眼,忽說:「也不知今日能不能迎回無塵。」

沈青玥有些心不在焉,「不管能不能迎回,攏帝總是不好對付的。」

那倒是,自從攏帝在洛陽搞了一次后回了妖洞就再沒有聲息,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端是讓人擔憂。

她會讓自己的龍身被穩穩送入星辰亂流中,而且還讓無塵安全歸來?

「所以今日的艱難可能不在於如何迎回無塵,而在於如何在攏帝出手的情況下迎回無塵。」

眾人只等了一會,凈明寺的老僧人們就開始擺道場了。

九十九老僧,三百多僧人在外圍環繞,誦經聲起,逐漸起了佛光,李滄海等人站在既定的法陣方位之中,祭起靈力。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因為就算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也不足以直接打開亂流痛到,必須蓄力,僧人們誦經就是為了維持法陣,法陣就是蓄靈陣。

坐蒼山站在山中一側懸崖,遠遠看著山峰之上靈力盤繞累積。

因為靈力累積的方位是鎖定星辰亂流薄弱之地的。

他本來感覺還好,但很快察覺到不太對勁。

「這星辰方位走向不對…….陰力太甚了。」坐蒼山眉頭緊鎖,動了動嘴唇,有心出聲示警,但想想這蓄力開始之後是無法停止的,否則抽力反噬,對於那些出手的人都是莫大的傷害,而且今日是唯一合適迎回無塵的時機,錯過今日,十年之內星辰亂流都沒有薄弱之處。

這是進退兩難。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也不知等下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兒。

「誒,多事之秋啊。」坐蒼山倍感無力,卻也動了手勢,他得做些什麼。

——————

天昆吾,修武閣,叢淚回來后聽說了遺址內的一些事情,也聽說吾主跟顧曳啥啥的。 最佳婚聘 關於顧曳,這幾日天昆吾內有了諸多留言。

天昆吾外的人,天賦卻恐怖無比,可硬斗東塔強者,聽說東塔強者圍攻了她一次后,群體退出遺址回突厥養傷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