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三個印記快速的融合,然後消失不見。

羅臘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向來言出必行,我會出全力的,如果他不能打過我,我是不會向他屈服的。」

羅臘說著,又回到了戰場上,看著羅臘離開,王大海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我似乎做了一個不合算的買賣啊。」

「是啊,如果之前你不是非要答應的話,他還需要再跟隨我一百年。」鬼語倀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一百年,你雇傭了他多長時間,為什麼他會答應如此苛刻的雇傭。還發了血誓?」王大海十分不解的問道。

鬼語倀哼了一聲:「他是一個傭兵小隊的隊長,這一點你知道吧,他們隊里的一個隊員中了一種毒,這種毒只有我們鬼語一族的人才有辦法解除,而我,救了那個人,他也因為這件事兒付出了代價,就是這麼簡單。」

「你是說,你救了他的人,所以他答應為你服務一百年?」王大海深吸了一口氣:「看來,這筆買賣確實虧了,這麼一個人,如果真的落在了林陽的手中,簡直就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啊。」

「心腹大患倒是不至於,不過會讓我不爽肯定是真的。這麼一個人啊。到哪兒都是發光發熱的存在。」

林陽抬起頭的時候,羅臘已經出現在了林陽的對面,他笑呵呵的看著林陽,然後說道:「不管這一次是輸是贏,我們都可以成為朋友。不過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請你指教了,林陽盟主。」

林陽點了點頭:「我自然不需要你留情,過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麼厲害。」

林陽手中出現了一柄大鎚。

這鎚子並不是戰鬥用的,而是煉器用的,誰也沒有想到,林陽的武器竟然是一柄煉器用的鎚子。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林陽你的武器,我聽說,林陽盟主的武器是一柄劍,還以為這一次以我的力氣要佔便宜呢,沒想到,你的武器竟然如此的奇怪,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武器吧。」

羅臘伸出手,一柄金光閃閃的棍子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竟然有龍吟的聲音在棍子之中傳出來。

「它的名字叫龍紋,是我祖父傳給我的。請多多指教。」

「法器師都有一柄鎚子,而我的鎚子叫做太皇。」

龍紋棍碰上太皇錘,林陽和羅臘都快速的分開,林陽覺得手臂有一些發麻,這個人的力量果然很大,這也是他出名的地方。林陽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不錯,不錯。果然厲害。」

「林陽先生過獎了。我不過是一個猛夫罷了,倒是林陽先生的力量法則竟然領悟的如此深刻,這著實讓羅臘驚訝,這一次,就讓林陽見識一下我的厲害吧。」

羅臘的身體快速的僵硬了起來,那屬於鐵人的鐵字發揮了他根本的力量。

「這是鋼鐵之軀,果然厲害啊。」鬼語倀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明明是林陽太蠢,鋼鐵之軀的結印時間太長了,完全可以打斷,而林陽卻沒有打斷,這根本就是看不起羅臘嘛。」

王憐的聲音不小,羅臘的臉色明顯變了變,而林陽卻笑了起來:「一個沒有能力的人,怎麼能夠配得上我天境位面,如果不讓羅臘先生知道我到底有多厲害,他又怎麼會信服我?」

林陽的身後出現了一對暗金色的金翅大鵬雙翼,手中的太皇錘被他掄了起來:「羅臘先生,你可要小心了。」

砰砰砰。

碰撞聲此起彼伏,鋼鐵之軀的防禦力很強,而林陽的攻擊力也不弱,可兩人一直都是一副勢均力敵樣子,並沒有誰要進一步進攻的意思。

「僵持住了?」**皺了皺眉頭。蘇桓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放心,林陽不會輸的。」淡笑聲在蘇桓的身旁響起,蘇桓回頭一看,竟然是蘇家主神的一個傀儡分身。

「老祖宗,您對林陽有信心?」蘇桓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問道。

蘇家主神點了點頭:「林陽這個人,向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兒,他有很多底牌,都沒有拿出來。據我所知的四象逆天瞳就沒有出現過。」

