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七人的老六身死,包圍圈頓時告破,再加上七人的老妹妹刺來的一劍,產生了巨大的慣性,燕鵬順勢向正南方急速逃去。

「姓燕的小子,你站住,你的勇氣都跑到哪裡去了,今天你跑到哪裡,我就追你到哪裡,我就不信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

燕鵬身後被刺出了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他在急速飛行的過程中,迅速運轉神力到傷口處,馬上止住了流血,同時還不忘了神識向身後掃描。

燕鵬一邊飛逃,心裡還在不斷的後悔:我還是太不成熟了,今天做的這事實在是太冒失了,以後千萬不能再這麼魯莽了。

雙方的距離在不斷的縮短,身後追趕的六人老大,一邊追趕還在不停地大叫著:「小子,不要跑了,你是跑不掉的,我勸你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看著距離不斷縮小,燕鵬的心裡頓時產生了一種絕望情緒,根據現在的情況判斷,燕鵬心裡十分清楚,現在面對自己的將是九死一生。

但是,強烈的求生**,使燕鵬不甘就這樣等死,所以,燕鵬使出了吃奶的力量,玩命的飛奔。

看著身後的追兵越來越近,燕鵬不由得再次絕望起來,當他最後一次神識向前方掃描時,馬上就掃描到了幾股熟悉的氣息。

「是青峰兄、血酬、還有趙春英道友,他們來的真是時候,有他們三個在,我的性命無憂了。」

燕鵬掃描到的三人,正是向北方急速飛來的陸青峰、血酬、趙春英,多虧陸青峰選擇了這個方向,不然的話,燕鵬還真的有性命之憂。

後面的三人並沒有看到陸青峰幾人的到來,仍然在以極快的速度追趕著燕鵬,而且,幾人的嘴裡始終在不停地大呼小叫著。

很快,陸青峰、血酬、趙瑞英三人就趕了上來,四人匯合到一起,燕鵬的心裡這才放下心來。

陸青峰看著燕鵬,打趣道:「燕鵬,看樣子我們來的很是時候,你很幸運啊!比血酬的運氣好多了,血酬都被人打的毀掉了肉身,你比他強多了。」

血酬撇了撇陸青峰,裝作不滿的說道:「我說青峰兄,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就這點光彩的事,還讓你都給抖落出來了,真不夠朋友。」

「哈哈,青峰不說,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事,看來我確實比血酬幸運的多了。」燕鵬哈哈大笑著拍了拍血酬的肩膀。

燕鵬的心裡可是痛快極了,他到現在才真正的知道,從極度絕望到極度幸福,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

就在燕鵬和三人幸福的談論時,隱士家族龍家的六人已經來到了四人的對面,看到燕鵬突然就有了幫手,六人的老大頓時大笑起來。

「哈哈,姓燕的小子,來了幫手了?你以為來了三個幫手,我龍騰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嗎?」

就在龍騰說這些的時候,陸青峰神識掃描到,凌飛雪突然從修鍊中清醒過來,已經推開了靜室的門來到了神晶大殿,因為感覺不到趙春英靜室里的動靜,正在疑惑的東張西望著,陸青峰心神一動,凌飛雪頓時來到了四人身邊。

「血酬,你的肉身修復好了? 我能穿進語文書 祝賀你啊!這樣我們在乾殿里又多了一個戰友,以後再面對隱世家族之人時,把握也就更大了。」

「我靠,又多了一個,還是一個美女呢!我說你們幾個都給我聽好了,一會兒這個新出來的美女交給我,你們誰都不要跟我搶。」

龍騰扭頭對身邊的幾個弟弟妹妹吩咐著,他的這幾個弟弟妹妹都知道這個大哥好色,紛紛恭維道:「那是那是,我們都不和龍騰大哥搶,這個女人就是大哥你的了。」

凌飛雪是一個急性子,聽了這話頓時大怒道:「你這個隱世家族的敗類、淫賊,今天我就宰了你。」

看到凌飛雪怒氣沖沖的就要殺過去,陸青峰伸手把凌飛雪攔住,一字一頓的說道:「凌姑娘,讓他再多活一會兒,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聽到陸青峰對凌飛雪說的話,龍騰頓時陰陽怪氣的笑道:「喂,對面說話的那個人,你是誰?我剛才聽你說話的口氣很大,還說什麼?我們一個人都跑不了?你過來試試看,你還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是嗎,」陸青峰看著對面的龍騰,嘲諷的笑道:「說實話,你這樣的有點不值得我出手,不過嘛!你既然說要我試試,那我就在此宣布,以我陸青峰之名,宣布你的死刑。」

