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股危及敢,從血煞殿宇內爆射出來,血紅的恐怖氣息,也是如風暴般朝著剛才張衡站立的地方籠罩而去。

「這是什麼?」

此時的張衡,在看到了血煞殿宇內,那充滿血紅色的煙霧之後,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叮叮…,恭喜宿主啟動了除魔任務。」

正當張衡朝著血煞殿宇爆退而去的時候,他的身影剛一落地面,張衡便是感受到身體內,神女系統的甜美聲音也是緩緩的響徹開來。

當張衡在聽到了神女系統的聲音后也是露出了意外之色。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神女系統會在這個時候給他頒發任務。

除魔任務?

難道是說這血煞殿宇內,隱藏這一隻魔頭?

當張衡在聽到了神女系統的任務后,他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凝重,眉頭緊皺的他,在盯著那血煞殿宇內,也是流露出了一抹殺機。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東江湖的血煞幫,竟然是魔門的爪牙,那血煞幫主,竟然用青雲城的商人來餵養那魔門的魔頭。

而且剛才在他打開那血煞殿宇的時候,那濃厚的血紅氣息,想來就是那魔頭布置下來的毒霧。

想到此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漠之色,旋即從神女系統內,拿出了一顆避毒丹,服用下去之後,這才再次朝著血煞殿宇內踏步而去。

當張衡踏入了血煞殿宇內的時候,果然是沒有遇到剛才那漫天血紅的霧氣。

只見呈現在張衡面前的血煞殿宇,巨大無比,幽深的殿宇好像沒有盡頭般。

最可怕的是,那寬闊的血煞殿宇大廳內,竟然擺放這眾多的白骨,這些白骨都是透著一股邪惡的氣息。

此時的張衡在看到那血煞殿宇內的眾多屍骨后,也是流露出一抹震驚。

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這些屍骨想來就是被那魔頭禍害掉的青雲城的商人了。

「張衡,沒有有想到你竟然會有如此強大,連血煞天都不是你的對手。」

血煞殿宇內,幽深的殿宇中,一道陰冷至極的聲音,也是從殿宇的某個家洛內,緩緩的飄蕩開來,籠罩主整個血煞殿宇。

「不過,讓我很意外的是,你竟然會主動來到這血煞殿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哈哈哈。」

血煞殿宇內,林馨兒恐怖的陰冷笑容,也是緩緩的繚繞在血煞殿宇內。

她那瘋狂的笑容,透著一股陰險至極的氣息,顯然對於張衡,她已經有了必殺的心思了。

「林馨兒,你在血煞殿宇內裝神弄鬼,真以為能逃得過我張衡的追殺嘛?」

此時的張衡在聽到了血煞殿宇內林馨兒的聲音后,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可是明白,既然觸發了神女系統的任務,想來這血煞殿宇內的魔頭,絕對不是不同的魔頭啊。

要知道,當張衡在聽到神女系統頒發給他的任務之後,張衡便是看到了這次除魔任務,竟然是高達十五萬點的積分點。

想到此張衡也是明白,這次除魔任務,顯然是比魔靈界的道心任務更加的艱難啊。

不過對此,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冷笑。

若說魔氣,張衡見識過的魔氣,可是比這血煞殿宇內的魔氣還要恐怖的多啊。

要知道,張衡在魔靈界的時候,在那神魔巨手的道心上,也是感受到了十萬年前那尊神魔領悟的天地法則的意念。

當時的張衡在看到那尊神魔的領悟出來的那股一往無前的殺念之後,也是震驚無比。

所以現在的張衡,在看到面前這尊血煞殿宇之後,雖然很是震驚,但對張衡來說,倒是沒有絲毫的恐懼之色。

「林馨兒你就給我等死吧。」

話落,張衡的身影也是不再猶豫,他的腳掌一點地面,手持赤陽長劍的他,便是身影閃動,朝著血煞殿宇內爆沖而去。

咻咻…

張衡憑藉明銳的感知力,瞬息間就沖入了血煞殿宇那擴闊的殿宇大廳內。

不過,這血煞殿宇大廳,實在是太巨大了,最起碼也是有三個足球場那般巨大。

此時的張衡在看到血煞殿宇大廳內,那數千副人類的屍骨,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濃厚殺機。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血煞殿宇的魔頭,竟然斬殺了如此多青雲城的商人,難怪這血煞幫能夠成為青雲城眾多商人的噩夢,不得不說這些血煞殿宇的魔頭,果然是作惡多端啊。