「對吖,血神的看家本領,那種瞳術用出來,簡直強的不行,還有您讓我傳授給他的修羅變身。」

蘇桓這麼一想,確實有了很多的底氣,而林陽這個時候的臉色卻凝重了起來,因為羅臘的身邊出現了一顆顆黑色的珠子。

這些黑色的珠子是林陽對蘇桓出手后開始凝聚的,最開始的時候,林陽還沒有注意,但是當他又一次打在了羅臘的身上,他發現了。

因為那一次是羅臘故意被他攻擊到的,而攻擊過後,就出現了一顆黑色的珠子。

林陽開始在四周巡視,尋找那些珠子的作用,而攻擊也故意打開打偏,不再碰羅臘的身體。

羅臘先是一愣,然後嘴角微微翹了起來:「林陽先生果然聰明,不過你這樣,是永遠也打不敗我的。」

羅臘說著大吼了一聲,那些珠子都飛向了林陽。

「果然是這樣。西極破滅瞳。」

林陽的眼睛一轉,漆黑的瞳孔變成了白色,一個巨大的插翅白虎出現在了他的身後,那白虎大吼了一聲,黑色的珠子竟然就那麼消失了。

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看來,你的攻擊無法突破我的瞳術,應該是我贏了。」

林陽手中的太皇錘瞬間變成了血獄,濃郁的殺氣在林陽的身上釋放了出來。

羅臘剛剛抬起的手猛的鈍住,一把劍橫在了羅臘的脖子上。

「羅臘先生,不知道你要怎麼說?」

「你贏了。」羅臘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真沒想到,你一直都在讓著我。」

「我要招攬一個人,也是招攬一個有用的人。不是嗎?」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那林陽盟主覺得,我是不是有用的人呢?」

