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道道音波,如一把巨型大刀一樣,橫空斬了過來,連空氣似乎都起了波紋,如流水一般起伏,空間似乎扭曲了。

看一眼,就有想嘔吐的感覺,頭暈得很。

何正昊早就從天道印表機中知道了這一招的厲害,一把將楊珊珊拉入懷中,先天裹屍布自運掀開,將她包了進去。

叮!

天道印表機突然響了一聲。

何正昊知道福利來了,趕緊看過去:「發現恐怖嚎叫,是否複製?」

複製。

是否學習?

學習。

何正昊一下子就學會了恐怖嚎叫,而且還是完美版的。從天道印表機的空間中出來,他發現,對方的靈魂攻擊已全是破綻,根本不足懼,聽在耳中,已不覺刺耳。

對方的絕招,一下子就被破了,何正昊顯得無比輕鬆,說道:「你丫一個胎息境二階的高手,卻像個娘們兒似的又哭又鬧,算什麼事兒?」

「來來,給大爺再吼幾嗓子,會不會帕瓦洛蒂?會不會坡芽歌書?」

「加油啊,注意氣息,氣由丹田起,調動每一塊肌肉……」

「嗚嗚……」

冥府幽靈差點想哭了,它這一招無往而無不利,現在卻被一個納氣境的人類嘲笑了,看對方的樣子,彷彿還很享受的樣子,不停地勸自己繼續繼續再繼續,這特么的不是欺負我冥府無人嗎?

這傢伙,又如何能堪破自己的位置的?

有古怪啊。

它繼續吼了一陣,發現真的對他沒有任何作用,只好一咬牙,身子再次化為一道影子,在空中轉了一會兒,就消失了。

又隱藏起來了。

它悄悄地來到何正昊的頭頂,如蝙蝠一樣的身子突然完全打開,一下子變成了蜈蚣的模樣,幾十條手高頻震蕩著,朝敵人的頭上抓去。

千幻手。

這是它的另外一個絕招,無聲無息欺到敵人頭頂,幾十條可以割破鋼板的利爪,在一秒之內,揮出上千次,沒有人能擋住。 千幻手順利使了出來,冥府幽靈再也忍不住得意起來,它看著一點反應都沒有的何正昊,大聲叫道:「狂啊,叫你狂啊,老子這千幻手,曾經抓死上千個鎖明境的人,還抓死過上百個胎息境的人,甚至還抓死了兩個胎息九階的高手,你算老幾,敢說……」

叮。

天道印表機再次響了起來。

何正昊在萬分之一秒中就看了過去。

千幻手,特效,分解,能將目標分割成肉眼看不見的細塊,弱點……八十二個。

何正昊退出天道印表機空間,突然抬眼一看,露出個微笑來,說道:「千幻手,不是你這樣子的。」

啊……

還處於隱身狀態的冥府幽靈大吃一驚,這傢伙,又找到我了?他如何知道我這是千幻手的?見過這招的人,不都死光了嗎?

然而,這一招已使出一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強行收回去的話,就算他是胎息高手,也會被震傷。

沒理由收回去。

沒理由不繼續搞事。

冥府幽靈咬緊牙關,再加了一把勁,將千幻手用到極致,又比平時快了千分之一秒。

何正昊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你以為你是毛刷啊,手多就了不起啊,你後背完全空了,還沒有半點防禦,我一個手指就能將你戳破,你屁股抬那麼高幹嘛?發情啊?老子一腳踹死你……」

他一邊說,一邊往後退了一步,說道:「只懂進攻,不懂防禦,你是豬啊,哦,對不起豬先生,我不該侮辱你。」

他這一步,竟將對方的攻勢全都化解了。

冥府幽靈數百隻細爪根本停不下來,在空中急速揮動,帶起一道道冷風,根本就看不清。

可是,它的身體只不過一米來長,每隻爪子也不過二十多厘米長,攻擊範圍極為有限,何正昊這一退,就全都讓開了。

看上去,它更像是在刨著玩兒。

冥府幽靈大驚,以前這一招無往而無不利,靠的是突然和隱蔽,才讓人防不勝防,等反應過來,已被抓了幾百下上千下,腦袋都抓爛了。

可是現在,這一招,不靈了。

它想停下來,卻根本停不下來,想飛走,卻又沒有多餘的力氣。

何正昊舉起巴常,高高躍起,呼地一聲,就重重地拍在冥府幽靈的背上。

啪。

冥府幽靈像一團爛泥一樣,掉在地上,根本不成形。

過了好久,它才緩過氣來,慢慢地凝聚成形,說道:「冥族,是殺不死的,我們,是永生的。你惹上我,這輩子算是完了。」

「你沒有機會的。」何正昊輕輕笑了,說道:「把你的兵都叫出來吧,要不然,沒人給你收屍了。」

「啊……」冥府幽靈尖叫一聲:「你知道這裡還有埋伏?你如何知道的?」

何正昊冷冷一笑,說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他一隻腳踩著冥府幽靈,使勁地來回擦,一邊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將脖子伸長,嘴巴突然快速往外突出,大約有一米半的樣子,驀然吼了起來。

