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陣大笑聲從遠處開始響起,沉靜在自己的心道感悟中的方恆也是轉頭看了過去,當場就看到了程虎此刻的變化。

只見這時候的程虎,渾身氣息沸騰,同時身上的聖力不停噴發,每一次噴發,都比之前更加強烈,到了最後,讓他都感覺到了一些壓迫感。

「哦?程虎突破了高階聖武了么?這倒是好事。」

察覺到了這個變化,方恆也是暗道一聲,他現在是真的替程虎高興,有了高階聖武的實力,之後在和他合作,未來的程虎成為程家的掌舵人,這是必然的事情,程虎一旦成為程家的掌舵人,這意味著他可用的力量又多了一股了,不管是在對付三大派,還是在對付其他敵人,都非常好用。

「可惜,我的力量太強了,雖然感悟了我的心道,可是這裡的能量,卻根本無法助推我成為高階聖武。」

暗道一聲,方恆搖了搖頭,他知道,他領悟了自己的道不假,只是突破境界卻還是很難的,要是之前道聖石給他,這時候配合他領悟心道,一定能突破,只是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完美的事情,當初的情況,劍狂歌吸收得快,而且那時候追兵高手這麼多,也就是他能應對,顛倒一下,劍狂歌是他,他是劍狂歌的話,那劍狂歌和他都得死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哼!」

突然間,就在程虎突破了高階聖武的時候,一道冷哼聲也從人群中傳出,只見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個青年在此刻站起身來。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楚星河!

此時此刻的楚星河,渾身氣息都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極致,同時一股股的白色光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去,直接就掠過了場中眾人的身軀。

一瞬間,這這讓眾人都有了一種忍不住要臣服的感覺。

「高階聖武,巔峰!」

感受到這股氣息,場中的人也都是眼神凝縮起來,他們知道,楚星河現在,已經是真真正正的達到了高階聖武巔峰的程度了,普通的高階聖武,已經不再是他的對手。

「哦?」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眉毛也是挑了挑,只是下一刻他的眼神中就露出了瞭然之色。

「本來就是一個頂尖的天才,意志堅定,再加上兄弟被我斬殺,心中怒火催發了他的潛能,他能在這種絕望之下突破,倒也是符合常理。」

暗道一聲,方恆一瞬就看穿了楚星河突破的實質,這是被憤怒激發的。

果然,就在突破了沒有多久,這時候楚星河的眼神就是冷冷的看向了方恆了,一道道的殺意在他眼中閃爍,似乎下一刻他就會衝過來。

只是面對楚星河的眼神,方恆卻是淡淡一笑,根本就不在意,下一刻就閉上了雙眼,繼續盤坐起來。

「我們走!」

見到了方恆不理會他,這時候的楚星河也是冷冷的說了句,立刻他身邊的那些皇武派高手也都是從這股氣息中清醒過來,當感覺到楚星河氣息的時候,他們的眼中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天河!你突破了!」

「居然到了高階聖武的巔峰!這種實力,在我們皇武派也是頂尖了!」

聽到了這些話語,楚星河卻沒有露出什麼高興之色,他只是淡淡道,「的確是有了些進步,不過也不算太大,而且想必這個,我現在更想著離開這裡。」

「離開這裡?」

聽到楚星河的話,場中的人都是眼神一閃,「風笑呢?」

「我們拿他沒辦法的。」

楚星河搖搖頭,「在沒有突破境界之前,我覺得我們還能壓制他,不過突破到了巔峰之後我卻知道,我們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只有達到了這個境界,我才能看出他真正的恐怖。」

「是么?」

聽到這話,皇武派的人也都是眼神凝縮起來,楚星河卻是點頭,「是,他的實力,深不可測,雖然境界上我碾壓他,但是在力量上,他卻是可以和我形成一定程度的持平的,當然,如果他和我硬拼,他不是我的對手,可是他豈會傻到和我硬拼?只要我們一過去,他就會閃開了,所以與其在這裡和他浪費時間,還不如直接一點,離開這裡,找尋別的機會。」

「找尋別的機會?」

皇武派的一個長老道,「找尋什麼機會?」

「自然是讓他無處躲閃的機會,而這個機會,就在域外煉丹師公會上。」

楚星河眼神閃爍,「他對那煉丹師公會的丹靈和神炎這麼重視,那我們只要過去,他必然就會到來,而他一到來,就是我們殺他的時候。」

「可是風家已經和我們決裂,和方恆聯合了,同時煉丹師公會也是方恆的合作者,我們若是動手,恐怕影響會非常的不好,而且說不定,方恆會帶高手過來。」

這個皇武派的長老道。

「影響不好就不好,在方恆的大勢之下,我們三大派的影響本來就已經很不好了,在乎這些也沒什麼用,至於方恆會帶高手過來,呵呵,方恆豈會為了一個煉丹師公會就帶高手前來?如果他真的來了,那還是好事,因為這給了我們殺他的機會了。」

