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似乎打破了什麼屏障一般,蘇離緩緩的睜開了雙目,一股強大的氣息衝擊而出,這一刻他終於突破了。

感受著體內充盈的真元,蘇離流入出自信的神情,黑色的眸子之中充滿了銳利之色,這一路走來他經歷了多少生死大戰,這小小的雷池,可沒有資格擋住他的步伐。

感受到了蘇離身上的氣勢,洛紅年和方魚都鬆了一口氣,畢竟這樣的突破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的,不過好在蘇離算是安全突破了。

「先出去吧,既然已經找到了方法,我們這一段時間就在這裡修行吧。」

方魚看了看身旁的兩人,而後向著上方游去。

破池而出,蘇離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畢竟第二氣海若是在不突破,真要是與白行夜這個級別的修行者交手,還是有些吃力的。

「對了,有一件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方魚似乎想起了什麼,輕聲的說道。

「什麼事?」蘇離有些好奇的看著方魚,畢竟他才剛剛回來,許多事情都不夠了解。

「丹陽道內的幾個修行門派,似乎要上門啊,聽說要與我們書院的學子較量一番。」方魚輕聲的說道。

「與我何關?」蘇離隨意的回答道,這樣的事情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本來你去不去是無所謂的,可是丹鼎門、先天劍派、還有古劍潭三個門派的青年一代都會來我們書院,與我們書院不同,他們這些門派與我們書院不同,書院的制度註定了只有十六歲以下的孩子,而他們卻有十八歲左右的少年,他們的修為自然比我們高了許多,聽說古劍潭的這一代的大師兄可是四境中品的修行者,其餘兩個門派的也都有四境下品的修行者,所以到時候還是會有些麻煩。」方魚解釋了一下情況。

蘇離有些不屑的說道:「還真是不要臉啊,最強我們上一屆的書院學子,終究還是不夠強,居然還被我們超越了,你們幾個自然不弱,但是三境上品的話想要打敗四境中品的修行者還是太難了。」

「那你呢?」

「那自然可以!」

蘇離的回應很自然,很隨意。



… ?蘇離那臭屁的模樣讓方魚和洛紅年都嗤之以鼻,不過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似乎知道兩人的態度,蘇離卻一點也不在意,兩人相不相信,根本沒有什麼意思,他的實力自己知道就行了。

「既然已經找到了這樣的修行之地,我們就在這裡好好修行吧,反正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三大門派的人才會到來,這些時間足夠你們的實力再上一層了,若是實在不行,我再去拯救你們。」蘇離看著兩人淡淡一笑,而後轉身走向了雷池邊緣,「你們好好的吸收那顆白蛇精華吧,我們還是分開修行吧,先走了。」

說完蘇離整個人便再一次躍入了雷池之中。

看著蘇離躍入雷池之中,方魚和洛紅年兩人都搖了搖頭,不過卻沒有再說什麼,她們也發現了蘇離與她們之間的不同,四境下品的白蛇精華居然在這名短的時間內被吸收了,這是她們所做不道的事情。

「他比我們都要強。」洛紅年沒頭腦的來了這麼一句話,而後盤膝坐下,靜心的吸收那顆白蛇精華。

方魚也知道洛紅年說的是真的,看了一眼雷池,嘴角掛起一絲淡淡的笑意,「放心,不會讓你跑的太遠的。」

剛剛突破,蘇離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真元的充盈之感,這樣的感覺非常的好,而且他同樣感覺到了第一氣海內的變化,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已經能夠預計到自己離突破不遠了。

這也是蘇離為什麼要離開兩人的原因,畢竟第一氣海的秘密是不能夠暴露的,所以他必須單獨行動。

「這樣也好,可以放開手腳,相比可以狩獵一些強大的白蛇了。」

修為的突破,第一氣海緩緩浮現,目光如電,蘇離注視著四周的環境,而後化作一道利箭疾馳而去。

他能夠感覺到,越是危險的關頭,才越是能夠激發自身的力量,自信一笑,蘇離一路橫掃而去。

天魔劍浩瀚無邊,一縷縷漆黑的魔氣籠罩住了蘇離的身軀,看著四周的雷池,蘇離大笑一聲,沒用動用青天蓮子的力量,他準備完全靠自己的力量來抵擋四周的雷池之力。

撤掉了青天蓮子的力量,蘇離頓時感覺到一股恐怖的雷霆之意轟擊而來,沒有真正感受到這股力量,蘇離是永遠不可能知道這股力量的恐怖之處,那無處不在的雷霆之意充斥著每一寸地方,大海完全是雷霆凝聚而成的,雷霆轟鳴而來,轟在了蘇離的身軀之上。

咚!