陸青峰的話音剛落下,北斗七星劍猛然向龍騰揮斬而去,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瞬間激射到龍騰面前,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降臨,再有就是陸青峰的招牌武技,龍騰頓時大聲叫道:「陸青峰,你欺人太甚。」

龍騰的話還沒有說完,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已經臨體,噗噗之聲響徹不斷,龍騰身體上被射出來幾十道碗口大小的血洞,龍騰的反應很快,靈魂體瞬間逃了出來。

看到龍騰的靈魂要逃,陸青峰冷笑道:「在我陸青峰面前,豈能讓你的靈魂逃走?真是可笑至極。」

陸青峰說完,只見從他的眉心瞬間疾射出一道靈魂之劍,眨眼間就到了龍騰靈魂體的頭頂。

嘭!

靈魂之劍猛然爆開,頓時變成了一張靈魂之網,一下子把龍騰的靈魂禁錮在網裡,被陸青峰一把拽回到自己的手裡,

陸青峰的兩隻手握著龍騰的靈魂,渾厚的混沌神力瞬間灌注進龍騰的靈魂體,靈魂體被陸青峰壓縮成一顆雞蛋大小的圓球。

「你們是隱世家族的是吧,現在我給你們看一個新玩意,我想你們從來沒有看到過。」

說完,陸青峰一抖手,把混合著混沌神力的靈魂體圓球向對方扔了出去。

神識掃描到了身後的七人,這七人的面孔都十分陌生,燕鵬並不認識他們,僅是從這些人的氣色來看,七人的實力都十分高強。【全文字閱讀.】

燕鵬還從來沒有獨自一人和七人打鬥過,聽到對方叫自己停下,燕鵬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想法,他要停下來,他要和這七人打鬥,挑戰自己出世以來的極限。

想到這裡,燕鵬瞬間停了下來,轉過身等著對面之人的到來,不到半個小時,後面的七人就追了上來,看到對面的燕鵬,都停了下來。

燕鵬打量著對面的六男一女,中間為首的一人是一個大個子,手裡拎著一把刀,此人正在用左手摸著下巴上的鬍子,看著燕鵬一陣陣的冷笑。

「喂,對面的人,你剛才是不是殺了三個人,其中一人少了一條胳膊,還有一人少了一條腿。」

燕鵬聽到了為首之人的話,頓時不削的冷笑道:「是我殺的,難道還和你們有什麼關係不成?」

「有什麼關係?我告訴你,他們本來有十個人,被我們殺死了七個,剩下的三人逃了,就是你殺的這三個人,這三人已經被我們打成重傷,讓你撿了一個便宜,你把從這三人身上得到的東西交出來,我不為難你。」

燕鵬眯著眼看著七人的老大,深色淡定的說道:「我為什麼要交給你?如果你們真的有這個本事,就不應該放走了這三人,既然你放走了他們,那麼就是我的戰利品,你們找我來要?真是豈有此理。」

「哦?聽你的意思是不打算交出來了?你可要看好了,我們現在是七個人,我想,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你應該懂得。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可不講什麼君子之風。」

燕鵬聽出了此人說話的含義,這是要向他群起而攻之,燕鵬為了挑戰極限,對他們的做法正是求之不得呢。

燕鵬撇了撇嘴,不削的笑道:「我想你們也不是什麼光明磊落之人,看你們賊眉鼠眼的樣子,就一定不是好東西,不就是要群攻嗎?過來好了,燕某奉陪。」

「好,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就是不知道,當我毀滅了你的肉身,靈魂受到炙烤時,又會是什麼感受。」