楚星河冷笑道,「他只要一露面,那不用我們說,至道殿和踏天宗的高手就會齊聚的。」

聽到這話,場中的人也都是紛紛點頭,他們都聽明白了,楚星河這時候則是沒有任何的浪費時間,手掌一拉,頓時空間開裂,下一刻一眾皇武派的高手就紛紛離開了。

「哦?要去煉丹師公會么?」

同一時間,距離他們不遠的程虎也是眼神閃爍起來了,下一刻他的目光就是一轉,看向了方恆,卻發現方恆正在閉目吸收能量,他知道暫時不能打擾。

「嗯,看來我得回家一趟了,帶一些我們家族的高手,然後前往煉丹師公會,最起碼,不能讓他們得了手。」

自語一聲,程虎非常清楚,方恆對他的未來有多重要,同時更清楚之前他欠下方恆的人情有多大,當然選擇幫助方恆是必然的。

手掌拉開了空間,下一刻程虎也是走了,就在同時,場中的人,也開始紛紛的清醒過來,只是這不是他們憑藉著自己意志的清醒,是散布在天地之中的氣息開始變弱了。

這些氣息,蘊含著種種毀滅,昭示著死亡的真理,在其中沉淪的人,資質只是一般,只有覺醒的人,才是真正的天才,現在,覺醒的人已經離開了,這氣息也隨著時間淡去,這已經證明了場中剩下的人,不是什麼卓越的天才。

當然,不是卓越的天才,這不妨礙他們為了自己的變強努力,他們在清醒過來的一瞬間,就想著那幾幅至武圖衝過去了。

他們都發現了皇武派的離開,之前四大派,至道,皇武,眾聖,踏天聯合,這的確震懾眾人,只是眾聖宮的人離開之後,這就已經是讓眾人知道三大派也不是鐵板一塊了,現在連皇武派的人都走了,那剩下的兩大派自然不足為慮,爆發力量哄搶是必然的。

轟轟的能量爆炸聲和怒吼聲接連開始響起,聽到了這些聲音,方恆這時候也是清醒過來了。

看到了場中圍繞著至武圖發生的混戰,這時候的方恆目光中滿是平靜,他現在,已經對至武圖一點興趣都沒了。

至武圖,傳承的是至武境高手的武道,記載的是至武境高手的意志,只是方恆卻不需要,他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武道和自己的意志。

他堅信,只要時機到了,至武境,他一定會突破的,去搶奪這些至武圖,學習這些至武圖上的東西,這反讓他會陷入混亂,那方恆自然不會在關心。

現在方恆關心的,是在他身邊不遠處的一股黑色光華。

這股光華,是鯊雲的殘留能量,這是方恆在之前鯊雲走的時候,偷偷用黑暗之門截留下來的。

他截留這股能量,就是想要窺一斑知全豹,借這能量的變化,推算鯊雲的變化。

此時此刻,這黑色的能量不停涌動,時而擴大,時而縮小,擴大的時候,散發出了一股股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是完全來自於靈魂中的,似乎一瞬間,方恆就變成了一隻螞蟻,在之後,壓迫感又轉變為了之前唯我獨尊的魔道,似乎和之前的鯊雲沒有多少區別。

「哦?在嘗試突破至武么?」

看著這個變化,方恆也是自語一聲,他是能看出來的,鯊雲的這能量變化,代表了鯊雲本人正在瘋狂的鼓動能量,向著那至高的境界衝擊。

只是對於這個,方恆卻沒有太大的動容,他知道,鯊雲只是在嘗試,不是真的要突破,他要一次次的嘗試,來給自己增加經驗。

「果然是頂尖的人物,別人突破,都是慎之又慎,你突破,卻是拿著這個積累經驗,看來你這是對自己的操控力自信到了極點,若是我這時候去找你,然後對你偷襲,這倒是一個殺你的好機會。」

自語一聲,方恆的眼神也是閃了閃,只是很快,方恆就搖頭一笑,手掌揮出,這團黑色的能量就直接消失了。

他要真的去偷襲鯊雲,他真的有把握讓鯊雲重傷,甚至讓鯊雲死,只是他不會這麼做,其理由,就和之前鯊雲不會揭穿他風笑身份的理由一樣。

他們都想要堂堂正正的殺死對方,這是他們的精神所在,也是他們的武道所在,若是用了其他的手段,固然能得手,可是境界,也會限制住了。

「心中無愧,方能順心而行,呵呵,鯊雲,我真的想知道,當你我再次見面的時候,會有何等的碰撞。」

暗笑一聲,下一刻方恆也是站起身來了,之後就手掌一撕,空間通道出現,方恆直接離開。

一到了外面,立刻,方恆就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橫的劍道氣息向著他衝過來,方恆轉眼看了過去,當即就看到了一個青年。

這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劍狂歌!