巨大的衝擊之聲讓蘇離頓時臉色蒼白起來,不管他的目光卻變得更加明亮,此刻的他剛好在雷池之下十米左右的位置,這樣的壓力便已經讓他感覺到了極限。

江山為聘之冷麵帝皇天價妃 「很好,就在這裡淬鍊肉身吧!」

蘇離下定了決心就不會後悔,天魔氣息包裹著身軀,任憑那些雷霆之水不斷的刺激著自己的身軀,那痛苦的感覺不斷的衝擊著心頭。

這是真正的痛苦,吸收白蛇精華與這個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沒有可比性,劇烈的疼痛讓蘇離忍不住齜牙咧嘴。

恐怖的力量不但的洗禮著蘇離的身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雷霆將蘇離的身體衝擊的鮮血淋漓,四周的湖水已經變得血紅起來,這完全死鮮血融入了其中。

不過經歷了不斷的衝擊,蘇離的雙眸卻是越來越明亮,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的炙紅蓮在瘋狂的運轉,一道道精純至極的力量從其中,緩緩的流入身體之內。

它在默默的改變著蘇離的身體,也在幫助蘇離變得更加強大,炙紅蓮的功效蘇離一直也沒有真正的明白,世人都知道炙紅蓮強大,卻不知道強大在什麼地方,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蘇離自己去摸索。

炙紅蓮的存在,也是蘇離敢如此瘋狂的緣故之一。

僅僅只是淬鍊身體,可不是蘇離的本意,他要的是白蛇精華,大量的白蛇精華,他能夠感覺到炙紅蓮對於真元的渴望,畢竟已經許久沒有讓其吞噬修行者的真元了。

舔了舔嘴唇,蘇離眼神如刀,妖異無比,這一刻他變身成為了獵人,狩獵也在這一刻開始了。

一路血殺而去,凡是被蘇離遇見的白蛇全部被一劍秒殺,就算是三境巔峰的白蛇也一樣。

瘋狂的殺戮讓蘇離變得更加的興奮,可是眸子中卻顯得格外平靜。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兩條白蛇,蘇離咧嘴一笑,這是兩頭四境下品的白蛇,如此強大的白蛇同樣能感覺到蘇離身上的殺意,吞吐著蛇信,直接出手,兩道足以震碎山石的可怕力量爆射而來,那恐怖的力量對準蘇離的頭顱,顯然是準備一擊奪命。

抬手一劍,浮生夢在手,漆黑的魔氣滾滾而去,化作一道道黑色的魔劍,巨大的魔劍縱橫而下,無物不破,就算是四周的雷霆也被這一劍給劈開了。

兩道可怕的力量直接被一劍摧毀。

「太弱了!」

蘇離不屑的看著眼前的兩條白蛇,天魔氣息在身後狂暴浮現,一尊虛幻的魔影浮現,一柄巨大的黑色長劍在身後凝聚而成,而後化作一道電光呼嘯而去。

天魔劍,至強至霸,那巨大的一道劍光斬落而下,兩條白蛇發出凄厲的嘶鳴之聲,鮮血一下子染紅了湖水。

轟!

蘇離大步上前,劍光舞動,一道道如同匹練一般的劍氣垂落而下,將宛若瘋魔一般席捲而去,其中一條白蛇被這股力量給直接碾碎了。

同伴的死亡,並沒有讓它感覺到恐懼,反而激起了他的殺意,嘶鳴之聲響徹四方,傳遞開來。

而後整個身軀爆射而來,如同一柄長劍,疾如風,快如電。

鏗鏘!