七人的老大說完,向他的五個弟弟一個妹妹擺了擺手道:「你們上去,把他的肉身化為齏粉,留下他的靈魂,我要好好的款待此人。」

老大的聲音還沒落下,其他六人就沖了上來,如一群餓狼一般,六把刀一柄長劍同時向燕鵬殺了過來。

等到七人將燕鵬包圍,七件兵器同時向他身體刺來時,燕鵬的心裡頓時湧上一種無力感,直到此時他才明白,以一敵二或是以一敵三,和同時對戰七人,根本就不是一樣的感受。

現在燕鵬心裡有點後悔,但是已經被七人包圍,此時後悔解決不了問題,想要活命,只有玩命殺出去才行。

燕鵬的劍快不假,同時面對氣人的攻擊也沒有了對策,就在他一籌莫展時,突然想起了周樹康一貫的打法,這時他才知道,以命搏命,有時候說不定也管用。

燕鵬的神識觀察著七人,頓時選好了突破口,七人中屬老六實力最弱,想過後就不再猶豫,燕鵬手握長劍,直接向老六衝了過去。

一對一的情況下,這個老六根本就不是燕鵬的對手,燕鵬瞬間衝到了此人的面前,長劍直接刺向此人的眉心。

燕鵬一劍刺死了七人中的老六,與此同時,七人中的老妹妹手握長劍從後面刺了過來,一劍從燕鵬的身後刺了進去。

七人的老六身死,包圍圈頓時告破,再加上七人的老妹妹刺來的一劍,產生了巨大的慣性,燕鵬順勢向正南方急速逃去。

「姓燕的小子,你站住,你的勇氣都跑到哪裡去了,今天你跑到哪裡,我就追你到哪裡,我就不信你還能逃出我的手掌。」

燕鵬身後被刺出了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他在急速飛行的過程中,迅速運轉神力到傷口處,馬上止住了流血,同時還不忘了神識向身後掃描。

燕鵬一邊飛逃,心裡還在不斷的後悔:我還是太不成熟了,今天做的這事實在是太冒失了,以後千萬不能再這麼魯莽了。

雙方的距離在不斷的縮短,身後追趕的六人老大,一邊追趕還在不停地大叫著:「小子,不要跑了,你是跑不掉的,我勸你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看著距離不斷縮小,燕鵬的心裡頓時產生了一種絕望情緒,根據現在的情況判斷,燕鵬心裡十分清楚,現在面對自己的將是九死一生。

但是,強烈的求生**,使燕鵬不甘就這樣等死,所以,燕鵬使出了吃奶的力量,玩命的飛奔。

看著身後的追兵越來越近,燕鵬不由得再次絕望起來,當他最後一次神識向前方掃描時,馬上就掃描到了幾股熟悉的氣息。

「是青峰兄、血酬、還有趙春英道友,他們來的真是時候,有他們三個在,我的性命無憂了。」

燕鵬掃描到的三人,正是向北方急速飛來的陸青峰、血酬、趙春英,多虧陸青峰選擇了這個方向,不然的話,燕鵬還真的有性命之憂。

後面的三人並沒有看到陸青峰幾人的到來,仍然在以極快的速度追趕著燕鵬,而且,幾人的嘴裡始終在不停地大呼小叫著。

很快,陸青峰、血酬、趙瑞英三人就趕了上來,四人匯合到一起,燕鵬的心裡這才放下心來。

陸青峰看著燕鵬,打趣道:「燕鵬,看樣子我們來的很是時候,你很幸運啊!比血酬的運氣好多了,血酬都被人打的毀掉了肉身,你比他強多了。」

血酬撇了撇陸青峰,裝作不滿的說道:「我說青峰兄,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就這點光彩的事,還讓你都給抖落出來了,真不夠朋友。」

「哈哈,青峰不說,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事,看來我確實比血酬幸運的多了。」燕鵬哈哈大笑著拍了拍血酬的肩膀。

燕鵬的心裡可是痛快極了,他到現在才真正的知道,從極度絕望到極度幸福,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