「方兄!你出來了!」

一看到方恆,劍狂歌這時候也是露出了喜色,「我一突破,就過來找你了,可是到了這裡之後我卻進不去這破聖界了,不管我用什麼方法都進不去,只能在這裡等,萬幸,方兄沒事。」

「哈哈,倒是讓劍兄久等了。」方恆大笑一聲,「不過這破聖界,是武天域的機緣之地,很多年才開啟一次,哪裡是能說出就出說進就進的?」

「這個道理,我也是剛明白。」劍狂歌笑道,「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方兄安全出來了,這就行了。」

「嗯。」

方恆笑著點頭,「不說我了,說說你吧,突破高階聖武了,感覺如何?」

「前所未有的強。」

劍狂歌笑道,「實話實說,之前我覺得我不是你方兄的對手,但是現在,我覺得你方兄不是我的對手了。」

「是么?」

方恆眉毛一挑,直接笑道,「那別的就不要說了,你我先來切磋一下吧,我也想親眼見識見識,突破高階聖武之後的你劍道有多強。」

「呵呵,好……」

嗡!

就在劍狂歌剛剛想要答應的時候,突然一道震動聲從方恆的懷裡響起,方恆手掌一動,就拿出了一塊令牌,令牌上有著程虎的能量。

「方兄,事情不好,皇武派的人離開了破聖界之後,直接就前往了煉丹師公會了,看樣子是要對煉丹師公會施壓逼你出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這話一出,方恆和劍狂歌的眼神也是一閃,就在同時,程虎的聲音繼續響起,「不過方兄不必擔心,我已經帶了我們家族的人過去,我們會儘力解決這個麻煩的,不過我也希望方兄知道這消息之後,也能儘快的調一些高手過來,畢竟只有實力強,對方才會知難而退。」

聽完這話,劍狂歌也是眼神一閃,下一刻就道,「我去叫我們師門的人。」

「不必。」

方恆一抬手,臉上也是露出了冷笑,「區區一個皇武派,還不值得調用劍林高手,我們倆直接過去就好。」

「不帶高手前去,這會不會吃虧?」

劍狂歌認真道。

「以我們的實力,打不過就走還是沒問題的,哪裡會吃虧?」

方恆冷笑道,「而我們過去,也正好讓他們明白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根本就沒把他們放在眼裡。」

「危險大了些。」

劍狂歌再次道,「畢竟他們這次逼迫煉丹師公會的目的,就是讓你出來的,你若過去,可以肯定他們會第一時間攻擊你。」

「這個我自然有安排。」

方恆點頭,「你就不用擔心了。」

聽到這話,劍狂歌也是點頭,「好,那我們直接去吧。」

「嗯,直接去。」

方恆說了句,下一刻就直接破空,向著域外煉丹師公會總會的方向就飛了過去,同一時間,劍狂歌也是飛快的跟上去了。

他知道,方恆既然說了不用擔心,那他自然就不必再多想,這件事情,從之前他得到那三塊道聖石的時候就能看出來。

同一時間,此時此刻的煉丹師公會山脈中,楚星河一批皇武派的人,也直接降臨到了這裡了。

「何人擅闖我煉丹師公會……」

轟!

幾乎就在楚星河等人來到這裡的同時,一個青年就開始沖了出來,只是還不待他的身體停下,楚星河就是直接一掌,隔空打爆了這青年的身軀了!

鮮血一現,立刻,無數空間也開始紛紛炸裂,眨眼間,上百個煉丹師公會的高手就開始出現,只是當他們出現的時候,他們的臉色也是變了。

他們都在這一刻,認出了這些人皇武派的身份,同時更感受到了這些人的實力,自然都不敢輕舉妄動起來。

「原來是皇武派的諸位高手前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下一刻一個中年人的聲音也出現在了場中了,他一出現,頓時四周的煉丹師公會成員也都是眼神一亮,他們知道,會長來了。

「你就是這域外煉丹師公會的會長?」

楚星河看到這個中年人,也是直接問了句。

「是我。」

會長點點頭,「你是哪位?」

「我是皇武派核心弟子,楚星雲。」

楚星雲冷冷道,「我身後的,都是我皇武派的長老。」

「哦。」

會長眼神閃爍,「幾位是皇武派的高手,這的確厲害,不過,為什麼幾位一來,就殺了我們的弟子?」

「想殺便殺了。」

楚星雲直接道,「你待如何?」

直白的話語吐出,四周的煉丹師公會成員也都是臉色變了,這已經是羞辱了!

面對他們會長的問話,都說想殺就殺,這根本就是把他們煉丹師公會當成廢物一般的組織了,他們個個都是煉丹師,在外面人人都受人尊敬,哪裡能接受如此羞辱?

「好大的膽!我煉丹師公會的人你們皇武派都想殺就殺!你們真當我們煉丹師公會是廢物了?」

「皇武派,你們就算厲害,可也沒必要這麼羞辱我們吧,我們煉丹師公會,在你們眼裡真的就一文不值么?」

一道道的聲音從四周的煉丹師嘴裡吐出,這些聲音,有勸解的,有憤怒的,每一個煉丹師,都非常的不滿。

「閉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