浮生夢斬在了白蛇的身軀之上,激起一陣陣金屬碰撞的聲音。

白蛇褪下了許多白色鱗甲,蘇離微微有些意外,顯然沒有想到白蛇還有這麼一手,將雷霆的力量覆蓋在身軀之上,形成強大的雷霆外殼。

然而就在這時,蘇離準備暴走的時刻,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呼嘯而來,凝目望去,蘇離發現這些都是雷池之下的白蛇,其中三境的居多,但是還是擁有一些四境的存在,這樣的場面沒有讓蘇離擔憂,反而讓他更加的興奮。

「好,那就殺個痛快!」

漫天的白蛇急速趕來,這些都是被眼前這個白蛇召集而來的,顯然是要將蘇離擊殺。

劍光橫掃而去,黑色的劍芒不斷爆射而出,在水中劃過一道道玄妙的痕迹,那狂野的力量將不少的白蛇直接抹殺一條條白蛇被這樣的劍光掃過,直接爆碎開來。

死亡在這一刻大範圍的上升,蘇離也不得不將青天蓮子取了出來,若是一邊抵抗這樣的雷霆,他不可能戰勝的了眼前的這些白蛇。

殺戮在這一刻變得血腥無比,濃郁的血腥之氣瀰漫開來,一顆顆閃爍著白光的白蛇精華漂浮在蘇離的四周,這些都是死去的白蛇所留下來的。

不過大量的失望不僅沒有減少蘇離的壓力,反而變得更加沉重,那些白蛇遠遠不斷悍不畏死的衝擊而來。

三境的白蛇在蘇離的劍下根本不可能存活三秒,可是終究是扛不住數量的龐大,還是會有一兩條白蛇的攻擊落在了蘇離的身軀之上,原本就鮮血淋漓的身軀,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恐怖,蘇離的左腿變得傷痕纍纍,胸口也被洞穿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不過蘇離卻沒有絲毫的在意,浮生夢在手傲然舞動,一點光芒綻放,白色的光芒在劍尖之上浮現,形成了一道白色的亮點,這些白色的亮點化作一道道明亮的白光鋪散開來,每一道白光便是一道劍光,如同雨點一般的劍光不斷灑落而下,大光明劍的恐怖在這一刻終於完美的體現出來了,也只有在真正的群戰之中才能夠完美的展現這樣的力量。

不過這樣的戰鬥蘇離也不可能永遠的持續下去,因為真元可以不斷的恢復,但是人的精力是不可能依靠這些外物來恢復了,蘇離瘋狂的戰鬥之下,體內的真元在不斷的消耗,而後又不斷的被補充,他根本沒有停頓,走過一處地方,便將那些白蛇精華吞服而下,在戰鬥中補充真元之力。

戰鬥持續了一個時辰之後,那些源源不斷的白蛇也終於消失了,那些白蛇幾乎都死在了蘇離的手中,五頭四境的白蛇同樣死在了蘇離的手中,不過他們卻在蘇離的身上留下了嚴重的傷痕。

這樣的身軀,蘇離不可能出去,否則只會讓方魚和洛紅年兩人著急,尋找到一處洞口,便直接盤膝坐下,他的臉龐一片的慘白,眉宇之間透著濃濃的疲憊之色,這樣高強度的戰鬥,幾乎耗光了他的精力,若非他的意志足夠強大,恐怕此刻早就昏睡過去了。

不過即使現在脫離了戰鬥,也不可能直接休息,他也知道這個時候才是修行的最好時機。

蘇離手掌一揚,一道道散發著淡淡熒光的白蛇精華懸浮在眼前,那眾多的數量可是讓他充滿了信心。

「不虧!」



… ?在眼前這一片的白蛇精華之中,其中五道四境的白蛇精華給外的醒目,它們顯得更加凝練一些,透入出來的力量也更加強大一些。

蘇離沒有猶豫,全力運轉炙紅蓮,第一氣海在飛快的轉動,那疲倦的雙目緩緩的閉上,然後逐漸的進入了修行狀態,而他便安靜的將那些白蛇精華吸入口中。

原本已經枯竭的第一氣海,再一次沸騰了起來,那些真元的力量也變得更加雄渾起來。

炙紅蓮如同無底洞一般,瘋狂的吸收著那些白蛇精華,一顆顆白蛇精華如同不要錢一般被吸收乾淨了,蘇離倒是沒有一點心痛,他知道他需要等待那最後的一顆,炙紅蓮會將吸收的真元,以更加強大的方式吐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只剩下五顆四境的白蛇精華,其餘的那些白蛇精華已經全部被炙紅蓮吸收乾淨了,而就在這時,炙紅蓮開始了變化,一道道強大的真元被吐出,而後匯聚到了蘇離的第一氣海之中。