喀喀喀…

然而,正當張衡要穿越,那血煞殿宇的大廳的時候,突然張衡便是聽到了血煞殿宇內飄蕩出一道陰冷的笛聲。

笛聲悠揚飄蕩而來,瞬息間就籠罩主了整個血煞殿宇,當這道笛聲籠罩主整個血煞殿宇的時候。

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詫異之色,旋即張衡的腳掌一點地面整個身軀便是朝著虛空飆射出去。

他腳掌一點血煞殿宇頂部,那塊懸樑,這才安穩的落在的上面,旋即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下方,那數千副人類的屍骨。

只見,那些沉睡的人類屍骨在聽到了血煞殿宇內的笛聲后,竟然快速的就是站起身來。

喀喀喀…

數千副人類屍骨,在笛聲的召喚下,紛紛拔出了地面上的玄器戰兵,目光幽深的盯著懸樑上的張衡。

咻咻…

數千副人類屍骨,手持玄器戰兵便是對著懸樑上站立的張衡斬殺而去。

「這是……」

此時,站立在懸樑上的站好,在盯著血煞殿宇下方的眾多人類的屍骨后,也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他怎麼也米有想到,這些血煞殿宇內的屍骨,在聽到那道笛聲之後,竟然會詭異的復活起來。

而且,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濃厚魔氣,也是讓張衡感覺到,這些血煞屍骨絕對不是普通武者那麼簡單。

「給我死吧。」

當張衡看到數十具人類屍骨,手持玄器戰兵朝著斬殺而來的時候,他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殺機。

旋即他也是沒有絲毫的喲與,頓時拔出了赤陽長劍,劍光閃動,便是施展出了天殘劍法…

咔擦…

凌厲的劍氣從張衡身後爆發出來,恐怖的劍氣波動瞬息間就是朝著那人類屍骨斬殺而去。

雖然這些人類屍骨數目眾多,但他們的實力,也不過是武士境。

他們的身上是散發出濃厚的魔氣,若是在普通武者看來,這些人類屍骨定然是有著恐怖的實力。

但是對武士九重的張衡來說,這些人類屍骨,根本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咔擦!

當江塵的天殘劍法那凌厲劍氣,朝著那血煞殿宇大廳內,數千副屍骨斬殺而去的時候,瞬息間張衡那恐怖的劍氣,便是籠罩主了血煞殿宇所有的人類屍骨… 血煞殿內,恐怖的血腥氣息,從血煞殿宇籠罩下來,讓站立在懸樑上的張衡的臉龐臉色巨變。

尤其是張衡在看到血煞殿宇地面上,那些人類屍骨的時候,也是讓張衡的臉龐布滿了凝重之色。

此時的他怎麼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些人類屍骨,竟然會活過來,而且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讓張衡感覺到這些人類屍骨,也是宛如強大武者般,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咻咻…

不過這些人類的屍骨雖然很強大,但是又豈是張衡的天殘劍法爆發出來的凌厲劍氣強大?

當那些人類屍骨手持玄器戰兵對著張衡斬殺而去的時候。

只見張衡手裡的赤陽長劍,也是化作了一道劍光對著那血煞殿宇下的人類屍骨斬殺而去。

凌厲的劍光瞬息間也是籠罩主了下方的眾多人類的屍骨。

恐怖的凌厲劍氣,瞬息間籠罩主了所有的人類的屍骨。

「給我死。」

此時的張衡臉龐上也會是布滿了殺機,眸子里深寒的殺機。

他怎麼也是沒有想到,這血煞殿宇內的魔頭,竟然會如此的邪惡,屠殺了如此多的青雲城的商人。

「哈哈哈,張衡你真是讓我很意外啊。」

當張衡將血煞殿宇內的眾多人類屍骨斬殺乾淨后,頓時血煞殿宇內也是爆發出一道陰冷的聲音。

這道聲音從血煞殿宇深處傳來,宛如雷鳴般籠罩主了張翰。

當張衡聽到這道聲音后,也是露出了殺機,張衡明白這道聲音的主人,定然是林馨兒了。

「林馨兒,你竟然敢勾結魔門餘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張衡的聲音也是在血煞殿宇大廳內響徹開來,當他的聲音朝著血煞殿宇深處籠罩而去的時候,張衡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腳掌一點地面,手持赤陽長劍,便是對著血煞殿宇爆沖而去。