「哞……」像牛一樣的叫聲,突然低沉而密集地震蕩起來,無數糧倉和武器架飛了起來,又快速地被分解著,變成一粒粒細灰……

「你怎麼會恐怖嚎叫……」冥府幽靈大驚:「這,這,只有冥府的人才會。」

「你猜。」何正昊吼完之後,氣息有點亂,這一招,好用是好用,卻消耗很大了,看樣子,以後得少用。

一會兒后,地下空間突然傳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如同年久失修的老木床上,躺著一對乾柴烈火的男女一樣,又象是一台沒了潤滑油的機器在強行運轉一樣。

地下空間的四個方向,分別鑽出兩個骷髏,一共八個骷髏,全身沒有半點肌肉,舉著式樣不同的骨刀,一步一步慢慢騰騰地朝何正昊這邊走來。

空洞的眼眶中,冒著一朵小火。

何正昊看了一眼,卻一點也不擔心,腳尖一挑,就將冥府幽靈挑在半空,問道:「這就是你的兵,很弱啊。」

「它們是不死戰士,你完了。」冥府幽靈非常強硬地說道。

「這可不一定,如果,我把你分成一萬塊,你還能恢復嗎?」何正昊微笑著說道。然後,他的雙手突然伸了出來,十根手指盡量張開,均呈半彎狀,手腕像抽筋一樣,急速地抖動起來。

千幻手,完美版的。

準確地抓在冥府幽靈身上,這傢伙根本沒有反應,就被抓成了無數塊,而且,進一步的分割還在進行。

「你怎麼會千幻手……」冥府幽靈無力地叫道,沒一會兒,就被切割成數萬塊,最大的不過針尖。

空中,沒了冥府幽靈,而多了一團灰色的霧。

一縷青煙突然飄了過來,包圍著這團灰色的霧,不是三眼狼王又是誰?

它出現后,出其不意地將冥府幽靈包圍起來,張開大嘴,使勁一吸,就一絲一剩地吸入腹中,然後,打了個嗝,說道:「主人,這裡有一朵幽冥之花,是個寶貝,等下你自己找找,我要睡覺了。」

說完,它很快就鑽入何正昊的懷中,回到那片被天血藤花瓣之中,顯然,它需要時間才能消化這個強大的冥府幽靈。

何正昊站在原地,四處看了一下,並沒有發現什麼幽冥之花,卻看見八個骷髏依然慢慢朝這邊走來。

真慢啊,何正昊等得不耐煩,拉開天道印表機,說道:「掃描。」

天道印表機很快給出了答案:冥族,骨骼戰士,納氣境六階。弱點,三百六十七個。

真弱啊。

何正昊走到兩個骷髏面前,伸出手,任骨刀在手上不停砍,所有功擊力都被先天裹屍布擋住了,根本無法造成傷害。

他伸出兩根手指,在空中勾了勾。

魔族的隔空攝物術。

兩個骷髏眼眶中的小火苗一下子就飛了出來,落在何正昊的手中,他看了看,自言自語地說道:「靈魂火種原來是這個樣子,不知道味道如何?」

竟張開嘴,將兩團火苗吞了進去,根本沒感覺到任何滋味,兩朵火苗就消失了,卻是被天道印表機空間中冥族那個雞蛋給截胡了。

何正昊苦笑了一下,繼續動手,使出隔空攝物術,將另外六個骷髏的靈魂之火奪走了。

八個骷髏一下子就散了架,化成白骨,堆在地上,

「幽冥之花,在哪兒呢?」何正昊轉著腦袋,找了起來。 巨大的地下空間突然安靜下來。

何正昊將張珊珊放了出來,說道:「現在安全了。」

張珊珊驚魂未定地看了看四周,發現真的安全了,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一陣波濤洶湧。

何正昊看得傻了,這丫頭真是有料啊,可是,可是,天道印表機為毛要把這個女子送給洪胖子呢?