第一氣海接受到了這股精純而又渾厚的力量,變得歡愉起來。

在無量天宮域之中,吸收了那片龍氣的力量,蘇離的真元也變得如同巨龍的真元一樣,這也算是他在無量天宮域內的造化之一。

取出一顆療傷靈藥,這也是在無量天宮域中採摘的靈藥之一,具有很強的恢復功能。

直接吞服而下,蘇離原本殘破的身軀開始漸漸恢復,第一氣海內的真元也同時在變得更加的充盈起來。

蘊含著龍氣的力量,蘇離的真元變得很重,同樣也變得很強,所以他不敢隨意再出手,畢竟這樣的力量太有標誌性了,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動用第一氣海的力量。

……

……

在接下來的一周之中,蘇離的修行便在這不斷的重複著,偶爾還會回到雷池外吃一些食物,而後便再一次的透入道雷池之下。

方魚和洛紅年兩人受蘇離的影響,同樣也陷入了瘋狂的修鍊之中,三人的實力也在一天天的變得更加強大。

不過三人見面的次數也變得越來越少了。

雷池之下的白蛇在安逸了多年之後,終於再一次遭受了瘋狂的截殺。

雷池下方的湖水每一天都在掀起巨浪,滾滾雷霆爆炸開來,三道不同的身影,卻同樣不知疲倦的戰鬥著,與那些白蛇瘋狂的戰鬥著。

方魚和洛紅年兩人還好,畢竟她們還需要回到岸邊吸收白蛇精華,而蘇離卻更加的瘋狂,在戰鬥中吸收,再雷池下吸收,而後在投入到戰鬥之中。

暗處觀察的蘇閉月也都暗暗吃驚,顯然沒有想到看上去溫潤和善的蘇離,骨子裡會有如此的瘋狂一面,不過這樣的修行毅力讓她非常的讚賞。

不過雖然三人付出的巨大,但是三人的收穫也同樣不小,他們體內的真元,都在這短短半個多月的時間中,變得越來越雄渾強悍,雖說依舊未能突破,但比起半個多月之前,無疑是雄渾了許多多,而且,蘇離對於雷池的抵抗能力也變得更加強大了,肉身在不斷的淬鍊之中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經過這麼長久的戰鬥,蘇離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身變得更加強大了,第一氣海內的真元也越來越強大了,似乎隨時可以突破的感覺,他需要一個契機。

而且在這一樣一段的時間之內,蘇離還感覺到一絲特別的感覺,八相劍道變得更加完善了一些,其中風雷變比之前強大了許多,畢竟吸收了如此多的雷霆之意,感受了如此磅礴的雷池之力,有所提升是必然的。

方魚和洛紅年兩人也同樣進步飛快,原本突破的三境上品的修為,也僅僅變得凝練起來,不在於之前一樣有些虛浮。

這半個多月時間內,不知道有著多少三境修為白蛇被三人獵殺,而且漸漸的三人都不在滿足與三境的白蛇了,三人將目光都盯上了四境的白蛇,一番廝殺之後,已經有不下數十條四境的白蛇折損在他們的手中,這樣驚人的數字若是說出去,必然會讓人大吃一驚,要知道這可是四境的白蛇,相當於四境的修行者,短短的半個多月時間,居然被蘇離三人擊殺了這麼多。

到得現在,這片原本白蛇遊盪的區域,幾乎是被蘇離三人殺得乾乾淨淨,那種稀疏的寒磣模樣,再沒有原先前那種雲集壯觀。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三人的殺戮效率已經越來越高了。