「當然是,很有用。」林陽點了點頭,而羅臘則哈哈大笑了起來。

「兩位如此的高興,是不是還要在這裡慶祝一下啊。」一個酸酸的聲音響了起來。

林陽和羅臘同時回過頭,林陽的眸子一凝,因為這個人是一副鬼語一族的打扮。

倒是羅臘一笑,然後說道:「鬼語倀,我們兩個已經解除了血契,之前我和林陽先生已經約定好了,你想要毀掉血契?」

「當然不是,你們兩個打完了,你輸了,我們這邊自然要上人,我閑著沒事兒,就上來了,不知道林陽你們那邊是換人呢?還是不換人呢?」鬼語倀看著林陽冷冷的說道。

「林陽盟主,這個鬼語倀乃是鬼語一族的直系,實力十分的強悍。」

羅臘還沒有說完,林陽便擺了擺手,然後說道:「放心,我應該能夠擺平。」

林陽看向鬼語倀,然後說道:「鬼語一族的人。」

「沒錯。」鬼語倀高傲的仰起頭,在暗影界,鬼語一族的地位可是很高的。也只有那麼幾個強大種族的人能夠媲美。

而那些種族發展的都很差,影族甚至已經被人滅族了。

林陽一笑:「那不知道,鬼語天明那個老傢伙是你什麼人呢?」

「你竟然敢侮辱鬼語天明大人,他可是我們家族的英雄。」鬼語倀聽了林陽的話臉色一變,然後說道。

「英雄?是嗎?那只是對於你的家族而言吧,而對於我來說,他可不是。」林陽哼了一聲。

羅臘沒想到,林陽和鬼語倀竟然就如此的一言不合打了起來。

一個是他前主子,一個是如今的主子,他還真不知道該幫誰,不過最後他想了想,還是離開了戰場,來到而來蘇桓的身邊。

蘇桓看向羅臘一笑,然後說道;「鐵人,坐。你給我們分析一下,林陽和鬼語倀誰的勝率更高一些?」

**也點了點頭,畢竟,他們這些人之中,也只有羅臘對鬼語倀很了解,還與林陽對戰過。

「這個我可說不好,林陽大人的瞳術對於那種靈法化的攻擊十分的剋制,但鬼語一族更擅長武技,兩個人對戰的話,林陽大人的速度應該更快一些。」

羅臘說了很多沒用的東西,讓蘇家兄妹覺得十分的無趣,而林陽與鬼語倀打鬥剛開始就釋放了血獄的殺氣壓制了鬼語倀的攻擊。

「幽冥鬼步。」鬼語倀大吼了一聲,整個人都變得虛無起來,一個個詭異的身影在鬼語倀的四周出現,消失,閃爍不定。

看著鬼語倀突然使用了如此詭異的身法,林陽直接雙翼展開飛向了半空:「邪翼斬。」

金翅大鵬的虛影在林陽的背後出現,哀鳴聲此起彼伏。地面上,碧綠的藤蔓破土而出,纏繞向了那些躲閃的虛影。

「東華絞殺瞳。」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林陽,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林陽猛的覺得後背一沉,他快速的閃身出現,鬼語倀竟然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你怎麼?」林陽有些驚訝的看著鬼語倀,而地面上被東華絞殺藤束縛的那個鬼語倀,竟然消失不見了。

「厲害。」林陽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不過這也才有意思。

濃郁的魔氣在林陽的身上釋放了出來,他的雙手和手臂都變成了銀白色,獨角和魔翼都長了出來,嘴裡也露出了銀白色的長牙。

「修羅變身?沒想到,蘇家竟然把他們看家的本事兒都交給了你。」鬼語倀的臉色終於有了一些變化。

蘇家的人之所以被人肯定,那就是,所有的蘇家直系都會修鍊修羅變身。當然,根據每一個人修鍊的時候領悟的不同,他們變成的修羅也不同。

但是每一個修羅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屬於修羅的額頭上會有一個殺戮符號。

修羅的殺戮那是修羅界的氣息,據說,這個修羅界當年也是一個十分強大的位面,而這個位面的氣息,就是修羅的氣息。

蘇家的老祖宗如果不是碰巧去過那個位面,也不會得到修鍊修羅魔功的方法。

「鬼語倀,怎麼樣,你覺得,我們還需要打下去嗎?說實話,我還真沒想這麼快就和鬼語一族撕破臉皮,如果你們願意撤走,將濤天城讓出來,我可以留你一條小命。」

林陽拳頭微攥,嘎巴嘎巴的骨頭脆響響了起來。

鬼語倀哼了一聲:「鬼語一族,沒有投降的戰士,只有戰死的戰士,就讓我見識一下你修羅變身的厲害吧。」

漆黑的光芒出現在了鬼語倀的身旁,鬼語倀四周的光芒似乎都向著他靠攏了過來,而一股詭異的氣息在他的身上瀰漫,就連天都暗了下來。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林陽血獄輕揮,直接砍向了鬼語倀的頭顱。

鬼語倀大笑了一聲:「來的好。」

看著林陽和鬼語倀又纏鬥在了一起,而林陽的血獄劍上不停釋放著銀白色的光芒。

銀白色的光芒每一次碰撞在鬼語倀釋放出的武技上,那些氣波都會被銀白色的光芒融化。

鬼語倀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他沒有想到,林陽的功法竟然還有化工的作用。

「這化玄魔功又提升了不少,看來,以後我也要好好體悟一下這一卷功法了啊。」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心中暗道。

鬼語倀又一次被林陽逼迫得不得不承受林陽的攻擊。一腳揣在了鬼語倀的胸口上,林陽的身體懸浮了起來,捂著胸口的鬼語倀就像一隻垂死掙扎的螻蟻。

「林陽,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黑色的袍子飛了起來,鬼語倀的七竅之中都流出了鮮血,而他身上的氣息卻變得十分的強大起來。

濃郁的殺氣伴隨著強大的力量直接砸向了林陽,林陽沒有想到,這鬼語倀的垂死掙扎竟然如此的強悍,因為自己被鎖定了,除非硬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躲開。

修羅變身狀態無法使用瞳術,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雙手結印坐在了半空之中。

可是修羅變身最擅長的是戰鬥,而不是防禦,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和蘇桓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起來,就連蘇家主神都有心情要動手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林陽的雙眸一亮,一個巨大的高塔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高塔閃閃發光,濃郁的光芒籠罩了林陽,鬼語倀的攻擊落到了高塔上便消失不見了。