就在燕鵬和三人幸福的談論時,隱士家族龍家的六人已經來到了四人的對面,看到燕鵬突然就有了幫手,六人的老大頓時大笑起來。

「哈哈,姓燕的小子,來了幫手了?你以為來了三個幫手,我龍騰就拿你沒有辦法了嗎?」

就在龍騰說這些的時候,陸青峰神識掃描到,凌飛雪突然從修鍊中清醒過來,已經推開了靜室的門來到了神晶大殿,因為感覺不到趙春英靜室里的動靜,正在疑惑的東張西望著,陸青峰心神一動,凌飛雪頓時來到了四人身邊。

「血酬,你的肉身修復好了?祝賀你啊!這樣我們在乾殿里又多了一個戰友,以後再面對隱世家族之人時,把握也就更大了。」

「我靠,又多了一個,還是一個美女呢!我說你們幾個都給我聽好了,一會兒這個新出來的美女交給我,你們誰都不要跟我搶。」

龍騰扭頭對身邊的幾個弟弟妹妹吩咐著,他的這幾個弟弟妹妹都知道這個大哥好色,紛紛恭維道:「那是那是,我們都不和龍騰大哥搶,這個女人就是大哥你的了。」

凌飛雪是一個急性子,聽了這話頓時大怒道:「你這個隱世家族的敗類、淫賊,今天我就宰了你。」

看到凌飛雪怒氣沖沖的就要殺過去,陸青峰伸手把凌飛雪攔住,一字一頓的說道:「凌姑娘,讓他再多活一會兒,他們一個都跑不了。」

聽到陸青峰對凌飛雪說的話,龍騰頓時陰陽怪氣的笑道:「喂,對面說話的那個人,你是誰?我剛才聽你說話的口氣很大,還說什麼?我們一個人都跑不了?你過來試試看,你還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是嗎,」陸青峰看著對面的龍騰,嘲諷的笑道:「說實話,你這樣的有點不值得我出手,不過嘛!你既然說要我試試,那我就在此宣布,以我陸青峰之名,宣布你的死刑。」

陸青峰的話音剛落下,北斗七星劍猛然向龍騰揮斬而去,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瞬間激射到龍騰面前,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降臨,再有就是陸青峰的招牌武技,龍騰頓時大聲叫道:「陸青峰,你欺人太甚。」

龍騰的話還沒有說完,五十柄混沌劍氣短劍已經臨體,噗噗之聲響徹不斷,龍騰身體上被射出來幾十道碗口大小的血洞,龍騰的反應很快,靈魂體瞬間逃了出來。

看到龍騰的靈魂要逃,陸青峰冷笑道:「在我陸青峰面前,豈能讓你的靈魂逃走?真是可笑至極。」

陸青峰說完,只見從他的眉心瞬間疾射出一道靈魂之劍,眨眼間就到了龍騰靈魂體的頭頂。

嘭!

靈魂之劍猛然爆開,頓時變成了一張靈魂之網,一下子把龍騰的靈魂禁錮在網裡,被陸青峰一把拽回到自己的手裡,

陸青峰的兩隻手握著龍騰的靈魂,渾厚的混沌神力瞬間灌注進龍騰的靈魂體,靈魂體被陸青峰壓縮成一顆雞蛋大小的圓球。

「你們是隱世家族的是吧,現在我給你們看一個新玩意,我想你們從來沒有看到過。」

說完,陸青峰一抖手,把混合著混沌神力的靈魂體圓球向對方扔了出去。 ?靈魂體圓球瞬間飛到了五人的頭頂,這五人不明所以,都抬頭看著飛到他們頭頂的這顆圓球。【風雲閱讀網.】

嘭!

就在五人還在抬頭觀看時,靈魂體圓球猛然爆開,這五人被爆炸產生的衝擊波擊中,全部翻滾著飛向四面八方,身上的衣服頓時變得破爛不堪,鮮血順著破損的衣服流淌下來。

看到五人被炸的四散翻飛,陸青峰對凌飛雪等人笑道:「這幾個人就交給你們了,這個龍騰留下的東西,我就先收起來了。

陸青峰說完,一步就到了空中漂浮的一對金牌和一枚指環身邊,伸手抓了過來,隨手扔到了五行空間圖中。

凌飛雪、血酬、趙春英、燕鵬四人直接向剩下的五人衝去,他們四個早就恨透了隱世家族之人,一衝上去都紛紛使出了最拿手的殺手鐧。

凌飛雪直接選擇了當初七人的老二,此人的身體剛站穩,凌飛雪的長劍已經刺了過來,因為剛才的爆炸,此人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勢,動作頓時慢了很多,被凌飛雪一劍刺進了眉心,連靈魂都沒有逃脫出來。