而且這些白蛇雖然並沒有太強的靈智,但卻是能夠感知到這片區域內流淌了太多同類的鮮血,那種鮮血與雷池的湖水在一起,但卻足以讓得它們明白,此地並非善地。

於是,出現在這片區域的白蛇,數量急速的減少,當到了現在之後,蘇離已是發現,這片原來白蛇密集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一條白蛇供他斬殺了。

站在凸出來的一塊石頭之上,蘇離靜立,他眼神四處的掃動,但卻見不到一條獵物,這讓得他無奈的撇撇嘴。

「第一氣海內的真元,似乎已是快要達到飽和了,炙紅蓮也平靜了下來,不再像原本那樣瘋狂吞噬了,看樣子,四境之下的白蛇已經很難在讓我突破了。」

蘇離低頭望著手掌,他雙手緩緩緊握,感受著體內第一氣海之中,那澎湃如海般的波動,他也是忍不住的咧嘴一笑,旋即又是皺了皺眉頭,這樣將要突破卻一直沒有突破的感覺真的很讓人難受。

不過他也知道這是因為他遇到了瓶頸,他需要一個機會,才能夠衝破那層屏障而後完美突破。

下定了決心,蘇離銳利的眸子中光芒閃爍,旋即他盯住了那腳下那片更加炫目的藍色湖水,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現在這些三境的白蛇,已經是滿足不了他的修鍊了,他想要突破這種瓶頸,那就需要更強大的白蛇精華,最好是四境中品或者是四境上品的白蛇精華,也只有這個級別的白蛇精華才能夠令他突破買入四境的天地。

不過,望著腳下的那片天地,蘇離目光變得堅定起來,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再過一年便是十六歲了,等待他的便是再一次的死亡降臨,他必須快一點,或者再快一點,四境只不過他修行的一處風景而已,必然是要走過的,而不可能成為他的瓶頸。

他知道下方的雷池之水更加的恐怖,雷池之中越是下方,那雷霆之意也越是恐怖,蘇離之前小心的踏足過一次,那恐怖的力量,衝擊的氣海震蕩,若非有青天蓮子的保護,蘇離會直接被雷霆轟殺,不過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瘋狂修行,他的肉身成長了一大步,現在應該可是再試一試。

不過想了想,蘇離還是準備和方魚洛紅年打一個招呼,畢竟這一趟的風險太大了。

破開雷池,回到了岸邊,蘇離安靜的等待著兩人的歸來。

不一會兒,兩人便同樣一躍而出,那些雷池之水被攜帶而出,濺射的到處都是。

「難的,你居然沒有下去?」方魚有些好奇,這麼一段時間,蘇離的瘋狂可是完全被他看在眼裡,那種瘋狂的樣子,讓她不得不敬佩,所以對於蘇離此刻的休息,可是有些意外。

「沒什麼,我只是向你們打個招呼,我準備再下去一點。」蘇離看著兩人,語氣堅定的說道。

那雙漆黑的眸子之中透出一股堅毅,讓方魚原本準備說的話咽了回去,「那就小心一點,我們的青天蓮子也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如今一人就還剩下七顆左右,我們不準備再下去了。」

洛紅年同樣點了點頭,顯然是與方魚商量好了,青天蓮子終究也還是有用的東西,她們不想這樣全部這樣消耗乾淨,準備留下一些。

「這段時間的修行已經讓我們的修為穩定了下來,也該出去了,在待下去也就沒有必要了。」洛紅年看了一眼蘇離,而後轉身離去,這麼一段時間以來,她也察覺出了蘇離的實力,自己還不是他的對手。

蘇離知道洛紅年那最後一眼的意思,一年之後的帝國演武,將是兩人生死決戰的時刻。

轉過頭,沖著方魚笑了笑,「先出去吧,不用擔心我,沒事的。」

旋即蘇離深吸一口氣,不再有絲毫的猶豫,身形一動,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筆直的衝進了那片雷池之中。

方魚也知道攔不住蘇離,同樣轉身離去。

來到出口的地方,卻發現洛紅年沒有離去,而是站在那裡似乎在等待自己的到來。

「怎麼了?」方魚停下了腳步,兩位書院的絕代佳人,站在雷池的入口處,互相對視著。

Leave a comment