咻咻…

當張衡沖入了血煞點殿宇深處的時候,便是被眼前的場景給震驚了,只見呈現在張衡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花園。

此時花園中,便是端坐這兩個人,林馨兒和一名白髮老者正盤膝端坐在地面上。

此時的林馨兒周圍布滿了血煞紅氣息,在林馨兒的身後那名白髮老者,透著一股恐怖的邪惡氣息,源源不斷的血煞紅氣息也是從白髮老者身上爆發出來。

「少年,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闖出屍骨大陣,倒是讓老夫很意外啊。」

當張衡來到了那林馨兒和白髮老者面前的時候,那白髮老者蒼老的聲音也是緩緩的響徹開來。

當他的聲音話洛后,也是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有些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少年。

和白髮老者的詫異神色相比,此時的林馨兒的臉龐上便是布滿了怨毒之色,目光死死盯著面前手持赤陽長劍的少年。

她怎麼也是沒有想到,張衡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強大,瞬息間就過了屍骨大陣。

「張衡,你真是讓我很意外的啊。」

林馨兒的臉龐上怨毒之色,目光死死盯著張衡,在她看來就算是張衡的實力很強大,又怎麼會是血煞殿宇內的屍骨大陣的對手。

「林馨兒,今天你逃不掉的。」

此時的張衡臉龐上布滿了濃厚殺機,目光死死盯著那白髮老者的和林馨兒。

說話,這句話后,張衡的身上也是布滿凌厲劍氣。

旋即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手持赤陽長劍的他,便是對著林馨兒和白髮老者斬殺而去。

「少年,你也是太狂妄了,進入我血煞殿宇,你竟然還敢如此囂張,真是沒有把我血魔老人放在眼裡啊。」

此時盤膝的端坐在林馨兒身後的白髮老者,身後也是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血煞氣息,他快速的睜開了眼睛,目光透著一股陰翳和之色。

旋即白髮老者,也是從端坐的地面上爆射而起,一股恐怖的血紅氣息便是從老者身上爆發出來,當這股氣息爆發出來后,便是沒有絲毫的猶豫,對著張衡斬殺而去。

白髮老者身影實在是太快了,只見在虛空中的白髮老者,便是快速的打出一擊血紅手掌,這道血紅手掌布滿了恐怖的邪惡氣息,勢必要將張衡斬殺在他魔掌之下。

「張衡給我死吧。」、

一旁端坐在地面上的林馨兒在看到白血魔子朝著張衡斬殺而去的時候,也是露出了冷笑之色。

「哦,是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看到血魔子對他斬殺而來的時候,也是露出了一抹殺機。

咻咻…

沒有絲毫的猶豫,張衡也是快速的施展出了一道凌厲劍氣。

手持赤陽長劍的他,也是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便是對著白髮老者斬殺而去。

不得不說,那名魔門的血魔子,果然是魔門的強者,他身上的氣息,竟然讓張衡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張衡也是沒有想到,這血魔子的竟然是一名武師二重的強者。

想到此,張衡瞬息間就施展出了天殘劍法。

沒有錯,在張衡看到了這白髮老者的恐怖實力后,張衡便是明白,能夠斬殺這名白髮老者的只有他的天殘劍法了。

潛龍在天…

一招恐怖凌厲的劍氣,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凌厲的劍氣風暴也是在張衡面前凝聚出了一股巨大的劍氣風暴,這股劍氣風暴,也是瞬息就籠罩主了白髮了老者。

「哼。」

那名白髮老者在看到了張衡施展出來的凌厲劍氣之後,也是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他也是沒有想到,張衡的實力竟然會這麼強大,就算是他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在面前這名少年面前爆發出來。

尤其是,那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凌厲劍氣,更是讓白髮老者臉龐上布滿了一絲凝重之色。

在他看來面前的這名少年,只不過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他的實力又怎麼會很強大?

然而當少年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后,也是讓白髮老者臉龐上布滿了詫異之色。

瞬息間,白髮老者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那在他面前凝聚出來的一記血紅手掌便是朝著襲擊而來的張衡,斬殺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