我雖然很帥,可是我也很需要愛。

張珊珊看見他眼睛發直,氣息變粗,馬上就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趕緊轉移話題:「那些妖怪呢?」

何正昊指了指地上的八堆白骨,說道:「八個骷髏被我殺死了,最厲害的那個冥府幽靈也被我殺死了。」

才八個嗎?張珊珊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驚魂未定地說道:「這不對,一定不對,在我家院子中,至少有幾百個骷髏,每個都提著刀,太可怕了。」

「幾百個?」何正昊一驚,這不對啊。

張珊珊繼續說道:「他們突然出現,我父親喊了一聲,就被一刀砍翻了,生死未卜,保鏢們想要反抗,也全部被砍翻了。」

「不對啊,」何正昊摸了摸鼻子,說道:「你父親他們全身並無傷口,不是被砍倒的吧,再說了,為何所有人都暈了,只有你還好端端的?你甚至還設下陷阱,差點將我埋了呢。」

「人家哪兒知道是你啊。」張珊珊心有餘悸地說道:「那些骷髏一步步逼近,將所有人都砍倒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就來到了這裡,可是,那些骷髏離我三步遠,就不再上前……」

真是奇怪啊。何正昊認真打量著張珊珊,反覆看了一陣,突然問道:「你身上是否有什麼古怪的東西?」

「沒有啊。」張珊珊想了想,肯定地說道。過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了什麼,猶豫地說道:「只有你給我的東西,不知道算不算是古怪的東西?」

牙膏牙刷和口香糖?何正昊疑惑地看了看她,說道:「你已用了嗎?」

「嗯!」張珊珊點了點頭,說道:「先是嚼了兩料口香糖,回家后,我又刷了一次牙。」

「哦哦哦。」何正昊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道:「來,讓我聞一聞。」

「吻一吻?」張珊珊的臉迅速紅了,扭捏著不肯移動步子,心兒卻砰砰砰地跳過不停。眼前這個帥哥雖然才十五歲,可是,男人氣息卻這麼強,現在居然提出這種要求,可是,他不是來做媒的嗎?他不是來幫洪胖子提親的嗎?

吻一吻,真的好嗎?

人家二十歲了,還沒體驗過這種滋味呢。

「呃,」何正昊一看她的表情,知道又誤會了。乾脆走上前一步,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將頭湊了上去。

張珊珊全身酸軟,彷彿比見到骷髏還沒力氣,下巴下意識地抬起,眼睛卻閉上了。

何正昊鼻翼抽動,一股清新的味道傳來,這丫頭嚴重的口臭已然不見了,不但不會讓人反胃,反而有一絲想親近的衝動。

「真好聞,」何正昊享受地聞了聞,滿足地說道:「姐,你可真香,現在,我都開始羨慕嫉妒恨了,洪胖子,這是上輩子修來的福份啊。」

收回挑起下巴的手,他摸了摸鼻子,說道:「難道,牙膏還有驅除骷髏的作用?如果這樣一來,價值可就太大了。」

這個發現,可是很及時的,他本來對這次列印出來的東西不太滿意,覺得與速食麵一比,簡單弱到爆,誰知道,卻有護身的功能,骷髏和冥府幽靈這樣的冥府生物都不敢近身,這個功能相當厲害了。

嗯,這得重新考慮一下價值了,定個高一點的價格比較好。

張珊珊感覺到他的手離開,他熱氣騰騰的頭也離開,心中不再慌亂,卻有一絲沒由來的失落,低著頭在那兒,不知道想什麼。

何正昊說道:「這是你家的?」他指了指地下空間堆積如山的物資,說道:「你父親的內心很強大,可是,這樣做好嗎?」

張珊珊搖了搖頭,說道:「我根本不知道有這個地下空間。」

何正昊想了想,這與他沒有關係,也不想多事,只好裝作沒看見。很快就放棄了這件事,而是在地下空間中晃蕩起來。

幽冥之花,在哪裡?

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他失卻了耐心,畢竟,他現在的時間有限,只能夜間有行動能力,一到白天就得埋入深坑修鍊。

沒理由浪費時間啊。

他馬上拉開天道印表機,問道:「掃描幽冥之花。」

天道印表機馬上給出答案:宿主已在幽冥之花內部,該花由大量最精純的冥府死氣凝聚而成,可快速滅殺萬物生機,將其化為死氣,壯大自身,弱點……

沒有主動攻擊能力?可以被吸收?

何正昊開心地看著天道印表機中列出來的弱點,這兩樣,讓他最為興奮,馬上盤坐在地上,運起天道無極,全力運轉起來,不過,他很快沮喪地發現,自己運行根本沒有自動運行的效果好。

他只好放棄了,再次拉開天道印表機,問道:「能收集幽冥之花嗎?」

「可以。」

「收集吧。」

何正昊的身體,突然發出一股強勁的氣浪,將張珊珊推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