鬼語倀的身體被彈出了好遠,他捂著胸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大,大羅元陽塔。」

大羅元陽塔在鬼語一族的名聲還是很大的,當年鬼語一族的那幾個強者圍攻元陽的時候,就輸在了大羅元陽塔上。

鬼語倀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東西竟然落在了林陽的手中。不過就算他知道了,也晚了,鬼語倀瞪著眼睛死不瞑目,身上的氣息消失不見。

「倀少爺,倀少爺。」鬼語一族的人都圍了過來,不過他們將手放在鬼語倀身上的時候,鬼語倀的身體都涼了。

幾個鬼語一族的強者互相看了一眼,然後目光落在了殘夢一族的領頭人身上:「殘夢環,鬼語倀少爺可是為了你們殘夢一族隕落的,如果你不能給少爺報仇,那你就等著我鬼語一族退兵吧。」

殘夢環也沒有想到,鬼語倀竟然會隕落在林陽的手中。他驚訝林陽的實力,也驚訝林陽的膽量。

鬼語一族的直系啊,就算那些大勢力的人也不敢輕易動,而林陽卻出手了,還很肆無忌憚。

殘夢環暗罵自己太蠢,為了討好鬼語倀,竟然帶著他來這裡邀功,他本來以為,自己帶來了這麼多人,在這邊肯定能夠打敗蘇家的人。

「放心吧,鬼語倀少爺肯定不會白死的,今天我就殺了蘇家的那些人和林陽給鬼語倀少爺報仇。」

殘夢環飛向了林陽的身邊,他臉色陰沉的看著林陽說道:「你知道,你剛剛殺死的鬼語倀是誰嗎?他可是鬼語一族的直系,林陽,你和天境位面有有難了。」

林陽一愣,然後說道;「難道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和鬼語一族的人不和嗎?如果鬼語一族的人能夠對付我,早就下手了,可是他們不敢,你知道為什麼嗎?」

林陽的話讓那些鬼語一族的人臉色都是一變,林陽這個人太複雜,林陽的身後有著很多個鬼語一族不想招惹的傢伙。

就算林陽和鬼語天明有矛盾,但如今的鬼語一族已經四分五裂。林陽不主動招惹鬼語一族的話,鬼語一族應該不會對他出手的。

這一次林陽是代替蘇家出手,鬼語倀又是代替殘夢一族出手。那最後,怪罪只能夠怪罪在他們這些護衛的身上。

「多說無益,林陽,今天,你必須死。」殘夢環一揮手中的長鞭,對著林陽就是一鞭。

林陽一點也沒有害怕,反倒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都說殘夢一族的鞭法十分的強悍,看來,我今天也要見識一下了。」

林陽揮動血獄,與殘夢環戰鬥在了一起。殘夢環比林陽想象之中要強,畢竟,殘夢環這一次是要帶著鬼語倀拿功勞的,而且,林陽之前打敗了兩個人,殘夢環是第三個。

看著林陽越來越弱,蘇桓站了起來,然後說道:「隨時準備救援,將林陽替換下來。」

幾個蘇家的戰將都點了點頭,林陽還是讓他們很佩服的,不僅僅是林陽的實力,還有動手的果斷。面對羅臘的時候,林陽知道羅臘肯定是雇傭的,所以他就幫羅臘脫離了鬼語倀的控制,還得到了羅臘的忠心。用實力征服了羅臘,讓羅臘心服口服。

而對付鬼語倀的時候,林陽又下手十分的果斷,鬼語倀本來就是他的敵人,他們兩個不可能成為朋友,既然不能成為朋友,那就將鬼語倀置於死地。

如今,林陽又對戰殘夢環,雖然已經戰敗了兩個人,林陽一直都是佔據下風,卻也沒有落敗。

這代表,林陽的實力應該不在殘夢環之下,只是戰鬥了兩場之後,看上去虛弱了很多。

殘夢環的臉色並不好,他成名可比林陽早多了,就算鬼語倀,他也可以輕鬆的對付,但是他如今也算是使盡了手段,可是卻拿林陽沒有任何的辦法。

林陽知道自己耗費了很多的玄氣后,一直都很節省玄氣,除了周旋之外,就是尋找破綻攻擊,躲不過的攻擊,全部都用瞳術來解決。

「東華絞殺瞳。」

「西極破滅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