凌飛雪斬殺了老二,接著向第二人沖了過去,毫無疑問,第二人也被凌飛雪十分順利的斬殺,連殺兩人,凌飛雪已經完成了任務,收起了自己的戰利品后,迅速飛到了陸青峰身邊。

很快,血酬、趙春英、燕鵬也將對手全部消滅,紛紛回到陸青峰身邊,血酬哈哈大笑著對陸青峰說道:「青峰兄,跟你在一起就是痛快,沒有危險不說,還能得到更多的好處。」

就在陸青峰等五人相聚到一起的時候,在乾殿的最北部,陸青城剛斬殺了一個殺手家族的子弟,搜颳了他身上的戰利品后,神識一掃,頓時大笑起來。

「哈哈,我還真是幸運,只是殺了一個殺手家族的人,就得到了四十多枚金牌,如果多遇到幾個這樣的人,說不定獲得的金牌總數還能排到前幾名呢。」

陸青城正在大笑著,突然就察覺到危險降臨,神識急忙向周圍掃描過去,一看之下,頓時大吃一驚。

在他的神識感知中,有四人正在向他這裡急速飛來,現在已經到了不足百里的地方。讓陸青城驚訝的是,對方都到了這麼近的距離,自己竟然沒有絲毫髮現。

「屠洪大哥,前面的那個人一定就是殺了老兄弟的殺手,我們追尋著老兄弟的靈魂氣息一路追了過來,就是此人的方向。」

「沒錯,我也覺的就是這個人,我們快點追過去,殺了這人為老兄弟報仇。」

看到後面的四人離自己越來越近,陸青城急忙改變了方向,向南邊飛速逃遁。

「我靠,一下子追上來四個殺手,我可不會傻呼呼的等著你們追來,還是趕快跑,儘快找到青峰大哥他們,不然的話太危險了。」

陸青城和血酬、燕鵬他們不同,他們都十分爭強好勝,陸青城比他們就靈活得多,明知不敵的情況下,他絕對不會主動去送死。

「大哥,這小子發現我們了,不能就讓他這麼走了,必須追上他,說什麼也要給老兄弟報仇。」

「放心吧,他跑不了的,現在我們分頭去追,從四個不同的方向圍追堵截。」

屠洪吩咐完,四人頓時散開,分別飛向了不同的方向,試圖把陸青城包圍。

陸青城的神識全部關注到了身後,當他發現後面只剩下一個人時,頓時明白了這四人的打算。

「這四個殺手還真是自作聰明,以為這樣就能把我包圍,傻子都不上你的當,你家陸爺爺就更不上當,還是快跑吧,被他們四人給追上了肯定沒跑。」

陸青城使出了吃奶的勁,玩命向南疾馳,當他留下的一絲神識掃描到南邊時,頓時大吃一驚。

替身嬌妻要離婚 「我靠,不對勁啊!他們還真的把我的去路給堵住了?想堵住我就必須飛更遠的路,這怎麼可能呢。」

陸青城雖然不信,但距離卻是越來越近,他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這次想要活命,就必須擊殺了前面擋著他去路的人。

想到這裡,陸青城驟然加快了速度,因為剛才急於逃命,並沒有對前面之人仔細的掃描,等到肉眼可視的距離后,陸青城馬上就愣住了。

陸青城之所以愣住,是因為前面的人並不是殺手家族的人,而是他的至交好友馬通。看到了馬通,陸青城心裡沒有興奮,而是為他的好友擔心起來。

「馬通快跑,有四個殺手家族的人正在追我呢,我們兩個也不一定是這些人的對手。」

馬通早就看到了陸青城,在這個隨時都有生命之憂的地方,能夠遇到好友,自然是無比高興,再就是多了一個朋友,也就多了一份安全的保證。

陸青城雖然在說話,速度卻是絲毫不減,一會的功夫就和馬通面對面的碰到了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